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文章

陈复加的求学和就业经历辗转而传奇。她本科毕业后就留学英国,从英国帝国理工学院航天工程系拿到硕士学位,之后由美国空军资助进入牛津大学读博士,大方向是仿生和材料工程,重点研究如何将蜘蛛丝和蚕丝通过仿生材料学研究运用到航天材料中。博士毕业后,她曾进入威廉姆斯F1车队成为研发工程师,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中国女F1工程师。

读书的时候,她和其他科学青年一样,希望成为科学家,可她同时也是一个乐于抓住新机会的人,博士就读期间,便接受英国政府资助,在牛津赛德商学院修读了一年工商硕士课程。2012年,她参加了牛津商学院和欧洲空间局联合发起的创业比赛,主题是把现有的材料或技术转化成商业产品。陈复加利用超轻的宇航材料发明了一款折叠婴儿床,不仅超轻,而且易于操作,两三秒就能展开合上。这个床有个很酷的名字——太空婴儿床(SpaceCot)。最终陈复加的团队获得了第一名。

iH1GtvJIbkvFtyJXLEMiVOztIERnEdIvjxrK8KdkNrpbAwAA0AEAAEpQ

【太空婴儿床展开以及折叠后的样子。供图:陈复加。】

比赛获奖后,校友又推荐她继续参加了天狼星创业计划,她的团队脱颖而出,继而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和机会。她用太空材料开发出更多婴儿用品,在牛津建立了自己的公司,组建了研发和商业团队。接着,又从2万封申请里作为15个胜出团队之一,入驻欧洲最著名的氧气加速器(Oxygen Accelerator)。氧气加速器是谷歌和贝宝(PayPal)资助的,号称英国的风险联合投资公司(Y Combinator,美国一家以投资种子阶段初创公司为业务的创投公司),一直广受福布斯、BBC等当地商业媒体关注,业内也很重视。最近,她又申请到中国苏州工业园的经费和厂房,准备进行大规模的产品生产,开始向中国市场开拓。

xYqpJHc1XOcUgo_5gB0qDFnVpknnhTs_UShFHUsmwBHADAAALAcAAEpQ

【陈复加在氧气加速器接受训练。供图:陈复加。】

在旁观者看来,陈复加是典型的人生赢家,她的公司过关斩将、快速发展,创业展现出越来越多的希望。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她为了融资,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见了123个天使投资人。

关于她的这段创业经历,桔子作为果壳网科学人的特约记者对陈复加进行了专访。

桔子:你怎么想到做婴儿车,创意来自哪里?

陈复加:我帮过家人看孩子,最大的感受是,不好的婴儿用品会让孩子变成女文青的敌人,好的婴儿用品能帮女文青继续优雅地生活。如今市面上的婴儿产品,十年来并没有太多变化,依然笨拙难用,比如以前出门时可以打扮漂亮轻松走在大路上,带娃出门就很累赘啊;还有生活本来可以风花雪月,带娃之后就每天都是娃的吃喝拉撒。

而其他如航天IT等领域则有了许多技术突破,我希望能运用航天智能技术来改造婴儿产品。

桔子:你说自己随时接纳新的机会,是什么契机让你放弃了继续做科研,转而创业?

陈复加:我觉得自己还在做科研,只不过不在大学研究所里,而是在创业孵化器里,牛津商学院的商业竞赛获奖,促使我重新考虑了自己的职业道路。我当天发了条微博:人生突然转了个弯。

桔子:怎么找到你的合作者的,你看重他的什么特质?你觉得创业者需要具备什么素质?举个例子吧。

陈复加:我和朱利安(Julian)是在牛津商业竞赛中认识的。我们有比较互补的性格与特质。我做科研出身,注重产品与商业细节,思路也比较集中;而他以前在欧盟工作,也参与过创业公司,注重商业宏观与市场投资。我觉得,对于创业来说,两种素质都是必要的。比如一开始技术完善之后,朱利安(Julian)就会很兴奋说:我们做个篮子啊、盒子啊、帐篷啊;我说:我们只做婴儿床;过一段时间,朱利安(Julian)又说:我们做多功能婴儿床啊、医院酒店用的婴儿床啊;我说:我们先把轻便易折叠的家用婴儿床卖起来再说。

科学家在我们的团队里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我们的首席科学家是牛津大学工程系的由衷教授,是行内有名的折叠结构专家。他也是一位父亲,经常有许多想法把他女儿的各种用品改造成智能折叠产品,让他自己与大家的生活更好过一些。他的角色是创造出结构本身,用计算机模型、纸、木头等表现出来。我和设计师的角色,则是把这些模型根据市场调研需求与实际量产成本变为产品。

桔子:能举例说说,你的几次市场调研都是怎么做的,为了回答什么问题吗?

陈复加:第一次市场调研是在牛津商学院竞赛时,我在牛津火车站拦截推小孩的路人妈妈,做了市场调研。当时想了解的问题是:你是否对现有产品不满?希望新的产品有怎样的特性?

之后的市场调研分别在伦敦幼儿园、牛津医院产前课程等里进行,包括了解客户群、痛点、所需产品特性、心理等。之后有了样品之后,又在伦敦幼儿园里做了一次更详细的焦点小组,了解客户对目前产品的意见以做改进。

桔子:创业过程中,你有犯过错误,或者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吗?

陈复加:犯过的最大错误也许是最初把一切想得很简单。在这个过程中逐渐了解到商业实质,逐渐学习积累,一步步学会怎么样操作。最初的时候,我会想:不就是做个床嘛。事实上这个产品原型就花了我一年多时间才做出来。设计、生产、供应链、公关、融资,每一个都比我想像的复杂。

桔子:你怎么看竞争者,会不会怕你的创意被别人抢了?

陈复加: 我们的材料是航天级别的铝合金,飞机与卫星上有很多地方用到;结构是很独特的设计,有专利保护。目前市面上其他婴儿床,为了照顾到稳定性,一般都要20公斤,而且不怎么考虑快速折叠,装好或者折叠起来都要5-10分钟,有的甚至要动用螺丝刀等工具。我们的产品,可以说是瞄准了市场的空缺。但是,如果不管专利的话,世界上没有啥产品是不能被仿造的。我觉得长期来说,我们的竞争优势是不停创新,建立品牌。团队是核心,我们的团队有牛津大学的科学家,欧空局独家授权,英国投资贸易总署全力支持,接下来是把先锋设计送去评几个设计奖。

竞争在消费者产品中从来不缺乏,作为一个产品设计师,保持竞争优势的方法,除了专利注册等,就只有不停地创新,让自己维持竞争优势。我们的团队中拥有世界一流的折叠技术专家,拥有欧洲最大婴儿产品零售商的前CEO,我相信我们在产品、技术与市场方面的实力。当然,我们也希望在未来能通过与更有实力的企业合作,保持我们的品牌优势。

桔子:我知道你最初的经费来自英国政府,他们希望得到什么回报?后来你是怎么找其他投资者的,通过什么渠道认识他们?你觉得你最能打动投资人的是什么?

陈复加:英国政府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他们希望我们可以把企业发展起来,开始雇佣员工,增加英国就业率。整个融资过程是这样的,我们先参加了氧气加速器,去年十月参加,到二月五日,100天毕业。毕业的时候有个展示日(Demo day),会邀请很多投资人过来。展示日之后,有些人就表示了兴趣。另外还有一些天使投资人团队,有的小型的风投公司也会有一些天使投资人资源。他们来自伦敦、牛津、英格兰南部等地区。我大概见了8个团队,总共123个人,是我一个一个数出来的。最后大概15个天使投资人感兴趣,一般每个人放进来3-4万英镑,最后5个人凑齐20万英镑。在国内,以你对国内其他创业团队的了解,可能觉得200万人民币,还要5个投资人来凑?国内也许随便一个土豪就能拿出来。给你对比个数字,我所在的氧气加速器,从2万封申请里淘汰出15个团队,给每个创业团队2万英镑(20万人民币),100天培训,交换6%股份。但在中国,200-300万都很正常,给国内一个团队的相当于给15个欧洲团队。

安永的图显示,整个英国加起来都没有一个北京多。一个原因是,英国毕竟刚从经济危机里爬出来嘛,还有一个就是,整个欧洲一直以来都是家族企业为主的小公司比较多,很多时候都是自己投资自己,自己盈利,慢慢发展。所以英国通常比较强调盈利能力,人怎么样,产品怎么样,都是次要的,主要得看到你有盈利的能力。在英国,基本上看到你没有盈利过,不会放钱进来。我说英国创投市场比较烂,你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和英国的区别,但是从创业来说,英国肯定没有美国(像硅谷)那么好,也不如北京和上海那么好。我们加速器里一共出来了15个团队,现在有3个已经搬到硅谷去了。

但我个人感觉,我看过我们加速器大多数团队的质量都比国内的创业企业质量高……在国内很多情况是,看在国外做成功过,复制到国内来,国内市场很大,我把它做起来,国内又很容易融资。但是英国很多人一直强调世界上有没有人做过,如果有人做过,那你做出来有什么用。一定是要看没有人做过,我从英国做起来,推到全世界,因为英国毕竟市场小,所以从一开始就要强调全球化。

我在国内的投资者基本都是通过个人家庭的渠道获得,苏州工业园区的奖励也是政府级别。我觉得对于不同投资人,我们打动他们的点并不同。一些投资者很看好团队,一些投资者觉得我们的产品很有前途,一些人则非常看好婴幼儿产品市场(特别在中国)。

桔子:你是通过什么样的流程,来发现产品的问题,并且优化?

陈复加:跟做科研差不多,不停迅速试错,每一个环节都在不停试错,技术、产品上每一个细节,合作的伙伴与供应商经销商,公关市场营销的每一个举措。每一个启动想要做的举措都是个假设,需要通过试错来判断到底是对的。这个和科研是一样的。

桔子:现在你公司的规模怎样,你是怎么找到合适的员工,通过什么渠道?

陈复加:我们目前全职员工还是我们两个创始人,有两位实习生,通过学校招聘的渠道。

桔子:来描述一下你的产品的定位吧,也就是说,最主要卖给什么人,他们在什么样的场景用你的产品?

陈复加:我们的顾客是那些很酷的爸妈。他们是居住在城市中的中产阶级,有一点的审美标准,喜欢使用智能产品。他们愿意给宝宝买最优秀的产品,并为自己节省时间能量,尽量不改变自己在有孩子之前的生活方式。他们会带着我们轻便的婴儿床去父母家短居,或者会把我们可折叠的婴儿床放置在他们的城市中并不宽敞的房间里。他们会在高级旅馆中也辨认出来并使用我们的产品。他们无需再使用婴儿监视器,当他们把孩子放进房间里的太空婴儿床里睡觉时,他们可以随意在客厅里与朋友聊天,在厨房里烹制美食,而知道当宝宝睡醒哭喊时,他们随身的智能手机会给他们信号。

桔子:肯定有很多朋友给你提各种创意,你如何取舍?怎么能保持自己思路集中?

陈复加:是的。我很幸运我有很多很好的朋友。比如我们的设计师,就是一个我认识了好几年的朋友,曾经在许多伦敦国家艺术馆中展出自己的现代艺术品。还有一些工程师朋友无偿帮助我工作。比如,我们的艺术设计师是我的朋友。她最初的设想是把产品设计成很未来主义的象征。我第一直觉是:这个太有想象力了,顾客不会接受的。但当我逐渐了解她的想法之后,我也逐渐认同了她的想法--这是世面上没有的产品,会有与众不同的公关市场效果,而且也有一个比较长尾的市场。所以最后我们保留了一个挺先锋的未来主义设计,我们会在kickstarter(美国的一个众筹网站)上尝试效果。

我本来也是做科研出身,保持思路集中好像并不困难,但我尽量注意自己不要排斥与自己不同的意见。

扩展阅读

你在科学创业么?我想和你聊聊

关于

本文首发于果壳网-科学人栏目:科学创业者陈复加和她的“太空婴儿床”,编辑:TinyTitans

文章题图由陈复加提供

0
为您推荐

6 Responses to “科学创业者陈复加和她的“太空婴儿床””

  1. laoma说道:

    每台准备卖多少钱?
    每年准备卖多少钱?

  2. 对苯二甲酸说道:

    可是很酷的爸妈都会把小盆友交给爷爷奶奶打理
    爷爷奶奶会用太空婴儿床吗
    很酷的爸妈买了太空婴儿床爷爷奶奶愿意用吗

  3. aaajjj说道:

    “由美国空军资助进入牛津大学读博士”
    ???

  4. 桔子小软文帮主说道:

    真没想到现在科学松鼠会也打着科普的名义写这种软文做广告了啊。做广告没什么不好,但是打着科普的旗号就很恶心了。

    顺便,看@桔子小帮主 这样搏出位的蠢货的表演太久了。很想说一句忍了很久的话:请科学松鼠会不要把软文和个人体验当做科普好吗?比如@桔子小帮主 分享诸如自己怀孕期间的做爱体验,居然也能成为“科普文章”,读起来简直比吞了苍蝇还恶心。话说你那孩子还未出世就被你当成写软文的道具,你这么丢人你孩子知道吗?

    你孩子将来长大之后看到这样的软文,知道在你子宫里的时候被还要被你先生的小棍子插啊插,会作何感想?知道你把诸如怀孕做爱的文章发到科学松鼠会上当科普,你孩子会作何感想?就是写软文也不带这么没下限的好吗?

    你真的很丑陋,不只是长得难看而已。

    希望你的孩子不要遗传你的外貌和智商,更不要遗传你的人品。

    你孩子上辈子造什么孽,这辈子投胎给你。
    那鲁迅先生的话送给你:救救孩子

    • hh说道:

      无论怎样,她的文章好或不好,只是因为不喜欢她的文章,你就用这么恶毒的脏话骂一个女人。只能暴露你自己的素质和卑劣的人品

      • iuy说道:

        抵制个广告都能上升到“人品”的抨击,做生意赚钱不可耻,如此不择手段,你的人品又在哪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