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医学 >> 生物 >> 文章

谈及“文明病”、“世纪绝症”、“新不治之症” ,我们通常会联想到癌症、艾滋,或者旁的一些稀奇古怪的新病毒。其实,还有一种疾病,在百年前还不算常见,到了二十世纪末,WHO已经把它列入重大公众健康问题。各国公共卫生部门无不在这种疾病上耗资如流水:美国每年因此病的造成的经济损失逐年递增,上个世纪80年代约在15亿美元,到了90年代中期,数额已飞增到100亿。据英国伦敦皇家内科医学院(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of London) 2003年的一份报告估计,花费在这毛病上的钱数大约能占英国公共医疗预算的10%,和胃肠道疾病的花费相仿。

这种令人闻之色变的毛病,就是过敏。

而情况还在变得越来越严峻。过敏的人数一直在上升,而症状也有越发加重的趋势。1980年时,过敏影响的西方人群约有10%。时至今日已经翻了三倍不止。据估计,在西方部分地区,超过三成成人被过敏困扰,而被过敏折磨的孩子将近一半。再加上过敏目前依然是种“不治之症”:在过敏反应产生后的医疗手段大多只能缓解症状,不能根治源头。基于免疫学的脱敏疗法并非人人有效。比如,服用药物也好,接受手术也罢,一个花生过敏者下次遇到一小枚花生依然会肿了香肠嘴。

过敏不是传染病,但却比任何传染病都流行。那陡峭拔起的过敏发病率曲线,实在令人惊心。

如果过敏的增长势头延续,在不远的将来,过敏恐怕不仅仅是“医疗重大问题之一”。说不准它会成为未来世代最大的医疗难题。

是人出了问题,还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为何我们的身体会对一些原本无害的成分恐慌至斯?

过敏大史记


曾遭过敏折磨的人不少,能清楚说出过敏定义的却不多。盖因过敏反应的大旗下真是门客如云:哮喘、药物过敏、食物过敏、过敏性皮炎、过敏性鼻炎……过敏的受害者也反应不一,有人双目红肿涕泪齐下,有人喷嚏不断寝食难安,有人满身红疹如芒在背。为何我们中有人能欣赏五月芳菲桃花灿烂,另一些人就只能迎风流涕见花胆寒?为何有人能朵颐大嚼天下美食,而另一些人连鸡蛋花生也无福消受,不得不一遍遍确认食物成分表,胆战心惊地吃下三餐?

什么是过敏?尽管医典中早有关于湿疹与哮喘的记载,花粉症在十九世纪也就已广为人知,1873年布莱克利(Charles Harrison Blackley)更是首次用实验证明花粉症是由接触到空气中的吸入性致敏原——花粉而引发。然而直到上个世纪初,这些形形色色的毛病才被联系到一起,并归结于一个共同的病因。进行整合的先驱就是奥地利的科医师皮尔凯(Clemens von Pirquet),1906年,他首次用了“过敏(allergy)”这个词,来描述自己临床观察所得的一系列均由免疫反应造成组织损害而引发的症状。所谓过敏,其实就是免疫系统把某些本来无害的异物认作严重威胁,方寸大乱之下大动干戈,结果反造成人体伤害。

当时的医学界与研究界并未立刻就认可了皮尔凯的“过敏” 概念——这并不奇怪,免疫系统一向被认为是我们最忠实可靠的守护者,认同过敏意味着要全然颠覆传统观念,接受我们的卫士正对我们的身体倒戈相向,实在叫人情何以堪。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再怎么不情愿,人们也不得不慢慢开始承认免疫系统可以被“策反”。一次蜂蜇蚊叮,或是空气中飘来的一缕烟雾,或是搽在脸上的护肤品中一种本应无害的新合成化学物质,都可能让我们的身体异常不适。但过敏这个概念得到承认后,发生的事情却多少让人有些啼笑皆非。公众以异乎寻常的热情接受了这种时髦的流行病,宣称自己对各种事物过敏——加班、周一、纪律、丈母娘……这个荒谬的“过敏原清单”,折射出的是一个对过敏机制知之甚少的年代。

尽管过敏的定义富有弹性而且一变再变,给流行病学家统计过敏率带来很多困难,但综合分析数据,过敏发生率确实在二战后遽然增加。随着身边的过敏案例越来越多,公众也越来越关注。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过敏?为什么我们的免疫系统在攻击自己身体,是什么原因让最忠实的保镖叛变成我们的敌人?

人们绞尽脑汁,做出了种种病因猜想。过敏显然有遗传因素, 双亲都过敏的孩子有极高几率也过敏。但过敏的急速增长与不均衡的分布显然与外部的环境因素有关。流行病学的调查数据指向工业社会带来的环境与生活方式变革,唯一的问题是,究竟是哪一个?

都是过敏原的错?


一部分矛头首先指向过敏原,毕竟,不接触那些玩意儿便可天下太平。有人归咎于全球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流动性。我们与数百年前绝无可能相逢的人毗邻而居,入口的是漂洋过海而来的奇果异兽,我们的身体不能适应也是自然。上世纪60年代,猕猴桃被引入英美超级市场,然后的几十年内,这种售价高昂长满绒毛的果子造成了一系列的严重过敏。

有人则认为是环境污染。这种思路很好理解。工业化社会带来了许多农业社会前所未有的“非天然”化合物。污染地区的过敏率变化似乎也印证了这点。上世纪30年代,日本几乎无人知晓花粉症。到了1986年,日本部分高度污染区域的孩子三成患有因花粉引起的过敏性鼻炎。

1991年,美国生化学家普罗费(Margie Profet)则提出过敏是身体对抗有毒物质的一种方式。她认为,过敏率升高是工业化社会里避无可避的结果。为了适应日益增多的环境毒素,身体不得不借着咳嗽喷嚏那些反应,将具有潜在危害的异物统统逐出体外。过敏反应虽不好受,但免疫系统自杀八百,是为了杀敌一千。总体来看,仍是利大于弊。

另一些研究者则把焦点专注于内:我们自身。事实上,近代我们的生活方式确实有了巨大变化:我们的饮食结构变得高脂高热,锻炼机会减少,户外活动时间大大缩短,精神压力变大,烟草酒精使用变多,母乳喂养却缩短。不止如此,对微生物更深入了解的我们开始对各种病原全面宣战。需求带来广阔的市场,逐利而来的厂商杀入这片蓝海,各种清洁杀菌的产品应运而生:肥皂、洗洁精、洗衣粉、洗手液、漂白水……挥舞着这些武器,我们将身边的微生物们清剿杀灭,除恶务尽。

一切看来十分美妙,以天花为代表的一些传染性疾病开始绝迹人间。我们居住环境愈发纤尘不染,然而住在洁净玻璃屋中的人健康水平却开始遭受过敏症的打击。

直到1989年,英国花粉症发生率持续攀升,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学院的流行病学家斯特拉坎(David Strachan)在《英国医学期刊》上发表《花粉症、卫生与家庭规模》一文。他一共分析了十六种可能与过敏有关的环境与社会因素,最后结论是有两个与过敏的相关性最强:家庭大小,与孩子在家中的长幼排序。一个家庭里人口数越多,长兄大姐越多,一般而言,孩子小时候被交叉感染的机会就越高,而成人后过敏的几率就越低。斯特拉坎的猜想被称为“卫生假说”。

“卫生假说”的发展与补充

太爱干净也有错?生长环境脏乱差反倒成了好事?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这种猜测其实由来已久。

1950年代,英国人弗里曼(John Freeman)就在《花粉症》一书中提及自己的一个心得,来过敏门诊求医的多是独生子。但这还仅仅是他的个人观感,缺乏严谨的统计数据支持。1976年,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免疫球蛋白E、寄生虫与过敏(IgE, parasites and allergy)》也猜想过敏或是我们为卫生环境付出的代价。而在斯特拉坎以数字说话后,“卫生假说”迅速成为主流解释之一。

并非我们一生下来,免疫系统就十项全能,而是需要训练与学习。过程就像军队练兵。比起没有经受过感染考验的免疫新兵,身经百战的老兵才是保家卫国的中流砥柱。

我们的免疫系统分为非特异性免疫和特异性免疫。对外来异物,非特异性免疫可能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吞噬一气。而特异性免疫则不然,需要免疫细胞与抗原进行接触、识别,然后才能作出针对性的反应:直接攻击,或合成专门抗体,或释放细胞因子。特异性免疫还有个特点,它拥有记性,能认出重复来犯的病原体,然后一边感叹“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一边毫不留情地迅速剿灭。

在白细胞中占不小比例、寿命可长达几年的T细胞就是特异性免疫大军的重要组成部分。T淋巴细胞有Th1、Th2、Th3等许多亚型,而致病微生物感染常会引发Th1免疫反应。研究者开始认为是过多的Th2免疫导致过敏,由于疫苗推广与抗生素的辅助,人们早期的感染次数大幅减少。我们的免疫系统未能按它数十万年来业已习惯的路线按部就班地成熟。Th1发育不顺,进而导致Th1/Th2免疫比例失衡。可惜随着研究深入,人们又发现肠道寄生虫感染可增加 Th2反应,结果一样降低了过敏几率。在热带地区,寄生虫感染多,过敏发生很少。为此,美国甚至曾开展寄生蠕虫用以治疗过敏的临床试验。

新“卫生假说”的机制建立在1995年发现的调节性T细胞基础上,调节性T细胞又被称为抑制性T细胞,顾名思义,它是免疫系统的一道刹车。我们的免疫大军并非只会一味进攻。它受着复杂调控,令行禁止非常重要。然而,假如细菌寄生虫这类异物接触得太少,免疫系统的应答发展过程就会出现问题。比如,在泥中存在着一种基本无害的细菌,牝牛分枝杆菌(Mycobacterium vaccae)。伦敦大学学院的医学微生物教授鲁克(Graham Rook)发现,呼吸道过敏的小鼠在接触到灭活的牝牛分枝杆菌后症状有所缓解。也许在进化的漫长岁月中,我们已经习惯与一些低毒的微生物共生,与它们接触的过程中,免疫系统得以慢慢约束自己的进攻性,甚至我们的免疫系统要依赖这种接触来让自己正常运作。一味远离那些共生已久的“老朋友”, 结果就是免疫系统自我平衡与调节失控,对外来刺激过度敏感,成天高射炮打蚊子,不得安宁。对我们并无裨益。鲁克的猜想就是所谓“老友机制”,也有人称之为“微生物接触理论”。

微生物:友军与敌军


如何找到合适的“老友”,做我们免疫系统的教官?

一般而言,出生一岁内正是免疫系统受训阶段,也是变应性致敏(allergic sensitization)发生阶段。有证据显示接触低剂量抗原可以促进婴儿变应性致敏。而高剂量抗原则会让免疫系统习惯忍耐,不致于过敏。有假说认为,花生过敏的原因可能在于小孩小时候通过皮肤接触到的少量花生成分。而对宠物过敏的人,小时候家里可能没养宠物,但与其他养宠物者交流间接触到稍许宠物皮屑。

比起每日住在雪洞似公寓中的独生子,长兄长姐多的孩子更可能在与一双双黑乎乎的小泥手嬉戏间,多多接触到这些免疫训练的“老友”。居住在草长马鸣的乡间孩子、或者家中养了数只宠物每天和猫狗滚做一团的孩子情况也类似。慕尼黑大学哮喘与过敏系主任穆蒂乌斯(Erika von Mutius)以系列实验证实,农场孩子确实比城市孩子过敏几率小得多。

瑞典卡洛林斯卡医学院研究预防过敏的比约克斯滕教授(Bengt Bjorksten)则专注研究我们的肠内的微生物菌群。比约克斯滕发现,瑞典的孩子过敏率高,而地理上临近的爱沙尼亚则过敏率低。两地卫生习惯不同,爱沙尼亚消毒较少,孩子们较早就有了多样的肠内菌群。还有研究显示,过敏的儿童肠道中的益生菌较少。或许,肠道内菌群的多样性,尤其是所谓益生菌的比例与过敏发生率有关?

蒙特利尔大学过敏研究实验室主任德莱斯皮斯(Guy Delespesse)正是益生菌补充的热心建议者之一。他推荐孕妇在怀孕后期补充益生菌,认为这对降低孩子的过敏率有帮助。有其他研究者则建议在新生儿的饮食中补充益生菌和益生菌可以利用的一些特殊糖类。目前研究还没有显示益生菌对哮喘有疗效,但如果在婴儿早期就开始补充一些乳酸杆菌,可缓解2岁内的湿疹症状,显示出补充益生菌可能对免疫系统有正面影响。在远离“老友”的一个多世纪后,人们正在努力挽回失落的友情。

1961年,美国微生物学家杜博斯(René Dubos)曾预言,现代医药高歌猛进的同时也可能创造出新的问题。而今半个世纪已过,我们只能遗憾地承认,杜博斯说中了。不止过敏,免疫系统的耐受机制一旦被打破,许多自身免疫性疾病也会因此而来。德莱斯皮斯把炎症性肠病,I型糖尿病还有多发性硬化都归于此类。有猜测自闭症与急性成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发病率急升也可能与免疫系统失衡有关。

对于过敏我们所知仍甚少,目前一些前瞻性的初步研究表明遗传背景与环境接触因素在这种疾病的发展过程中都有影响。包括感染、香烟、污染物、母子饮食等在内的环境因素可能导致表观遗传的DNA甲基化修饰,进而改变基因表达范式,使免疫系统的成熟历程随之改变,最终产生可观察到的临床表现。对治疗过敏的研究突破不知何时能出现,在此之前,鲁克教授认为,也许是改改我们那矫枉过正的卫生观念的时候了。下回看到一只尘满面眼闪亮地回家的小泥猴时,先别急着勃然大怒,也许长大后,那泥猴会比许多一尘不染的洋娃娃更健康些。

本文已发表于《周末画报》

0
为您推荐

69 Responses to “过敏:太干净也是错?”

  1. lohu说道:

    鼻子比较敏感

  2. zz说道:

    google浏览器说:警告:此页面包含危险内容!

  3. 拼音佳佳说道:

    帮你总结一下:小时候没事儿多玩玩泥巴

    • Izual_Yang说道:

      多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
      虽然东北不大,我在大连没有家

      • bawuyi说道:

        我就是大连的 日本房子长大 ,小时候树上的咪咪嘎,灌木里的小果子什么的都吃过,很有神农的精神,猫狗之类的就养的更多了。现在我还是过敏了,别人抖搂个毛衣,打开一些新塑料袋我都会脸红或者打喷嚏 哎

  4. wwnhere说道: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5. leo说道:

    google的诊断说:

    songshuhui.net 的当前列表状态如何?
    此网站已列为可疑网站 - 访问此网站可能会损害您的计算机。

    在过去 90 天内,此网站的部分内容因包含可疑活动而被列出了 1 次。

    Google 访问此网站时出现了什么情况?
    我们过去 90 天内对此网站上的 331 张网页进行了测试,发现有 34 张网页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就会将恶意软件下载并安装到用户的机器中。Google 上次访问此网站的日期是 2011-04-13,上次在此网站中发现可疑内容的日期是 2011-04-13。
    Malicious software includes 38 exploit(s). Successful infection resulted in an average of 2 new process(es) on the target machine.

    恶意软件托管在 4 个域上,其中包括 game163.in/, 58.221.31.0/, heiseyoumo.com/。

    This site was hosted on 4 network(s) including AS4847 (CNIX), AS23844 (BJ), AS4808 (CHINA169).

    此网站是否以传播媒介的身份散发了更多恶意软件?
    在过去 90 天里,songshuhui.net 并未以传播媒介的身份感染任何网站。

    此网站是否托管了恶意软件?
    没有,此网站在过去 90 天内未托管恶意软件。

    这是如何发生的?
    在某些情况下,第三方可以向合法网站添加恶意代码,我们会针对这种情况发出警告消息。

    下面的步骤:
    返回上一页。
    如果您是这个网址的拥有者,您可以使用 Google 管理员工具要求对您的网站进行审核。如需有关审核程序的详细信息,请访问 Google 的网站管理员帮助中心。

  6. s2marine说道:

    chrome一直提示:
    警告:此页面包含危险内容!
    怎么回事...

  7. dugu说道:

    怎么chrome警告页面有危险?

  8. laoma说道:

    "自己对各种事物过敏——加班、周一、纪律、丈母娘……"

  9. worldly_guest说道:

    嗯,老祖宗就说过: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10. 二次元说道:

    这个总结的不错,以前以为过敏和现在都一样的发病率,学习下。后面说的和低毒微生物共生很是赞成的~~

  11. 勒涩光说道:

    天天吃地沟油的无压力啊

  12. 抱鱼睡的猫说道:

    google浏览器说:警告:此页面包含危险内容!
    松鼠?你被挂马了!!赶紧自查一下吧!!!

  13. 包子爱好者说道:

    不洗脸了以后

  14. piccolo说道:

    好文章!以后家里脏,乱,名正言顺了:为了下一代!偶也~~

  15. kazesan说道:

    松鼠会是不是被挂马了,用电脑一上来就报警。

  16. 小玲子说道:

    早就看到过说不能太干净呃……所以说啊,生活太难,什么都得找那平衡点。

  17. blablasky说道:

    在美国常住以后,很多国人都会由不过敏慢慢过渡到对某些东西过敏。本来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滴我去年也中招,又红又肿起疹子,医生说是半个多月前吃的阿莫西林导致的延迟过敏,TMD还有这种事啊,听都没听说过啊!再也不能自吹体健如牛了T_T

    • szanc说道:

      中國人常說的水土不服,換了環境,機體內的免疫系統對不明來歷者過度進攻吧

  18. 否何说道:

    所谓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个还是有道理的吧,人体还是需要这些来调节的。

  19. nibble说道:

    太干净就远离自然状态了,一定程度的不干不净才和谐。

  20. 肚空空说道:

    记得以前美国人搞的什么人工生物圈的实验,结果出来的人就特容易生病,因为人工生物圈太干净了

  21. WF说道:

    有同感啊~

  22. 说道:

    N久没来了,果核的内容太丰富了。

  23. yuuya说道:

    难怪我现在如此健康……从小最爱玩泥巴玩沙子,养猫,挖地里奇怪的植物吃,感冒发烧39度以下从来不管,身上总是有各种爬高上低跟附近小孩打架搞得擦伤抓伤……我的免疫系统想必是身经百战吧@ @~

  24. DANNY说道:

    针对最后一句,我想提示一下,我以前看到过的文章说绒毛玩具(洋娃娃),其实也很脏。好象说3个月最好洗一次。在看外国电影的时候。不止一次看到妈妈们在洗衣机里洗洋娃娃。但是我想在中国,应该很少人洗。
    是不是松鼠会写一篇类似的来普及普及?

  25. really说道:

    "1980年时,过敏影响的西方人群约有10%。时至今日已经翻了三番不止。"
    翻了三番应该是原来的8倍吧。

  26. 常识说道:

    豪斯医生好像都说过这个问题的

  27. 异教徒说道:

    我一直坚信这句老话: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实际上,我经常吃坏肚子,不过一般拉一次肚子就好了。现在身边的人均认为我这个人身壮如牛。。O(∩_∩)O~

  28. snowhawkyrf说道:

    还好RSS可以订阅,即使网站受到攻击也可以看文章~

  29. 嘎嘎说道:

    我小时候也是泥里滚的。。为什么现在还是过敏严重。。。

  30. 兔子说道:

    丈母娘过敏?!

  31. 上善若水说道: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里面提到说:日本人喜欢这也消毒,那也杀菌,干净得不行,又有钱到国外旅游,结果到了国外卫生条件差的地方得病最多的就是日本人。

  32. 骑士说道:

    过敏和遗传有关的。我小的时候对很多东西过敏(做过检测有100多种过敏),有严重的哮喘,严重到医生看到都怕。还容易发过敏性湿疹。高中的时候又添了过敏性鼻炎,整天头晕脑胀。
    好在,后来有一天突然全好了,现在什么东西都不过敏了,奇迹啊

    • n说道:

      很好奇……好之前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吗?比如说,发高烧?……

  33. Urd说道:

    “……一边感叹“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一边毫不留情地迅速剿灭。”这句写得好有趣。^_^
    整篇干货十足,很有读头,喜欢,

  34. ll58说道:

    还是老祖宗说得好,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35. Sunny Zhao说道: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也很喜欢这个说法。现带两孩子,在吃东西这块就任着他们来。不太注意什么新闻上说的这个那个不能吃的新闻。

  36. 体寒说道:

    突然想到小说《世界大战》里火星人的悲惨下场…

  37. cash说道:

    我用的chrome,很正常,没问题

  38. リョウ说道:

    我从小就坚信免疫系统需要锻炼的理论 所以虽然在日本常住 一直努力保持不干不净的生活习惯 结果今年还是得了花粉症 天天流鼻涕 非常难受

    • 大蔥说道:

      努力保持不干净的生活习惯,哈哈。
      我也只比以前干净了一点点,怎么就开始皮肤过敏了?电视里还天天宣传怎样消毒,真是坑爹的了

  39. 了微说道:

    花粉过敏者试试少用甚至不用冷气空调,尤其睡觉时。

  40. improgrammer说道:

    相对于免疫系统,医药、卫生只处于辅助地位。千万不要本末倒置。

  41. 可能有效说道:

    免疫系统果然和肠道有关!

  42. 今今说道:

    放眼世界,觉得作为中国人还算不错了,各种毒物吃了不少

  43. 刘志凯说道:

    太干净不好,太脏也不好吧?

  44. cj说道:

    几年前听过一句俗语————脏孩子更健康。
    一直在想是否因为适应了什么的缘故,原来是真的。

  45. cj说道:

    这样是不是预示着我们在更干净舒适的成长环境和强大武装的免疫系统之间必须做出选择?
    人类会进化出适应各种全球性过敏原的免疫系统吗?
    会不会是那些高智商但是成天不锻炼的一类人反而被淘汰了??

  46. 马文宾说道:

    禽流感,猪流感的流行,养殖人员不得病,兽医不得病。

  47. 果然如此说道:

    我觉得要科学地爱干净。。。

  48. 不是熊说道:

    我已经找到了平衡点!
    每天花10分钟做家务,只做整理不做清洁,一周做一次大扫除,拖地擦桌子。这样自己省事儿,家里不乱,但是也不干净,正好!

  49. [...] 阅读全文:https://songshuhui.net/archives/52739 [...]

  50. [...] 阅读全文:https://songshuhui.net/archives/52739 [...]

  51. snail说道:

    看似谷歌也“过敏”了

  52. Ponypple说道:

    有次跟一个德国朋友说起这事。听说东德原来比西德过敏人群少得多,但合并后很快就拉平了。
    理由是,过敏跟工业化程度有关,没工业或污染极严重的地区没事。工业发达同时对排放要求高的地区最惨。因为污染物被处理后才排放,颗粒就小很多。更容易吸收。

  53. 闲闲说道:

    与微生物寻找会失落的友情吗,这个比喻好有趣O(∩_∩)O哈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