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红猪作品 >> 心理 >> 文章

刊载于《纽约客》2008年11月10日号,原文在此

作者:John Seabrook 译者:达文西

译者简介(附带广告):死文科生,中文专业。一开始逃避理科,后因对哲学感兴趣,与科学迎面相遇,上天用自己的方式向我展示了理科与科学的美。

魔都“达文西哒哒哒小分队”很快会组织第一次活动,透个信,活动内容很可能是“走进解剖实验室”,一起来了解奇妙的人体。

suffering souls 美国西新墨西哥州监狱位于阿尔伯克基(Albuquerque)市西部约70英里远的内陆沙漠地区,监狱不远处的格兰茨曾是一个依赖服刑人员开采铀矿的新兴城市。

监狱塔楼的顶部是一个玻璃房间,装着百叶窗,天花板处的曲柄把手可以控制探照灯。地板上的盒子里有一些催泪弹,一旦发生暴力冲突,催泪弹马上就能派上用场。

塔楼下方监狱裙楼是座六面体建筑,周围以高耸的铁丝网隔离,铁丝网顶端的锋利金属丝在沙漠日头的照耀下闪着刺眼的光。监狱东面的Mt. Taylor终年被积雪覆盖,是附近一带的最高峰。往西面极目远眺能看到Zuni山脉。

去年4月份某天清晨,Kent Kiehl医生大步穿过监狱停车场入口,他边走边说:“我敢保证,一旦我们到达大门口,整个监狱的人都会知道,我来了。” 这位犯人们口中的“大夫”那天穿蓝色外套,系黄色领带。他个子很高,宽肩膀、身板结实,褐色头发梳得很整齐。比起“认知神经科学家”的头衔,他看起来更像是个大学足球运动员。

不过他只要一开口,就立刻又变成了学校里博学的好学生,他嗓音极尖,那无所不知的学识和那粗犷的说话方式一定会让你震惊。

年仅38岁的Kiehl已然是全球精神疾病研究领域中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之一,他最主要的研究方向是一种被称为psychopathy的“冷血症”。北美监狱中有15%至25%的犯人患有这种精神疾病,有的心理学家认为,全人类成年男性中有1%患有此病。(女性患者的比例则小得多)

“冷血症”患者们不会像其他精神类疾病的患者那样表现出狂热、歇斯底里或焦灼紧张的情绪,他们最主要的特征是完全缺乏共情能力(empathy)和悔恨心,心理学家称之为“严重情绪冷漠”。比起精神分裂症和双向情感障碍,它更为隐蔽,也更难描述。由于冷血症缺乏易于解读的症状,在精神健康领域的从业者中一直存在关于其诊断标准和诊断方法的辩论。

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的《精神障碍诊断及统计手册》(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没有将“冷血症”明确定义;却用A.P.D“反社会性格障碍”,(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这一宽泛的术语将之涵盖。

目前,专家们对“冷血症”的形成原因几乎没有达到什么共识。包括大范围双胞胎研究在内的大量证据显示,遗传组成(genetic component)扮演了一定角色。然而缺乏关爱的家庭比那些充满亲情、教育良好的家庭更易引发“冷血症”。

“冷血症”可以像血压那样被用数字来衡量;也可以像白血病一样被分类。研究人员们争论的焦点是,测量方法是应该集中在被试的具体行为上,还是应该包含对被试人格特征的分析,例如欺骗、油滑和不知内疚等。唯一令每位研究者都同意的是,“冷血症”很难治疗。

对某些研究人员来说,“冷血症”这个词与犯罪行为和大众文化形成了长久和负面的关系:开始是改编自真实犯罪事件的纸浆小说,发展到现今如CBS“犯罪心理”的电视节目,还有 Thomas Harris(《沉默的羔羊》作者)和Patricia Cornwell(以一系列法医探案小说闻名)等作家们“推波助澜”。“冷血”这个词饱含了负面、恶毒元素,使得与此有关的文学作品全都带上了诡异色彩。

精神健康部门对冷血症研究进展的漠视令Kiehl受挫,他说:“想想看,犯罪引发的经济损失每年都是天文数字,患有这种精神疾病的人在四十岁前平均因四起犯罪行为而获罪,但是目前还没有人将冷血症划入科研范畴。而对精神分裂症研究的投入资金则多了上百倍,其实精神分裂症引发的犯罪比例要小得多。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精神分裂症病人被看作受害者,而冷血症患者却被认为是施虐人。对前者,我们倾注同情心;而对后者,我们却将他们锁起来。”

2007年1月,Kiehl把便携式fMRI(功能磁共振扫描仪)带进了监狱——这可是第一个安装在监狱里的fMRI。目前为止,他已经在监狱内招募到好几百名志愿者加入研究工作。

Kiehl希望扫描得出的数据能证实他06年在《精神病学研究》(Psychiatry Research)期刊上发表的理论,他认为引发冷血症根本原因是脑内“旁边缘系统”(paralimbic system)的受损或缺失。“旁边缘系统”是一个大脑区域网络,自眶额叶一直延伸到后扣带回皮质,这个系统与人类的感情处理、抑制作用以及注意控制有关。

Kiehl梦想着有一天能扭转大众对冷血症患者的态度并且最终找到治疗的方法:“假如你能将相关脑区域准确定位,那么就或许能找到治疗那个区域的药物;即使你只治疗了那个区域中百分之五的毛病,诺贝尔奖也是囊中之物。”

西新墨西哥州监狱关押了406名犯人,他们的服刑时间少则一年,多则终身监禁、不得保释。新墨西哥州使用数字1至6的编排方式来标明犯人们的暴力程度(6指代暴力程度最高),Kiehl工作的监狱内的犯人们暴力指数涵盖了从1到5的范围。

尽管并非所有冷血症患者都很暴力,但大部分人的暴力指数被编为4、5、6。不像许多学院派的冷血症研究者,Kiehl花很长时间同他的被试共处。他告诉我:“在会议中遇到同事们时,他们总喜欢问我‘冷血症患者看起来怎样?’这群人花费二十年研究冷血症,却从来没见过哪怕一个病人。”

比起监狱里冷血症患者的人数,散落在社会群体中的患者数字要庞大得多,假如1%的概率正确的话,仅美国就有一百多万“冷血动物”。一旦脱离监狱环境,这种病症在社会上就更加难以被发现或确认。

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是十分成功的“社会精英”,有着体面出色的工作,在各个领域大展拳脚。除非触犯了法律或者被犯罪行为评定系统给盯上,否则他们压根就不会进入研究者的视线。

西新墨西哥州监狱的典狱长Anthony Romero在会议室向Kiehl展示了几样从犯人那儿没收的东西,有手工制的剃刀和简陋的纹身所用器械等等。

典狱长Romero解释说,Kiehl不仅用扫描仪研究冷血症,同时也衡量滥用药物者在治疗过程中大脑的依赖程度变化,这个项目是由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出资、Kiehl主持的。

犯人中的志愿者人数超过了90%(尽管他们中有些人由于块头太大而找不到适合的扫描舱),作为一项“附属福利”,Kiehl为志愿者们提供脑部临床检查(他在5% 的志愿者脑部找到了之前未被发现的肿瘤)。

Kiehl以志愿者们脑部影像照片作为占用他们时间的报酬(西墨西哥州监狱规定监狱劳动力报酬为每小时1美元),犯人们还可以把脑部扫描成像张贴在自己牢房里。典狱长Romero说“犯人中流传着很多关于谁的脑子最大的笑话”。

扫描仪封装在一辆牵引式挂车里,车子停在服刑犯资料中心库房的后面。我们一行人跟随教官穿过庭院来到供犯人改造用的侧楼,侧楼中间有一大片公共区域,四周围绕着一圈双人牢房。

犯人们都在自己牢房门口肃立,有些人手上还拿着拖把和扫帚。我走进一间空着的牢房,一眼就看到在这间牢房服刑人员的脑部扫描成像,已经卷了边的扫描图上显示着黑白双色的粗糙图像,被钉在书桌上方。

随后我们走过牢房通道,从另一头的门出去,其间经过的一副巨大的海报,上面的一行字被划了线:“我在这儿是因为我无力给自己提供庇护。”教官带领我们沿着一条走廊参观,走廊两边的办公室除了用来接待Kiehl在新墨西哥州大学的学生们探访精神疾病患者之外,也被用作“药物滥用”研究项目的会议、商讨工作。Carla Harenski 是由Kiehl指导的一名博士后,她曾在自己的一间办公室接待过一名犯人,那位犯人身型魁梧,脖子上留着刺青。同所有研究人员的办公室一样,Carla的那间办公室也装着防止犯人突然发动攻击的求救按钮。

为了区分出监狱志愿者中间究竟哪些人患有冷血症,Kiehl和他的学生使用了一套修订版的“冷血症症状量表”(PCL-R)。该量表包含20个项目,是加拿大心理学家 Robert Hare根据其常年在狱中对冷血症犯人们所作的研究而设计的。

Robert Hare是Kiehl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生导师,正是他本人亲自教授Kiehl如何使用这套量表。研究者们通常会与犯人面谈三个多小时,然后将犯人的记录和个人历史与他的陈述进行对比。

研究人员会依次对照20个项目为研究对象“评分”,比如寄生状态,病理性谎言,欺诈行为,无聊倾向,情绪浅薄,移情缺乏,冲动控制障碍,放荡行为,无责任感,青少年犯罪记录和犯罪类型多样化,以及其他一些行为趋势,并根据研究对象所表现出的特征明显程度用数字0、1、2来标注。

绝大部分研究人员都同意,测试对象的评分若大等于30分就被看作是患上了冷血症。Kiehl说:“有的人得分35或36,他们明显异于常人。这时候我们就对自己说‘哈,逮住你了,你就是我做这些工作的原因。’”

最近Harenski与一名评分高达38.9的犯人进行了谈话:“他杀了他的女朋友,因为怀疑自己被欺骗了。” Harenski告诉我们说:"这个犯人描述犯罪过程的方式如此令人着迷,我都忍不住要笑出来,哪怕当他讲到一些恶心的事情。”

心理学家Reid和M. J. Meloy组织的一项调查指出:在精神健康及刑事犯罪方面的专业人员中,有三分之一曾在与冷血症患者面谈时产生不由自主的恐惧感。两位Meloy认为,这种反应可能源于古老的物种间猎食反应系统(intraspecies predator-response system)。然而现年30岁的Harenski却不在恐惧者之列。他补充道:“我只是觉得兴奋。我对自己说‘哇,我逮到一头真正的冷血动物’。”

大厅尽头有一扇门通向挂车停放的地方,挂车内部有一片小的休息区可以落座,电脑显示器和硬盘驱动器安装在中间的操纵台上,fMRI扫描舱位于挂车尾部,扫描舱表面盖着白色模制塑料。

Keith是Harenski的丈夫,在Kiehl的实验室担任MRI主技师,负责在研究过程中操纵扫描仪。通过电脑屏幕能看到被试脑部的扫描状态,志愿者们躺在那儿,旁人只能看到他套着脏兮兮袜子的脚从扫描舱里伸出来。

Kiehl和他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已经设计出了两套测试题,或者称之为“任务”,两套测试分别建立在“字本位”和“图本位”的基础上。Kiehl说他已经尽量避开设置复杂的道德问题,比如用经典的“电车困境”(译者注:trolley dilemma: 一辆行驶的有轨电车奔向5个人,如果按目前的状况继续行驶的话,这5 个人都会被撞死。拯救这5 个人的唯一办法是扳动道岔,使该电车被切换到另一副轨道上去,这样的话只会撞死1 个人而不是原来的5 个人。现在的问题是:该不该这样做,即牺牲1 个人而救5 个人。)问题去拷问志愿者,是否会选择为了救5个人而牺牲1个人的性命。冷血症患者很难理解这类问题的用意,即使理解了,也可能不会认真作答。

“要尽量降低志愿者和你‘捣浆糊’的可能性”Kiehl说,“同时让对照组完成同样的任务,对照组包括一名没有患上冷血症的犯人,和另一名并非来自监狱、但在智力和教育背景上与犯人们相似的个体,然后,‘字本位'测试就可以开始了。研究者们向犯人志愿者展示一系列词汇和短语,并让他们评定这些词语是否违反道德。短语一般有三种类别:第一种是相当于“和你的母亲发生性关系”之类明显违反道德的字句;第二种则是类似于“堕胎”这样模棱两可的短语;还有一种就很中性化了,比如“听取他人意见”。

电脑软件不仅捕捉犯人志愿者的回答,同时也对他们做出选择所花的时间进行计时。成像技术还会捕获脑中负责做决定的区域,并记录该区域神经元在测试过程中的活跃程度。

脑中的神经元在“发放”时会消耗氧气,血液里含铁元素的血红蛋白细胞则会补充氧气。当成像技术捕捉大脑横截面非常微小且飞速运动的一系列"脑薄片" 时,扫描仪的磁体就会把血红蛋白里的铁分子临时调整排列。磁体具有超导性质,这意味着其工作温度非常之低(零下269摄氏度)。

这台机器装有液氦冷却系统,不过万一系统故障,磁体就会“失超”。“失超”是每一个MRI技师的噩梦:买一个新的磁体得花费两百多万美元!

测试的时候志愿者戴上一个缠绕着线圈的头盔以收集磁数据,头盔里面的投影设备向志愿者展示测试用的词汇。另外还有一个通过志愿者的手汗测量“皮肤电传导”的传感器。

在扫描仪绘制功能性成像时,机器会发出一连串尖锐的“哔哔”声,并以一声响亮的钻孔声结尾。而到脑部剖析扫描的时候,机器又会发出低沉、快速的打击音,像是有颗金属的心脏在跳动。志愿者在此过程中交叉了一下两只脚踝,然后分开,又动了动他的脚趾头。

冷血症可以追溯到《圣经》里杀害亲弟弟的人物——该隐,尽管这类人在崇尚个人主义的西方社会中更为普遍,但他们其实在所有不同文化中都存在。尤皮克爱斯基摩人(Yupik Eskimos)有一个专门的词——kunlangeta来形容那些说谎不打草稿、喜欢欺骗、偷窃并且擅长诱拐女人上床的“高手”们,哈佛大学的人类学家Jane M. Murphy于1976年对此做过研究。她问一名爱斯基摩人,群体成员一般会怎样对待kunlangeta。那名爱斯基摩人答道:“趁别人不注意,有的人会把他从冰面上推下去。”

法国外科医生Philippe Pinel在1801年首次把此种病症引入临床医学范围,他称之为“非谵妄性躁狂症”(mania without delirium)。19世纪早期,美国外科医生Benjamin Rush记录过一种“道德感紊乱”的情形,患者既没有妄想症也没有精神病,然而他们深深沉浸于反社会行为无法自拔,并伴有严重的暴力倾向。Rush注意到,这种情形会在患者生命早期就开始呈现。

“悖德狂”(moral insanity)这个术语在19世纪中期流行开来,并曾在美国和英格兰广泛地用于称呼那些无可救药的犯罪分子。“冷血症”这个词(字面意思就是"受折磨的灵魂")1880产生于德国。1920年代的精神病医生们则给那些他们无计可施的、缺乏良知感、暴力且反社会的罪犯们按了个统一的名称——“构成性冷血低劣症”(constitutional psychopathic inferiority)。

1930年代末期,美国精神病医生Hervey Cleckley开始收集他在佐治亚州奥古斯塔工作时诊治的某一类病人的数据。 这些病人来自不同的社会和家庭背景,有些人很穷,有些人却来自当地声名显赫的家族。Cleckley想要为原先模糊的“构成性冷血低劣症”找到精确定义,并将这种病状与其它精神疾病区分开来。

他最终分离出了16条被他称为“主要”冷血者表现出来的特征,例如有吸引力、聪明、不可靠、不诚实、不负责任、自我中心、情绪浅薄、缺乏移情能力、缺乏洞察力等。“除了非常浅层次的美丑观念之外,善、恶、爱、荣誉、幽默这些观念对他们来说都完全没有意义,一点都不能打动他们。”Cleckley在其1941年所著的《神志健全的面具》(The Mask of Sanity)中这样形容了冷血者,他的这本著作已经成了这门现代科学的基础。Cleckley解释说:“尽管他们谈吐风趣,举止聪明迷人,但他们手里都拽着等你上钩的诱饵。”

Cleckley强调了他的研究对象们虚伪、掠夺的天性,说这些高度缺乏社会责任感的人是“完美地伪装成情感正常、高智商以及有社会责任感”的“冷血动物”。这种伪装在现实社会中不仅能蒙混过关,甚至可说是天衣无缝。Cleckley强调,他们自私的行为同时也是拜“胜者为王”式美国文化的熏陶。

出于以下几个原因,精神病学专家都不想和“冷血症”扯上关系:首先,这是一种不治之症。在好些研究报告中都显示谈话治疗根本不起作用,甚至反而让情况更糟糕,因为谈话会让这些病人学会应对周旋的技巧。

目前还没有任何手段能清楚地衡量与这些症状有关的人格特质,大多数情况下,研究人员只能根据犯罪纪录来评估对方的行为是否符合“冷血症”症状。

最后,“冷血症”这个词的着眼点是个体内部的病变,这有悖于二十世纪中叶兴起的社会思潮,即认为社会偏差应该从外部寻找原因。1930年,由心理学家G. E. Partridge创造的新词“社会病态”开始流传开来。1958年,美国精神病学会在精神蟑碍诊断与统计手册中用“社会病态人格”(sociopathic personality)来形容这类症状;1968年又把这种病症更名为“一般性反社会人格障碍”(general 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Cleckley的书最终失去了市场,晚年时的他形容自己好像“旷野中的哭喊”。他死于1984年,后世的人们记得他,多半是因为他与Corbett Thigpen合著的描写多重人格症的《三面夏娃》一书。

1960年,Robert Hare接手了一项工作:在温哥华市外20英里远处的一间重兵把守的监狱担任驻守心理医生。上任第一天,就有一名深色头发、又高又瘦的犯人走进办公室说:“我说医生,工作咋样?听着,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后来Hare医生记录了这次会面:“他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在吡卜作响,他看我的眼神如此直接而犀利,都让我怀疑我以前是否真正地这样去看过一个人。”

Hare问这个被他称为Ray的犯人遇到了怎样的问题,“犯人掏出一把刀在我鼻子前摇晃,整个过程他都微笑地看着我。” Hare回忆道。他在1993年出版的《灭绝良知:我们周围冷血症患者的纷扰世界》(Without Conscience: The Disturbing World of the Psychopaths Among Us)中提到了这件事。Ray告诉医生,他本来打算将这把刀用在另一个犯人身上,因为后者曾向他的“被保护人”示好,在监狱的黑话中,“被保护人”指的是同性恋伴侣中被动的一方。

在Hare驻守监狱的八个月中,Ray虽然从来不曾加害,却成功地操纵了他。两年半后Hare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假释出狱的Ray还试图用假造的成绩单在哥大登记注册。

驻守监狱的那段日子,Hare对冷血症的文献还不熟悉。那一年年底,Hare举家搬到了安大略省伦敦市,在西安大略大学继续攻读博士学位。(Hare在东部旅行时,有一次下山途中刹车失灵,他回想起Ray曾经在监狱的修车场里动过他的车)。

Hare的论文重点研究惩罚机制对人类学习和表现的影响,有一天在图书馆,他发现了《神智健全的面具》这本书,读了Cleckley所写的案例后,他把自己想像成Ray,以及他在重兵把守的监狱里头所遇到的另几种犯人。这些人真的是冷血症患者吗?第二年开始,除了阅读Cleckley的著作之外,Hare还阅读了Cleckley综述的早期文献。1963年取得博士学位后,他回到了温哥华,并且为自己制定了此生的工作目标:研究冷血症,并制定一份冷血症病状量表,这就是此后Kiehl用到的20项诊断标准。

多亏了这份量表,在不同地域工作的科学家们才能自信地判定他们各自的被试可以归入相近的类型。

PCL在法庭上也有了多种用途。整个加拿大的假释委员会在听证时都会使用PCL,美国也在越来越倚重PCL。在美国允许执行死刑的37个州,检方通常会在法庭对死刑案件量刑之际上呈被告在冷血症量表上取得高分的事实,以作为量刑时的“加重因素”。

冷血症评分同样被用于儿童监护案件,被判高分也许会导致父母中的一方丧失对子女的监护权。眼下,Hare在冷血症研究领域享有极高权威,他指导过的学生们已经在加拿大监狱管理系统担任重要行政职位,而且在世界范围内,Hare之后两代的冷血症研究者中有不少是他的学生。

Kent Kiehl八岁的一天,他那位在《塔科马新闻论坛报》(Tacoma News Tribune)任编辑工作的父亲Jeff,在家中谈到当地一位名叫Ted Bundy的人:“据说就是这个街头小混混杀了那些女人。”Bundy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家里搬到塔科马港,他因对至少30名女性实施性侵犯和谋杀而在1970年代臭名昭著,然而他的外表看起来却是一位前途光明的年轻人。

他曾经获得过来两封对他极尽赞扬的推荐信,一封来自他曾经就读本科学位的华盛顿大学心理学教授(信中形容他“非常地聪明,风度优雅,积极性高,并且为人正直”);另一封是来自与他共事过的华盛顿共和党理事Dan Evans。讨巧的外表,迷人风度和出色语言能力,让Ted Bundy成为了一个出色的“猎手”:他于1979年被判谋杀罪名成立并获死刑,之前他在塔科马港那一带人们的心中都一直是无辜的,Bundy在1989年于佛罗里达被执行死刑。

Kiehl的父亲是个体育迷,但他长年受一种肌肉萎缩症的折磨而行动不便(Kieh22岁的时候他就已经去世了。)“爸爸对我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我能成为大学足球队一员。” Kiehl也一直幻想着有一天能在Washington Huskies大学5万名“粉丝”面前踢上一回。他后来上了戴维斯加利福尼亚大学,并在几千人面前踢球。他决定向医学发展并且登记成为预备医师之后,再也无法平衡学业和体育爱好之间的关系。大二时一次膝关节受伤后,Kiehl作出了最后的选择。

Kiehl选修了一门心理语言学专家Debra Long教授开设心理学课程,Debra Long同时也是他的学业导师,Kiehl很享受他和Long对情绪处理和脑所做的研究。

Long教授问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他,Kiehl回忆道:“我对她说,我想知道为什么人们会干坏事,他们怎么会变成那样的,就像Ted Bundy。而且我也想研究脑。” Long教授给出的建议是,Kiehl应该把这两项工作结合起来:研究冷血症。

Kiehl根据他对戴维斯加利福尼亚大学485名本科生调查所得的数据发表了他的第一篇论文,他分发给学生们Hare的冷血症量表让他们填写。最后他发现,有冷血症特质的人中间,破坏性行为所占比例极高。

Kiehl早年在冷血症领域接受训练时,正赶上功能性神经成像技术的出现,Kiehl是个电子产品迷,很快就熟练掌握了实验所需的计算机技术。最早期的技术是用来衡量事件相关电位(简称E.R.P.)的,它可以通过使用镶嵌了电极的帽子来绘制脑部活动情况的图表。

1991年E.R.P.系统在温哥华监狱的使用是一件值得纪念的大事:Robert Hare和两名研究生向公众展示了冷血症患者与普通人之间处理“爱”“恨”之类词语时截然不同的方式。在Bronx V.A.医学中心进行的另一项研究中,Hare、Joanne Intrator等研究人员发现,冷血症患者的脑在加工带感情色彩的词语时使用的部位与一般人都不同。

常人在处理带感情色彩的词语时,脑活动集中在中脑的边缘区域,因为那是处理情绪的中心;而“冷血症”患者们脑活动的中心却是大脑前部专司语言的部分。Hare解释道:“看起来他们只能从语言角度来理解感情色彩词语的含义。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只能理解歌词,但无法理解曲调。”(待续,还真是贼长。。。)

0
为您推荐

44 Responses to “[小红猪]受折磨的灵魂:他们缘何天生“冷血”(上)”

  1. Robot说道:

    沙发一定要抢到

  2. 蓝枫说道:

    这篇文章……终于……终于……出来了……~~

  3. Thyme说道:

    好长~好长~~

  4. set说道:

    这是冷血症?真的不是在咱们社会里获取“成功”的必备品质?- -

  5. 小津巴说道:

    这个··制作量表的人就确定没有冷血症?反正看了看··觉得大家多少都有点儿··又是一个正态分布的东东

  6. Puludela说道:

    然而现年30岁的Harenski却不在恐惧者之列。他补充道:“我只是觉得兴奋。我对自己说‘哇,我逮到一头真正的冷血动物’。”
    Keith是Harenski的丈夫,在Kiehl的实验室担任MRI主技师,负责在研究过程中操纵扫描仪。
    Harenski的性别……呃,挑个刺儿,呵呵。

  7. 工人朋友说道:

    在中国,成功人士大多数都是高高在上、无耻之尤的“冷血症”患者,科学在这一点上也是有国界的啊!

  8. starryguo说道:

    认真读完真不容易,一口血忍了半天最后还是吐了:结尾居然还有待续,果然是达文西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小分队队长。

    • 蓝枫说道:

      在此提及红猪童鞋……该童鞋是上下两部分的校对……工作更是艰辛……

  9. themoss说道:

    好长……七宗罪里的凶手是不是应该就属于冷血症……

  10. 达文西说道:

    下半部分译者卜芝索云同学帮忙纠正了好些错误,还有KEVIN和、BOBO和猛犸,当然最辛苦的是桔子和红猪,再次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同学们!

  11. 小能说道:

    祝贺译文发布……你和你的文章从路上转战网上了……

  12. 小二黑说道:

    很喜欢啊,但就也些后怕呢,我还看过一篇文章关于双重人格的

  13. muzik说道:

    寄生状态,病理性谎言,欺诈行为,无聊倾向,情绪浅薄,移情缺乏,冲动控制障碍,放荡行为,无责任感,青少年犯罪记录....

    遥远的未来,我们每个人都随时被一种仪器监测以上数据,并无线传输至服务器。一旦服务器发现某某人的评分达到了“冷血”的标准,diang,秘密警察会在三十秒之内把此人带走....

  14. 茄子说道:

    真的很长,可是还挺好看的。略略浏览了一下,原来现实中“你是冷血的啊!”的责备还有科学根据。

  15. superjiji说道:

    哈哈 好长啊 留个爪印慢慢看

  16. szanc说道:

    天生就是罪犯,这样的研究成果会不会有滥用的危险?

  17. jedimasterli说道:

    话说按kiehl的意思冷血症患者是不是在量刑的时候应视为精神病患者对待呢?
    不过从后面的文字看来似乎很多州对冷血症犯人反而重判似的

    • bluechacha说道:

      视为精神病的话是不是应该送精神病院呢?可是这群人的行为能力是相当强的...而且应该也能理解什么叫做“精神病”...

  18. bluechacha说道:

    好长....终于看完了 orz

    不过很有趣,可以让人耐着性子看到最后,就是那些名字纠结的实在.......要来回上下回忆“这个人是谁?”

  19. sasa说道:

    听说犯罪还有遗传性
    真假的

    • air walk说道:

      意大利的法学家龙勃罗梭曾今提出个“天生犯罪人论” 他对天生犯罪人特征的描述是:1、生理特征:扁平的额头,头脑突出,眉骨隆起,眼窝深陷,巨大的颌骨,颊骨同耸;齿列不齐,非常大或非常小的耳朵,头骨及脸左右不均,斜眼,指头多畸形,体毛不足等。
        2、精神特征:痛觉缺失,视觉敏锐;性别特征不明显;极度懒惰,没有羞耻感和怜悯心,病态的虚荣心和易被激怒;迷信,喜欢纹身,惯于用手势表达意思等

      不过在现今法学界,这一理论早以被抛弃。如果仅仅以人的生理特征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是罪犯将会对人权的保护造成极大损害,即使一个人有犯罪的可能 ,如果他没有做出一定的行为就不能被认为是罪犯 ,法律只规制人的行为而不涉及思想

  20. wzp说道:

    检方通常会在法庭对死刑案件量刑之际上呈被告在冷血症量表上取得高分的事实,以作为量刑时的“加重因素”。

    犯罪之前先做两套模拟题吧...

  21. unmindful说道:

    非常喜欢,期待下文

  22. Vera说道:

    提个小小的建议,我是在一家本地化公司(本地化行业内排名第一,据说)工作,我们公司在 ENG-CHS 的翻译规则上有这么一条:如果中文句子中有英文的话,在英文单词的前后应该保留空格,比如“监狱东面的Mt. Taylor终年被积雪覆盖”这一句,我们的编辑就会改成“监狱东面的 Mt. Taylor 终年被积雪覆盖”。
    这条规则是一条 Standard Translation StyleGuide,从何而来我还没有研究过,但是我们公司所做的所有项目都遵循这个原则,在微软项目中,如果没有空格,是会被算作错误来扣分的。。。

  23. sheepwhite说道:

    “纸浆小说”是不是pulp fiction?
    一般翻译是低俗小说,或通俗小说
    因为这种小说有时印在pulp上
    类似的,轻小说印在很轻的纸上
    肥皂剧本来是都是肥皂商赞助的剧

  24. 达文西说道:

    谢谢sheepwhite, pulp fiction应该就是通俗小说,虽然我脑海中首先想到的是那部电影,咔咔。

  25. emergence说道:

    感谢译者!

    不知大家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尤其是男同胞),有没有这种感受,“我有冷血症的一些特征”。

    我读心理学方面的文章、书籍的时候,常常觉得文章或书里的症状我也有,后了,据说这是比较普遍的一种心理,才稍稍安心。

    • 史幽探说道:

      看心理学的文章就是寻找同道的过程:原来不只我一个人变态。。

  26. ICE CREAM说道:

    刚注册成功,留下爪印,以示庆祝~

  27. Kino说道:

    某些描述和道格拉斯的描述一致…但是量表滥用,是谁都不想见到的情况…

  28. [...]  《他们缘何天生冷血》(下在此),讲的是罪犯的心理研究。(上)的译者就是后来的“女王”达文西了! [...]

  29. [...]  《他们缘何天生冷血》(下在此),讲的是罪犯的心理研究。(上)的译者就是后来的“女王”达文西了! [...]

  30. [...] 刊载于《纽约客》2008年11月10日号,原文在此,上半部分在此 [...]

  31. sam说道:

    why pcl used to increase punishment
    it's used to help victim originally

  32. 看看了!!!!!!!!!

  33. aiyo说道:

    心理学家Reid和M. J. Meloy组织的一项调查指出:在精神健康及刑事犯罪方面的专业人员中,有三分之一曾在与冷血症患者面谈时产生不由自主的恐惧感。
    ————————————————————————————————————
    心理学家Reid……是从FBI调过来的么

  34. snow说道:

    我觉得这个研究很吸引人。

    “而冷血症患者却被认为是施虐人” “我们却将他们锁起来。”

    觉得除了更多的生理上的研究, 更多患者经历的环境,心理的成长,也很重要。

    面对杀手们做咨询。。。 真够胆儿。。 = =

  35. Rhea说道:

    文章很好,但"empathy"翻译得不准确。“共情”的说法容易引发误解,现在比较专业的心理学著作都译作“同理心”。另外,“移情”一词的涵义比较复杂,若非在非常明晰的特定语境下,不推荐使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