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圈圈坐 >> 文章

李淼,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被姬十三归为松鼠之友行列,桔子对他敬重有加,连我们发信时抄送到他都要娇嗔一声:“哎呀,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点事都要烦李淼老师。”跟李淼联系上后,他说:我们谈话的主题,应该从职业开始,到爱好结束。”但在MSN开始对话之后,才发现两个人都跑题不止。

丁茗茗 :那你列几个你心目中的2008关键词?

Miao : 哦 大型强子对撞机。乱,乱也是一个关键词 。

丁茗茗 :这次这个大型强子对撞机项目,跟丁肇中以前工作的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项目有关系么?

Miao :有关系 都在欧洲:) 。哈哈,其实物理上几乎没有关系,欧洲核子中心主要是叫LEP的加速器,他是LEP的几个小组之一 。

丁茗茗: (外事不决问谷歌)1981年起,丁肇中组织和领导了一个国际合作组--L3组,准备在欧洲核子中心预计在1988年建成的高能正负电子对撞机LEP上进行高能物理实验,将在质心系能量为1011eV能区中寻找新粒子,特别是电弱理论预言的黑格斯粒子(见黑格斯机制),并研究Z0及其他粒子物理新现象。L3组目前共有包括中国在内的约13个国家近400名物理学家参加。

Miao : LEP的隧道就是现在LHC的隧道。所以,物理上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不太大。大型强子对撞机决定了粒子物理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的走向,因为从90年代中期开始,粒子物理界基本没有新发现了。我是研究弦论的,是粒子物理更深层次上的东西,也希望LHC能够推动弦论的发展。如果不能,也许就我个人来说,会逐渐放弃弦论作为我研究的主要分支。还有 我也研究宇宙学。LHC也和宇宙学中的一些问题有关,例如暗物质 。但我个人持怀疑态度,因为那种物理实验的结果往往和预计的不一样,很多时候,发现了和计划完全无关的东西,但也是重要的进展。

丁茗茗 :嗯,明白。

丁茗茗:LHC是后来出故障了么?

Miao: 对。冷却系统出了问题

丁茗茗:我爷爷也是物理教授,我还是关注这些事情的。

Miao: 真的?你是哪儿人?

丁茗茗:我出生在青岛。

Miao:爷爷在哪里任教?

丁茗茗:我爷爷先后在西交大和青岛海洋大学教书。你看我的名字:丁肇华,跟丁肇中就差一个字,我们是一个家族的,我爷爷奶奶和丁肇中父母关系很好的。。。。。。

Miao:我一位同学也该是你们家族的。他叫丁明洲,现在在美国,比我大两岁,他父亲也是教授。

丁茗茗:啊。。。。。。他是我大爷爷的孩子。

Miao:我同班同学,北大天体物理专业78级?

丁茗茗:对的。。。世界太小了,六度分离。。。。。。

Miao:他在美国佛罗里达,生物物理实验,偶然也看我的博客,很豪爽的一个人。我会跟丁明洲说,你有个很酷的侄女,我认识的。

丁茗茗:哈哈。丁明洲的父亲丁履德,我大爷爷,以前是山东工学院的校长。

Miao: 文革中去世的。

丁茗茗:文革前被打成右派,据说是放出来之后去看戏,好激动,心脏病发作。很可惜。

Miao:哦,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非常恨文革。

丁茗茗:恩,丁履德跟钱学森是同班同学,都是交大机械系的。我爷爷那时候在同济。(丁茗茗很黯然的补充道:现在看一些回忆录还能看到,那时他们系成绩第一是钱学森,第二是丁履德。后来他和钱学森又一起去意大利留学,据说履德先生能说五国语言,假如不是去世得太早,学术上肯定还会有大成就。)

丁茗茗:好吧,回到LHC。LHC这个项目最新的情况是?

Miao: 最新的情况是没有新情况,计划是明年夏天运转,推迟了些,一个大计划出点这种事很正常,几乎明年年底出初步结果。LHC可能是最后一代加速器了,或者是倒数第二代吧,而且,很可能发现令人兴奋的东西,我个人的看法。最有可能出我们都没有想到的结果,然后大家就真的打了鸡血了。这个我最期待。

丁茗茗:对了,是不是物理界也有很多年没有发现新的粒子了?

Miao:对,从顶夸克之后就没有了。

丁茗茗:说说你研究的弦论吧。

Miao:弦论,我目前花不到一半的时间在做,另一半时间研究宇宙学,其实是一多半的时间研究宇宙学。我最近给环球科学写的专栏就是谈研究弦论。

丁茗茗:你的那篇文章《一个理论家的自白》里有这么一段,

“我开始想做一些与物理实验直接相关的研究,这一方面是弦论目前处境导致的,一方面是觉得自己的年龄渐大,已经没有本钱来“享受“纯粹思维的乐趣了。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不甘一辈子只做了也许根本与现实世界无关的研究,想乘还能够做研究的时候打几个赌,翻点本钱回来。 “这里再讲一下吧,你还是希望你的研究结果,可以直接对现实做出指导?

Miao:弦论处于比较困难时期,主要是发现可能的“真空”太多,不能做精确预言。我们不知道LHC会不会发现超对称。我现在研究宇宙学,一部分和弦论有关,一部分无关,这样就有了“保险。”

丁茗茗:研究纯理论的人,逻辑一般都十分严谨?

Miao:那是啊!

丁茗茗:但你犯过错么? 特指决定性的 。

Miao:逻辑上没有犯过错,至于物理那得看将来的实验了,有些模型就是模型而已,数学上没有问题,但对不对,要等实验。

丁茗茗:理论物理学家比实验物理学家更苦?

Miao :是的,可能一辈子竹篮打水。所以我决定写点科普。

丁茗茗:那你有没有智力上的优越感,说实话!

Miao:哈哈,有点儿。

××××××××××××××××××××××××××××××××××××××××××××××××××××××××

Miao:至于乱,一言难尽。乱,就是乱,我出生以来没见过这么乱的。我对文革没有印象,所以今年对我来说是最乱的一年:大雪、地震、火炬传递、抗议家乐福、金融危机。说明中国处于一个乱七八糟,天要亮的关口。

丁茗茗 :天要亮?这个怎么解释?

Miao : 也许是万劫不复的关口,我不知道。天亮,就是我们经济上度过金融危机,政治上开始和世界接轨;万劫不复,我不太明白,但有人说09年我们要变成拉美国家,那就太可怕了。

丁茗茗:但经济危机是全球性的,金融大环境不好,中国无法说什么自善其身。拉美国家我觉得不会,中国人骨子里缺浪漫主义气质,这个浪漫主义体现在各个方面,包括中国的各项政治经济政策,一直是以稳健为主要特征(不包括几十年前……)哈哈哈哈。这些乱,对你自身有什么直接影响么?

Miao: 有啊。经济是直接的,对吧?闹运,浪费我一个月时间,虽然我也看了。闹运告诉我年轻人多肤浅: ) 。是嘛,很多人觉得中国人牛了,多风光啊,开幕式,扔了多少钱啊,咱家多有钱,还有50块金牌。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所以,肤浅。上过天涯的奥运板块么?还有新浪?

丁茗茗:没有。。。奥运之后我才重新焕发了对体育的爱 。

Miao:哦 那你没有看到他们是如何兴奋的,跟打了鸡血一样,现在估计都蔫了。

丁茗茗:顾拜旦老师说:体育啊,你是天神的欢愉!他没说:体育啊,你是城邦的荣耀!!他的意思是:enjoy and have fun!! 哈哈哈哈!

Miao:罗格大概会说:体育啊,你是摇钱的树。事实如此,政府为了展示,花了钱,做个大广告吧,但是一大半被三聚氰胺毁了。

丁茗茗 :承认的政治,承认的焦虑。

×××××××××××××××××××××××××××××××××××××××××××××××××××××××××

后记:这个对话录摘录了两天聊天的部分内容。其实两个人所谈内容远不止这些,虽然偏轨得厉害,但我也很享受这种谈话的乐趣,希望李淼老师也一样。

0
为您推荐

41 Responses to “科学圈圈坐3/13-李淼”

  1. pitaka说道:

    沙发个。
    松鼠会还有中科院的啊,真是人才济济啊。

  2. 李淼老师这个照片好啊~
    世界真小……中国人真少。
    另外,李淼老师是诗人你怎么没说?在他博客上~
    再另外,不知道李淼老师说的“怀念”的芝大的几个书店,有没有一个在地下的,在地上开个小门,有个小棚子的~~

    • B_Monkey说道:

      灰常羞愧的补上。。。。李老师的博客 limiao.net,李老师爱诗歌~~

    • 小姬说道:

      快看这张照片后面,电脑上有一个很hot的女郎。。。

    • 咖啡豆说道:

      帮主好,可算看到你了,左手拿的是鸡毛吗?右手呢?

  3. docong说道:

    从12月18日开始,我的google reader就是乱码了,你们到底怎么搞的????
    升级的时候仔细点嘛,烦烦烦

    • gerry说道:

      谢谢提醒,我们会尽快解决!
      最近服务不够稳定,许多问题来不及解决,请谅解!

  4. 天翼说道:

    “科学圈圈坐”办得挺好的,能让我们认识不少科学家,而且是活生生的有人情味的科学家。

  5. sqybi说道:

    松鼠会改版了啊...GReader为啥都是乱码...

  6. 钢铁的咆哮说道:

    和楼上同问,我在GR里看也是乱码

  7. 李淼说道:

    桔子:

    我喜欢的书点,一个是新书店,里面有卖咖啡的那个,还有几个旧书店。我在芝加哥的时候,住在Oak Park

  8. you说道:

    同樓上的,在GR里是亂碼。

  9. Aiger说道:

    求教打鸡血的出处,只知道闹共匪的时候就有这么一说
    具体是什么出处?还有打了除了引起排异凝血什么的真有什么作用?

  10. [...] 松鼠会原文 [...]

  11. renard说道:

    上次小鸡看片会的两个博士答题者是李淼老师的学生么?

  12. 一一说道:

    哦哈哈哈,他的桌面是安吉丽娜朱莉耶

  13. 木遥说道:

    我这里的reader没有乱码阿

  14. liuyongxia说道:

    听说有的纹身是隐形的,但一喝酒就显现出来了,好像在里面注入了鸡血,要不就是鸽子血,为什么在喝酒后会出来呢,平常就看不到?

  15. liuyongxia说道:

    蒙娜丽莎的微笑是怎么来的呢?是作家跟据别人的画再加以改变就形成的?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说她的笑很美,是永恒的微笑,我觉得她笑起来很阴险.透着魔力。

  16. szanc说道:

    文革的时候被打成右派???请查一下百度,右派的年代。

    方舟子在新语丝引述李淼说(“我觉得写科普最好还是要有专业知识的,我从来不敢写例如核物理,虽然距离我不算太远。”并认为生物学出身的土摩托(Immusoul)“没有判别医学问题真伪的能力”、是个“牛二”、“13点”。)
    难道科学家现在都变成政治家了???

    • 李淼说道:

      科学家当然没有都变成政治家,我也没有变成政治家。但科学家和普通人一样,可以有自己的观点。

      • szanc说道:

        那么你的依据在哪儿呢?难道你也在兼修现代医学?不妨在这儿略举一二,哪些是土摩托判错了的医学问题,以正视听,不要让土摩托的谬误贻害我们这些一般读者?

  17. 李淼说道:

    对,丁茗茗还是将右派修改了。

  18. H-H说道:

    李老师现在还在科大教书么?之前好像是两边颠的。
    To Szanc:
    科学-----》哲学
    --------------(这条界限是相当的模糊而且微妙)
    民间科学----》政治

  19. 赵洋说道:

    "承认的政治,承认的焦虑"——说得好啊。

  20. 阳春面说道:

    都是重量级

  21. 姬十三说道:

    抱歉,我刚才删除了两条留言,一位自称“都是垃圾”的同学。
    松鼠会是会删贴的,人身攻击的帖子会去除。你可以批评,但请不要人身攻击、用脏字。谢谢。

    • 李淼说道:

      十三是个好人,这样的留言在我的博客是要将留言人的大概地址和IP贴出来的。

  22. 兔子说道:

    文革里就没有右派么?那句话泛泛而论没有问题吧?

  23. ice说道:

    很强!佩服!

  24. 咖啡豆说道:

    喜欢正经的八卦,喜欢听故事,喜欢跑题。

    总之,挺好的。我喜欢这个圈圈坐。

  25. 行空天牛。说道:

    哈哈 原来李淼老师也玩PHOTOFUNIA啊

  26. 千佛山下说道:

    偶尔路过,看到丁明洲、丁履德的名字。我就是千佛山下生活的人。据我所知,丁履德院长从来未被打成右派分子。他当年是二级教授、国内知名的内燃机专家、民盟山东省主委、山东工学院院长、全国人大代表。个子不高,人很谦和。文革初期被同其他教授们一样打成牛鬼蛇神,在造反派的监督下做除草、种地、沤粪等重体力劳动。逝世前不久已经解放,不用再参加劳动了。当时也就五十岁出头的年纪,如今属于英年早逝。很可惜的人才。其辞世后,夫人、子女生活少有人问津,很是艰辛。其子丁明州从小聪慧,很是得其喜爱。也许是遗传基因缘故,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中学曾得全国物理竞赛大奖,至今一直是济南八中津津乐道的历史故事。

Leave a Reply for 博客李淼 » 转帖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