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红猪作品 >> 文章

原文在这里。作者:Çiclip_image001dem Kaclip_image001[1]itçibaclip_image002i 译者:小菊

译者简介:小菊是我们的老译者啦,还曾经获得过Dr.You的称号。关于他的详细介绍,请猛击这里

摘要:科学圈里男性实在太多,而且多数情况下,支配着它的男人们还都很老。

和生活中的情况类似,在科学界,但凡牵扯到性别和年龄的问题都显得没那么简单,并且,还时不时地纠葛进种种令人诧异与费解的矛盾。此外,我们手头数据有限,又给这些矛盾覆上了一层模糊不清的面纱。尽管如此,现有的数据还是明确展现出全球不同地区及文化之间在性别与年龄问题上的巨大差异。

诸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编辑整理的统计资料,正轻解罗衫般的揭示出女性在科学与学术研究上所处的地位。在拉丁美洲,46%的研究者是女性,远超作为世界平均数的27%。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印度的研究人员中女性只占10%,而亚洲的平均比例为15%。但在不少国家,包括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以及蒙古等等,女科研者们正享受在一片男女共融的研究环境中。不过在欧洲,实现了这一局势的国家只有5个——拉脱维亚、立陶宛、马其顿、保加利亚以及爱沙尼亚——还一律地属东欧。

在东南亚,科研大军的40%由女性组成,菲律宾的这一比例为55%。而到了缅甸,女性占据高达85%的研究席位,同时,这也是全世界的最高比例。而相反的,日本的研究人员中女性只占12%,是此地区的最小值,甚至可以比肩一些阿拉伯国家。而西欧27%的女性比例相对东欧相对较高的42%,着实有着不小的差距。

这些数字暗示了我们,经济状况、科研编制甚至是桀骜不驯的政治主张都不会主动给科学界的妇女同胞们提供更多的机会。而其他因素同样也应该重视,比如国家的教育政策、发展历史、文化背景等等。

女性与工作

当然,性别鸿沟也并非一蹴而就。早在远古时期它就已经展露出头角,并且一直坚守到了当代科学界。甚至,某些最为声名显赫的行业也深谙此道。

R. C. Blitz在二十世纪70年代发表的一项研究也显示出类似的失衡。其中披露道,在科技发达国家中,女性在五大精英行业(建筑、牙科、工程、法律以及医药)的雇员中只占5.7%,而中等发达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的数据为7.25%,但土耳其与多米尼加共和国却在调查中创下了25%的最高值。无可否认,这些统计都完成于西方——特别是美国——妇女解放运动之前。但无论如何,它们都一致的刻画出目前全球紧迫的形势。

这些始料不及的发现又说明了什么?发展中国家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是否就真的比她们在发达国家的姐妹同胞有着稍加广阔的机会呢?事实上,发展中国家飞速的城市化建设激发了它对于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市民不断增长的需求。而且,在类似土耳其的发展中国家,相比住地偏远的低学历男性,雇主会更青睐于住地临近城市的高学历女性。

与此同时,在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蓬勃发展的精英行业以及稳定的政府职位正由其提供的高收入与尊贵身份吸引着广大的中产阶级妇女。在女性很少外出工作为传统的社会里,一个工作对妇女“恰当”或“不恰当”并不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这正是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的情形,对于妇女来说,当工程师和教师一样司空见惯。当然,发展中国家的女性就业之路不得不说充满荆棘。然而一旦她们破笼而出,便不用面对所谓“妇女职业”的禁锢。

换种方式来说,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问题在于“工作的”与“闲置的”女性间存在的差异。与之相对,在美国等国家,半个多世纪以来女性始终是社会工作中的卓越份子。这些国家的社会意识一直将女性定位于教育与医疗护理领域(所谓强调关怀给予),而工程与科学研究领域(所谓强调竞争与技巧)则是男人的江湖。起码到最近为止,这都是不变的事实。

再者,在美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之前,诸如Matina Horner的学者甚至发现,一种“对成功的恐惧”深植于美国女性的内心:当她们规划自己在“男性”行业中的职业生涯时,会暗暗担心,一旦创出骄人的事业,自己就会尝到被男性世界放逐的恶果。而这一类的心理敏感性在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却从未成为左右职业女性的关键因素。

最后,在发展中国家,家庭规模持续扩大,再加上许多中产阶级都市家庭都可以更容易地通过花钱获得上门帮助,女性们开始凭借其她姐妹同胞(比如母亲、亲姐妹、旁系姐妹以及女佣)的帮助来攀登自己的教育与事业之巅。理所当然,她们的丈夫们并不用承担那些被社会认定为“女性”职责的事务——比如照顾孩子。而只要确保丈夫们传统的男性地位不被动摇,他们都很高兴自己的妻子对于职业生涯有着更高的追求。

过去三十年间的妇女解放运动,尤其在美国或欧洲,对拓宽女性自我发展的机遇可谓帮助良多。但眼前的事实却是,发展中国家的专业岗位女性比例比发达国家更高。以土耳其为例,它的女性正教授比例(23%)比其余的欧盟(EU)成员国都要高。在德国,此数字仅有4%,而丹麦为6%,瑞典为7%,英国则是10%。

尽管专业领域的女性大获全胜,土耳其却拥有欧洲大陆最低的女性劳工比例(所有雇员中女性只占23%,相比德国为41%,法国为40%)。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所(UIS)给出的数据还表明,土耳其的女性识字率以78%位列全球最低,而欧洲的平均数为98%。

此外,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受过教育的都市女性还刻画出某种特权阶层。这引发了另一种隔阂:一种由社会阶层差异,以及城市与农村间不同生活方式的冲突所形成的女性之间的隔阂。

事实上统计显示,在发展中国家,这类“性别内”隔阂的影响也许要比各种“性别间”隔阂显著的多。至于这一现象是否会持续下去,却还是一个留待考证的问题。最近的研究表明,发展中国家城市社会的西方化进程正引导着一系列性别差异的产生。比如在学术上,女性们的努力正逐渐趋向艺术、教育以及人文领域,对于工程与科学领域则开始疏远起来。

纵观全球,只有区区四分之一的研究者是女性。而女性在全球科研领域的现状还有另外两个特点。首先,相比男性,她们更倾向于从事公共部门而不是私立部门的工作。其次,她们更少出现在行政管理职位。

从比较积极的角度思考,由于没有了行政管理工作的负担,她们能在教学与研究上投入更多的精力。但从消极面来看,无可避免的,这都牵扯到权力与威望的树立问题。女性在涉及到政策制定、预算安排、经营管理以及升迁晋级的事务上并没有多少发言权。

当然,类似的劳动力限制是一个全球化的现象,并不局限于发展中世界。再者,这也可能被多种因素所驱使,比如女性倾向于在家庭以及子女身上投入更多时间,而相比管理与经营,她们反倒是对于教学与科研有着更多单纯的渴求。无论原因如何,却都殊途同归:女性掌握的权利始终相对较少。

目前,也许美国遭遇了史上从未有过的情形,根据美国教育理事会的数据,在目前的长春藤大学联盟中,女性以校长的身份占据半壁的江山,其中包括哈佛,以及总数中四分之一的大学与学院。然而,在全美范围内,女性在大学教授中所占比例仍旧低于20%。与之类似的,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女性还只是停留在学术界的最底层,而很少成为管理角色,更别提什么校长了。非洲以及阿拉伯地区更是如此,虽然目前当地女性也已开始进入中等管理职位,比如院长和系主任。

当心你的年龄

与性别隔阂类似,在科学及研究领域,年龄上的鸿沟已经成为一种挑衅普遍规律的全球化忧虑。

当你莅临科学与学术界,年龄的的确确占有一席之地。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在这种年龄分布形势下,如何确保既能充分利用年长学者及科研人员经验、学识、智慧上的优势,同时又能给年轻学者提供机会?

如果太多年长的科学家及学者充当了年轻一代成长之路的绊脚石,大学生们就会不惜转向商业、医药与法律行业寻求发展空间。如果想让学生们在要求苛刻且耗时漫长的科学与学术生涯中追求超越,那么有助其成长的个人成就至少不能遥不可及。

然而,要达到研究学者的层次依旧要付出大量的时间、精力以及自我牺牲,并且,任何一个保持着狂热与高产的老一辈学者离开自己的岗位,都令人扼腕痛惜。鼓励大学与研究机构充分利用人力资源,不论对科学还是对社会都有其内在的价值。特别是对智力资源紧缺,却又对其有着大量需求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更是如此。

对于科学界年龄分布的统计资料甚至比那些性别分布的资料更为有限,而专门针对发展中世界的数据更显得稀疏。

新的一代

作为人口发展趋势不断扩大的一种体现,发达国家正面临着由不断衰老的研究学者为标志的未来。由于医疗水平的进步以及禁止强制退休的法令颁布实施,越来越多60余岁甚至超过70岁的研究学者依然在岗位上挥洒着青春。统计显示,在1995至2000年间,美国的大学中年龄超过70岁的科研人员数量翻了3倍。哈佛大学前校长Lawrence Summers曾提醒说:“因该挑战那种思潮,不要认为给70岁以上而不是40岁以下的人授以终身席位就是促进创造性思维、培养年轻人或者在科研团队中引入新一代人才最好的方法。”

相比之下,在印度,员工必须在年满60之后退休。于是,学术界“鬓发渐灰”的趋势显得没有发达国家那么明显。但印度那相比个人功绩更偏重于人际关系的低效晋升政策却引发了许多的忧虑,而更多的,则是抱怨。

虽然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晋升政策不尽相同,其中许多却沿袭自殖民时代过时的评选方法。然而,很多发展中国家却面临着由于高等教育的极速膨胀而不得不雇用大量青年教授的局面。比如在中国,30%的雇员在20-40岁之间,超过60岁的员工只有3%。然而,在45-50岁间却出现了一段“雇佣真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文化大革命时期对科学界以及知识分子的迫害。

在1990年,世界范围内估计有6800万学生进入大学深造。到了2004年,全球学生数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32亿,并且根据预计,到2025年,这一数字会增至1.5亿。而这一增长的绝大部分都发生在发展中国家。

越多的学生,当然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工作岗位。各个大学以及公共资助的研究所并不是唯一能见到学者及科学家的地方。越来越多的研发中心正在私人领域崛起,并恳切的寻找着那些有着丰富分析技巧的年轻毕业生。不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局面都是如此。

简而言之,年龄是全球科学与学术界都要面临的问题。但发展中国家年轻化的人口,伴随着大学以及研究中心的空前壮大,意味着年轻科学家以及学者们将享有相比发达国家的同行更为丰厚的发展机遇。然而,要实现这一切,还要求雇佣、晋升的手续能进一步摆脱它累赘的包袱,并能更方便的执行。年轻一代无疑将在发展中世界占据自己的一席之地,但至于他们是否会被妥善对待,仍有待全民范围的行政改革措施。

何去何从?

正如以上所提及的,涉及到性别以及年龄的问题都显出其特有的复杂与多元性。直觉与现实之间显出了迥然不同的差异,同时,对此类问题的解答相比最初也愈发不明朗起来。

对于牵扯到性别分布的问题更是如此,由历史及社会的力量所定型的文化价值并非是朝夕之间就能改变的。

而无论是在科学界、学术界,还是社会的其他领域,为了达到完全的性别平等,需要几代人不懈的努力来对此类文化价值做出根本上的转变。在等待这也许遥遥无期的文化革命时,政府可以通过一些针对性的改革措施来缓解各个性别及年龄之间与生俱来的隔阂。对于这类措施,他们或许可以考虑诸如某些强调性别平等在道德以及经济发展上重要性的教育计划。同时,也可以制定一些鼓励妇女在科学及学术界追求更高学历与业绩的政策。

处于对智慧资源的节约利用,发展中国家能以充分调动女性能动性的方式获得大量回报。令人振奋的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由于在高薪精英领域有着相对较高的专业女性比例,从而在实现这一目标的道路上拨得了头筹。而如今的挑战,在于如何为城市、乡镇以及农村地区那些较贫困、教育程度较低的女性提供更多的机遇,以及如何让更多女性突破“玻璃天顶”(glass ceiling,直译为玻璃天花板,暗示女性职员在升迁过程中会遇到的某种无形障碍,阻止其达到更高阶岗位,译者注)的限制,从而获得管理与领导席位。

至于在年龄因素上的失衡,必须制定出某种能保护经验与学识丰富的员工,同时又不会阻挠莘莘学子们踏入科学以及其他领域的革命性政策。比如说允许老一辈专家们以无薪资、无行政职务的形式继续在团队中挂职——从而允许其完全自由地制定自己的研究或是授课进程。这将使年长的学者继续保持活跃并发挥余热,却不会因此打断年轻学者们的事业之路。同时,这也会鼓励年轻与年长的学者间开展跨年龄层次的思想交流与研究合作。当然,这一切都还都得等待完善的养老金制度、自觉自愿的退休态度以及强制性的退休法令能够一一成熟。

在发展中世界,性别平等的达成以及平衡化的年龄结构,应该与创建世界级实验室以及培育一种鼓励创造革新的整体环境的目标提到同样重要的高度。

作者Çiclip_image001dem Kaclip_image001[1]itçibaclip_image002i (荣获2006年发展中国家科学院年度外籍院士头衔)是一名就职于土耳其伊斯坦堡考契大学的心理学教授

0
为您推荐

34 Responses to “[小红猪增刊]小心,男人太多”

  1. MY-Hou说道:

    那说男多,这说女多...究竟是男多还是女多?

  2. 田不野说道:

    科研不仅仅是脑力活,还是一个体力活。中科院很多老板都在为招不到身强力壮的男生而苦恼。

  3. Edison说道:

    科学面前人人平等

  4. fz说道:

    伊斯坦堡?不是伊斯坦布尔么。

    • 大成若缺说道:

      应该是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的笔误,伊斯坦布尔是君士坦丁堡

  5. 天花标本管理员拇姬说道:

    “正轻解罗衫般的揭示出女性在科学与学术研究上所处的地位”

    看到这一句的时候,那可真叫瀑布汗啊/。。。。

  6. cobblest说道:

    很多老板指明要男生不要女生...
    体力是个因素,婚姻和孩子对学术的影响也不可小觑啊...

    • 田不野说道:

      对,我们以前有个同学的老板就指明不要女生,因为他老婆坚决反对他招女生,后来,被领导强压了一个女生,在她他老婆面试通过后才要的。

    • sunfield说道:

      说到平衡婚姻和事业的女性科研工作者,不由得想到李安夫人林惠嘉;看她的经历觉得真是不容易。

    • renard说道:

      我们老板很无奈地接受了实验室一直以来都是女生多的现实,还安慰自己说是因为他太帅了。。。

  7. Mel说道:

    五大精英行业(建筑、牙科、工程、法律以及医药)

    为什么是牙科?不是外科,内科?
    一直很困扰,,,

    • 小菊说道:

      。。。国外的牙科大夫可都不是一般的社会阶级呢

      • Mel说道:

        这个略有耳闻,
        因为大家喜欢健康漂亮的牙齿??

        • 小菊说道:

          牙科算是比较特殊的学科,牙齿本身就是一种基本上不可再生、无法自我修复的身体组织,对这种“一次性”资源,国外的保护意识较国内更强,定期检查、养护,都价格不菲。
          同时,外科的各类工具也基本无法适应牙科手术的种种要求,几乎都是使用成套的专用工具,这也使得牙科更容易脱离普通的眼耳鼻喉科独自发展。

  8. wanghaha说道:

    话说我虽然不是科研人员,但是到现在为止的面试至少有一半因为是女人而落选哦。

  9. Christian说道:

    不可否认我朝太祖对中国女性解放事业发挥了巨大作用,太祖万岁万岁万万岁!

    • 荷音说道:

      嗯,由此开创了女生当男生用,男生当畜牲用的伟大历史

  10. 小姬说道:

    小菊同学,我是来跑题的~
    我被你穿西装来参加看片会的样子感动了,哈哈,真够正式的啊!

  11. 钱敏说道:

    据说,在原始社会,男人负责打猎与耕种,而女人负责在山洞附近找果子,昆虫和照顾孩子~
    因此,男人一般喜欢蓝色,而女人喜欢粉色

  12. EVA-01说道:

    从今年开始英国皇家海军才允许女人进入潜艇作战部队服役

  13. 说道:

    我以前喜欢蓝色,现在不分颜色。

  14. mono说道:

    几天前做的一篇英语阅读里 说到女科学家比较少因此要建立自信啥啥的。。。
    再离题的说,貌似全对那篇。。。

  15. 绛蓝说道:

    科学领域滴男人太多正如中文系的女人太多……

  16. 李旸说道:

    传统的力量,远不如经济的力量大!
    在发达国家,妇女不论从事何种职业,生活质量差距不是很大,因此会更多考虑“成功会不会被男人排斥”的问题。而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女性来说,做教授和做工人,那生活质量、社会地位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