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议理 >> 文章

【图片出处:http://solpurpose.com】

1969年,柏林墙已建成8年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高特来此参观,他对美国天文学会主席艾伦称,这座墙最多还能存在24年。在这个预测的20年后,柏林墙真的被推倒了,高特的预言成了现实,他的预测方法也因此而流传开来。

高特的预测方法其实非常简单,他仅仅使用了柏林墙已经存在了8年这一个数据,及“观察位置不特殊”这一条原则。“观察位置不特殊”原则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哥白尼提出来,他相信我们地球所处的宇宙位置不特殊,也并不是宇宙的中心,在此理念基础上的进一步观察和研究,帮助他最终了推翻“地心说”,这条原则也因此被称为“哥白尼原则”,并被认为是几百年来最伟大的科学认识之一。

高特认为,他在1969年对柏林墙进行预测的时刻,并没有更接近该墙寿命的开端或末端,而是在该墙的全寿命中并不特殊的一个时间点上,而这个时间点有50%的可能会落在全寿命的1/4至3/4段之间。对墙做个长寿估计,观察时刻才到全寿命的1/4处,说明8年只是全寿命的1/4,那该墙最多还有24年的寿命,若做短寿估计,已存在的8年到了全寿命的3/4,那最少还有2年8个月的寿命。

观察时刻落在全寿命的1/4至3/4之间是这个预测的基础,而这个可能性只有50%,所以说高特这个预测的可信度只有50%,若认为观察时刻落在1/10到9/10之间,预测的可信度就会提升到80%,按长寿估计,已存在的时间只是全寿命的1/10,所以剩余的最长寿命应是已存在时间的9倍,按短寿估计,已存在的时间占据了全寿命的9/10,所以剩余的最短寿命应是已存在时间的1/9。因柏林墙已存在的时间是8年,在1969年以80%的可信度进行预测,该墙剩余寿命应在8/9年至72年之间。

影响一个大系统寿命的原因可能很多,而且这些原因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的,通过对复杂关系的简化而做的预测往往并不可靠。高特的预测方式非常不同,他根本没有考虑柏林墙背后的国际政治等因素,而是仅仅依靠已存在时间及“观测位置不特殊”原则,他做的不是因果分析,而是基于统计的概率分析,正因为规避了对复杂因果关系的分解,其所做出的预测反而更可靠。但是,这种预测方法更适用于我们一无所知的事物,当我们对被预测事物能进行干预或观察点特殊时,这种预测方法就不再适合了,例如你持续每天跑步还能坚持多少天?由于你可以随意干预结果,所以这个预测没有意义,再比如对90多岁老人剩余寿命的预测,这属于观察点特殊,这种预测方法也不再适用。

根据“观测位置不特殊”原则,从统计角度而言,一个事物已经持续的时间越长,我们的观察点距离寿命终结点的绝对时间就越长,也就是说:持续时间越长的事物,就越有可能持续更长的时间。我们知道地球已经存在了46亿年,若我们现在预测2012年底前地球将毁灭,说明这个预测恰巧发生在地球毁灭前的两个月内,地球已经存在了276亿个两个月,而观察位置恰好处于最后一个,你凭什么相信你有这么极端的运气?即使对宇宙学一窍不通,根据这种思维方式也能判定所有的“地球末日说”都是胡说。而对于持续时间很短的陌生事物,则应对其寿命抱有足够的警惕,不能受零散信息的误导而盲目乐观,例如我要坐一艘船从南安普敦到纽约,为了保证航行安全,我会对该船的航行记录进行考察,若以80%的可信度对船进行短寿估计,为保证我的航行安全,那我就要确保该船之前已至少有过9次安全航行记录,若低于9次,我就不能以80%的可能性确信我的航行安全了。对于生死攸关的大事,80%的可信度显然不够,若我选择在统计学中更常用的95%的可信度,为了保证我乘坐的游轮能安全航行,之前应至少有过39次的安全航行记录,首航的泰坦尼克号我是绝对不会乘坐的。

并不是说所有新产品的寿命都没有保证,生产过程及质量控制完善的现代工业产品的一致性很好,对同批产品的大批量寿命测试,可以提高你对新产品寿命的信心。但对于手工攒机,入手后的烤机测试就非常必要了,连续烤机时间越长,则对下个时段还能正常运行的信心就越大,产品出故障的概率就像浴缸侧面的曲线,开头很高但会迅速下降进入稳定期,器件寿命快到期后又会迅速攀升,烤机可将产品的故障率迅速下降到稳定期。若你要进行一个重要演讲,还是使用老电脑吧,比尔盖茨在演示新产品时,都免不了会死机出糗。

不仅产品如此,人际关系也是一样,若一对情侣已经约会九次了,姑娘有八成把握还会至少再接到一次邀请,一见钟情未必可靠,长久的爱情是需要考验的。根据“持续时间越长的事物,就越有可能持续更长的时间”这个原则,结婚已五年的夫妻再维持五年婚姻的概率,应比新婚夫妻维持五年的概率要高,据媒体报道,北京新婚夫妇五年内离婚率已达三分之一,说明事实的确如此。企业运营也有着同样的规律,若我是企业老总,就不会录用已经主动跳过九次槽的求职者,因为我有八成的把握他还会从我公司再跳出去的。经商时跟任何人合作都会有风险,合作多年的伙伴在关键时刻耍了手腕,而初次合作者却是个很诚信的家伙,电视剧中常有这种桥段,但这只是剧情需要,在现实中却是小概率事件,诚信合作多年的伙伴比初次合作者更可靠,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并信任这种关系,是规避经营风险的正确做法。

在信息爆炸的年代,每个人都会遇到一无所知的新事物,决策者不得不及时做出判断,决策者的零散知识和经验,很可能并不能对正确决策有帮助,有时反而会造成误导,抛弃主观想象,回归到这种基于“哥白尼原则”的概率分析预测,无疑是一个理性的选择。

本文已发表于《新领军者》

0
为您推荐

111 Responses to “回归“哥白尼原则””

  1. jjx874说道:

    观察时刻落在全寿命的1/4至3/4之间是这个预测的基础,而这个可能性只有50%,所以说高特这个预测的可信度只有50%

    墙要是没倒,1-50%概率的对立事件发生,这个预测究竟有什么神奇之处?且听我道来:

    A:我孩子10岁了,他很健康
    B:他有50%的概率活不过40岁
    这死亡率好高

    C:我爷爷70岁了,他很健康
    D:他有50%的概率活不过280岁
    死亡率好低,老头儿100%活不过280岁

    • diesirae说道:

      他是基于“目前这个观测时间并不特殊”的假设来预测的,或者说你无法判断是否特殊时可以如此假设然后进行预测,你的例子显然不能应用这个假设了

      • jjx874说道:

        我的例子怎么个特殊法?10岁的孩子很特殊,因为是新生儿?——建成8年的墙难道不能看成新生儿?

        70岁的老头儿太老?换成30岁可以么,他有50%的概率活不过120岁?

        • wind说道:

          你是来秀下限的么

          看明白前提 这种预测方法更适用于我们一无所知的事物

          而对于你所说的这两个例子 你所知的已经太多了 即使你不知道我国人民平均寿命是73岁 也知道绝大部分人无法活到百岁高龄 即使你不知道我国儿童夭折率是多少 也会知道如今一个孩子无法活到老年的概率是比较低的

          更明显的是 你已经给他们的年龄阶段做出了明确的界定 何谓孩子 何谓老人 如果你对于人类的正常寿命一无所知 你从何而知这两者处于生命的哪个阶段

          蝉飞翔在阳光下的岁月不过一月有余 而在黑暗的地下蛰伏的岁月 长达十七年之久 若你不知道这一点 请问你何以判断一只蝉处于生命的幼年中年还是老年

          你已经知道了这么多的东西 却要把这当做例子往一个用于估算未知事物的哲学原理上面套 你不觉得这样做很无耻么

          这里面骂楼主的人 多半和你一样 都是些连基本前提都没看明白 就拿着常见事物急匆匆的来嘲笑的蠢货 你们的讥笑只显示了你们的愚蠢 你们举的那些例子 有哪个能满足一无所知的新事物这个条件的 说朋友新房的那位 你真的不知道一座房子在两年内倒掉的概率是多少么

          有多少人是真正看懂了这篇文章的 又有几个人真正领会了其中含义的

          • jjx01说道:

            》更明显的是 你已经给他们的年龄阶段做出了明确的界定 何谓孩子 何谓老人 如果你对于人类的正常寿命一无所知 你从何而知这两者处于生命的哪个阶段

            我还知道建成8年的墙是新墙呢,请问是不是不能用这哥白尼原则来预测建成8年的墙的寿命?

        • wind说道:

          你的例子怎么个特殊法 特殊就在于这两个年龄段都是特殊的

          就不去废话什么别的 假设一下 若你从全人类里面随机抽取两个人 年龄正好是一个10岁一个70岁的概率是多少 就算放宽限制 抽取到一个是孩子一个是老人 这样的概率是多大

          还有 你知不知道 70岁这个年龄本身就是个特殊事例 如今全人类的平均寿命是男63.3岁女67.6岁 从这个角度来说 任何一个寿命超过70岁的老人 都是一个特殊事例 更何况世界人口平均寿命分布得不均匀 在某些非洲国家 人均寿命才40余岁 在那种国家 随机抽取到你这种例子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

          你在已知人均寿命远大于世界平均水平的中国 这个观察点已经是特殊的 又举了两个不常见的例子 你还要问你的例子怎么个特殊法

          楼上已经指出了你例子的漏洞 居然还看不明白 就这水平你还有脸皮在这里大放厥词 你看得懂作者在说什么东西么

    • 草垛说道:

      文中提到了,观测的事物只能是我们一无所知的,然后我们来对他进行预测,预测成功的概率能够大大提高,对于我们知道得很全面的东西,我们的预测即处于一个特殊的时间点上。
      我对概率学并不了解,但是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假定我们观测事物时处于存在的中间时刻的概率比两端更高?难道说存在时间也是接近正态分布的?

      • jjx874说道:

        决定柏林墙存在的原因如果只有1个,那么墙的寿命会呈正态分布,如果原因有两个,那会呈双峰分布,类推。

        而例子里的柏林墙是人为推倒的,还不是自然倒塌,这事儿可以人为干预,怎么会用上正态分布的推测。

      • jjx874说道:

        看文章的配图,作者用的是均~匀~分~布~
        碉堡了有没有

        • 草垛说道:

          所以说,这边根本没有所谓概率更大的问题?

        • 草垛说道:

          嗯,刚才表达可能有点不当,我是说,假设存在十年,再假设80%的概率,那么0-8,1-9,2-10(年)三者的概率是相等的?
          本文的假设似乎是处于中间的可能性更大,但是我实在没看出来这假设有任何的合理性,不知道是不是我现有的知识体系无法理解这一点,还是说这假设本身就有问题

          • jjx01说道:

            墙这玩意跟全宇宙来比就是个特例,更别说柏林墙是个更特殊的东西,根本不能用哥白尼原则。墙的寿命应该是正态分布,应该用正态分布来推测。

            从数学上来说,50%概率倒塌完全没有实用性,因为还有50%概率不倒,过了那年限不倒也能说预测准确率50%。

            最后,哥白尼原则只是个哲学思想,一个反例是宇宙中有文明的星球的数量都不是均匀的——当前只有地球一个。

          • jjx01说道:

            》嗯,刚才表达可能有点不当,我是说,假设存在十年,再假设80%的概率,那么0-8,1-9,2-10(年)三者的概率是相等的?
            本文的假设似乎是处于中间的可能性更大

            不,本文假设三者概率相等,看配的图,那是均匀分布。
            如果中间更大,那是正态分布

          • I don't think so.说道:

            但是,正态分布不是说更适用于未知规律的事物么?

  2. xoda说道:

    好多槽点…………满身破绽就是没有破绽

  3. BranYang说道:

    24年只是50%的预测,这也能说明这个方法的有效性么?
    80%的预测是72年,那95%的预测岂不是320年?
    还真是好用呢,这个法则在预测墙的寿命的时候。
    我现在可以站在任何一堵已经存在了8年的墙面前说“这堵墙极有可能寿命不到320年“

    • wind说道:

      虽然你觉得这个理论很扯蛋 但是 结果是正确的 在你不去有意做人工干预的情况下 这堵墙有95%的可能寿命不超过320年 一般的可能不超过24年

      还有 你未曾留意你这个例子本身的特殊之处 墙 作为一种隔阻作用的建筑 若是没有特殊的存在意义 或是作为某建筑的构成之一 大部分寿命不会超过8年 如建筑工地的围墙 寿命最多不过三五年 若一堵墙已经矗立了8年以上 则它已经摆脱了临时性建筑的命运 有很大可能会站在那里更长时间

      • wind说道:

        有个错别字 应该是一半的可能不超过24年

      • jjx01说道:

        能拿长城、北京城墙来举例说明一下你的320年95%预测吗

      • BranYang说道:

        我完全能够理解。
        但是,作为95%的预测的320年和50%的预测相差太远。我觉得一个50%的预测最后成功完全是在抛硬币而已,但是如果当时说出“这堵墙寿命有很大可能只剩300年出头了”,还会有人记住么?
        我的意思是,一个50%的预测完全没有任何价值,不知道哪位的论文是用50%的置信水平最后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的么?

        另@怎么说呢,我的320年的答案完全是跟正文中一样的逻辑得出的,是总寿命。

    • 怎么说呢说道:

      “那95%的预测岂不是320年”
      应该是312年吧?

  4. 匿名人士说道:

    过年回家,一同学在他的新房请客,富丽堂皇的两层独栋,装好半年刚入住不久。我指着房子说:根据哥白尼原则~你这房子有80%的概率2014年中秋前会塌了~ 同学一巴掌把我排在实木地板上:你们这些城里回来的,就知道整天套几个外国词胡扯装B!!

  5. zagic说道:

    我觉得挺讽刺的,楼主强调其理论在“观测点不特殊”的情况下适用。但最明显的,如果一个事物有始有终,根据其理论,恰恰只有其中一段特定时期,也就是中间那段“特殊”时期预测才准。
    中间的有些逻辑也不想吐槽了。但做通信的,随机过程怎么地也得过关吧。

  6. bobo说道:

    我记得在松鼠会看过一篇类似的文章,难道这是重发

  7. 东鸽说道:

    请楼主预测我朝的寿命

  8. rollo说道:

    瞎掰。
    空对空,道理对,但解决不了问题,拿此成文赚稿费,还不如写篇易经算命论。

  9. jjx874说道:

    哥白尼原則是一種哲學的陳述:沒有一個觀測者有特別的位置。 這個項目可以用範例轉移來說明,從托勒密模型的天空,將地球放置在太陽系的中心,到尼古拉·哥白尼顯示天體的運動可以不用地球(或別的)在中心的幾何系統來解釋,所以他假設從一個特別的位置來觀測是可以轉化至別的位置來說明。
    哲學家伊曼努爾·康德用"哥白尼迴轉輪"來闡述他的《當代認識論》中肯的思想方法的效應。他把知識主題的外在情況和品質歸咎於人的所有概念和經驗主義的經驗中心,並且克服了理性主義 - 經驗主義的僵局,成為17和18世紀的特色。
    將哥白尼原則應用在宇宙論上,也就是認為宇宙在大尺度下是均質和各向同性的。這個原則不僅僅是一種哲學上的聲明,也是一種重大的認知:從均質和各向同性的觀點看,在統計上產生大規模的偏差是不可能的;這也就是承認在觀測上的發現,可以經由各種不同的觀測加以印證。
    在實務上,天文學家在超星系團、星系纖維和空洞的尺度上觀測時,仍有不同的結構,但考慮到更大,在2億秒差距的尺度時,宇宙基本上是均質的。但是,當這是真實的,則宇宙在大尺度的時間上不是均質和各向同性的,因為它是從條件極端不同下的大霹靂演化過來的,並且將繼續往極端不同的情況發展下去,特別在暗能量的影響不斷提升下,明顯的朝向大冰凍或是大割裂發展。在非宇宙論時間尺度下的時間內宇宙是均質的,但是在基本粒子交互作用的時間尺度內不是各向同性的。在大尺度下各向異性的時間將導出最基本的近代物理的懸案。
    ——————————————————————————————
    被曲解了多少……

  10. 郭钢说道:

    柏林墙自然寿命比当时政府寿命长,预测政治寿命更有意义。

  11. noword说道:

    作者来预测一下tg的寿命还有几年吧。

  12. deanzhang说道:

    如果,这位教授“视察”柏林墙是在墙倒塌的前一天,估计就没人当他的预测一回事了。也就不会有这么多废话了。不过比丢硬币应该科学一点。

  13. Illusiwind说道:

    这是松鼠会历史上我见过的第二扯淡的文章。

    • vfgh说道:

      确实是第二扯淡的帖子,静等第一扯淡的神帖出现。会满嘴跑火车的神人加油啊!

      • Illusiwind说道:

        我说历史上。第一扯淡的是一个说扫雷的。很明显那个作者既不会玩扫雷也不懂P与NP问题,捡着一篇paper然后截个图就开始鬼扯了。

  14. wind说道:

    我说你们这些蠢货 好歹你们搞明白了什么叫做一无所知的事物什么叫做观察位置不特殊再来废话行不行 你们举得那些例子 还能再蠢一点么

    楼主在主贴已经说明了不能对90多岁老人剩余寿命进行预测 就在于观察位置特殊 下面就有拿10岁儿童和70岁老人做例子的 蠢也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吧

    • jjx01说道:

      醒醒,出生10年的孩子“特殊”,建成8年的墙“不特殊”?
      我怎么觉得墙比人寿命长哪,墙更像婴儿。

      另外,找个“不特殊”的年龄,40岁可以么?有50%的概率活不过160岁?

  15. xoda说道:

    来解释一下楼主的意思,虽然他老人家想远离数学贴近生活但是太败了…………
    若随机变量X在[0,n]上均匀分布,(他没说!)且测一次得X=t,则n有50%概率落在[4t/3,4t]范围内,80%概率落在[10t/9,10t]范围内,n即是寿命,t是年龄,n-t就是残余寿命。
    到此各位同意吗?
    同意的话就有另一个问题:前提有木有啊!!!!!
    您请告诉我为什么它就是[0,n]上的均匀分布啊!!!!!!!!!
    没说。
    完,这样还能混稿费…………

    • xoda说道:

      然后LZ又犯了错误。
      “剩余寿命在24年内”这一预测的正确率在前述条件下为75%---
      他自己也说了2.7年~24年才是50%。

      • 富贵说道:

        “剩余寿命在24年内”这一预测的正确率在前述条件下为75%---
        他自己也说了2.7年~24年才是50%。

        你再想想:2.7年~24年是50%,再加上区间左段的0年~2.7年这25%,不是正好75%吗?
        我觉得这文章的最大槽点在于那个“均匀分布”的前提。
        另外如作者自己所说,当置信度很大时,寿命区间太大;寿命区间很小时,置信度太低。

    • 奥卡姆剃刀说道:

      关于均匀假设问题,我会写长微博证明,请关注。

    • 赫连鲸岚说道:

      这种随机预测果然头疼!

  16. yusan说道:

    柏林牆是人為推倒的。如果這教授當時做的是政治上的預測,那可以說他有眼光,但這和“哥白尼原則”沒啥關係。如果他是對墻本身的情況做預測,那他純屬扯蛋,通過適當的整修,墻可以存在幾百年

  17. Q.Y说道:

    为什么我看文章看到一半,拉回去看作者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18. scythe说道:

    求第一扯淡文

  19. 姓名: 必填说道:

    楼主,包括高特的理论也许有点意义。但是预测柏林墙,粹是瞎猫撞上死耗子。文章各部分的逻辑也很牵强。泰坦尼克也不是产品质量或者故障概率的问题。船本身没有任何质量问题,而且泰船的建造标准在已经高于其时代的普遍标准,所以船公司才有自信称“不沉”。现代船舶多有雷达,他还会撞上冰山吗?

    问题1,泰坦尼克出航第一分钟,请你预测此船寿命。
    问题2,装有雷达的现代船出航一分钟,请再预测。

    而对于持续时间很短的陌生事物,则应对其寿命抱有足够的警惕。
    ----
    尼米兹级航母下水1分钟,你是不是足够的警惕觉得它第二天就会撞上冰山、搁浅?

    持续时间越长的事物,就越有可能持续更长的时间。
    ----
    请回到1990年预测一下苏联的寿命

    真的,这篇文章是我在松鼠会见过最差的文章。牵强附会。柏林墙的寿命可能有无数人用各种方法预测过,只不过是事后诸葛,就他碰对了而已。而且还猜的不够准确。

    • 可乐说道:

      1990年,这观察点还真的很特殊。有木有?
      不要说泰坦尼克和尼米兹,大家对二者知道的太多了,有没有?
      就像抽签
      看不见签,抽签才有意义,先抽后抽机会一个样,你亮明所有的签,谁先抽谁牛X!有木有?
      概率是什么?99%≠一定!0.001%≠不可能!
      原文:
      “在1969年以80%的可信度进行预测,该墙剩余寿命应在8/9年至72年之间。”
      高特的预测也只是个区间啊,有木有?只不过作者没说清。
      区间越大,预测越准确
      高特只是取了50%的区间,赌一把。
      高特某种意义上是蒙的,但是不是马后炮,50%已经很难得

      • 姓名: 必填说道:

        这么说吧。他的预测居于几个根本没有依据的假设。在这基础上得出的结论根本不可靠。再说他通得过重复验证性?

    • 奥卡姆剃刀说道:

      你提出的两个场景,第一个违反了观察点不特殊,第二个违反了的并非“一无所知”,说明你没看懂这个原则。

  20. todd说道:

    我只能说这篇文章简直是伪科学
    按照文中的逻辑,如果我碰巧访问一个城市
    这个城市刚刚建立的建筑就会在近期倒掉么?

    总之逻辑实在太烂 难道愚人节提前了么?

    • 动脑的笨蛋说道:

      鄂尔多斯城不就是这一个样子么?
      现在就是一个鬼城

  21. 100说道:

    没想到这篇文章能找来这么多人这么激烈地拍砖。
    不过想想也是,文章内容浅显,谁都能看懂,不需要深厚的数学功底。

  22. 过客说道:

    有点意思啊,按照作者的逻辑算了一下我办公室里电水壶的寿命,按50%算,还剩4个月至36个月;按80%算,剩1.3个月至108个月……虽然在这里不太实用,但值得深入研究。

  23. 说道:

    好吧,感觉这是一个万能的套用数值,因为在95%准确率中,要想最低结果为1,那么,前面就至少要有39次(或者是时间单位)的安全次数或者存在年限。比如说,我用筷子搭了个塔,只要它前面39秒(分,小时,天)没倒,那么我就可以说它在接下去的1秒(分,小时,天)不会倒,准确率是95%~!

    • 说道:

      以此来估算一下(全部以最小值算),我的手机用了3年,那么我的可以说在接下来的1/13年(约28天)里它还能用下去不会坏,只要把所有事物已存在时间除以39,就可得到准确率高达95%的预测存在时长。
      95%:1/39
      90%:1/19
      80%:1/9

  24. jedi-CY说道:

    这个不就是贝叶斯统计么

  25. sexpaper说道:

    不同于其他评论,我觉得这个文章属于抄袭,尤其是柏林墙的例子,我记得在经典科普书《从一到无穷大》里边有一摸一样的描述

  26. Sonullx说道:

    文章没有什么问题,只能说作者表达、读者理解有问题。
    举个评论者的例子:
    “按照作者的说法,只有50%的把握。所以推断,10岁的人有50%活不过40岁,70岁的人有50%活不过280岁,显然很扯。”
    应该是这么理解:“10岁活不过40,70岁活不过280”这个论断对于找来的大量的、各式各样的、不仅限人类的、生物或其他什么来说,有50%的正确率。
    原评论者的观点,无异于指着一枚落地的硬币说:“你不是说各50%吗,怎么它是正面向上?”

    • zagic说道:

      大家讽刺那么多,lz说不定还在偷笑“我早想到了,你们没懂我的意思”。
      lz什么‘观测点不特殊论’把这个数学问题搅和成哲学问题了。这么着吧,我就跳出lz的逻辑来提个问题:
      如果:‘观测者观测物体’这个事件本身不会对物体寿命有影响,那么观测时间点怎么就能影响物体的寿命期望和分布了? over

  27. Illusiwind说道:

    既然这样,那有个简单的验证方法。世界上还有很多知名建筑,柏林墙倒了,其他的应该也可以倒掉。比如,世贸双塔就倒掉了。作者或其支持者能否给出一个对世界各地知名建筑被毁掉的时间给个估计?当然啦,中国的估计你们也不敢估,当做“永远存在”好了,那对国外的都给个估计呗?到时看看能对几个,概率多少。就按到现在的时间,按50%算,看看有几个准的。

  28. 奥卡姆剃刀说道:

    解说《回归“哥白尼原则”》

    《回归“哥白尼原则”》一文被科学松鼠会网站放出来了,https://songshuhui.net/archives/75030 其意义不同于我个人博客了。看几十条评论中,只有wind网友真正看懂了文章,大多数是不理解和否定的,有称是松鼠会第二扯淡文章的,也有直接称是伪科学,因此有必要对这条原则再度解说。

    很多网友拿出了例子来说明《哥白尼原则》是胡扯,但无一例外地选择的是他所熟识规律的事物,例如一个小孩的寿命等等。网友的这种努力很好理解,他们需要拿出明显违背“常识”的例子来推翻这个原则,但既然都是“常识”了,这就违背了《哥白尼原则》的“对被预测事物一无所知”的适用条件。也就是说,任何企图通过举出“该原则违背了某个常识”的例子来否定这个原则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看到这里,估计有人会骂我耍奸了,不让我们拿已知规律的事物去否定这条原则,难道要我们拿未知事物的规律去否定?既然是未知的,我们怎样利用?这条原则岂不是无法证伪了?那它就跟无法证伪的阴阳五行一样是伪科学!

    其实这条原则的证伪性是存在的,在于“观测点不特殊”, 即任何一次预测的发起时刻,在被预测事物生命周期中等概率地处于任何一点”,这个假设是否合理,就成为了这个原则是否成立的关键。哥白尼原则适用对一无所知的事物进行寿命预测,假设在某事物生命周期中,有10000个人曾在随机时刻对其进行过生命预测,这10000个预测发生在该事物生命周期的什么时刻呢?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没有理由认为这些预测会集中在某个特定时段,所以假定其均匀分布是合理的。再根据以频率换概率的方法,这是数学家伯努利提出的大数定律啊,也是著名的蒙特卡络法的基础。反过来,我们假设这个“观测点不特殊”的假设不成立,根据大量实验条件下频次与概率相互趋近的原理,可以推导出,大量的随机发起的对某一个特定事物寿命预测,会集中在某个特定时段,这个结论您显然不能接受,所以,【假设这个“观测点不特殊”的假设不成立】的说法是不成立的,所以,某个随机预测位于被预测事物生命周期中并不特殊的位置这个假设,就是成立的。

    说到这里,估计很多网友的思路已经跟不上了,这并不奇怪,随机性问题往往跟直觉相悖,除非经过大量科学训练,否则是很容易想不通的。还有一条重要的原则,统计规律是不能被个案所推翻的,例如掷一枚硬币,正反面的概率是50%,但居然7次都是正面,这能推翻正反面的概率是50%的统计规律吗?答案是不能。

    《哥白尼原则》其实就说了一个“观察点不特殊”这个理念,它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有效预测方法,随着设置的置信度的提高,预测的寿命区间越来越大,当置信度为100%时,寿命区间为0到无穷大,这简直就是显而易见的废话。

    但是,《哥白尼原则》并不是毫无用途,例如两只同样业绩的股票必须选择一个做短期投资,甲股票的变化相对缓慢且与乙股同样处于低位,则应选乙股。为什么呢?已经很长时间低位的甲股票,持续这种低位更长时间的概率更大,这就是该原则的应用。还有,这条原则在避免我们先入为主的错误思维倾向时,有着积极的帮助。

    • Illusiwind说道:

      果然是神人。只有彻底支持你的才是看懂你的文的。“正因为规避了对复杂因果关系的分解,其所做出的预测反而更可靠。”这种P话都能说出来。那人类还发展什么数学物理,管他什么因果关系,直接当做全不知道用最简单的方法模模糊糊糊弄一下就好了,比分析因果要可靠多了。既然这样那我干脆也预言下,元素周期表现在已经找到118种元素了,我预测人类到灭亡为止发现的元素最终将在354种之内。这应该是有75%的概率成立的,虽然它P用没有,因为本来就不可能超过180种。详细计算反而不如当做什么都不知道随便乱猜,这是全文最伟大的槽点。

      • 消逝的波函数说道:

        你就是个二,根本没看懂,这是大概的预测,不是精确预言,是定性,不是定量。

        • Illusiwind说道:

          无所谓,各人有各人的需求。可能你们文科生不管做什么都只需要定性的感觉就可以了,没有定量探讨的必要。

          • blanu说道:

            请谨慎使用“文科生”这样的带有主观偏见的词语,否则会给这样的理性讨论带来很大困扰的。

          • Illusiwind说道:

            不好意思在我看来任何不涉及计算的讨论都是文科生的讨论。当然这不是一刀切的而是渐变的,因为毕竟真正的计算也有估计和微扰的成分。但是总体上对计算越排斥越文科。实际上即使是定性的讨论也需要计算的成分,我绝对不相信“对更多的信息进行更复杂的分析会导致结果不如当做一无所知的猜测”。

          • wb说道:

            其实从数学的角度理解或许更容易些。首先我要树一个观点,即完全未知的可观测事物对观测者是不存在的,这个问题让爱因斯坦和波尔辩了一生没个头绪,“上帝不仅掷色子,还把它掷到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去”,也就是说,一切可观测事物对观测者来说都是已知和未知的综合体,完全未知的可观测事物对观测者来说不存在。

          • wb说道:

            然后是一个现实约束原则,从数学分析的角度看,现实世界的约束条件体现为一定时空邻域里事物倾向于保持自身性质的稳定性和渐变方向的一致性(也即保持发展的连贯性),这个倾向在事物的不同发展阶段体现为一系列概率(比如人生选择ABCD你选A的概率之类的)。

      • 播放说道:

        同意Illusiwind说的.“正因为规避了对复杂因果关系的分解,其所做出的预测反而更可靠。” 这太扯了吧.就是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反而能作出更准确的预测,请问这是什么原理?另外满足"一无所知"这个条件很难满足,作者举几个例子吧.

    • XX马说道:

      楼主没有必要生气和解释,数学的世界懂的人本来就不多....

  29. 奥卡姆剃刀说道:

    新浪微博网友zrysbx1:回复@批判性思维启蒙:此方法的适用性可以讨论,但因为这个就说松鼠会太水了,未免太托大了。剃刀文中提到的Gott 1993年在Nature上发表文章,就是用这个方法预测人类的存在时间 http://t.cn/zj2k7rN

  30. Jallie说道:

    这种预测方法起码要加2个附加条件:一。除了其年龄外,对被观测物一无所知(这个文中已经说了,但举的例子都不符合)二。影响被观察物寿命的因素在其生命周期内保持不变。在人类社会中,几乎没有什么事物是符合这两个条件的。所以还是不要把自然科学的原则简单地套用到社会领域。

    • Jallie说道:

      TITANIC的例子是典型的用个案代表整体,且不符合第一个附加条件。如果类似的船已经证明了其安全性,没有什么理由认为新船比旧船更不安全。在选择手机是,我会苹果比山寨手机寿命更长是因为品牌以前的历史,而不是单个手机的烤机时间长短。

    • Jallie说道:

      2012的例子,作者偷换了一把概念。世界毁灭不等于地球毁灭。如果说后者目前仍然适用与哥白尼原则的话,前者则不行, 因为影响人类世界寿命的因素已经变了。(不符合第二个条件)。悲观地说,人类可能因为自身活动毁灭自我。乐观地说,人类可通过太空移民在地球毁灭后得到延续。

    • rollo说道:

      顶,同意 Jallie 的看法。哥白尼原则没错,但用此原则解释“柏林墙”存在时间,不合适;因为结论无用。用于解释股票问题,同样结论无指导意义,相信做股票投资者有更合适的理论做推测。行家会把复杂的东西讲简单,新手会把简单的东西讲复杂。
      建议撤下这篇文章,重写。

  31. 中国敏感词说道:

    我看了评论发现,很多人是因为没弄明白因果逻辑和概率逻辑的区别才不同意您的观点,我补充一句:如果有办法用严谨的因果分析来预测的事物,就完全没必要用概率分析,所以说哥白尼原则更常用于推翻先入为主的不合理假设,而非用于预测。比如有人说太阳东升西落是因为太阳绕着地球转,那你就要马上反驳:为什么不是我们绕着太阳转?我们的位置为什么特殊?有人说上帝是个穿着白袍的慈祥老头,你就要反驳:为什么不是穿比基尼的妙龄少女?为什么不是一只松鼠?老年男性人类有什么特殊?所以说所有的宗教都是违背哥白尼原则的。

  32. 丫十四说道:

    方法本身没问题,但1.从逻辑可知,此法越接近事件终结越错的离谱,而那时往往正是判断价值最大的时候。2.怎么判断是否“复杂因果”?3.微小的信息即可打破“一无所知”。结论:适用于无关现实痛痒的耍嘴。

  33. 游人说道:

    我觉得很多回复都对概率理解有误。概率问题只要不是100%或0%,都是不确定情况,出现哪一种可能的结果都不能说此概率是错误的。我认为概率就是对事物发生的把握,如果不考虑量子力学中那神秘的不确定性,假设世界都是照确定性的牛顿物理运行。那么,一件事发生的概率其实是与观测者相关的,概率的大小却决于观测者所知道的信息的多少,如果观测者获得的信息越多,那么概率就将越趋向0或1的确定结果。如果信息不够,那概率就会在0到1之间游走,其在0和1之间的哪一个位置取决于获得的信息更有利于0还是1(感觉很像薛定锷的猫啊,观察使叠加状态坍塌到一个确定结果上)。而文中的条件:对对象是一无所知的。就是为了减少所知道的信息,让预测过程变成纯粹的在数轴上随机取数的过程。所以,回复中用确定的问题来验证概率的做法是不对的,并且,在概率中使用特例来反对非0或非1的不确定概率的方法也是错误的,因为概率没有否定这种结果的出现。还有,如回复中"10岁小孩50%的概率活不过40岁,这死亡率好高"的问题,50%是在文中的"一无所知"的假设下得到的,而"死亡率好高"又引入了新的信息(什么样的死亡率不高),所以现在的概率不再是50%了。

  34. walnut说道:

    这个理论会被量子物理学华丽的打败的。

  35. 茶壶说道:

    我觉得这个理论本身是没问题的,只是50%这个概率没什么意义而已。但是放大到80%就有一些现实意义了。比如,我完全不懂股票,今天心血来潮去了趟股市,看到一只股票连续跌了9天了,那么我完全有理由相信(80%概率),这只股票至少还会再跌一天。当然这是基于我完全不懂股票,纯心血来潮去看的(观测点不特殊)得出的结论,至少我认为这个结论是有效的

    • Illusiwind说道:

      你当然不理解。一个骰子掷出了5次,都是奇数。你也觉得有理由相信下次掷出的仍然是奇数,概率超过5/6。这是在你对“骰子”这个东西一无所知所做的预测。但如果你知道“骰子”是什么,你当然会做出正确的预测。你玩股票要是真的光想着猜而不分析推理现实世界发生了什么对股市会有什么影响的话,估计你会赔很惨。

  36. 伪科学说道:

    哈哈哈哈,现在松鼠会就会搞这些伪科学,而且还不让人批评.

  37. von说道:

    在这里喷的人似乎都没看懂。
    说实话这篇文章里的理论毫无问题,完全正确。只是这写法大有问题啊。

    很容易就把人给误导了,剃刀老师你确定不是来挖坑逗人玩的吧?

    围观群众产生这些困扰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区分统计学研究的是样本空间的集体性质,而非单个样本的性质。文章中所说的数值也是概率和区间,但表述的有问题,没有说全面了:

    柏林墙有50%的可能在之后2年-之后24年的时间区间内倒塌,另有50%的可能性是在2年内或者24年之后到n年之内的这两个时间区段内倒塌。

    这就是哥白尼原则,看懂了没有?说白了其实就是在表述:丢硬币,落下去有50%的可能是正面。

    反正都一无所知,蒙一下又不会怀孕。

    • Illusiwind说道:

      lz一定非常同意你的观点,因为只要认为本文绝对正确的就是看懂了的,认为有问题的就都是没看懂的。
      那你解释下为什么根据更多的信息进行复杂的分析反而会不如直接猜测?是否由此可以推出我们对未来的预期完全只对历史进行统计就好而不需要对其背后的原因进行任何分析,因为分析得到的结果反而不如直接从统计数据猜测?

      • von说道:

        ╮(╯▽╰)╭
        这个理论的核心就在于“蒙”。

        什么时候才需要蒙?在“对被观测对象一无所知”却又必须要下结论的时候。其实严格来说这个条件不对,应该是“被观测对象没有统计数据支持”才对。

        举例:
        盒子里有数不清的小球在随机运动,你只知道很有限的信息(没有统计数据):

        1.它们有些存在了很长的时间,从宇宙初始就诞生了,也有可能就在昨天晚上诞生的,这个数字只要把小球拿出来看一下就知道;
        2.它们会消亡,但是寿命多长,不知道,每一个球都可能下一秒钟就死亡消失,也有可能活到宇宙的尽头。

        好了,我现在拿出一只球,翻开一看,它已经存在约8亿年了,请问你在缺乏统计数据的情况下,如何预测它的寿命?

        事实上这种时候就只有蒙,哥白尼原则就是蒙的方法之一种,预测这个球灭亡的时刻有【【【50%的可能性落在今后2亿-24亿年之间】】】,省略掉的话是:【【另有50%的可能性灭亡在今天到2亿年之间的时间区段内以及24亿年之后到无限远这两个时间区内】】

        现在你还需要从盒子里拿几万几亿只球做一下验证统计吗?

        剃刀老师装逼就装在把后面这关键的半句省略掉了,因为一写出来就显得这文章很无趣很无聊。

        • Illusiwind说道:

          因为实际上确实很无聊。就好像 有个人扔硬币之前预言会是正面。结果,哇,真的是正面。这个预测竟然答对了!好强大啊!
          不过你为什么不得不对一个一无所知的事物进行预测?你知道的多了为什么对预测不利?“正因为规避了对复杂因果关系的分解,其所做出的预测反而更可靠。”统计概率预测为什么比因果预测更可靠?无知不是罪,靠猜能蒙对?

      • von说道:

        如果写出后半句,就相当于奥卡姆剃刀老师敲了敲桌子,开口道:

        “同学们,今天我们要学习的内容是55+63=55+63,好了,下课。”

  38. tender说道:

    贝叶斯统计是什么?www.chtui.com

  39. William H.Wei说道:

    太多人没搞清楚前提了;不过柏林墙的例子的问题在于:存在了8年的墙,我们到底是不是一无所知的? 我觉得,这里真正的问题是,“作为一个政治意义的墙,还要多久被推倒”,这才是对那个预测者一无所知的;而对于物理意义上的“一座墙8年算新的吗?” “一座墙一般多久倒”我们已经知道了太多。不能再套用原则了。

    因为这些原因,使得这里的辩论一片混乱。。。。。

    一个不恰当的或者众人难以理解的例子、比喻,是很糟糕的。。。。

  40. fathil说道:

    Jallie网友的两个条件不对,既然“除了年龄外,对被观测物一无所知”,那么,对于“影响被观测物寿命的因素”也是一无所知了,其是否一直不变也就无从说起。

  41. Aris说道:

    我觉得核心其实就是统计学知识啦,50%的置信区间在2年半和24年之间,95%的置信区间在8/9年到72年之间,这是很简单的统计学算术题嘛...科研问题都是对未知事物的探索,都需要用到统计分析。如果是已知事物可以因果推理的,那直接有结论了,用统计学干嘛?所谓的不在特殊时刻,就是要求观测样本(observation)是独立的。作者写得误导人了,而且绕弯弯...

  42. blanu说道:

    学生物的表示生命本身(包括你现在的意识)就是亿亿分之一概率下的奇迹,对此也许可以用人择原理解释,但是观测者自身的特殊性不可避免的会影响到被观测者(观测者效应),所以这种理论仅仅是一种正确的废话,兴许可以当做茶余饭后谈资什么的吧。

  43. todd说道:

    观测点不特殊本身是没有意义的
    没有什么具体的东西是在整个时间轴上均匀分布的

  44. Illusiwind说道:

    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所谓“观测点不特殊”。“高特认为,他在1969年对柏林墙进行预测的时刻,并没有更接近该墙寿命的开端或末端,而是在该墙的全寿命中并不特殊的一个时间点上”,观测点在中间就不特殊,在两边难道就特殊了?我认为自己的观测是在中间那50%的地方就不特殊,我要是认为在最初的25%或最末尾的25%就特殊了?同样是50%的概率,分布在两边就比分布在中间特殊么?实际上“观测点不特殊”并不是“观测点靠中间”,仅仅是“对观测点的取值范围尽量大”而已。

  45. 任重而道远说道:

    假设观察点不特殊,哥白尼的确是在赌50%的可能,但他应该也同时考虑了政治因素,所以把握当稍高于50%。
    不过如同文中所说,“高特的预测方式非常不同,他根本没有考虑柏林墙背后的国际政治等因素,而是仅仅依靠已存在时间及“观测位置不特殊”原则,他做的不是因果分析,而是基于统计的概率分析,正因为规避了对复杂因果关系的分解,其所做出的预测反而更可靠。”此处私以为稍有不妥,准确些说该是他的计算方法是这样的,但他也同时考虑了其它因素使自己更有把握。
    看了看评论,好多都是忽略了哥白尼原则的前提“观测点不特殊”。还有些是没认真思考。还有些带着强烈偏见。
    科普。稳重而道远。

  46. 说道:

    这就是最简单的概率计算结果,要不然怎么哥白尼都已经在用了呢,想反驳原理本身的人都中了作者的陷阱。关键问题在于,对事物一无所知这个前提太强大了,所以完全没有实际意义。但凡我们进行预测,总是要在研究基础上进行的,这就直接违反了一无所知原理。作者回复中用股票做例子,但是要想靠这种方法买股票不亏死才怪,美国的次贷危机,不就是统计数据显示这种投资方式以前一直收益很好么。

    任何事物只要之前曾经出现过任何类似物,都可以作为分析时的参考,无论是从统计学角度来看还是研究原理。对于柏林墙,我们至少可以用国家政策的角度分析;对于泰坦尼克号(这个例子太不靠谱了),我们至少可以用所有的船第一次下水沉船的记录进行估计。至于人类世界的存在时间,已知其他物种存在的时间也不是不能作为参考依据。

    像情侣分手这类问题,其实只是某个范围内的分布曲线可以用这种方式近似而已。没有道理说你看到一个符合这种预测结果的研究,就拿来当做自己的证据,说这个我看到之前是不知道的,所以我观察点不特殊,然后你瞧结论跟我预测的一样。等看到不符合这种预测结果的研究,你又说根据研究结果看,你这个观察点是特殊的,所以不适用。

    而且作者说到避免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那就更不能让自己处于对事物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作出判断。再说 “以前一直这样,所以以后也会这样” 这种思维方式本身不也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惯性思维么?

    • Jallie说道:

      说得挺好。作者找不到好的例子一点也不奇怪,因为符合“对事物一无所知”这一前提的预测是几乎不存在的。即使有其预测结果也无法评价, 因为不管说对说错都可以认为是偶然的。

  47. zhuyugang说道:

    推荐一本2005年日本的畅销书《糊涂的墙》,著者:养老孟司,帮助大家开开窍!

  48. www.hzlianke.com说道:

    这个标题有点人性化哦

  49. betelgeuse说道:

    这定律是有的,不过这文章的问题就是举了太多实际中的例子,让读者产生了过多联想。其实用这种理论预测的可信度和事情在多大程度上满足那些“不特殊”条件也可以看成渐变的关系,没必要一刀切的……

  50. 柴郡猫说道:

    挺有意思的文章,很多人确实没理解就开喷了
    Lz的意思也很明确的,太多人钻牛角尖了

  51. 胖飞说道:

    受教

  52. 月亮说道:

    烂文一篇!!!!!!!!!!!

  53. 月亮说道:

    谬论!

  54. 太阳说道:

    松鼠会就这样的水平呀,这样的文章都让发。

  55. jayle说道:

    好吧,
    1、我们对事物一无所知。
    2、我们取点要取在不特殊的情况。

    两个条件貌似本身就无法达到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