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身着礼服的乔治六世,手握演讲稿,在走向演讲席的路上,一步一步走得缓慢。身边陪伴的是他的妻子,还有他的语言导师Lionel Logue。他即将要发布的,是面对千万英国军民的抗击纳粹的郑重宣言。发表演讲,对于政治人物来说本是家常便饭,这似乎是他们生来的使命和理应擅长的事情:哪一个名垂青史的人物没有一场传世的演讲?一番慷慨演讲,可拨万众心弦,振奋人心。然而,对于乔治六世来说,这是一场充满艰辛的旅程。6个月来,从当着全体臣民的面憋得面红耳赤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到每天进行的“魔鬼训练”,今天他要做在位以来最重要的一次“王者的演讲”。

image

最初,面对话筒,国王几近失语。

电影《国王的演讲》刻画了英王乔治六世口吃的经历,这位历史上临危受命却最终被人赞誉为“勇者无敌”的国王,借这部影片再次让观众回到了那个充满荣耀的时代。本片中,“达西先生”柯林·菲斯精湛的演技,成就他登上本次奥斯卡无可争议的影帝席位。当然,“红皇后”海伦娜和老戏骨杰弗里·拉什的出色表现,也让本片从2010年群雄争霸中脱颖而出,不负众望地获得最佳影片奖项。值得注意的是,本片也让人们开始关注口吃这一常见却又让人困扰不已的身体话题。

心理创伤会导致口吃?

口吃在人群中并不是鲜见的情况。在美国,约有300万口吃患者,占人群中大概1%的比例。美国言语听觉研究联合会的专家Mark Power认为,口吃的最初来源是受到不同基因的调控,因此在口吃人群中也发现有家族遗传特性。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无法摆脱口吃的命运。在美国,3-4岁的儿童中出现口吃的现象并不鲜见,约有5%的学龄前儿童有口吃,并且男女的比例几乎持平。随着年岁增长,这些儿童中有70%~80%的人口吃症状会自动消退。有趣的是,成年后,口吃消退的概率在女性中更高,导致成年男性口吃的比例是女性的4-5倍,但女性患者的症状往往更重。在这部分人当中,言语治疗会帮助一部分人摆脱口吃困扰,但也有1/4左右的人群将终生无法痊愈。

口吃会让患者的言语出现不合时宜的延长、重复,影响他们的社交并因此降低他们在人际交往中的自信心。但口吃者在很多情形下并不会出现阻碍,例如自言自语,背诵台词,甚至是唱歌。电影中,Lionel Logue让乔治六世试着用唱歌的方式倾诉自己童年时的经历就是一例。研究者还发现,当口吃患者学习第二语言时,起初他们并不会出现口吃,但随着他们熟练掌握第二语言,口吃症状也会在他们说第二语言的时候出现。

口吃的真正起源对于科学家来说仍然是个谜。儿童期的口吃可能与儿童语言脑区发育不完全有关,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发育完全后,大部分儿童能够从口吃中复原。电影暗示了乔治患口吃的另一些原因:童年略显压抑的生活,被忽略的亲密关系,被纠正左利手的经历……这和现实生活中对口吃的发现有部分的重叠:被纠正左利手的儿童,出现口吃的几率往往更大。不过,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传播科学和治疗专业的Paul Cooke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认为,电影或许有些过分强调儿童早期创伤对口吃的影响。他认为由童年开始的“发展性口吃”更像是很多因素的综合体:早产或基因带来的先天因素,加上压力、创伤等后天因素共同塑造的结果。

image

也有一部分人因为成年后心理方面的创伤或头部的受伤引起口吃。最近发表在《神经语言学》上的一篇论文就记载了文献当中出现的由成年期心理创伤造成的口吃病例,其中的诱因包括工作过度劳累、自杀未遂、离婚、失业等等。但是,每一个个案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并且心理创伤也并不一定会导致口吃的症状,因此,这类由心理问题导致的口吃也还待进一步的研究。不过,研究人员在文中对成年后口吃和发展性口吃的症状进行了比较,发现成年后口吃在言语困难上更倾向于词组成块的不连续,而发展性口吃患者则更多地出现重复词语的口误。在大脑结构的异常方面,两者没有太大区别。

“重塑”大脑言语能力

为了更好地让人们摆脱口吃的困扰,科学家们从神经机制和训练方法两方面进行了探索。电影中,治疗师让乔治六世带上耳机大声放古典音乐,同时录下他读莎士比亚的声音。在乔治六世看来,这是个相当荒谬的治疗方法,一气之下他选择放弃。但当乔治六世无意间翻出那盘黑胶唱片,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当时在听不到自己说话声音情况下的朗读,却流畅无比,完全没有平时的磕磕巴巴。电影中的这一治疗手段和神经学家对口吃的发现有不谋而合之处。在近十年对口吃患者的神经学研究中,人们发现,与口吃者语言相关的大脑活动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模式。得克萨斯健康中心的神经学家皮特福克斯等人1996年在《自然》杂志就撰文指出,通过PET(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手段能够发现口吃患者在言语过程中,左半球听觉皮层的反应较常人更弱,这可能反映出他们在言语过程中对听觉信息的自我监控有误。2009年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语言研究所的韩裔科学家Soo-Eun Chang领导的一项对口吃患者的FMRI(功能磁共振成像)研究再次证明,口吃患者不仅在言语阶段,在对语言的知觉阶段,大脑的言语部分功能也不如正常人活跃。电影中治疗师的这一手段在现实生活中也有类似的应用:通过改变对口吃者言语的反馈时间、频率等信息,校正口吃患者大脑听觉反馈的不足,也能够起到减缓口吃的症状。

除了针对听觉反馈的校正,科学家们还感兴趣:为何有些儿童可以从口吃中恢复,而有些则不可以?

Soo-Eun Chang教授就着力于进行“发展性口吃”在儿童和成人间的比较。在2008年发表在《神经成像学》上的一篇文章中,她利用磁共振弥散张量成像(DTI)方法扫描了口吃儿童的大脑,发现了持续口吃的儿童和口吃康复儿童的大脑灰质体积、大脑的白质纤维和联结通路呈现出不同的模式。相对于正常儿童来说,两组口吃儿童都出现了语言区域灰质成分的减少。而持续口吃儿童在弓状纤维束(arcuate fasciculus)处的大脑联结则比其他儿童更弱。Chang认为,那些成年后口吃消退的儿童大脑与言语有关的脑区将重新塑形变得与常人一样,而没有恢复正常的人的大脑中仍保留着独特的神经结构。

此外,Soo-Eun Chang和她的同事还对成年口吃患者的大脑结构也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成年口吃患者的主要症结也在于弓状纤维束处的大脑联结。成年口吃患者的大脑右半球无论在言语过程中的活跃程度,还是结构的纤维联结方面都比一般人要强。这个结果却是口吃的儿童所没有的。Chang认为,右半球的活动增强可能是大脑可塑性的一种体现,口吃患者在成长过程中为了补偿左脑语言能力的减弱,锻炼出了更加“强大”的右脑以便执行正常的语言功能。

言语训练需日复一日

口吃的治疗不是一朝一夕就可达成的。Paul Cooke教授本人就是一个口吃者。他从五六岁时就有口吃的症状,现在他用自我控制的方法尽量减少口吃的出现,“我到现在仍然承认我是一个口吃患者,但我也是一个能成功控制它的人。”Paul说,现代治疗口吃的方法和影片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怪异训练方法基本吻合:放松训练,深呼吸,唱歌,音乐治疗和舌头灵活性训练。这些言语治疗多多少少能有效果,也是治疗口吃必经过程,但它们绝不是“万灵药”。想从口吃中恢复,需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训练和检查。

image

治疗师为国王量身定制“魔鬼训练”

事实上,有很多人都像乔治六世一样,曾经或一直在经受口吃的磨炼,如我们所熟知的演员玛丽莲·梦露、蒋雯丽等。电影中,乔治六世从治疗师那里回来,给女儿们讲了个童话故事:“从前有两位小公主:伊丽莎白和玛格丽特,她们的爸爸被邪恶的巫婆诅咒变成了企鹅。这让他痛苦万分,因为他是那样喜欢抱着他的女儿们,却因为两只短翅无法做到。回家的路途遥远,为了及时赶到,他一头钻进水里,终于成功地回到宫殿。两位公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吻,他终于变成了——你们猜是什么?”故事到这儿,所有人都会脱口而出“王子”!但这位“企鹅公爵”给出的答案是:“他变成了一只短尾巴的信天翁,因为这下他有了很大的翅膀,可以抱着他的两个小公主了!”这个故事就像是在讲这个电影本身,以及所有与口吃“较真”的人们:虽然很难脱胎换骨成为童话中的王子,但国王完成了他第一场流利的演讲,演化成不完美,却拥有坚强翅膀的“信天翁”。

image

国王最终战胜口吃,发布了著名的反纳粹演讲。

扩展阅读

口吃的常识

1.口吃有哪些类型?

口吃是指说话时字音重复或词句中断的现象。是一种习惯性的语言缺陷。通称结巴,它牵涉到了遗传基因、神经生理发育、心理压力和语言行为等诸多方面的,非常复杂的语言失调症。

大多口吃患者属于发展性口吃,亦即从童年起就开始的口吃。也有部分口吃患者成年后才因为心理问题,或头部的物理创伤导致的口吃,可称为成年后口吃。不过,从症状上和大脑的结构异常上看,两种口吃的表现区别不大。

2.口吃是否能痊愈?

对于发展性口吃来说,幼年口吃的儿童有70%~80%在成长发育的过程中自动消除。对于剩下的人来说,克服口吃没有一蹴而就的方法,需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坚持不懈的言语治疗和锻炼。

3.口吃者在唱歌的时候为何不会受到阻碍?

美国语言病理学家格雷斯·普里维特经过研究后认为,口吃者唱歌时口吃现象消失,是因为说话是左脑控制下的功能,特别是言语的速度和节奏;而唱歌则在右脑控制之下。口吃是语言的速度、节奏和语流产生了障碍,因此当控制转移到右脑时,这个障碍就不明显了。当讲话的节奏必须由讲话人自己掌握时,由于左脑的控制发生阻碍就会引起口吃;而当人们唱歌时,音乐有自己的节奏,这个节奏不必受大脑支配,也就不受到左脑的影响。

口吃的治疗

无效方法:诅咒、含着石头说话

美国马里兰州大学帕克分校心理学家奈恩·拉特纳认为,《国王的演讲》中有几个描写治疗口吃的方法在现代口吃治疗中并不被认为是正确方法。例如,嘴里含着石头说话、用诅咒的方式把话讲出来等方法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口吃患者不能全信。

有效方法

◆ 发音疗法:就是要在每句话的开始轻柔地发音,改变口吃者首字发音经常很急很重的特点。说话的速度要降到很慢的程度,一开始时一分钟60-100字,而人们平时说话的速度要达到每分钟200字。这样有两个效果:一是慢速让人心态平静,二是有一种节奏感。这两点都能有效地减少口吃。口吃者在朗诵和唱歌时不口吃,就是因为有一种稳定的节奏感在里面。

◆ 呼吸疗法:提倡腹式呼吸法。由于深呼吸能使肌肉获得适当的运动和协调,能松弛与缓和身体各部和颜面肌肉的紧张状态,逐渐消除伴随运动。深呼吸能影响人的情绪,能使激动的情感得以缓和以致平息。

◆ 突破疗法:将口吃患者组织在一起,或单独到人群密集的地方去演讲、唱歌,逐步克服说话的恐惧心理。此外,重要的一点是要大胆说话,许多名人如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就是通过大胆说话战胜了口吃。

◆ 森田疗法:该方法是治疗心理疾病的方法,核心思想是“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放弃口吃的治疗,接受口吃,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这种思想类似于不治而愈,该方法能有效地缓解口吃患者的心理压力。

◆ 药物疗法:每天或需要说话之前,服一定量的镇静剂,缓解紧张情绪,可以达到一定程度的语言流利。该方法在西方国家较为流行。有一定影响力的有Xanax、Celexa、prozac、Paxil、zyprexa等药物。注意:药物治疗方法必须要在医生监督下使用。长期使用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损害。

◆ 沉默疗法:用英语表达就是silence therapy。在你紧张或口吃预期时,少说或不说。口吃是一种条件反射。长年的口吃会强化你的条件反射。但在紧张的环境下,少说或不说,使口吃的发生几率降低,口吃的条件反射就会逐渐淡化,最后消失。需要强调的是,利用该方法,并不是要你不说话,少说话,恰恰相反,你需要经常跟人交流,多倾听,只是偶尔紧张或预期口吃的时候,适当少说而已。

《国王的演讲》中的常识误区

童年心理阴影并非口吃成因

《国王的演讲》中描述,乔治六世因童年压抑、被纠正左利手等经历导致口吃。而在现实生活中,童年的心理阴影并不能完全成为口吃的原因。倘若果真如此,那估计很多人都要变成口吃者了——谁小时候没受到过点挫折呢?

伊利诺伊大学著名的口吃专家Ehud Yairi认为,儿童的口吃也并不太会成为他们的心理负担。小孩子开始口吃时,由于年龄太小,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口吃,所以很少因此感到焦虑。只有成熟后,才会因为口吃造成的负面作用开始焦虑和自卑。另一说法认为,有些孩子学说话时,因为不断重复某些词或声音被父母指责,就开始口吃。Yairi认为,这也不大可能是儿童口吃的原因。儿童期的口吃多和儿童语言区域的大脑发育不完全有关,多数儿童长大后都能恢复。

人们普遍认为,口吃是心理问题,因为焦虑或紧张导致结巴,一如电影中羞涩的乔治六世。但科学家发现了某些基因和口吃的关联,说明口吃是由于基因变异,影响大脑对声带肌肉的控制能力。美国“国家失聪暨其他沟通障碍研究院”的研究员德雷纳博士(Dennis Drayna)主持的研究发现,口吃者普遍出现在GNPTAB、GNPTG和NAGPA三种基因上的变异。这些基因多与负责控制声带肌肉的大脑区域发育有关,异常的基因突变会造成细胞死亡,导致言语机制的“故障”,最后变成口吃症状。并且由于这类生理性失调常发生在孩子开始学说话的阶段,因此,常让人误将口吃和能力差或智商低画上等号。

这些基因同时还与两种严重的新陈代谢疾病——黏脂质症II型和黏脂质症III型息息相关,它们会造成细胞内糖类和脂肪体聚积,导致骨骼发育异常和严重学习障碍。其中,黏脂质症II型患者会失去说话能力。科学家认为,口吃并不是一种社交功能障碍,而是实实在在的生理疾病。这项发表于美国科学促进会的最新研究颠覆传统认知,有助于为药物治疗和基因疗法铺路,最终治癒口吃。

过早双语教育或增加口吃风险

语言学家发现,口吃在双语儿童当中更加明显。在一项针对南非约翰内斯堡的儿童研究中,心理学家发现在单语孩子中,口吃的流行率为1.66%,而在6岁之前会说两种语言的儿童中,其比率则为2.16%。被判定为严重口吃的孩子中,双语者几乎是单语者的3倍。

美国非营利口吃基金会(Nonprofit Stuttering Foundation of America)的研究显示,儿童的语言能力会影响流利性和口吃的可能性。在口吃的开始阶段,双语孩子如果使用新的或长的词汇,或更复杂的语法,或在一个句子中把两种语言的词糅杂在一起,他们的口吃就会变得更严重。如果孩子的母语在适当年龄没有得到恰当地发展,或者家长发现孩子有口吃的迹象,那么在6岁以前最好不要轻易引入别的语言,增加孩子学习语言的负担和风险。

对于已经出现口吃的双语儿童,最好的方法是暂停第二语言的学习,让他们先专注于主要语言的掌握。语言学家Karniol举了一例他曾经帮助过的孩子。在出生后25个月时,也就是在这个孩子开始使用双语(希伯来语和英语)后约一个月,明显出现了第二语言(英语)的口吃。在后来的四个星期里,口吃变得非常严重。这时,孩子父母决定让孩子停止使用英语。随着英语使用率的减少,口吃也完全没有了。在口吃停止后约六个月,当孩子再次说英语时,偶尔又有少量的双语不畅。

总之,如果孩子是双语者,并且他开始口吃了,那么在孩子的优势语言中监控口吃,因为那通常也是孩子发生口吃最多的地方。可以利用如下方法:一次说一种语言;允许孩子在两种语言中混合使用词汇,但接下来应该在主要语言中模仿他的话语;父母应使自己的语言简单化:当同孩子说话时,尽量减少快速说话和提问;如果口吃持续的时间多于6个月,应该去看口吃方面的言语治疗师。

本文已发表于《东方早报》

0
为您推荐

27 Responses to “国王为什么口吃”

  1. ttt说道:

    两位公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吻,他终于变成了——你们猜是什么?”故事到这儿,所有人都会脱口而出“王子”!

    王子?

  2. 孙老四说道:

    口吃患者光顾~~

  3. 大葱说道:

    中國口吃的比例有多少呢?身邊好像很少見到啊

  4. 口吃也是会受外部环境的 影响吧

  5. 我爱养生网说道:

    国王治疗口吃有专人辅助 那穷人呢?

  6. moplee说道:

    一般都是紧张的说不出话来。看过一个记录片《马背上的男孩》讲的是自闭症

  7. 大乘说道:

    我是属于偶尔有点重复性口吃的,就是紧张时会口吃,一急了就卡壳,但重复的次数就一两次。。。但平常就不会这样

    我改怎么办

  8. 称重仪表说道:

    口吃能治疗好吗

  9. nibble说道:

    那口吃会遗传吗?

  10. 西红柿炒自己说道:

    小时候家里人不让学口吃说话,说是也会变口吃............
    虽然对这事保持怀疑,咱还是不试了.......

    • 一双绣花鞋说道:

      我小时候就是学幼儿园里的一位口吃小朋友说话,后来就习惯成自然,在家里也这么说话了。我爸发现后就要求我改过来,但这时靠自己已经改不了了。后来我只要在我爸面前一结巴,我爸就扇我巴掌,打了几次就好了,那家幼儿园也不上了。小学时跟这个结巴小朋友又成为了同班同学,但没有再受影响了,我没有再学人家讲话,也没有变结巴。

  11. 创业的故事说道:

    心理创伤会导致口吃?

  12. DANNY说道:

    说到双语导致口吃,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的,但是这个是不是跟大脑搜索词汇发音的时候的delay有关呢?
    我会广东话/潮汕话/国语/英语。能听懂点日语。说话还算流利,但是偶尔会有想不起来的词汇的时候都会先"口吃",来争取时间把发音想起来。
    另外,在香港的电影里,有好几部都出现了三字经来平衡口吃。这个是可行的么?
    三字经不是骂人哦。是以3个字为界限来处理自己的话。
    比如:
    爱赤兔 爱貂禅 爱方天 画戟
    爱陈宫 爱单挑 不爱4P 三对一
    我不是 三姓家奴
    我是吕布 奉先

    爱萝莉 爱熟女 爱家庭 妇女
    爱电影 爱游戏 爱宅在 家里
    我不是 失恋的 人
    我是 宅神上身

    爱少女 爱熟女 也爱良家 妇女
    爱作战 爱反叛 更爱自由 帝政
    我不是 因剑 而亡
    我是金 银妖瞳

    • huomosi说道:

      这三字经不错

    • cobblest说道:

      这个可能和唱歌减少口吃的机制是类似的。口吃的人好像在语言的节奏/韵律的大脑编码上有问题,加强语言的韵律(通过三字经,或者音乐的形式)能够平衡这种缺陷的影响。

  13. 科学家种太阳说道:

    口吃,和跑调有类似的机制么……
    看到听觉反馈一段,突然觉得自己平时唱歌跑调不是特别严重(好吧,是特别严重,但不是极其严重),但进了KTV听自己声音特别清楚时,跑调马上变得极其严重了……
    但事实上如果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同时唱歌的话……也是极其跑调呀……
    所以说跑调和口吃不一样?跑调完全是RPWT……

  14. lechow说道:

    这是一个长期的自行控制口吃的过程

  15. elo说道:

    这篇文章似乎忽略了一个与这个电影最最关键的一点,即医生问过国王的一个问题:你小时候是左撇子吗?这点十分关键,因为科学家发现,左撇子和右撇子是婴儿在胚胎的时候就形成的,出生后父母修正幼儿的左右利手倾向会造成很多问题,其中很具代表性的就是口吃。

    • kulong说道:

      学校、职场喜欢把人推上讲台,说是历练,其实走下讲台,一样会有烦恼,这是生活的常态。弱点也可能是优点,看水平,例如性格孤僻的人思考力洞察力可能更强,好比物理学家丁肇中,你看他说话,也有点点口吃。

      有效方法里居然提到药物疗法,这是我最反感的。呵呵。

  16. kulong说道:

    小时候觉得口吃好玩,学着学着就口吃了。

    我对心理学的看法是,没有什么是最好的情况,看水平。

    • 小李飞刀说道:

      看了您的回复“我对心理学的看法是,没有什么是最好的情况,看水平” 我也认为没有什么是最好的情况,但是“看水平”是什么意思啊?

  17. 瀚芳集说道:

    口吃,只要坚持会改过来的

  18. 天南老瓮说道:

    我觉得很简单,说话说不好就口吃了,比如中国人学英文学不好,学校再一逼家长再一逼,形成了焦虑的情绪,时间长了就影响到母语口吃了

  19. TING说道:

    我也有这方面的问题。但我从小心态和性格很好,生活什么的很正常。就是每当看到口若悬河的人,有点小郁闷。有个现象,一般和陌生人的第一次接触,我说活都很流利,所以一般见过一次或者接触少的人,都不知道我说话口吃。还有就是在一些大场合,比如在讲台上发言,我也从来不口吃。遇到阴天,我口吃的现象就会好多多。越是熟悉和亲密的人,我口吃就厉害

  20. cheva说道:

    本人有点口吃,用daf延时反馈软件在电脑上练习,就是文中所说的通过改变对口吃者言语的反馈时间、频率等信息,校正口吃患者大脑听觉反馈的不足,感觉这种方法可以减缓口吃。
    有个同事,因为我有口吃,可以明显感觉到他说话口吃,不过他性格很开朗,并不在意,所以性格也很外向,并影响他的人际关系,所以有口吃的网友不要自卑,或感到痛苦,有时候可以勇于自嘲一下,其实口吃并不是什么致命缺陷,有口吃一样可以活的很精彩。而且一旦放下心理包袱口吃程度会下降很多,虽然无法彻底摆脱。

  21. 滋普利萨说道:

    目前口吃治疗多集中在非药物治疗上,有仪器矫正、言语训练、心理治疗、生物电反馈节拍器、改变发声方法、延迟语音反馈方法、声音掩蔽法等等。而这些方法只能改善口吃,并不能从根本上治愈口吃,现代医学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口吃的“罪魁祸首”主要在大脑,口吃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口吃患者体内基底神经节多巴胺的分泌水平过高(基底神经节多巴胺受体是人脑内控制说话和运动的部分),颞叶(听觉)激活区反应迟钝,左右半脑功能失调,使信息处理区、语言区、话语区出现障碍,导致舌头、喉头、咽头不协调等,以致说话结结巴巴(口吃)。
      1996年由美国纽约罗切斯特大学成立了以罗杰尔·卡尔兰教授为核心,带领12位生物医学博士、免疫学博士、神经学家、基因学家及语言障碍医学组成的医药科研小组,专业从事语言障碍医学与药物的研究和开发。1998年6月该科研小组成功完成了治疗口吃(结巴)药物的第三阶段的临床试验,这种能帮助人们摆脱口吃(结巴)而痛痛快快说话的新药被称为【滋普利萨】,它成为了第一种专门为治疗口吃(结巴)这一严重的语言障碍而研制的新药物,为彻底治愈口吃带来了新的希望。新研制出的滋利普萨,就是通过部分覆盖基底神经节的多巴胺受体来控制大脑的信号,使之不至于“信息过载”,从而阻止口吃的发生。
    1998年美国纽约罗切斯特大学的口吃科研小组成功的完成了治疗口吃-结巴的药物的三个阶段的临床试验。这种能帮助人们彻底摆脱口吃-结巴困扰而痛痛快快说话的新药被称为滋普利萨,它成为了第一种专门为治疗口吃-结巴这一严重的语言障碍而研制出来的新药物。“滋普利萨”的药效原理是增强能限制神经介体多巴胺活动的伽马-氨基丁酸的活性,刺激神经中枢的活动,调节其运动活性。通过部分覆盖基底神经节的多巴胺受体来控制大脑的信号,使之不至于"信息过载",从而阻止口吃的发生
      在为期10周的655例口吃患者的药物临床过程中研究人员发现,服用了药物“滋普利萨”后能让98%的口吃-结巴症状有显著改善和消失,而服用抗精神病药物或镇静剂的患者只有36%有症状改善情况。在整个临床试验过程中,研究人员发现在患者服用滋普利萨后没有任何明显的毒副作用。
      服用滋普利萨7-15天后 :患者明显感到头脑清晰,精神放松,心情不紧张了,说话也不怎么吃力了,基本症状得到缓解。
      服用滋普利萨15-30天后:患者大脑分泌的多巴胺含量水平降低,神经递质分泌正常,紊乱的大脑思维功能得到纠正。
      服用滋普利萨30-45天后:大脑反应速度增强,语言中枢神经细胞信息正常传导,患者说话流畅。
      服用滋普利萨45-60天后:患者脑部功能正常,口吃症状完全消失,说话自然,口语清晰,吐字清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