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
社科硕士,博物馆爱好者,果壳作者。科学技术、社会、历史进程,以及人。

图丨pixabay

被“监控”的童年

Filed under: 心理,议理 发表于 2019-07-03 07:02

监控手段的繁复,和实际监控的使用是两回事。

赫胥黎室丨ox.ac.uk

花那么多钱建博物馆、囤积大量藏品,图的究竟是啥?

Filed under: 生物,科学史 发表于 2019-05-29 06:58

下次当你踏进博物馆的时候,或许也能对这个地方、这些藏品有全新的认识。

图:特拉雅诺娃团队的“模拟心脏”

AI不能“取代”医生给我们看病,这并不是因为AI不够强大

Filed under: 医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9-04-06 06:53

医疗人工智能领域的科技树不是冲着天空、往高处长,而是伸开枝叶,为更多的人提供安全和健康的荫蔽。

图片来源:http://humanae.tumblr.com

我企图用科学解释种族和基因问题,但我失败了

Filed under: 心理,生物,议理 发表于 2019-01-27 07:09

能不能不要从皮肤颜色找优越感?

萨米人是北欧原住民,也是欧洲目前仅存的游牧民族,对于萨米人来说,驯鹿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宝藏。图为1900年的萨米人与驯鹿。图片:Nasjonalbiblioteket

拉雪橇的“红鼻子鲁道夫”,才不是麋鹿!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9-01-04 06:46

是驯鹿啦驯鹿

图片来自pixabay

喜欢吃的辣,都是什么辣?我们为什么爱吃辣?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8-12-14 06:23

现在我回到家,得先备好牛奶、酸梅汤和苦丁茶才能和川菜、火锅大战三百回合——即使这样我也在所不惜,因为那是我熟悉的、被我定义成“美食”的东西。

参与塔斯克吉梅毒实验的志愿者 | 美国国家档案和记录管理局

如果你成为了医学实验的"对照组"

Filed under: 医学,议理 发表于 2018-12-05 06:59

人类的力量十分强大,而科学作为工具,在提升人性和泯灭人性之间,可能只隔了一条高速公路。

糖。图片来源:pixabay

量产甜蜜:为什么我们无法停止吃糖和变胖?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18-11-14 06:11

这是一个工业批量制造甜蜜的年代,也是一个批量制造肥胖的年代。

高原上的番红花。图片:Lela154 / wikipedia

世界上最贵的红,或许你也吃过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8-10-27 06:15

比黄金还贵重,但是西班牙人人吃过的香料

俄罗斯的金刚芭比。图片来源:新浪体育

“娘化”的美少年,碍着谁了?

Filed under: 心理,议理 发表于 2018-09-16 06:27

什么时候,媒体上的形象可以跳脱出这些人设框架,让观者(不仅仅是小孩子)意识到更多可能,更加包容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尊重所有人在不干涉他人的情况下做出的自由选择?

左边为海得拉巴婚纱,右边为锁子甲。

当人工智能“学会”性别歧视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8-09-02 06:24

从根本上说,那些被机器无意拾取的偏见,都以性别刻板印象的形式,长期存在于我们自己周围,需要我们保持审视的态度。

图片来自pixabay

宅男找不到对象是……社会进步的表现?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8-08-28 06:23

至少把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总不难吧。

lizi-city-road-system-24

对路痴最不友好的城市是哪一座?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8-08-18 06:35

哼哼,来了你就别想走

鲑鱼颜色。图片来源:firstwefeast.com

你吃过被“染色”的三文鱼吗?

Filed under: 心理,议理 发表于 2018-08-13 06:50

是的,我们关心的,并不只是食物好不好吃而已。而想方设法让你掏钱的商家,肯定是再明白这一点不过了。

第 1 页,共 3 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