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Gateway Arch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2-09-17 06:57

直到到了现场我才意识到它真的非常高,高到看起来有点不自然的程度。而另一个让我到了现场才意识到的问题是,作为这么高的一个拱,要稳定地树立在那里,它的形状不可能是任意弯成的。事实上,它的曲线是在数学上被唯一确定的。我不知道这个事实在建筑从业者中是不是尽人皆知,但是我自己至少此前从来没有想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