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想打人?电你!

早晨,当医生们进入病房的时候,每个人都惊呆了。两个病人——确切说是精神病人——他们几个礼拜以来都处于木僵状态,像植物人一样躺在床上。现在,靠近门的这位已经不是原本侧卧的姿势,他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手中紧紧攥着一把勺子,手边的床单上依稀散落着一些已经凝固的血迹,以及一些不明物体。空气里还飘着丝丝血腥气。

这里发生了什么?答案很快就揭晓了,绕过屏风,大家赫然发现靠窗的那名病人左眼已经变成一个硕大的空洞。

好了,故事讲到这里。这不是恐怖小说也不是电影情节。理论上,这是个小概率事件,但可以确定他事实存在,不过实际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已不可考。这个故事在精神病学课上被当作经典案例口口相传。

目前在精神科医院,由于受幻觉支配或是易激惹的情绪的影响,常见到的是病人冲动打人伤人的情况。这种时侯,医生会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笔在临时医嘱单上写下“ECT”,一边让护士安排时间,当然,前提条件是这位病人的身体状况符合ECT治疗的适应症,并且没有出现禁忌症中的任何一种(关于适应症和禁忌症我会在后文慢慢表述)。

“ECT”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电击,这不是惩罚措施,而是一种行之有效且疗效迅速的治疗方法。通常所说的电击治疗包括两种,一种是传统的,或者说经典的电休克(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ECT),这是一种以电流通过头部诱发大脑癫痫大发作样放电,从而改善精神症状的治疗方法,另外一种则是改良电休克(Modlfied ECT,MECT)它在前者的基础上使用了麻醉剂和肌肉松弛剂,从而使治疗更加舒适和安全。


木僵是一种精神障碍的神经运动,多发生于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主要表现为语言行动和思维活动、意志要求的减少,甚至表现为不吃不喝不语不动,更严重的人表现为蜡样屈曲,他会像模特儿一样任人摆布,可以拗成并坚持正常人很难坚持的造型。但是木僵病人也有可能忽然醒来或突发冲动,通常事后对此毫无知觉。


[蜡样屈曲状态的病人有可能会维持这种姿势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当然,图中的人物并非精神病患者,她来自一张普拉提运动的海报。]

精神病与癫痫

自古以来,癫痫与精神病(主要是指精神分裂症)的关系一直纠缠不清,他们同样被视为是被鬼附身,是异端邪教,这种恐惧感伴随了人们很多年。癫痫和精神病患者也一直倍受歧视,但癫痫患者里不乏伟人,根据史料记载,凯撒大帝、拿破仑、诺贝尔、苏格拉底、梵高等等等等都是癫痫患者。

癫痫又称羊角风,羊癫疯,现在医学把癫痫定义为一种脑部病变的神经细胞过量放电引起的反复的、暂时性痉挛发作的综合症。主要临床特征具有3个共同点:意识消失、不自主的肌肉震颤、脑电图改变。

关于癫痫的记载可以追溯到汉谟拉比法典,其中有一章规定癫痫病人禁止结婚(插花:这其实很明智,优生优育啊~!)。它的症状在《圣经-马可福音》里被描述得很形象:“他被哑巴鬼附着,无论在哪里,鬼捉弄他,把他摔倒,他就口中流沫,咬牙切齿,身体枯干。”后来这个人被耶稣治好了。

在马可福音中同样描述了一名拉格森被鬼附身的同学,其症状便是精神分裂症的形态,这名同学也被耶稣治好了。而事实上,在医学昌明之前,患有精神病或者癫痫的人通常得不到治疗,而是被非常不人道地关在阴暗狭小肮脏的房间里任其自生自灭,更有甚者被活活烧死。

到了19世纪,医学迅猛发展,人们开始意识到癫痫和精神病是种疾病而并非鬼神附身,他们的病变可能来自脑部,并且尝试寻找有效的治疗方法。在大量的研究中,人们逐渐发现,得癫痫的人似乎不容易发精神病,癫痫可以预防精神病。

这一观点在现在被证明是错误的,其实患有癫痫的人出现精神症状的概率高于普通人群。但是我们仍然要感谢这一错误观点以及它的正确推论——人工诱发的癫痫大发作可以改善精神病症状,它来自梅德纳(Meduna,1896~1964)。


癫痫大发作是癫痫发作的一种形式,主要表现为突然意识丧失,继之先强直后阵挛性痉挛。常伴尖叫、面色青紫、尿失禁、舌咬伤、口吐白沫或血沫、瞳孔散大。持续数十秒或数分钟后痉挛发作自然停止,进入昏睡状态。醒后有短时间的头昏、烦躁、疲乏,对发作过程不能回忆。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全身肌肉持续紧张,强大的拉力有可能造成骨折或者关节脱臼。

值得表扬的梅德纳

1934年,梅德纳还是匈牙利布达佩斯大学的一名医学学生,他翻阅文献时根据“癫痫可以预防精神病”的说法,得到了一个推论“人工诱发的癫痫大发作可以改善精神病症状”。他立刻为自己的妙手偶得兴奋不已,并且坚信不移,立刻开始了试验。

前面我们说过,癫痫是神经细胞过量放电引起的,那么,如何才能使神经细胞过量放电而诱发癫痫呢?了解一点神经电生理的人会知道,细胞膜内外有很多K+,Ca++,Na+离子来维持一个跨膜电压,当神经细胞受到的刺激达到一定阈值的时候,离子通道开放或者关闭,使细胞膜内外的电压发生变化,产生动作电位并进行传导。

据此,梅德纳选用了采用药物来降低神经细胞产生动作电位阈值的方法,这样,一个小的刺激就可以导致神经细胞大规模的放电,从而诱发癫痫。经过左挑右选,他最终锁定了了25%樟脑油用于人体试验,他的实验成功了,他运用25%樟脑油治疗一名43岁的男性精神分裂症患者,首次注射之后45分钟,这名患者发作了为时1分钟的癫痫。之后在15天内,梅德纳又给予了他五次注射,成功的改善了他长达四年的“木僵”状态。

当时,这些试验造成了全世界范围的轰动,学术期刊和学术交流会议热烈的讨论这种新的治疗精神病的方法。要知道,在1934年,还没有氯丙嗪,也没有利培酮,你所熟知的抗精神病药物在当时都还没有被发现。当时唯一的治疗精神病的方法是M.萨克尔在1933发明的胰岛素昏迷疗法。

这种治疗方法是一种经验疗法,治疗机理未明。它操作复杂,治疗时间长、护理工作量大,医疗费用昂贵。传统的治疗方式为:注射胰岛素,使病人产生低血糖昏迷;然后注射或鼻饲葡萄糖液,让病人复苏。治疗自清晨起至中午前结束,需 3~4小时。疗程以昏迷次数计,治疗精神分裂症常需30次左右的昏迷。由于并非每次治疗均能达到昏迷,故全疗程可能长达50~60个治疗日。胰岛素昏迷治疗的并发症包括过敏反应、癫痫大发作、心力衰竭、虚脱、吸入性肺炎。较常见的并发症为稽延性昏迷和继发性昏迷,这些导致它的死亡率为0.5~1.3%。

对比一下那名43岁的木僵患者,药物诱发癫痫这一疗法的优点也就不言而喻了,治疗周期短,安全性较高。但这一方法的缺点也十分明显:药物剂量很难掌控,而癫痫发作也可能导致危险,如骨折,呕吐误吸导致窒息等等。少见的严重并发症为窒息、心力衰竭和心律紊乱,但治疗的死亡率并不高,在万分之一以下。

ECT的产生

当梅德纳在实验室埋头苦干,寻找更有效的能够诱发癫痫的药物时,U.切莱蒂(Ugo Cerletti,1877-1963)和L.比尼(Lucio Bini,1908-1964)这两个“ECT之父”正在研究电刺激和动物神经运动的关系(有资料说这一研究源自某次在养猪场发现的猪们被电晕了才进行屠宰的参观经验)。他们在实验中发现,有些时候电流能够诱发动物的癫痫发作,但是机理尚不明确。

看到梅德纳关于精神病的治疗方法,他们联想到,人类是不是也可以用电刺激来诱发癫痫呢?电极放在哪里?电流强度又需要多少呢?

1936年,切莱蒂接任罗马精神科主席后立即着手安排这项他称之为“休克治疗(Shock treatment)”的研究,成立了一个包括比尼在内的科研小组。他们进行了反复的动物实验,一开始,他们用狗来做实验物品,把电极的一头固定在在狗的头部,另一端插在肛门里。通电之后大约半数的狗当场死亡,死亡的原因是电流通过心脏导致的心脏骤停。

之后他们改进了电极的位置,直接把电极放在颞部,使电流回路避开心脏,此时试验终于取得了成功,这就是ECT的雏形。在之的两年里,切莱蒂和比尼进行了大量的实验神经病理学研究,排除抽搐对脑造成损害并确认ECT安全后,才首次将ECT用于人类。

1938年,比尼首次将他自己组装的简陋仪器的两个电极接在人类头上,这次的治疗对象仍旧是一名重症的精神病患者,治疗时病人首次被通电80V电压,0.1秒后仅有短暂意识丧失,再次通电90v 电压,0.1秒后病人出现癫痫小发作样抽搐,第3次更强的电刺激后,这名病人全身抽搐大发作,意识完全丧失。该病人后经9次电抽搐治疗精神症状完全消失,随访两年,生活正常并恢复了原技术工作。这次史无前例的ECT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成果被介绍在《美国精神病学杂志》的增刊上。以后,ECT因技术简单,疗效确切迅速被许多国家接受和使用。

编年史:从ECT到MECT:

1940年,弗里德曼用避开大脑优势半球的单侧电极取代双侧电极,采用低电流刺激代替高电流刺激来减小ECT对认知造成的影响。

1941年班尼特首先在治疗前引用南美箭毒作为肌肉松弛剂,使原来电抽搐时发生的剧烈强直阵挛发作,变为松弛的肌纤维颤动发作,避免了骨折脱臼等情况的发生,从而扩大了治疗适应症的范围。

1944年,里博森提出的短脉冲电流能够有效地减少ECT对记忆功能的影响,至此短脉冲电流在ECT治疗中被广泛采用。

1949年美国出版专业杂志《抽搐治疗》((Convulsive Therapy)。

1951年霍姆伯格应用更为安全的去极化类肌松剂氯化琥珀酰胆碱代替南美箭毒。

1955年萨尔兹曼将静脉诱导麻醉药硫喷妥钠引入ECT,以消除使用肌松剂后病人的窒息感及对ECT的恐惧感。

至此ECT技术趋于安全、文明和完善,成为现在ECI应用的标准技术,称为MECT(Modlfied ECT)或NC-ECI(Non-convu1sive ECT)。

ECT的应用

40年代初ECT迅速推广到全美,与胰岛素昏迷疗法并称两大休克疗法,主要用于公立医院,广泛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抑郁症和其他不确定的精神疾病。50年代中期ECT应用有所减少,主要原因是抗精神病药氯丙嗪等被发现并投入使用,以及媒体对ECT是否人道的讨论和评价,尤其是媒体大量渲染病人通电后抽搐的恐怖形象在社会上引起的负面影响。直至现在美国某些州仍然禁止ECT在本州使用。

而在我国,40年代我国仍在使用戊四氯诱发癫痫的休克疗法,直至50年代初期ECT才在上海、北京、广东等大城市开展治疗,50年代中期ECT治疗机实现国产后才在全国普及开来。文革时期ECT被视为“迫害劳动人民的三大法宝”之一被全面停止使用,后来因病人病情严重难以控制才逐渐开禁。改革开放后我国逐渐引进MECT治疗方法,但直至本世纪初,于国内精神病院仍然缺乏具有麻醉科知识和经验的医务人员,我国大部分地区的精神卫生医疗机构仍处于ECT治疗阶段。


小贴士:ECT与抑郁

虽然一开始ECT是为了治疗精神分裂症而产生,但经过大量的实践证明ECT的适应症最主要是抑郁,尤其对于抑郁引起的精神病性症状、术僵、躯体疾病及对自己或对他人有危险的病人更为适合。其抗抑郁作用及抗木僵作用优于任何一种药物,一般3~4次治疗便能消除严重的消极观念和木僵症状。ECT的另一适应症是精神分裂症急性加重期,表现为兴奋、幻觉、妄想或感知觉改变。有文献表明,ECT对重性抑郁症90%有效,一般6~8次治疗后见效,疗效高于药物20% ;对躁狂症90% 有效,8~10次治疗后见效;对精神分裂症急性症状者75%有效。为了保持疗效稳定,在完成一个有效的治疗过程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可予ECT一次以巩固疗效,部分抑郁症患者的治疗过程可延长至半年之久。但需要注意的是,ECT治疗仅仅只能缓解精神症状,却并不能完全治愈任何疾病,精神病患者仍然需要长期的药物治疗以巩固和维持效果。


参考文献
张欣凯 等《电抽搐治疗精神疾病的发现与发展简史》中华医史杂志 2000
江开达主编《精神病学》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5

0
为您推荐

59 Responses to “电击精神病人七十年——MECT发展小史”

  1. Robot说道:

    恐怖,颞部就是头部?
    还有,看上去电击就是对木僵的精神病患者有效?怎么电视里活蹦乱跳的那种也电击?

    • N.Acc.说道:

      颞部就是耳朵上面一点的地方 也有刺激额叶的

    • xiaofeixia_z说道:

      “ECT的另一适应症是精神分裂症急性加重期,表现为兴奋、幻觉、妄想或感知觉改变。”

    • xiaofeixia_z说道:

      还有躁狂症。那可是相当活泼呀。

  2. sheepwhite说道:

    我是不是应该受点电击..

  3. xiaofeixia_z说道:

    见习的时候见过电休克疗法。

  4. 青方说道:

    以前是治疗精神分裂症的常用方法,相当于把电脑重新启动一下。读书的时候在精神病院实习见到过,还是比较恐怖的。

  5. DNA说道:

    不错,这篇把来龙去脉写得很清楚

  6. alty说道:

    Revolutionary Road革命之路这本电影里,那个疯数学家说,电击把我脑子里的数学全电没了,请问是不是电击会严重损害智力

    • 四月说道:

      以目前的研究情况来说,是不会影响的智力的。
      但是精神病本身就可能会造成器质性的退行性改变,所以也很难说到底是疾病本身还是电休克治疗会造成病人的认知或者其他能力的下降,不能有定论。
      个人认为真的要搞清这个问题,需要大样本量的对照试验,需要正常人群参与,但是这在伦理上说不过去啊~~~

      另外关于记忆方面,现在我所看到的研究(人体及动物实验)资料都认为电休克会影响病人的记忆,但不会影响记忆力。【请注意这两个词的区别】,原因是抽搐造成的脑组织一过性缺血和(或)与麻醉有关,病人的短期记忆会受损,他可能不记得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譬如昨天晚饭吃了什么,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后会恢复,这段时间可能是几个小时,也可能是几天,因人而异。但对于记忆力来说是没有影响的,或者说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 Truth说道:

        你的伪科学 与无知令人发指
        如果需要证明一切你该先从自己着手
        记忆与记忆力 搬弄文字 你知道两者由来和关系么
        我可以告诉你有人被电击后2个月第一人格才被清理 之后周而复始6个月不断重复在崩溃 疯与傻之间 他在电击前与之后的记忆丝毫未损 但是6个月中无法记忆
        并且曾经的记忆也因为意识消散 而不能重复 只有他的日记能揭示一切
        他的垂体已经开始萎缩 脑皮层严重受损 健康持续积累锻炼的身体也因药物 和治疗 提前衰老 各血项不正常 痴呆疯癫伴随他 但是他没忘一点 他要做的事的文字与声音表达 可他已经不明其理 无法串联丝毫了 他是个隐藏在伪装下的孩子 创造性天才 他的童真从未泯灭 他的目标从未动摇 24年来无论遭受了什么
        那丝与生俱来的博爱 公正 追寻精神自由与永恒的信念从没动摇 一次非法近似荒诞的闹剧 发生在他身上 电击后他也没屈服 虽然 他知道感觉和人格会消除 但是他为了坚守自己 把这些强化为语句铭记 但一切阻止不了改变 他只是在模仿从前的自己 从开始还能对比察觉并且记忆一切 到之后躁狂 发疯 到痴呆 麻木 再到之后无数次的人格跌落 永无止境 他记录一切 只为更多人了解真相
        精神学发展至今已经成了 政治工具 及 人类定向进化的吸尘器 你们幸存不是你们有能力 而是他们让你们活 你们 是进化历程被定向筛选的典范 政府如同精神学 都是他们的工具 它将伪科学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切不是在抱怨 一切只是进化驱使

      • hi说道:

        请问 mect一定要做一个疗程吗?如果只做一次的话,会怎样?

  7. Netson说道:

    看得不寒而栗啊……

  8. BOBO说道:

    搞了个瑜伽图。。

    • 四月说道:

      是呀,我自己配的。。找了好久的图,也许是因为方法不对……唔~找到的木僵图都挺可怕的

  9. jedimasterli说道:

    见习的时候有幸看过ECT,场面确实相当劲爆
    如果不是精神科的医生很难狠下心下手呢
    感觉就像热启电脑似的

    • 四月说道:

      其实就算是reset~~我昨晚刚发了这文今天就有幸当了次ECT助手,没有麻醉的哟……其实没有想象得可怕。

      • 毛球说道:

        前两天看了MECT,非常温和。。。

        但是想象不出ECT,只在《飞越疯人院》看到过,感觉超恐怖。。。求详解

  10. 灰常稀饭说道:

    正常人被当精神病电一下什么感觉!?
    不寒而栗!
    啧啧...

  11. 摘星薯说道:

    颞部是指额部的两侧,眼眶的外上部,俗称太阳穴的部位...
    以后减少发神经的次数。。

  12. adenine说道:

    四月
    是一个小时候坚持把写字台的抽屉空着,等待机器猫哆啦A梦钻出来的妞。
    ----
    这个介绍很意思呀

    • 超喜欢这个介绍。但是四月我对不起你。你说加“文本框”我没明白是什么意思,所以没加,就用的【】。。。

      • 四月说道:

        文本框的意思就是在这段字的外面套个框框……因为【】中的内容是解释说明的,可以跳过不看并不影响文章的完整性而且阅读更流畅…… 不过这样子也挺好哒^^辛苦啦。捏捏

  13. stony说道:

    看完不敢装抑郁了...

  14. 蓝枫说道:

    终于看到四月丫头的第n次修改后的发布版了~~恭喜恭喜~~

    • 四月说道:

      这是第十稿或者是第十一稿……上次给你看过的那篇应该和这个差不多吧?

      • tina说道:

        四月,有专治精神病方面的医生可以介绍下不?我这有个人她以前精神是很正常的一个人,在外上班一年多后就变得精神不正常了.

  15. sunny0302说道:

    据说癫痫的人中会有很高比率出现某方面的天才,有什么解释吗?

  16. szanc说道:

    这篇文章再一次扫除了一个误区,凡看过《飞越疯人院》都不会忘记杰克·尼科尔森被电击后的惨况,一直以为这是对发狂的病人一种强制安静的手段。
    但这篇文章没有说电击的负面作用,因为一般认为触电后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受伤,电击对人的身体没有一点伤害?

  17. c2blog说道:

    又一个童话的实现
    (特来歪楼并致敬,献给赛亚人公主)

    野鼠流的风向标
    早晨,当野鼠们进入橡树的时候,每一只都惊呆了……
    曾几何时,橡树门前聚集了一大批难以计数的排队等候者。
    ta们,谁都跃跃欲试,谁都如履薄冰;ta们,全都蓄谋已久,全都畏缩不前。
    大家都被女烈士的不屈不挠所深深震撼,排头兵领头羊试水是谁,有目共睹。

    一个好的赛亚人
    若不满足于自得其乐的心理游戏(包括棋类游戏),
    只有一条路,就是找到你的模范/敌人,学习/超越ta !!!
    只要有永不放弃的上进精神,胜利终将引导人民。
    “新大叔是个人才。” 赛亚人,变身~~

    天下武林大会
    经时133天,闯十八同人阵,历九九八十一难,练就金刚不败之身。
    “我的祖国派我到这里,不是为了赢得比赛,而是让我完成比赛!”
    胜利和智慧,都属于你,圣斗士的女神!
    雅典娜,谁为你惊叹?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
    咳咳,大家好,冒号,一年复始,万象更新~…~~……~~~
    我们大家要做到,不抛弃,不放弃,…,不重启,不折腾!
    “从此,公主过上了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

    “希尔伯特就像穿杂色衣服的风笛手,
    他那甜蜜的笛声诱惑了如此众多的老鼠,跟着他跳进了数学的深河。”
    ——H.Weyl

  18. xK.13说道:

    “插花:这其实很明智,优生优育啊~!”

    优生优育可不是这么来的……这跟希特勒所谓的“优生学”有什么本质区别…………

  19. 东方蔚龙说道:

    楼上提到了“飞越疯人院”和杨老师的“战网魔学习班”,我看完本文后,第一反应也是想到这两个例子。
    似乎更多是作为一种惩罚和令人屈服的手段。网瘾如果正式被定为精神疾病,似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大量采用此手段了,但这种直接的电击头部,不管多么有效,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会给人带来极大的肉体痛苦是肯定的,还是应该慎重使用,尤其是对仅有网瘾的未成年的孩子,况且,对人的脑部和智力到底有无损伤,都还是个不确定的事儿。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感觉跟过去不用麻醉刮宫人流一样,有效,但很残忍。另一个担心,就是如果用于“改造”正常的但只是有不同意见的人,那也是很可怕的工具。

    • 四月说道:

      我再次重申这是一种治疗手段。
      而网瘾,MECT应该不是作为正常的治疗手段,正规的治疗机构不会采用MECT来治疗网瘾的。
      如果上升到政治高度……那是我所完全无法理解的领域了

    • Truth说道:

      是的 这种“苦难” 是人类语言无法表述的 陷落 意识溃散 萎缩
      和那些被摧残肉体的人比不如 甚至无法抵挡这些 被从现实悄悄抹除
      攻击了人类的本质 这个举动蕴含的意义你们无法想象 智慧当然无存
      曾经的觉悟者 瞬间跌落入社会底层不如 不光是跌落得不如自己孩童时期的觉悟
      我只能说彻底报废 身体因为意识垮塌 还有药物 迅速衰老 你想不出一个健康的青年改变有多快多大 如果你不是曾经熟知这个人 你根本不会把两者联系到一起 你无法承受这些 远离精神科及其药物治疗手段 是我唯一能说的

  20. 童天鉴日说道:

    复习历史,展望未来。

    不过电击的确很管事。

  21. ligand说道:

    ECT应该像洗肠一样走入寻常大众的生活,成为高端保健享受。什么失恋啊、裁员啊、家门不幸、无法长时间保持注意力,都可以ECT一下

  22. 骑鹅旅行说道:

    看了四月的两篇,包括之后的reset人脑,学到了很多知识,非常感谢!

    但是作为对精神病知之甚少的人,我还希望知道精神病的发病原理,从而能对ect、mect有更清晰的了解!

  23. tom说道:

    为什么电击可以治疗精神病呢?有没有原理方面的解释?

  24. [...] 有兴趣的可以来这里阅读《MECT发展小史》 [...]

  25. Truth说道:

    点击休克不是治疗病人 病人在被第一次电击后即告消失 存活下来的躯壳 和记忆 没有感觉 没有情感 和你观察到周围人的麻木一样
    原理类似受刺激惊吓 只是更全面 之后表现的多语 木僵消失都是假象 病人已经无法建立任何人格 彻底丧失思维 逻辑 推断 情商归零 品味 鉴别 审美 喜好
    一切情绪均丧失 简单智商测试无法暴露 病人实际 已经变成疯子和痴呆 还有就是 脑本身大面积烧伤 网状毛细供血系统崩溃 加之大量受体拮抗药物 低血压 导致细胞水肿 缺氧 缺血 进一步损毁 脑皮层也会受损 使大脑过度劳累
    人如梦似幻 像醉酒 但是更持久且永久性 丢失一切感觉从小建立的 应激反应
    行为记忆 垂体也因为过度疲劳 导致萎缩 和杀人没区别 治疗的不是病人 是他周围的人 这些在普通人身上不明显 对于创造性天才接受这些之后尤为明显
    记忆因为感觉丧失而凌乱无序 并且无法再归类记忆 心率改变 加上大量受体拮抗药物 病人心脏无法再负载体力劳动 就是安静的执行死刑 身体精神具毁
    精神科本身已经变性 或者说创始人伊始尚有探索物质精神与心理协调的目的
    但现在就是任何体系都拥有的回收设备 安静的回收处理掉那些对它构成威胁的个体 你们以无法从精神病患者口中得到什么 所以这个阴暗角落不断扩张不被人重视

    • wind说道:

      你丫大脑有病吧 这说的都是什么玩意啊 你是有迫害狂还是有妄想症啊

      看来你很需要做一次ECT 已经病得不轻了你

      • review说道:

        Truth这家伙思路清晰,出口成章,逻辑性很强,对医学知识也有所涉猎,对精神科的知识了解的还不少,但说的话就是和与正常人不一样。疯子和天才之间仅一步之遥,估计是以前是学精神卫生的,可惜自己早早的陷进去了!

  26. 刘冲溟说道:

    巧舌如簧啊
    说得我有点想摸电门了

  27. 王鹏说道:

    早晨,当医生们进入病房的时候,每个人都惊呆了。两个病人——确切说是精神病人——他们几个礼拜以来都处于木僵状态,像植物人一样躺在床上。现在,靠近门的这位已经不是原本侧卧的姿势,他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手中紧紧攥着一把勺子,手边的床单上依稀散落着一些已经凝固的血迹,以及一些不明物体。空气里还飘着丝丝血腥气。

    这里发生了什么?答案很快就揭晓了,绕过屏风,大家赫然发现靠窗的那名病人左眼已经变成一个硕大的空洞。

    这个案列具体的出处,(时间、地点、人物)。
    你是在编小说,还是在讲资讯?
    你做过MECT没有?
    如果你喜欢,我给你天天做,怎么样?

  28. 小英雄说道:

    为什么西方的经验疗法,即使也很危险,就被称为科学,中国的“以毒攻毒”,或者中药里重金属多一点就是伪科学了?

  29. 冰图说道:

    西方的经验疗法,在西方也不被称为科学。

  30. 告诉你们真相说道:

    报告称中国精神病收治混乱 成拦截上访手段 2011年01月06日

    中国青年报10月11日报道 10月10日是第十六个世界精神卫生日。民间公益组织“精神病与社会观察”与深圳衡平机构今天发布的《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称:“我国现行的 精神病收治制度存在巨大缺陷,精神病收治局面十分混乱。这不仅威胁到社会公共安全,也使得每一个人都面临‘被收治’的风险。”

    报告指出,一方面,许多应当被收治的患者由于无力支付医疗费,得不到治疗,或被家人长期禁锢,或流落街头,成为散落在社会中的“不定时炸弹”,威胁 公共安全,同时这些患者本身的自由乃至生命安全也时常被侵害。另一方面,大量无病或无须强制收治的人,被与之有利益冲突的人送往精神病院,承受丧失人身自 由、被迫接受本不该接受的治疗带来的痛苦。

    报告称,这种“该收治不收治、不该收治被收治”的情况导致了原本稀缺的医疗资源的浪费,还会给当事人带来巨大的痛苦和伤害,激化社会冲突,导致社会不和谐。

    七成患者没有接受有效治疗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09年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另有研究数据显示,我国重性精神病患者数量已超过 1600万。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精神病发病率已占我国全部疾病发病率总数的20%,而全世界的平均水平为10%。此外,世卫组织还预测,未来20年 中国的这一比例将增长至25%。

    与高发病率和庞大的患者人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家经费投入过少。据了解,国外精神卫生投入占卫生总投入的比例约为20%,而我国仅有1%。

    报告指出,我国没有把精神障碍的救治当做政府责任。长期以来,绝大多数精神病人由家人负责看管并居家治疗。病人家属一则缺乏必要的医护知识以及技能,二则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照顾患者,三则难以支付高昂的医疗费。

    对于有暴力倾向的重症患者,政府给予的救助远远不够。家人的安全得不到保障,社会救助又严重不足,重重压力之下的家庭只能被迫放弃治疗,或者把患者 囚禁起来,或者遗弃。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江苏宿迁一男子遭车祸患精神病,妻子无奈将其锁进铁笼六年;江苏兴化一精神病儿家中施暴伤人,四亲人不堪忍受将其 杀害;重庆一男子照顾精神病妻子40年,为结束妻子痛苦将其杀死……

    精神病人肇事肇祸案件也时有发生。2009年年初,广东男子陈建安在家因看电视与哥哥发生口角,把哥哥杀害了。事发后陈建安被警方抓获,司法鉴定陈 患有精神分裂症。警方没有将陈建安送入精神病院,而是将他送回家,嘱咐家人严加看管。村民知道后纷纷要求村委会把陈送到精神病院,结果村镇各出3000元 把陈建安送进了精神病院。但让村民发愁的是,6000块钱只够陈建安在医院住3个月,之后怎么办?难道让他再回来?

    北京回龙观医院是一所精神病学专科医院。该院院长杨甫德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财政投入严重不足使我国目前仍有70%左右的精神病患者没 有接受有效治疗。该院对400例精神疾病患者基本生活状况的调查显示,46.50%的患者自费治疗,同时又有35.00%的患者收入极低或者无业,家庭生 活极为困难。

    强制收治标准宽泛

    一方面是为数众多的精神病患者未得到有效收治,另一方面,还有一些正常人被扣上了精神病的帽子,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

    近年来,在一些地方,精神病医疗成了一个赚钱的行业,有的医院把非自愿住院及治疗视为普通消费行为,对付款人或送治人负责,视付款人为服务对象,而不对患者负责。有的地方,还给一些上访者扣上了“精神病”的帽子,从而引发了许多匪夷所思、触目惊心的个案。

    从1997年开始,河南漯河农民徐林东和张桂枝从当地乡镇政府逐级上访到北京。2003年10月,大刘乡政府几名工作人员从北京把徐林东接回漯河, 并将他送进了驻马店市精神病院。

    他在驻马店市精神病院被强行捆绑48次,电击54次。

    驻马店市安康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2003年11月25日出具的一份 鉴定书认为:徐林东属于偏执性精神障碍,建议住院治疗,加强监护。但是医院里很多医生都知道他没有精神病,还劝他不要去告状了,这样才能出院。

    直到 2007年7月,即徐林东被关进驻马店精神病院4年后,他的家属才通过其他村民知道他的下落,但却被告知无权接徐林东出院。徐林东住院期间,每月花费医疗 费1000多元,六年半下来花费近10万元,这笔费用是大刘镇政府从民政救济款中拨付的。

    2010年4月底,“徐林东事件”被曝光,伪造了徐林东入住精神病院所需有关证明的几位政府工作人员被免职。经过新任领导的同意,徐林东才得以走出他住了六年半的精神病院。

    根据卫生部2007年的《精神卫生宣传教育核心信息和知识要点》,精神疾病有10大类、72小类,近400种,包括老年痴呆症、焦虑症、失眠症、人 格障碍、智力低下等,这意味着这400多种精神疾病的患者都可以被强制收治。再加上“疑似精神疾病患者”,即未经诊断的人,其实就是说所有人都可以成为强制收治的对象。

    由于卫生系统收治标准过低、范围过宽,在实践中,卫生机构的行业规则也没有对收治程序作出要求,医院无须事先见过当事人,无须事先进行医学诊断,收 治时无须听取本人的意见。仅凭送治人单方面提供的描述,医院就可以把人强行收治起来。“这种收治方式与绑架无异。”报告执笔人、深圳律师黄雪涛说。

    由于精神病学被滥用,一些精神科医师也成了受害者。国内知名的精神病学专家、陕西省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的纪术茂教授因为写信反映医院领导的问题,被自己所在医院诊断为精神病患者,这一诊断结果还写在了该院给上级部门的回复文件上。而诊断的依据,仅是医生的几句私下闲聊。

    “如果精神病学滥用得不到有效抑制,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卫生法学研究所所长张赞宁说,“我们呼吁填补中国精神科医师职业伦理空白,不仅是为了保护精神病人的权益,也是保护我们每一个人的权益。”

    为精神病患者提供法律服务

    报告指出,正因为我国法律强化了精神病患者家庭的责任,把监护人放在首位,在设计入院出院程序和个人权利的处分时,都规定要取得监护人的同意,而不 尊重患者本人的意愿。一旦被送治,当事人就丧失了话语权,成为任“监护人”宰割的对象。所以当“监护人”由于利益冲突,为侵害当事人权益而送其去精神病院 时,这套制度就完全没有防范错误和纠正错误的作用。

    而目前我们对精神病患者的监护人规定得很宽,凡是被送治的人,都被医院当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处理,而且送治人自动成为“监护人”,当事人的命运被交 给“监护人”全权处理。根据我国现行的精神卫生条例,监护人可以决定患者的一切事务,包括与外界的通讯、个人隐私、会见客人、处理私人财物、接受手术、参 加科研活动和临床试验等。北大法学院教授孙东东曾指出:“严格地说,我国目前没有法律规定谁有权送治精神病人,也就是说,所有公民都有权送治。”

    在出院的程序上,我国精神病院遵守的行规是,必须由送治人办理出院手续,否则任何其他人都无法接出。由于送治人就是付款人,医院实际上只对付款人负 责。在河南徐林东案中,徐林东的家属在他住院四年后才得知他的下落,遂去医院要求放人,医院以“谁送来、谁接走”为由,拒绝放人。家属为此奔波了近三年, 但医院坚持不肯放人。后来本案关涉的四名公职人员被免职,经政府新任领导签字同意,医院才放人。当事人住院期间,没有任何救济渠道。

    联合国1990年通过的《保护精神病患者和改善精神保健的原则》明确规定:“患者有权选择和指定一名律师代表患者的利益,包括代表其申诉或上诉。若患者本人无法取得此种服务,应向其提供一名律师,并在其无力支付的范围内予以免费。”

    但在我国,类似的法律保障没有被建立起来。北京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方平表示,精神病收治问题的背后,一方面是精神病患者家属承担了对精神病患者过 多的责任,拥有过大的权利,使得患者家属或者被患者拖累,或者对患者权益任意侵害。这种状况又与社会冷漠、公共投入不足有关。

    另一方面,医生的权力过大, 却缺乏有效制约机制,导致了精神病医学被滥用。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落实好精神病人的诉权,以免被监护人或者医院任意摆布。

    报告建议,为非自愿的精神病人提供一套有效的异议机制,并为其提供法律服务,保证当事人的权利,使之免受精神病医生滥用权力之苦。

    报告还建议,民政部门以监护人的身份对流浪精神病人进行照顾。刑事诉讼程序中确保法院对精神病的司法鉴定和强制收治的裁判权,确保当事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和被害人)有权启动重新的司法鉴定程序。

    限制“监护人”权力 为“精神病者”提供法律服务

    中国对精神病患者的监护人规定得很宽,凡是被送治的人,都被医院当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处理,而且送治人自动成为“监护人”,当事人命运被交给“监护人”全权处理,监护人可以决定患者一切事务。

    联合国1990年通过的《保护精神病患者和改善精神保健的原则》明确规定:“患者有权选择和指定一名律师代表患者的利益,包括代表其申诉或上诉。若患者本人无法取得此种服务,应向其提供一名律师,并在其无力支付的范围内予以免费。”
    为非自愿住院病人提供法律服务。短期而言,有能力自己委托律师的,医院不能否定“病人”委托律师的权利;长远而言,全国的法律援助中心,应依据《残疾人权利公约》和《残疾人保障法》把法援范围扩展到所有的住院精神病人。

    权力在裸奔.....无可奈何....

  31. likinpeng说道:

    行业还是需要被规范起来,要不然就有很多悲剧发生,我接触了几个都是轻度精神分裂症的。青春型的还是少。。我对精神病院的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那个大楼的二三楼间都有网子,要不然就怕病人自己跳下来了,精神病院的住院部都是锁起来的。反正是防不慎防。。

  32. likinpeng说道:

    多一些关爱,无论是对谁。

  33. 茓菻说道:

    很多中药的重金属是不必要的,有其他更健康的替代品。但MECT在精神病领域有时无法替代。

  34. 茓菻说道:

    我的情况是这样,到现在我总共躁狂发作过三次,头两次都用药物治疗,去年的第三次在一家专门的精神病院治疗,给我用了MECT。
    头二次都没问题,第三次治疗出院后,到现在,很多人和事都忘记,丝毫没有医生和网上传说的暂时性忘记的迹象。
    如果说有可能是精神病本身导致的失忆,到我头两次发作都没这种情况。

    我觉的,MECT本身就对记忆很有影响,但是医生基于自己的身份,是不会说的,或仅是以暂时来搪塞病人;又或者病人出院后,有多少还被调查过;很多精神病人本身又条件不好,对记忆与否漠不关心。

    可惜我英文不好,好的话,我得看看外国对这方面的研究。

    我的建议就是,如果病情不是很严重,不是很需要很快控制症状,可以找到有效的药物,那就首选药物治疗,不要盲目听医生建议做MECT,医生可能是为了创收,可能是害怕药物治疗麻烦。

  35. 只YY不卖萌说道:

    实习时监督过MECT过程,并不痛苦,病人没有感觉的,至于疗效么,呵呵。。

  36. 螺钉说道:

    我有一商铺想卖,36.1平米,101万,地段极佳。联系电话:18250583738

  37. 常昊说道:

    那个truth,你这个变态,mect是文化是有用的,你要看到就加我q我要教训你这个变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