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与艺术 >> 文章

下面要说的这个博物馆,不单展品不存在,连博物馆本身也同样——不存在。

听起来似乎我们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奇怪的时空,或者,深陷世界根本不存在的哲学讨论中。

但是,不存在博物馆的确存在。

作者:糖匪

不存在

不存在博物馆的主人,或者说设计者,是生活在纽约的中国艺术家刘张铂泷。这位名字有四个字其中两个字还很容易被写成别字的艺术家,本科在清华就读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之后进入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攻读艺术硕士学位,专业为摄影、录像及相关媒体。

1

刘张铂泷作品:《实验室》

纽约视觉艺术学院身为全美最牛逼的艺术院校之一,鼓励学生把艺术带出象牙塔,拥有生物科学实验室,将New York Times关于诺贝尔物理奖的评论纳入到课后阅读材料。在这样的氛围下,结合自身理工科背景,刘张在创作时,有意识地将科学和艺术融入一起。而不存在博物馆就是他模糊艺术科学以及哲学边界的大胆作品。

不存在博物馆,真名字叫做“Museum of Science Fetish”,展出历史上最著名的几个科学思想实验的实验用品,相关文献与物品,以及受到这些思想实验渗透的流行文化元素。

这些思想实验包括薛定谔的猫,无限猴子定理,双生子佯谬等。这些思想实验虽然源起复杂艰深的方程式推导,属于高冷的理论物理和数学范畴,但是只要你和世界人民一样爱看《The Big Bang Theory》,只要你对科幻电影和小说不那么陌生,就多少会对这些实验有些耳闻。

而在刘张的不存在博物馆里,人们将会看到曾经喂养薛定谔猫的猫粮罐头、在薛定谔猫实验中使用的盖革计数器(探测电离辐射强度的计数器)以及毒气瓶、曾经给猴子们打字用的打字机、双生子实验中宇宙兄弟们穿过的宇航服。

除了实验所需的相关物品外,《The Big Bang Theory》的视频片段、科幻电影的画报以及小说封面,一些与这些思想实验相关的大众流行文化也会以特定的方式呈现给观展者。

在这基础上,刘张还邀请了各个领域的艺术家们一起合作,共同丰富博物馆的展品。动画制作人、视频艺术家、科幻作家、建筑师参与到这个项目里,各自在专业领域创作与博物馆相关作品,这些作品也会放在博物馆里展出。

这次合作最有趣的地方在于创始人给予其他参与者充分的空间和自由,并不刻意协调,也不强调内容的统一性,使得合作本身充满可能性。刘张只是告诉艺术家们他要做一个有关思想实验的博物馆,其中包括哪些思想实验。接下来就看艺术家们如何发挥了。

可是,等等,似乎哪里有些不对。

有个问题始终悬而未决——

思想实验之所以成为思想实验,是因为从伦理或者科技水平的限制,仅仅存在于思想层面,换句话说,它们从未被实现过。

再换一句长一点的话来说就是,不存在用来投喂薛定谔猫的猫粮及其罐头,不存在给猴子打字的打字机,也不存在双生子宇航员的宇航服。在人们日常经验里,博物馆是存放所有真实的物品的地方,即便有赝品混杂其中,也是基于它被误认为是真品的基础上。

而在这个不存在博物馆里,规则被打破了。所有的物品,文件,档案,资料都建立在一个“不存在”的基础上。刘张铂泷和他的艺术家小伙伴们合力虚构了一个进行过这些思想实验的世界,并将不存在博物馆就建造在那个世界里。

虚构大师们

在惊讶他为什么那么做之前,也许可以先把视线投向其他地方。事实上,刘张并不是第一个虚构一个博物馆的人。

马赛厄尔·布鲁德泰尔也许不是第一位博物馆虚构大师,但毫无疑问是最传奇的一位。这位比利时艺术家与超现实主义阵营过往甚密,诗歌、电影、新闻报道都在他涉猎的领域内。

在同诗歌奋力角力二十年后,不知道是否出于对现实的失望,四十岁的他决定从事艺术创作。在他的第一个作品里,马赛厄尔写到:“我不知是否能卖出任何作品,我的人生会不会成功。有时候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摘选日常物品诸如鸡蛋壳、贝壳以及家具作为材料,附上文字。从1968年起,他致力于创作大规模空间装置作品来重新定义博物馆。

在布鲁塞尔的家中,他展出了各种运输艺术品用过的空箱子。之后,他创造出一个现代艺术博物馆鹰部,专门搜集展示各种有鹰的图案的物品,从酒瓶上的标签,镜框,艺术品的复制品,墙壁上的浮雕,都在他的展品范围内,成为他作为艺术家最重要的作品。

2

现代艺术博物馆鹰部部分展品

艺术界充分认可了他的“博物馆”。马赛厄尔这个莫须有的“博物馆”被邀请到世界各地参展。甚至出现在卡塞尔文献展这样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展。从来都是博物馆里进行展览,而从那时候起,博物馆本身也可以以流动形式参加各地展出。

这并不是故事的全部。1970年,老人家为博物馆建立了一个财政部,同时宣布——博物馆破产,开始拍卖展品。另外,他向外发行带有鹰标识的博物馆纪念金块。金块售价为当时金子市价的两倍。从鹰部到财政部到最后宣布破产,马赛厄尔将一个虚无的博物馆一点点落实。

3

带有鹰标识的博物馆纪念金块

1976年老先生戏剧性地在他52岁的生日那天离开人世。尽管如此,他的“博物馆”至今仍然在世界各个重要的艺术博物馆里巡回展出,影响着一批又一批年轻艺术家。

第二个要介绍的博物馆,要显得真实许多,至少它拥有固定地点。终日沐浴在加州热烈的阳光下,这座名叫侏罗纪科技博物馆以展示各种史前文明的怪科技为己任,自1988年建起后吸引了无数游客。

4

侏罗纪科技博物馆展品

当地常见的地中海风格的小楼里,光线微弱,各种亦真亦幻的虚实难辨的展品齐聚一堂。生怕展品不能如愿地令观展者困惑,解说词则变本加厉地将荒诞进行到底,以科学的论调。比如关于玻璃罩下一只奇形怪状的独角,解说词这样写道:这是从一位英国妇女后脑勺取下的。”

博物馆的建成者Wilson夫妇被问及动机,并没有提到深奥的艺术理论。“我喜欢让界线看起来模糊一点。我一生大多在困惑中度过,现在依然。但是我不介意困惑,认为自己了解往往是一种错觉。无知比知道更为真实。”

Wilson先生的回答简单俏皮典型的洛杉矶风格。而他的博物馆充满奇珍异宝,如同十六世纪贵族先生们的珍宝屋一般,娱乐性和视觉效果上要强过马赛厄尔。

5

侏罗纪科技博物馆展品

年轻的新加坡艺术家赵仁辉则比前辈走得更远更激进,也更有信服力。2008年他虚构了一个“国际批判动物学家协会”(ICZ),以此作为他许多独立项目的综合组织。除了各种“研究项目外,ICZ也建立了它的下属博物馆。其中存有各式各样的收藏,从动物标本至档案通信,还有动物陷阱等。

当然这些馆藏都是艺术家本人的艺术作品,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有趣的是,赵仁辉的作品过于接近真实,具备了强大的说服力,被许多人当真。艺术家曾向ICZ要求驻留,也有儿童寄信来,希望了解更多动物的知识。

物之迷恋

“那么你呢?”

当了解到有这些不存在博物馆之后,我越发迫切地想要知道刘张铂泷他创作的动机。

拥有理工科背景,对思想实验有所了解,却看到这些理论不时被大众误读,希望能以并非科普但同样亲近人的方式让大众真正了解这些思想实验。这是原因之一,也是最意料之内的答案。但还远远不够,为什么一定要造一个关于思想实验的不存在的博物馆。

“还有就是——我的博物馆名叫Museum of Science Fetish.”他突然转开话题。

“恋物科学博物馆?”我试着直译。

“差不多。”他说。创造博物馆的的第二个动机慢慢在他接下来跟我讲的话里显露出来。

这第二个动机是关于伽利略的手指、爱因斯坦的脑切片,以及爱因斯坦的黑板。

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科学历史博物馆里,保存着伽利略的两个手指、一颗牙齿。三百多年前逝世的伟大科学家以如此方式被人纪念着。无独有偶,爱因斯坦的46片的脑切片在美国费城一家医学博物馆展出,人们可以通过显微镜观察这些厚20微米至50微米的生理切片。至于是否能就此看到卓越不群的智慧显现,博物馆方似乎并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伟大科学家不仅生理组织被博物馆所钟爱,生前所留下的笔迹更是被珍藏。1931年,爱因斯坦应邀来牛津大学做了三次讲座。第二次讲座时,他列出的膨胀宇宙模型公式,解释当时科学家哈勃观测到的宇宙红移现象。写有这个公式的黑板至今被保存在牛津博物馆,供人瞻仰。

“科学家像圣人一样被人们崇拜。他们的遗迹被当作圣迹,这种崇拜科学家的方式和科学精神相违背。这让我感到惶恐。科学家们一生注重科学理性,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帮助人们更理性地看待世界。但后人把对科学的理解转变为对物质的迷恋,甚至是科学家身体的迷恋,我想这也不是科学家们希望看到的。”

6

刘张铂泷作品:《痕迹》

“Fetish,就是迷恋的意思。大众对科学思想的迷恋不单体现在对物品的迷恋,还包括对理论的迷恋。”他停下来,在脑海里快速寻找一个更准确的词,“对理论的误用。就比如说薛定谔的猫,许多影视作品里都会提到。比如生活大爆炸。Sheldon对Leonard说向Penny表白的后果不是A就是B,但如果不表白就永远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他就用了薛定谔猫的来比喻。科学术语越来越多的在人们的日常生活或者演讲中对使用,固然丰富了人类表达感受的词汇,但也陷入了简单化理解科学思想的危险,加深了真正科学理论和大众之间的误解。”

大众对科学物品和名称的迷恋,最终促成了刘张创造一个关于思想实验的虚拟博物馆。在这个博物馆里,他假设所提及的思想实验均真实发生过,并用自制或者搜集来的无名物品来作为实验发生过的证据。这些物品被陈列展示,提供给观展者迷恋的可能,然后在最后告诉观展者一切皆为虚构,引发他们对科学思想的兴趣和进一步思考,以及对之前“迷恋”态度的反思。

不存在博物的存在处

比起马赛厄尔,刘张铂泷幸运地不用把展品都堆放在家里。互联网的虚拟空间为他的不存在博物管提供了最佳展示处。(网址www.mosife.org,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此外,博物馆本身作为一个大型艺术作品,会受邀参加各种展览。在9月26日开幕的琨廷艺术试验计划展览中将有机会体验一下进入实体不存在博物馆的感觉。

关于

作者:糖匪,独立幻想作家,主要创作中短篇作品,发表作品近二十多万字。主要作品发表在《九州幻想》、《文艺风赏》。代表作《黄色故事》、《八月风灯》、《自由之路》。2013年起,短篇小说陆续被翻译到国外发表,其中刘宇昆翻译的《黄色故事》发表在APEX,入选当年美国最佳科幻年选。

qrcode_for_gh_beecaf6ecb9e_344

本文首发自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微信号:non-exist-FAA)

《不存在日报》是一个关注未来与科技的媒体,为你提供来自不同宇宙和时间线的新闻或故事。

这些文字关于未来生活的方方面面,有的可能来自你所处的时间,有的不是。小心分辨,跟紧我们。

因为,我们的指导单位是:未来事务管理局。

未来事务管理局,现任局长小姬,这下你们都明白为什么“小姬看片会”迟迟没有进行下一场了吧?

0
为您推荐

One Response to “不存在日报(3)奇怪的时空:不存在的博物馆”

  1. Kayleigh说道:

    Please keep thirwong these posts up they help ton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