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医学 >> 文章

中药注射制剂又出问题了!前几日,青海省大通县三名患者使用双黄连注射液发生不良事件,其中一人死亡。目前,相关部门已暂停使用、销售并封存该企业生产的双黄连注射液。

往前回顾,包括刺五加、茵栀黄及鱼腥草在内的注射液都曾被叫停过。我们不禁要问,中药注射制剂安全吗?这些药物进入我们的血管,会发生什么反应?

青海双黄连不良反应回顾

据现有资料可知,28号,青海省大通3名患者因感冒到当地村卫生室就医,使用了标识为黑龙江乌苏里江制药有限公司佳木斯分公司生产的双黄连注射液,随即出现严重不良反应。据家属介绍:输液后不久便浑身发冷,呼吸发抖。其中一人于2天后死亡,另两人现救治于青海省人民医院,分别被诊断为急性肾衰竭与肝脏功能衰竭。

中药注射制剂有不良反应,但导致如此危重后果的却少见。根据新闻判断,三名患者出现的应是过敏反应。此类过敏,临床上最常用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非那根注射液等抗过敏药物,如果出现休克症状,给予相应升高血压抗休克药物,及相应的呼吸支持等。经过上述处理,多数患者多会转危为安,并无性命之虞。

难以猜测,在一个村的卫生室里,医生给患者进行了怎样的处理?也不清楚双黄连的用药剂量,与何种溶酶配伍。或许,农村卫生室的诊疗条件简陋,各种抗过敏、休克药物缺乏或未使用,以及医生判断水平等,都是造成上述严重后果的可能原因之一。

双黄连安全吗?

双黄连此番出事,并不是第一次。

早在200111月,SFDA网站发布的第一期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上,就报道过双黄连注射剂与过敏反应。“近年来,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陆续收到了本品的不良反应病例报告和文献报道,双黄连注射剂的不良反应以过敏反应和输液反应为主,其中包括严重过敏性休克23例、呼吸困难4例、剥脱性皮炎1例。过敏性休克患者中有2例经抢救无效死亡。”

双黄连出事,也并不仅乌苏里江制药有限公司才发生。

细心者可查阅维普网,便会发现既往有很多双黄连注射液不良反应的医学报道,这些药物来自很多不同厂家。在涉及此事的乌苏里江药厂网站上,双黄连注射液的说明书上这样写道:

“禁忌症:有过敏体质者、腮腺炎的患者禁用。注意事项(1)婴幼儿应采用肌注给药。(2)儿童及成人应在肌注给药一小时后,确认无过敏反应后可改为静脉给药(同批号)。(3)本品与pH值低于4.05%-10%葡萄糖注射液配伍时,易产生黄芩苷析出。建议在使用时与氯化钠注射液或pH值高于4.05%-10%葡萄糖注射液配伍 。(4)如出现过敏反应。请马上使用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非那根注射液等抗过敏药物及硫酸阿托品等解痉药物进行解救。(5)如发现药液变深或浑浊、有异物等禁止使用。”

另外一家大型制药企业的此类产品说明书上,几行粗体的警示语写道:应严格按照本品适应症范围使用;对有药物过敏史或过敏体质的患者、年老体弱者、心肺严重及患者应慎用。

为什么会过敏?

双黄连注射液是由金银花、黄芩、连翘等药物组成。三味药结合制成双黄连,据介绍“可以清热解毒,轻宣透邪,疏风解表,用于外感风热所致和发热、咳嗽、咽痛、上呼吸道感染、轻型肺炎、急性腭扁桃体炎等证候。”

中药作为传统医学的重要部分,自古以来多是口服。将中药做成注射制剂还是近年来的事情。作为一种复方制剂,双黄连各制剂中成分,本应通过口服给药在消化道中被肠道分解消化,有药理作用的活性物质被吸收入血后,产生治疗效果;其它大分子物质或杂质或被排泄,或被人体代谢清除。而现在,当双黄连做成注射液,一股脑的输注进血管后,其安全性能究会如何,实在难知。

评价双黄连注射液的质量控制指标,主要是绿原酸。绿原酸主要来自金银花,它既是一种有效的抗菌抗病毒成分,也是一种导致过敏的物质。此外,黄芩中的有效成分——黄芩苷也能导致人体过敏。金银花和连翘中的皂苷类成分,可导致呼吸中枢的麻痹。

由此可见,双黄连注射液引起的诸多过敏反应,罪在自身。此外,中药成分复杂,将中草药里的有效成分提取,再溶解到液体里,其中的工艺要求有待提高完善,这无疑可能将某些杂质(蛋白质、淀粉、鞣质及挥发油等)带入人体,成为导致人体过敏的源头。

注射双黄连前,皮试吗?

既然双黄连会过敏,那为何不向青霉素一样,先进行皮试呢?打过点滴的人都知道,护士会询问你是否对青霉素等药物过敏,若需静滴青霉素,必须先做皮试。青霉素一旦过敏,引起的反应常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生过敏休克及死亡可能性大。在急诊,也曾遇到有患者因在公车上闻到青霉素发生过敏性休克的病例。

较之于青霉素,双黄连所引起的过敏反应最常见是皮疹。目前,临床多是进行询问过敏史并加强输液观察,并不对常用中药注射制剂进行皮肤过敏试验。2007年,《中国中药杂志》刊载中国中医科学院翁维良等医生的研究,题为《4种中药注射剂皮肤过敏试验方法与意义的探讨》。结果发现,双黄连注射液在人群中的致敏率为8.6%,皮肤过敏试验阳性率为12.3%。他们认为,皮试对减少双黄连用药后过敏反应有一定意义,可作为临床减少不良反应的措施之一。

就医时,多说多问几句

人人会感冒生病,少不了头疼发热去医院。鉴于既往发生太多的中药注射制剂的不良报道,就医时该多几分细心。首先,向医生及护士说清自己以前是否对药物过敏,是否在打点滴时发生过不舒服的反应。其次,如果医生要给你开中药注射剂,你可以选择拒绝,或者向医生询问清楚这个药物的安全性。

中药注射制剂的过敏榜单上,还有板蓝根、清开灵、柴胡、鱼腥草、复方丹参、川芎嗪、灯盏花、蝮蛇抗栓酶、刺五加、脉络宁、穿琥宁、黄芪、当归寄生、组师麻。

而在药物安全与身体健康间,我们总得作出抉择。

 

 

0
为您推荐

151 Responses to “双黄连注射液的安全底线”

  1. Robot说道:

    沙发。。。第一次听说中药注射剂的人飘过。。。

    • yunwuxin说道:

      机器人mm你太强大了。。。
      第一次听说有人没听说过中药注射剂的人飘过。。。

      • Robot说道:

        我错了,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小时候打过一种柴胡针,应该算中药注射剂吧?主要是我记忆中的中医是喝中药,西医是吃药片打针。。。分类错误

    • jimi说道:

      都是祸国殃民的西医指导中医的恶果啊。从中医学院的西医培养体制,到什么中药注射液。

  2. 胡天翼说道:

    经常看方舟子的文章,再看这中药频频出现的问题。我想知道,这到底是中药本身的硬伤还是制药厂制药过程的问题?

    • nick说道:

      俺的理解是不好说是中药的硬伤
      不过搞中医做中药的不把现代医学药学的那套程序当回事

      • 胡天翼说道:

        这点倒是真的。上次我问一个在中医大学的同学:“你们学习中医是不是借鉴了西医的那套研究程序?”他回答:“没有。”当时我就震惊了:他们的套中医理论基本是无敌的理论,基本没有“证伪”这种说法。那不是很吓人吗?中医医生总不至于老是告知病人:“少吃点肯定死不了”吧?

        • likrrr说道:

          对于借鉴西医的研究套路,尤其是先检验药的疗效或副作用,再说理论对错的程序,国家基本是不支持的。下面是新语丝网友提供的一个证据:

          有感于退思的“中药的现代化并非不可能”

            作者:五笔98

            退思兄写道,“中药现代化并非不可能,也并非不现实。但是,其现代化的理论只能是西医,且现代化的学科只能是中"药",而不包括中"医",即那些所谓古典的中医理论”

            对于这一点,我接触的不少药学或生物学出身的科技人员都是有同感的。但看看我们的各项科学基金的申请指南,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最基本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医与中药学科的指南中规定,“对于仅以某中药或成分为“名” ,而无中医药理论思维之“实”的项目,或无临床实践基础的项目, 一律不予资助”;而在其它的分类中很难找到合适的项目口可以投与中药有关的标书,投了也不易中。大一点的项目973,采用的方式是专门划出一个中医中药的973,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代管。还是那样一个标准,决不能“废医存药”。

            总之一个结果,要么别入我的“门”;要么就上我的“贼船”。在中国,搞中医的一定是在中医“医”的理论指导下搞药,没有第二条路。除非哪天哪位仁兄发了大财,一定要按自己的方式,不要国家的经费自己研究中药,才有戏!

          (XYS20090213)

          • 胡天翼说道:

            唉……中医的理论本来就门派众多,众说纷纭,内部尚不统一,还要和现代西医统一理论?几乎是不可能了。
            我想医归医,药归药应该行得通吧?比如想要研发一个新药,先通过现代科学进行检验,证明安全后再让文笔好的写段古文编点理论糊弄一下,不就能“迎合”了要有中医理论基础的“要求”了吗?(我不懂中医药研发的规矩,这只是拍脑袋想当然)这样虽然是中药,病人用起来也放心一点了。

        • jimi说道:

          晕,中医是从理论到实践、从诊断到治疗,都是和西医没有交叉的系统,怎么可能借鉴西医的那套研究程序呢?你又从哪里知道“他们的套中医理论基本是无敌的理论,基本没有‘证伪’这种说法”?中医证伪不要太容易哦。最最简单的,随便拿个毛病,比如感冒的治疗,只要证明阴病阳治效果和阴病阴治相当、或阳病阴治效果和阳病阳治效果相当,马上就证伪了呀,而且不是一个方法的证伪,而是整个中医理论的证伪,耶!很容易的,赶紧去做做看?^_^

          检验中医疗效,倒是可以借鉴现代科学方法的,比如双盲对照组,而且已经借鉴了40年。但是用这样手段检验中医的难度,是比检验西医要大千百倍的。这以前讨论很多了,见:

          https://songshuhui.net/archives/8506.html#comment-21560

          • Icewolf说道:

            上面刚说不要“太容易”,下面又说“难上千百倍”,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暗示说中医自己那套检验方法全是糊弄人的呢?

          • jimi说道:

            说不要“太容易”的,是指“证明阴病阳治效果和阴病阴治相当、或阳病阴治效果和阳病阳治效果相当”,比如针对外感表证。目的既然只是证明阴阳有否不同,因果关系易于判定,当然非常简单;

            说“难上千百倍”的,是指检验中医诊疗手段的具体疗效。比如血瘀证与活血化瘀治疗冠心病的大样本双盲对照组证明,做了三四十年才出结果;复方黄黛片作用机理,方子出来二十年才得到阐述,而且还是靠今天分子生物学发展到了这样水平,还是有史第一次。

            现在的“中医自己那套检验方法”,和西医自己那套检验方法,没有区别啊:大样本,双盲,对照组,只是实验设计要难得多得多。如果你认为西医自己那套检验方法全是糊弄人的,那么你说的非常对,中医自己那套检验方法也全是糊弄人的^_^

          • DS说道:

            "大样本,双盲,对照组"什么时候变成“中医自己那套检验方法”了?中医从来没有自己生成这样的实验概念,这是西医的方法。

          • likrrr说道:

            血瘀证与活血化瘀治疗冠心病大概是以李连达院士的研究为主。最近出的事情使“血瘀证与活血化瘀治疗冠心病”这项研究的可信性不那么高了,还远不到可做定论的地步。

          • jimi说道:

            血瘀证与活血化瘀治疗冠心病肯定是以陈可冀院士的研究为主。李连达院士负责的是该项目的基础研究方面。但就算“最近出的事情”以后被证明和李连达院士有牵涉,也并不证明他过去和现在的研究成果的可靠性有任何问题。

            陈可冀院士主持的这个研究进行了40多年;而这个40多年的研究,又是以老中医郭士魁的治疗方法为对象。

          • likrrr说道:

            原来是这么个关系。

          • 青方说道:

            中医理论里什么时候让从静脉注射了?静脉注射可以用什么理论解释呢?
            中药进静脉可以说是“原罪”,因为成分过于复杂,出现过敏反应甚至死人的事是不会出人意料的。
            中药走西药的产业化道路,是违背中医准则的,支持中医的人应该反对这种做法!

        • DS说道:

          我觉得现在中医学生如果不学西医基本上混不下去,也许他们自己尚未发觉某些知识其实是西医的理论。

          • jimi说道:

            晕,中医学院学习西医培养体制、系统学习西医都几十年了,还要你今天才来“觉得”?

            这样的做法,正是现在在被中医界大力抨击的,因为使得大量中医用西医思维来看病,而这样的结果就是不会看病,害病人、也害自己。

  3. lala说道:

    医生不负责啊

  4. likrrr说道:

    如果没有人死亡的话,我应该会幸灾乐祸。

  5. akakame说道:

    以前从来没过敏过,看新闻的时候也觉得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看了这篇以后就觉得以后还是要小心了~前几天我们这边有个人居然因为发烧死了,后来听说是烧起了肺炎,然后不知道又引出了什么,这年头真是小病都是时刻提放啊~

  6. Aiger说道:

    记得天然药物化学里讲过,药物有效成分的研究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研究药物入血成分,因为口服的天然药物进入血液并发挥作用的成分并不多。而如果直接注射,那些会被消化道分解掉的成分也进入了血液,这后果就很难说了

  7. ajd说道:

    个人意见
    中药注射使用的可行性应该经过研讨,毕竟成分不纯,且一贯来中药都是要慢慢来治,不像西药成分确定、见效显著

  8. ant88说道:

    我只能说
    中药注射剂可以越来越规范了

    • likrrr说道:

      再借方舟子的观点

      2、您认为中药是否适合做成注射剂型?是否适合临床使用?

        中药完全不适合做成注射剂型,特别是不适合用于静脉注射。这是因为中药的成分非常复杂而且不明确,做成注射剂是直接进入到血液中的,就很容易发生不良反应,常见的是中药中的某些成分刺激身体的免疫系统,出现过敏反应,乃至严重的过敏性休克而死亡。中药注射液导致过敏性休克乃至死亡的报道在专业期刊上是屡见不鲜的。虽然有严重副作用的药物在必要时是可以使用的,但是目前并没有哪一种病非要用中药注射剂进行治疗不可,临床上使用中药注射剂的病例都是或者有更安全可靠的药物可以替代,或者是不需要使用药物可自愈的。因此使用中药注射剂完全没有必要。

      • ant88说道:

        它也说某些成分了
        我觉得看情况 不能完全否认

        而且借助现代科学技术肯定必不可少 单一活性成分的纯化
        中医的经验能给出一个大致方向 再细细研究
        比如柴胡 中医能给一个解热镇痛的方向

  9. jlx666666说道:

    中成药,尤其是中成药注射剂所存在的风险,完全是制度原因,《中药保护条例》等系列法规使然!它规定了中成药可以例外于化学药品的上市方式……

    • 李清晨说道:

      药兄也出手了?松鼠会现在正缺药学方面的写手呢,我们正打算组建松鼠会附属医院呢,现在缺个药剂科主任。虚位以待:)

    • DNA说道:

      这背后是巨大的利益链条。。。
      受伤害的,还是病人。

      • jimi说道:

        嗯,简直是一针见血。

        -
        BBC 中文网| 科技健康| 中国滥用抗生素每年8万人死亡
        2009年1月12日 ... 中国每年因抗生素滥用导致800亿元医疗费用增长,同时致使8万病人因不良反应死亡。

  10. lwufo说道:

    我感觉现在人们慢慢的在各种诱导下(例如:中药没有副作用了、西药只是治标,中药材能治本。)越来越多的使用中药,其实说中药没有副作用根本是毫无道理的事情,中医理论自己也承认“是药三分毒”,所以大家应该清楚地认识这一点;请大家翻出自己家里的中药看看,说明书里面有没有写到有什么禁忌或者不良反应,我估计大部分得到的回答是:尚不明确。我就不理解了,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还尚不明确,那你是不是连这种药能知什么病也不明确呢?我在这里没有贬低中药的意思,只是觉得现在的中药制品厂有点太没有正经事了,还有现在的中医们总是给我一种是在骗人的感觉,很久以前看过几次中医,一个感冒就能治半个月以上还治不好。
    难道真如鲁迅先生说得那样,中医全都是骗人的吗?被人们称为中国的瑰宝——中医,竟然是这样的吗?

    • XL9C说道:

      你遇到庸医了吧……我感冒吃中药的话,一个星期就好了。

    • jimi说道:

      中西医既都可能治标、也都可能治本、也都可能标本都不治,取决于对疾病的认识和医生本人的医学素养。比如那个半个月都治不好你感冒的中医。

      但“中药没有副作用”这类话,应该是由“对症下中药的副作用,少于对症下西药的副作用”的准确论述的非完整表达。“对症下中药的副作用,少于对症下西药的副作用”,是有相当多的大样本双盲对照临床实验证明的,比如前几天被提到的,消渴丸和格列本脲的对比临床。

      你后面提到的不是一般中药、而是中成药。但无论是一般中药还是中成药,当然都必然是不可能列出什么“禁忌或者不良反应”的,或者说,能明确列出的百不及一。今天没有,就是在可预见的将来,也不可能有科学手段能办到这一点。

      这是由中医完全不同于西医的诊疗体系决定的,即以阴阳五行为基石的辨证论治。而这样的治疗效果,已经屡屡为大样本双盲对照临床实验所证明。

      • DS说道:

        “对症下中药的副作用,少于对症下西药的副作用”。消渴丸本身不是有西药成分么?你怎么用来说明中药副作用少?况且其中的纯中药成分疗效还未必比得上西药呢。
        另外,你就用几个实验证明所有的“中药副作用少于西药”这不是典型的以偏概全么?

        • likrrr说道:

          优降糖一旦被消渴丸纳为侧室,就是消渴丸的一个组份了。

          让光荣归于中医,副作用归于西药。

        • jimi说道:

          消渴丸本身含有西药格列本脲,所以和西药格列本脲单药比较疗效,才更直观啊。消渴丸之所以被列为经典名药,就是因为能达到降糖目的,副作用又少啊。

          用几个实验证明所有的“中药副作用少于西药”,当然是典型的以偏概全。我前面已经说明了,因为现代西方科学还比较落后,关于中药的检验本来就少啊。但是么,“中药副作用少于西药”,不但普遍认知、不但受到实验支持,也有科学昌盛的西方化学药需要处方、植物药无须处方这个大背景。所以,至少在现在位置,典型的以偏概全,没什么问题嘛。不管多大的样本,不管多少实验,本来也是偏,而不是全。

          • lwufo说道:

            其实我感觉至少西医的做法是实事求是的一种做法,如果说性命攸关的事情根本就不进行试验就得出了没有副作用,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呢?

          • sunfield说道:

            “中药副作用少于西药”,不但普遍认知、不但受到实验支持,也有科学昌盛的西方化学药需要处方、植物药无须处方这个大背景。
            -----------
            基于你这种“普遍认知”,才会有偏向中药的上市政策,才会有中药注射剂的种种问题。
            “典型的以偏概全,没什么问题嘛”,出了事情就变成“万恶的西医指导中医”,呵呵

          • 青方说道:

            如果你仔细的读文献,事实并非如此,消渴丸引发的严重低血糖反应一点不比优降糖少,且发生低血糖的患者死亡率更高,引文参见“糖尿病的营养管理与代谢异常综合征”(英文)一书,总结的人是香港的大夫。

          • Netson说道:

            “消渴丸本身含有西药格列本脲,所以和西药格列本脲单药比较疗效,才更直观啊。”
            那为什么消渴丸不和本身含有除了西药格列本脲以外的其它成分进行比较疗效呢?

          • 弦舞万维说道:

            现代西方科学比较落后!比较落后!!比较落后!!!

            我真的已经无语了……………………

      • Tariel说道:

        消渴丸强大. 最强大的一点是一片优降糖掰成10个, 搀一堆中药. 这样超量服用增加的剂量就少了.
        优降糖多吃两三片会死人, 消渴丸多吃两三丸没事儿!

  11. jimi说道:

    基本同意楼主的质疑方向。作为西医处方的中药注射液,根本就是不伦不类的产物,害西医、害中医、害病人,弊远大于利。不但副作用无法控制,正作用也无法控制。这一方面受限于现代科学对植物药、尤其是复方植物药的认知水平,二方面是质量控制;但更关键的第三方面,是因为中西医的本质区别。按这个说明,

    “可以清热解毒,轻宣透邪,疏风解表,用于外感风热所致和发热、咳嗽、咽痛、上呼吸道感染、轻型肺炎、急性腭扁桃体炎等证候。”

    中医才可能掌握的“清热解毒,轻宣透邪,疏风解表,用于外感风热”辩证方法,西医如何能判断?辩证不对,良药也变毒药。何况还是什么注射液,哪怕就是资深中医,哪怕辩证准确、认为这个组方合适,还是根本无法知道量上是否妥当、口服汤剂和注射液如何换算。

    为病患两方面考虑、中西医两方面考虑,其实应该原则上全面取消西医的中药处方权,除非能证明该西医受过良好的中医教育和实践。要吃中药,上中医院去。这样也有利于中医的良性发展或者恶性灭亡。

    • 胡天翼说道:

      看了jimi老师的留言,知道了不少新的知识,谢谢!也许中医真的是一个独立的学问,要是和西医搞“学科交叉”反而不利于中医的完善。

    • lwufo说道:

      辩证方法是没有错误,但这只是一种方法。实施中呢?
      楼主的方向没有错误!!!!安全——底线!!!!首先要安全,才是最基本的方面,但是中成药恰恰缺少这一点。中成药也有很多otc非处方药吧,如果患者自己买了这一类药物,该如何判断会有什么后果呢?这样的药安全吗?

    • 青方说道:

      这个同意,中西医其实应该分家了,中西医结合是个路线性的“失误”?

      • abczxy说道:

        中西结合,不中不西。老一辈的中医都很反对中西结合的

  12. szanc说道:

    我还是那个观点:1、不吃中药;2、坚决不打中药点滴;3、每天坚持锻炼30分钟(要出汗);4、劝说亲朋好友看西医。中国有那么多jimi同学自愿做中医的“白老鼠”,不收取任何试验费用,我们乐观其成。

    • 胡天翼说道:

      其实很少有人看病会先想到中医的吧!不到万不得已谁会去看中医啊?

      • DS说道:

        “不到万不得已不去看中医”这个观点本身就有问题

      • DNA说道:

        万不得已的时候,还可以去寺庙求神签神水、请道士趋魔、皈依宗教。。。
        万不得已的时候,就是“医”本身已经无可奈何的时候。

    • Icewolf说道:

      你好邪恶啊!其实我也这么想......

    • lwufo说道:

      和我想得一样,除非大家不再盲目的鼓吹中医,而是让其变得更理性一些!!!

  13. micki说道:

    我覺得從中醫角度來講,通過其自有的理論體系,還要辨證論治,所以給病人開的藥劑都是因人而異,沒聽說過一副藥人人都可以吃。同樣的道理,如果非要把中藥中的所謂有效成分提取出來制成什么中藥注射劑,首先中醫里沒這樣的用法而且如何從草藥配伍轉變成有效化學成分的配伍,本來就是脫離理論脫離實踐的;其次,就算是制成了注射劑,也沒有完全按照西醫的實驗套路進行,而且提純工藝又不成熟,若是沒出現問題倒也成奇跡了。
    所以我認為,關于什么中藥注射劑之類的出了問題,不能把問題簡單的理解為中醫的問題,只能說這種中不中西不西的東西,的確需要進一步的再研究,能不能成功,尚且是個問號。
    不過我倒是在想,有沒有這樣做的必要。因為畢竟中西醫從理論習題上幾乎沒有交叉,如樓上的jimi童鞋所說。

    • 胡天翼说道:

      micik老师说得有道理

    • jimi说道:

      中西医体系没有交叉最直观的证明,就是中医的诊断,至今几乎全靠人力,没有任何仪器可以代替。大概来讲,西医只要有实验室报告,哪怕不见病人都几乎能开药;而中医如果只有实验室报告(现在执业中医都能看懂),则仍然束手无策。反之大概亦然。

      • likrrr说道:

        有条件的中医大夫不会排斥西医检查结果,望闻问切之后看看血常规,X片,还有诸多特殊检查结果,再从容不迫的下阴阳虚实之类的诊断。
        你这么说有点无的放矢了。如果强求“中医的诊断”,真是要砸中医大夫们的饭碗了。

        • lwufo说道:

          是人容易犯错误呢还是机器容易犯错误呢?这是显而易见的!!!中医在进行医治是很大程度上依靠个人的经验来进行判断,但是人又是受客观条件影响很大的一种动物,这样就难免会在药物的判断上出差错,造成不良的后果。还有就是人本身对中药药性的判断也是要根据经验,这就会出现不同的人对相同的药的理解有很大的差别,而西药则是把这种人为的因素影响降到最低。

          • xiaoshui说道:

            在这点上完全没有必要去怀疑的,不得不说这是中医的一个重大的软肋

  14. 知道了说道:

    是药三分毒啊,何况中药就是讲求以毒攻毒的。现在中医不受重视,又讲求急功近利。为受害者惋惜。

    • likrrr说道:

      呵呵,以毒攻毒。几百年的中药早把国人锤炼的百毒不侵了吧。

      2006年一则报道:(摘自连岳)
      英国《独立报》报道称,由中药引起的心脏损伤、肝功能衰竭等副作用的病例,在今年上半年增加了4倍;报道中尤其提到英国有两家商店售卖“复方芦荟胶囊”,经检测显示该药的汞含量超出英国所允许标准11.7万倍。

      这条新闻迅速在国内流传,大家的担心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我们还没有爱中医爱到献身成仁的地步,可是“复方芦荟胶囊”的制造者,上海复兴临西药业有限公司,它的质量部负责人王兴俊却在8月17日对《新闻晨报》的说辞是,“确实是含有汞的,而汞也确实对人体有害,英国的检测结果无可厚非,但对于国外的标准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的方子始于明朝,如今已生产销售了20余年,累计生产约2亿盒,约有1亿患者服用过。至今还没有一例因使用该药品而对人体造成毒害的例子出现。”

      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中药室主任、国家药典委员季申的发言更有趣,“以前国内对于重金属的控制做得不是很好,近年来已经有了很大的加强,在一些新药的评审上尤其如此。但是我们的中医已经有千年的历史,如果突然实施全面控制,我们很多传统名药甚至会面临灭绝的困境。”他认为,中药的重金属控制必须逐步进行。“但我们的立场不会因国外标准的不断提高而改变。”

  15. 李清晨说道:

    扯句题外话。
    上个夜班,遇到一个脱臼的病人,我给他复位以后(用时3秒),其母和姥姥简直要感谢我八辈祖宗了……后来孩子的姥爷出现了,非要跟我握手,还说自己也是医生,也会复位,但是喝多了手上没准,我问你哪家医院的呀?他说:哦,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的……
    这个复位应该是相当简单的一个操作了,他怎么自己不会?另外就算他不会他也可以找他们中医院的同事啊?怎么来找我?
    我正在疑惑呢,他给我递了张名片:原来这孩子的姥爷,……也姓毕呀!
    ---------------

    是桡骨小头半脱位而已,同行们见笑了。家长可能觉得很神奇,怎么没看医生动作孩子就不哭了,而且手也会动了呢?
    我曾经想就这个病写篇小文,名叫《回春正骨手》,后来觉得像江湖上卖大力丸的,而这个病有实在过于简单,就没好意思写。
    简单到什么程度呢……我第一次遇到桡骨小头半脱位的病人时,心里也没底,诊断应该是没问题的……问题是这个操作我没做过!脑袋里回想了一下书上的那个图,然后就搞定了。再后来的几十次也没遇到过复位失败的。
    多说一句啊,这个是不需要拍X片的,受辐射不说,拍了也白拍,看不出啥,除非高度怀疑有骨折。

    • sunfield说道:

      就是小孩子经常容易犯的那种脱臼?
      我小时候也遇到过,被幼儿园阿姨拉的T-T

    • jimi说道:

      李医生:

      续句题外话。中医正骨似乎主要治骨折,外加严重软组织损伤。脱臼最多能算副业。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有西医也有中医;非专业医生不会复位是正常,“喝多了手上没准”就更正常了。要问老一辈的再有名的中医,就问他心脏在哪儿没准都指错呢。

      • abczxy说道:

        现在中医伤科的疾病越来越少了,很多人碰到骨折之类的第一反应就是西医,其实中医古代文献中的伤科都是看骨折和外伤的呀!

    • ant88说道:

      其实现在中医外科发展的很不好
      很西化
      说香港那边的中医外科传承很好

  16. 李清晨说道:

    从06年拿到执业证书到现在,我一次中药没给病人开过。
    100年之内,我是不打算开了。

    • jimi说道:

      你能这样说,老中医们听到一定非常高兴。正如我前面指出的,振兴中医的题中必有之义,就是吃中药要去看中医、西医不能开中药。

      在西医的中药处方权被正式取消之前,希望李医生们能够积极呼吁同行主动抵制中药。

      • sunfield说道:

        那么,如果有中医号称,中医能治疗某个西医范畴的疾病,譬如“中医能治疗SARS,中医能治癌症,中医能治冠心病,糖尿病等等等”不也应该被抵制么?因为这些疾病只是西医的诊断,这和西医开中药有什么区别NI?

        顺便也应该呼吁中医同行不要乱用西医疾病概念才是~

        • likrrr说道:

          a:这是骗子们冒充中医的啊,真正的中医是不这么治的...
          b:这是经过大样本双盲对照临床实验所证明的啊
          c:你的科学依据呢?什么都不懂。

          • c2blog说道:

            d:连搜索引擎也要我来教?
            最最基本的知识都如此缺乏,
            不觉得阅读松鼠会文章太超出你们能力了吗

          • c2blog说道:

            e:经过这样的大辩论,谁在支持科学、谁在反对科学,至少能更清楚一点点。

          • c2blog说道:

            f:那奇怪啊,你从哪里听说的呢?还是你要重修语文啊^_^

        • jimi说道:

          中西药是中西医的不同治疗手段,而疾病是其共同研究对象。手段和对象,有什么可比之处呢?

          那么,如果有中医号称,中医能治疗某个西医范畴的疾病,譬如“中医能治疗SARS,中医能治癌症,中医能治冠心病,糖尿病等等等”,确实不也应该被抵制。

          中西医不是对立的,用现代科学手段检验中医并探讨机理,就是在做这样一种翻译的工作。“西医范畴的疾病”,和中医范畴的疾病一样,都是对临床现象和原因的概括,只是这个概括方法完全不同。这个翻译并不容易,翻译过来也未必准确,但并非不可逾越。比如外感风寒被翻译做感冒;糖尿病被归入消渴;而如我前面提到,以血瘀证我中心来治疗冠心病。中医本来就是整体治疗,所以从理论上,当然是“中医能治疗SARS,中医能治癌症,中医能治冠心病,糖尿病等等等”的,而且往往有大样本双盲对照实验证明;正如同样从理论上,西医也能治疗中医范畴的疾病一样。

          • sunfield说道:

            前头说中西医完全无交叉,现在又说中西医不是对立的……风向转得好快。
            既然你都承认西医手段能检验中医和探讨机理了,又说“西医没有交叉的系统,怎么可能借鉴西医的那套研究程序呢?”从复方黄黛片的分子机制研究到各种大样本双盲试验”不是如假包换的西医研究程序么?

          • jimi说道:

            中西医医学体系毫无交叉,丝毫不代表人类疾病不是他们的共同对象啊。中文叫苹果洋文叫apple,从发音到组成都没有交叉,不代表他们说的不是同一个对象啊。

            现代科学手段当然能检验中医和探讨机理,尽管在现代科学的现有阶段,还非常艰难。这些手段也是现代科学门类所共享,并非属于西医。

            “从复方黄黛片的分子机制研究到各种大样本双盲试验”,都是在中医体系之外、而非之内的东西啊。这只是在做检验、证明、翻译已有的中医医学成果的工作。

          • sunfield说道:

            呵呵,双黄连口服液治疗上感和复方黄黛片治疗白血病其实不是一个套路么,为什么前者出了事就变成“万恶的西医指导中医”,后者就被大唱赞歌了呢?

            我就不明白,所有的“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辩证阴阳都是一样的么?为什么可以给他们用同一个中药呢?

          • jimi说道:

            所有的“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辩证阴阳,自然不可能都是一样;但是其主要征象可能一样啊。正如把糖尿病归于消渴,中医是把白血病归于血热。

          • sunfield说道:

            哈,越来越急着寻找中西医的共性而不是“全无交叉”了。
            找你所说,对于“同一个征象”的病,譬如糖尿病或白血病,中医也可以用同样的药物咯,那么为什么对于这些病,西医不能开通一个中药呢?

          • likrrr说道:

            外感风寒翻译为感冒,本是中医的伎俩,西医的“感冒”有明确的诊断标准,也从未向中医诊断靠拢过。
            糖尿病归于消渴,也一样,倒是中医会时不时的查看血糖,请教一下,一型二型糖尿病在中医可有区分?格列本脲本针对二型糖尿病,不知中医大夫可有自己的诊断标准,以确定消渴丸确实用在了二型糖尿病上。
            “血瘀证我中心来治疗冠心病”,可谓胶囊做得好,不如广告做的好。
            中医治疗SARS,艾滋病,不过是白日做梦。所谓大样本双盲对照实验证明,稍微可拿出手的往往会带有“配合西医治疗”的字样。

          • sunfield说道:

            再问个问题,我随便查了下“复方黄黛片”,“功能与主治:用于主治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或伍用化疗药物治疗其他类型的白血病及真性红细胞增多症。”
            这里有没有说“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等等”是必须经过中医辨证的阴病阳病?那篇PNAS有没有提到这些成分组合针对的是某个“阴病阳病”?如果没有,是不是只要西医给了诊断,西医大夫就可以考虑开这个药而无需中医辩证?
            如果是这样,哪不是“不能中医西用”的一个反例么?

          • jimi说道:

            你好像漏了前面两句:“清热解毒,益气生血”。黄世林教授20年前就是根据这个原则组方的。如果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病患的辩证情况,其主要征象通常都需要“清热解毒,益气生血”,则这当然不是“不能中医西用”的一个反例。

          • sunfield说道:

            如果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病患的辩证情况,其主要征象通常都需要“清热解毒,益气生血”
            是不是可以提供文献支持一下,所有的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病患都需要“清热解毒,益气生血”。
            另外,这也正说明了“中西医毫无交叉”这一说法是错的。

          • jimi说道:

            晕,说了那么多天,敢情你连陈竺的那篇pnas到现在连报道也没看?

            -
            “在正常情况下,造血细胞由幼稚到成熟的分化过程中,促进细胞分化的基因、属“正”的因素必须逐渐增高,而抑制细胞分化的基因、属“邪”的因素必须相应减少;在细胞周期的调控方面,促进细胞周期的蛋白“阳”与抑制细胞周期的因子“阴”必须维持平衡。患白血病,“正”往往受到压制而“邪”盛,“阳亢”而“阴虚”。

            在分子水平上,三药联合可显著增强由硫化砷引起的对急性早幼粒细胞性白血病的致病性 PML-RARα癌蛋白的降解破坏,因此具有“去邪”的作用,硫化砷是“君药”。在药物作用下,促进细胞分化的基因表达明显增高,抑制细胞分化的基因显著降低,丹参酮在其中起重要作用;促进细胞周期的蛋白明显得到压制,而抑制细胞周期的蛋白显著增多,其中靛玉红发挥重要作用,研究证实丹参酮是“臣药”、靛玉红是“佐药”。研究还发现,丹参酮与靛玉红通过增加负责运输硫化砷的水甘油通道蛋白9的含量,促使进入白血病细胞的硫化砷明显增多,因此二者都起到“使药”的作用。复方黄黛片通过联合应用,产生协同效应。”

          • sunfield说道:

            早就说了,这篇报道把中医的“阴阳”居然说成了细胞周期的调控,这个无论中西医估计都会很晕……这应该已经偏离传统中医的阴阳概念了吧。
            另外我问的是“清热解毒,益气生血”,这篇PNAS里“热”“毒”“气”“血”都指的是什么啊?

          • likrrr说道:

            最终解释权总是在中医手里,如果用西医的方式证明药方正确会给中医添彩,证明不正确也不会是中医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扯淡的问题。进一步说,如果要给“不可证伪”的中医理论做个证伪试验,更是不可能的。

            其实文章要讨论的是中医安全问题,而不是有效问题。毕竟成千上万的方子,在概率上讲也总会有些有效的,虽然让人信服的证据还是不多。至于中医理论讨论起来更是各说各话。
            安全性的问题可归结为一个程序的问题,中医把实验对象直接指向人,包括复方黄黛丸,虽然事后证明有效(至于是不是证明了中医理论合理,检验的药方数量还不够),当时也是先上的临床,和这些出问题的中药方子注射剂没有什么两样。这本身就是违反医学伦理的。无论中医的理论另不另成一套系统,中医这么一个先用药再验证的做法,在程序上都说不过去。

          • sunfield说道:

            已经开始自相矛盾了。
            照这篇报道里说,患白血病,都是“阳亢”而“阴虚”;而jimi前头一口咬定“所有的“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辩证阴阳,自然不可能都是一样”。
            况且,引用新闻报道而非科研论文,本身也是极其“不科学”的。

            中医就靠这样牵强附会地解释自己的理论,估计也只能关起门来自己玩了。

      • sunfield说道:

        忽然想到,那个“复方黄黛片治疗白血病”不是典型的中药西用么?以后jimi别举这个例子了,违背你的原则呢。

    • likrrr说道:

      印象里,大医院里热衷开中药的西医大夫多是上年纪的。这些人退出医疗战线后,估计开中药的会越来越少了。也会影响着基层医院大夫告别中医。

    • szanc说道:

      又看到李医生出现。你不开中药,你的收入少了一大块啊!

  17. Metaverse说道:

    板蓝根、清开灵、柴胡、鱼腥草……凉茶都可以注射,倒。。。

    • Justso说道:

      绿茶去火,红茶养胃,乌龙茶抗衰老,防癌症,降血脂,施主,您今天要吊哪一瓶??

      • xiaoshui说道:

        汗~这年头中药厂都玩的什么跟什么啊~让我这学中药的都感觉这群人都是脑残,都想改行学西药了

  18. vision说道:

    害怕打针的人飘过。。。。。对于注射液没有一点好感

  19. 狼牙说道:

    很外行的人说一句:西医治病,中医治人。
    西医用药针对的是病或者说病毒;而中医是调治人本身,而非病!
    中医的阴阳理论也是从人本身出发的,根据人生病的具体情况,了解病所产生、发展的环境,然后下药,将人的身体现在适合病菌或病毒生长的环境调理到不再适合病菌生长发育。属于釜底抽薪式。既然是调理必然要慢。
    很赞成 micki 在 2009.02.14 20:45, 说:

    我覺得從中醫角度來講,通過其自有的理論體系,還要辨證論治,所以給病人開的藥劑都是因人而異,沒聽說過一副藥人人都可以吃。同樣的道理,如果非要把中藥中的所謂有效成分提取出來制成什么中藥注射劑,首先中醫里沒這樣的用法而且如何從草藥配伍轉變成有效化學成分的配伍,本來就是脫離理論脫離實踐的;其次,就算是制成了注射劑,也沒有完全按照西醫的實驗套路進行,而且提純工藝又不成熟,若是沒出現問題倒也成奇跡了。
    所以我認為,關于什么中藥注射劑之類的出了問題,不能把問題簡單的理解為中醫的問題,只能說這種中不中西不西的東西,的確需要進一步的再研究,能不能成功,尚且是個問號。
    不過我倒是在想,有沒有這樣做的必要。因為畢竟中西醫從理論習題上幾乎沒有交叉,如樓上的jimi童鞋所說。

    • sunfield说道:

      "将人的身体现在适合病菌或病毒生长的环境调理到不再适合病菌生长发育。属于釜底抽薪式。"
      其实这也是西医的治疗思维之一,而中医压根就没有“细菌”和“病毒”的概念。

      题外话,有些结论我实在想不通非医学专业人士是怎么得出来的,譬如“西医只知道头痛医头,中医知道整体调整”或者“中医更懂得预防”,说实话,若没有西医包括预防医学的指导,估计现在我们还处在低出生率高死亡率的风险下呢。

    • ant88说道:

      其实我同意之前一篇文章的评论所说
      何为治本 西医的最终目标是调节人体稳态 中医是讲求阴阳平和
      两者都是治本的
      两者的治疗特点很不一样,所以给人一种误解
      中西医给人的误解很多
      我希望松鼠会能请专家PK一下 专业一点
      一件事都有好坏两面

    • jimi说道:

      很外行的人内行的说一句:“西医治病,中医治人”

    • 安流说道:

      中医还治国哩,那句话怎么说的: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

  20. Justso说道:

    看完文章没啥感觉,很平实的记录。问题是后面那些评论,看完了我真是一个汗啊。

    文章中明白无误的写了,绿原酸是有抗菌作用的。仅仅是因为这次死了人,支持中医的那些位人士就跳出来说,这样不对,你这样是不会用中医,中医的药不能作注射液。。。。。

    哎!别表演了,已经穿帮过头了!!中医西用本身没错,对绿原酸等有效物质的人体试验以及临床病理学认证是关键,还有更重要的,注射液的杂质与纯度问题,这才可能是这次事件的问题走向 …… 你们上来一棒子打死了中医西用,算你们懂中医吗?

    你们这种辩论方法,与蒙牛特仑苏事件有什么不同?人家说你专利上是非法添加激素,蒙牛马上改口说我这是日本澳洲蛋白质,不是这个专利,人家说你唬人用的澳洲蛋白质不存在,你蒙牛马上又大肆作广告说我们这个蛋白质是质检总局认可没问题的……

    我认为,你们这不是在帮中医辩护,而真是不懂中医,…… 拜托啊!就不要来坑中医啦!!你们这样只会把中医的名声搞的更臭。

    • sunfield说道:

      就是因为“中药西用”违背了他们的“辩证施治”嘛。换句话说,只要西医开中药有效,只要中药成分能针对西医的具体疾病而无需阴阳辩证就能产生作用,那就质疑了中医理论以及那套“中西医毫无交叉”的说词……

      • Justso说道:

        呵呵,看得出中医卫道士们理论上的贫瘠理屈之处,辩论手法上的词穷,现实证据的被动,就变成了把水搅浑。蒙牛如此,中医如此。中国人都会用借口,就是不敢直面问题。

    • ant88说道:

      所以我说各种中药事件的发生其实是规范市场的好办法
      中药商机药用价值无限 不会为了几个医疗事故而停止

      只不过 一般来说 中药是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的用药
      比如金银花 在中医理论指导下 其药物作用是清火
      而绿原酸的提取 就在现代医学指导下变为消炎
      两者概念的不等同 以及中药可能会被西化
      西药里面也存在植物提取药 我觉得中药的经验用药是给植物提取药做贡献 这也没什么

      至于中医中药本身 还是得寻求自身发展 这样老被置疑也不是办法

      • ant88说道:

        中医理论在现代医学里面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在现今的中药研究中,它能给一个大致方向

        至于中医本身,传承是一个问题,改革创新又是一个问题

      • likrrr说道:

        这些可能都有,也没有压制中医药的基础研究。
        关键是现在临床用药安全问题。无非两种情况,一是,边上临床边做研究,有问题了再撤。一是先研究再上临床,按正常程序来,而不是给中医药另立一套制度。

        • likrrr说道:

          中医的问题在于,不承认中医需要临床前的研究,几乎全是一有药方先上临床,直接在医院里完成有效性和毒副作用的研究。
          原因或者说结论无非两种,一是中医辨证施治永远正确,二是凡出问题,肯定是没有辨证施治或辩证的不正确。

        • ant88说道:

          中药其实太复杂了,具体的也说不全

          中药有一部分,是像红枣,绿豆,意以仁,山药这样平常的食物,这方面,其实按照经验用药就行了,不过也不排除一些商业行为抬高利润

          我记得我上次提到丹参滴丸这个药,据说就在最近,它将通过FDA临床三期的验证,其实具体我也不知道,我有很多长辈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的正在服用这个药,有的是在医师指导下,有的是自行服用,一般高血压要服用的药很多,有维生素、阿司匹林、一些降压药等,由于丹参滴丸的复杂,它可能会跟阿司匹林产生协同作用,使血小板抗凝作用加大(这其实潜在危险很大),也会与维生素产生一些沉淀,影响吸收,
          其实就本身来说,丹参滴丸的药效还是很好的,但是不能乱服

          这方面中药的安全危机很多

    • likrrr说道:

      其实中医卫士们逢到医疗安全事件,使出丢车保帅的招数也算是一个传统。为避免把对中药注射液的怀疑引到中医上来,先来个壮士断腕。

    • micki说道:

      “哎!别表演了,已经穿帮过头了!!中医西用本身没错,对绿原酸等有效物质的人体试验以及临床病理学认证是关键,还有更重要的,注射液的杂质与纯度问题,这才可能是这次事件的问题走向 …… 你们上来一棒子打死了中医西用,算你们懂中医吗?”
      我坦言我是認可中醫的
      至于中醫西用,從前面的評論來說我覺得并沒有一棒子打死這種結合的方法,現在我們是在就中藥制成注射劑來討論,我想,畢竟中西醫各有明顯的有點,中藥西用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沒人會傻到去抨擊對人類健康有利的東西(排除非正常思考人士)。但是我很不贊同你簡單的把中藥的成效等同于中草藥中所謂的有效化學成分。最簡單的理由就是我覺得化學成分的搭配與中藥間的配伍,這個天枰如何來平衡,是個很大的問題。說實話,如果真的能夠如Justso那么簡單,那么大家還有必要爭的面紅耳赤么?如果講西醫我不是太了解,但是就中醫我倒是有自信比你更了解它。
      我在這里說這么一段話,想表達的是,就每個人對西醫中醫的理解了解不同,勢必會有更傾向于西醫或者中醫的人群,或者兩者都認可,抑或其他,我們在這里,沒有誰是真正的專家,大家都是暢所欲言表達自己對事件的看法,我想在這里發言的各位都能心平氣和的去了解他人的想法,不管是同意還是異議。我能了解Justso看了類似我們幾個認可中醫的人發表的意見后又些許異議,就如同我看有些只擁護西醫的評論后有些許不認可,但是我覺得大家只要發表自己的意見就好,不需要過度的去否認對方,例如什么“別表演了”“穿幫過頭了”“算你們懂中醫么?”。。。讓我覺得很不理智。
      我沒別的意思,也不是針對Justso同學,只是剛好看到你的評論而已,如有得罪請原諒。

      • likrrr说道:

        “畢竟中西醫各有明顯的有點,中藥西用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
        这句话是重点,无非是引出“临床可以用中医,关键是怎么用”这个说法。
        问题是,这句话是否可靠,有多少研究者承认,当然这是一个很有争论的话题,前面几个帖子里面争论的也很厉害,先放下不说。

        只说中医应该怎么上临床,按现在的用药的方式,一是根据典籍记载的古方,拿来直接上临床,一是现在中医大家根据中医理论开发新方子,也是直接在临床看效果再增删组分。
        根据典籍记载的古方,现在已屡屡有不安全的报道,可以说,这些报道全是直接用患者做实验,用患者的健康换来的。典型的一个是“复方芦荟胶囊”,可看连岳的一个评论 http://tieba.baidu.com/f?kz=124891276
        至于新开发的方子,以“血瘀证与活血化瘀治疗冠心病”为例,这是国内正面报道的一个药方,所以可以很容易的查到研发过程,这是一个比较正规的网址 http://www.100md.com/html/DirDu/2005/08/25/71/02/49.htm
        郭士魁可以一次对病人用药有效,稍加修改,即可在病房作进一步的试验。其他名医研发新药都是这个套路。一直到现在,这种先上临床再说疗效副作用的做法,还是国家认可,中医师认为理所当然的。

        这么个程序,无论谈经论典多么熟练,根本上是解决不了不停出医疗事故这个问题的。

        再扯一句说,中药作为注射液,你当然可以从中医说出诸多理论来证明不合适。但支持开发此类药品的论调也是不少,也是中医大家,也有据可查。http://baike.baidu.com/view/1221353.htm

        • micki说道:

          嗯,你說得也很有道理,畢竟已經是制作成型的藥物,并且也已經使用了很久了,肯定作為研發者也有其本身的道理。
          不過作為我自己對中醫的理解,我是更贊成使用中草藥本身配伍出來的方劑,因為我認為目前中藥如何結合到西用的正確規律依舊是在探索的路途中。
          至于你說的中醫用患者做實驗,我覺得說法不準確,雖然我不得不承認這是個事實,但是,你不得不承認,中西醫是一樣的。雖然說中醫是經驗科學,西醫是實驗科學,所以也許大家會認為中醫是直接拿患者來做實驗驗證藥劑的功效,而西醫則是利用精密細致的實驗驗證后才研制出安全的藥物供患者服用。但是,請問,這些實驗的對象是?小白鼠?黑猩猩?還是其他?其實最終都是用在了患者身上(盡管經過諸多實驗驗證該藥物是比較安全的),不難發現,一部分西藥也在不斷的淘汰,因為發現在患者身上表現出了很大的副作用嚴重的時候也會導致死亡,其實,歸根結底,醫學都是在用患者做實驗。這是不得已的,因為目前為止無法找到可以和人作等同的實驗對象,盡管小白鼠已經很接近了,但畢竟不能完全取代。
          最后說一句比較主觀點的話吧,現在太多的人,在東西沒出問題前頻頻說好,一出問題就往死里推。為什么大家都不更好的去了解其中的原因,我覺得這才是我們需要的,也是現代醫學,不管是中還是西醫都需要的。
          (謝謝你找了很多有價值的文章評論給我和大家看,我覺得很受益)

          • likrrr说道:

            不用谢。

            对你的说法,有些不同的看法:

            如果中药没有经过临床前的检验,而它的不良反应又大多都是在临床上发现的,那不是拿患者做实验还是什么呢?

            西药(尤其是西方早时的一些传统药物)的确也直接用到病人身上,但是这毕竟是已经落后的做法。老鼠和人的差异再大,但对一些类似于汞,铅,有毒的生物碱之类的已知或未知的有毒物质,还是可以观察到毒性反应的。
            之所以从老鼠(或其他动物或体外培养细胞)试验到三期临床顺序检验,就是尽可能减少对人体不可预知的损害。的确不少西药通过这样检验,在临床上还是会发现新的毒副作用,但这个并不能用来否定临床前检验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 likrrr说道:

            说错了一点:

            (早期的!)西药(尤其是西方早时的一些传统药物)的确也直接用到病人身上...

          • likrrr说道:

            我们可以把现在的中西医并重的卫生政策,解释为保护传统医学的一个措施。但这就会使大部分不懂医的百姓冒更大的风险(相对于生活在西方医疗制度的人们来说)。
            保护民族的医学遗产,代价是要给这个民族的人们更大的医疗风险。不能不说是个悖论。

          • micki说道:

            這一點我同意。
            對于實驗,我提一點我的想法,我覺得中藥無法實現前期實驗,應該是其理論的關系,中藥的針對性很強,就是針對患者的具體開方,的確實驗可以提高一定的安全性,但是有個問題就是,就我思考來,中藥如何進行實驗?這是個問題。也許值得研究。

        • 弦舞万维说道:

          其实我觉得…………
          中医流传下来的那些古方子,已经经过几千年的检验和实际人体实验(汗= =),直接用起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中药注射液这个东西,以及一些新方子,以前没有的,就算你是中医,你也不能不经过实验室毒理学检验而直接上临床啊…………
          说起来,作为一个也使用过中药注射液(鱼腥草)的人,我还真从来不知道这种药有没有经过毒理学检验,我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这药(对我)有副作用,至少我滴了以后想吐……

  21. yucca说道:

    我觉得是中药运用的方法问题,好像中医也有因人用药的理论,即使相同的病也要针对不同体质的病人用不同的药物和剂量剂型,是不是就等同"西医药物过敏"的问题先不论,至少医生下药时要了解病人的情况.下药后也要观察一段时间.而且中医讲究了解药性,既然敢下药,就要知道药性如何,药性过猛如何处理.现在很多中医似乎都抱着中药没有副作用,中医治不死人的观点,疏忽对病人情况的监测和对药物副作用的处理.
    题外话: 看很多电视剧里中医下药都要问明体质病史用药历史,下药了还要着专人看管,病人有反应还进行应对处理,这当然是非专业的描述,为什么专业医生反不如了.再者看到有习中医不断推脱与中医理论的问题,可知逃了寺庙,逃不了和尚,你说也中医无关,就是和医生有关,难道真的同行是冤家.

  22. yucca说道:

    不管是支持中医还是西医,都应该知道是药三分毒,医生如果凌驾于病人至上,想怎么治就怎么治,想用什么药就下什么药,下了药就以为天下太平了,对病人也不管不问,管你是中医是西医,管你是经验丰富还是技艺高超,都是要出事的.医者父母心,试问有几人能作到.

  23. 稻草人说道:

    即使在西医治疗里面,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能不输液就不输液,除非病人体液失衡,需要补液、静脉营养、调节酸碱平衡、或者稀释必要的药物。中国人(包括香港地区)一惯的喜欢感冒就输液,其实是个很不好的“习惯”。
    感冒本身是自愈性的,在西医里面也不用动辄输液。我就奇怪了,双黄连注射液等中药注射剂到底多有效,值得医生病人们冒着如此高的过敏率,轻则皮疹重则过敏休克,前仆后继的去注射。青霉素之所以还做为一线药物使用,是因为非常廉价而且对没有抗药性的感染非常有效,并且在使用之前严格皮试,使用之后严格监视。况且绝大多数感冒是病毒性,也不使用青霉素等抗生素。不过国内抗生素滥用也早就是众所周知的另一个“恶习”了。
    双黄连和青霉素的可比性其实不大。不论效果还是功劳,根本不值得冒着过敏的险去使用,更何况其对过敏没有严格的筛查和监控。

  24. c2blog说道:

    绞肉机一战之后

    机枪 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应用,
    使壕沟战、钢盔、脚气病和坦克随之诞生。

    重复博弈后促成的短暂“联谊”:到目前为止,
    jimi 同学有所进步,不再免费提供各形各色的帽子。

    希望 jimi 继续保持,大家继续努力,越辩越明。谢谢!

    • xiaoshui说道:

      只是jimi同学貌似有点过于崇拜中医,无论何事都想证实中医比西医好……这点我不得不说没改…导致的结果就是…有点强词

  25. 青方说道:

    再次说明很多医院静脉用药过于泛滥!过度治疗问题严重!

  26. jimi说道:

    双黄连注射液屡见过敏报道,但严重的很少,甚至被认为属于安全的广谱抗菌、抗病毒的注射液。具体从这个事件看,楼主判断是过敏反应根据不足。毕竟全部三个人同时用同一个产品,同时危重直至死亡。概率太小了吧。

    应该还是产品质量问题。上次的刺五加注射液,也是黑龙江的吧。

    • BOBO说道:

      无论是否产品质量问题,病人出现的反应应该是过敏。而过敏原一则可能是质量问题导致的不明物质,二则还是双黄连注射液的本身。
      期待新闻中更多资料。

  27. Thyme说道:

    一大早起来路过~看看热闹,打瓶酱油就走~

  28. jimi说道:

    不知道中药注射液的受害者每年有多少。按照中国官方数字,中国滥用抗生素导致的年死亡人数,是8——10万人。

    两个国内朋友到法国里昂去玩儿,吃了海鲜上吐下泻。赶紧去医院,医生开了药,发现居然没有抗生素,赶紧跟医生交涉,不果;等两小时还没好转,痛斥医生不负责,又再找一家再看一遍,还是只给开那两个药。大表不满,说中国人体质不一样的,不上抗生素怎么行。

    • lipi说道:

      "不知道中药注射液的受害者每年有多少。按照中国官方数字,中国滥用抗生素导致的年死亡人数,是8——10万人。"不知道你这句话想说明什么,如果想说明西药害死的人比中药的多好像逻辑有点问题

      • jimi说道:

        我这句话想说明西药害死的人比中药的多。尽管这只是根据媒体报道和统计得出的印象,没有看到双盲对照临床实验论文,但逻辑好像没点问题吧。

        西药和中药一样,害死人很正常啊。不害死人怎么能叫药呢?药和食品的本质区别,就在于药能害死人。只要救活的比害死的多就成。

  29. abczxy说道:

    还是制剂纯化的问题吧,如果注射剂分子颗粒够小的话,过敏乃至死亡的问题会减少很多,生产厂家也有一定的责任。

  30. 麟小妖说道:

    虽然我支持中医,但是也完全不同意中药拿来注射,这通过肠胃吸收和直接注射完全是两码事嘛。

  31. rocky22说道:

    不负责任地说一句:
    中医和西医都不是科学!至少目前还不是。
    为啥?因为它们现在还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只是中医现在摸得没有西医多了,参与摸石头的人也少了。
    如果跟物理学相比的话,那么现在的医学,最多只能算处于牛顿时代。

  32. 佳木斯问题双黄连注射液致死事件-平凡医学中心专题报道
    http://www.medicenter.cn/hotspot/special/special_65.htm

  33. [...] 双黄连注射液的安全底线 0顶一下https://songshuhui.net/archives/9360.html [...]

  34. wangsir1124说道:

    中医应该进入历史的垃圾堆了,越快越好。

  35. jimi说道:

    生产厂家黑龙江乌苏里江药业有限公司佳木斯分公司已经全面停产,接受官方检验。

    http://video.sina.com.cn/news/c/v/2009-02-16/115631002.shtml

  36. jimi说道:

    也有可能是医疗事故、而非质量事故:

    -
    传双黄连注射液问题出在配药环节?
    http://news.sina.com.cn/c/2009-02-16/035715166916s.shtml

  37. 童天鉴日说道:

    佳木斯的药品好像就不太好。

    跟是否中药制剂关系不大,况且什么时候都有个体差异;为什么大多数人没有问题,是否也应该考虑一下了?这个事件仅仅是钟形线最靠外那两边的结果而已。临床就是这样子的。

    当然楼主的分析也很清晰很仔细,学习。

  38. coldeye说道:

    不会些战略思考是不太理想的。
    这个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谁联想起城市化不能消灭老鼠蟑螂的问题?其实有很多的风险控制相同点。简述一二,为兵为将或者为帅,要靠头脑来决定的。

    中西方医学药学本来同源,但在第一次工业革命后战略发展方向就逐渐分叉了,中医中药学还是决定于它的不大改观的实践条件,与当地科学技术形成自洽的实用的完整体系;
    而西医西药学得到诸多领域科学成就的支持(范例参见化学工业对药学的巨大影响,杀菌的磺胺和麻醉的乙醚氯仿就是无心插柳制造出来的,然后才被发现可以医用),这个历史事件的重大意义在于:

    自然科学的真实宗旨是实用主义的,这个提法足够给人一记清醒之棍——为了让人类真正适应自然环境,必然需要让人类的行为遵从自然规律,而为了遵从之,必然要求了解之,并要求把过去因为蒙昧而不遵从的行为改正。
    所以自然科学在不断的新发现中不会被过去认同的观念束缚,敢于自毁错误认识,代以匹配最新发现的新认识,并用以调整行为,这是让行为最大限度适应环境、遵从所知最具体自然规律的实践,显然导致战略态势不断优化,而且良性发展动力越来越强盛,依靠的就是从坚决遵从实际规律活动的结果中获得巨大的回报,也使环境适应能力不断增强、更深一步了解自然规律的能力不断增强,凭借以不可否认的客观情况为认识基础的适应性反馈,完成事物理解观念的更新,引发在认识和实践各个领域的良性循环,就必然连续不断地自毁错误或者不精确的旧观念,加速自我推动,尽管受制于对自然规律的了解仍然不彻底而存在战术上不理想的观念缺陷,但是不可能自我阻止在获得新发现时迅速予以修正,根本没有固步自封丧失优化趋势的战略可能性;它绝不修改真伪评判标准而妥协于暂时未知的原因,就是不向主观的敷衍态度妥协,因为这种没有被事实佐证的观念不一定正确描述自然规律,采信之就是拒绝客观确凿,违背战略发展宗旨,必然宁可接受已了解但不够充分的规律的指导,也不会接受超越现实认识水平的不实证的假说,将解决时机安排在成功了解有关的客观规律之时。所以它是自然科学掘进机的一个固有齿轮,自洽于并联合于整体遵从自然规律的认识和实践体系,是自然科学与相关技术的全息的零件之一,看到它的活动,也就看到了整个科学领域的活动,只会对可以了解的客观规律顺从,而不受制于其他任何主观因素,它的历史局限性只是了解能力的历史局限所造成,在坚硬无比的核心之外,不过包裹着不得不应付现实任务的未知规律的处理问题而已,但不可能被允许作为确认必须如此操作才正确的依据,所以一旦发现特定行为的结果不佳,就会剔除,试图用现实的适应已知的认识来指导,采用新方法来代替之。
    回头看医学药学上的实例,必然会在其他领域提供的备选参考的新发现和实体产物、技术手段中寻找了解人体活动情况并控制的更佳方法,实际能够改善诊断和治疗效果的硬件软件就会被利用,并从中强化必须从理性角度了解规律、寻找新方法的认识,也从更好的行为结果中得到支持如此发展的回报,在探索、研究、认识、应用各个方面相辅相成,作为大科学的一个不会脱离的专业模块共同发展,必然迅速吸收所有可以利用的营养,比如根本不是为治病开发的显微镜、阴极射线技术、化工产品、核磁共振技术,等等,并且采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利用个领域成果开发专用技术和方法,实践行为的有效程度和可控制程度必然不断增强,不过几百年时间,就发展到让中世纪医学药学成就几近完全淘汰(未查证,不知是否彻底化)的相对判若天地的水平,威力远非无穷,但早已雄厚非常了,它牢固占据现代诊疗的绝对主流地位是它适应自然环境的结果、是它得到巨大成功的回报的结果、是它被应用领域要求继续如此服务的结果,而且未来的人类可以预见仍然追求适应自然,那么未来就必然会是它占有的,其他任何认识要继续获得存在和发展机会,也必然会归入其中,因为它实际是人类对自然进行适应的战略行为之一,根本不属于哪个家伙的特有性状,只是在应用中被不同的人欺世盗名用来处理其他纠纷而已。
    此外,它坚决遵从可以了解的自然规律,并不意味着它就必定阻止一切不被认同的观念存在,因为它是服务于应用的,应用讲究的是实际结果而非行为是否携带不可证的认识,只要结果必须得到,它和其他认识指导的行为都是备选的服务生,竞争只在于表现能力的相对强弱,让病人自己权衡利弊来选择其中之一,或者都接受,就必然在它常常表现更优秀的时候被更多人接受,附带认同它的观念而拒绝其他类别,也可能它仍然不能妥善解决某些问题而其他行为可以得到实际更好结果,它就在此方面处于局部的战术劣势,无法予以替代,病人是不会干等的,也可能选择其他行为来应付,但这必然是病人的投靠问题,它并没有妥协,不要故意蒙蔽理性的理解,把情况歪曲成它失败了,它只是采取推土机的态度而已,坚决依靠已有的认识来指导实践,为了防止主观的干扰,明知指导尚未理想化也遵照执行,或者考虑执行结果弊大于利而宁可不作为,安排到有把握改善结果时再提供服务。显然这样的推进不会容忍夹带任何故意夹带效果不可控的行为,典型表现就是药品理化性能的必须了解清楚的追求,必定拒绝使用未知疗效的成份,提纯就是防止无关物质干扰判断的重要方法之一,必然被坚决采用,无法提纯的物质就被原则上拒绝了,除非考虑某种万不得已的无法替代的应用,可能暂时性地谨慎使用,但强烈的由未知带来的不安全感会让它采取保护措施尽量控制,典型行为就是进行试验,通过观察结果来间接了解物质的危害可能性,而且拒绝夹带任何已知有害的杂质,这种战略角度的绝不信任当然引起对毒副作用的严密监视,同时投入力量拼命从符合理性的角度寻找可控的替代疗法,任何凭借科学的历史局限来保留的不可证假说的载体,都必定跑不脱被挤掉的命运,时间有早晚而已。
    特别说明那些所谓的其他观念“拥有”的生物药品,天下任何一种确实存在的化合物及它们的混合物,包括靠人工处理得到的化合物,其实都只属于自然界,能把它们的真实理化性质和治疗用法了解清楚,就会被投入实践,唯一特殊的是化学科学的历史局限仍然不能人工合成(或者是还未认识到有用而合成、可以合成但比提取现有资源的成本高而故意不合成),就有部分种类继续依赖生物提供,地球上物种的地域分布实际不均匀,就出现某些化合物只产自某地的现象,如果正好其具有当时最有的治疗作用,就必然会被应用,但这完全由该化合物的本性决定,根本不关任何观念的事,隐瞒这一点来伪造认识对错的证据是战术性的,也是违背理性的,而且很荒谬,典型如青蒿素的问题,奉劝不要混淆认识与应用先后的差异,否则自己把自己捂在懵懂之中了。

    陈述完所谓的“是西方那边拥有的”现代医学药学的大科学特性,理解方法也出来了,再说说那个“中国这般拥有的”医学药学体系,懒得重复分析了,反正理解是and so on,直跳评论一点具体的情况。

    那个“中医中药”,显然缺乏对手的大科学的支持,环境中的硬件条件必然相对不佳,这时候出现一个应用领域的巨大影响,就是自然科学的推动力必须来自应用的要求和回报,自然科学其他领域也如此,社会经济的发展不足又反过来阻止了应用的发展,互相制约,这里的医药领域必然缺乏突破性的需要,也没有这个能力(讨论中医被指责现实中假冒庸劣的时候,经常有争辩说真正的中医人员太少了,很多已经去世了,造成稀少,却为什么不思考一下那些能够正确诊治的人怎么就竞争失败呢?那些足够证明他们正确的观念经验技术方法怎么就消失了呢?请从流传很久至今仍然存在的知识技术封锁习惯寻找原因吧,认真分析几个经典语句的存在理由,注意是关注当事人理由方面,不要置身度外地闲想——传子不传女、传内不传外;肥水不流外人田;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祖传秘方;饭碗;失传;神医;妙手回春;华陀再世;。。。。。)。
    因此,这里的科学发展过程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上的丝毫奇怪之处,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只会是认识能力不足而已。总而言之这里的物质条件几乎不给医药学提供良好试验材料的机会,同时受到巨大阻滞的应用需求也大大削弱了深刻认识自然规律的动力,这样肤浅的认识水平根本不能够正确指导开发非常高深的技术,又进一步降低了获得良好研究材料的可能性,更深入了解人体活动情况的发展道路也继续堵塞着,以这种种条件作为基础,要是出现类似第一次工业革命影响范围的大发展,那才是非常奇怪的结果。
    实际上结果很正常,医药学的认识和技术还是基本依靠天然的不能提纯也不知道真实有效成份的物质(除了愚昧试图炼丹发现的少量材料之外),漫长的发展中应该必有具备理性理解能力的人出现,但是技术手段远远不支持深入了解自然规律,地理的隔阂又阻止知识的交流,现实中缺乏更先进技术的需求也继续不作推动,实际上对认识的刺激根本没有达到提醒必须追求明察自然规律并遵从的程度,但是现实中存在病人,必须治疗,显然只能利用已有的条件了,行为适应环境的时候不把认识也适应过来是不可能的,未知的情况很多,就会想办法提出可以匹配的主观假说,证伪也是依靠行为的结果,但是科学技术水平不足,不可能因此得到突破性的对自然规律的新发现,总体上很难通过对作用未知的各种物质和技术手段的了解来检查观念中的对错,任何观念都是通过主观的思考判断决定而形成的,而且形成后整体体系必然是故意调整成自洽的,如果找不到客观的证据来指出其中的错误,就必然不能发现,更不可能纠正,即使本人希望改,也历史性地没有机会改;另外,经济的不发展,社会生活中的交流必然少,同行间的互相隐瞒知识反而多,仔细想想这样的条件下,人的生理活动了解非常少,而且个体差异大,使用的天然物质成份复杂而且了解极少,产出这些物质的来源也了解极少,每个诊治者的了解药理病理、制作药品、治疗操作的技术方法和工艺等等也存在非常不利于揭示客观规律的盲点,一个个必然存在或大或小差异的患者的真实病因、疾病发展情况和趋势、受治时在药物有效成份和无效成份联合作用影响下、在反而有意外毒副作用的物质的影响下的反应、实际属于安慰剂效应的患者自身生理作用等等,也存在大量不可知的情况,医药从业者之间缺乏统一的诊治效果判断观念和标准,而且缺乏对比不同方法效果优劣的学术交流(所以,实际上根本不存在一个统领所有自称属于“中医药”领域的体系,虽然面对“西医西药”时为了增加对抗力量经常口头上名义联合,但真正彼此交流“本行”知识会发生巨大的认识摩擦,观念必定是因人而异的,该有大约等于实际人数那么多种,因为找不到统一的唯一标准,那个现实中流通备选的标准不会根本解决这个问题的),从这里面发展出足以抗衡现代大科学的截然不同又高度适应自然规律对大量病种的疗效最优的医药体系,实在没有可能。
    但是,它毕竟也在天然物质的使用方法上临床实践了非常久,诊疗技术的试验也如此,必定可以获得一些至今还算可以应用的经验式成就,甚至有些对于部分病种仍然可以算患者的首选,原因是必须理性地承认它的用于了解自然规律的技术方法并非根本没有或者根本无用,只是相比现代大科学明显弱而已,任何可以用以观测了解自然事物的感官,以及一些可以产生于较差科学技术条件下的辅助观察监测方法,都可以揭示一些事实,要是从中毫无发现才是荒唐的事情,再通过一定程度的理性的思考,可以进一步通过了解能观察的事物之间的相互影响,更间接地发现一些隐蔽的内在联系(现代自然科学也这样做,参见基础物理的研究,谁也感觉不出中微子象暴雨一样穿透人体,但可以用某种装置来观察),这必然能够支持已经发现一些自然规律,并且遵从之,足以避免认识上的绝对主观化和指导上的彻底失败,尽管这些对于现代大科学几乎都不算值得作为观念正确的证据了,从历史的角度却有一定的作用,它的对应诊疗技术和方法是在应用的竞争中被更好替代方法淘汰的,而非当时在当地没有用过、没有符合当时需求的成功过。
    对于现在的态势,它的主要作用是由应用领域的接受程度决定的,这里的条件还不可能支持所有患者都选择疗效最好的方法,必然首先考虑经济承受力,才决定选择哪种方法,所以“西医西药”是占优势地被选择,但不能占领所有空间;
    第二个相对优势是靠经验积累开发出来的部分技术和药品,已经用长期的临床实践证明可以治疗某些疾病,典型是一些药方,开发时确实无法彻底了解复杂成份中哪些有效,以及其中各种成份的联合作用原理,但是通过产出这些原料的来源的比较容易鉴别种类和质量,而且原料的非有效成份不存在明显的毒副作用,那么这些非有效成份会和西药中也允许存在的辅助原料(一般是有效成份的无害的载体,如淀粉、水)一样,不构成危险,如果实际有效的成份在可以控制影响程度的使用条件下正好能够不产生不能接受的副作用,又针对“西医西药”目前还解决不了的疾病种类,那从应用上,和效果临床试验的角度上,就是可以使用的,至少在能够成功替代的可以了解具体成份并控制的药品(很多所谓“从中药、草药、动植物中提取药物却叫做西药”的产品就是如此,暂时不能合成或者合成反而太贵时,提取有效的天然化合物是必然选择,不奇怪,也不犯哪条公认的道德,只是抢了依赖天然物质支撑者的得意资本,这个应用领域不会理睬的)生产出来之前,继续是患者接受的首选服务,但是现代大科学总会通过深入了解事实发现新情况而突破有关障碍,不可能容忍无休止的未知和不可控制存在。
    最后说个“中医中药”的战术性适应问题,冒险的超越跳。
    它有关的认识和技术体系显然存在很多很大的缺陷,但是“西医西药”已经强大难以抵挡地抢夺应用市场了,不能对抗也要试探对抗,就是很自然的反应,但技术水平差距太大,也不可能依靠薄弱的本土科学技术条件立刻赶上(其实急得连认识层次都不想改了,舍本逐末去了,慌乱程度可见一斑,不严谨理智的可能性可见一大块),“西药”的被接受的刺激也会引起一种模仿的反应,谁注意过曾经冒出的一些观念——大意是为了适应现代的生活方式,不应该继续过时的瓦罐煲药办法了,应该做成跟西药一样方便携带和使用的剂型。其中涉及一个似乎都忽略,或者回避的环节,就是中药过去基本上都要通过呼吸道消化道的屏障才进入人体内部,依靠这些屏障的生理功能来控制很多风险,而西药依靠认识和技术优势早就能够普遍进行注射方式用药,提纯的战略意义被体现出来了。中药呢?相关认识尚且对热源反应等免疫系统反馈的巨大危险不知底细,药物中各种成份的具体性质也未查明,提纯问题也未解决,多种化学物质(中药观念很排斥“化学物质”这个尝试性了的概念,非要故意否认中药含有之,这个荒唐非同小可,是一个不应该容忍的致命性认识缺陷——原子分子的实体就是化学物质,中学不毕业就该懂了,不能以为故意口头否认就让中药虚无化,实际是讨厌现代大科学尽占化学成就风头的自欺欺人罢了,讨厌到放弃理性和正当竞争的程度,必有隐患,这点要严厉批评)在不被人体天然防御屏障处理的情况下进入内部之后的联合作用更不清楚,却很快(快)改为直接进入血液的药品,从认识指导效果的角度看,就明显脱离本来可以胜任的水平,对比来看,“西医”为了控制多种纯化物的综合效果,至今还在谨慎地步步摸索,可想而知哪种应用方法的出问题可能性更大,所以要省略必要的步骤轻松跳过拖欠的落后阶段,是不可能的,从不很艰深的理论上分析就能明白。
    现代大科学是个多领域联系紧密的整体,而且不是吃素形成的,也是一路摸爬滚打出来的,和它斗,或者和它融合,没有点真功夫没有出点吃奶的力,都是办不到的,但愿大开心窍,急上正途,否则“中医中药”只会不断漠落,没有可辨的发展可能。

  39. bdyy说道:

    中药注射剂,不同于普通口服制剂通过肠胃吸收而直接注射,达到立杆见影的效果,这是中药注射剂诞生的一个重要原因,西药注射剂同理。我们有些同志看法比较片面,老是看到中药注射剂的副作用,而没有看到他的实际使用的临床效果,你敢说现在的各级医院有多少不使用中药注射剂的,这是经过无数的医生临床验证过行之有效,他的出现的确让很多患者受益。中药注射剂实际上是把传统的中药微观化,让我们去研究他的有效成分、复合体、甚至分子化,这不能不说是中药的一大进步。临床上的用药反应更应该让我们继续去研究,改进生产工艺,让中药注射剂更好的为人类的健康服务!

  40. jyl说道:

    中西医的学术之争不应该变为门户之争,更不能因为问题双黄连的事而否定中医和中西医结合的探索,更不能抹杀中医在几千年为中华民族繁衍昌盛做出的贡献!

  41. lynn说道:

    有个叫舒血宁注射液的,据说有效成分是银杏叶提取物。但是在临床看到好多个注射后都有不同程度类似静脉炎的不良反应,这应该也算过敏的一种了,也该上中药制剂过敏榜单,虽不至于迫切影响患者生命,但是对于其健康是有负面作用的。

  42. luna说道:

    其实没关系啦,中医在美国渐渐的发展的好起来了,毕竟没人打压

  43. jjx01说道:

    闻到青霉素就过敏……

  44. millie说道:

    我小的时候注射双黄连也发生过过敏现象……
    毕竟人是有个体差异的,不能把中药一棍子打死啊
    像阿奇霉素,基本上医生都会直接开的药,也是有人会发生过敏反应的
    是药三分毒嘛
    而且双黄连的过敏概率大约在十万分之一左右,远远低于青霉素等药品
    只要医院能对这种药物的过敏反应做出相应的防范机制,这种现象应当会减少

  45. 群众蜀黍说道:

    现在都知道了 是山银花替代金银花的问题 科学松鼠会看起来也不怎么科学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