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刊的《新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刊登了这么一件事:布莱恩•佛伊(Brian Foy)从塞内加尔考察回国后,由于小别胜新婚,与老婆甜蜜了一番,结果竟将一种名为寨卡病毒(Zika virus,一种蚊传黄热病毒,1947年首次在乌干达从猴子体内分被离出来。之后,在蚊子、患病者体内均有该病毒被分离出来。在塞内加尔东南部以及非洲的其他地区,寨卡病毒感染者很多)的虫媒病毒传染给了他的妻子——这也许是史上首例被记录的,人类经性交途径感染虫媒疾病的病例。

佛伊先生很倒霉:都是蚊子惹的祸!

佛伊副教授是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一位媒介生物学家。为了研究疟疾,2008年佛伊和同实验室的博士凯文•科比林斯基(Kevin Kobylinski)曾在塞内加尔东南部的班达法斯(Bandafassi)捕捉蚊子。在这个地方他们没被少叮,贡献了不少血给蚊子。8月24日,两人从塞内加尔回到了美国,5天后就相继病倒,而且临床症状类似:躯干皮肤起疹,极度疲倦,头疼,手腕、膝盖、脚踝等处浮肿疼痛。佛伊还出现了排尿困难、尿痛等类似前列腺炎的症状,甚至还出现了血精。

一周之后,9月3日,佛伊的太太乔伊•切尔逊•佛伊(Joy Chilson Foy)也病倒了,与她先生类似,她也出现了全身乏力、头疼、畏寒、畏光、肌肉疼痛等症状。

还好,三人的症状并没有持续恶化。发病后不到一周,三人的症状均有所缓解。

为了搞清楚自己得的是什么病,两位生物学家求助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的虫媒疾病实验室。通过血清样本,CDC发现佛伊和科比林斯基的登革热抗体检查呈阳性,可佛伊太太的结果却是阴性。因此,CDC对佛伊说:“我们认为你们俩感染了登革热,可是我们不知道你太太惹上了啥。”

这个结论太奇怪了。为什么同样的症状,检查结果却大不相同?而且,登革热的一个典型症状是发热,但是他们仨却从来没有过明显的发热呀?

于是,佛伊决定将他们三人在急性发病期和康复期的血清样本全部低温保存,等待日后再寻真相。

登革热很冤枉:我没有碰过他们仨!

这个真相一等就等了一年多。2009年,科比林斯基又来到了塞内加尔。在这里,他遇 到了安德鲁•哈道(Andrew Haddow)。哈道是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院的医学昆虫学家,专门研究丛林中的病原体。在酒桌上,科比林斯基与哈道谈起了一年前那场病,这让哈道产生了极大 的兴趣。男人的第六感告诉他:佛伊三人的症状很可能跟他一直在研究的寨卡病毒有关。

/gkimage/p2/uh/oi/p2uhoi.png

2009年12月,科比林斯基回到美国并将哈道的想法告诉了佛伊,于是佛伊将血清样本给了哈道,进行了包括寨卡病毒在内的一系列检测。结果不出所 料,三个人的血清样本中都出现了寨卡病毒抗体。事情总算是真相大白了!原来所谓的“登革热抗体”是一个假象:佛伊和科比林斯基在去塞内加尔之前,都曾注射过黄热病毒(yellow fever virus)疫苗,这种病毒的抗体与登革热病毒的抗体常常产生免疫学交叉反应(cross-react),CDC的检测人员就这样被骗了!

蚊子很郁闷:佛伊太太的病不关我的事!

接下来的问题是:佛伊和科比林斯基很有可能是在塞内加尔时被蚊子传染了寨卡病毒,可是佛伊太太从没离开过美国,更没去过非洲,她是怎么感染上寨卡病 毒的呢?难道有蚊子吸了她丈夫的血,成为了“毒蚊子”,然后去叮她,就把她也传染了?NO NO NO ,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已知的3种能作为传播媒介的伊蚊在北卡罗拉多不存在。而且,寨卡病毒必须在蚊子体内生活15天以上才能再次感染人类,可佛伊才回家9 天,佛伊太太就病倒了。此外,佛伊夫妇的4个孩子都没有出现任何被感染症状,难道蚊子只叮大人不叮小孩?并且,4个孩子未患病的事实还证明,直接的身体接 触与一般的唾液交换都不会传播寨卡病毒。

说来说去,唯一的嫌疑就是夫妻俩的性行为了!原本由蚊虫传播的疾病竟也可以通过性传播,大千世界果真永远都不乏例外!

其实以前就有研究表明,乙型脑炎病毒(Japanese encephalitis virus)这种虫媒疾病也是可以通过性传播的。研究者用感染了流行性乙脑的雄性野猪精液,给雌性野猪进行人工受精,结果雌性野猪也得了流行性乙脑。

另外,2007年密克罗尼西亚(位于中西太平洋的一个群岛)曾发生过寨卡热大爆发,其中女性的患病率比男性高出50%,这与性传播疾病有类似之处 ——对于一般的性传播疾病,阴道交使得女性患病的风险比男性要高。有人认为,性传播途径可能在这场大疫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当然,关于这种说法,还需要后续 研究提供更直接有力的证据。

不过,佛伊的妻子因为这次患病成为了论文的共同作者之一,这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

想分享科技新鲜事,跟大伙儿谈论热点话题背后的科学?却懒得写长文章,或不知怎么参与?现在可以编译短文或写原创小文章,投稿给资讯频道,与大家共享信息。  详情 >>

0
为您推荐

11 Responses to “人类经性交途径感染虫媒疾病”

  1. 夜风过耳说道:

    希望松鼠们能写一些关于传染病的文章,因为夏天来了.蚊子也来了…

  2. nipper说道:

    “不过,佛伊的妻子因为这次患病成为了论文的共同作者之一,这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

    哈哈,这个第四或者第五作者,很悲惨的……

  3. 抱鱼睡的猫说道:

    好基友~~~都是好基友啊~

  4. Asura说道: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真的不能小看这些不起眼的小虫!

  5. ZHX说道:

    破点灭蚊驱蚊的谣言吧,虽然好像前两年有发过

  6. 二次元说道:

    原来病毒能渗透到精液中,有点像HIV

  7. [...] 審稿 / 本文來自科學松鼠會資訊小分隊 [...]

  8. 金龙卡说道:

    可惜他们那里没有方舟子老师~~共同署名真省事儿啊~

  9. [...] 木遙 審稿 / 本文來自科學松鼠會資訊小分隊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