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诺贝尔之路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8):寂静的春天

Filed under: 环境,生物 发表于 2013-07-03 14:29

在上世纪30年代末,一种能够“全无敌”地扫除害虫的药物终于被一位瑞士科学家找到了。这就是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大名鼎鼎的DDT。这位瑞士科学家名叫保罗.穆勒。一时间,人类似乎找到了对抗灾荒、疫病的完美武器。直到著名的《寂静的春天》发行,人们开始意识到一切没有那么美好……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7):微笑,邮票和糖

Filed under: 化学,医学 发表于 2013-06-16 11:07

所谓科里循环,其实是对人体内葡萄糖储存-利用-再储存的一种描述。众所周知,葡萄糖作为可以被人体直接利用的能源,在代谢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葡萄糖在体内究竟是如何储存,又是如何被燃烧利用的,生物化学家们仍未解开谜团。科里夫妇的贡献就在于此。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6):放射线的力量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6-02 08:28

从孟德尔开始,研究遗传这门学问的工作总算开始走上正轨,而“现代遗传学之父”摩尔根更是凭借基因的连锁和互换定律摘得1933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与孟德尔的豌豆不同,摩尔根选择了更适于观察和研究的实验动物——果蝇。今天之所以还要再次提起,是因为本次出场的主人公也曾在蝇室工作,而其学术成就也同样建立在对果蝇的研究之上。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5):抗生素时代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3-12 09:58

1945显然是一个伟大的年份。不过,它的伟大并不仅仅源于二战的结束。在1945年,一项医学成就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在享受该成就所带来的福利:尽管问题重重,但这种福利仍无可替代。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4):实验工具的胜利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2-24 08:26

在口头语中,我们常常以“神经比较大条”来自嘲或评价别人,意为此人比较大大咧咧,粗线条,性格较为直爽,对刺激不甚敏感。其实,如果以生理学的角度来较真的话,“神经大条”可远不是那么回事。恰恰相反,对个体而言,“大条”的神经更敏感,其反应速度要远远超过纤细的神经,这是怎么回事呢?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8):两重防线、“魔弹”及其他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9-05 12:19

还记得第一届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贝林吗?是的,我们今天还要再次提起他。毫无疑问,1901年的那次获奖给贝林带来了崇高的名誉和丰厚的收入,不过在后人看来,贝林人格上不大不小的污点也因那次获奖而挥之不去——整个事情都与另一位天才科学家有关,他就是德国人保罗•埃尔利希。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6):颁奖典礼上的争论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8-03 05:12

1860年,人们已经认识到之前在中枢神经系统中观察到的纤维结构是由一些细胞的突起构成的。不过,关于神经细胞之间的联系人们仍然众说纷纭:神经细胞之间到底是相互独立的还是相互融合的?如果神经细胞之间是相互独立的,那么细胞之间又是以何种形式传递信号的呢?如果神经细胞之间是相互融合的,是否意味着整个神经系统是一个巨大的网络?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5):最好的礼物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 发表于 2011-06-23 14:12

1872年12月11日,刚刚29岁的罗伯特•科赫收到了他一生最好的生日礼物——一台精美的显微镜。为了这件礼物,他的妻子艾米几乎花掉了所有的积蓄。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笔花费完全物有所值:科赫凭借这台显微镜做出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他的发现和贡献极大地改变了医学,同时也改变了世界。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4):循序渐进、谦虚和热情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6-14 12:15

巴甫洛夫关于消化生理方面的发现使他获得了诺贝尔奖;他所创立的“条件反射”学说影响深远,直接导致了行为主义心理学的诞生;“巴甫洛夫的狗”则演变为成语,意指那些做事仅凭本能反应而不经过大脑的人。很少有像他这样的科学家能够在其致力的每一个领域都获得了巨大成功。对于巴甫洛夫而言,诺贝尔奖这一科学界的最高荣誉只能概括他工作的一小部分。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3):拥抱阳光

Filed under: 八卦,医学 发表于 2011-06-02 12:59

尼尔斯•莱伯格•芬森(Niels Ryberg Finsen),丹麦人,幼年时就感染了包虫病。在医学还不发达的19世纪,人们对这种疾病毫无办法:既无有效的治疗药物,也没有安全的手术措施。可以说,芬森是在与病痛的战斗中完成的学业。芬森喜爱在户外停留。温暖的阳光往往会使他感到舒适,精神状态也随之有所好转。在享受阳光的同时,芬森也在思考:日光浴对于病痛究竟有没有好处?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2):“我找到了狡猾的种子”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5-27 11:52

1894年,刚刚决心投身疟疾研究领域的罗纳德•罗斯在英国伦敦与著名的“热带医学之父”曼森进行了一番极具意义的学术交流。这次交流对于后者而言,可能仅仅意味着前辈对后辈的简单提点,然而对于前者来说却意义非凡:这次谈话将这名天才的研究之路彻底颠覆了过来,罗斯毕生的最大成就,正是在这位热带医学之父的帮助下取得的。

医学诺贝尔之路(1901):圣诞节的传奇拯救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1-05-23 14:33

在19世纪,白喉是威胁儿童健康的主要杀手之一。由于没有可靠的治疗方法,白喉的致死率惊人。而德国人贝林和他的同事北里柴三郎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将患过白喉的老鼠血清注射入新患白喉的老鼠体内后,新感染白喉的老鼠奇迹般地痊愈了,这说明感染过白喉的老鼠体内有某种对抗白喉杆菌毒素的物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