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结果

nobel

医学诺贝尔之路(1937):抗坏血酸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12-04 17:33

2011年9月16日,Google界面换成了富含水果的涂鸦:GOOGLE字母下最醒目的地方摆着两个橙子,后面依次码放着石榴,菠萝,草莓,辣椒......画中的美味可不是勾引吃货的,这些食物其实是在纪念一个人,他就是匈牙利科学家阿尔伯特•森特•哲尔吉(Albert Szent-Györgyi),这一天正逢哲尔吉诞辰118周年。

医学诺贝尔之路(1936):最后一英里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11-27 13:04

上世纪90年代初,一部名为《过把瘾》的电视剧曾风靡全国。这部剧不仅捧红了王志文,也使“重症肌无力”这种较为少见的疾病变得家喻户晓。患有该病的男主角时常感觉乏力和虚弱,电视剧最终在王志文病发倒下的镜头中结束,重症肌无力的症状令人印象深刻。

images (2)

医学诺贝尔之路(1935):“根正苗红”还是“近朱者赤”?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11-20 14:16

诱导理论使我们理解了许多诸如“人的头为什么长在肩膀上而不是背上”一类的问题。斯佩曼精彩的实验和理论为后人开拓了新的研究领域。从此,胚胎学作为医学的重要分支蓬勃发展起来。1935年,诺贝尔医学奖授予斯佩曼,这也是该奖项第一次授予胚胎学。

医学诺贝尔之路(1934):肝脏的妙用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10-31 15:50

贫血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素食者容易患贫血呢?简单地说,所有能够导致红细胞数目减少或血红蛋白浓度下降的因素都会引起贫血。在众多种类的贫血中,以两种最为常见。一种是缺铁性贫血,另一种则称为巨幼红细胞性贫血。而这两种类型的贫血都与饮食有密切关系。

医学诺贝尔之路(1933):蝇室传奇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10-25 13:40

在你面前有两个大大的玻璃瓶,瓶中分别关着一只长约5mm的苍蝇,你能透过厚厚的瓶身,区分出哪只苍蝇的眼睛是红色,哪只苍蝇的眼睛是朱砂色吗?你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但这样的人确实存在。1910年,21岁的卡文·布里奇斯(Calvin Blackman Bridges)就是凭借肉眼发现了实验动物中新出现的变异:朱砂眼果蝇。

医学诺贝尔之路(1932):蟾蜍的眼睛

Filed under: 其他 发表于 2012-10-04 07:55

英国人艾德里安在一只蟾蜍的视神经上安装了试验用的电极,这样,一旦有电流信号,电极就会检测到,并经放大器将信号转化为声音。安装完毕后,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喇叭中果然传出了有噼里啪啦的噪音!然而令艾德里安疑惑的是:当时天色已晚,屋内光线很差昏暗不堪。既然缺乏光线刺激,蟾蜍的视神经又是在对什么东西做出反应呢?难道是机器出了问题?

医学诺贝尔之路(1931):骑兵和生化学家

Filed under: 医学,生物 发表于 2012-09-28 15:02

作为德国的士兵,一级铁十字勋章完美地诠释了这名战士在军队中的优异表现。不过对于奥托.海因里希.瓦尔伯(Otto Heinrich Warburg)来说,小小的铁十字勋章只是他“真实生活”的一段插曲而已。在一战即将结束之际,这名骑兵收到了来自大科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信:“离开战场,回归学术吧!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失去您的才华将是一个悲剧。”

医学诺贝尔之路(1930):星光照耀奥地利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9-19 08:30

事实上,埋没成果这种事在科学界完全是家常便饭。另一位奥地利人卡尔.兰德斯泰纳(Karl Landsteiner)也是如此。或许是孟德尔的英灵不愿同胞后辈再蹈覆辙,兰德斯泰纳的成果终于借助孟德尔定律而大放异彩。虽然个性内向且经历漂泊,但天才的兰德斯泰纳在世时就已享誉世界。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9):小鸡和大鼠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9-12 13:18

俗话说“机遇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这句话对于荷兰医生克里斯蒂安.艾克曼(Christiaan Eijkman)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19世纪80年代,荷属印度脚气病流行,艾克曼被派往爪哇参与脚气病的研究工作。在实验室工作间隙,艾克曼对厨房饲养的母鸡产生了兴趣:身为医生的艾克曼确定,这些鸡生了病,而且很可能是困扰人类多时的“脚气病”。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8):虫子与战争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9-04 14:04

战争与瘟疫自古以来就是密不可分的伙伴。军营中卫生条件差,人群密集,一旦瘟疫发病,势头不可阻挡。在上述两次瘟疫流行期间,患者常常表现为发烧、头痛、皮疹和肾功能衰竭,最终将因昏迷和器官衰竭而死亡。人们把这种爆发于军营中的烈性传染病称为“露营热”或“战争伤寒”。实际上它的学名是“斑疹伤寒”,直到20世纪,人们才搞清了该病的来龙去脉。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7):以毒攻毒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8-27 13:50

15世纪欧洲人发现了新大陆,西班牙人用武器和天花征服了这个蛮荒的世界,古老的帝国在病毒面前一败涂地。不过,美洲土著也给旧世界奉献了他们的礼物,这便是被称为“美洲大陆的复仇”的新疾病——梅毒(Syphilis)。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6):出师不利的肿瘤学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8-22 13:46

很早以前,人们就注意到某些理化因素与癌症发病之间可能具有潜在联系。例如放射科医生、烟囱清扫工、化学品制造业工人等群体罹患癌症的机会就相对高。据此人们猜测,会不会是职业生涯中接触到的放射线、化学品等诱发人体产生了肿瘤?然而,当时的动物实验结果却否定了如上假设。人们不得不将目光转向其他方面以寻求癌症的发病原因。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4):描记心中的电流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7-23 15:02

弦线式电流计的设计者爱因托芬十分钟爱体育,他是荷兰体操和击剑联盟的主席,同时还是乌德勒支学生赛艇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在一次运动中他不幸手肘骨折,为此他还专门撰写了有关肩部与肘关节的医疗论文。在心电生理领域,爱因托芬是毫无疑问的先驱。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3):寻找胰岛素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7-03 13:24

在1920年快要结束的一天,多伦多大学生理学系的麦克劳德教授迎来了一位年轻人的到访。在年轻人表明来意之后,麦克劳德教授并不为所动,而是以“需要考虑”为由婉拒了来人的请求。看到教授如此态度,年轻人难掩失落的神情,待了没多久就离开了。但这位年轻人并未因这次碰壁而放弃,两年后,他终为治疗糖尿病找到了最强力的武器——胰岛素。

医学诺贝尔之路(1922):殊途同归的研究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2-05-14 16:19

1921年的诺贝尔医学奖由于没有出现满足遗嘱要求的候选人而空缺。一年之后,这项荣誉被来自英国和德国的两位科学家分享。他们所研究的课题是一个非常基础的生理现象:肌肉收缩。

第 2 页,共 4 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