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文章

自台湾爆出塑化剂事件以来,全岛上下人心惶惶,中国大陆地区的相关部门也非常重视。目前,卫生部已组织各地省级疾控中心对食品中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开展应急监测,并将扩大范围收集数据进行风险评估。而我们普通百姓,最关心的还是塑化剂DEHP究竟有多大毒性,对我们的健康究竟有哪些潜在危害。

此次违规添加的DEHP学名是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又称邻苯二甲酸二辛酯、酞酸二辛酯,化学式为C6H4(CO2C8H17)2,为邻苯二甲酸与2-乙基己醇生成的酯类化合物。正常情况下,是添加在聚氯乙烯塑料(PVC)制品中,用以增加其柔软度、延展性的工业原料,大陆通常将此类物质叫做增塑剂,而台湾习惯称塑化剂。

低毒性带来了大麻烦

DEHP的急性毒性很小,给大鼠腹腔注射2至7克DEHP才会致死,这个量大致与每天炒菜用的盐量相当,是一个比较大的剂量。因此,DEHP一直作为合法添加剂大量使用于PVC塑料制品之中,PVC制品广泛用于生产生活各个环节,一般人多多少少都会接触到DEHP,并在体内微量残留,也基本不会有毒性效应。正是因为它很难引发急性毒性,台湾的黑心生产商才敢于在这些年里始终以它作为棕榈油的廉价替代品掺杂在食品添加剂中。

随着人们对各种低毒物质慢性毒性的关注度上升,以及更多的分子毒理学检测方法逐渐成熟,DEHP的多种潜在毒性逐渐浮出水面。在已发表的关于DEHP的毒性研究论文中,研究人员通过动物实验(主要由啮齿动物代人受过),体外细胞实验,或流行病学调查的方法,逐渐证明DEHP有较弱的类雌激素效应、肝毒性、肾毒性,它还有一些未经确证的潜在危害,包括可能引起细胞代谢紊乱、造成心血管系统障碍、致癌等。

此次事件一出,多年摄入非法添加剂的岛内民众开始怀疑,以往被归咎于现代生活的一些多发病会不会和DEHP有关:心脏病发病率上升、癌症发病率上升、不孕症、畸胎、男童女性化、女童性早熟…

DEHP真的如此可怕吗?我们先来回顾一个十二年前的事件。

一个更“毒”的食品安全事故

1999年,比利时养鸡业先后出现母鸡产蛋率低,肉鸡染病的现象,经调查发现是地处荷兰的饲料供货商误将含二噁英的脂肪添加在了鸡饲料中,使得饲料中二噁英含量超标200倍。二噁英极易蓄积在脂肪组织中,经污染饲料喂养的鸡肉中二噁英含量更超标1000倍以上,而这些鸡肉已被销往德、法、荷兰等多个国家,上了全欧洲人的餐桌。

二噁英是毒性极强的持久性污染物,其急性毒性在氰化钾的千倍以上,而极低量的慢性暴露也有明显的致癌性和类激素效应,并且一旦进入人体就很难排泄出去。

这次事件在欧洲引起了极大恐慌,比利时农业部长与卫生部长双双引咎辞职,全国的蛋禽及其加工制品统一销毁,全境屠宰场暂停工作。四个月间,全球各国封杀了所有比利时出口的肉禽蛋奶制品。

最终,这次事件以比利时时任中左政府集体辞职收场。

当这次污染事故引发的民众恐慌逐渐平息之后,有科研人员根据当时饲料中二噁英的含量和它在生物体内的蓄积能力估算了当时如果持续摄入有毒禽蛋制品,会对人产生怎样的危害。结论是:如果一个人想要通过吃鸡肉诱发癌症,他需要每天吃半只鸡,不间断的吃50年。

比利时二噁英事件与此次塑化起云剂事件有几个不同点:第一,比利时事件是误添加,而起云剂中的DEHP是有意为之;第二,二噁英是剧毒物质,具有明显的致癌和类激素效应,且很容易在人体内蓄积,而DEHP是低毒物质,有类激素效应,可能有潜在致癌效应,进入人体后较容易排出体外;第三,饲料中的二噁英含量尽管超标200倍,因为二噁英标准限值极低,污染食品中的二噁英含量仍是极低,而起云剂中DEHP的含量最高可达起云剂质量的百分之五十左右,添加到食品中以后也不可小觑。

所以,不能简单的说这次塑化剂事件比之十二年前的二噁英孰轻孰重,事实上,任何一个非法添加物引发公众危害的事件发生后,都应该通过计算人群的摄入剂量和污染物的毒性水平来具体评估毒性风险,而非简单的评论投加的东西是否有毒。

关键在于“剂量”

以目前媒体公布的资料中,DEHP浓度最大的“动力运动饮品柠檬味”为例,与怀疑DEHP致癌、致畸的论文中的剂量做个对比。该饮料检测出的DEHP浓度是34.1ppm,就是34.1毫克/千克。而研究孕期母鼠摄入DEHP后生产出的小鼠的生殖发育毒性的文章[1]中,母鼠吃的饲料中DEHP的剂量是125-1000毫克/千克,尽管仔鼠产生了明显的精子数降低活性下降的效果,但这个摄入剂量远高于台湾民众的摄入剂量,并且,小鼠是以添加了DEHP的饲料为唯一食物的,而人并非如此。

同样,在对心血管系统的研究结果中,通过饮用水给小鼠投加DEHP时,心脏、肝脏、肾脏的脏器系数出现变化的小鼠喝的饮用水中DEHP的浓度是500-2000毫克/千克[2]。出现对小鼠染色体伤害的剂量则是1000-2000毫克/千克[3],而且,这种对染色体的伤害未必会最终发展成肿瘤。

再考虑到啮齿动物与人类代谢DEHP的路径略有差异,成年人比小老鼠更容易将通过食物摄入的DEHP排出体外,那么每天喝一瓶这样的饮料,在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出现上面论文中提到的那些毒性效果的。

谁应该远离塑化剂

事实上,毒理学实验用于人体风险评估时一直存在这个难点:如何将动物实验的结果转换成适合人类的数值?因为不能进行大规模的人体实验,对人群实施大规模流行病学调查通常更有指导意义。

但这种调查实施起来难度很大,比之本来就不多的DEHP动物实验,流行病学调查文献更少。对DEHP的研究中,需要特别引起我们重视的,就是这样一篇针对孕期母亲体内DEHP浓度和产后婴儿体征的研究[4]。研究发现如果这位母亲生的是儿子,母体中DEHP的浓度数值和她儿子的阴茎粗细、肛殖距之间有负相关关系。后面这两项指标一般被用于评价男性化体征。就是说,孕期母体中DEHP及其代谢产物较高的人,她儿子的阴茎有可能会细一点,肛门和生殖器之间的间距可能会略微短一些,但具体到某个人,这个研究结果并不具有明确意义,而且,这种相关性,未必代表具有因果性。

上述对人群的调查证明孕妇是需要适当注意避免DEHP接触的。另外,因为DEHP在成人与儿童体内的代谢路径不同,它更有可能在儿童体内停留更长时间,认为DEHP对儿童有一定威胁是合理的,近期已经有国家开始禁止在儿童玩具用塑料中添加DEHP作为塑化剂。

除此以外,并没有太多证据证明成年人接触低剂量DEHP会有心血管、肝肾毒性、肿瘤方面的风险。

对于这次事件,我们需要呼吁政府惩治黑心生产商的不义行为、加强食品加工的监管,也需要耐心等待相关部门做出回顾研究,评估民众的摄入剂量,而不是一味感到恐慌,做出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猜测。

参考资料:
[1] 孕期及哺乳期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经口染毒对雄性仔鼠生殖发育的影响. 李丽萍, 刘秀芳等. 环境与健康杂志, 2010, vol27, No.2.
[2] 邻苯二甲酸二乙基己基酯对小鼠各器官损伤的实验研究. 张文红, 历曙光.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5, No.4.
[3] 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致畸致突变实验研究. 王蕊, 李厚勇等. 癌变.畸变.突变, 2002, No.2.
[4] Environmental phthalate exposure in relation to reproductive outcomes and other health endpoints in humans. Shanna H. Swa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2008, 108.

关于塑化起云剂事件还可以阅读:
果壳问答:http://www.guokr.com/ask/item/38223/
我们在遭受“塑化剂”危害吗?http://fengtonghao.blog.sohu.com/174020860.html
云无心 《“起云剂”来了,饮料还能喝吗

 

本文已发表于 果壳网 健康朝九晚五塑化剂到底有多可怕?

0
为您推荐

31 Responses to “塑化剂到底有多可怕?”

  1. 真陆行鸟说道:

    沙发是我的了
    哈哈

  2. 汉尼拔说道:

    沒有真相,什麼都可怕。

  3. JACK说道:

    很好的科普文~~~

  4. JACK说道:

    真相?! 等你知道真相后,你一定会后悔,会想为什么要让我知道真相,那时已经太晚~~~

  5. ZHX说道:

    这个起云剂没有本地化的称呼么?
    比如增稠剂?稳定剂?或者类似什么?

  6. Hannibal说道:

    同意,真相是最重要的。

  7. 大型熊类说道:

    中国为什么出事故了从来没人引咎辞职?
    真是天朝有风险,投胎需谨慎啊

  8. 喜羊羊和一休哥说道:

    肛殖距?这是个什么指标?

  9. enodhs说道:

    为什么松鼠会的文章都是为毒品平反的?

    • pasternak说道:

      因为他们不是记者,不追求耸人听闻的东西,只希望能尽可能贴近真相。而真相一般都是比较平淡的。

    • bz_bf说道:

      是用事实说话,不是为谁平反~~

  10. 吼海雕说道:

    大众要的是耸人听闻以及“原来我被骗了xx年”的效果,松鼠会这样的文章越来越不能迎合他们鸟。

  11. 娜娜说道:

    那小孩子的爽歪歪还可以喝吗?

  12. 娜娜说道:

    小孩子的爽歪歪还可以喝吗,对身体有害吗?

    • newgnaw说道:

      这些饮料中是否含有塑化剂要看官方的检测结果,
      目前似乎已经公布了很多塑化剂含量过高的食品的名单,
      实际上,即使是小孩子喝到含塑化剂的饮料,
      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会出现什么不好的情况,
      只是因为儿童的代谢能力相对差,可能风险会更高。

  13. 等待说道:

    大陆的饮料有塑化剂吗,,如果有我们喝什么比较健康呢

  14. scythe说道:

    原来对官老爷是安全的,怪不得现在添加到高档酒里面去了,良心啊

  15. http://www.longfengshipin.com/说道:

    太毒了 怎么办啊 不过被地沟油强化的我们应该没事哈

  16. 戏如人生说道:

    任何规范都会留有一定的安全度,不是说超规范就一定出事,但是超规范就是一要惩罚,不能等到出事再来管。
    另外,这个安全度肯定是必要的。因为作者也说实验的只是小白鼠,毕竟没有在人身上做过实验,所以风险肯定还是有的。

  17. nqed说道: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18. Sphinx.hui说道:

    这个问题,国外这几年也开始注意到,开始加大力度的治理商标问题, 像BPA 和Phthalates,和这些衍生物都是很普遍的用于生活。不要以为量小就不担心,这些化学物质是能在身体里面堆积的,或者它们的半周期很短,一般在24小时只能通过排泄系统能释放,但是这些化学物质却是可以和不同的身体状况发生不同的反应,影响不可忽视。有说过我们比起50年前的人身体里多处合成化学物质超过百种。这个都能从母体进入婴儿,还有饮食,呼吸,皮肤接触等方式。 在欧洲大部分国家,对着其商品的监控比较严苛,BPA 等一些化合物质都被禁用了。

  19. 大头说道:

    我最近一直做的实验就是关于邻苯二甲酸酯的,关于DEHP有点要说,这个物质跟其他的Phthalates不同的是 它在我们身边大量存在,以至于每次做空白实验时里面总会有一些这个物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