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心脏移植亲历记Comments>>

发表于 2011-01-22 10:10 | Tags 标签:, ,

在首尔研修期间,作为一个初学者,我见识了不少让我记忆深刻的场面。初到此地时,就被一次由世宗病院主办的心脏病理学会中展示的上百个儿童心脏标本给震住了,其中每一种畸形都有好几个代表性的心脏,可以供参加学习的医生仔细观察、研究。当然,每一个标本的背后,都有一个让人黯然神伤的故事,在一次酒后,一位世宗病院的医生告诉我,那些标本采集自18年前,当时韩国的心脏外科死亡率还较高,但他也不清楚是如何说服患儿的父母同意捐出心脏的。不久前,我又在这里参加了人生第一台移植手术。

心脏,从女孩到男孩

当晚6点多,我正在首尔大学医院的图书馆看书。M发来短信:你能参加手术么?我起身出来,打电话问是什么手术?他告诉我是“移植”。我立即赶往手术室。

将近8时许,手术间里推进一个带着气管插管的“小女孩”,皮肤颜色尚正常。我有点不愿意相信她已脑死亡。但很快手术就开始了。腹部组先动手,开腹完成之后,我和M准备上台。我戴上手术眼镜,刷手,穿衣,心中五味杂陈,脑中一片空白。M开胸的速度比平时麻利许多,当摇摆锯劈开胸骨的瞬间,我忽然意识到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手术切口,可以同时看到胸腔里跳动的心脏和腹部的肝脏肠管。对心脏及大血管进行必要的游离之后,我和M撤下,应由腹部组先取肝脏和肾之后我们再接着取心脏。

我脱掉手术服,心中只是念叨,不想亲眼看到这个跳动的心脏从这个女孩的胸膛里取出——那是一颗健康的心脏,至少现在看来搏动有力而且规律。恰好,这时K过来叫我参加另一间手术室的工作。

在这里,患者已经做好准备。他是个男孩,被心肌病折磨得骨瘦如柴。打开胸腔后,我见到了他病态的心脏,跳动有气无力,如一台年久失修行将报废的发动机。主刀L上台,我则退到二助的位置。这期间,M已经完成了供体心脏的切取,现在在对心脏和大血管断端做必要的修剪。得知这一点,我忽然感到一阵庆幸——终于躲开了那颗心脏从女孩的胸腔里取出的瞬间。不过,我脑子里却反复出现这样的愚蠢问题:她现在怎么样了?心脏都已经挪到另一个手术间了,还能怎么样……你这个白痴,不要想了,不要想了,不要想了……

手术台上,L剔掉了男孩胸腔里病态的心脏,我和K被其他医生替换下来。这时已经过了12点,我才抽空吃了点饭。手术室里,工作依然在继续,心脏的吻合已近完成一半。不久,M示意我上台。我不得不进第一间手术室取眼镜。那个女孩已经离开了手术台,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没有氧气,没有监护,没有各种管子……天堂里已经不需要这些了。她头上套着头套,身上盖着洁白的布单,我匆匆走出,听到两个护士重重地叹息。

吻合接近完成时,我再次被换下。这时已近凌晨4点。我不想看后面的步骤了,匆忙离开医院。凌晨4点首尔的街,空气清冷。已经是岁末,我开始怀疑,春天是不是真的会在严冬过后如约而至。那个女孩的生命结束了,但是她那颗健康的心脏能换回久病男孩生命的春天么?她的肝脏和肾脏又将救活谁呢?

伦理问题相当棘手

我部分参与了这个手术,但实际上跟整台手术关系不大,女孩男孩我都不认识。患者只有一个。作为医生,我本该多想想那个男孩的问题。可我总忍不住想到女孩:她是怎么死的,医生如何说服她的父母,面对丧女之痛,为人父母者又如何作出同意捐献的决定……

第一例人体心脏移植于1967年由南非医生巴纳德(Christiann Barnard)完成。文献记载,供体为一个因车祸导致脑死亡的年轻女孩。巴纳德对女孩的父亲说:“我们这有个濒危的男人,如果您授权我们使用您女儿的心脏,我们将可能挽救他的生命。”父亲的回答很简单:“如果你们没能救活我的女儿,那么就试试挽救这个男人吧”

如今,在一些国家,心脏移植业已成为常规手术。截止2008年6月,全球已经完成心脏移植84740例。但手术效果远非完美,心脏移植后1年、3年、5年、10年生存率分别为82%、75%、69%、51%,而15年、20年生存率则分别只有34%和22%……

几乎所有的器官移植都面临着供体严重不足的问题,在生前签署文件,同意死后捐献器官的人少之又少。儿童心脏移植面对的问题则更为严重。我只是在这样一台手术中打了回酱油,就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刺激,那些刚刚经历失去至亲之痛的父母,又怎么会轻易同意呢?

为解决这一矛盾,目前科学家主要集中在如下两个领域寻找出路:其一是人工心脏,指在解剖学上和生理学上能完全代行自然心脏的机械装置。不过,心脏毕竟是个复杂的器官,自然界花了千百万年才使心脏达到最佳状态,人工心脏虽已在部分发达国家进入临床应用阶段,但效果远远还未达到理想状态;其二是借助多能干细胞,通过组织工程技术产生心脏一类的器官以供移植。如能获得成功,确实将是人类之福,只是这项探索,又会引发了新的更复杂的伦理学困惑:即人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的?

他应从何时具有人的尊严?他应从何时受到社会的尊重?人的存在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能够作为他人的用具或器官工厂么?此外,还有人另辟蹊径,将人类某种蛋白插入猪的基因组,培养出不产生排斥反应的猪,可有多少人愿意体内进入一颗“猪”的心脏?另外异种移植也同样存在严重的伦理学问题,它还可能将动物的疾病传染给人类,对公共卫生产生潜在的威胁。

最终的出路到底在哪里,也许我们还得等很久,而在供体紧缺的问题彻底得到解决之前,法规的建设观念的改变就显得较为重要了。

已发表于《新京报》

0
为您推荐

74 Responses to “心脏移植亲历记”

  1. 慕容飞宇说道:

    不好意思,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伦理学问题”,更别谈“严重的伦理学问题”了。

    • 铁锤说道:

      我晕,还没“伦理学问题”?提供供体心脏的小女孩在摘取器官的只是脑死亡,如果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他还是一个活人。
      即使她已经脑死亡并且已经没有心跳呼吸了,还有一个死去的人的尊严,还有亲友的感情。

      • 薛岩松ZJU千雨说道:

        脑死亡就是死亡,中国也是这个标准。要不然什么都别移植了,你要等到身体每个细胞都死亡,还有个鸟用?

    • 三四思说道:

      不仅仅是死去的人。活下来的人,带着别人的器官活下来的人,他的心态,他的生活将会怎样被改变?捐赠者与受助者,所有的感情纠葛,甚至是利益冲突……

    • 混吉说道:

      有宗教信仰就问题大了。

  2. 睫毛增长液说道:

    天哪,看到红红的心脏,一想到是人身体里的关键器官,有点晕血的感觉了。

  3. orange_03说道:

    有时候我也想死后吧自己身体捐出去
    有时候又想自己还没活够 又不敢想

    • 睡皮_HUGH说道:

      我也想过这样的事,可是想象到自己被开膛破腹取出器官的样子,又不由得立马中止这种念头了

      • 八肱八趾说道:

        我不是故意和二位抬杠也不是要推销大家都去签协议,也就在松鼠会这地方我才这么说了:需要捐献器官的时候,这个人必然已经脑死亡了,感情上能不能接受什么的,根本木有意义,那时候的人已经没有“感受”这种能力了啊,不然怎么能叫“死了”。签了捐赠协议,也不会增大(因为事故脑死亡而需要)捐赠的概率,仅仅是赋予了医生在这种情况下使用人的尸体去救助他人的权利而已,如果签协议者好好活着,这协议他的人生就毫无影响,这和活没活够有什么关系呢?没发生意外,大家一样过日子;发生了,一个是单纯死掉,一个是死掉但别的人有可能得到多活几年的机会。如果意外死亡的适合捐赠者没签捐赠协议,医生就得去恳求悲痛的亲人,亲人在悲痛之中还得面临这种艰难的决定,如果我们做一个小小的,对我们自己的人生毫无影响的决定,就可以免去这些痛苦不便。的确,这个协议迫使人想到了自己的死亡而感到不舒服,但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理性的成年人,如果一件事只有好处而只需要我们克服这么点不爽感……克服这么一点不爽的感情的能力总是有的吧。

  4. TE说道:

    一看到李清晨就想这又会是一片好文章了~

  5. TE说道:

    不过看完之后心中一阵沉重...心脏外科是我最感兴趣的领域

  6. 枫林之木说道:

    看了之后心里很是不好受

  7. 拼音佳佳说道:

    就是说,因为说服了上百个儿童家长捐赠患儿的心脏,韩国只用了18年,就足以超过我国的医疗技术,所以你才需要到韩国去学习这方面的技术了?看来器官捐赠对医学研究的促进效果真的是很强大啊...

  8. 小美说道:

    我对孩子们的父母深怀敬意。

  9. 窗敲雨说道:

    沉重,但也温暖

  10. Mr.wolf说道:

    心脏移植是医学史上很重大的一项杰出成就。但如果没有人贡献出器官,就无法进行移植,用一条生命去换另一条生命,确实很难抉择。

    • a349030905@gmail.com说道:

      你这个描述有点奇怪啊

      应该是用一个逝者的遗产给数个被疾病折磨的人幸福

  11. She说道:

    想想自己可爱的孩子,理解捐与不捐确是个非常难的选择.

  12. Metaverse说道:

    用人工器官比动物器官容易接受,当然,如果有自体干细胞定向培育器官的话就没有排斥性的问题了,不过慢得可以……极端来说,除了大脑,什么器官都可以换成人工化的,道德伦理什么的,在人命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如果神经网络能连接集成电路并能控制使用直接完成某些思维过程的话,那其实大脑这一硬件也可以换掉,不过现在来说这是科幻。。。

    • jamesr说道:

      攻壳机动队,连大脑都和机器融合了,真正能称为人的只有他的记忆。

  13. 小司说道:

    猪的寿命不长吧,如果用猪心,会不会几年就没用了?

    • 小美说道:

      其实目前大多数猪的寿命的长短都跟人为因素有关吧…肉长得差不多就该进肚子里去了…→_→…

    • 颛顼羿说道:

      人的寿命只有一百左右、但人大脑的寿命至少二百、个体的寿命跟器官的寿命一样么?你见过几头正常死亡的猪?吃几个月的饲料就进了人的肚子、那寿命、、

  14. 孤竹牧狼人说道:

    祝福~
    祝福小女孩和小男孩,和他们的爸爸妈妈,以及所有人。。。

  15. 拼音佳佳说道:

    克隆一个胎儿,然后打胎,取出有用的器官,做个移植.不存在排异反应,为什么不可以呢?

    • loler说道:

      才没有这么简单,光是对打胎的态度就能影响谁当美国总统,更不用说用器官什么的了。
      伦理问题,基本无解。

  16. 颛顼羿说道:

    如果女孩不捐心脏、她的心脏不也一样要死亡么?那是她的死亡就更加没有意义了、、只是捐献后的处理、挺冷的、、为什么不能像尊敬一个奉献者一样尊敬她呢?为她缝补遗体、打扮的干干净净的、安排在男孩的手术室、直到男孩的手术结束、然后像正常人一样安葬、带上一个爱心的徽章、、至少女孩心脏的位置不应当是空空的吧、即使是一个装饰、也要留给她吧、让她完完整整的进入天堂、或者更美、、

    • 咻咻说道:

      我挺赞同你的。
      呵呵。
      我和我老公都准备签那个协议。
      以前我知道这个之后我都和我妈妈谈过,她觉得无所谓,呵呵。也就是愿意。

    • 橙子说道:

      赞同

  17. 颛顼羿说道:

    其实伦理学问题、确实很复杂、但是、用感觉那是对人良知的审判、若是能够简简单单的考虑、单纯的去挽救一个生命、未尝不是件好事、其实人与万物又有什么区别?我们能杀死其它生命、能销毁“没有生命”的东西、却单单对人去考虑“伦理”、太自私、太狭隘了、、万物、应当一视同仁、、

  18. hbchendl说道:

    一个生命的离去总是让人震憾。

  19. horsefaced说道:

    總有擔心因為有這個協議,醫院因此不會對可以拯救的人進行最大的努力,而是希望他快點死了好用器官來謀利。

  20. 说道:

    看完之后挺沉重的,本来我对医学还是挺有兴趣的,但是完全无法面对死亡。唉,我认为在挽救生命面前没必要讨论伦理,挽救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希望天下的人都能平安度过一生吧

  21. szanc说道:

    多大歲數不適合心臟捐贈?

  22. 中医是文化说道:

    本来完全应该没有感情色彩的文章,结果被作者加入了对供体的情感之后变成异常沉重,看完心头一紧,像是自己的心脏被切了一样

  23. 方纱说道:

    从现在起,保护好身体的每个部分,即使这一生为社会做不了多大贡献,还可以在死的时候换来希望。岂不美哉?!

  24. 风过无痕说道:

    有时间好难抉择的

  25. 李清晨说道:

    感谢所有关注我文章的朋友……

  26. 八肱八趾说道:

    我已经是organ donor了,驾照上明明白白写着,我要挂了,就可以把剩下的下水拿来救人^_^ 持纽约驾照的时候上面还画了一个小红心,超可爱滴
    人死如灯灭,若是还能剩下点东西遗害……不对,遗助世人,何乐而不为呢,器官捐献和天葬都是我双手支持的东西。对生的眷恋和死的恐惧有时候让人很难清醒地想这些问题。其实想开了,还不就那么回事……

    • 李清晨说道:

      鞠躬,致敬。
      有些意识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记得在本科学解剖时,当时就有同学表示,我死后尸体可绝不捐献……我当时想有种你别学解剖?我曾有一个很幼稚的想法,能否为医科大学设一个另外的门槛,不同意死后捐献尸体的,就别学医了……

      • 睡皮_HUGH说道:

        你这是把个人意志强加给别人吧?观念上无法接受捐献尸体的人应该还是占大多数的,这大多数人并不见得就比其他人要自私或是狭隘吧?
        设立这么一个门槛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 jamesr说道:

        学生解剖尸体那真是糟蹋啊!

  27. DANNY说道:

    我只是在这样一台手术中打了回酱油,就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刺激,那些刚刚经历失去至亲之痛的父母,又怎么会轻易同意呢?

    这句话是不是太轻浮了呢?

  28. 蛋黄酱星人说道:

    不知道中国的器官捐献,尤其是儿童器官捐献这一块现状怎么样。。。
    对小女孩的父母表示敬意。
    干细胞分化到器官什么的,还远着呢。目前来说,最可行的就是他人捐献吧。

  29. piccolo说道:

    颛顼羿 说: 2011-01-22 于 17:24
    如果女孩不捐心脏、她的心脏不也一样要死亡么?那是她的死亡就更加没有意义了、、只是捐献后的处理、挺冷的、、为什么不能像尊敬一个奉献者一样尊敬她呢?为她缝补遗体、打扮的干干净净的、安排在男孩的手术室、直到男孩的手术结束、然后像正常人一样安葬、带上一个爱心的徽章、、至少女孩心脏的位置不应当是空空的吧、即使是一个装饰、也要留给她吧、让她完完整整的进入天堂、或者更美、、

    回复

    八肱八趾 说
    我已经是organ donor了,驾照上明明白白写着,我要挂了,就可以把剩下的下水拿来救人^_^ 持纽约驾照的时候上面还画了一个小红心,超可爱滴
    人死如灯灭,若是还能剩下点东西遗害……不对,遗助世人,何乐而不为呢,器官捐献和天葬都是我双手支持的东西。对生的眷恋和死的恐惧有时候让人很难清醒地想这些问题。其实想开了,还不就那么回事……

    --------------------------

    特别感人的文章,尤其是这两个回复。

  30. 小宝宝说道:

    我一直觉得捐献器官是件不错的事,也想过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也可以做这么一件不错的事情。很多人的观念是可以慢慢改变的,通过宣传,或者别的什么方式吧。期待某一天这事变的跟吃饭一样平常!

  31. ppc9527说道:

    其实还是想“以另一种方式活着”就会好受多了吧,也算是生命的延续么?

  32. Tracy说道:

    前几天看了电影《别让我走》,惊悚了很久。今日再读此篇文章,虽说不太一样,但是仍会想到那样的场景。从医学角度说这个是好事,而从情感角度来说不得不承认,现在能够很开明的面对这样的方式的人还有待于发展!

  33. onewe说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会这么冷漠看待脑死亡,不错,脑死亡的定义符合公认的死亡.但是,取一个脑死亡的小女孩的心脏,我仍然会觉得残忍。

    因为这是一个心脏仍在跳动的鲜活的肉体,无论法律上科学上如何定义死亡,但是,这个躯体的其他各部是仍在活动的!而且要求一名儿童的父母捐出自己孩子仍在活动的躯体,这又是多么的残忍,你们都没想过么。

    从医学上而言,这是正确的做法,因为它可以挽救另外一个可怜人的生命,但是生命本身是珍贵的,不是功利的。我们寄望人们能够开明的看待遗体捐献,但是不要视之为理所当然。

    • jamesr说道:

      这个就是很大的伦理问题。

      什么才是生命的本质?什么是人的本质。
      一个脑死亡的人,心脏还会跳动,但呼吸会停止,全身的细胞还活着,但不久就会因为缺氧一点点死掉,这种状态到底算不算死亡?
      国内没法推行脑死亡,就是因为很多人认为这种状态还是活着的生命。
      但这种状态还是不是活人呢?人之所以为人,他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失去了可以思维的大脑的人,还是不是活人?
      还有更有争议的“植物人”,低级中枢还有用,高级中枢进入不可预测的昏迷。只有给与支持,他还是可以活下去,但活下去的到底是个人,还是一堆细胞?

  34. julho说道:

    灵魂离开之后,肉体就是无用之物了。与其烧或埋,不如遗助他人。

    • 小宝宝说道:

      是的,一想到自己的某个器官在一个带着微笑的人的身上,那应该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35. sar说道:

    對於南韓的削肩和削腳掌手術有甚麼看法?

  36. jiehanzheng说道:

    读完以后心里莫名的难受...

  37. 猫懒说道:

    看得我心里都有点疼。
    脑死亡,或者植物人,我一直觉得……那么多植物人在家人呼唤之后醒来,他们只是意识被关在了一个小黑屋里。
    如果切开他们的胸腔,他们还是会痛的!她的家人又挣扎多久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38. 说道:

    只有汉城 没有首尔

  39. 木哈哈说道:

    在中国有死后捐赠器官的协议可以签署吗?

  40. 一路向北说道:

    清晨说的对就是伦理问题 怎么不是呢?我故事应该是事实 任一个角色换成自己 不受到内心的抉择式的折磨 ?清晨不用感谢 你的文字文理兼优

  41. 一路向北说道:

    尸体其实真的有啥用 ?烧了——现在最普及的终结方式 还得配上几桶柴油 不过还是个意愿问题 我始终坚信真正爱医疗事业的人会让“自己”放在可回收的位点上的!

  42. 一路向北说道:

    你说的可以考虑 但是就是医学院的一个门槛 让我无缘医学 无话要说了

  43. 一路向北说道:

    都是思想作祟 虎头虎脑的了 猪头猪脑的呗 能用就行

  44. 医学生说道:

    我是一名医学生 我很能体会资源严重短缺的问题
    器官或尸体捐献真的很有用 这是个长久的造益工程
    想想 如果没有人愿意捐献 作为医学生的我们 未来的医生 就极少能触摸到真正的实体 一个没有实践只有理论的医者我想谁也不敢让他做什么吧
    再者 器官捐献是多么伟大的事 用自己的一部分去挽救了另一个人的一生 况且这不也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么 虽然自己死了但自己的心脏依然跳动在这个人间 其实不也是一种生命的升华么
    土一点说 把自己已经无法用的零件换给别人 让这个人更好的活下去 也是替自己更好的活下去嘛
    支持捐赠~

  45. 黄黄黄L说道:

    移植在中国似乎走的很艰难,我才触了解,正在学习
    您的文章 让我感到 移植不仅仅在技术在要精湛,更多的是如何让大众接受

  46. @李清晨医生,请问 ,人自然衰老死亡后,他的各个器官能用的有哪些?

  47. 秋意正浓说道:

    在中国,法制不健全,我怕“被”脑死亡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