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大师Comments>>

发表于 2008-01-20 02:45 | Tags 标签:, , , ,

win_spore_edm_hero 作者:Celeste Biever 译者:Jingbang Yu

一团在海里游动的微生物,游着游着就长出了钳子和鞭毛,最后游上了岸。经过半个小时的"进化",它变成了一只三条腿的外星人,打造着自己的外星飞船,侵占太空殖民地甚至意图统治全宇宙。你看到的这些就是即将上市的大型科幻游戏—细胞,电脑鬼才Will Wright的最新作品,他同时也是游戏"模拟人生"和"模拟城市"的父亲。Celeste Biever将对他如何取得今天的成就进行采访。

你已经制作了两个创纪录的视频游戏,而"孢子"的上市也激发出了人们高昂的情绪。你的秘密是什么?

你需要给玩家足够的空间去让他们发挥想象。秘密就是你要事先选择哪一部分你将交给电脑去模拟,哪一部分你留给玩家自己创造。比如说模拟人生,在游戏里角色之间是通过一种奇怪的语言——"模拟文"(如图)来交流,迫使人们去想象角色间到底在说什么。没想到此举大获成功,因为玩家的想象力比电脑所能模拟出的对话更加真实。在"孢子"里,你拥有各种各样的选择权—长几条腿,激进派还是温和派,食草动物还是食肉动物。

clip_image001

为什么你如此热衷于游戏?你都已经48了,应该早就过了喜欢游戏的年龄了吧?

人类的想象力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之一,而游戏将这点放大出来——就好象汽车成了腿的延伸,望远镜又是望得更远的眼睛。通过游戏,人们在脑海里建立起复杂而又奇妙的幻想世界,而电脑将它们记录出来。你不可能在现实中看到任何一个可以跟"模拟城市"所比拟的城市,因此你需要电脑的帮助。所以游戏在帮助我们发挥自己想象一事上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我从来不认为它们只是一种适合小孩玩的没脑的机器。

是不是只有一部分特定的人群才喜欢玩游戏?

绝对不是!人类之所以玩游戏时因为在我们脑子里,有一个神经让我们热衷于挑战和解决困难的局面。就好象其他动物也喜欢玩一样,说不定这条神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进化成型了,因为它对我们太有用了。但我觉得是我们处在的这个社会让我们产生了误解:因为我们觉得游戏很有娱乐性,它一定是无聊的。

你最喜欢的游戏是哪个?

当然是棋盘游戏—GO(go即可以指围棋,也可以指一种简单的棋盘游戏,玩家环游世界去收集纪念品。但通过前后文,我看不出他具体指的说哪种,我觉得他可能指的是前者)。我喜欢它因为它的规则上简单但策略上复杂。这点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国际象棋的规则要复杂地多,但在策略上则相对容易。而且我从来没听说过哪个视频游戏有像GO这么高的难度复杂性比例。

GO的难度不在于它的规则,而在于这些规则之间的相互联系,就好像在蚂蚁王国一样,复杂的集体活动是无法在个体上体现出的。蚂蚁是很简单的动物,但当它们群体活动时,它们的智慧和活动时的复杂性则被无穷放大了。当我们在制作游戏的时候,我们用近似的思路进行思考。我们先创造简单的部件,然后它们去互动—复杂性便产生了。

有些玩家想象的过了头,你怎么看?比如有些人让家里的宠物来做不健康的事情。

不论什么时候,总会有些人喜欢寻求刺激。从艺术的角度来讲,我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有活力和想象力的"孢子"玩家群体,所以我们还是希望人们不要过多限制自己,从而保持它的多样性和趣味性。就好象不同的城市风格,有的干净整洁,没有暴力,但是,那样就太闷了。

"孢子"的最初理念来自于达尔文的进化论。但游戏中玩家能够自己控制进化的结果,而不是像在真实生活的物竞天择,自然淘汰。这样的做法会不会太"宠坏"那些达尔文主义者呢?

如果要真实地模拟人类的进化,你需要非常大量的人口资源—数以万计的—而且需要世世代代经过很多细小的变化才能完成。那样的话,这个游戏就失去了它的趣味性,就感觉不到是自己在游戏了。我们曾经尝试把游戏设计成跟真实一样,在进化时你可以选择最好的结果,但我们觉得这样的游戏就没意思了。所以我们打破了进化论的陈词滥调,其实也是为了游戏玩家们好。

那么"孢子"保留了进化论中的哪些部分呢?

其中之一是进化的时间尺度,这部份被保留了下来。虽然"孢子"只会花上你几个小时的游戏时间,但你可以读取到你已经经历了多少"细胞时间"。在创世纪阶段,游戏的10分钟就相当于人世间的10亿年。当你登录到陆地上时,已经差不多1亿年过去了。这样就能体现出人类的进化过程是通过世代的逐渐演变。同时,你如何设计你的生物将决定你以后在这个星球上的生态位置——你是个食腐生物,食草动物,还是个食肉动物,是不是具有社会性(注:不是社会文明,指的是社会性动物)?在这个生物链里,食草生物要汲取一定数量的植物,食草动物也要通过进食低等生物来存活,以此类推。

有没有一些生物学家指责你错解进化论?

我跟很多生物学家交流过"孢子"。他们的第一反应总是"进化不是这样演变的!"但之后当他们看到玩家如何随着时间的推进,物种在不断的变化时,当他们看到玩家怎样追踪时间点时,他们不再认为这是个无聊的发明了。作为一个玩家,你需要创造你心中理想的生物模样,而这也正是生物学家们希望做到的。玩家需要建造一个他们心中的完美物种。另一些人指出"孢子"中一些看上去不准确的部分其实要比你想象的更加精确。

"孢子"中有没有一些真实的生物现象让大家意想不到?

我们认为基因是低级的生命元件,但实际上有些高级别的基因将决定我们身体中的重要功能,比如人体的两侧对称和器官的位置摆放。这种现象在很多多细胞生物中都能找到,它也同样适用于这个游戏。打个比方,在游戏中,玩家可以对一只脚加以修改,复制一下,再把它随便放在什么地方。从某种程度来讲,游戏中的工具模仿了人类基因的工作原理。

你给一些"神创论"者分享过这个游戏吗?

信上帝的?我一个都不认识。但在我看来,宗教神学家和进化论者之间的讨论显得过分夸张了。一小部分原教旨主义者扯着嗓门告诉你上帝拯救了人类,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们吸引过去了。从我的经验来看,大部分有信仰的教徒都比较能容能,而且对进化论也不是那么反感。

你同时也制造机器人。这个习惯是不是跟你对游戏的喜好有关?

机器人能帮助人类更好的理解人性,就好比"孢子"能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行星动力学和进化论。这和心理学研究大脑的方式不同,你不能仅仅因为一个想法听起来不错而采用它(听起来不错是不够的),这个想法还必须能付诸实践。你不光得描述它,你还要能把它发扬光大。

你的每个游戏都给人一种"体验上帝"的感觉,但似乎你在"细胞"中已经把它发挥殆尽了。你的下步计划是什么?

我脑中还有很多其他的想法,至少有一些跟"孢子"一样庞大。虽然有些人相信"孢子"是一个关于上帝的游戏,但在游戏中你永远只有一个视角—你存在于你的族群(species一般翻译成物种,比如你永远属于一个特定的物种),一种文化或是一个文明。如果你真的像上帝一样,那就太无聊了—这个世界被你一览无遗。真正让游戏变的有趣的是这个游戏不断的挑战你让你觉得它是不可预料的。我试着带给玩家一种自己是上帝的感觉,但没有给他们上帝的力量和权力。

对于这次新游戏的发行,你会紧张吗?

一点也不。但我非常兴奋的想去看玩家到底能怎样地去发挥。我现在正在从一个游戏软件开发师慢慢转型为一位人类学家。我开始从中获得很多乐趣。

0
为您推荐

5 Responses to “游戏大师”

  1. [...] 小红猪的话:这篇文章还有另外一个翻译版本,是Jingbang Yu同学翻译的。但是因为小红猪的抢稿规则,我们在这里选发了英格兰蔷薇同学翻译的版本。Jingbang Yu同学的版本请看这里。 [...]

  2. [...] 【译文】游戏大师  另一个版本的翻译 [...]

  3. Dem说道:

    恩,两篇对照着看,

  4. 这篇翻译得很好~

  5. kyo说道:

    這個遊戲我放在手機里了一份,進化中的各種死亡讓玩慣了RPG的悠閒人士相當不適應。但他確實有自己的魅力。創造者的魅力。有時候覺得自己就是泰坦,哈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