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北京时间 2012 年 1 月 31 日晚 10 时 30 分,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蒂尔(右)在吉隆坡城中城国际会展中心为 “杂交水稻之父” 袁隆平(左)颁发 2011 年 “马哈蒂尔科学奖”,以表彰他为热带农业发展作出的杰出贡献。马哈蒂尔科学奖主要授予全球范围内通过科学技术解决热带各种问题作出贡献和革新的科学家、研究学术性机构及组织,奖金额为 10 万元马币(约合 20 万元人民币)。马哈蒂尔科学奖基金会颁奖给袁隆平院士的理由是:以独创性思维和胆识,在水稻这一热带主要作物的育种中冲破经典理论束缚,使杂交水稻这一创新性成果带来全球水稻生产及可持续性革命化的发展。(图片:张纹综/新华社)。

袁隆平:会种地的大师

在中国,袁隆平的故事中少不了人们对饥饿的记忆。这位能让水稻增产 20% 的杂交水稻之父是个挺踏实的人,找他给书签名,他便签上名字,再加上日期,一个字不多写。当有人说,讲讲你的梦想吧,他只想得出那些跟庄稼有关的梦想:“水稻长得像高粱一样高大粗壮,稻穗像扫帚一样长,谷粒像花生米一样大,人坐在水稻下乘凉……”

1999 年,袁隆平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讲述自己这个梦想。那一年,在中国,他还不那么出名。有人记得,1999 年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上,袁隆平亲自站在湖南省展台前介绍杂交水稻——身后是水稻,侧面是他在稻田里的大照片。有性急的游客指着照片就喊,“咦,这就是照片上的人耶。”袁隆平讪讪笑着点头,“是我是我。”然后指着身后,向游客介绍他的杂交水稻。

在那之后,有小行星以他的名字命名,他拿了中国的国家科技进步奖,还拿了世界粮食奖和以色列的 沃尔夫奖 ,声誉渐隆,人们也越来越喜欢他。

那是个中国人理想中的科学家形象,看上去平庸而无特色,却能解决真问题。他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出现时爱穿那件有大棉袄气质的白西装,说着带湖南腔的普通话——外媒喜欢强调, “那是与毛泽东类似的口音”,另有中国媒体考证出来,他的白西装价值 500 多块人民币。

1990 年代,袁隆平曾 3 次被提名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均以落选告终。有人私下推测,这是因为袁的研究过于偏重应用,不够基础和尖端,但官方并未给出明确解释。

他不喜欢在媒体上露面,根据他办公室的说法,原因很简单:太浪费时间了,而最终的内容又大同小异。他的一个助手解释:他已经尽力配合了,上过中央电视台,上过凤凰卫视,还上过纽约时代广场广告牌上的中国的形象短片——在那个短片中,他穿了一件格子的半袖衬衫,没穿那件白西装。

虽然每个中国人都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但要仔细讲清楚他是怎么做的,他的工作会对我们的将来产生怎样的影响,大家又都开始面面相觑了。

【袁隆平还上过纽约时代广场广告牌上的中国的形象短片——在那个短片中,他穿了一件格子的半袖衬衫,没穿那件白西装(图片:wnyc.org)】

“爱好——自由,特长——散漫”

与大多数人的直觉相反,农民模样的袁隆平并不是出生在农民家庭的孩子。他出生于 1930 年的北平协和医学院,他的一位姨妈在协和医院担任护士,他的出生档案上还有林巧稚(中国现代妇产科奠基人之一)的签名。袁家家境优良,父亲是东南大学毕业生,母亲是教会学校高材生,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母亲告诉袁隆平:要博爱,要诚实,要做一个有道德的人。袁隆平说: “母亲的教育影响了我一辈子。”

根据某本传记,他是在 6 岁时随大人郊游去了一个农村的果园,就此喜欢上了田园;另一本传记则认为他最早爱上农村是在 15 岁。不过,无论是 6 岁或是 15 岁,都刚好绕开 “八年抗战” 时期。我们可以推测,没有战争的田园给袁隆平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又加上不甚喜欢数学,读大学时,他报考了农学系。

1953 年,袁隆平毕业于西南农学院。根据袁的口述回忆录,毕业鉴定上写着 “爱好——自由,特长——散漫”。毕业后,袁去湖南安江农校担任教师。这大概与今天的支教青年有点儿类似,不过,因为当时的政治环境,袁的 “支教” 并不轻松。

做教师期间,袁隆平跟对门学校的女老师谈过一次长达数年的恋爱,对方最后还是放弃了他,选择了一个“出身比较好”的男青年, “做出了在政治上 ‘要求进步’ 的选择”。直到 33 岁,袁隆平才与自己从前的学生、同样 “家庭出身不太好” 的姑娘邓则结婚。之后,除去时代带来的一些波折,袁隆平的家庭生活普通而 “美满”。

袁隆平和妻子邓哲。邓哲是安江农校 59 届毕业的学生,袁隆平教过她们班的课。不过,他们谈恋爱却是在 1963 年,那时邓已工作,在离安江不远的两路口农技站当技术员。 他们是名副其实的 “闪婚”,相识不到一个月就结婚了。婚后,袁隆平亦庄亦谐地对邓则说: “你那个 ‘则’ 字多不好听,没准人家还听成个 ‘贼’ 呢!我看你还是叫 ‘邓哲’ 好了。‘哲’ 字有聪明的意思,你嫁给我就是聪明之举!” 邓则扑哧一笑,欣然同意。自此,她改名为邓哲。两人相濡以沫,携手走过半个多世纪。 “我之所以能在杂交稻上取得成功,是妻子用理解和柔情铺垫的台阶。” 袁隆平说。 (图片:[左]bbs.tiexue.net;[右]usuibin.blshe.com)

“搞小麦,觉得在湖南没有前途;搞红薯,觉得是个搭头,意义不大”

在那个年代的社会主义国家,最灿烂的农学明星是苏联人 李森科 ,他继承了拉马克的思想,认为环境影响比遗传更重要,而孟德尔和摩尔根的遗传学被认为是 “反革命” 和 “资产阶级” 的。最初,根据李森科 “简便易行” 和 “立竿见影” 的 “无性杂交” 理论,袁隆平尝试把西红柿嫁接到马铃薯身上。第一年,他大获成功,土里挖出了马铃薯,茎上收获了西红柿。然而,到了第二年,把去年收获的种子种到地上,长出的西红柿跟普通西红柿一点区别也没有。

土豆西红柿的故事发生在 1960 年和 1961 年,那两年间,除了土豆西红柿的实验失败,袁隆平印象最深刻的,还有饥饿。那段时期,袁隆平亲眼目睹了路边、桥头和田坎的尸体,也体会过饥饿的日子里, “肚子空空,身体没力,两腿没劲。晚上睡觉,被窝冰凉,始终也睡不热……” 1961 年的春天,因为 “搞小麦,觉得在湖南没有前途;搞红薯,觉得是个搭头,意义不大”,袁隆平决心去研究能填饱肚子的水稻。

某本自传中提到,他曾从田里精选了一棵穗大饱满的稻子,收获了 1024 颗稻种,把它们种在田里。然而,最优秀的稻子长出的后代居然高高矮矮,有早有迟,没有一株的性状超过前代——这让他忽然想起了正被批判的孟德尔-摩尔根的遗传理论——杂种的第二代会发生性状分离,那么,去年那棵穗大粒多的稻株,应该是一棵天然的杂交水稻。

小概率事件促成的农业技术革命

利用杂种优势提高作物产量的做法,从 1920 年代就开始了。当时,出身于政治豪门的美国小伙子华莱士发现了杂交玉米的秘密——杂种玉米的个儿硕大又整齐。华莱士和朋友专门成立了公司,利用杂交育种技术改良玉米种子,仅用了 10 年,这个公司的业务从北美洲扩展到了欧洲、亚洲、南美洲和非洲,创造了华莱士家族巨大的财源。华莱士后来尝试从政,做过美国农业部长,还做过商业部长和副总统。

1960 年代,利用杂交育种方法,美国的 诺曼 · 博洛格在墨西哥培育了抗倒伏麦穗大的高产小麦。事实上,在博洛格的半矮秆小麦之前,小麦几乎不需要施肥——超过了一定限度,施肥越多,小麦的倒伏会越严重,产量越低。但博洛格的 “奇迹小麦” 长得矮,不易倒伏,启动了施用化肥的现代高产农业的开端。所以,博洛格也被视为上世纪第一次作物绿色革命的开创人。1970 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你没看错,是和平奖,以奖励他带领人们战胜饥饿,“通过和平的努力恢复战争创伤”。

1962 年,带着对那棵杂交水稻的问号,袁隆平自费去北京拜访专家。在中国农科院的图书馆中,他读到了大量新鲜的外文资料,知道了杂交玉米的成功,也知道了小麦杂交育种的研究正如火如荼,他该做的就是找到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方法了。

【1976 年,袁隆平(右)与同事李必湖在观察杂交水稻生长情况(图片:新华社)】

杂交水稻育种迟迟没有突破是有原因的。与玉米相比,水稻的杂交很困难。人类的 3 种主粮作物中,玉米是雌雄同株异花植物,雌花和雄花在植株的不同部位,分离得很清楚,最容易进行杂交。而小麦与水稻是严格的自花授粉作物,雌蕊和雄蕊包覆在同一朵花苞中,要实现杂交,很不容易。博洛格的小麦杂交是利用一把镊子和一个放大镜进行的一项极为细致的工作。根据资料,博洛格经过 20 几年、3 万多次杂交试验才得到了抗病又矮秆的 “奇迹小麦”。

而杂交小麦的办法用到水稻上却不可行,因为水稻不仅花极小,一朵花只结一颗种子,而且花粉也只在极短时间内具有活力。操作上的困难让人们很难用手工杂交的方法来提供大批量的杂交种子以满足大田生产的要求。在当时的国际水稻学界,专家们几乎一致认为,水稻是自花传粉作物,杂交没有优势,即使有优势,也由于无法提供大批量杂交种子,水稻杂种优势还是无法用于大规模水稻生产。但从北京回到湖南后,袁隆平还是决定从那棵穗大粒多的水稻身上寻找杂交水稻的钥匙。

过了三四年,检查了 1.4 万棵稻穗上的小花,在当时的中科院院刊《科学通报》上,36 岁的袁隆平发表论文,描述自己在水稻身上的发现:他发现了 4 棵雄蕊没有生殖能力的稻株,而这种雄性不育的特征还可以遗传。于是,袁隆平说: “要利用水稻的杂种优势……首推利用雄性不育。”

“文革”期间,学校已经贴出了针对袁隆平的大字报,批斗行动却迟迟不见踪影。后来才得知,是国家科委看到了袁隆平在《科学通报》上的论文,特意下发文件,要求湖南科委支持袁的水稻杂交试验——之后的每次批斗,科技部公函就成了袁隆平的护身符。

【1973年,袁隆平培育经过 9 年的艰苦努力,终于能够大面积实地栽培杂交水稻品种。他在 1981 年被授予新中国建国以来第一个国家特等发明奖,在国际上被称为“杂交水稻之父”。 图为 1975 年 11 月袁隆平院士(右三)与同事李必湖(右一)观察水稻是生长态势(图片:新华网)】

1970 年 11 月 23 日,海南岛野生水稻抽穗扬花的时节,海南本地的农场技术员冯克珊带着袁隆平的学生李必湖在一个长满野生水稻的水坑沼泽中发现了一棵他们需要的植株——那棵野生植株贴着地面生长,拥有败育的花粉。杂交了数代进行选育,他们淘汰掉了那棵植株的一系列不好的特性——匍匐生长、叶窄、茎秆纤细,容易落粒……花粉败育的特性仍然保存了下来。

那株野生稻被取名为 “野败”。从 “野败” 开始,水稻领域的一件偶然发生的小概率事件,促成了另一场影响深远的农业技术革命。事实上,就在 “野败” 被发现后不久,大约在 1972 年,国际水稻研究所中断了他们的杂交水稻研究,原因是 “很难解决有关的技术问题”。

今天,在国际水稻研究所的网站上,对杂交水稻的解释中说, “比其他稻种都要高产。” 谢放鸣解释道: “在相同的气候、土壤、肥料环境下,杂交水稻比普通水稻高产。用相同的投入,杂交水稻要比常规水稻高出 20% 以上的产量。” 谢是袁隆平的第一个硕士研究生,目前在位于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担任资深研究员,负责全球农业磋商组织的杂交水稻研发项目。

【在海南三亚发现 “野败” 的现场(图片:新华网)】

“最好” 不是 “更好” 的敌人

根据国际水稻研究所的数据,目前,中国的水稻田里,有 58% 的水稻是杂交水稻,这个比例在美国是 40%,在东南亚的几个国家平均约为 8%。曾任美国总统农业顾问的唐 · 帕尔伯格认为,袁隆平的杂交水稻是中国人战胜饥饿的重要方法, “是和平探索对暴力冲突的胜利,也给那些持中央统一管理必将窒息地方创造观点的人上了很好的一课”。 不过,帕尔伯格认为,中国人战胜饥饿的另一个方式是 “计划生育”。在他的书中,助力中国战胜饥饿的两位英雄分别是:袁隆平和马寅初。

然而,粮食增产与农民生活改善并非必然的因果关系。杂交玉米推广后正逢经济大萧条,华莱士不得不负责一个叫作 “农业调整处” 的部门,削减包括玉米在内的主要农作物种植面积,对停止生产的农业工人支付工资。对上世纪的整个绿色革命,也时有批评声传来。在这个领域里,人们尤其可以体会,“最好” 是 “更好” 的敌人。帕尔伯格总结说:

赞许来自那些关心粮食生产和希望摆脱饥饿的人们,而反对意见则来自那些以减少农民收入不均为主要目标的人。

不过,当时有人反对的主要原因是高产品种从根本上动摇了过去的雇佣农业——农场主对农业工人的需求量越来越少;粮食的产量愈高也许就意味着价格会愈低。

袁隆平并不担心这类冲击,他的理想很简单,希望农民可以利用高产的种子 “种三产四”,“多余的地用来种植经济作物,增加收入”。

2011 年 4 月,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曾发表过一封给袁隆平的公开信,希望袁隆平 “转向培育常规水稻品种,给农民留几粒真正的种子”。李昌平解释:今天的三系杂交水稻 “稻种” 只能种一季,农民只能持续向种子公司购买稻种,这让他们失去了种子主权,不仅失去了与种子公司博弈的自主性和能力,也失去了应对自然灾害和社会灾害的自主性和能力,他希望政府和科学家能有配套措施让农民自己种一部分可以留种的种子。

要从杂交水稻选育出能高产的纯种水稻很难,就像把一堆沙子里的红色沙子挑出来,成本上划不来。一位植物学研究者解释:增产涉及到的基因很多,要依靠多代人工杂交选育形成可以把优点稳定地传给后代的品种,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于是,在 “粮食不足” 与 “无法留种” 之间,我们选择了先解决前者。

而对于农民自己种植常规种子的建议,一位育种专家则认为,“看上去不错,但因为目标并不明确,实施起来很难。”

对李昌平的公开信,袁隆平没有做出回应。不过,很显然,“粮食不足” 与 “无法留种” 之间,他继续致力于解决前者。最近几年,袁正致力于另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超级水稻,继续挖掘杂交水稻的增产潜力。

化肥对土地的肥力不会有破坏作用

虽然给袁隆平的公开信并未得到回复,李昌平还是评价道: “袁隆平是个伟大的科学家。” 袁的学生谢放鸣认为,

袁老师是个专注的人,特别专注于自己正在从事的工作,不理会外界干扰。这是科学家的基本素质,不过今天的年轻科学家已经很难做到了,毕竟环境不同了。

对于这位专注的科学家,几个研究水稻的同行说,“袁老师是很和蔼的人”;采访过他的湖南老乡说他是个 “幽默风趣的人”。有一次与人对谈,对方提到他 “擅长小提琴”,他会悄悄告诉对方, “其实,后面有人放音乐,我就是拿把琴在前面装装样子而已。”

不过,12 月中旬,《南方周末》“中国梦” 在中山大学的对话活动现场,坐在 4 位嘉宾中间偏右的袁隆平双手紧紧地贴在大腿上,身体略显僵硬地左倾——很显然,他还不太习惯聚光灯下的环境。

【2011 年 12 月 10 日上午,袁隆平在中山大学梁銶琚礼堂 “中国梦践行者中大行” 做专题演讲(图片:冯飞/南方周末)】

【有一次与人对谈,对方提到他 “擅长小提琴”,他会悄悄告诉对方, “其实,后面有人放音乐,我就是拿把琴在前面装装样子而已。” 图为袁隆平拉小提琴(图片:cpcchina.org)】

从会场下来,工作人员奉上茶水,未及喝一口,一堆记者围上来。他笑了笑,眷恋地看了那杯茶水一眼, “好,那就开始问吧。” 有记者问他看待转基因的态度,袁隆平有点无奈——这是他回答过多次的问题,最近的一次,是两个月前, “愿为科学献身试吃抗病抗虫转基因大米。” 不过,他还是耐心地重复了自己的看法:不能一概而论,对一些对抗病虫害的转基因,我们也许需要谨慎地对待;而对另外一些用于提高农作物产量的转基因,就不会存在什么问题。

事实上,对于转基因这类新鲜技术,比他小几十岁的同行说,“袁老师的开放态度是我们也比不上的。”袁的小儿子袁定阳,博士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植物分子生物学系之后,一直在从事转基因水稻方面的研究,他的研究目标之一是把光合作用效率较高的玉米 C4 基因转入水稻中。

还剩最后一个问题了,袁隆平舒了口气,几乎要把那杯茶端起来了,然而,很不幸,有人提到了当下热门的有机农业。他态度激动起来,那杯水也放下了: “没有化肥,就无法提高产量,无法养活中国的十几亿人口,” 他说, “国际水稻研究所曾做过一个几十年的实验,化肥对土地的肥力不会有破坏作用。” 说话时还特意摆了摆右手,用以加强话语中 “不会有破坏作用” 的效果和表现力。此时,秘书前来汇报,车来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应该累了,中断了那场关于有机农业优劣的辩论。

回来后,翻开他签过名的那本硬质封皮的文集,中文部分的最后一篇是他亲自翻译的《漫长之路》,讲的是在菲律宾马尼拉以南约 60 公里的一个小镇上,一块一公顷的土地。自 1963 年开始,人们在那块土地上不间歇地每年种两季水稻,稻草不还田。45 年后,“答案几乎是出人意料的”,“长期集约式种植水稻和使用矿物肥料,可能并不会降低土壤生产力,事实上,如果耕种得法,甚至还能改良土壤。”

参考书目

  1. 《走向丰衣足食的世界》,唐 • 帕尔伯格 著
  2. 《袁隆平口述自传》,辛业云 访问整理
  3. 《不再饥饿》,邓湘子 叶清华 著
  4. 《袁隆平传》,庄志霞 著

关于本文

本文转载自《南方人物周刊》文章 袁隆平:会种地的大师

题图来源:shuren100.com

0
为您推荐

49 Responses to “袁隆平,如何影响了我们的生活”

  1. granulite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袁隆平在某些人的文章中,就成了反转基因的代表

  2. Abi说道:

    这才是科学家应该有的赶脚啊

  3. 奇人不得不顶说道:

    给农民能自己留种的水稻是一个很科学的提议,和杂交水稻两者都应该有

    • 行走说道:

      从粮食安全上看,当然是杂交和常规水稻两条腿走路更好。但是没谁能去指挥别人的研究方向,“希转向培育常规水稻品种”可以自己研究嘛,出了成功,达成良性竞争,对国家对农民对科学都是好事。

      • Ray说道:

        如果必须研究常规水稻,那么研究的人就很难持续赚到钱,就没有动力继续研究。在找到一个合适的长期经营模式之前,很难要求别人发展常规水稻。

  4. wgsl123456说道:

    对杂交水稻的印象就是一个字 难吃 对事不对人 确实可以满足吃饱 但是请不要把它吹上天

    • cdmouse说道:

      从你的话里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你没经历过饥荒。体会不到易子而食的窘境,也就只能说出你那浅薄的言论了。

      • xrhino说道:

        说目前的杂交水稻口感不好就变成了浅薄。。。这是多么神奇的言论呀。

        我坚决认为目前的杂交水稻口感很差。

        • wgsl123456说道:

          其他人我懒得理 感谢你帮我把楼歪回来呵呵 我只是很好奇一点呵呵 平时很少来松鼠会 曾觉得这里的人 见识广度 学识深度 哲学社会学生物学等方面的修养应该比果壳要高 不过看了是我想错了 至于你回复的那个人 什么易子而食 呵呵 想起尼采一句话“虫子怕被踩到,就把身体蜷起来,人类把这叫作谦恭。” 文明 就是把真实包装起来 免得看起来恶心。 生物种内斗争竞争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生物圈都有环境容纳量 K值 生物也都有过度繁殖倾向 杂交水稻确实提高了K值 可是会带来更多的人口 地球上土地什么的是有限的 几百几千年前没有杂交水稻 人类也没饿死 就是因为虽然产量不高 但是人口比现在少得多 至于后期再用什么计划生育政策限制 那个只是会从基因水平会拉低人口素质 我们生物老师都论证过 算了算了 作为一个屌丝高中生 滚去睡觉

          • qiqi说道:

            果然是高中生的见解。什么过去没有杂交水稻人类也没饿死。你翻翻历史书,一年要发生多少饥荒,饿死多少人? 当然人类总体没饿死。不然就灭绝了。就说爷爷那一辈,家里谁没病死饿死过?至于人类用社会方式控制过度繁殖,这正是文明和进步的表现,否则只能用饥荒和战争调节。用丛林法则选择优势基因?纯理论上有可能,但人类是复杂的团体,必须考虑社会学的方面。打个比方,大家都生出来再自然淘汰?你父母生12个孩子,粮食不够吃,让你们兄弟姐妹竞争一下选择优势基因?可能吗?社会该动荡成什么样?站着说话不腰疼吧。你回到战争年代试试?

          • q说道:

            俺上高中的时候也没像你这样啊
            送你俩字,呵呵

          • photon说道:

            根本目标是解决饥荒,你在攻击其口味不很可笑吗,年轻人?

          • pig_10说道:

            看他的言论可以感受到裆的洗脑是多么的成功

          • wind说道:

            我勒个去 如今的中学教育已经堕落到了这个水平了吗 连基本的逻辑和常识都没有 无知尚且可以理解 满脑子腐朽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是怎么来的 西方社会几十年前就已经抛弃了的东西 为血腥的殖民统治和经济掠夺洗地的垃圾理论 居然被这些无知孩子当宝贝 这三观也太不正常了吧

          • LZ说道:

            我只能说你见识少了,不然能说出这种话来,孩子

        • BSY说道:

          好吃不好吃看个人喜好吧,我就喜欢吃杂交水稻,其他的贵的米我吃饭都吃不饱

    • lyh369292655说道:

      口感问题还是有个体差异的,至少,我家乡那边的人都是吃的杂交水稻,我觉得味道很不错啊。

    • 张益达说道:

      难不难吃是口味问题。

    • 行走说道:

      这是你的主观感觉,本人的主观感觉是不难吃

    • Danta说道:

      难吃不难吃不是问题的,重要的是,这小小的20%能多提供多少粮食给没得吃的人,那些生存都是问题的人才不会计较难吃不难吃这种问题的

    • Ray说道:

      但就“能吃饱”这三个字,怎么吹也不会过分的。

  5. zyl550说道:

    每次谈到袁隆平就总有些人用人文观点来跨领域批判科学。。

  6. 张益达说道:

    前段时间微博有一阵反袁隆平风。

  7. 拼音佳佳说道:

    饥荒的发生不是因为没有袁隆平啊

  8. 真正的勇士说道:

    食神

    湖南老乡

  9. e商软件说道:

    伟人啊 ,国家发展的奠基人啊! e商连锁软件:www.vidarsoft.com

  10. Jour说道:

    曾经打压袁隆平的学霸,是不是也应该拉出来遛遛

  11. xrhino说道:

    中国目前粮食短缺么?目前吃不上饭的人,不是因为粮食产量不够吧。。。

    • q说道:

      你这问题跟何不食肉糜有得一拼.

    • 方凌云说道:

      粮食永远不够。就算你身边没有吃不上饭的,也有想多吃点肉的吧?省出地来可以种饲料。按一些看法,现在中国人的食物结构已经对土地提出了太高的要求,需要节制了。

  12. eniars说道:

    饥荒的原因不是因为水稻产量不高。中国的地理条件虽然比不上美国,但是比大多数国家都好了。

    饥荒一般都是人祸,尤其是近现代以来的饥荒。

    • 恢复回复说道:

      瞧你这个sb,中国近代以来饥荒数不胜数,难道都是人祸?sb要想说的就是共产党闹的嘛,遮遮掩掩让我瞧不上你这个没胆的老鼠.

    • wgsl123456说道:

      从人口角度来说确实是人祸无误了 不过也是生物圈自己的平衡 进行调节 不必太过在意 这种调节肯定不至于让人类灭绝 反而某种程度上有自然选择的功能 而且减小种内斗争压力

      • 方凌云说道:

        现代人类早就不是纯粹的自然人啦,生态学的观点可不是用来反人性的。

    • wind说道:

      垃圾理论 毫无逻辑 自从中国人口增长到亿这个数量级之后 吃不饱饭就已经基本是注定的事实了 到了近现代 人口已经达到三亿以上 但是土地数量和耕作方式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除非风调雨顺的好年景 不然闹饥荒就是必然的结局 有没有人祸都是一样 区别在于死的人数多少而已

      至于地理条件 以农业生产的条件来说 比我国好的国家确实不太多 但问题是这个是总体优势而不是局部优势 若是把我国30多个省级行政区分开比较的话 中国只有区区几个省能称得上是优质农作区 大部分都是普通乃至劣质农作区 更有数个省不适合农业生产 大部分省份的农业生产条件都要欧洲美洲亚洲那些同等规模的农业生产国家超越 若是加上庞大的人口基数这个条件 我国的农业资源在世界上是要倒着数的

  13. 普罗米修斯说道:

    "他曾从田里精选了一棵穗大饱满的稻子,收获了 1024 颗稻种"

    神奇的1k,必有深意!

  14. 天天说道:

    美国大败,就是因为转基因惹的祸。穷人只能吃非绿色食品(non organic food)然后穷人都巨胖发育早各种病。

  15. q说道:

    就这点土地且还在减少中,这么多人口要住房要城市化要公路要牧场,还tm想人人吃特供,人人吃农家肥所谓绿色食品?
    都tm去死吧

  16. ec说道:

    难吃是因为吃的是一年两熟或者三熟的大米。。。你尝尝一年一熟的试试~

  17. foundout0701说道:

    可惜食物不能选择人,不然应该饿死这帮站直了说话不腰疼的孙子,我猜就没这么多闲话去评论人家的功过是非了。

  18. 挖沟人说道:

    只有增产20%吗?我怎么觉得要有100%了?
    那么现在的巨大产量,除了杂交技术外,还有什么贡献了力量?
    请搞农业的告知一下吧,很好奇哦。

    • Ray说道:

      化肥啊

    • wind说道:

      注意那句话的前提 相同的气候土壤肥料环境下和相同的投入 也就是说 这个20%的增长幅度是个实验室数据 是建立在科学管理充分资源和良好环境下的 但实际上 不是每个农民都能如此科学的种植和培育水稻 也不是所有水稻都能得到足够的资源 更不是所有农田都能有优良的耕作条件和风调雨顺的好年景的 在复杂的自然条件下 某一种杂交水稻可能会具有更高的产量优势 也有可能产量持平甚至低于传统稻种 但是可以通过更换合适的杂交稻种或者定向培育适应某一环境的杂交稻种来重新建立产量优势 所以 那个20%的产量增长只是个基准值 在实际的农业生产中 我们所能感受到的产量增加是要大于那个数值的

  19. 说书人说道:

    什么时候松鼠的评论区变得这么多喷子的……什么SB、孙子的都出来了……

    • 栓皮栎说道:

      我也想喷,南周的行文太散漫,小编把这东西发在这里本来就格格不如。苍蝇蚊子循味儿来也自然。

  20. 隐者说道:

    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只知道上个月去大马旅游,当地人说他们靠这个人才有了今天

  21. 跆拳书生说道:

    我想请问小蓟为什么叫“小蓟”,小蓟是不是蓟县人?哈哈,

Leave a Reply for 方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