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红猪作品 >> 生物 >> 文章

[小红猪]别了,Boojum~Comments>>

发表于 2009-02-06 09:20 | Tags 标签:,

原文链接,译者:Robot

—科学家们正在失去幽默感?

Boojum是什么?一种特别危险的蛇鲨(注:snark,由snake和shark组合而来,一种小说中的虚构动物)?产自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地区类似仙人掌的怪树?还是偶尔能在超流体氦-3表面看到的一种几何图案?

实际上都是。路易斯·卡罗(Lewis Carroll)的追随者们会想到《猎蛇鲨记》一诗中出现的那种最令人恐惧的蛇鲨。看上去又瘦又干瘪,吃起来倒是脆生生的,这种动物栖息在荒凉的山谷里,这跟墨西哥的boojum树有点像。卡罗笔下的boojum会让那些冒着风险靠太近的人们“静静地突然消失掉”,这也正是当boojum出现时氦的超流态所面临的结局。

1

得益于科学界长久以来“发现者本人可以随意命名新物种”的传统,这种墨西哥肉质植物的名称来源于英国出生的植物学家戈弗雷·赛克斯(Godfrey Sykes)。当他在1922年首次发现这种植物时,他像卡罗笔下的蛇鲨猎人一样嘟囔着写道,“嗬,嗬,boojum!”

半个世纪之后,到了一个不那么惯于搞怪的时代,纽约康奈尔大学的物理学家大卫·默敏(David Mermin)在用超流体向卡罗致意时不得不更加隐秘。他承认,部分动机是想戏弄一下期刊编辑,当然还有一个更有建设性的理由:“命名时带一点暗示的意味很不错。”

如今这种考虑已经很少了。需要被标识分类的东西大量涌现,这意味着命名法将被那些木着脸缺乏搞怪念头的组委们持续地规范化下去。科学生动有趣的那一面是否就会这样烟消云散了呢?

无可否认,标准命名法由来已久。植物的命名遵从一套古老的标准命名法则—由卡尔·林奈(Carl Linnaeus)在18世纪制定的双名法。而它的规章制度,国际植物命名法则,则是一个具有包容性的典范。条款 51.1是这样表述的,“一个合法的名称不能只是因为不恰当或令人不快就遭到拒绝。”尽管如此,很少有植物学家们像赛克斯一样别具一格地选择植物的官名。“没多少人这么做”,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的约翰·麦克尼尔(John MacNeill)这么说。

其他学科的准则就没这么松了。负责命名天体的国际天文联会(IAU)就很乐于抹去那些沿自早期天文学家,富有诗意又复杂的星体名称。取而代之的是同新发现星体一致的独有而准确的数字标识。例如天狼星和猎户星座就换成了HR2491和HR2061。

煞风景?他们一点也不觉得。人类目前已经知道了以亿记的星体,沿袭旧式的命名法肯定是行不通的。至于那些以爱人名字来命名星体或月亮上一片土地的商业行为,IAU有严厉的警告:“无论如何,这种名字都不具备正式官方的合法性。”

遗传学家也面临着大量的数据。理想的做法是使得人类的基因和现已发现的其他生物体内相应的基因保持一致。“我们对果蝇研究者特别有意见,他们总是给基因起一些‘刺猬’这样的名字。”伦敦大学的苏·波文(Sue Povey)这样说,她在1996到2007年之间担任人类基因命名委员会的主席。

这种名字虽然好记,却会导致很多麻烦。例如哺乳动物的“音猬因子(sonic hedgehog)”就源于果蝇体内相应基因的名字。我们现在得知这种基因是同一种叫做前脑无裂畸形的大脑发展失常有关的。那么,如果告诉家长他们的孩子因为“音猬因子”突变会导致可能致命的状况,那只会混淆视听。

波文说,“最好是能建立一个稳定,好记,同时又有含义的人体基因体系。”不过这目标不太可能达到,为了更好地检索基因库,稳定的要求最终占了上风。导致的结果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典型基因名是一些不知如何发音的字母数字混合体。

这或许对科学来说是一种隐喻:越复杂,越费解。这种转变也许令人遗憾,不过人们普遍认为是不可避免的。“我为那些别出心裁的名字感到一丝惋惜,”波文说,“不过它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作者:Richard Webb

2

3

4-1

5

6

7-1

8

9

0
为您推荐

15 Responses to “[小红猪]别了,Boojum~”

  1. wilddonkey说道:

    率性、纯真的年代过去了。。。。。吗?

  2. 果蝇里有teashirt(为什么不是t-shirt)、chip、lush(那个著名的手揉的香皂品牌)、tinman(是没有心脏的突变)、cheapdate、梵高……

    • sunfield说道:

      我一直想不通MDM2(mouse double minute)这个名字怎么来的,调亡信号里还有骡子(MULE)和美洲豹(PUMA),每次读文献都会先乐一下……

  3. limbo说道:

    刚买了本拉丁文的书想学一学,看来。。不用了,哈哈

  4. Mgccl说道:

    翻译中...
    "Arsole"发音类似"Asshole"(英式英语) 是一个很经典的化学笑话.
    "Dump"还有"屎"的意思. 比如 "Take a dump".可以翻译为"拉屎"

    看来我的脑子是很肮脏的...

    • Robot说道:

      Arsole原来如此,我想了半天都不知道它指的是啥。

    • Lewind说道:

      老外有个姓叫Axel,系里就有这么一位大牛姓这个,每次听别人提到他,总觉得是在说Prof. Asshole……

  5. 八爪鱼说道:

    和这些命名相比,药物的商品名简直是令人憎恶。

  6. Marvin P说道:

    http://www.chm.bris.ac.uk/sillymolecules/sillymols.htm

    这个网页我私藏很久了,“Molecules with Silly
    or Unusual Names”

  7. cristalline说道:

    老外给科研成果起名字稍有点文学素养的就是神话党,都是神话人物名字来起。没有什么素养的就取个叫着爽口的。要不就宠物名,孩子名,地名.....百花齐放啊。
    一个名字嘛,没必要上纲上线的,谁叫他喜欢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