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航天 >> 文章

74ced743a055cf2c14abb55a3c4f558e 20081120日是人类在外太空的最大建筑“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简称ISS)”正式开始组装周年。那么,这座“太空积木”是怎样酝酿出炉的?这十年来又有怎样的变迁呢?

 “国际空间站”的前身
“空间站”这个概念最早可追溯到1897年,当时德国科幻作家K·拉塞维茨认为“空间站”是太空旅行的关键。但美国人认为还可以往前追溯,即1861年有一位美国小说家构思的天空上的“月亮砖”,是空间站的最早雏形。

1969721日,美国辉煌尽致,实现了人类第一次登月,彻底击败了苏联人的登月幻想,但对接下来要干点什么并不是很清楚。有人说要建航天飞机,有人说要建空间站,还有人说要建核动力火箭、登陆火星……这些计划都太昂贵,作为折中,尼克松政府决定集中财力建造航天飞机”。

这个方案现在想想很巧妙,那就是航天飞机开建之后谁都不能再对空间站计划有怀疑了,因为空间站早晚要建,否则就会得到一个反问:不建空间站,那建好的航天飞机怎么办?

上世纪70年代末,美国唯一一座空间站——“天空实验室”坠落,航天飞机也还没建好,美国一时间似乎一无所有,而苏联的空间站正在他们头上一圈一圈绕着。这时,空间站的支持者开始强烈呼吁,希望建造一个永久性空间站,与苏联的空间站抗衡。

1983年,白宫助手将这些信息传达给里根总统,里根毫不讳言:“我也想要空间站,我想了好长时间了”。里根说得没错,自肯尼迪之后,历届美国总统都总结出一条:任内是否批准过大型太空计划是衡量总统是否伟大的一个标准。比如,肯尼迪批准了登月计划,尼克松批准了航天飞机,那么里根,毫无疑问,他要批准空间站计划。

当年12月,里根总统正式批准了“自由”号空间站计划,并在次年的国情咨文中用模仿肯尼迪的语气宣称这项计划很伟大。

1991年,批准后的美国“自由”号空间站仍在规划中,成本却暴涨至380亿美元。这对布什(老布什)政府来说真是一颗毒药。老布什完全不支持空间站计划,因为他提出了另一个伟大的太空计划:重返月球。显然,这更不靠谱。

随后,大家开始反对“自由”号空间站,因为这东西30年的运营成本将高达1180亿美元。这是个天文数字。

1993年,克林顿总统上台,“自由”号一票幸存。就在这时,救世主出现了……

“国际空间站”的救世主:俄罗斯
1991年,苏联解体,经济一落千丈,俄罗斯一度倒向西方,曾经的太空仇敌一下子变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美国发现,若能与经验丰富的俄罗斯合作,棘手的空间站技术与经费难题,定能迎刃而解,因为前苏联(俄罗斯)曾经成功地运作过8座空间站。但作为代价,美国的“自由”号空间站必须改姓更名,“国际空间站”的想法初露端倪。

19938月,美国和俄罗斯关于合作建造空间站的高层协议签署完毕。美国开始每年为俄罗斯提供4亿美元航天援助,而俄罗斯空间站专家也很快和美国同行一起,设计出了今天的“国际空间站”。

 “国际空间站”迷惑了其他国家
美俄共建“国际空间站”以及忘情宣扬的空间站种种优点迷惑了其他国家。很快,加拿大、日本、巴西、欧洲航天局11国(比利时、丹麦、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挪威、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国)也要求参加。

这让美国乐不可支,因为美国还真不想把所有赌注都押在一个贫穷动荡的前社会主义国家身上。有了这些财力雄厚的国家支持,“国际空间站”计划貌似如鱼得水、前程似锦。

19981120日,由俄罗斯制造的“曙光”号功能货舱发射升空,“国际空间站”开始正式组装。根据最初计划,它的总质量将达470吨,加压舱总容积相当于两架波音747客机机舱,设计寿命为15年左右,可容纳6名宇航员,将于200411月建成。
e59bbde99985e7a9bae997b4e7ab99e58f82e4b88ee59bbde5aeb6e8b4a1e78caee59bbe1 国际空间站参与国都还迷惑着呢?

 “国际空间站”的尴尬现状
然而,预算超支、“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爆炸使“国际空间站”进度一再延迟。2002年,美国著名的《科学》杂志发表文章,题为《价值1000多亿美元的“国际空间站”,有何用处?》;同时期美国《新闻周刊》上也有一篇类似的文章,说“太空中的废物,‘国际空间站’是否该被废弃?”

“国际空间站”最大的尴尬正是把它建好之后做什么用?这是一个十年来都没想好的问题。仅作观赏?仅作里程碑?仅做那些花哨小实验?似乎怎么算都不合算。

而就在一切还没有答案的时候,美国总统小布什于2004年宣布了美国的“新太空探索”计划:研制新型航天器,让航天飞机退役,重返月球,登陆火星……

这对空间站建设伙伴来说不是个好消息,因为美国的新计划似乎与“国际空间站”毫无关系,外界开始怀疑美国想撇开沉重的“国际空间站”苦役。但也有人认为美国无法撇开,因为事情是它“挑”起来的,它必须善始善终,不能留下“烂尾楼”,哪怕是为了建造而建造。这就是当下美国的态度。20057月,美国宇航局局长迈克尔·格里芬坦言:航天飞机、国际空间站确实是代价高昂的“战略性错误”,现在一般公认这不是正确的道路。

现在,“国际空间站”还未完工,不免让人担心耗资1000亿美元的“国际空间站”极可能未老先衰,建完后设计寿命就到了。这太麻烦了。对参与国来说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中国如何应对“国际空间站”的诱惑
20089月,中国“神舟7”号成功完成出舱活动,中国作为独立的航天力量已经比较成熟,关于中国是否应该参与“国际空间站”的消息也是甚嚣尘上。

有消息称中国将研制自己的空间站,这或许是条正确的道路,因为参与“国际空间站”,代价高昂,收获恐怕不会尽如人意。如果仅仅为了参与国际合作、与国际接轨而参与“国际空间站”,确实未必明智。(作者龚钴尔,发表于《国际先驱导报》,发表时有改动)

0
为您推荐

24 Responses to “国际空间站:十年合作,十年迷惑”

  1. cs说道:

    http://www.usatoday.com/tech/science/space/2008-11-19-issassembly_N.htm
      动画:国际空间站的历史

     http://science.bowenwang.com.cn/space-station.htm
      
        空间站揭秘

  2. sunny0302说道:

    真的没想好就建吗?我想美国也不至于这么冲动吧,难道里根只是为了政绩和面子的事儿,美国和俄罗斯连区区十年间的事都没计划好就做了这么大的工程?
    这种项目一定有它很强的目的性,只能推测由于某些原因,这些目的现在还没达成,而且没让公众感觉到受益,于是抱怨和猜测就出现了。
    我反倒更热衷于构想当初是怎样一个打动人心的计划,背后有怎样复杂的目的和利益,居然让美、俄两国联手做了这样一件现在看起来不怎么讨好的事情。

  3. 东升西点说道:

    几点意见供参考:1. 在空间站的建设上,确实是美国人先提出与苏联合作的,但是赫鲁晓夫拒绝了肯尼迪的建议。美国人不得不自己独立开发。2. 国际空间站的建设费用的90%是美国人出的,而且在美苏合作之间,两国都各自有了自己的空间站。所以把俄罗斯称作救世主言过其实。3. 哈勃望远镜的初期也有许多人觉得迷惑,但当它提供了第一张照片之后,人们立即看到了它的意义。现在国际空间站还没有完全组装完,谈意义还为时过早。4. 中国不进国际空间站不是费用问题。事实上中国进不了国际空间站是因为中国的航天业军民不分,而进入国际空间站这个民间组织的一个首要条件就是不能有军事因素。5. 从经济上说中国的空间站的造价肯定要小,因为它本身复杂程度要小。再看国际空间站,因为它的开销基数巨大,所以参与这个项目对中国来说有可能意味着对中国来说的一大笔费用,但也不一定。问题是,制造和管理自己的空间站与加入国际空间站的相应费用的比较是什么?有没有这方面的文章?在美国人已经承担了90%的费用,还有俄国、欧盟和日本分担剩余费用的情况下,是否“代价高昂”是需要定量研究的。6. 目前情况下看,中国搞自己的空间站是肯定的了。到时候太空中将会是两个空间站:一个是中国人自己的,另一个是除了中国之外的各国空间站。在政治形象上是好是坏?

    • 龚钴尔说道:

      肯尼迪时期的空间站计划恐怕更疯狂,冯·布劳恩甚至计划空间站要装80人……现在想想是不是很疯狂呢??
      关于中国军民航天不分的情况确实如你所说,谁都怕共产党的PLA参与

      • 东升西点说道:

        现在的NASA预算只有联邦预算的0.6%,再也疯狂不起来了。其实ISS确实有些欠考虑。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还要上自己的,我有些不能理解,不会只是为了民族自尊吧?

    • Shea说道:

      人们看到哈勃空间望远镜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恐怕想的不是它的意义。想的估计是这下糟了,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据我所知NASA包括ESA,在上项目之前都要经过严格的科学目标审查的,这个探测能干什么心里是清清楚楚的,还没发射一切预研究都已经基本完成了。一旦发射成功,开始运转之后,那到数据就能处理了。似乎不应该有你所说的第3点,至少在天文学界不应该会有这样的情况。

      • 东升西点说道:

        在哈勃拍出照片之前,批评的意见不少,哈勃用事实堵住了那些人的嘴。那些人不是天文学界的,但他们的意见很重要,比如国会的人。

    • Shary说道:

      您说的民用和军用能否在详尽点,我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国家主持的,都不是民间资本或者公司在运作,怎么能这么明白的弄清是军用还是民用,就像核原料,您可以说是做核电站,但是造不造核弹也在于你是不是,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听听您这样的内幕知情者多说点详尽的资料,松鼠的主题不就是普及么,您这么一笔带过太不符合松鼠的初衷了,呵呵。

    • cheva说道:

      基本同意你的观点。中国是否有必要自建空间站确实需要考虑。特别是国际合作已经成为太空活动的主流的时候。如果没有实际效用而又独自背上这么一个包袱是非常不值的。当然党的思维是不一样的,它是要讲政治的,中国人在党的领导下“独立自主”完成了这样一项“伟大”成就,无疑是为党执政的正确性做了一个注脚。

  4. 独孤一剑说道:

    这句翻译的好:对参与国来说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5. szanc说道:

    太空竞争就是人类意识形态分歧的延伸。幸好“现在的NASA预算只有联邦预算的0.6%,再也疯狂不起来了”,再加上金融危机,看来全世界的政治家口袋里都没有多余的钱可烧了。
    有实用的卫星和探测火星这样的太空计划就够了,搞那些空间站纯粹就是太空泡沫。

    • 赵洋说道:

      探测火星忘返路程很长,必须考虑太空环境对人体的影响。
      运行在近地轨道的空间站就是一个很好的研究太空环境对人体影响的实验室。

  6. Martin说道:

    建个这样 一个拿来不知干什么的航天站还不如直接建个“太空2001漫步”里面的大车轮呢,至少那样可以研究人类在太空长期居住移民的可能性。

  7. 小白说道:

    请教下,国外的航天事业是如何做到军民分开的?比如说,美军发射间谍卫星和NASA没有关系?

    • 龚钴尔说道:

      分得比中国好,单列预算,各干各的。。。
      但也不一定,比如航天飞机,因为有美国空军的支持,空军可以使用NASA的两架航天飞机。亚特兰蒂斯号的第一次飞行就是军方借用的。军方有时要发射一些体积比较大的间谍卫星,只能使用nasa的航天飞机,宇航员甚至也是军方现役的。高科技的东西,当然都是交给军方,看看能不能杀人用。。。

  8. rollersp说道:

    其实,就体制来说,PLA下属的民用企业不少,即使清理了一部分,还是很多。例如我家旁边的一家宾馆(招待所)就是PLA下属的。中国航天作为附属PLA的“民用”企业不必大惊小怪。

    我想中国的太空站也只是属于“天空实验室”性质,以验证一些“小实验”。个人觉得中国太空计划似乎很“务实”,目标是控制地球圈。中国对远距离探测似乎不感兴趣,更不用说哈勃之类的太阳系外星系探索计划。

  9. RedNax说道:

    大众就是这样。没建的时候听到消息就兴奋了,等到建好热情过去却开始“反思”了。
    本来作为太空研究和深空探索的前哨阵地ISS可以或者已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现在却只能看到它的缺点了。这样下去,人类怕是永远离不开这颗星球了……唉……

    • cheva说道:

      让私营经济体加入太空活动,让人类的太空探索摆脱民主政府下政府预算的限制,应该不会让人类无法离开地球这种事情发生的。

  10. Mac说道:

    这种是极其长远的投资,眼下的人类不可能因此马上受益,但是几个世纪之后的历史课中却绝对是必提的内容

  11. 某同说道:

    事实上中国进不了国际空间站是因为中国的航天业军民不分,而进入国际空间站这个民间组织的一个首要条件就是不能有军事因素
    ——————————
    外国的航天业是民间组织?国际空间站是民间组织,你脑壳锈了

  12. vi说道:

    呵呵 人家全世界在天上玩的不亦乐乎,就是不带天朝玩.把天朝气的的吹胡子瞪眼都没用...就只剩下这些文章贬损一番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