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文章

“猪鼻拱”的食与药Comments>>

发表于 2013-08-29 15:23 | Tags 标签:, ,

HouttuyniaCordata在我小的时候,每当冬去春来、乍暖还寒的时候,小孩子们就可以去田坎上“掏猪鼻拱”。“猪鼻拱”是一种植物,在那个季节,刚刚从土里冒头,或者有了一两片叶子。用一把镰刀,或者匕首从傍边插入土里,往傍边一掰,拿住冒出的头轻轻一拔,一根白嫩嫩“猪鼻拱”就被掏了出来。回家洗净,拌上盐醋辣椒,也就是一份风味独特的小吃。虽然四川的冬天并不缺乏蔬菜,不过这种“纯天然”野菜还是别具一格。

还有一种方式是“挖”。三十多年前,农村种地还比较麻烦,冬天需要把地翻一遍,开春的时候再翻一遍并打散,叫做“培地”。挖好的地中经常会有许多猪鼻拱的根,在培地的时候就露了出来。捡起来抖去泥土,往往可以收获许多。这样挖出来的许多是去年的根,不象“掏”出来的水灵,不过胜在数量。太多吃不了,可以洗干净了扎成小把,拿到集市上或者附近工厂的家属区,每把能买到两分或者五分钱。在我的记忆中,那大概就是最早的赚钱经历了。

后来据说“猪鼻拱”只是我们那里的土名,在成都等地叫做“折耳根”,受欢迎得很。也就有人专门种了运到成都去卖,说是价格比普通的蔬菜还要高不少。于是它似乎也就显赫起来,就象野百合遇到了春天。

再后来,发现它还有个更显赫的大名——鱼腥草——它的茎和叶子,的确有一股相当浓郁的类似鱼腥的味道。那时候没有网络,不象今天谷歌或者百度一下就能找出它的生辰八字前世今生。不过好奇的我还是翻到了许多资料——原来这竟是一味著名的中药,许多典籍里都有记述,“清热解毒”“抗菌”“抗病毒”等等,不一而足。

于是觉得它越发高贵,经常为自己小时候当作玩乐而掏来吃的都是著名的中药而暗自得意。不过一直很奇怪,村民们似乎也只是把它当作“换口味”的野菜,没见谁家用它来治病。我在很多年里不知道它竟有如此大的来头,与乡亲们没有口口相传应该不无关系。即使时至今日,我也还是不得其解。

再后来离开家乡越来越远,猪鼻拱也就变成了儿时的丝丝回忆。只在偶尔回家的时候,如果季节合适,会在酒肉觥筹之间冒出一小碟,亲友们会说“来来,很多年没吃过了吧,尝尝鲜”。

再一次听到鱼腥草的走红是非典的时候。不知道哪位专家说鱼腥草煮水喝能抗非典,于是它立时身价倍增。据家乡的亲人说,平常喂猪都不吃的老茎老叶,到了市场上都能迅速被买走。借助网络,才知道这传说也算“根正苗红”——在国家卫生部门提供的“防非典特效药物”里,真的有鱼腥草注射液。鱼腥草的各种吃法,也随着变成了“防非典菜肴”。它到底有没有效不清楚,反正很是出了一阵风头。只不过遇到了板蓝根,它的风头被掩盖,也就只能发出“既生鱼腥草,何有板蓝根”的无奈。

把植物提取成分做成注射液,无疑是中国的独创。在现代医学里,这种成分复杂的东西,与人体作用难以明确,是万万通不过审批用于注射的。不过同胞向来相信“纯天然无副作用”,也就敢于把它往血管里灌。

然而信心毕竟不能当饭吃。鱼腥草注射液陆续出现了各种不良反应,1988年到2003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就已经发现了272例不良反应病例,其中严重的有52例,包括过敏性休克、全身过敏反应和窒息死亡等等。然而,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只是发出通报,提醒用药单位“在使用时务必加强用药监护”“严格使用范围”。

之后到2006年初,又收到222例严重不良反应。在病例统计中,被报告的案例总是只占实际案例的一小部分,所以不管是52例还是222例,都算是非常严重的状况了。面对这触目惊心的数字,国家药监局终于决定从2006年6月1日“暂停使用和审批含鱼腥草或新鱼腥草素钠的7个注射剂”。这固然是一个进步,但如果在“务必加强用药监护”的时候就停止它们的使用,后来那222例严重不良反应就完全可以避免。

几年之后,据说医药专家们“搞清楚”了那些不良反应的原因,是注射量过大和注射液中的溶剂所致,于是恢复了小剂量注射液的生产和使用。至于其中的那些“尚不明确”的成分,是不是会带来“尚不明确”的风险,大概医药专家们就是用他们的“信心”来保障了吧。

如果我病了,大概还是没有信心把那些靠“信心”来保障安全的药物注射到血管里去。不管是鱼腥草、折儿根,还是猪鼻拱,依然是儿时田坎上掏出来的小菜。

0
为您推荐

22 Responses to ““猪鼻拱”的食与药”

  1. htjack说道:

    鱼腥草 折耳根

  2. 缀命说道:

    任何中药,在具体的有效成分被研究清楚之前,拿来制作注射剂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的事情。当时在听说市面上有“鱼腥草注射液”的时候简直吓尿了。

    • rogerhugo说道:

      不怕,怕也没用,因为我们还有小柴胡,穿心莲等等,换个洋气的名字,看你躲得过不。

  3. loler说道:

    吃这个消炎还是疗效确凿的,注射就太那个了,个人觉得中药注射液跟注射牛奶没什么区别。

  4. Anubis说道:

    表示贵阳人从来都是当菜吃的,谁在意有没有药效

  5. wujingping说道:

    复合药是必然要迈出的一步,不管中医西医。不能因为成分复杂就不碰了。现在搞不清楚的,就想办法搞搞清楚。

    • rogerhugo说道:

      同意,但是在没搞清楚之前,不要无耻用在人身上做实验。

  6. oldkey说道:

    吃过一次折耳根,表示不好吃,不想再吃第二次。

  7. 1984min说道:

    鱼腥草跟好吃啊!跟蕨菜做凉拌,隔段时间吃吃,过瘾!

  8. yy玉说道:

    我们医院中药注射液可常用了,用的频率还挺高的呢,偶尔有个别有类似过敏症状,身上起红疹子,然后就给加点抗过敏药,真不知道这些药是怎么通过审批的。

  9. 文杰说道:

    哈哈,小时候摘这个摘很多,好像是被蛇咬了就会找点鱼腥草在伤口上敷点

  10. match说道:

    折耳根确实口感比较奇怪,很多人都不喜欢,但是我就是喜欢吃,小的时候就去采,拿来凉拌或者熬水都很好

  11. 半夏说道:

    觉得作者是乐山人……乐山人如是说

  12. fgwang说道:

    规范以后的中药注射液,只能肌注不准静脉注射了。鱼腥草的严重不良反应是由于里面加的吐温80引起的。

  13. June说道:

    鱼腥草,奶奶经常在夏天晒干后泡水喝,清热解毒的。湿的会有一股问题,干的就不会有什么味道。

  14. minph说道:

    中国的很多特色药,其存在原因并不是治病,而是腐蚀人的灵魂。
    杜绝回扣,特色药自然消失。

  15. Illusiwind说道:

    被注射过鱼腥草啊双黄连啊什么的飘过……
    搜了一下 双黄连注射 竟然发现松鼠会也提过这个的危险。
    https://songshuhui.net/archives/9360
    看来活到今天真是命大啊。

  16. leefalonn说道:

    在云南根拌凉菜,成株和肉等煮着吃

  17. kim说道:

    很爱吃啊,

  18. hzh说道:

    原来这竟是一味著名的中药,许多典籍里都有记述,“清热解毒”“抗菌”“抗病毒”等等,不一而足。---什么中药典籍里面能有“抗菌”“抗病毒”的记载?

  19. echo说道:

    这个真的是可以下火清热消炎。如果有咽,扁桃体炎,排便不畅,肝火旺。抓一把煮水或榨汁,一般喝一次就见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