首页 >> 搜索结果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0):做研究?总有一款动物适合你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3-12 05:30

别诧异,标题并非实验动物厂家的广告语。其实这句话的正规表述应为“面对数量如此众多的科学问题,总会有某些动物,或者这些动物的少数,最适合用于(这些科学问题的)研究”,原文出自丹麦生理学家奥古斯特•克劳格(Schack August Steenberg Krogh)发表于1929年的一篇论文,后人将这句话称之为奥古斯特•克劳格原理(August Krogh Principle)。

医学诺贝尔之路(1919):探寻霍乱免疫之谜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1-28 13:53

今天的我们对“抗体”这个词应该并不陌生。大家小时候接种的乙肝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百白破疫苗,年岁稍大的朋友还种过的牛痘疫苗等等.不过,关于这些抗体究竟是如何在体内清除病原微生物、发挥保护作用的,知道的人可能就不多了。其实科学家们也是近二三十年才把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弄得较为清楚。而在上世纪初,人们甚至还没有“抗体”这个概念。

医学诺贝尔之路(1914):被俘的科学家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12-30 06:00

现在,请你选择一块相对空旷的场所站立,然后向左或向右快速旋转身体10圈以上,越快越好……怎么样,经过这番儿时的把戏,你还能保持稳定的姿势吗?是不是感觉头晕目眩?当旋转结束时,虽然理智告诉我们身体已经静止,但是眼前所见还是在飞速旋转。在旁人看来,此时我们的眼球正在向身体旋转相反的方向反复快速移动。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医学诺贝尔之路(1913):免疫的另一面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12-22 13:50

1798年,英国医生爱德华·琴纳(Edward Jenner)发现种牛痘可以预防天花,这一成果标志着免疫学蒙昧时代的结束。尽管当时的人们对种牛痘还是心存疑虑,甚至有人认为种牛痘会使人长出牛头、牛角或成为怪物,但牛痘的确切效果还是得到了世人的肯定。当然,那时的人们不可能也没有条件去搞清楚种痘的免疫学原理。

医学诺贝尔之路(1912):从刺绣中获取灵感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11-01 14:00

血管缝合术之所以难以开展原因大致有二:一是缺乏合适的缝合材料,二是技术落后,即便予以缝合,仍难以保证血管再通。因此,血管吻合一直被人们视作畏途。

医学诺贝尔之路(1911):照亮心灵之窗

Filed under: 八卦,医学 发表于 2011-10-20 13:00

对于普通人而言,视觉是我们感知世界、获取信息最可倚赖的方式,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过,眼睛究竟是如何捕获图像的?它的工作机理又是怎样的呢?这些问题的答案却远非一两句话可以说清。直到约一个半世纪以前,眼科专家、德国人赫尔姆霍茨才对上述问题做了较为详尽的研究和阐述。

医学诺贝尔之路(1910):从“植物迷”到生化先驱

Filed under: 八卦,医学 发表于 2011-09-24 11:47

今天的生物化学早已硕果累累,关于蛋白质和核酸的研究依旧方兴未艾。翻开任何一本教科书,蛋白质和核酸的结构和功能都是进入这门学科的首要内容。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一百多年前,德国生化学家阿尔伯切特•科塞尔在缺乏必要的研究方法和设备的条件下做出的工作。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9):使用手的医术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9-16 06:38

从1901年到1908年,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医学奖毫无例外地颁发给了从事基础医学研究的科学家,还从未有临床医生获得这一奖项。外科医生科克尔打破了这一规律:他以精湛的手术技巧挽救了大批甲状腺疾病患者,为“使用手的医术”——外科学赢得了巨大荣誉。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8):两重防线、“魔弹”及其他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9-05 12:19

还记得第一届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贝林吗?是的,我们今天还要再次提起他。毫无疑问,1901年的那次获奖给贝林带来了崇高的名誉和丰厚的收入,不过在后人看来,贝林人格上不大不小的污点也因那次获奖而挥之不去——整个事情都与另一位天才科学家有关,他就是德国人保罗•埃尔利希。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7):未被遗忘的拓荒者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8-15 12:30

1902年,罗纳德•罗斯(Ronald Ross)凭借对疟疾传播机理的发现摘走了第二届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这无疑是对罗斯本人忘我工作和辛勤付出的最好嘉奖。不过,平心而论,罗斯能够取得如此成就,显然是“站在了巨人的肩上”——法国人拉弗兰也功不可没。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6):颁奖典礼上的争论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8-03 05:12

1860年,人们已经认识到之前在中枢神经系统中观察到的纤维结构是由一些细胞的突起构成的。不过,关于神经细胞之间的联系人们仍然众说纷纭:神经细胞之间到底是相互独立的还是相互融合的?如果神经细胞之间是相互独立的,那么细胞之间又是以何种形式传递信号的呢?如果神经细胞之间是相互融合的,是否意味着整个神经系统是一个巨大的网络?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5):最好的礼物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 发表于 2011-06-23 14:12

1872年12月11日,刚刚29岁的罗伯特•科赫收到了他一生最好的生日礼物——一台精美的显微镜。为了这件礼物,他的妻子艾米几乎花掉了所有的积蓄。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笔花费完全物有所值:科赫凭借这台显微镜做出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他的发现和贡献极大地改变了医学,同时也改变了世界。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4):循序渐进、谦虚和热情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6-14 12:15

巴甫洛夫关于消化生理方面的发现使他获得了诺贝尔奖;他所创立的“条件反射”学说影响深远,直接导致了行为主义心理学的诞生;“巴甫洛夫的狗”则演变为成语,意指那些做事仅凭本能反应而不经过大脑的人。很少有像他这样的科学家能够在其致力的每一个领域都获得了巨大成功。对于巴甫洛夫而言,诺贝尔奖这一科学界的最高荣誉只能概括他工作的一小部分。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3):拥抱阳光

Filed under: 八卦,医学 发表于 2011-06-02 12:59

尼尔斯•莱伯格•芬森(Niels Ryberg Finsen),丹麦人,幼年时就感染了包虫病。在医学还不发达的19世纪,人们对这种疾病毫无办法:既无有效的治疗药物,也没有安全的手术措施。可以说,芬森是在与病痛的战斗中完成的学业。芬森喜爱在户外停留。温暖的阳光往往会使他感到舒适,精神状态也随之有所好转。在享受阳光的同时,芬森也在思考:日光浴对于病痛究竟有没有好处?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2):“我找到了狡猾的种子”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5-27 11:52

1894年,刚刚决心投身疟疾研究领域的罗纳德•罗斯在英国伦敦与著名的“热带医学之父”曼森进行了一番极具意义的学术交流。这次交流对于后者而言,可能仅仅意味着前辈对后辈的简单提点,然而对于前者来说却意义非凡:这次谈话将这名天才的研究之路彻底颠覆了过来,罗斯毕生的最大成就,正是在这位热带医学之父的帮助下取得的。

第 3 页,共 4 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