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无标题1

【图/林肯】

你生活是否已经变得与电脑水乳交融了?白天在office用电脑处理文件,晚上回家用电脑刷微薄、看视频、打游戏、组团购……电脑成了我们亲密的伙伴,不可或缺。同伴之间往往会相互影响,正如这么多年来电脑变得越来越贴心,功能愈来愈多,我们也正潜移默化的被电脑改变着。

可能大家会说,这样的改变当然有呀,我们的生活方式不久被电脑彻底改变了么;但这里我们要讨论一些更“深入”的──近期哥伦比亚大学的Betsy Sparrow及其研究团队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Google效应对记忆的影响:查找资讯的便利对认知的影响》,为我们揭示了搜索引擎如何改变人类的记忆模式。

研究者做了一系列有趣的实验,探索网络如何改变人类的记忆模式。

在第一个实验中,被试者需要回答一组正确还是错误的选择题。他们在回答那些“可在互联网上找到答案”问题的速度明显长于其他问题,说明尽管答题者不知道答案但是已思考去电脑上搜寻答案。

第二个实验中,被试阅读实验者给的信息时,被告知这些信息中的一部分将存在电脑上,而另一部份将被永久删除。当被要求回忆这些信息时,人们对那些被告知将永久删除信息的记忆要明显好过对那些被告知有存档的信息。

另一个实验中,被试者被告知,他所阅读的信息一部分将存储在电脑的“某个特定文件夹”中,一部分将被删除。结果发现,在区分某条信息是否“被储存还是被删除”的时候,人们更记得住哪些信息是被“储存”了,并且对信息的储存位置(文件夹名)也更为记忆犹新。

此外,研究者们还通过一个实验发现,被试者对于信息存储位置的记忆要明显好于信息内容本身。

上述实验看似简单,但却有力验证了搜索引擎给人类生活带来的巨大影响。现代社会搜索引擎的普遍应用使得人们对信息、资讯的获取易如反掌,因此人们也就不知不觉地把网络当作是我们记忆的一部分(称为“外部记忆”)──这种效应被称为:Google效应。

换句话说,如果有些信息我们能在网上找到,那么我们的记忆就会告诉我们去网上找,到外部存储记忆中去找。Google就像是我们的秘书(小G秘书),当我们知道一些信息已经知晓时,我们不必再费力去记忆那些信息本身,而只要在“需要资讯”时想办法找到小G秘书,并问她“小G,我要的答案在哪里”即可。

也许有人会担心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的记忆退化了?我们不再记得住那么多的内容了?从本实验的结果来看,未必。人们对信息存储在哪里记忆得清楚仔细这一点就说明,我们的记忆力并未退化,只是被记忆的东西改变了。文章作者也认为: “……因此我并不认为互联网和搜索引擎让我们变愚钝了,而它们只是改变了我们需要记忆的东西。”

但笔者在此想要提出一个疑问:本实验无疑确实发现了人类在一定情况下会对记忆的内容进行选择,但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样的改变是由于电脑网络或搜索引擎“直接”导致的。

实际上,该研究的设计中并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人类本身的记忆特点就是如此,当外部记忆足够优秀时,我们自然会选择外部记忆”──普遍应用电脑网络的人的外部记忆能力是否比不用电脑网络的人更好?电脑普遍应用前(上世纪)人们的外部记忆能力是否逊色于现代人?想要真正阐述Google真正对人类记忆造成了多大的改变,恐怕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解答。

关于本文

本文选自八爪网的新书《给时光以生命》,作者个个都是博学勤奋的医生和医学博士。他们创办的网站取名“八爪”,意在“像八爪鱼一样撷取八方医学知识”。他们的文章有学术的严谨,也如故事般娓娓道来,让严肃的学问变得温暖而有趣。他们用科学依据和经验告诉你,健康不是奢侈品,而是在掌握知识的前提下对自己负责,与身体做朋友,用心维护生命的质量与活力。

科学松鼠会的赵承渊、林竹萧萧同时也是八爪的成员,另外,“八爪网”和神秘的“八爪鱼”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给时光以生命》是一本富于爱心与诚意的小书,它可能不完美,但其中所有的内容,包括版式和奇数页右下角随着快速翻动而变化的小图,全都出自医学博士和医生之手。他们希望用友好的界面向读者传递来自“白大褂”的温暖信息,也同样期待读者的理解与支持。他们用自己的网站向大众传播科学的健康知识,也希望更多热爱科学、热爱生命的年轻人和他们一道,将普及知识的工作继续下去。

给时光以生命 立体图

0
为您推荐

21 Responses to “Google,我的答案在哪里──搜索改变人类记忆模式”

  1. looking4soul说道:

    人们的创新或者哪些称为“灵光一现”的想法,大都是在对记忆的信息进行加工或者发现记忆的不相关部分之间的联系时产生的。因此,如果用记忆信息的位置代替记忆信息本身,那么问题就出现了,人们无法在脑中马上对已知的信息进行加工以发现联系,而是在需要的时候去查找,然后才能做决定。这很可能减弱人们的发现新知识的能力。

    • Fren.Coder说道:

      那到不至于,咱是写程序常年用GOOGLE。
      有很多东西其实可以不必放在大脑里的。
      就像你知道开车,不一定需要知道如何组装车。
      你知道修车,却不一定需要知道零件如何生产的。

      外部记忆的优势其实很明显,大脑只要存下“目录”就可以了,用到时再去查。
      其实,人脑就像数据库一样,如果数据量大了。查询起来一定会慢。

      • watson说道:

        神经网络的查询速度没有研究过,估计在log(n)

        对于那些对创新有关的东西,还是会装在脑袋里的。。。那些一般是你熟悉并经常使用的知识领域。无论哪个时代,人也只能在自己倒背如流的领域才可能作出创新

  2. 麦兜说道:

    一边上网一边就可以挣钱,只要你有电脑,可以上网。地点不限,时间不限,只要你有空就可以赚钱,有兴趣联系我。口口290643481。适合学生党,上班族等想坚軹又不影响自己的工作或者学业的。想一天几千几百的就别来了啊,我也就几十一天而已,够生活费,诚心联系我

  3. 麦兜说道:

    一边上网一边就可以挣钱,只要你有电脑,可以上网。地点不限,时间不限,只要你有空就可以赚钱,有兴趣联系我。口口2906434821。适合学生党,上班族等想坚軹又不影响自己的工作或者学业的。想一天几千几百的就别来了啊,我也就几十一天而已,够生活费,诚心联系我

  4. 道明说道:

    虽然没怎么看懂,但是,刷微博写成了刷微薄了有木有!!!

  5. 廖俊媛说道:

    知识获取得越容易,就越容易忘记。。。。。。

  6. 当当当说道:

    书非借不能读也

  7. 隐矢宇说道:

    看在搞研究发文章的人是Google那边的,我就承认这个效应是Google效应。毕竟不是我们研究百度得出这个效应的———我们又迟了一步。

    据以日常生活的经验来看,人类的记忆是根据需要来选择的,及:人类的记忆能力不是无限的,作为有用最大化的本能和必然的基因程序设定,人类的大脑细胞神经结构会根据“重要程度”来记忆信息。

    那么甚至可以预见,在未来人类(单个人)牵涉的范围会越来越广,而需要的知识(经验)会越来越多,如果我们感觉自己的大脑放不下了这么办(人脑系统不可能都用来记忆,其实控制和处理信息相比更重要)?答案就是非人类的介入,譬如外接记忆设备、外接处理系统、外接控制器、、等等等等,我想随着世界的发展,人类对于扩展大脑的欲望会越来越强烈,一如把电话机改为手机。

    • Illusiwind说道:

      度娘233. 度娘效应:你喂给度娘的money越多越容易被人记住。

  8. 土豆地瓜说道:

    “一组正确还是错误的选择题” 是不是通常被称作“判断题”的东西?

  9. Wellness说道:

    人脑具有超强的环境适应性,尽管你意识不到或者根本无法意识到。记忆如此,情绪、决策、思维等无一例外。

  10. VVV82说道:

    晚上回家用电脑刷微薄

    这里写错字了吧。。。不是微博么。。。

  11. www.kuaipu.com.cn versugw说道:

    给时光以生命

  12. Ian说道:

    发短信后就不会写好多字了,用手机以后就不再记忆电话号码了,应该是一样的道理吧

  13. mark说道:

    网络只是一个获取信息的渠道,是一种手段,而且网络上的东西都是人们发表上去的,它不会去产生人类未知的信息,所以我们还是需要一定的主观能动性,在平时多想,多思考!

  14. 说道:

    怎么说呢?我是支持尽量把知识装进脑子里的,因为我觉得人脑和数据库不能相提并论,数据库是死的,人脑是活的,我赞成人脑会把一些不相关的知识串起来从而达到创新。虽然现在我一遇到问题就百度下,谷歌下,有时觉得很方便,可深想一下,由于知识过于容易获取会照成我对于知识的不重视,以及照成我对于搜索引擎的过度依赖,我想,这会成为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并且长此以往,在现在大数据的形势下,我觉得个人隐私很容易被窃取。只要一个人想知道你这人现在在哪?喜好是什么?最近关注什么?可能产生一个产业链,就是贩卖个人隐私信息,虽然现在这个产业链已经产生了,令人担忧啊。。。

    • kasin深邃的星空说道:

      无需担忧外部记忆会损害人类的创新能力.历代流传下来的书籍,就是人类知识的载体.都是外部记忆.

  15. 明明说道:

    首先,我赞同作者的看法,人类应该本身就具有外部记忆,但是一直外部记忆不明县,或者说外部条件本身的限制。比如,大家都记得小时候学习数学,那个时候有本公式手册去,我们便不会偏向去记忆,因为我们需要这些公式的时候查询下即可,并且常常用也就自然记住了,不过由于考试不给带等原因迫使我们不得不去背,而常常抱怨考试应该给带手册;这里数学手册就是典型的外部记忆,需要你去检索。另一个更典型的例子,就是计算器,有多少人经历过,明明那个答案你其实可以很容易算出来,或者记忆模糊,你还是想去按计算器算出来,既快捷又靠谱。
    因此,这里就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外部记忆往往充当的角色是权威的、正确的存在,所以人们才会去依靠他。

    所以,计算机、互联网络、搜索引擎是加速了、加强了、促进了人类这一特点。

    不过,话说回来,我认为这也降低了人类的记忆能力和相对知识学习能力。
    为什么这么说?大家知道,当我们学习新知识的时候,需要对新知识进行记忆建构(记忆编码)。从认知科学角度来说,也就是建构新旧知识的联系,用我们已经掌握的知识去完成对新知识的分析、思考、联系和融合。记忆建构的程度如何进而会影响到记忆提取(回忆),那么,就无法完成对已经学习过的知识良好的回忆活动,当然,印象记忆提取的因素很复杂。虽然这样的建构活动是可以同时利用内部记忆知识和外部记忆知识进行编码,不过,思考推理过程是建立在你对知识经验相对比较深刻的理解基础之上,内部记忆的知识不能完成很好的建构活动,外部记忆也不大可能进行相对高质量的建构活动,更不会说发生深刻的融合和联结。
    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掌握的知识是限制了我们对现有知识的掌握和理解,在此基础上也难产生高质量的思维活动。

    因此,搜索功能相对弱化了我们记忆功能。

    这里涉及到的因素可能还会有:比如不同类别的知识,很可能你搜索的这些知识根本不是你想要去建构深刻记忆的。因为你专注的是其他领域,你在那方面拥有深刻的积累,并不断学习。那也没什么。

  16. 郑光军说道:

    楼主翻译你好,这篇文章似乎翻译的是“Google Effects on Memory: Cognitive Consequences of Having Information at Our Fingertips”这篇文章吧。
    楼主说“第一个实验中,被试者需要回答一组正确还是错误的选择题。他们在回答那些“可在互联网上找到答案”问题的速度明显长于其他问题,说明尽管答题者不知道答案但是已思考去电脑上搜寻答案。”
    而我看了他的实验一是这样的。
    实验设计:被试内2因素
    自变量:2(题目难度:难,易)×2(STROOP词的属性:计算机词,非计算机词)
    应变量:STROOP的反应时
    过程是:分为2个block,分别为困难细节题和简单细节题,每次题目问完后都有一个stroop测验,将颜色(红,蓝)与词性(计算机相关词,非计算机词)组合,要求被试又快又准的指出屏幕中词的颜色。
    stroop的反应时并不是问题的反应时,望更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