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红猪作品 >> 心理 >> 文章

译者:窦东徽、刘肖岑

图片来自网络:作者:涨砚钧

画面切换到奥普拉秀——过去十年中最著名的电视脱口秀节目之一——的现场。今天的嘉宾是俄狄浦斯人类潜能研究所的所长阿尔弗雷德•庞蒂菲科特(Alfred Pontificate)博士 。这位博士新提出了一个有关出生次序的激进理论,这一理论的基本理念是:个体的生命进程是被家庭互动所设定的,而家庭互动是由出生次序决定的。奥普拉鼓励观众对此理论进行提问。讨论无可避免地由最初的理论关注,转向了为观众个人生活中的重要事件做出解释。这位博士欣然应允。

例如,“博士,我的哥哥是个不要命的工作狂。他对妻子和家庭完全不管不顾,并且把与工作有关的问题看得比什么都重。他有溃疡和酗酒问题,但他拒不承认。他们家在近两年内从没过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假期。他的婚姻也快玩完了,但他似乎并不是特别在乎。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种自我毁灭式的生活呢?”

博士反问道:“亲爱的,他在家中排行第几?”

“哦,他是子女中的老大。”

“ 这就对了,”博士说道,“这在生活中比较常见。我们在临床上经常见到这种现象。这类现象出现的深层次原因是,父母将自身的愿望和挫折都转移到他们第一个出生的孩子身上。通过愿望的这种无意识的转化过程,即使父母从未明确要求过孩子,孩子也在内化这些愿望和挫折。然后,通过这种我称之为‘期望上旋’的动力过程,父母的抱负转化为孩子对于成功的病态的渴求。”

当嘉宾挑战观众的信念时,奥普拉秀的观众有时会提一些尖锐的问题,但当行为“专家”似乎是在印证观众的传统观念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很少发生。然而曾经有过那么一次,节目因为一位观众质疑嘉宾的主张而显得异彩纷呈。有一位热切而直率的观众当时正身处演播室,“但是请等一下,博士,”提问者开始了他的问题,“我的哥哥也是家里的老大。我的父母把那个笨蛋送到哈佛,而让我去了一个将来能够成为一名牙医的两年制专科学校。但他们的‘神童’在一年之后就辍学了,跑到了科罗拉多州的山顶上。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编篮子!我搞不懂你关于‘长子’的说法。”

这位观众使现场气氛骤然紧张,但是博士总是能够逢凶化吉:“哦,是的,我也曾经见过很多像你哥哥一样的个案。是的,我经常可以在我的从业中遇到这样的人。他们的‘期望上旋’的动力过程发生中断,生成潜意识的要求来抵抗父母转化到他们身上的期望。这样的话,个体的生活规划会朝着与传统成就标准相反的方向发展。”一阵肃然的沉默之后,讨论转向了下一个“案例”。

这些场面我们都再熟悉不过了,只不过又是一个关于本杰明•拉什问题的例子罢了。关于出生次序的“理论”是在没有一个事例能够证明其“不成立”的思维框架下被构想出来的。由于它是一个不能证伪的理论,搬出再多能证明它的证据也没有意义,因为这个理论不能排除任何可能的情况。

然而,我们在本章所关注的并非这一理论本身,而在于那些用于支持它的证据。当被迫出示证据时,庞蒂菲科特博士搬出了他的“临床经验”或“个案研究”。这在媒体心理学领域是一个惯用的套路。脱口秀节目和通俗心理学图书中充斥着基于作者临床经验的心理学理论。他们通过这类渠道提供给公众的许多疗法,能够支持这些疗法的,无非是那些曾接受治疗并认为得到了改善或被治愈了的人的个人见证。在本章中,我们将为心理学信息的消费者建立一个非常有用的原则:个案研究和见证作为评估心理学理论和治疗的证据是毫无价值的。

在本章中,我们将要证明这个原则为什么是正确的,并且还要讨论个案研究在心理学中的正确作用。

个案研究的地位

个案研究的作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科学探索在某个特定领域进展到什么程度。从个案研究或临床经验中获得的灵感,在特定问题的早期研究阶段或许比较有用,因为它们可以提示哪些变量需要进一步研究。

个案研究在开启心理学新的研究领域方面起到过关键作用。让•皮亚杰(Jean Piaget)的工作中就是很著名的例子。皮亚杰的研究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即儿童的思维并不只是成人思维的简易版或低级版,而是有其自身结构的。皮亚杰关于儿童思维的部分推测已经被证实,但很多还有待证实(Bjorklund,2004 ;Goswami,2004)。然而,对于我们这里的讨论来说,更重要的不是皮亚杰的哪些思想被证实了,而是要理解,皮亚杰的个案研究尽管没有证实任何事情,但它为发展心理学家的研究提供了难以置信的广阔领域。第5 章和第6 章中所要介绍的相关研究和实验研究,为皮亚杰个案研究中提出的假设提供了或支持或否定的证据。

然而,当我们从科学研究的早期阶段(在此阶段个案研究可能是极为有用的)步入更为成熟的理论检验阶段之后,情况就大大不同了。由于个案研究在特定理论的检验中不能作为证实或证伪的证据,所以它在科学研究的后期不再有效。其原因就是:个案研究和见证叙述都是所谓的“孤立事件”,缺乏比较性信息,而这种信息对于排除其他可能的解释来说是必要的。

见证叙述与个案研究相似,因为它们都是孤立事件。依赖见证叙述的问题在于,如果累积起来的见证能够为几乎每一种疗法提供支持,那么它也就不可能用来支持任何一种特定的疗法,因为所有相互对立的疗法都有各自的见证。当然,我们想知道的是哪种疗法是最好的,但我们不能依据见证来决定。正如心理学家雷•尼克尔森(Ray Nickerson,1998)在评论我们用以欺骗自己的认知过程时所说的那样,“江湖郎中的骗术往往得逞,是因为他们总能找到一些病人愿意为他们做见证,这些病人总是发自内心地告诉别人,他们自己的确从治疗中获益匪浅”(p. 192)。例如,有大量的见证声称潜意识自助式录音带(用一种低于听觉阈限的信号制作出来的录音带)可以提高人的记忆力,甚至提高人的自尊,然而,在严格控制条件下进行的研究显示,这类录音带对记忆力或自尊没有任何改进(Greenwald,Spangenberg,Pratkanis,&Eskenazi,1991 ;Moore,1995)。

“其他可能的解释” 这一理念,对于理解理论检验来说至关重要。实验设计的目标就是构建某一事件或现象,使其只能用某一种特定的理论来解释,而其他理论则解释不通。正如第2 章所说的,只有当我们收集的数据排除了其他可能的解释时,科学才能进步。科学为理论观点的自然选择创设了条件。有些理论观点经过实证检验存活了下来,而另一些则被淘汰出局,凡保留下来的都更接近真理。但是,这是个慢工出细活的过程,各种理论观点都必须经过细致审查,以便发现哪些更接近真理。但是这一过程必须有所取舍:为支持某一特定理论所收集的数据,不能同时支持许多其他可能的解释。基于这一理由,科学家在他们的实验中设有控制组,或称为对照组,以期得到比较性信息。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能够在比较控制组与实验组的结果时,排除其他可能的解释。至于实验设计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将是后面几章的主题。

个案研究和见证叙述作为孤立的现象而存在,它们缺少必要的比较性信息,不能证明某一特定的理论或疗法更优越。因此,引用某个见证叙述或个案研究的结果来支持某一特定理论或疗法是错误的。如果这么做的那些人不指明他们所提供的所谓证据其实也适用于大量其他可能的解释,那他们就是在误导公众。简言之,针对某个现象的孤证具有高度的误导性。安慰剂效应的例子将更清晰具体地阐释这一论点。

在星座血型、色彩性格等“伪心理学”大行其道的时代,《对"伪心理学"说不》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心理学。卓越链接:对"伪心理学"说不

0
为您推荐

29 Responses to “[小红猪]对伪心理学说不之见证和个案研究证据(上)”

  1. ERRR233说道:

    若不是原文也如此空洞无聊,就是这翻译实在太失败了。

  2. 游客说道:

    没有个案 心理学就变成统计学的一个分支了

  3. 游客啊说道:

    很多人支持中医的立场也是来源于个案,诸如“我叔叔、我舅舅、我同学、我邻居”曾经有一次在某种情况下吃了某种中药从而治好了某种病——结论是“中药具有极高的有效性”。
    所以,真正的理论至少具有两个基本前提:1、研究的个案足够多;2、不能是“轱辘话”,正过来反过来都对(无法证伪)

  4. xiangling说道:

    呵呵,凡是有关人的问题,个案才正是最重要的——因为人本来就是各个都不同的,所谓“统计方法”式的简单相加取平均数的做法是完全不可取的。举个例子,在中国做个随机抽样,发现大家储蓄的意愿都很高,然后忽然来了个在外国长大的孩子,发现他没什么储蓄意愿,于是认为这个人不正常。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每个人都有其选择和独立发展的自由,既不能相加,也不能平均。

  5. 过客说道:

    基本上可以参考我们祖上街头算卦的工作,没啥差别

  6. 文章很精辟的用伪证的方式证明真理,但任何伪证的过程,也是一种心理的过程。发现心理的奥妙,对于个体试验的说明很精彩,但不要变的狭隘。个体的不同,我们必须知道,且必须设置为前提。这样的话任何试验都不能是个体事件的再现,所以真理的获得绝对不是一个一朝一夕的过程,我们愿为真理奉献一生。

  7. 三木说道:

    “实验设计的目标就是构建某一事件或现象,使其只能用某一种特定的理论来解释,而其他理论则解释不通。”
    这是宗教裁判,不是科学。科学是用来解释和预测事物及其趋势的,不是用来逼近“真理”的。实验也不是设计来“排除异己”的,而是用来“看看会发生什么”或者找出自己的理论可行与失效时所面对的约束条件的。

    • beiang说道:

      实验也不是设计来“排除异己”的,而是用来“看看会发生什么”或者找出自己的理论可行与失效时所面对的约束条件的。

      你这句话有点自相矛盾哦,“看看会发生什么”——本来有N个可能性,你最后看到是其中一个事件发生了,也就是另外那几个可能性木有了,那不就是一种“排除异己“——排除了其他可能性——么?

      • 三木说道:

        你断章取义了。结合你所引用的段落的上文以及引文的引文,可以看出:“排除异己”指的是理论(对象是过程);“看看会发生什么”指的是事件或现象(对象是结果)。

  8. 认真读读,别嫌枯燥。

  9. masterfish说道:

    图片作者【涨砚钧】?

  10. 无嗔的世界说道:

    本来人就有使用个例故事和个体经验来“举证”的倾向,这本身没有对错之分,因为日常交流中通常不需要举证结果有太高的有效性和可靠性,只是当举证的目的是科学研究时,这样的“举证”可能会和“伪科学”走得更近一些,个例故事和个体经验的本质是主观的,不能作为客观依据。需要注意的是,即使如此,个例分析也是科学研究方法之一,只是严格意义上的个例分析或“single case qualitative analysis" (个案定性分析)与日常交流中的个例举证有明显差异。

  11. 蒋劲松说道:

    最初的常识心理学,就是以个案为基础的。科学到了一定程度,也会出现很多很难或无法证伪的理论,比如物理学中的多重世界理论,弦理论。现在很热门的进化心理学,也是如此,无论社会出现什么情况,比如”同性恋“,总会有大量理论来解释,而对这些理论的”可证伪性“的难度也是有很大差别的。楼上举的所谓”个案“也并非没有可证伪的可能,用统计学的方法来证伪精神分析法也是可行之路,只是难度的问题,如上面的长子学说,父母强加欲望为长子,引起长子的狂热或精神颓废都是有可能的。关键是要找出人在强压之下的共同点,比如脾气暴躁的比例。

  12. sirian说道:

    是不是应该澄清一下,虽然个案不能成为依据,但出生次序对某些方面的影响,的确有符合科学方法标准的研究支持?……

  13. dogdick说道:

    我是为实际意义上的长子。

  14. 希望の未来说道:

    我觉得有人信中医就是这么回事

  15. 任何一门科学都会存在个案的现象。拓步ERP软件http://www.toberp.com

  16. 自在天说道:

    好文,期待更多更多

  17. BOSS说道:

    我觉得看评论还更精彩些= =

  18. DC说道:

    原来不止我觉得无聊啊

  19. 小七说道:

    这和《与众不同心理学》(即 How to think straight about psychology》书中的内容很一致 ,这是本好书,强烈推荐!

  20. Question说道:

    请问什么是本杰明•拉什问题?

  21. sandy说道:

    如此简单的道理却要绕这么久,这是故作深奥还是凑字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