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和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凯瑟琳·西贝利厄斯(Kathleen Sebelius)为一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在危地马拉主持的研究,向当地政府及研究中受到侵害的受试者及其后人道歉。

他们认为这些试验"明显不合伦理"--"尽管这些事情发生于64年前,我们还是对这种应被谴责的研究假借公共卫生之名得以进行而感到愤慨。我们对其发生深感遗憾,并向受到这种恶劣研究行为影响的所有人道歉。"

从1946至1948年,通过NIH,由约翰·C·喀尔特(John C. Culter)博士率领的美国公共卫生医师故意用性病感染了将近700位囚犯、精神病患者和士兵,来检验青霉素的有效性。使受试者感染的方法有:付钱给梅毒感染妓女来感染受试者、将细菌洒到受试者阴茎上被制造的刮伤、面部或手臂和腰椎穿刺,这些都没有获得受试者的知情同意。医学史学家瑞弗比(Reverby)教授在匹兹堡大学的档案中发现了喀尔特博士在危地马拉这项未发表的工作。她的发现被报告给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前主任大卫·J·森瑟(David J. Sencer),后者敦促美国政府进行了调查。

危地马拉总统阿尔瓦罗·科隆(Alvaro Colom)从克林顿夫人处首次得知这些实验,他称这是"违反人道的罪行"。他对美国将这些事实告诉他们表示感谢。危地马拉政府将与美国合作进行调查,此外也将独立进行调查。

医学伦理的发展史是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想分享科技新鲜事,跟大伙儿谈论热点话题背后的科学?却懒得写长文章,或不知怎么参与?现在可以编译短文或写原创小文章,投稿给资讯频道,与大家共享信息。  详情 >>

0
为您推荐

4 Responses to “美国为在危地马拉进行的梅毒研究道歉”

  1. Iyuorc说道:

    有些人眼里只剩下医学研究而忘记了道理伦理,把人当做白老鼠一样。

  2. chillycold说道:

    “被制造的刮伤”?

  3. LRZ说道:

    大的事件不大可能发生了,可在天朝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药物临床实验的参与者,又有多少人能获得真正的保护和应有的报偿?而由此得出的“安全”“有效”的结论又有多值得令人信服?

  4. peggyzhu说道:

    太可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