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philip-s-hench即使在今天,类风湿关节炎(Rheumatoid arthritis)也不是一种好治的疾病。到了疾病晚期,患者除了关节疼痛、肿胀外,还会出现严重的畸形,痛苦不言而喻。在医学科技远不如今的100年前,医生们面对这种棘手的病症,又会想出什么办法来应付呢?

1923年,27岁、毕业于匹兹堡大学的美国人菲利普.S.亨奇(Philip S. Hench)进入梅奥诊所风湿病学系,开始专门致力于解决此类疾病。类风湿性关节炎理所当然地成为他的主要目标。当然,治疗效果难以尽如人意,患者关节的疼痛、肿胀总是让人心烦不已。类风湿关节炎和感染性疾病不同,后者多半有某种病原微生物(常见的如细菌等)作祟,感染部位因炎症反应而出现红、肿、热、痛等反应,治疗上通常只要采取合理的抗菌素,必要时加以局部的引流手术,病情很快就能得到控制。

而类风湿关节炎这类疾病则不同。它们并没有致病微生物感染,完全是由人体自身免疫系统的某些紊乱或失调所导致。免疫细胞将自身的关节滑膜当做敌人进行攻击,进而破坏关节的软骨骨质,久而久之引起畸形。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类风湿关节炎的病变关节也存在炎症反应,关节肿痛一如感染,但医生的撒手锏抗生素却完全不起作用。

当然,在亨奇的时代,人们对此类疾病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在观察治疗了可观数目的病人之后,细心的亨奇发现了一些现象:那些因患有肝脏疾病而出现黄疸的患者,他们的类风湿关节炎症状常常会有所减轻;而妇女在怀孕后,孕前就有的类风湿关节炎也会减轻!这些现象说明了什么呢?

黄疸的原因是肝脏分泌的胆汁排出不畅。胆汁为金黄色,正常情况下,胆汁经胆管流入十二直肠,参与消化过程。当某些疾病导致胆管阻塞时,胆汁就会经肝脏逆流入血,引起肤色发黄。也就是说,黄疸患者的血液较常人含有更高浓度的胆汁酸。而孕妇由于妊娠期内分泌环境的改变,血液中含有更高浓度的雌孕激素等性激素。

胆汁酸和性激素,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联系,但在亨奇看来,他们的联系却非同一般:从化学结构上看,他们都是类固醇。由此,亨奇产生了一个设想:黄疸、妊娠之所以能够缓解类风湿关节炎的病情,很有可能就是血液中类固醇浓度升高所致。如果给予外源的类固醇,是不是就能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呢?

此时,亨奇在梅奥诊所的同事,化学家爱德华.C.肯道尔(Edward C. Kendall)带来了好消息:经过努力,肯道尔教授与另一名化学家撒迪厄斯.赖希斯坦( Tadeus Reichstein)成功分离、纯化并鉴定了一种新的激素:化合物E(Compound E)。这种激素也是一种类固醇,后来改名为可的松,这就是赫赫有名的肾上腺皮质激素。

从16世纪意大利解剖学家发现肾上腺,到20世纪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发现,时间竟长达三个多世纪。起初,人们不知道肾上腺是做什么用的,后来借助于显微镜,才知道肾上腺分为皮质和髓质,从形态上看,应该是一种内分泌腺。19世纪,英国医生 Thomas Addison首次描述了一组症状,主要为贫血、乏力、虚弱,皮肤色素显著沉着,人们称之为Addison氏病。而肾上腺受损的患者往往会出现Addison氏病的种种表现。这才使人们将注意力转移到肾上腺的内分泌功能上来。此后,有学者用肾上腺提取液治疗Addison氏病,获得了不错的疗效。而当人们兴冲冲地将刚发现的肾上腺素用以Addison氏病的治疗时,试验却彻底失败了。上述事实表明,肾上腺并非单一的内分泌腺,肾上腺皮质激素与肾上腺素并不相同。

现在,经过肯道尔和赖希斯坦的努力,可的松终于横空出世。化学结构显示,可的松是一种类固醇激素,与胆汁酸、性激素系出同源。亨奇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肯道尔之后,两人一拍即合,决定使用可的松来试验性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

治疗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疼痛的关节不再痛了,肿胀也消退了,全身的症状也大幅好转。这是皮质激素立竿见影的效果。亨奇的成果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皮质激素以及肾上腺在其他疾病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开始为大家所重视。

如今人们已经了解到,皮质激素能够下调免疫反应,因此对于那些因自身免疫系统异常而导致的疾病,皮质激素几乎都有用武之地,包括过敏,哮喘、肾病,肿瘤、器官移植等广泛领域。特别是在危重症抢救过程中,皮质激素往往有起死回生的效果。10年前,许多感染SARS的重症患者就是依靠皮质激素度过了最危险的一段时期。

不过,随着肾上腺皮质激素使用时间的延长,激素带来的副作用也不能忽视:发胖,多毛,骨质疏松、骨折,诱发消化道溃疡,诱发和加重感染,长期使用停药后还会带来严重的戒断反应。如何应用皮质激素,短期还是长期,全身使用还是局部使用,何时减量、何时停药等等都需要仔细权衡,小心决定。

不管怎样,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发现、提纯、鉴定和应用都是医学历史上的一大进展。为此,1950年的诺贝尔医学奖花落亨奇,肯道尔和赖希斯坦三人也可称众望所归。亨奇敏锐的观察力,谨慎的推理和大胆的实践正是一个临床医生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关于本文

题图出处:www.nndb.com

0
为您推荐

6 Responses to “医学诺贝尔之路(1950):肾上腺皮质激素”

  1. Czyhandsome说道:

  2. bone说道:

    肾上腺皮质激素简直是神药

  3. iwong说道:

    现在一般用地塞米松?

  4. 米兰三卡说道:

    人中医批评西医时不就是常说:西医就三种药:抗生素、激素、维生素。。。。。由此可见,激素的伟大啊

  5. 拼音佳佳说道:

    西医三神器啊...
    如果搞野外生存,可携带3种药品,应该是:抗生素,激素(地塞米松),风油精???

  6. heartbroken说道:

    讨厌激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