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化学 >> 心理 >> 文章

想象这样一种物质,如果你能控制它的合成和释放,它将能够控制一个人的行为判断,喜怒哀乐和记忆,甚至控制她的生理周期,或者他的性取向,这听起来颇像是下个世纪的新型生化武器,隐隐中已经可以看见克鲁斯大叔飞檐走壁飞车乱弹的对抗恐怖分子的画面了。如果这种物质真的存在,它会是什么样?

1817年,一个叫做詹姆斯•帕金森的英国医生在他位于伦敦的诊所里接待了这样一位病人。他行动迟缓,肌肉僵直,手无法控制的抖动,步伐拖曳,明显的忧 郁,以及轻度的痴呆。他从伦敦的大街上又找到了另外类似的5名病人,将他们的症状总结成了一篇论文,描述了这种运动退化疾病:震颤麻痹(shaking palsy),后来被命名为帕金森症。

一百年之后,欧洲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流行性嗜眠性脑炎,生存下来的人中,约有5百万人最终患上了帕金森症。经过解剖帕金森症患者的脑部发现,在大脑的一个区域基底核部位,一种神经化学递质多巴胺的浓度有显著的降低。

又过了50年,大脑中这种化学物质作为神经递质的存在被瑞典的科学家Arvid Carlsson证实,他发现多巴胺阻断剂会导致类似帕金森症的运动功能失调, 而脑内注射多巴胺前体可以缓解部分症状。 他还发现这种物质与精神分裂症和抑郁症有着很大的联系。他也因此获得了2000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

【Arvid Carlsson。图片出处:http://www.goteborgbio.se

这种化学物质叫做多巴胺。它大量存在于大脑的基底区(Basal Ganglia),负责控制身体运动调节。它同时也大量存在于被盖腹侧(VTA)和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 NAc),是奖赏系统(Rewarding System)的重要组成。

缺少多巴胺是导致患上帕金森症的主要原因,但是多巴胺的作用并不仅仅如此。自从在20世纪50年代被发现以后,不断的有研究报道像雪片一样出现, 多巴胺与行为控制,多巴胺和大脑认知,多巴胺与记忆,多巴胺与睡眠,它俨然成为了研究者眼中的“万能分子”。但是,最让神经生物学家,心理学家及精神病学 家兴奋并津津乐道的,是多巴胺在药物上瘾(Addiction)中的作用。

21世纪的一个艳阳高照的一天,一位64岁的老人被接受入住意大利北部的精神疗养院。在过去的三年中,他在赌博的老虎机上已经输掉了约50000美元,他 妻子因为无法忍受他赌博成瘾挥袖而去,他只得搬去和80岁的老母亲居住。医生发现这位老人20年前已被确诊为帕金森症,在过去的三年中由于病情恶化,他私 自大幅提高了药物的剂量,这种药物是一种多巴胺受体抑制剂,可以大幅提高大脑中多巴胺的浓度。随之而来的,是他对赌博的强烈愿望,一种上瘾和强迫性疾病。

上瘾的症状是对药物的依赖和不断增高的耐药性。当VTA中的神经细胞被药物激活时,会释放更多的多巴胺到大脑的各个不同脑区,引起一系列愉悦的感觉。当大 脑习惯了这种外界增加的刺激时,内源的微量兴奋就不足以满足大脑对于愉悦的期望,于是不断的寻找这些外界的刺激。镇静剂,兴奋剂,麻醉剂,这些大 名鼎鼎的欲望植物就这样在人类的追求中愈演愈烈。

鸦片就是其中之一。服用鸦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罗马帝国。古罗马帝国皇帝马可•奥勒留•安东尼•奥古斯都就是一名名副其实的瘾君子。那个时代鸦片可以随便的在大街上买到,并且很普遍的被使用。古希腊罗马的医生会调制鸦片药剂治疗肠胃及其他疾病,也有不堪久病折磨的古罗马人甚而会吞服鸦片自杀。

鸦片中影响精神状态的物质主要是生物碱,也就是吗啡。吗啡对中枢神经系统有镇静和镇痛的作用,它同时作用于抑制型GABA神经细胞的内源性阿片受体上,改变下游多巴胺细胞的兴奋性,释放更多多巴胺进入各个脑区,产生愉悦的感觉。

其实早在人们发现阿片受体的存在之前,就开始使用鸦片。偶然,并不偶然。人的身体本身就有自己的一套“类鸦片”物质作为一种神经递质,这种内源的 “类鸦片”可以调节我们对于疼痛的感知,同时也调节饥饿,口渴,或者情绪等等一系列生理功能。鸦片,海洛因和吗啡等物质会有如此强的上瘾作用正是由于它们和内源的“类鸦片”使用了同一种受体,从而增强了多巴胺神经细胞的兴奋性的原因。

另一种鼎鼎大名的欲望植物便是大麻。大麻是一种与烟草相似的植物叶子,原来是美国印地安土著用来提神的草药。和鸦片一样,大麻中的作用物质是THC,另一种内源性受体,同样也能提高大脑奖赏回路中多巴胺的含量而带来愉悦和上瘾的效果。

虽然都是多巴胺,但是却能给人不同的感受。愉悦的感觉是VTA中神经细胞被激活,从而释放了更多的多巴胺的结果,但是不同的物质却能给人不同的感觉。可卡因和安非他命能够抑制多巴胺的回收,加强神经元兴奋。大麻和海洛因则作用于另一种神经细胞上的大麻受体CB1,最终降低抑制性神经元的活动。咖啡,烟酒和食物同样可以刺激大脑的奖赏回路,这个故事我们下回再说。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多巴胺在为我们制造快乐。但为什么每个人对快乐的感受度不同呢?为什么有些人相对于另一些人更容易被烟酒或是赌博所吸引呢?他们感受到比其他人更多的愉悦吗?还是他们比其他人更不容易感受愉悦从而需要更强烈的刺激呢?那么抑郁又如何呢?是环境使得我们减少了对快乐的感受,还是体内自身的快乐中枢被压抑呢?这些故事我们在下一节的科学实验中细细道来。

隐者狂欢系列

题图出处:http://www.torquerelease.com.au/

0
为您推荐

20 Responses to “瘾者的狂欢(二)欲望分子”

  1. 郭钢说道:

    来这里的人比较少,而且是越来越少,是不是这里抑制多巴胺啊?

  2. 拼音佳佳说道:

    爱情动作片止痛很有效

  3. Illusiwind说道:

    看标题就知道是多巴胺……

  4. 桥桥这儿说道:

    大麻有成瘾性?

  5. 朗晴星说道:

    这篇开了个头就结束了,忒不过瘾

    我家就有帕金森病人,这病它喵的不治之症啊,真是恼火

    • swsknight说道:

      帕金森病人严重影响生活质量,我舅舅生帕金森二十多年,到年老后有次做手术,术后的24小时卧床期太难熬了,要24小时照料,因为他自己无法翻身,晚上基本躺10分钟就疼得受不了要人帮忙翻身。

  6. 阿里巴了个巴说道:

    看的不过瘾啊,求速速更新。

  7. Wliangl说道:

    多巴胺是种神奇的物质,但是单一物质很难造成这种复杂的疾病,更多的东西有待探索啊~

  8. alb11p说道:

    人是物理动物,也是化学动物,微观看,说到底人是化学动物,所有的愉悦都来自多巴胺刺激神经,让我们上瘾、坚韧、执着、乐此不疲。

  9. alb11p说道:

    Rewarding System 描述精辟

  10. 好久不来松鼠会说道:

    看的深有感触,希望作者尽快更新。让我等病患了解应对之道。

  11. H.说道:

    "21世纪的一个艳阳高照的一天..."一段中作者提到:“他私 自大幅提高了药物的剂量,这种药物是一种多巴胺受体抑制剂,可以大幅提高大脑中多巴胺的浓度。”
    ~~~~~~~~~~~
    受体抑制剂为什么能提高多巴胺浓度。窃以为,清除多余多巴胺的主要机制应该是多巴胺转运体。所以在不增加多巴胺释放的情况下,增加多巴胺浓度主要靠竞争性的阻断多巴胺与其转运体的结合。

    由于作者没有给出故事出处,不知道原始材料是怎么描述的。或是作者的笔误。

    文章十分精彩,很是喜欢:)

  12. secret说道:

      帕金森病中,多巴胺能神经元的丢失与胶质细胞的反应性增强呈负相关。近年来的研究表明,脑内小胶质细胞的激活增加了α巨核蛋白对神经元的毒害作用,与帕金森病的发病相关[11]。小胶质细胞激活所释放的两种炎症因子整合素α及肿瘤坏死因子α在模型小鼠黑质纹状体内有阳性表达,表明小胶质细胞介导的炎症损伤参与了帕金森多巴胺能神经元的损害过程[12]。已发现在黑质致密区中小胶质细胞的密度较其他脑区明显增高,作为脑内免疫细胞,神经损伤或凋亡的标志是小胶质细胞的增生,目的是清除细胞碎片,产生细胞调节因子,促进组织修复和介导细胞的退变[13]。(转自http://www.cylunwen.com)星形胶质细胞在帕金森患者的黑质中呈增生状态,能产生多种具有保护多巴胺能神经元作用的营养因子,其保护作用已在实验中验证[14]。一些外界因素如:在γ-干扰素等刺激下,星形胶质细胞可产生一氧化氮等炎性因子,破坏线粒体的功能,导致神经元变性。肿瘤坏死因子则可直接作用于多巴胺能神经引起其死亡。

  13. 北冰阳说道:

    运动会促进大脑多巴胺的分泌,而产生类似的快感,因此有些人会对运动上瘾

  14. rxnice说道:

    好文章~~
    本人不是专业人士,但是想问的是,多巴胺的释放能给人们带来快乐,那么机体为什么不能一直释放呢?什么阻碍多巴胺的释放?

  15. Derek说道:

    外物的强烈刺激下,会导致多巴胺混乱,引起情绪也混乱吗?

  16. 快普 versugw www.kuaipu.com.cn说道:

    企业管理软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