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作者:海苔熊

本文摘要

  1. 本文先回顾了男女之间六大禁忌话题与不敢说出口的原因;
  2. 情侣跟暧眛的「普通朋友」担忧的事情不同,但同样会因为不确定彼此的关系现况,而选择隐瞒或欺骗;
  3. 以馒头曲线与关系动荡模型,说明为何这种不确定感会在刚认识的时候一直增加;
  4. 当对方泪眼汪汪地跟你说欺瞒是为两个人好,是真的吗?答案是要看情况!
  5. 在说与不说的挣扎之外,提供三个可能的思考建议。

男女间的六大禁忌话题(Taboo Topic)

几年前,一个对岸的朋友写一封信来问我,为什么很多话我们反而不敢跟最亲密的人说?为什么最心爱的情人,总是有一部分和自己隔得最远最深?那时我刚好在赶毕业论文,偷懒地丢了一系列文献给他让他自己去读。一直到前阵子,才有幸整理了远距离恋爱的文献,总算把这个问题做一些可能的诠释。

谈到异性间的禁忌话题,最早应追溯到Baxter等人1985年做的研究[ 1 ]。他们想知道情人、红粉知己、以及有可能变成情人的李大仁等三种人,在聊天的时候最不敢聊到的是什么。虽然看到「禁忌」两个字,总不免让人与「性」产生联想,但根据他们汇集多个研究、每个研究长达60-90分钟的访谈稿分析发现,不论这两个人究竟是情人、超级好朋友、或是恋人未满,最不能聊的并不是性爱本身,而是「你到底把我当普通朋友还是情人?」、「我们之间还可能继续吗?」、「我们这样算不算爱?」、「你还爱我吗?」之类的关系议题。

Baxter等人更进一步统计出了六大禁忌话题,并试图找出为什么这些话题会成为一种禁忌(可复选,所以%加起来不会是100%):

1. 当前的关系状态(The state of the relationship)

67.8%的受访者认为,讨论两个人的关系现状与未来(我们这样下去好吗?),或是彼此的关系状态(我们究竟是情人还是朋友?)是最尴尬难以启齿的。

2. 和其他人的互动关系(Extra-relationship activity)

31.0%的人指出,要说出自己前一天和对方不认识的人去玩、或是表明自己最近跟另一个人走得很近,也非常困难。

3. 关系的规范(Relationship norms)

是不是该要求他每晚打电话给我?我很想送她回家,但是他会不会觉得怪?要不要跟他说,已经约好要去看电影了,就不要每次都拖时间在打游戏?25.3%的人认为,和对方沟通在这段关系里面究竟该做或不该做什么,也很难开口。

4. 旧情往事(Prior relationships)

你比较爱前男友还是爱我?究竟你是爱我比较多,还是爱圭贤比较多(躺着也中枪)?都已经和她分手这么多年,为什么皮包里面还摆着她的照片?到底是和前女友做爱比较爽,还是和我云雨比较欢愉[ 2 ]?25.3%的参与者认为这些话有时想问想说,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5. 会引起冲突的话题(Conflict-inducing topic)

不要再抽烟了好不好?不要每次迟到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好不好?不要每次都等到我伤了累了想放弃了,才来安慰我好不好?我们多想告诉对方、跟对方讨论,但21.8%的参与者仍担心,这样的讨论会让彼此吵架,选择忍耐不说。

6. 说出自己的难过感受(Negative self disclosure)

所以,也有人选择把伤心打碎掩埋,不说出自己在意难过的事情。17.2%的人害怕说出难过会遭致不好的后果,所以总是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这些话题为什么是禁忌话题呢?Baxter在所有的禁忌话题中发现了一个共同的担忧是:我说了这些,会不会威胁到我们之间的关系 (relationship threat) ?会不会让原先不明确的友情变得连朋友都当不成?会不会让看似平静的感情激起难以收拾的巨浪?如果会,那我为什么要说?

情人与「普通朋友」,担心有所不同

但是,所谓的「普通」朋友(cross-sex friendships)与男女朋友所回避的话题(Topic avoidance),还是有些不同。Afifi等人几年后重新验证了Baxter的论点,他们调查了111对认识两个月以上的男女(其中1/3是情人,2/3是异性好友),结果发现十年来我们还是没什么长进,不敢谈的话题依旧是无法触及,只是--男女朋友之间比较不敢谈到自己的旧爱和红粉知己李大仁,「普通」异性朋友最怕聊到的却是两个人目前究竟是什么关系(Relational state)、行为的界限又在哪里(Relational norms) [ 3 ]

不敢说的馒头曲线

「哎呀,那有什么不敢说的。我跟她什么都嘛摊开来讲,根本没有什么禁忌话题!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啊?」我第一次跟朋友分享这系列研究的时候,他不以为意地摊开手,豪迈地一口灌下金牌,一副就是君子坦荡荡,小人才会藏鸡鸡的模样。当时我也觉得,或许我们观察到的只是一部分做贼心虚的人,像他们这些「正直」的情人们应该不会有这般的隐忧。

但后来读到Knobloch等人的文章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研究发现,92%的情侣承认他们曾经骗或隐瞒过另一半[ 4 ]。我们之所以不敢跟对方说这些事情的主因,并不是自己花名在外、养了小三小四,或是同时和许多人走很近怕对方伤心,而是「不确定自己和对方的关系」 (Relational uncertainty)。

【示意图,请看橘色部分。欲知细节,请参阅原文

Knobloch等人调查了216个恋爱中的受试者,并测量各种指标结果发现,亲密程度(intimacy level)和逃避的话题的倾向,呈现一个「馒头状的曲线相关」:一开始,两个人越走越近,反而有多不知道该说或不该说的话题;但若已经好到像老夫老妻,其实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如果两人的感情没有淡掉的话[ 5 ]

Knobloch指出,重要的不是你跟他交往了多久,而是你们之间存在多少不确定的感觉。这段关系对你有多重要?在他心目中,你是独特的人吗?是永远的唯一吗?你们的未来会怎么样?你们的爱怎么了?是他变了吗?还是你变了?他是不是还爱着她?或是陪着你的时候在想着他?你跟他之间的爱,会消失吗?如果你担心所有的想像都只是你的以为,如果这些问题一再地困扰你,如果你对爱情对关系充满了这些种种的不确定,那么就表示你跟他之间,或许存在着「各种或许」 (看来过去许多成名歌曲,都打中了我们心里担忧的这些或许)[ 6-8 ]

不确定的自己,无法掌握的感情

为什么我们会在说与不说之间挣扎?Solomon提出了一个「关系动荡模型」(relational turbulence model) [ 9 ]来解释上面这些这些事情。该模型指出,当我们逐渐跟一个人变得亲密时,也会逐渐增加对自己、对对方、以及对关系的不确定性 [ 3 , 9 , 10 ]。这些不确定的感觉增加了,所以我们不敢说的事情也变多了。

那么,为什么不确定感会随着越来越熟而越来越多?这不是很吊诡吗?

可能的答案是,恋爱是一个重新定义自我的历程。原先你可能还满清楚你喜欢或讨厌什么,但是跟他在一起之后、关系渐渐变好的那几个月,你开始认同他喜欢的东西、开始替他着想、开始会跟他一起看球赛或逛网拍,开始把他的一部分纳进你的自我概念里面、甚至开始在买相机的时候把实用性列为第一考量(尽管原先你对3C产品都是外貌导向)──于是,你对自己的喜恶,开始模糊了起来。

接着,你们可能会遇到需求冲突(goal interference)、遇到你需要让步的时候,因此这个过程必然会产生一些自我怀疑:我要的究竟是什么?我是在顺从他的决定吗?还是这是我原先就希望的结果?这种现象在从朋友刚变成情人,或是徘徊在暧昧不明时的恋人未满最为严重。

【修改翻译自原论文图片

幸好,关系动荡模型也发现,当两人继续交往一段时间之后,亲密感持续增加,不确定感会由升转降。在一起久一点之后,你变得逐渐知道什么是你要的、什么是他要的,什么是你的地雷、什么是对方的爆点。当彼此的模样都变得清晰,这种焦虑的感觉也会渐渐降低。而降低不确定感比增加亲密感更为重要[ 11 ]

简单地说,倘若你跟他素昧平生,根本没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这就是为何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反而容易跟陌生人开口);相反地,如果你们已经交往非常长的一段时间,过了馒头曲线的顶点、在他身边常常能感到温暖安全,也没有什么不敢说的。真正东躲西藏、堆积于心坎却不愿意开口的,往往是那些正在进展当中的关系,或是已经走到了膏肓的末路,深怕踏错一步就会粉身碎骨[ 12 ]

可是,尽管知道了这些,我们还是常常无法谅解对方的隐瞒与欺骗。

为什么他要骗我

「我那时不跟你说,其实是为了我们好。我怕你听到了,会很伤心……我真的不是刻意要隐瞒你的,只是我……其实瞒着你,我也不好受… …」他说,低着头双手环抱着机车安全帽,像是被雨淋湿的小犬一样软化下来道歉,可是我却听不进任任何一句解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再傻傻地相信他?

答案是,那你得看他是否真的爱你、在乎你。DePaulo日记研究(Diary)的方式调查77个大学生和他身边的人的亲密互动,结果发现如果说谎者的出发点是出于关怀(caring)或为了维系关系(per social interaction),而和身边亲密的人说谎,其实真的会很难受[ 13 ]。事实上DePaulo也发现,我们对身边朋友、伴侣说的谎,大多数是善意的谎言,而不是为了自己(self-serving)──至少相对于陌生人来说。

可是你可能还是会纳闷:为什么他要骗我?为什么他不跟我说实话?我们可以平静地好好谈阿?这里提供大家一个思考点:难道你没有骗过他吗?

事实上,这些恋爱中的欺骗都是其来有自的。Cole曾进行一个研究,他邀请128对伴侣以问卷方式调查他们的相处情形、是否欺骗与信任对方,结果发现尽管他骗你的原因、欺骗或隐瞒的内容百百款,但主要还是脱不了三个关键:以牙还牙(reciprocal exchange of information)、怕会被骂(the desire to avoid punishment)、与缺乏安全感(individuals' attachment beliefs)[ 14 ]。

Cole指出一个讽刺的现象是:如果你越觉得对方常骗你,他也「真的」会常常骗你。同样的,如果你越常骗对方,也会觉得对方常常在说谎。总之,如果你们的关系信任基础已经动摇,很可能整段感情都充满隐瞒与猜疑──而且,你也得负起一部分的责任。或许你也可以问自己,为什么他「需要」骗你呢?

欺骗与「不敢说」相同,有时只是为了维持和谐。或许他担忧你会生气、怕你会伤心,所以选择粉饰太平。但Cole也发现,粉饰并不见得会真的太平。如果被发现了,对关系的重伤将是无法估计的;但如果没被戳破,也无法让两个人更为恩爱<2>。一段关系如果失去了信任,接下来会失去更多的东西。

还有一种可能是,他非常缺乏安全感。他说他在忙,可能只是一种善意的谎,因为他是逃避依恋者,不喜欢与你太黏太亲近;吵完架,她说她心痛地快死掉,现在站在大马路中央等车撞,或许只是因为她是焦虑依恋者,很需要你去安抚他,听她说话。这些缺乏安全感的人,倾向说更多的谎,还换取一个舒服的心理空间,或是跟你见上一面。

是为你好,还是为我好?

「每次你都说,当初不告诉我是为我们好。我一开始也都相信你……可是今天,在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的今天,我已经不知道,你究竟是在替我们着想,还是只为你自己着想……我是只想知道……你口中的『我们』,会不会跟本只是自私的『我』而已。」我终于把心里的担忧和难过一股脑地说出来,一直以来的忍耐、一直以来的自怨自艾,我希望能得到一个解答。冷风在朵的耳边呼啸,他却静静地不再说任何一句话。

逃避话题或隐藏伤心,真的有「助」于两人的关系吗?Finkenauer指出,在每次都实话实说,对两人的关系不见得有帮助。他调查结婚三年以上的夫妻发现,在关键的点上适时地讨论或回避一些话题的人,整体来说婚姻比较美满[ 15 ]。比方说,体贴的太太不会在先生刚被解职的时候,跟他说这个月的开销又赤字了;EQ高的先生不会在吵架的时候说出自己已经忍耐对方很久了,因为他知道此话一出一定招来更多腥风血雨。

讲这么多,到底是说好还是不说好?重点不是说不说,而是对方是不是有感觉到你在「逃避问题」[ 16 ]。Caughlin等人发现,如果你的另一半「觉得」你在逃避(不论这是不是事实),他的关系满意度会比较低。如果对方知道你对他有所隐瞒,会有种排拒在外的感觉。我们住在一起,但是心并没有系在一起。这种感觉会让双方更不愿意调整彼此,也更不想为彼此的冲突付出、处理两人的差异,为关系埋下了未爆弹[ 17 ]

好,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憨人都知道我们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在适当的时候表达,在关键的时刻闭嘴,但究竟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又不该说?

这与说话的时间点可能没有太大的关系,而跟你的动机(Motivation)有关。Caughlin等人指出,当你说谎或逃避话题时是真的为了两个人的关系(protect relationship),而不是只为了自己,逃避的负面效果会比较小[ 18 ](但并不是比较好)。

在说与不说之外:三条可能的出路

写到这里,似乎还是要提供一些建议,大家才不会觉得空手而来,又带两串蕉回去。面对这些担忧矛盾的说与不说、遇到许多秘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甚至是不确定目前的状态适不适合谈这些话题的时候,还是可以把下面三件事情放在心里,细细思量:

(1) 尽量减少隐瞒

人生在世,我们所求何物?从自我决定论(Self determination Theory, SDT)的观点来看,主要是三件事主导我们的幸福:你是否能自由地选择自己的人生与未来(Autonomy)?能不能作一些感到有意义、能胜任、让自己感觉很棒的事情呢(competence)?最后,你能与人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吗(Relatedness)[ 19 , 20 ]

隐瞒伴侣,将会一次打垮上面三个最基本的需求(thwarted basic needs)[ 21 ]。首先,说一个谎,要拿更多的谎来圆,你变得常常无法跟对方说真话、无法「自由地选择自己的语言」。于是,你被自己的谎言绑住了自由。再来,每一次的隐瞒,就是对自己加一块罪恶的砖头。从欺骗当中我们无法得到成就感,反而会觉得自己很糟,才无法跟对方说实话。最后,我们很可能从中失去伴侣的信任,也失去这段关系。

(2) 由衷地信任

没错,与某房仲广告一样,各种恋爱心理 ​​学的研究都倡导信任的重要[ 17 , 22-24 ],「信任」甚至可以抵挡隐瞒、暂时不说、甚至善意欺骗造成的伤害。当你打从心里信任对方的时候,对方说多说少都没有太多影响;但当你对他失去信任,他又什么事情都不跟你说,你就更容易疑神疑鬼、偷看她的手机简讯、趁他洗澡时偷偷浏览他的脸书讯息。而这些窥探(snoop)的动作虽然一时缓解了你的好奇与担忧,却往往会让彼此的裂痕更加深厚[ 25 ]

(3) 真心地关怀对方

「我怕我跟他说我之前的经历,他会觉得我很烂、很脏、很随便。可是在他每次问我为什么我这么抗拒身体接触时、在他说想抱我拒绝时,我都从他落寞的眼神中感觉到他的难受……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当然知道要说啊!可是,我就是说不出口嘛!

的确,对于低自尊的人对伴侣说出自己的缺点或负面的经历时,通常会感到更糟糕[26]。但给予对方安全的感觉,是一种可能的解套[27,28]。你的关怀与无私的回应,将让他愿意说更多[29]──虽然这可能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和等待。

所以,如果你的关系还算健康安全,还是找一个适当的时间,和对方谈谈说说比较好。说出自己的伤心难过、指出对方的缺点、甚至试着面对当前的问题,虽然可能会造成一些不愉快,但同时也会让这段关系变得更为强壮[11 , 30 , 31],他也才能知道哪里是你的底线、哪里又是彼此不能越过的界限。减少越多的不确定性,两人的感情才能走得更稳定!

很多事情不做,很多话不说,以后或许还有机会说,但届时的感受与体会必定已经有所不同。

如果你总是跟自己说,过些时候再跟他说,那么他或许永远没有真正属于你的时候。如果你总是逃避面对你们之间的问题,那么你与他的关系可能会面临更大的问题。踏出一步或许需要非常多的勇气,但是哪一个人不是在爱情里,挑战更多的自己?

注解

  1. 很多人绝口不跟伴侣提起做爱的经历、或是讨论爱要怎么做等等,是因为不知道要怎样开口怎样说。从学习心理学的角度,学者发现透过「电视教学」的楷模学习,可以让在做爱前后更想跟你讨论,实际上也增加了做爱前的沟通[ 32 ]。
  2. 这边采用的是承诺(commitment)与关系满意度(Satisfaction)两个指标。
  3. 使用恋爱研究常常采用的伴侣互依模型进行分析(The Actor–Partner Interdependence Model,APIM),想了解更多请读这篇[ 33 ]
  4. 文中的统计数字与性别差异,均只描述平均值。尚须注意个别差异。
  5. 为顾及隐私与行文顺畅顾,文中所有个案与章首末故事均已经当事人同意改编重新缮写并经模糊化处理,无可供指认之虞。
  6. 本文插图引自这里

参考文献

1. Baxter, L.A. and W.W. Wilmot, Taboo Topics in Clos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985. 2(3): p. 253-269.
2. Anderson, M., A. Kunkel, and M.R. Dennis, "Let's (Not) Talk About That": Bridging the Past Sexual Experiences Taboo to Build Healthy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11. 48(4): p. 381-391.
3. Afifi, W.A. and J.K. Burgoon, "We never talk about that": A comparison of cross-sex friendships and dating relationships on uncertainty and topic avoidanc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998. 5(3): p. 255-272.
4. Knox, D., et al., Sexual lies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 College Student Journal, 1993. 27: p. 269-272.
5. Knobloch, L.K. and K.E. Carpenter-Theune, Topic avoidance in developing romantic relationships - Associations with intimacy and relational uncertainty. Communication Research, 2004. 31(2): p. 173-205.
6. Knobloch, L.K., Relational Uncertainty and Relation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Questions without Answers? Communication Research, 2005. 32(3): p. 349-388.
7. Knobloch, L.K., et al., Relational uncertainty and message processing in marriage.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 2007. 74(2): p. 154-180.
8. Knobloch, L.K., The content of relational uncertainty within marriag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8. 25(3): p. 467-495.
9. Solomon, D.H. and J.A. Theiss, A longitudinal test of the relational turbulence model of romantic relationship development.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8. 15(3): p. 339-357.
10. Weger, H., Jr. and M.C. Emmett, Romantic intent, relationship uncertainty, and relationship maintenance in young adults' cross-sex friend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9. 26(6-7): p. 964-988.
11. Theiss, J.A. and D.H. Solomon, Parsing the Mechanisms that Increase Relational Intimacy: The Effects of Uncertainty Amount, Open Communication About Uncertainty, and the Reduction of Uncertainty.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2008. 34(4): p. 625-U159.
12. Hanason. 友情限界. 2011 [cited 2011 Oct, 23]; Available from: http://www.wretch.cc/blog/hanason/11473459.
13. DePaulo, B.M. and D.A. Kashy, Everyday lies in close and casual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8. 74(1): p. 63-79.
14. Cole, T., Lying to the one you love: The use of deception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1. 18(1): p. 107-129.
15. Finkenauer, C. and H. Hazam, Disclosure and secrecy in marriage: Do both
contribute to marital satisfaction?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0. 17(2): p. 245-263.
16. Caughlin, J.P. and T.D. Golish, An analysis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topic avoidance and dissatisfaction: Comparing perceptual and interpersonal explanations.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 2002. 69(4): p. 275-295.
17. Finkenauer, C., et al., Living Together Apart: Perceived Concealment as a Signal of Exclusion in Marital Relationship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009. 35(10): p. 1410-1422.
18. Caughlin, J.P. and T.D. Afifi, When is topic avoidance unsatisfying? Examining moderators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voidance and dissatisfaction.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2004. 30(4): p. 479-513.
19. Deci, E.L. and R.M. Ryan, The support of autonomy and the control of behavior.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87. 53(6): p. 1024-1037.
20. Deci, E.L. and R.M. Ryan, The "what" and "why" of goal pursuits: Human needs and the self-determination of behavior. Psychological Inquiry, 2000. 11(4): p. 227-268.
21. Uysal, A., et al.,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Self-Concealment From One's Partner and Relationship Well-Being.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012. 38(1): p. 39-51.
22. Crocker, J. and A. Canevello, Creating and undermining social support in communal relationships: The role of compassionate and self-image goal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8. 95(3): p. 555-575.
23. Holmes, J.G. and J.K. Rempel, Trust in close relationships, in Close relationships, C. Hendrick, Editor. 1989, Sage: Thousand Oaks, CA. p. 187-220.
24. Wieselquist, J., et al., Commitment, pro-relationship behavior, and trust in clos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9. 77(5): p. 942-966.
25. Vinkers, C.D.W., C. Finkenauer, and S.T. Hawk, Why do close partners snoop? Predictors of intrusive behavior in newlywed couple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11. 18(1): p. 110-124.
26. Cameron, J.J., J.G. Holmes, and J.D. Vorauer, When self-disclosure goes awry: Negative consequences of revealing personal failures for lower self-esteem individual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2009. 45(1): p. 217-222.
27. Marigold, D.C., J.G. Holmes, and M. Ross, Fostering relationship resilience: An intervention for low self-esteem individual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2010. 46(4): p. 624-630.
28. Murray, S.L., J.G. Holmes, and N.L. Collins, Optimizing assurance: The risk regulation system in relationship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2006. 132(5): p. 641-666.
29. Forest, A.L. and J.V. Wood, When partner caring leads to sharing: Partner responsiveness increases expressivity, but only for individuals with low self-esteem.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2011. 47(4): p. 843-848.
30. Theiss, J.A. and D. Haunani Solomon, A relational turbulence model of communication about irritations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Communication Research, 2006. 33(5): p. 391-418.
31. Theiss, J.A., et al., Relationship Characteristics Associated with the Experience of Hurt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 Test of the Relational Turbulence Model.

0
为您推荐

29 Responses to “为什么不告诉我?爱情里的禁忌、欺瞒与逃避”

  1. CB说道:

    和一个妹子交往后,男方如下:
    妹子的考验
    妹子闺蜜的考验
    妹子妈妈的考验
    妹子各路八婆的考验
    妹子的考验
    妹子闺蜜的考验
    妹子妈妈的考验
    妹子各路八婆的考验
    ……
    男方被考验搞烦了,分手,于是考验一方就能兴致高昂的说“这果然是个衰人。”

  2. 小真真是超人说道:

    看完还是不太明白,其实一直隐瞒不被发现不就相安无事?或者说,正是由于亲密的人,你和她将你过去的事,你觉得过去的事,她觉得没过去啊。所以还不如绝口不提。
    至于文中提到的身体接触抗拒,反而是越认真越健康的关系,对于身体接触的进程比较缓慢。

    • blablasky说道:

      你没仔细看文章啊,文里明确说了,“但Cole也发现,粉饰并不见得会真的太平。如果被发现了,对关系的重伤将是无法估计的;但如果没被戳破,也无法让两个人更为恩爱”

  3. koala说道:

    大概我总失恋的原因是我这种脑袋短路简单的人呢最不会隐瞒了╮(╯_╰)╭

  4. 猥琐2号说道:

    调查的人口基数呢

  5. wb说道:

    从恋爱到结婚就像火星撞地球一样是史诗级的灾难片啊
    感觉不会再爱了

  6. Leen说道:

    有意思。
    这些理论千万不能和ta说。

  7. Illusiwind说道:

    人类烦死了。

  8. v.说道:

    謊言,總有會戳破的一日,無論善意還是惡意。我覺得找個適當的機會坦白, 這個"適當"兩個字 很難.....

  9. 雨落幽燕说道:

    深以为然……

  10. 雨落幽燕说道:

    越希望建立亲密关系,越需要一个人直面内心的恐惧。

  11. bunny雪兔说道:

    额,赞31篇reference。。

  12. xlctemp说道:

    我比较好奇这些文章是否经过跨文化的验证,对亚洲文化是否适用。

  13. sret说道:

    好文章

  14. 鹰之舞说道:

    深以为然+1

  15. lance wu说道:

    减少隐瞒;由衷的信任;真心的关怀。我选择 真心的关怀,有人说爱情是一种长期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有人说爱情是一种需要长期投入维系的关系,我认为爱情是需要一生来经营的事业。。。。。。。
    不要笑,以上文章基于关系的不确定性。那么在婚后,婚育关系受到法律保护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是会有离婚。在确定关系下,随着关系的紧密不确定感反而增加的原因是什么?
    嫉妒 猜疑 愤怒 欲望,更像是心理学范畴的问题了。

  16. CHM说道:

    还是爱圭贤比较多(躺着也中枪)?
    躺着也中枪了!
    原来的...就是SJ迷...

  17. 聪哥说道:

    好文

  18. xiangshilin说道:

    我经历了过里面的事情,我才发现写的很真实。很贴近,要是早点看到就好了。

  19. Cathie说道:

    想给汉子看呢可是他不喜欢看一大段文字怎么办……

  20. 可可兮福说道:

    要是早点看到就好了,我就不会觉得这么挫败了。也许人总要在经历这些之后才会懂得更多吧。

  21. 说道:

    发篇文章不容易啊………

  22. Michelle说道:

    好文章,触及内心很多事情。希望Michael早日康复,谢谢你,隐瞒不说的那些日子,一定很难受。

  23. cat说道:

    好文章要收藏

  24. qqbrandy说道:

    其实一段感情,如果其中一方会如此患得患失,忧心忡忡,甚至需要随时动用理论来安慰和开导自己以及容忍对方的漫不经心,那我想大概就不太值得维持下去了,但可惜的是,理性的决定总是无法对抗感性的泛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