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资讯 心理 >> 文章

33名智利矿工被困井下2个月后终于获救,有心理学家表示,对矿工们的集中报道退热后,他们的心理健康将面临最大的威胁。

8月份时,由于部分矿顶坍塌,矿工们被困在井下。当时就曾有人询问心理学家怎样更好地让大家保持神智清醒。那时心理学家曾给支了不少招,比如保持良好的沟通,如实对待营救前景,让被困人员做一些任务并让他们保持日夜节律等。

有心理学家表示,矿工重返地面后,该如何关注他们也很有讲究。

欢庆过后请不要忽视他们

当近千名记者离去,矿工们不再是“明星”时,他们心理上最容易受伤。看起来关键是在这之后持续对他们提供支持。

美国德州大学Galveston医学分部社会心理学家Sheryl Bishop专注于研究在极端环境下的生存,Bishop表示“一旦不再受到报道,社会上的其他人就会很快忘记这些矿工,然而他们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忘记这一切。如果矿业管理局和政府机构的支持也消失了的话,则有可能会造成巨大的不满,以及受到孤立和抛弃的感受。”

Bishop说,“我们在相关研究中观察到了这种情况,受害者最初被各机构团体的支持所激励,之后当他们还没有完全恢复时,这些支援消失了,这让人们受到打击并感到失望”。

另一个问题是,人们会意识到自己的家庭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也能运转,这时妻子和父母担负了很多原本家庭中男人承担的角色。

检查是否有记忆闪回和受创后压力

短期来看,对矿顶坍塌以及惧怕无法得到救助的记忆,可能会造成一些矿工经历恐慌发作、记忆闪回以及受创后压力症。

应预料到“正常”生活可能会不如意

Bishop说“之前宇航员就曾发现,任务结束后生活中的挑战和准备飞行前的压力一样多”。任务准备过程会得到巨大支持,结束之后却没有了。

根据Bishop的说法,“事件过后的压力可能会默默地持续很久,回到他们过去的生活中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矿工们的人生已被矿难本身和前所未有的长期救援所永久改变”。

强调营救的速度以及他们死里逃生的事实,可以增强灾难对他们人生的价值

当然也有值得乐观的地方,营救只用了开始预期时间的一半就完成了,如果营救花了更长时间的话,矿工们可能会觉得很受打击,那样的话他们就会被隔绝更长时间。

事件结束后,即使不是全部,但多数人都会对生活和家庭感到一种重生般的感激。

研究太空任务和南极长期作业中心理问题的研究者 Jack Stuster认为“绝大多数矿工的生活会被这次事件所极大地改变,而且会是一个有益的改变,这可能会让他们更好地感谢生活”。

来源:《新科学家》网站10月14日报道

0.618 审稿

图片来自 《新科学家》网站

想分享科技新鲜事,跟大伙儿谈论热点话题背后的科学?却懒得写长文章,或不知怎么参与?现在可以编译短文或写原创小文章,投稿给资讯频道,与大家共享信息。  详情 >>

0
为您推荐

4 Responses to “智利33名矿工获救:需注意后续心理问题”

  1. 栖枫渡说道:

    隐隐约约能想象出事件之后的感觉……

  2. 沐右说道:

    记忆闪回是啥?

  3. 王伟成说道:

    创后应激障碍吧…………

  4. roger218说道:

    心理学在这种时候才被大家想起,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