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图灵 >> 生物 >> 文章

超越逻辑Comments>>

发表于 2009-02-08 17:33 | Tags 标签:, ,

一个人和一台机器分别呆在两间封闭的屋子里,从外面看不见也听不见什么,另一个人用传真的方式对他和它进行提问,一段时间后,如果提问者没有分辨出哪一个是人哪一个是机器的话,我们就可以认为这台机器能像人一样思考。

这是英国天才数学家阿兰•图灵在1950年提出的判断计算机是否具有智能的测试。他预言,总有一天计算机可以通过编程获得与人类竞争的智力。1997年,国际象棋棋王卡斯帕罗夫输给了超级计算机“深蓝”,没有体力消耗、注意力永远集中、不受任何心理影响,面对这样一个敌手,卡斯帕罗夫心力憔悴。在人类引以为自豪的智力游戏上击败人类,图灵的预言实现了。可难道我们必须要承认这台冷冰冰、硬邦邦的机器是智能的,而且比我们还要聪明?

clip_image002

智力之谜

至少国际象棋是下不赢它了,但可以肯定,面对我那脑筋早已不灵光的老祖母都能听懂的笑话,它会令人扫兴地无动于衷,向它投以爱意的目光也得不到任何的回应。那么凭什么说它是智能的?智能、智力是指什么?当我们说一个人比另一个人更聪明时是什么意思?智力可以量化吗?如果可以的话,是否能够说一只猫比一只蝴蝶更聪明,一只蝴蝶比一只蚯蚓更聪明?如此一来,某种生物应该拥有最少量的智力,这点智力能供它做些什么?而认得镜中的自己,并自信地问出:“魔镜魔镜告诉我,我是不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又需要多少份的智力?

这些问题令人着迷,不仅因为有趣,还在于猫拥有爬树的能力,但不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能够爬树,蝴蝶拥有飞翔的能力,但不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能够飞起来,我们蒙造物之青睐,进化出思考的能力,于是会去思考猫如何爬树,蝴蝶如何飞翔,最终还要不可避免地来思考思考本身:智力究竟是什么?它是如何产生的?

在西方,柏拉图首先认识到智力是由大脑产生的。2000多年后的1904年,一系列认知实验表明,同一个人在不同的认知任务中都会表现的很出色,英国心理学家斯皮尔曼由此提出在我们的智力活动中,有一个通用因素(general factor)发挥着决定性作用。在将这个通用因素量化后,我们得到了评判一个人聪明程度的标准——智商(IQ:intelligence quotient)。

虽然以前也可以通过经验对一个人的智力水平做出八九不离十的推断,但现在我们有了更简单的办法——给他做一套智商测试题,看看分数如何。仅凭一个分数就对一个人聪明与否下定论似乎显得过于草率,但事实是智商已成为这个世界上继阶级、种族之后又一个将人与人区分出差别的工具,而且不得不承认它很有效。

clip_image004

正如在无数个苹果掉落于地上之后牛顿才发现万有引力一样,从经验上升到理论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智商这个评判智力水平的标准大行其道之时,我们对智力是什么以及它是如何产生的却仍然一无所知。当然,这些问题并没有被科学家遗忘,只要时机成熟,他们就要有所作为。

2000年,脑科学家约翰·邓肯在用不同类型、不同难度的智商测试题为难受试者时发现,大脑为了完成任务,总是会征召同一块皮层区域——侧额叶(lateral frontal cortex)。这似乎表明侧额叶的功能与所谓的通用因素密切相关,换句话说,侧额叶在智力产生过程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从整个大脑到一块皮层,智力的来源范围缩小了,但随后的研究又将这个范围扩大了一些,执行任务者变为一个额叶——顶叶网络,其成员包括侧前额叶(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前扣带回(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和后顶叶(posterior parietal cortices)。后顶叶取代侧额叶成为关键角色,驱动整个网络的运转,并且与智商高低直接相关。天才不是像我们以为的那样,在酝酿奇思妙想时调动了普通人未曾开发过的神秘脑区,而只是更充分地利用了后顶叶来解决问题。

clip_image005

负责智力活动的额叶——顶叶网络(红色)

不过智商高就一定是天才吗?天才就一定智商高?智商只有75的阿甘(电影《阿甘正传》的主人公)用他奇迹般的一生质疑了这一点。当然这只不过是个电影,而现实生活中“雨人”的事迹是无可置疑的,智商一般在35至70之间的他们往往无法握住碗筷吃饭,穿衣叠被困难重重,但却可以在30秒内准确算出2的64次方是多少;在初次听到柴可夫斯基第一号钢琴协奏曲几小时后,将其行云流水般毫厘不差地弹奏出来……如果说这是一种异常情况,缺少普遍性的话,正常人中智商不高却有所成就的人物会更具说服力,比如现任美国总统。

看来智商并不代表一切,平日里不大会有人一直在推断一组数字的末尾应该是多少,或是根据前面的图形去决定最后一个的样子,而斯皮尔曼的认知任务和智商测试题却只考虑了这一种能力——分析、逻辑、推理。但事实上,我们并不必总是深思熟虑、条理清楚,瞬间的灵光闪现和大而化之的宽容、幽默很多时候会更有效,而这些也都是人类伟大的进化成果,需要被扩展到智力的概念里。

应运而生的是斯腾伯格的三元智力理论,他将智商所代表的通用因素归属为分析智力,除此之外还有创造性智力和实践智力。前者包含了灵感、直觉、想象力等,在诸如即兴作诗、给一幅卡通画加上标题时要用到。创造能力主要跟右半球有关,这半个大脑负责音乐、绘画、空间几何以及想象和综合等功能,一部分“雨人”的天分就是在左脑受损后才意外获得的。后者指的是解决实际问题和做出决定的能力,因此当我们嘲笑小布什的低智商时,不妨考虑下他是否在这方面有过人之处。

从柏拉图时代到现在,人类的进步仅限于把智力的诞生地从笼统的大脑锁定至特定的皮层区域,至于大脑是如何通过智力活动为爱因斯坦、达尔文、秦始皇、毛泽东带来巨大成就的,我们茫然无知。

clip_image007

国际象棋与围棋

自从获得了智慧,人类就一直试图将它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于是才有了文学、艺术、思想……游戏也是之一,其中尤以国际象棋和围棋历史悠久、好者众多,而且分别代表了西方和东方的思维方式、文化特点,因此这两种智力游戏对大脑征用情况的不同,能够说明些问题。

对对弈时的大脑活动进行全程跟踪记录不现实而且没必要,庞杂的数据无法加以区别和分析,弈者不可能自始至终都专注于棋局,总有些时候会注意力发散,大脑一片“空白”。实验要在达到明确目的的前提下尽量简化,棋手无需下一整盘棋,而是盯着显示屏就可以了,上面每隔30秒会周期性地出现空白棋盘、棋子随机摆放的棋盘、空白棋盘、正常的中盘对局,受试者被要求在对局出现时考虑白棋接下来的走法。空白棋盘和随机棋盘起着参照作用,在将它们所引起的大脑活动从对局时的大脑活动中去除掉之后,留下来的便是纯粹的思考痕迹。

clip_image009

实验结果显示,在谋划应招的过程中,被认为参与智力活动的大脑区域纷纷登场亮相,而顶叶是其中的主角。顶叶与视觉注意的维持和心理景象的产生密切相关,爱因斯坦天才的可能来源之一便是他的顶叶比普通人宽。有趣的是,国际象棋与围棋在对顶叶的重视上保持一致,但在对待左右脑的态度上出现了分歧,前者多利用左脑,而后者更倾向右脑。

虽然都是棋类游戏,都是需要充分调动大脑资源的智力活动,但下国际象棋与下围棋就像做数学题与作诗一样存在着本质的区别,而区别来自于规则:

在国际象棋中,每个子身份不一、本领各异,兵只能步步前进,而马可跳“日”,相可斜走,后则能控制四面八方。王是胜败关键,一盘棋围绕着如何将死对方的王与如何保护己方的王展开。开局时,双方棋子站在黑白格中列阵以待,交战时,用适当的子走到适当的地方,消灭敌有生力量或占据有利位置。

身份、地位带来了独特的天赋,但同时也带来了限制,对子的使用、选择要以其被赋予的固定价值为依据:是策马从斜刺里跳出,踩踏八方?还是驱车长途奔袭,控制两线?开盘时的列阵布局是初始条件,棋子们必须先排队站好,战役才能拉开序幕。而战役的目标很清楚:刺王杀驾,这为整盘棋带来了明确的最终结果。在一定的初始条件下,率领等级分明、价值固定的手下兵将去追求一个已知的明确结果,国际象棋即是如此。这个过程基本上要依靠逻辑来实现,而逻辑正是左脑所擅长的。

clip_image011

在围棋中,子子相同,全无个性,由围空多少来决定输赢。初始时,棋盘上只有横竖十九条线彼此交错。弈者于交叉点处落子,从无到有,棋局的发展不受布局限制。每子落下,意在与已有之子相互勾连,控制四周道路,扩张势力,压迫对方。棋理重在对全局的整体把握,而非局部的具体得失。

棋子间没有区别、彼此平等使弈者不必费心选择,信手拈来即可。初时棋盘的空无一物更是还人以自由,宏篇妙局尽藏于胸,随棋势发展而逐现。输赢的判定取决于围空多少,但没有明确的终止条件,胜负存乎一心。运筹帷幄,无中生有,少受客观限制,直达人心,围棋的意境在于此。很显然,这需要更多的直觉和灵感,综合与想象,而右脑正是这方面的行家。

规则的背后是文化。西方重视个体,鼓励个性,擅长从一点入手,运用逻辑进行透彻的分析;而东方更在意整体,注重联系,习惯从全局出发,综合各处信息,掌控大势。东西方思维方式间存在如此区别并不令人感到新奇,而现在人们想要再为其添加些来自科学的佐证:直接通过实验数据将这种差异描述出来。

研究人员试图从看待世界的角度上彰显这种差异,他们让欧美学生与中国学生观察同一张图片,图片内容包括突出的前景对象与相应的背景衬托,比如原野上的一只狮子。受试者的眼球活动情况被同时记录下来,以便对照。不出所料,前者的眼睛更快地集中在前景对象上,并对其保持了更为长久的热情,而后者则对背景给予了更多时间的关注。

对图片的视觉偏好揭示了欧美学生可能更热衷于分析狮子的性别、年龄,以及它目前的心情与精神状态,而中国学生也许更想知道在这夕阳西下的黄昏,这头孤独的狮子为何会出现在如此荒凉的地方,它打算做些什么?思维方式的差异不会与生俱来,但可以追溯到孩提时代,一位美国母亲会对她的孩子说:“迈克,给你辆小卡车,你看它闪闪发光,还有四个轮子。”而中国父亲的说法是:“儿子,我把车推给你,你再推回来,小心不要撞到墙,会坏的。”

clip_image013

逻辑而已

文化的不同导致了思维方式的不同,思维方式的不同导致了游戏规则的不同,游戏规则的不同导致了棋王的含恨落败。

人们很难对由硅片、各种聚合材料、电子器件、金属线、铁皮外壳组合而成,被锁在柜子里,运行起来嗡嗡作响,重达1.4吨的“深蓝”报以太多的敬意,但它确实战胜了有血有肉,行动自如,能够微笑说话,体重不到200斤的卡斯帕罗夫。而既然国际象棋是人类发明的,用来一较智力高下的游戏,那么就不得不承认这台机器拥有了智力,甚至已经超过了人类。

但伟大的成就仅限于分析智力,国际象棋的规则决定了这是一个逻辑游戏,而逻辑正是计算机所擅长的。根据每个子的性能、作用为其赋上值(会根据所在位置和棋局所处阶段进行相对调整),比如兵:1;马:3;相:3.5;车:5;后:10;王:100,根据棋子所在位置能够控制的四方格数为该位置赋值,为当前局面下己方子力对对方的威胁程度赋值,为当前局面下己方王所处位置的安全性赋值……现在,棋盘上的一切都变成了数字,接下来要做的是对下步棋的可走位置进行彻底搜索,当发现在把某一子落入某一格后,所有相应的赋值加起来最大时,好了,就是这一步。

这就是计算机对国际象棋的理解,而虽然人在玩这个游戏时也要不停地分析、推理,但肯定无法如计算机般绝对理性,当太多的可能性导致逻辑无法胜任时,就只能靠直觉和想象力来帮忙了。另外人对棋局的分析是高效而富有弹性的,在考虑下步棋的走法时,根本不会去分析角落里目前毫无用处的车横移一步可能带来什么结果,但计算机会,因为它用的是最笨、最简单的办法:搜索再搜索,计算再计算。

我们可以嘲笑计算机的笨蛋逻辑,但必须要承认它很有效。依靠这种笨蛋逻辑,计算机下赢了拥有聪明逻辑,更有直觉帮忙的人,而正如卡斯帕罗夫所说:直觉带来的棋往往更好、更巧妙。当然做到这一点是需要代价的,那就是巨大的计算量,巧得很,不知疲倦和速度正是计算机的特长,“深蓝”每秒至少可以计算2亿步棋,卡斯帕罗夫呢?

clip_image015

事情似乎是这样的:计算机试图在用一种勤能补拙的方式与人类抗衡,通过不厌其烦地将最简单的逻辑重复重复再重复,来完成人类几乎一蹴而就的分析过程。而国际象棋的规则允许了这种可能性:逻辑分析是主角,虽然我们也要用到直觉。因此当计算机的硬件保证了实现这种方式所需的计算量时,忽略铁皮外壳与嗡嗡作响,我们迎来了一个可怕的对手。

计算机的手段实在算不上高明,但在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我们多半会觉得这人极度冷静、理智、思维严谨,是个厉害的高手,智商肯定不低。所以尽管不情愿,也必须要承认这机器是有智力的,虽然仅限于分析智力。知道真相后可能会有些不服气,这么笨的方法!但就算对面是卡斯帕罗夫,如果你清楚了他每一步棋产生的确切经过,恐怕也不会将原有的敬意保留太多。我们的敬畏来自神秘感。

当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们对人机大战的未来前景越来越持悲观态度的时候,李昌镐、马晓春们却可能都还意识不到围棋电脑棋手的存在,因为它们现在的水平只够在业余级别的门口徘徊。显然,这种天壤之别可以通过规则来解释,围棋是右脑游戏,是直觉、灵感、想象力的游戏,逻辑在这里不过是个小配角。因此面对落子成势时的随心所欲、把握全局时的模糊理解,计算机运用它的笨蛋逻辑牟足了劲却仍是不知所以然,入不了门。

所以我们大可不必认为“深蓝”及其后继者的存在是对人类的无情挑战,并因此觉得受到了侮辱或感到沮丧不安。汽车跑得比我们快,轮船游得比我们快,计算器算的比我们快,但没有人会对此忧心忡忡,因为这帮家伙只是在某方面比我们强,更重要的是,它们不过是些工具,谁会去嫉妒锤子和菜刀?前者可比拳头硬,后者要比牙锋利。“深蓝”的优势是逻辑,但也仅限于此,不还是要乖乖听主人的话?想要赢它也容易,大不了关机,用锤子也行。

clip_image017

计算的宿命

不过,计算机勤能补拙的法宝真的没用了吗?毕竟棋盘就那么大,子就那么多,总有下完的时候。理论上是可以的,如果能在每下一子之前,将其可能放入位置所带来的可能变化,以及对最终结果的可能影响都统统计算个遍,还是有资格坐在李昌镐对面的。但不幸的是,这种算法所需的计算量会使整个宇宙都显得微不足道。

只有退而求其次,不追求完美,而是通过某种算法得到一个差不多的下法就可以了。委曲求全的结果是,在当前所能接受的计算量下,计算机还达不到业余一段的水平。看来要想取得更令人满意的成绩,必须拥有更好的算法和更快的计算速度。事实上这两者都在进步,或许十年后今天的新闻是:一台半个上海大的电脑向常昊挑战围棋,常昊为捍卫人类尊严欣然迎战。但也有可能电子计算机在达到物理极限时的计算速度,仍然无法形成对围棋高手的威胁,那么就需要新生力量来接过重任了,比如量子计算机。

现在好像已经不是规则的问题了,而是计算量的问题。也就是说,只要计算量足够大,运用计算机的笨蛋逻辑也能做到灵感、直觉、想象力做到的事。如果说面对逻辑上超越我们的机器,我们还能坦然自若的话,一台直觉敏锐、充满灵性的电脑恐怕不会再让人放心。而照这个情形发展下去,终有一天,情感也可以通过计算来得到,逻辑成为万能,机器全面超越人类。

逻辑计算真的可以做到一切?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事实可能的确如此。神经系统中的神经细胞要在将来自其他神经细胞的所有输入信号进行整合后,做出下一步动作,即通过计算来决定是否发出后继信号;神经细胞用来接收输入信号的树状突起(树突),可以通过其小分支上大量的细刺状突起(树突棘)间的相互作用,完成基本的逻辑操作;生物大分子(如蛋白质)之间在遵循化学和物理规律发生相互作用的过程中,会形成“生物电路”,这种“生物电路”具有逻辑运算功能……这些发现似乎都在说明一件事:我们的逻辑、理性、直觉、灵感、想象力、创造力甚至情感、情绪等等所有的人之所以为人的属性,归根到底都来自于分子层面的逻辑计算,而这最根本的逻辑计算与计算机正在应用的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既然如此,将来的计算机为何做不到这一切?现在,问题变成了人是哪种计算机?

clip_image019

肖邦天马行空的乐曲与李白才华横溢的诗篇都只不过是机械、精确的计算结果,这个结论令人很不舒服。还好,有个消息可以证明逻辑不是万能的。好消息并不来自生命科学的前沿,而是源于一个上世纪三十年代被发现的数理逻辑定理——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根据此定理,大脑这个逻辑系统很可能是不完备的。意思是我们总要去思考问题,但总会存在一些令我们头疼的问题,这些问题通过分子层面的逻辑计算根本得不到答案。还有一些问题理论上是能得到明确答案的,但却要花上让你无法承受的时间,比如一百年。

或许你会不以为然:对正在思考的问题,不是总能得出一个结果吗?而且通常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对此的解释是:大脑给了你一个近似答案。购物归来,你皱着眉头计算一共花了多少钱,不久之后得出了一个令人绝望的结果;围棋对局中,你在判断下一子落在何处最有利于棋局,思考片刻后,它出现在西北角的空旷地带。前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明确而唯一的,而后一个则模棱两可,下在东南角也不是不行。存在如此区别的原因就在于,前者对大脑这个逻辑系统来说是可解问题,通过分子层面的逻辑计算能够得到精确解。而后者是不可解问题,或者要花上百八十年才能计算出一个精确答案,于是大脑为了让你不至于一辈子都耗在这步棋上,就给出了一个大概的近似解。我们一般将这个近似解的产生过程描述为“直觉”。

clip_image021

大脑这个不完备的逻辑系统在面对难缠而又不得不解决的问题时,对其进行了“模糊化”处理,而这种“模糊”机制能力超群,效率极高,正是大脑神秘莫测的所在。看来计算机这个同样不完备的逻辑系统想要在围棋上与人一较高下,仅在计算量上下功夫是不够的,还要在计算机制上做文章,以便达到人这台计算机的水平。

事情最终似乎可以这样理解:大脑与计算机都是一个不完备的逻辑系统,它们运用本质上一样的计算去解决问题,对形式上是逻辑的问题能够得到精确解,对形式上是直觉的问题只能得到近似解。计算机在计算精确解上拥有速度优势,而大脑持有更高级的计算机制,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出更好的近似解。在国际象棋中,逻辑的因素占到绝大部分,在围棋中,直觉的成分处于优势地位。换句话说,在下国际象棋时,会有更多的精确解产生,而在下围棋时,则需要更多的近似解。但在将整盘棋当作一个问题考虑时,两者都只能得到近似解,即不存在必胜的走法。

由于国际象棋偏重逻辑,当前的电子计算机以现有的计算机制,发挥计算速度优势,就能够得出一个不错的近似解,这个近似解可以比人得出的好,即战胜棋王。而围棋的直觉特性使计算机在计算机制上的劣势一显无遗,当前可以提供的近似解与人相差甚远。而如果一味的用勤补拙,想达到人的水平,所需的计算量很可能会超过物理极限,因此必须要对计算机制进行改进。现在,问题的关键被锁定在了计算机制,即计算方式上。

clip_image023

对新计算方式的探求刚开始不久,在多位候选人当中,除了量子计算的叠加态引人注目外,计算机科学家们最看好的是DNA计算。所谓DNA计算的基本思路是:以组成DNA分子链的四种碱基(A、T、C、G)为信息载体(相对于电子计算机中的0和1),通过DNA酶实现对DNA链的四种生物操作:切割、粘贴、插入、删除(相对于电子计算机中的加、减)。

可这还是计算机吗?还是。计算的本质没变,只是物理性质的加、减变成了化学性质的切割、粘贴、插入、删除,计算方式变了。十进制向二进制的转变引发了信息革命,新的转变会带来什么?也许是真正的智能机器,向人类挑战直觉、想象力的机器。

计算机围棋棋手战胜李昌镐们看来是早晚的事了,不过到那时,我们还可以说计算机并没有全面超越人类,因为它没有感情。而想要将感情也加入其中的话,可能需要一个更为理想的计算装置、工作空间。于是,将来的某一天,当我们欣赏自己的终极作品时,会惊愕地发现:它拥有基于DNA计算的发达神经网络系统,以及支持这个网络系统正常运转的呼吸系统、消化系统……他,就是一个人!而我们重复了进化曾经做过的事。

在路上,迎面走来一个人,擦肩而过时,你向他点头示意,他微笑相应,你们心中同时在想:“真是个和善的人。”或许这才是图灵测试的终极含义,人本身不就是一台DNA计算机吗?上帝制造。

但之后呢?谁来负责进化的继续?上帝还是人?

发表于20077月刊《新发现》

参考文献:

1. Atherton M, Zhuang J, Bart WM, Hu X, He S. A functional MRI study of high-level cognition. I. The game of chess[J]. Cogn Brain Res. 2003 Mar;16(1):26-31.

 

2. Chen X, Zhang D, Zhang X, Li Z, Meng X, He S, Hu X. A functional MRI study of high-level cognition. II. The game of GO[J]. Cogn Brain Res. 2003 Mar;16(1):32-7.

 

3. Lee KH, Choi YY, Gray JR, Cho SH, Chae JH, Lee S, Kim K. Neural correlates of superior intelligence: stronger recruitment of posterior parietal cortex[J]. Neuroimage. 2006 Jan 15;29(2):578-86.

 

4. Duncan J, Seitz RJ, Kolodny J, Bor D, Herzog H, Ahmed A, Newell FN, Emslie H. A neural basis for general intelligence[J]. Science. 2000 Jul 21;289(5478):457-60.

 

5. Sternberg RJ. Cognition. The holey grail of general intelligence[J]. Science. 2000 Jul 21;289(5478):399-401.

 

6. M. Newborn. Deep Blue’s contribution to AI[J]. Ann. Math Artif. Intell. 28 (2000) 27–30.

 

7. Kasparov G. Strategic intensity: a conversation with world chess champion Garry Kasparov[J]. Harv Bus Rev. 2005 Apr;83(4):49-53, 132.

 

8. Chua HF, Boland JE, Nisbett RE. Cultural variation in eye movements during scene perception[J].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5 Aug 30;102(35):12629-33.

 

 

图片来源:

图片1来自 http://bbs.sina.com.cn

图片3来自 Lee KH, Choi YY, Gray JR, Cho SH, Chae JH, Lee S, Kim K. Neural correlates of superior intelligence: stronger recruitment of posterior parietal cortex[J]. Neuroimage. 2006 Jan 15;29(2):578-86. Epub 2005 Aug 24.

图片4来自 www.4oto.com

图片5来自 Atherton M, Zhuang J, Bart WM, Hu X, He S. A functional MRI study of high-level cognition. I. The game of chess[J]. Cogn Brain Res. 2003 Mar;16(1):26-31.

图片12 来自 http://bbs.pcbirds.com/pages/25,16163,1,1059549448.html

0
为您推荐

130 Responses to “超越逻辑”

  1. gardenia2007说道:

    人本身不就是一台DNA计算机吗?上帝制造!

    • likrrr说道:

      人不是根据文中的DNA计算方式来思考问题的把?根据文中说的,DNA计算只算是对DNA分子在生物体内处理的模拟.

      • wilddonkey说道:

        DNA分子在生物体内处理本质上就是计算

        • likrrr说道:

          要是高度抽象的说,也对。但是我觉得,不能说因为这个算法取法于人体,所以就更有希望比其他算法拥有智能化的前景?或者这只能算一个新型算法?

          • likrrr说道:

            我是觉得起“DNA算法”这名称,很合理,但对外行有相当的误导性。

          • wilddonkey说道:

            问得好!关于这个问题,引一段我在一篇讲意识的文章中提到的:
            当我们能够用纯粹的神经元语言来对任何认知/意识过程做出唯一、明确的解释时,我们就解开了意识之谜,就像用机器语言0和1可以解释计算机的所有行为一样。而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机器语言是人类创造的,我们设计了一切,掌控着一切;神经元语言是上帝创造的,我们正试图摸清他/她的设计思路。
            我们一方面在努力弄清楚神经元语言的设计思路,同时也在尝试着用已设计好的机器语言来模拟人的大脑活动,即所谓的人工智能。一旦神经元语言被彻底解密,我们就可以将这套抽象的规则应用到机器上,人工智能也就实现了。而从机器语言出发,会面临一个问题:以何种方式实现智能?机器语言能否完全代替神经元语言?如果不能,则意味着至少无法以神经元的方式来实现智能,为此我们需要重新设计一套智力机制,其所能达到的程度受限于机器语言本身。

          • Robot说道:

            对,说的很清楚,神经网络(Neural Network)的种种算法还在改进中.

    • 张撞鹿说道:

      我觉得人和计算机有一个区别就是未经预设。
      不管如何,目前的计算机技术似乎都必须经过预设,不管多复杂的程序,也只是预设的复杂,而不是混沌的。这似乎是很难跨越的一个坎。

      就像科幻小说里说的,机器人很难战胜,但是我们可以把它的程序关掉…

      • Emilia说道:

        预设吗? 确实如此吗? 真的用了穷举法吗?

      • wilddonkey说道:

        割开一个人的气管就可以把人这台机器关掉,“关掉”这个词可以重新定义,按个按钮是关掉;用刀划破气管也是关掉,关掉一台机器,关掉一个人,这不是问题的本质。
        至于预设,人这台机器也要有个预设,从受精卵开始?只要是有形的,总要有个起点,机器也是一样。图灵机提出的时候计算机还没有出现,图灵机也不是针对计算机提出的,现有的二进制、机械式计算机只是对图灵机的一种实现,还有其他方式可以选择,计算这个概念是先于计算机的,跳出现有的计算机的框架,会对这个问题有更为深入的理解。

        • 张撞鹿说道:

          恩,理论上是有无限可能的,这是个很令人着迷的思考空间。也许 有一天,真的可以后天设计出一个复杂到可以思考的系统。想起来,人所有的感情都是可以推回到最原始的物质运动上去,难免寡然无味,我经常在自己难过的时候想,这所谓的难过,不过是我大脑里某一团肉运动了一下,就觉得难过得轻多了。

          不过达到人的“计算”的复杂程度,或者建构起和人的“计算”一样的预设体系来,就是最难的问题了,这可不是量变到质变那么简单。

    • likrrr说道:

      或者说,人有没有预设,预设规则是什么,我们还不知道?

      • Lewind说道:

        人脑有预设,就是我们从小长大的过程中所经历的各种体验,包括生活知识、常识、从电视中学来的、从课本中学来的,等等等等。我们的智力不过是在这些预设的基础上的深入演算。为什么狼孩几乎没有正常人的智力?他们的大脑计算机并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没有经过预设。

        • Robot说道:

          通过数据挖掘的方法,如果知道一个人之前的种种经历和日常行动,可以比较准确的推断出他/她/它在遇到新情况下的反应。

  2. 混沌说道:

    好文章! 又是一个 人脑和计算机 的故事。 希望计算机达到了人脑智慧的程度,算是人类挑战自我的一个目标吧! 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能够提高人类自身的文明程度!

  3. Sam说道:

    不错~
    喜欢这样的思路~

  4. sunfield说道:

    一段时间后,如果提问者没有分辨出哪一个是人哪一个是机器的话,我们就可以认为这台机器能像人一样思考。
    ---------
    用什么样的问题能区分出人和机器呢?逻辑上的还是情感上的?

    最近在看Battlestar Galactica,真不能想象人和机器人难分彼此的世界@,@

    • wilddonkey说道:

      用任何问题,如果区分不出来可不就一样了吗

      • likrrr说道:

        这个,sunfield大概是问,有没有可以在有限次询问就能确定是人还是机器的题目,毕竟这个方法在原理上没问题,但可能存在需要无穷尽的问下去的情况吧。

      • sunfield说道:

        回头google了一把关于图灵测试的那些人机对话。
        忍不住说,真是很强大阿,我后知后觉了……

      • immortal说道:

        同意

  5. likrrr说道:

    所谓DNA计算的基本思路是:以组成DNA分子链的四种碱基(A、T、C、G)为信息载体(相对于电子计算机中的0和1),通过DNA酶实现对DNA链的四种生物操作:切割、粘贴、插入、删除(相对于电子计算机中的加、减)。

    很难理解的一个说法。

    • Sam说道:

      AT是0 ? CG是1 ?
      可是目前的水平可以把错误率降得足够低么?

    • wilddonkey说道:

      跳出0、1,加、减的框架,不是只有计算机在计算,而是计算包含了计算机的计算。

      • Sam说道:

        好抽象...
        再具体点呢?

        • wilddonkey说道:

          承载信息的0、1进行加减是在计算
          承载信息的A、T、C、G进行切割、粘贴、插入、删除也是在计算
          本质上都在计算,只是方式不同

          • 张撞鹿说道:

            世界上这么多词儿,为什么非得叫“计算”呢。新取个名儿好了。
            比如叫“折腾”。以后的人工智能就叫“折腾机”

          • obtuseSword说道:

            “折腾”,好名字!
            我作一下自我介绍:我是一名信息与折腾科学的大四学生,很高兴认识松鼠会的朋友们……
            :)

          • wilddonkey说道:

            哈哈!我们的目标:不折腾

    • Lewind说道:

      DNA计算是通过酶来实现的。这些DNA酶能够识别DNA上特殊的序列,再对此序列,或此序列之后若干位的某处序列进行切断操作。通过不同酶的组合,给予相应设计好的序列,一系列酶切反应就会顺次发生,最后得到的DNA序列就是此次计算的结果。已经有人用这种方法来实现一些简单运算了。至于ATCG与01的问题,不妨想象成0123,也就是四进制。二进制能用来计算,可我们人类不是还用十进制吗?所以四进制也没什么不同。

  6. 张撞鹿说道:

    正常人中智商不高却有所成就的人物会更具说服力,比如现任美国总统。

    你是在调侃布什吧…他已经变成前任总统了

  7. 胡天翼说道:

    “正常人中智商不高却有所成就的人物会更具说服力,比如现任美国总统。”——韩老师的意思应该是指前任总统布什吧?布什的智商的确不高。奥巴马的智商很高,据说超过130了。

    • jimi说道:

      韩老师的意思应该是指现任总统布什。现任的意思,请看文章最后一行。

  8. dss886说道:

    语言太枯燥。。。懒看下去了

  9. judicandos说道:

    在路上,迎面走来一个人,擦肩而过时,你向他点头示意,他微笑相应,你们心中同时在想:“真是个和善的人。”或许这才是图灵测试的终极含义
    ————————————————————————————
    窃以为这一句话是点睛之笔啊

  10. 科学爱好者说道:

    这里的人水平都很高啊!

  11. 穷秀才说道:

    通过逻辑计算是可以实现人类的行为的,但是计算机不行,因为我们还没有给它输入一个完美的计算程序。

  12. Totoro说道:

    人是否被预设过?这个问题或许人一生都弄不明白。。。

  13. ant88说道:

    我还蛮想看一个专篇分析东西方思维方式差异的文章

  14. 童天鑒日说道:

    大气磅礴。
    但是人绝对不仅仅是个DNA计算机。和和:)

  15. abcxyz说道:

    据说中国和西方的最大区别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是不重视逻辑学的

    • ant88说道:

      当年杨振宁对易经的研究

    • 摘星薯说道:

      0和1的表示法也和易经有着莫大关联

      • Netson说道:

        我觉得只是巧合……

        • 摘星薯说道:

          有点像:"英雄所见略同"吧?

          • Netson说道:

            嗯。这个是。因为“有、无”等二元概念充斥着自然界……
            人因为有10个指头所以大家都用10进制,但是很多时候自然界只有两个“指头”(磁极的S、N,电流的开、关等),所以就只好弄个2进制出来了……
            我一直在遗憾,如果人有16个手指头或者只有8个手指头该多好,这样子2进制和我们日常生活的数字转换就没有那么麻烦了- -b

          • 星夜听雨说道:

            这个想法不错

  16. Metaverse说道:

    如果测试仅仅用到一般人,今天的AI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通过图灵检验。但总觉得图灵检验只是涉及到表象,始终认为人脑跟电脑的本质差别应该是在构造上,特别是运作机制的细节上。想给计算机赋予情感的话,是不是该从模拟下人右脑的神经网络出发?

  17. 摘星薯说道:

    人类么是用的自然的API制作的软件

  18. 耗子说道:

    DNA可以是一种“意识”么?像《matrix》中的一样 只是数据的反映

  19. Justso说道:

    补充一个前提,引起争论用的哟:

    我觉得,能够判断笑话的计算机没有出现(让祖母会心一笑),一方面是因为其原理较为复杂,另一方面是因为其市场需求不足,还有,相应的智能计算机方向还会涉及到法律伦理等等障碍。

    深蓝实际上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大规模并行计算为核心技术特征的深蓝,和国际象棋大师的对弈,其实是一次最好的广告公关活动,深蓝的计算能力,随时可以用于医药,气候,地质,天文等等亟需大量的、密集的、需要并行计算的社会经济领域。

    反过来说,一个听的懂笑话的计算机,实际上从原理上说,其规模比深蓝要小很多倍,人类的全部语料库,包括英语和其他语言,加上各种俚语语气分析,语调分析,前后文,甚至说话人的表情模式匹配,…… 我不相信,一个只有深蓝十分之一的计算机无法做出这些综合判断。我定性考虑了下,这些语料、表情以及历史典故的分析数据库,比国际象棋的对弈穷举数据库要小的多。请有兴趣的朋友帮忙算算,嘿嘿。

    但是这样构成的语料、语义、表情、前后文这些东西,有什么市场前景?

    我的答案是,目前没市场前景,这样的计算机搭建成功后,演示了了能听懂某种语言--比如英语的所有笑话之后,等待他的可能有两种去向,一个是被拆了当零件卖;一个是去图书馆,对海量视频、文字进行特征检索。

    话说回头,我认为,目前,人类已经制造出下象棋的深蓝,而没有制造出对人类表情、语言等貌似模糊的内容进行识别和反应的超级计算机,是需求不足,而不是人类的科学技术不足。

    另外,具有逻辑推理的智能计算机将带来“黑客帝国”“终结者”这样电影表达的,具有未来噩梦性质的威胁,这甚至比人类干细胞引起的争议还要严重。只不过我们目前还没有一个国家或公司走向这个智能机器方向,另外一个原因是,如上所言,这个方向目前市场需求并不直观。

    • Justso说道:

      我并非否定本文,而语言语料处理方面的规模能力,与计算机的目前能力相比,人类语言的所谓多样性并没有想象上去那么无边无际,相反,因为我们对语言语料的认识不深刻,反而会造成如下不科学的认识“计算机处理不了语言这种模糊的人类精神产品”,实际上,人类语言特征量化的规模并不大,我定性的考虑了下,至少不会超过深蓝的计算量+储存能力。

      这是我想和本文读者和作者探讨的部分。

      • wilddonkey说道:

        面部、语言识别一直是人工智能领域热门的研究课题,而且都很有应用价值啊,面部识别就不说了,电影中就不知道昭示过多少次了;语言识别如果能达到可接受的准确度的话,就不用打字输入了,市场无比广阔啊。所以不是需求的问题,是技术的问题。不过这方面目前的最新进展我就不清楚了,得查资料。
        我记得08年某期《新发现》上就有一篇讲语言识别新算法的文章,这个算法就是基于对自然语言的语义分析而得的。

        • Justso说道:

          具体说吧,深蓝的超级并行计算以及海量数据库,是为了科学计算,以及各种商业计算设计的,这些计算里面,几乎没有用于语料,面部识别处理的。而且面部识别,指纹识别,语音-文字识别,这些都是小儿科,目前在pc 级别都已经实现。我说的语料库,比如一个人经历的各种社会文化事件,都形成了“幽默”的诱发判断基础,这个方向的数据库积累,以及相应计算,现在没有市场价值。或者说,没有相对应于这个技术所需那么高成本的市场价值对应。

          你说语言识别,很可能是语音 到 文字之间的识别,这个现在pc 都能做到了。而不是语料、语调、文化、事件等等的综合库。后者太庞大了。

      • 张撞鹿说道:

        幽默可不是好笑的词。世界上还存在尚未被讲出的幽默,这时候计算机怎么办?

        而且,对于我来说,我的生长经历决定了我觉得哪里好笑。对不同的人来说,好笑这个概念是不同的,而这些不同的概念之间也不太可能存在一个规则性的逻辑关系,这时候,笑不笑就无法解决。换言之,通过计算,“充其量”,计算机现在可以实现复制人类所有的笑话,而无法前进一步,领会某一些人类尚未发现的笑话。

        • likrrr说道:

          到时恐怕说不清这个计算机的智能设计的充不充分了。
          当计算机可以对大多数事件给出正常的反应时,如果对某个事件的反应不同于凡人,比如人们都笑了,它却给出个惊奇啊,恐惧啊,无动于衷啊,或许那时就不会认为计算机有缺陷了,而是认为它有性格吧。

          • 张撞鹿说道:

            也不是,这里面稍微有点儿区别。
            如果这个计算机“有时不”觉得没有记录的笑话可笑,那是有性格。但如果它“从不”觉得没有记录的笑话可笑,那就是逻辑上的缺陷了。
            当然了,这个在理论上也是可以通过计算解决的。不过想必那也是个庞大的计算量。

          • wilddonkey说道:

            嗯,这是 知道自己不知道 与 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的区别,这个层面的认知被称为 元认知

        • Justso说道:

          其实你说这句话,很大原因就是我们的科学领域,或者更简单说,我们的大学没有开一个关于“人类语义、表情的数学建模”这样的课程:

          “对不同的人来说,好笑这个概念是不同的,而这些不同的概念之间也不太可能存在一个规则性的逻辑关系,这时候,笑不笑就无法解决。”

          这也就是我提出这个问题的一个证据 -- 这个方向目前没有市场需求 => 也就没有研究 => 也就没有了松鼠们熟知的科普内容。

        • Justso说道:

          可以看下面我和Lewind 对“会心一笑”的讨论,我就不copy过来了。

    • sunfield说道:

      说到这种市场前景,想起了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A.I.)
      那也是一场噩梦。

      • Justso说道:

        嗯,其实干细胞研究的曲折走向,恰好代表了市场需求,迫使人类伦理和宗教、法律作出让步的案例。所以等我们100岁的时候,一定能看到像现在干细胞辩论一样的人工智能大辩论的,我相信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比如,想想摩尔定律。

        • likrrr说道:

          或者干细胞结合人工智能,从试管里培育具有人类所有能力的超级机器人..前景多么美好,让宗教人士颤抖吧:)

    • Lewind说道:

      我觉得文中的“会心一笑”与Justso说的“判断一个笑话”不是一回事。也许有一天计算机能很准确地判断一个故事是不是一个笑话,可它还是不知道什么是“笑”。

      我并不是在这里咬文嚼字,但老祖宗“会心一笑”的说法大概也并非全无道理。虽然人类现在认为大脑才是掌控思维的器官,但却无法解释为什么一些人在换心手术之后会性情大变,在性格上更像是心脏的前主人。心脏或其它非大脑的器官很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参与了人类的情绪控制,并与大脑呈互动关系。所以,我们才能“会心一笑”。

      正如文中所说,当有一天计算机通过技术和架构的实质性飞越,最终达到了人脑的复杂程度,就可以与人类一试围棋,也可以帮人类证明几何定理。但因为没有心脏等其它生物器官,这台缺少“外设”的计算机,缺乏某些回路的信号反馈,纵使能理解“笑”的含义,却永远不能体会“笑”的美妙。

      • Netson说道:

        其实我觉得最根本的是,计算机会不会确切知道“我”这个字的含义?也就是说,计算机的自我意识问题。

      • Justso说道:

        其实这个很简单,也很复杂。

        首先要提出“笑”的目的,笑和哭是动物所不具有的,即便灵长类高级动物,也没有强烈的笑和哭的表情,目前根据现状来总结,这种社会化信号,必然发生在高等动物,并且是大规模群居,需要进行社会交往的动物身上。你说的计算机不懂笑,实际上,正是本文体现的问题,因为你的出发点将计算机定型了!

        “笑”这种行为,很直观的逻辑上来说,首先必须具有外部语言、表情等等交流手段,其次要对其建模,再次,要对此建模进行反馈,“笑”并非简单的个体心理变化,而是首先定位为群居动物的交流手段。从达尔文的进化论推论,更极端的来说,会“笑”的高等动物,在地球上竞争力比不会“笑”的高等动物有更强的生命力。
        这才是人类会“笑”的原因,而不是把逻辑过程反过来,要求人类会“笑”。对于计算机来说,类似逻辑稍有差别,对于计算机建立心情反馈机制是可选项,是需要他对人类“笑”来单向表达他的社会化动作,还是需要它能产生自我进化的反馈机制的“笑”,对于计算机这是完全可以割裂的两件事,而对于人类,这两种“笑”的内在机制是相辅相成的。

        所以,Lewind 你提出的计算机能不能“会心一笑”,依然不是能力问题,而是需求问题。

        你可以试想,加上了心情反馈机制,以及具有自我进化机制的计算机智能,距离替代人类,还有多远……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人类建立一个真正相似人类本身,又具有远高于人类进化速度的人工智能,替代人类这个动物种群,还有什么不可跨越的障碍??

      • Justso说道:

        其实换心手术换成前主人性格,是彻底的真八卦,伪科学,因之前因和后果都不确定不客观,模糊而且标准很唯心。

        心脏手术之前之后的确性情有很大变化。据心脏外科大夫的意见来说,手术麻醉,各种抗生素,以及介入式治疗,血液体外循环,都有可能造成血液血象,血压,身体素质,等等的一大堆参数变化,就说血压,就可以强烈影响一个人的脾气,高血压的人经常表现脾气暴躁,低血压的人会打蔫甚至昏倒,都是证据。就算不换心,心脏大手术一样会造成病人的巨大性格变化。

      • 丁大眼说道:

        记得有这么句话:笑话只是突然建立的神经链接而已。
        相声中所谓的抖包袱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 Justso说道:

        其实这个话题可以延伸到《黑客帝国》这样的电影,其实,我认为,电影中就是因为找不到为什么计算机可以灭绝人类的情况下,还要依然保留一个Zion,为什么呢?电影中强行构造了一个需要人类成为“电池”的牵强理由。

        在我们这次辩论过程后,可以发现,真正的可自我进化的人工智能,将替代人类,没有理由可以阻止他。

        • likrrr说道:

          保险点,不要给他们繁殖的能力。如果该能力有自发出现的倾向,要及时处理。说不定以后的电脑医院有类似宠物医院的“阉割结扎”服务。

          • Justso说道:

            哈哈,你这个错的很有人类特点。人类这种DNA生物是依靠大规模群体交配生育,然后老一代死去,后代杂交变异来达成进化的。计算机智能,无需生育来达成变异进化。

          • likrrr说道:

            这可说不定哪,早结扎早安全。

    • Metaverse说道:

      理解笑话,也许不仅仅是语料库的问题,很多方面还涉及到词语曲解、谐音、重组等等带有创造性的东西。比如,想骂人的时候,可以根本不用出声,只需要将U盘的接口端指着目标对象就行了~~我想,在没录入这个含义之前,电脑肯定不会理解“USB”这个词暗含的深意,人却可以,哈哈哈

  20. Justso说道:

    其实,文章中认为围棋的直觉是深蓝无法实现,这是不科学的,直觉本身并非为人类所真正认识,比如发现苯结构的科学家据说在梦中看到一个苍蝇飞了一个圈,睡醒后突然悟到苯应该是环状结构。

    人类对于直觉的模糊认识,实际上,在逻辑上,和目前计算机对人类大脑的模糊认识,是居于同一地步的,人类给予计算机的,也就是人类自己能够用数学进行归纳并总结的,而人类未能数学化的,要求计算机更懂得,这是不可能的。

    这种逻辑悖论,我一下忘记它学名了,有想起来的跟贴下,嘿嘿。

    • Justso说道:

      另外,与现在普遍认为的围棋是无法计算机破解的主流意见不同,我认为,人类大脑的计算模式并未真正为人类自己所破解,同样,强求依据人类一部分思维方式构建的计算机去破解另外一部分未知大脑处理的结果,是不科学的。

      围棋未能被破解,是计算方法的方向性误区,而不是计算规模或能力问题,这与文章后面部分意见是相同或类似的。

      • wilddonkey说道:

        汗。。。不带这么乱扔“不科学”的帽子地,关于人、计算机、直觉、逻辑,文中已经整理出一个思路了啊。

        • Justso说道:

          嘿嘿,因为你文章细节太多了,我跳跃看的,看到这里,就写下来,看完了,发现你又折回来了,所以补了一个帖子。不过,这么折来折去可真不舒服啊,貌似文章起承转合部分少了点黑体字,可以点出重点句的哟。咳咳咳,挑你毛病先 ^_^ 因为你后面要引出DNA算法,所以有意无意的弱化了对人类直觉的数学建模这部分目前的进展,所以,看了有些不得不发的感觉。

        • Justso说道:

          你看看上面我回Lewind,关于“会心一笑”的回复,我就不在这里重复了

      • likrrr说道:

        研究神经网络与信息处理的就是试图破解思维过程吧。只能说没大的成果,还不算伪科学。

        • Justso说道:

          其实神经网络这块,是计算机领域未来会非常赚钱的学科…… 就像北美的搞应用物理的,没有不涉及“纳米”差不多。那些学校的老教授可不白给,在赚钱方面,绝对不比史玉柱卖脑白金差,很会找路子的,哈哈

  21. 小津巴说道:

    好像他是梦见了一条首尾相接的蛇

  22. 小津巴说道:

    宇宙经过预设不?宇宙又到底是啥呢?计算机要想和人完全一样,那时间必然在这个终极问题得到终极的解答之后··我看了以后就是这个感觉··呵呵

    • 小津巴说道:

      有点错误,计算机完全和人一样,不准确··应该说是计算机能拥有人类所拥有的?好像还是不准确··

  23. a413374212说道:

    计算机只是在计算速度超过人类,但是机器人造反真是杞人忧天,无聊

  24. 很好看啊。我开始呼唤猛犸那篇了!

  25. Jarod说道:

    "现任美国总统"应该还是指布什吧。

  26. Adrian说道:

    引入进化的机制,模拟一个虚拟环境 让程序自我进化
    不过计算量能吓死人! 不是还是有可能的

  27. 幻想中说道:

    啊,花灰一下脑海的振荡。
    了解人脑的工作原理应该是突破技术障碍的认知基础。

    人的思维是永远忠于期望的战士,手里的长矛永远指向期待的结果,战略手段是利用当时可以利用的条件让事件的发展更加接近期望值。所以思维经常放弃追求实现难度太高的精确解,但是绝不允许事件发展趋向的定性评价变得更差。
    这种时刻控制发展趋向的实用主义决策机制,可以让人时刻评判实时条件下实际应当选择的更好发展路径,而不拘泥于根本不现实的理想状态的虚拟基础,只把确实正可利用的条件作为控制自我行为的参考依据,随时保证实时情况的处理结果能够最高效地接近终极目标。

    所以人脑经常能够及时变更临时的最优先任务,非常适应实时环境,同时很少浪费不能提前预见的更好发展机会,维持极强的逆境忍耐力和求胜欲望,在不限次数的中途决策和应对中,统计结果就是战略成功概率具有内秉的强劲提升动力,是一根在永恒的熊熊欲火烧灼下的记忆合金弹簧,只会被外力所压缩,不会被内力所禁锢,义无反顾地、永不放弃地、竭尽全力地扑向100.0000%的终极理想。

    正所谓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无边落木萧萧下,万里长江滚滚流,彼电脑用百头颅,用千头颅兮,用万头颅,我用一头颅而无万夫,这就叫我生有涯而思无涯,脑电波起九级浪,狂涛拍天海明威,思维如同一道必发的被扭曲却绝不收回的强烈闪电,从困顿艰难的现实劈向期望,爆发出照耀亘古天地的辉煌。(顿时响起彪扬炽烈的背景音乐——《焚心似火》)

    • lean说道:

      牛人来了,使我不得不想起“死跑龙套”的c所归纳出揪出插插嘴的一系列蛛丝马迹……(做柯南明察秋毫状……)

    • c2blog说道:

      插嘴兄是相当滴勤快,并日益老成持重,最近还学会的“分段”这一尖端技术。
      学习能力不可谓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强啊!

  28. ranger2862说道:

    从机器的逻辑来说,可以算是
    从人的逻辑来说,不是,因为人有时候压根就不思考,机器不思考不就是死机了嘛

  29. xh0808说道:

    我觉得用逻辑计算来衡量人类的情感与智慧是非常机械的,真正的智能应该具有一个明显的表征就是不受他人的控制,就像父母能生育孩子,但无法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而这才是智能的本质体现。

    • wilddonkey说道:

      你指的是自由意志吧,人的一切思维活动(包括自由意志)本质上也是由分子层面的逻辑计算实现的啊。此逻辑非心理层面、可感知、可叙述的逻辑。前者是根本,后者是前者的一种实现,所谓的自由意志也是前者的一种实现。

      大家都不仔细看我的文章,伤心~~~~~

  30. physics说道:

    作者忽略了一个问题,五感在思维中的作用,我个人认为智力可以解释为:五种感觉所对应数据库之间在短促随即片状函数控制下的特殊影射,所谓大脑只不过是CPU+硬盘+内存。所不同的是算法,也就是程序。人们认为所特有的情感什么的是可以模拟的。我做过这方面初步研究,类人情感是可以实现的。

  31. liusxu说道:

    看完了,写得很不错...

  32. ystephane说道:

    从几个简单的例子入手,比较通俗易懂~
    图片的配合也恰到好处

  33. azhaoge说道:

    楼主你的文章虽然我只看了第一第二段,我觉得这是一篇很有深度且专业的文章,恭喜你,你文章入选了我厕所读物之列(别误会我一般把好文章拿厕所里看的)。

  34. hima说道:

    一个下棋软件输给了某个下棋高手,这个软件很笨,由于开发这个软件的人笨,不是计算机笨,就像一个孩子放养会是狼孩,一样很笨,大自然造就了人,人造就了电脑,难道电脑就不是大自然的产物?用1+1=2做定理证明1+1=2肯定正确。不多说了,哈哈

  35. hima说道:

    易,Object

  36. jhliuyu说道:

    不知颠楼主有没有看过智能简史这本书,里面的观点是人不必也不能设计出人工智能的软硬件,而是通过遗传算法让电脑自己设计~

  37. phevos说道:

    还在于猫拥有爬树的能力,但不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能够爬树,蝴蝶拥有飞翔的能力,但不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能够飞起来,我们蒙造物之青睐,进化出思考的能力,于是会去思考猫如何爬树,蝴蝶如何飞翔,

    我们现在知道猫会思考吗?或许只是因为语言不通的缘故,我们不知道动物的思维方式,至少我觉得黑猩猩的基因和人类只差万分之二 ,或许也有一点思维能力吧。

  38. zhu说道:

    ......我也觉得人的感情不过是某种化学或者生物和物理上的一种现象而已 并不是什么超自然的行为、、、
    同时我认为人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感情!

    不过我发现自己是越来越没有感情了。。。

  39. olimpus说道:

    自然逻辑是普适的,在物理和生物世界中,有一些逻辑是通用的,只不过它们的表达方式不同。如果生物世界不服从物理世界的逻辑,结果会是怎样?情感也是一堆分子的行为。

  40. [...] 片中女主人公的头脑是利用再现人类神经元纳米技术制成的分子电路复合体(导演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依靠这样的大脑,她可以在日常的生活中通过学习逐步掌握人类的情感。而在影片的结尾,她也确实学会了爱,体会到了次郎的一片真心。然而,基于逻辑计算的机器人真能拥有直觉、灵感、想像力乃至感情这些人类所引以为豪的东西吗?关于这个问题,请大家参考wilddonkey的大作“超越逻辑” ,讲的非常详细。 [...]

  41. cary说道:

    人不会是一台台早已通过图灵测试的机器吧。

  42. 王伟成说道:

    作者完全可以去学哲学吗,普适性规律都预言出来了,可是别忘了测不准原理,概率学不是全基于规律,宇宙也不全是低熵区,这里貌似参杂了混沌学………不知道松鼠会的回复机制是啥样的,期待作者回复……

  43. 沙丘说道:

    人脑是什么进制的?也是二进制?

  44. 胡闹说道:

    觉得自己的脑子转得跟小电坏掉的电风扇似的。
    因为只是普通的读者所以表达不清晰以及不科学之处也请见谅。
    “人类大脑的计算模式并未真正为人类自己所破解,同样,强求依据人类一部分思维方式构建的计算机去破解另外一部分未知大脑处理的结果,是不科学的。”
    赞同这一点,觉得就像唯物论的例子你创造不出新图形一样。
    还有就是关于偶然性的问题。
    电脑的随机是从预设的大量的看似无规律的数据表中按一定规律挑选,“随机”是体现在我一次的抽签比起签筒中的签量的微小,这应该是个近似处理。
    但是人类的DNA变异,就进化论说,进化是有方向的,但是基因的突变是“没有方向性”,那么这个“没方向性”的设定也可以通过逻辑处理计算得到吗?在定义上岂不就已是自相矛盾了?还是说DNA的变异也是DNA计算机制中的一部分呢?根据“预设”的数据排列组合创造出各种新物种?那么这个“预设”到底是怎么来的呢?【我也是在用自己“知道的那部分知识”去推理吧……】
    “他,就是一个人!而我们重复了进化曾经做过的事。”
    如果计算机“脑”也能模拟“DNA随机变异-适合地球+利于繁衍-保留/-不适合地球+不利繁衍-删除”这种功能的话,不知从第一个细胞诞生到人类出现要演算多少时间呢……光是这个功能就太庞杂了,因为地球环境的各个因子还在不断地相互作用而改变,“适应性”这个条件就在不断变动……(不过这是不是已经是神视角而不是普通的如人类一样的计算机了?)
    如果人类的情感、思维、意识都只是一组逻辑计算的话,说不定实现所谓的“永生”就有可能了,只要将计算式抄下来和一根数据线……不过那个时候还会有人想要“永生”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