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东部弗吉尼亚州公园里的灰松鼠。图片:Judy Gallagher / flickr

从小可爱到人人喊打,灰松鼠经历了什么?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9-03-04 06:58

用疾病把亲戚赶尽杀绝,简直把人类的绝技学到手了

新加坡街头,一只江獭全然不知自己成为了游客镜头中的主角。图片:Luke Massey / NPL / mindenpictures

30多年了,我们连它们的粪便也没有再次见到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9-01-29 07:09

我们也希望中国的江獭,现在可能在某个尚未被完全调查的区域,等待着重新畅游珠江的那一天。

穿行于葡萄牙城市街道上的赤狐。图片:Jeffrey Beall / Flickr

回归城市的第一天,没有魔法也能见到神奇动物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9-01-15 07:02

未来几乎所有野生动物都将不可避免地生活在人类的影响下。我们是否能像小王子和狐狸那样相伴下去?

番薯的块根。图片:miya / wiki commons

今天的复活节岛只剩石像,而番薯记得它曾辉煌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8-12-22 06:48

我们这一代人没有了饥饿的记忆,但我不知道后代们将会生活在怎样的地球,但愿他们不会走到靠番薯度日那一天。

沙漠中的双峰骆驼。图片来自pixabay

都顺拐了,骆驼怎么还能做“沙漠之舟”啊!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8-12-19 06:46

毕竟,这世界上不被人类打扰的生境越来越少了

嗯……求什么得什么,知道了。图片:Clyde Robinson / Flickr

非洲血统的富贵竹,为何在东方受青睐?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8-10-25 06:15

不论是富贵竹的“风水”,还是龙血的“魔法”,都只是人类文化在认识自然时的插曲

壳上突起就是花椒芳香的来源。图片:Ragesoss / wikimedia

“收下这把花椒,将来就要一起生猴子啦!”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8-10-16 06:25

辣与麻都是植物的化学防御,然而抖M的人类,就是对这些“味道”上瘾。

纯洁得如小雏菊般的今日主角,清新有爱的柠檬。图片:Pixabay

柑橘家清流不多,柠檬是一个 | 物种日历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8-10-14 06:24

自然界漫长的变迁中,基因们汇集成交织的股股长河向后代奔流,或因为山川海洋阻隔,或因为同地相处却无缘媒,造就了我们认识的所谓物种,但随机的渗透和交流总是难免,况且命运还并不完全由自身的基因主宰

被人误解很深,旅鼠压力很大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12-16 14:10

一个纠结的设定是,这种常会发生混乱式种群波动的小动物,居然是爱好独处的。这造成旅鼠们不能忍受鼠满为患的居住条件。传言中,旅鼠们“为了保证物种延续、控制种群大小,有组织地集群跳海”,这被解读为各种关于生死的超脱与感悟。而没人能证实旅鼠是否真的组织过这样的集体行动,它们也许更愿意相互厮杀而不是自杀。最重要的是,跳海是没有用的,旅鼠会游泳……

全世界的动物园联手,抵抗企鹅疟疾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12-12 14:41

全世界的动物园都喜爱企鹅们。它们萌萌的,不太占地儿,也从不吃掉饲养员。并且,孩子们爱看它们,尤其是在企鹅用餐的时候。
动物园的企鹅们也许看起来无忧无虑,在水里像鱼雷一样冲来冲去,又像潜射导弹一样腾出水面,但它们被一个无情的杀手缠上了,杀手名叫疟疾。

101113_0207_6.jpg

迷恋海洋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10-11 10:08

幽蓝幽蓝的海,小船的尾迹里发比夜空里还要多的星光,忽然挥着长翅的巨兽从水中跃出,将身披的海水里的星光打碎,蓝绿色的火花飞溅……少年派的这一段镜头并非奇幻,最多只是夸张。它可以是这颗星球上最微小的发光生物和最大的动物一起创造出的真实景象。它们生活的世界,海洋,我们人类只探索了大约5%。迷人的,是海的深邃。地球上的生命诞生于此,这里充满着无限可能。

[少儿科普]当小鸟挑战大鸟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09-07 12:05

更多的时候,赐予鸟类勇气与力量的,不是耶和华,也不是食物或者领地,而是巢和后代。小鸟们往往在保护巢穴时会更加坚决,甚至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记得小学课文里为了保护幼仔和猎狗对峙的老麻雀吧?这样的情景,在自然中比比皆是。

极地鸥飞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07-30 06:13

北极燕鸥的外貌很容易辨识:黑色的头顶,鲜红的嘴巴,像燕子一样 分叉的尾巴,以及像鸥一样尖长的灰色翅膀和白色体羽。它们是这颗星球上迁徙距离最长的动物。在它们平均20多年的生命中,每年都要完成一次从北极到南极,再从南极到北极的壮烈征程。

巨魔芋,为什么稀奇?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07-10 13:40

魔芋属的学名Amorphophallus来自希腊语"无形的"(amorphos)和"块茎"(phallus)两词,phallus在现代语境中它通常是那X茎的代称(X是什么请自行Google)。巨魔芋的种加词titanum来自希腊神话中的泰坦巨人,所以整个学名的意思是……"泰坦般巨大的无形X茎"。

看,动物们的性福世界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3-06-26 07:02

去自然博物馆才约会不是小清新,那里随时都有重口味。比如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 Natural History Museum , London)提供一场 “性福自然”( Sexual Nature )特展,少儿不宜,16岁以下的小朋友们请主动走开。

第 1 页,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