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文章

“毒姜”之毒Comments>>

发表于 2013-06-07 12:34 | Tags 标签:,

tumblr_lx18whRygk1qcmrp8“毒姜事件”让人们认识了一种农药“神农丹”。尤其是农民用它种的姜卖给城里人,另外种一些不用它的留着自己吃,让广大消费者群情激愤。“高毒农药”的标签,让许多人望姜却步,看着所有的姜都象是毒药。

神农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既然是“高毒”,为什么国家还允许它的生产和销售呢?

神农丹的化学成分是一种叫做“涕灭威”的化学物质。跟其他喷洒到表面的农药不同,它施用于土壤中,能够杀死和控制土壤中的多种害虫。深受土壤中害虫危害的农作物,比如柑橘类水果、葡萄、谷物、花生、土豆、大豆、甜菜、烟草、洋葱、甘薯等等,就有了它的用武之地。

在土壤中,它会被氧化,氧化掉一半的时间(半衰期)可以短到几天,也可以长达两个月。它很容易被植物吸收,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施用之后到收割之间应该有很长的停药期。更麻烦的是,它很容易流失到水中,而且在水中很稳定,降解成无害物质的半衰期短则几周,长则几年。

当然,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这东西有多大危害。与别的农药相比,它的确毒性挺高。要毒死一半的大鼠,只需要每公斤体重0.5毫克。换算到人,一个成年也人也只需要几十毫克。一旦被人吃下,它会被快速吸收,然后到达身体各处。不过它的代谢也很迅速,在24小时内,就会有80%以上被排出,5天之内,基本上就全部排完,不会在体内累积。

根据国外的统计,除非喝它自杀,或者误服,通过食物摄取的涕灭威几乎不可能达到这么高的剂量。当然,我们探讨危害,也不是以不致死为标准。根据动物实验,人体对它的反应中最先出现的是“胆碱酯酶活性抑制”。所以,它的安全剂量,也就是以不导致这种活性抑制的出现来制定。

有一群勇敢的志愿者做了小白鼠,从而让我们得到了宝贵的数据——对人体没有可见影响的最大剂量是每公斤体重25微克。除以大约10倍的安全系数,得到每天每公斤体重3微克,这个数字被世界各国接受为它的“安全剂量”。

基于这个安全剂量以及各类食品的日常消费量,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制定了涕灭威在多种食品中的残留标准,比如花生、大豆允许每公斤残留20微克,红薯、洋葱等允许每公斤100微克,香蕉、葡萄、柑橘等水果则是每公斤200微克。世界各国根据自己情况,制定的标准又有不同,比如美国欧洲都很跟这些标准差不多,中国就比这些要严格很多。在最新的中国农残标准里,各种蔬菜水果中都只允许每公斤30微克,只有甘薯、马铃薯、木薯、山药允许每公斤100微克。

根据这些残留量规定,国外允许使用涕灭威的食物作物就比较多。因为在正常使用下,食物中的残留不容易超过他们的标准。比如美国,1980的检测发现94%的土豆中含有涕灭威,含量在50-520微克每公斤之间。

因为中国的残留量标准很严,所以如果使用就很容易超标。实际上,中国只允许用于花生、木薯等少数作物中。象这次的毒姜事件,媒体报道的涕灭威含量,一个报道中是每公斤0.035毫克(即每公斤35微克),另一个是每公斤0.261毫克。根据安全剂量,一个60公斤的成年人,含量高的那批也要吃下近700克才“超标”。不过,即使是含量低的那批,也超过了国标标准,算是“毒姜”了。

需要强调的是,这么说并不是说这些“毒姜”就可以接受。安全标准是用于执法的,超过了标准,就需要被执行,这样就把毒害扼杀在了萌芽中。实际上,在国外也的确出现过大规模涕灭威中毒事件,就是由含量超标的黄瓜、西瓜、甜瓜或者饮用水引起的。不过,好在这些中毒都是轻微和暂时的,停止食用被污染的食物之后,就会很快恢复。

涕灭威的更大问题是对环境的污染。前面提到,它容易流失到水中,然后降解周期还很长。在使用涕灭威比较多的地区,地下水中的含量会很惊人。1984年,美国环保署发布过一份报告,有的井水中的涕灭威含量高到每升500微克。而在1987年发表的一片文献中,提到了美国纽约的土豆农场地下水中的涕灭威含量,有超过30%的样品中检测到了其存在(即每升1微克以上),其中有近1%的样品超过了每升100微克。美国环保署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正在推动减少这种农药的使用,打算在2018年之前全面停止它的使用。而欧盟也在几年前大幅降低了土豆、柑橘等食物中的残留允许量。

可以说,潍坊的毒姜事件,尽管农民种了“不用药”的姜给自己吃,但他们依然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姜的食用量不大,而他们的水,却是每天要喝很多的。

0
为您推荐

45 Responses to ““毒姜”之毒”

  1. 王小猫说道:

    mark

  2. XYZ说道:

    潍坊的毒姜事件,尽管农民种了“不用药”的姜给自己吃,但他们依然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姜的食用量不大,而他们的水,却是每天要喝很多的。

  3. ZHX说道:

    说白了,素质和管制,两头都差太多。反正昨天毒大米,今天毒姜,周而复始

  4. oldkey说道:

    最后这句话,解劲

  5. fp2说道:

    好在意那些勇敢的小白鼠是什么人

    • loler说道:

      医药公司会出钱请人来做,所以一般是缺钱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完全志愿的。

  6. 搜主意说道:

    多种农药的总计量,没有标准,单一种类不超标,并不代表加权平均后的总毒性仍然安全。
    我们能活着,是很不易的呀!

  7. PYJ说道:

    最后一句正解,

  8. cggmm说道:

    最后一句说的没错啊。

  9. n说道:

    自己不吃的东西拿出来给人吃,还以此赚钱。就凭这一点,其心可诛。

    • maya说道:

      当做善事的代价远远高于做坏事的时候,就鲜有人愿意牺牲自己利益做好事了。若不用“毒”,产量降低,争不过了“毒”的,赚钱少(因为用了“毒”,物品产量上升,导致物品价格下降),家里日子过得苦,而用了“毒”的也没有得到惩罚,那不用“毒”的也会为了生计去用“毒”。有人会说,那些不用“毒”的可以打“绿色食品”的标签。但这年头,你说你绿色的,打了标签都没人信。怎么保证农民生活富足,保证监管单位履行职责,才能根本解决各种“毒”问题。

    • 中子豆说道:

      很多没种地经验的人经常会对农民滥用药物义愤填膺,可是你知道农业病虫害有多严重吗?如果不大量用药,农作物要被虫拱的一塌糊涂。
      农民的收入本来就很低,如果地里没有收成的话他们怎么过日子?又不是美帝的农民享受高额补贴和技术指导。

      • n说道:

        如果他并不认为自己种的毒姜不能吃,不是另外种给自己吃,我最多只会说他没知识。但他明知自己种的东西不是人吃的,还拿出来卖钱,这就不是滥用药物的问题了。——照你们的说法,卖地沟油应该得勋章,至少他们还提炼过,可以达到符合标准的水平,并且还更环保一些……

        • maya说道:

          我已经解释过,当做善事的成本远远高于做坏事的时候,就鲜有人做好事了。就拿你说的地沟油来说,我们吵吵嚷嚷这么多年,为什么地沟油还没被取缔?用“毒”的农民中有故意用“毒”的,但他们没有得到相应的惩罚,而且还为家里带来了好收成,生活过得好些,那不用“毒”的人会怎么想,难道洁身自好?这年头,不差钱的不多,生活在贫困线的草根太多,多关注他们的需要,美好的生活还存在于CCTV中。

          • n说道:

            那我也可以告诉你,做坏事的永远见不得光。当你在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时,就该知道,总有一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在你败露的那一天,不要把自己装扮成“受害者”。

          • n说道:

            如果说“生活在贫困线”可以成为不把别人当人的借口,我只能说——你活该一辈子没饭吃……

          • fuckyou说道:

            你还真是执着啊, 我看你完全没搞清楚问题根源出在哪儿, 你最好先把你主子, 这个正负艹了再说!
            按你说的, 只是治标不治本, 过几天又卷土重来, 而且社会上各种问题那么多, 按你的方式, 只能是拆东墙补西墙, 就如发洪水的堤坝, 到处都是漏洞, 傻头傻脑地去堵, 永远也堵不完!

          • zero说道:

            虽然明白你在说道德问题,对面在说现实问题。对于“生活在贫困线”为什么可以成为不把别人当人的借口,我只能说“生活在贫困线”本来就是别人不把自己当人看的借口。

      • 温斯顿同志说道:

        少装蒜了,童鞋。你要是真的出身农家,就应该知道种地绝对不可能挣钱的(家里有几十亩地的土豪除外,国营农场的职工除外),外出打工才是正解。

    • deathroge说道:

      这种说法是被制造出来忽悠傻子的

      蔬菜瓜果的商业种植,本来就不是为自己吃准备的,但自己吃的时候自己有肯定不会出去买。

    • 卯金刀说道:

      做新闻的自己不信新闻,当官的不信dang,其心…

  10. Devin说道:

    我家就在潍坊的农村。很多街坊邻居都种姜,这是主要的经济来源,我想说的是我们种的姜不分卖的还自己吃的,都是一样的姜。

  11. abc说道:

    还是我们的企业有良心,不好的、次品的都留给国人用,优等的都出口给外国人。

  12. 安安说道:

    我神奇的是既然我们国家标准这么严格,怎么毒食品事件还这么多。说到底,监管力度没有,一切都是唱红歌。

  13. 大兔子说道:

    存在避险欲望在人性上大家都是一样的,没有必要因为诸多类似事件就刻意对农民群体进行妖魔化的道德攻击和矮化。如果能加强监管、合理的政策配置,或者个人认为更重要的,针对菜农(粮农)做好有效的科普工作,很多类似的的悲剧本该能够避免。
    要知道大多数农民用农药时自己也并不清楚药的毒性,多数能按说明书按剂量用药就不错了。但不清楚药理以及危害就不能做到理性控制(比如不少农民认为剂量大效果就好,这就容易导致药物过量,另一个例子就是氮肥使用严重过量),农民自己惧怕吃打药的菜和城市人心理是一样的,只不过自己能有个选择罢了,并不表明他们知道到底有多毒(或者有些农药压根就没毒呢,比如一些催熟激素,还不是大家都一样避免吃吗?
    正如作者最后一句所提到的,最大的受害者应该还是农民(我不太清楚作者情感所旨,为农民的愚昧吗)。其实无论农民是否吃自己喷(或者撒)过药的菜,单就他们接触农药多这一事实,就该明白农民中毒的机会比市民就高出很多。我不知道大家可否见识过喷撒农药时的棉花田否(市民大概不怎么关注这个,反正大家都不吃棉花),那真是毒气缭绕上百米远(天气炎热潮闷时更甚),尤其是十多年前抗虫棉还没推广的时候,单是我们村每年都有打药中毒事件发生(为争吵等服毒者也不少)。
    现在虽然农药升级农产品也升级,但农民种地离不开农药仍是不争之事实(放心,换了有良心的人,尤其是诛农民之心的人去种地也是一样,除非那些个别奉了高帅富们的消费旨意和委托,去发展所谓“有机农业”者)。如何让农民科学合理的认识和使用农药,当然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而这个事情显然不能单指望农药销售广告(目前貌似也就它们最有激情去“科普”农民)。科普不单能杜绝过度和不当用药行为,解除市民的顾虑,更重要的是能够还我们一个更加友好、健康,更加充满生机的生态环境。
    小时候我们村边的小河还干净有鱼,田间的飞鸟和小型兽类(刺猬,野兔,黄鼠狼)还很多,锄草捡到鹌鹑蛋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每逢秋天,躺在收割完的田地里,仰望蔚蓝的天空,总能看到不少雄鹰翱翔……只是现在这样的美景应该式微多年了。其实享受这些美景并不必要置身青海西藏或者某个山林,要知道我只是生在一个数年前不远处曾发生过三聚氰胺事件的平凡乡间而已。

    • n说道:

      必需使用农药是一回事,把自认为有毒而不吃的东西拿出来卖是另一回事。既然自己吃的是另外一份,那卖给别人的东西就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完全抛开良心。你用自己不吃的东西去赚别人的钱,事情败露了又要别人原谅,真当别人是猪吗?
      要说受害者,种自己不吃的毒姜的农民没资格当受害者。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规规矩矩种田的农民。不光是城里的消费者会认为没良心的农民其心可诛,有良心的农民同样不会认同他们。

      • hlqno1说道:

        你这种根本不了解农业生产不知道农民生活艰难的城市富贵娃娃根本没资格对此进行评论!在农村每天累的浑身酸痛,指甲磨平,皮肤晒的像黑人一样就是为了增加一点收成,几乎每年因为打农药都会有人中毒,你能想象农药水从喷桶里流出来弄的浑身湿透吗?你能想象手指被农药浸泡的如同一群虫子钻咬的感觉吗?这些情形几乎每次喷农药都会出现一种或两种,且每次持续几个小时!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增加一点产量多卖一点钱,绝大多数农民种的不是奢侈的有机食品,而是尽量增加一点产量,因为你们很廉价!这种问题只能说明政府监管不严,但换句话说,监管严了几乎所有的农产品都会涨价!!

        • n说道:

          你这样的想法就只配吃地沟油、三聚奶。

        • 醉墨说道:

          说的很对!要想吃到安全的产品,监管是一回事;通过市场机制提高农副产品价格却是一个根本上的解决方案。你要想吃到便宜的东西,那么就必然要求产量高、效率高,那么就必须使用农药、激素等等,那么你就要忍受吃毒。

        • hali说道:

          几乎所有杀人犯抢劫犯都会控诉自己的生命有多么不幸、社会对他们有多么不公,仿佛这样一来他们的罪恶就都合情合理值得赞同了。更搞笑的是还真就有那么一帮“圣人”自以为悲天悯人跳出来为之摇旗跳脚。我想对这帮2货说:去你MB。你觉得谁欠你的你找谁去,你犯的罪恶就是罪恶,和你受什么狗屁伤害毛关系都没有,少TM到算账的时候又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嘴脸,这跟是不是农民没半毛关系,别TM拉上别的农民兄弟当你挡箭牌,在这里,你不是个农民,你丫是个罪犯。

      • 大兔子说道:

        不要把农民在菜上用药而自己吃不打药的菜这件事说的这么邪恶。首先“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完全抛开良心”这个说法按该文列出的例子应该不成立,原因如下:
        文中提到“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制定了涕灭威在多种食品中的残留标准,比如花生、大豆允许每公斤残留20微克,红薯、洋葱等允许每公斤100微克,香蕉、葡萄、柑橘等水果则是每公斤200微克。”, 而文中列举的两例含量分别是35微克和261微克,前者按国际标准算是合格,按中国标准(30微克,远高于国际同类的100微克)至多算是轻度超标,这一例中的当事农民至少无愧于国际标准,至少联合国不至于认为他们”完全肆无忌惮,完全抛开良心”。后一例严重超标国际制定的100微克(按姜,红薯,洋葱同为块茎农产品算),但考虑到到同样是人常吃的水果(甚至比姜吃的要多),国际制定的标准为200微克,说这些农民“完全抛却良心”尽管可以商量,但似乎没必要要用到谋杀中才用的“事情败露”这样的词汇吧?

        再者,既然事情到了争论农民有没有资格当受害者这个份儿上,就不得不提提农民可否有资格当评判者这件事。从这个文章可以看出,中国的农产品标准要高于国际标准(不然文中的第一例压根不算事,相应当事农民也不必遭诛心),那我们应该也思考一下,这到底是为什么? 个人认为道理可能很简单:我们中国的制定标准过程很可能并不是一个慎重权衡过的科学决策过程。标准制定时很可能压根就没认真考虑农产品生产的实际流程,甚至对相应农药的毒理学也未必做过细致研究,制定时相关农产品的生产利益方可能压根都没有参与权。
        我列的这些理由其实明白国情的应该是能够理解的:制定者只是拍大腿做想当然有利于自己的决策,看似严格但又疏于监管,甚至连普及通告相应标准的责任都尽不到;一旦出事就委责于人,平时只懂尸位素餐而已。
        还有想强调的是,我并不想为这些用药没把握以至于农药残留严重超标的菜农辩护,他们某种程度上的确可以”诛心“(诛其贪愚之心)。但是我还想强调的是,如果农药残留达标,那么农民给预市售蔬果等农产品用农药,给自己留吃的“有机”种植这种行为一点也不可耻,因为这是他们无须争辩的权利——恰如老师上完课完成教师职责后回家给自己的孩子单独辅导的行为一样。

        • 温斯顿同志说道:

          老师单独给自己的孩子辅导这并没有侵害到其他人的利益,而农民故意把撒过农药的姜卖给别人就是侵害其他人的利益。

          • 大兔子说道:

            如果达标了,就无所谓“故意”,农药被研制开发出来本来就是用在农产品上的,标准制定本来就是用来规范用药,保障食品安全的。既然有标准可依,达标即可,何来“故意”和“侵害”?
            如果达标用药都算侵害,说明不信任标准,或者对农药残留零容忍,如此直接买有机农产品就是了,常规的蔬菜不可能不用农药的。
            一般菜农能够保证市卖蔬菜达标即使守住了良心底线,要是他一概有机种植,那就是做有机产品的菜农,这之间的成本和价格差距大家应该清楚。 守住良心底线再有自己的追求无可厚非,何况我知道的大多数农民自己吃的菜也是打药的,只是比较留心采摘时间而已。
            最后,种菜需要打药基本是常识(但本文中姜的用药是否必须我真不知道),控制用药因此也该是常识,回n: 我现在的确不是农民,但我的家人亲戚都是,我自己也是种过地种过菜的,而且了解的并不少。

        • n说道:

          从你这些话也可以看出你不是个农民。你说的全是“标准”,如果农民觉得按标准用药不能达到他的目标,比如说虫子还是杀不完,你说他是让虫子吃呢,还是继续打药?对于自己不吃的东西,他的唯一目标就是赚钱,你说他会舍得让虫子吃吗?别说打药,直接泡在药里都不希奇。
          对于这种完全没有道德底线的人,制约的唯一办法就是,不买他的产品,让他没钱可赚,直至饿死。对蛇蝎心肠,不能有怜悯之心,否则,就只有劣币驱逐良币这一个结果。

  14. nicodine说道:

    农民种的蔬菜粮食既留自己吃也会拿出去卖,本身从事的又是又累又毒收入又低的工作,不用农药 就没有收成

  15. 莫之末说道:

    原来姜毒对当地人的影响最大了!真应该把这个文章普及给农民伯伯呀!受害的是种地的农民、吃粮的城市人,只有商人拿了利益

  16. 南方的岸说道:

  17. shuiren说道:

    果然是松鼠会特色的辟谣啊,一股5毛味扑面而来

  18. 高山流水说道:

    作者的文章存在阶级攻击,而且带有歧视农民的味道,其心可诛! 你取名“云无心”,——为什么不要心,你是怕别人诛你吗?

    • 温斯顿同志说道: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这是高中课文,童鞋。。。您莫非还是初中生么。。。

    • hali说道:

      哥们,告诉你个消息你别不信啊:文革结束了

  19. 积累见识说道:

    种植户打农药无非是想让作物有个好收成。这其中的确有一些人不吃自己销往市场产品,尽管他们不一定知道这个吃了有什么明确后果,但至少明白吃多了不好;还有一些是没有科学的管理,凭感觉操作,反正表面上看没什么不妥,吃着也没见有什么反映,因此就潜移默化的就这样做了。出现这些问题,很难一口咬定是谁错。其中种植户当然不能一味追求利益最大化,但政府部门至少应该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宣传、培训,引导大家进行有机的、可持续的新型农业生产。不要让高新生产技术停留在局部。如果全靠自觉、自主控制太难了,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生活好些,收入多些,难免会疏忽对品质的管控。这就需要大家齐心皆力,环境是大家的,食品安全也是关乎所有人,只有意识提升了,东西才会做好。总有一天,西方国家也要向我们看齐的!

  20. 兰心说道:

    从农业生产来讲,一是农作物的连作、单一品种连片种植,造成病虫害的积累和发生严重;二是缺乏种植知识,不能通过种植管理、物理、生物方法减少病虫发生;三是缺乏病虫知识,不能在病虫发生初期及时识别与控制;四是缺乏农药科学安全使用知识,造成农药滥用,非登记作物随意使用,随意加大剂量,不能科学轮换使用农药。最重要的,农产品不能优质优价,但却是农民的唯一出入,很明显是不对等的。

  21. 伍德说道:

    首先种植者不吃自己的产品,已经是“主观上”认为有毒了,然后再与自己吃的分开来还拿出去买可以算是“蓄意”。我认为这都算的上是蓄意谋杀。必须承认这里面有外部原因,但是一个杀人犯再怎么控诉社会的不公,也不能改变他杀人的事实

    • 大兔子说道:

      据说生产方便面的大企业的老板都不吃方便面,那这些老板是否也涉嫌蓄意谋杀?方便面营养不均衡,添加多种防腐剂(很多都有一定的毒性,当然剂量未必超标),避免吃防腐剂和避免农药残留,这两者到底有多大的不同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