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克隆人?Comments>>

发表于 2009-02-21 10:05 | Tags 标签:, ,

(本文删节版发表在《瞭望东方周刊》)

“他们在克隆人。”这句话带给你怎样的反应?

是难以置信得睁大眼睛喃喃说道:“克隆......人?”还是耸耸肩撇撇嘴不屑地说:“骗人,又是造假吧。”或者想到科学狂人弗朗西斯坦创造的那个怪物,带着恐惧说:“他们疯了!”

正是因为“克隆人”这三个字在许多人心中能造成如此大的冲击,当山东干细胞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声称该研究所的李建远教授所领导的团队已经克隆出五枚人类囊胚(人类的早期胚胎)时,网络争论甚嚣尘上,各色传言真假难分。虽然有媒体强调这只是技术性的突破,甚至李建远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些囊胚本身“没有什么具体的作用”,以后还有“很多步骤和技术工作”,还是抵不住好事者一再人肉搜索,都想弄清楚这能够“克隆人”的专家究竟是什么来头。

“克隆人类囊胚”究竟有多么了不起?为何听起来如此爆炸的科研突破只发表在影响因子2.9的中档学术期刊《克隆与干细胞》上?为什么这些科学家要克隆人?要想解开这些谜团,且让我们暂且撇开那些吸引眼球的八卦,把其中的科学道理从头说起。

1997年,苏格兰罗斯林研究所的科学家伊恩•威尔默特(Ian Wilmut)和基思•坎贝尔(Keith Campbell)对外宣布了一头半岁大的白绵羊的存在。这头绵羊没有父亲,它的全部细胞核遗传物质DNA都由母亲的一枚乳腺细胞提供,正因为如此,科学家们用美国四十年代出生的大波歌星将它命名为多莉。多莉这个名字里戏谑的成分掩不住这份科研成果的光辉:这是科学史上首次证明,哪怕是一枚高度特化的成年体细胞也具有巨大潜能,能够重新分化成具有多种不同细胞和组织的复杂生命。

可是,若只是为了证明这种“全息”理论,科学家们无需一而再再而三地尝试克隆不同动物,更无需挑战“克隆人类胚胎”这样具有高度伦理争议的事情。之所以克隆研究如此红火,还是因为它在医疗上具有巨大的意义。这要就要从另一个炙手可热的词汇“胚胎干细胞”说起。

1998年,威斯康辛大学的科学家詹姆士•汤姆森(James Thomson)从人类胚胎中分离出一类奇妙的细胞,它们能够在不同的条件下长成不同的组织——皮肤、神经细胞、肝脏细胞、胰腺细胞等等。这乍一看来没什么出奇:说到底我们每人身上无论四肢躯干,表皮内脏,都是从一颗受精卵细胞经过无穷次分裂长出来的嘛!作为早期的胚胎干细胞,当然得是多面手。可科学家们很激动,因为,这意味着如果我们能将懵懂状态中的胚胎干细胞加以合适的诱导和培养,将他们植入病人体内,它们将能替代或辅助遭受损伤的病人组织,重建健康的机体。

可是,每个人的免疫系统都具有排异性,一旦发现来自“外人”的组织,立刻高度警觉,对外来者聚众围攻,除之后快。要想用外来胚胎干细胞治病,病人就得想法子自毁长城,抑制体内免疫系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这时候科学家们想到了体细胞克隆:如果能将病人自己的体细胞像克隆多莉时那样变回全能的胚胎状态,再从中提取干细胞治病,岂不是一举两得!此外,从病人体细胞转化而来的胚胎干细胞也可以被用于药物遴选,疾病研究等等,具有极大价值。

所以,这么多科学家试图克隆人类胚胎,说到底,是为了提取干细胞,治病救人。事实上,从2001年开始,就有科学家宣称自己用不同手段克隆了人类胚胎。与此同时,对其他高等动物如牛、狗、甚至猕猴的克隆从未间断。这些实验与克隆多莉的程序大同小异,说明“体细胞核移植”的克隆技术虽然先进,但已渐渐成为常用的实验技术。2008年一月,美国加州的科学家安德鲁•弗兰奇(Andrew French)所领导的小组第一次利用成人的皮肤细胞克隆出数枚人类囊胚,并严格验证了这些囊胚含有的遗传信息与提供细胞核的人相吻合,通过了“亲子鉴定”。他们的技术和李建远教授所用的极为相似。加州大学的吴青(化名)教授就评论说:“很多人都做过了,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李建远教授的研究结果只是简单重复前人结果,毫无意义。正如安德鲁所说:“我们的观点一直没有改变,我们的研究结果建立干细胞、完善医疗性克隆中的重要一步......李的结果对培育病人自身的干细胞株并将其用于医疗移植这一目的,起到了加强和催化的作用。”甚至,哈佛大学某位博士后说:“这是一项重要的技术,这就好比美国造出了原子弹,过了十年中国也造出来了。技术相似,但不能说后者就没什么了不起吧。”

不过,无论是安德鲁、吴青还是那位博士后都提到,真正影响到克隆人类胚胎的重要性的,还是因为从得到胚胎到治疗疾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何从克隆的胚胎中提取并建立稳定的干细胞株,如何将这些干细胞诱导成不同的细胞和组织,如何将这些细胞组织提纯,如何确定这些组织能够在人体中起到预期效果,是否会有引发癌症一类的严重副作用,如何移植,如何判定疗效......每一步都需要无数科学家的巨大心血。如安德鲁所说,“要对我们的成果进行反复证实和延展,还有许多许多工作需要完成。”可是,目前克隆胚胎的成功率相当低,还在百分之几徘徊,更糟糕的是,捐赠的卵子数量本来就相对有限,在各种伦理道德的讨论之中,布什政府的种种限制之下,愈发千金易得,一卵难求。这就大大地影响了克隆和干细胞的研究进度。甚至吴青教授说:“我觉得想要指望用克隆技术提取病人自己的胚胎干细胞治病,现在条件下几乎是不可能的,太花时间了。”

好在,被誉为"远比一般政客要倾向于科学"的新总统奥巴马已经上台,除了在就职演说中表明要“重建科学的公正地位”,他已经开始游说国会推翻布什政府对于使用联邦基金研究胚胎干细胞的禁令。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胚胎克隆与干细胞研究将得到更多的政府支持,研究步伐也将大大加快。事实上,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也刚批准加州的一家公司开展胚胎干细胞治疗脊髓损伤的临床实验。

但即便如此,吴青教授依然认为李建远的研究结果意义不大,其原因让人颇为吃惊:“现在克隆人类胚胎已经不那么火了,”他说,因为有了更红火更有前途的研究方向,“李建远这个研究只发了影响因子2.9的杂志,不奇怪。”而这“更有前途”的方向,就是去年被《科学》杂志评为年度十大科学进展之首的“细胞重编程”(cell reprogramming)或“诱导多功能干细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

这类研究显示,只须在我们成体的细胞中引入寥寥几个基因,就可抹去这些细胞经年的记忆,倒退回胚胎时期的干细胞的状态,重新成为能发育成各种不同组织的多面手。也就是说,完全无需进行繁琐的“细胞核移植”的克隆手段,就可以直接把已分化的一类的体细胞,譬如皮肤细胞,变成另一类细胞,譬如神经元。

2006年,日本京都大学的山中伸弥教授等研究者率先利用病毒给小鼠成纤维细胞引入了四个基因,将它们转化成干细胞;次年,山中教授和那位首次培养出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美国教授詹姆士•汤姆斯分别将这项技术用于人类,成功地将人上皮细胞"倒行逆施"地拉回了胚胎状态。到了2008年,这个方向愈发炙手可热,各种突破接踵而至。其中引人注意的一项,当属哈佛大学道格拉斯•梅尔顿(Douglas Melton)实验室的研究,他们发现,在实现从一种细胞到另一种细胞的转化道路上,甚至连“退回干细胞”这一步都可以省略,通过引入三个基因,就能把小鼠胰腺外分泌细胞直接变成能生产胰岛素的beta细胞!这项研究,无疑对糖尿病的治疗提供了有一种可能。

所以吴青教授才认为,既然可以连跳数级,一步到位地将一种细胞变成另一种细胞,那研究如何克隆人类胚胎,意义实在不大。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这种观点。譬如哈佛的那位博士后就指出,虽然很多时候我们希望能一步到位地进行转换,但还是只能一步步地来。安德鲁也说:“毫无疑问,‘诱导多功能干细胞'让许多实验室得以(绕过伦理悖论和卵子捐献的限制——笔者注)进入干细胞研究,可是,这项技术眼下并不能提供为达到医疗移植水平的干细胞。当然,它可以创造出与特殊疾病相关的干细胞,用于药物遴选。”

《科学》杂志在评价这项新领域时也指出,目前从体细胞到干细胞的转化效率很低,往往只有万分之一。更要紧的是,引入基因的方法需要用到逆转录病毒,具有致癌危险。为了避免逆转录病毒,其他导入基因的方法转化效率更为低下,而且迄今为止所有工作都在小鼠身上完成,尚未推及到人类。如此看来,“细胞重编程”虽然是“科学家翘首以待的细胞点石成金术”,却还处在起步阶段,面临着许多挑战。相反,胚胎干细胞在达到“医疗安全标准”上相对走在前面,科学家在它身上开展科研的时间也更长。所以,安德鲁认为克隆研究的重要性仍然不可忽视。他说:“我相信,尽管每项技术都各自拥有长处和短处,但当把他们结合在一起之后,毫无疑问,医疗突破的可能将大大增强。”

无论如何,从克隆多莉到现在短短十二年间,科学在干细胞相关的许多方向上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科学家们在探索发现的高速公路上前进之快,是绝大多数人未曾料到,甚至从来不敢梦想的。”《科学》杂志如是说。

0
为您推荐

37 Responses to “克隆人?”

  1. BOBO说道:

    已在瞭东看到。。。

    克隆已过时。。

  2. sasa说道:

    我坚信 这个世界早有克隆人了 嘿嘿

  3. Icarus说道:

    《科学》杂志在评价这项新领域时也指出......而且迄今为止所有工作都在小鼠身上完成,尚未推及到人类。
    这是啥时候的science啊...

  4. ss说道:

    克隆人也是人,只不过原来那些指纹识别技术的可以作古了

  5. 童天鉴日说道: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生殖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首席研究员陈大元教授参加了前天的项目介绍会,他表示,“《克隆和干细胞》杂志是权威性刊物,但是它创刊的时间只有10年,因此影响因子只有4点多,刚开始创刊时,还没有影响因子呢。”

    “最好的杂志影响因子大概有40多个,一般5个以上就认为是比较好的了,4点多属于中上等吧!”陈大元教授补充道。

    同样,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宣武医院血液科田丁也表示,“这个杂志是比较新的,影响因子4点多是最新评估,以前只有2点多,能在这上面发表还是不错的。”

    来源: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09-02/04/content_10761739.htm

    • DNA说道:

      《克隆和干细胞》(cloning and stem cells)最新的影响因子是4点多?在ISI官方网站上,最新只有2007年的影响因子,为2.937,不知道这个4点多是在哪里公布的。

    • Alexstraza说道:

      据说中科院创办的某些杂志要求学生发表论文必须相互引用,不知道是哪些杂志?

  6. 说道:

    倒数四段,第一行,“日本京都大学的山中伸弥教授等研究者率先利用病毒给小鼠成纤维细胞细胞引入了四个基因”细胞一词重复了。呵呵。

  7. 说道: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科学的研究还有什么过时不过时。难道科学也是像女人发型一样,有潮流可赶?今年卷发,明年直发,后年短发。又或者过时的意思是说,克隆对于人类医疗的贡献已经微不足道,即使研究出来也没有什么大的用处?文中所说:“更有前途的方向”指的是比克隆技术更加先进的同一方向上的研究吗?

    • Lewind说道:

      因为生物研究是基础研究,没法直接转化成生产力,所以主要靠直接从政府拿研究经费。大家都要经费,就得评比,看看给谁不给谁。于是,你用于申请经费的研究课题就存在是不是热门课题的问题,当然也就有过时不过时的问题了。

    • ajd说道:

      按文中的说法,应该指的是可以实现同样目的的,被认为更加有可行性的方向

    • sunfield说道:

      我觉得很大一方面是因为西方对于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上的限制,使得这种新方法绕过了一堆争议“更有前途”。然而从文中的意思看,反而是克隆研究更成熟,更有可能先用于临床。

      • seren说道:

        怎么说呢,克隆研究更成熟,但是因为手续复杂,卵子数量有限,所以受到限制也很大。哪个先用于临床?克隆技术已经通过了FDA的proval,开始第一期临床实验治疗脊柱损伤了。但以后可能还是现在的新技术发展潜力大。

  8. seejly说道:

    该来的挡不住 就像当年发明火车飞机一样 未来无限可能

  9. Rachael说道:

    克隆人的实现完全没有技术障碍,只是伦理障碍而已。人类的哲学还没有发展到能够担当造物主地位的程度.

  10. ymytm说道:

    克隆人并不比双胞胎"象"到那去,双胞胎至少有同时性.

    • 说道:

      双胞胎和克隆人是两个不搭界的话题吧,完全不同,呵呵。

  11. JD说道:

    科学的发展——是不是已经到了让人害怕的地步?
    把一个细胞,直接变成另一个,就好似,把一个人,立马改头换面,变为另一个人?
    太过了吧?

  12. FalconYao说道:

    过时不过时是相对于进步来说的,科学在不同方向上的进步不一样,导致在能出成果最多的研究方向,也随着时间而变化。

  13. wolf-unicorn说道:

    首先,我们大可不必为科学的发展担心。
    我个人认为,科学是有自我净化能力的一个领域。。。
    请永远记住,科学是为人类乃至世界服务的。
    人不会容忍“负面科学”(姑且这样说)的存在。
    现在说,克隆。我个人认为,伦理是可以活动的,科学也是发展的。我们期待着科学与伦理(和人类道德哲学)不再有相驳的一天。。。

  14. qinghao说道:

    我觉得应该支持一下,国人的科研,,即使有可能会损害到你我的利益。
    以前听说国内科研一直不深入,说是国人受到的舆论压力太大了,现在看来真的的真切的体会到了这点!

  15. un fcpcr说道:

    克隆人要人权

  16. 杨德宗说道:

    不应该克隆人!

  17. 杨德宗说道:

    不应该克隆人!

  18. 杨德宗说道:

    不应该克隆人!

  19. 杨德宗说道:

    不应该克隆人!

  20. 杨德宗说道:

    不应该克隆人!

  21. 杨德宗说道:

    不应该克隆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