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文章

【郭德纲表演“于谦验尿”,图片出处:http://www.chiphell.com/thread-506989-1-1.html】

经过公知媒体和“意见领袖”们的不懈努力,碘盐成功的被“塑造”成了为了垄断利益不顾人民健康的敛财工具。尽管科学界和卫生部门反复强调“多数地区都需要补碘,而碘盐是补碘最便捷的途径”,许多人还是毫无根据地“相信”自己不是缺碘的人群。于是,有“专家”提出:让医院“开放”尿碘检测,让人们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决定是否需要补碘,不就两全其美了么?

“尿碘”是指尿液中的碘含量。人们吃进的碘,90%以上会通过尿液排出,所以通过尿液中的碘可以推测碘的摄入情况。这也就是“专家”提出“个性化检测尿碘”的依据。

然而,“个性化检测”尿碘这个指标的价值很有限。即使在同一个人身上,它的波动变化也非常大。检测前饮食中的含碘量,会直接影响到碘的摄入量。而饮食中的碘含量,又跟食物种类有关。如果食用的是碘盐,又跟盐的用量密切相关。检测的是尿中的碘浓度,它还跟排尿量密切相关。喝的水多,排的尿多,尿碘含量就低。而且,一个人在不同时间排出的尿,碘含量也会相差很大。

所以,虽然尿碘含量跟碘的摄入量有关,但用个人的某次检测来推测他长期的碘摄入情况,却很不可靠。要推测一个人某天的碘摄入状况,需要收集齐24小时内的尿液进行检测。需要跟踪相当长时期内的数值,才能够得到可靠的结论。这样的检测,有多少人能够承担呢?

既然尿碘含量是如此“不靠谱”,为什么学术界和管理部门又都用它来衡量碘的摄入状况呢?

食物的含碘情况主要由地域决定,所以通常考察的是一个地区的碘摄入水平。虽然个人的尿碘含量波动很大,但是很多人的尿碘含量综合在一起,就可以消除“个体差异”的影响,比较准确地反映总体情况。在实际的尿碘检测中,是从一个地区的人群中随机抽取有代表性的一部分人进行测量,最后用所有检测样本的中间值,来作为这个地区的“尿碘中位数”。理想状况依然是收集每个人24小时内的所有尿液,不过科学家们发现:只要被检测的人数足够多,那么通过一定时间内的尿液测出来的中位数,也很接近通过24小时尿液得到的中位数。

也就是说,用来衡量一个地区碘摄入状况的“尿碘中位数”,其实是被检测的大量样本中处于最中间的那个人的尿碘含量。虽然这个数值是一个人一次检测的数值,但是这个数值的选择却要根据大量人群的检测值来决定。它不再代表“那个人的尿碘含量”,而是代表着这个地区的“碘摄入状况”。

当科学家们用尿碘值来衡量碘摄入状况的时候,使用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尿碘中位数”,而不是“个人”的尿碘含量。

回到碘盐的问题,需要强调:在碘的“充足”与“过量”之间有一个很大的缓冲区间,只要碘摄入量在那个区间就用不着担心。世界不同机构设定的碘的“充足摄入量”基本一致,都是尿碘中位数为100(或者对应的碘摄入量150 微克)。但是“安全上限”的设定则相差很大,美国是摄入量1100微克,欧盟是600微克,分别相当于尿碘值730和400。 世卫组织等机构的建议则是按照尿碘中间值做出的,100~200之间是充足,200~300是过量,300以上是超量。过量可能导致敏感人群出现甲状腺功能异常,而超量则是普通人群也可能增加风险。引发“碘盐危害”恐慌的那篇论文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而在同期的杂志上,一位美国学者发文表示了对该文结论的反对。他指出, 1970年代,美国尿碘中间值是320左右,当时的碘缺乏病发生率是3%,而怀孕妇女的碘缺乏病发病率是1%;由于后来美国人的盐摄入量下降以及加工食品增多(加工食品少用碘盐),美国的尿碘中间值在1990年代以后降到了200以下;按照世卫组织的标准,这个值很充足而且合理,但这一时期美国普通人群的碘缺乏病发生率上升到了12%,怀孕妇女中的发生率也上升到了7%。所以他认为,美国人群的碘摄入量处于不足和充足的边缘,应该增加。

如果只是从食物中摄取碘,中国的绝大多数地区都缺碘,或者“不缺”但距离“碘过量”也还很远,加上碘盐中的碘也到不了“过量”的地步。各个地区的碘摄入状况应该由各地卫生部门进行尿碘检测,并根据实际结果来调整食盐中的加碘量。在是否补碘的问题上,“个人诊断”和“个性化尿碘检测”都靠不住。考虑到缺碘的后果更加严重,除非经过医学检查发现甲状腺异常,否则食用碘盐是更明智的选择。

0
为您推荐

26 Responses to “个性化尿碘检测有多大意义?”

  1. 郑 然说道:

    有爱老郭的吗?

  2. rolf说道:

    让我杀花吧

  3. 阿露说道:

    沿海地区天天吃海鲜的,怎么可能缺碘?千百年来,没听说甲亢什么的,现在一查很多都是甲亢,都是因为加碘盐。再说中国人爱吃咸菜咸鱼等腌制食品,盐的摄入都是过量的,碘就更过量了。

    • beiang说道:

      沿海地区也未必天天吃海鲜啊,沿海渔村可能天天吃,沿海城市就难说……

  4. bubu说道:

    中国是农业国,绝大多数人的饮食习惯是水稻小麦青菜白菜配猪肉牛肉,怎么可能不缺碘?

  5. 超哥说道:

    怀疑碘盐导致甲亢的患者路过。。。

  6. 来峰神说道:

    作为一位沿海的孩子,以个人经验认为,沿海地区才不是天天吃海鲜啦!!!!也是一两个星期一次左右。一般都是海鱼。所谓天天吃的“海鲜”多是河鱼、汤鱼、河虾、蟹等,这些不算是海鲜吧?我们沿海的主要肉食都是禽类与猪肉。不会说吃到过量致甲亢。
    PS.本人与身边朋友家庭环境为中产阶级,差一点到小康水平那种,个认为能代表很大一部分人群。

    • 怎么说呢说道:

      本人老家广东沿海,家庭环境很一般,从小每天每餐必有海鱼。听爸妈说,今年禁渔期结束后,渔产特别丰富,海鱼便宜过塘泥。。。

    • blablasky说道:

      这个不能一概而论,有些沿海城市实际上离海甚远,有些家长是内陆来的不习惯,有些是纯不爱吃,但也确实有些家庭天天吃……比如我家,不但是天天,甚至可以说餐餐都有海味,海鲜不只是生鲜鱼虾蟹才算,虾米,虾酱,虾皮,海带,海蜇皮,海蛎子,等等,做个饭总得放一点吧,不然哪有鲜味?(至于河鱼虾蟹,我是真心在家从没吃过。俺家附近就木有像样点的河……)

      • 来峰神说道:

        好吧,只能说我住的广州还不够沿海。。的确,比不上深圳中山的靠近海

  7. 噢耶斯说道:

    那么,ZF是不是应该进行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尿碘中位数大调查,用数据和事实来打消全国范围内对碘过量的恐慌呢?

    • yunwuxin说道:

      你要是关注一下卫生部就碘盐问题发布的公告,中国有详细的碘摄入地图,现在也没年继续跟踪。曾经有一段时间在推广碘盐上有点过头,后来的调整还是比较合理的。只是现在,人们都信公知而不信卫生部,他们他们的公告没人看,看了也没人信。

  8. stampid说道:

    沿海城市,我父亲家兄弟姐妹都得甲状腺疾病了,我父亲甲亢...所以我家停用碘盐了

  9. 末法时代说道:

    所谓的公知,在此事件总发挥正常,公知就是要挑毛病的,如果连他们都不敢挑毛病了,我们就该小心了

  10. jaap说道:

    我在浙江,周围有很多甲亢的,部分地区碘摄入过量这个是事实。

  11. 四不象说道:

    因为大多数人缺碘,所以必须牺牲少部分不缺碘的人的利益。狗屁逻辑。
    为什么不开放无碘盐,我身边甲状腺疾病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是不争的事实,要买包无碘盐要跑遍整个城市。
    科普就科普,别夹带私货,松鼠会越来越恶心了。

  12. TT说道:

    经过公知媒体和“意见领袖”们的不懈努力,碘盐成功的被“塑造”成了为了垄断利益不顾人民健康的敛财工具

    詳細希望

  13. TT说道:

    應該用MODE
    不應用MEDIAN

  14. TT说道:

    美国人群的碘摄入量处于不足和充足的边缘
    應寫做中間

    關於安全標準
    美國的食物是很鬆的,所以連轉基因也有埋,但再鬆也比中共緊很多
    EU則很緊,所以大陸權貴都買EU食物

  15. x c说道:

    云你自己不就是一个塑造成科普宣传者,以貌似专业正确不可置疑的口吻发文影响舆论的标准公知吗?

  16. Tommmmmy.K说道:

    我们国家的碘盐碘含量已经比别人高了= =

  17. 真的假不了,反之亦然说道:

    哼!
    先搞搞清楚,碘酸钾、碘化钾的区别再来说吧!!

    什么松鼠会,垃圾!

  18. John说道:

    问题不在于有没有超标的问题,而在于政府部门剥夺了公民的选择权。政府强制食盐加碘,其实和强制计划生育是一个逻辑:政府可以包办公民的一切,从健康到夫妻生活。
    作为一个公民,我只要求拥有自己的选择权!我买的是食盐,不需要加碘,我也不希望我在餐厅吃的食物中含有不需要的添加剂。如果缺碘,我会自己购买营养剂来补碘。

    • kill2winer说道:

      好啦,政府也剥夺了你不许孩子上学的权利。还剥夺了你成为文盲的权利。
      你自己看得懂明白碘盐是怎么回事,还有好多人不懂呢(尤其是解放初期)。
      如果你吃饭的时候服务员递给你的不是菜谱而是营养成分表和各种元素的分析报告,你会有心思、且有能力看明白吗?
      我估计你是看不明白的。简单点说,铬你一定会认为有毒,但是如果你缺铬,一样会生病的。差别在于具体的量。你知道多少是安全线吗?你知道你每天累计吃了多少吗?如果你不是个养生狂人的话,我想你是不知道这些数据,也不会计算每喝一杯水摄入了多少钙镁等等。
      政府为了解决大多数人的问题,一开始采取了简化的方式,但那是因为大部分人无法判断而且过量也不至于产生太大的危害。如果你自己选择,是选择大量的人涌进医院诊断治疗缺碘,还是少部分人到医院诊断碘过量?我想,从成本来看,当然是后者更加合理。
      就如同过马路只能走斑马线,不允许随意穿行一样。为了效率,有时候是可以牺牲公平的。不要以为绝对公平万岁,否则所有的事情都会被一大堆貌似公平的要求给淹没。

      我要无碘盐
      我要无钾盐
      我要海盐
      我要井盐
      我要高纯度的无害盐
      我要补钙的盐
      我要自己生产的盐
      我要卖自己生产的盐
      我要往盐里掺养生的绿豆水
      我要往盐里掺我的祖传秘方
      我要卖可以抗辐射的盐
      我要卖可以沟通外星人的盐
      我要......

      谁来管理?谁来认证?谁来提供最大的可信度?谁来提供最大公约数?你自己吗?某个具体的人吗?都知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被收买的专家、以及路边的不靠谱的小广告你还没烦么?
      你,要什么?选择什么?无政府?还是天生从不犯错的政府?

  19. 秋城一点雪说道:

    应该上一个大脖子病的图片,脖子上挂个十几斤的血管丛生的大肉瘤,看看谁还敢不吃碘盐。

    我小时候在家乡见过不少这种病人,很可怕,放到现代,任何一个人长了这种巨型的怪东西都可以上头条新闻,都是缺碘时代发的病,所以当时推广碘盐在我家乡来说,是很顺利的,家庭妇女们都争相传播缺碘的危害——因为谁都不想得那种毁容病,一辈子脖子上挂个十几斤的“项链”。

    我相信任何见过大脖子病人的人,即使有“无碘盐”他都不敢去选择。

Leave a Reply for be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