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我第一次看到跳动的心脏,真是激动人心的经历,那仿佛是在寻找通往天堂之门。

Denton A. Cooley,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 1986;41(1):20

——题记

上回

第四章、绝地中兴,柳暗花明

心外科发展到这一阶段的特点是,通过常规应用低温和流入道血流阻断,可以以最低的死亡率来纠治简单的心脏缺损,那么对绝大多数外科医生而言,又何必冒险进行进一步的体外循环试验呢。但不幸的是那些目前手术不能解决的复杂的心内畸形,却恰恰是最需要手术处理的部分,因为他们的病情更重,自然预期寿命更短。

行百里者半九十,也许有人会认为吉本再坚持一下,体外循环机就可能在他的手中得到完善了。但我们无意苛求吉本毕竟他已经为这一事业奉献了二十余年的青春,几乎将体外循环机带入临床了实践,我们的英雄累了。时代需要一位接力者将这项伟大的事业进行下去。目前的失败只是暂时的,笼罩在心脏外科的悲观情绪也不过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了,那么,这个将要唤醒黎明托起朝阳的人,又会是谁呢?

当时,体外循环应用于临床试验接连遭到失败,然而相同的技术应用于动物实验却能不断地产生不错的存活率,这却是为何?有学者解释为那些最需要打开心脏做手术的病人,由于其衰竭和复杂的病变不能承受这种操作,而健康的实验动物则没问题。这一结论看似拥有无懈可击的逻辑,他们相信问题并不在于灌注技术或心肺机,而是病人病态的心脏本身导致了失败,他们不能在承受这种强度的手术打击之后,还能恢复良好的射血功能,而同样的打击在健康的狗身上则没问题。由于这种“病态心脏”的理论很好地解释了相同的技术在病人和健康动物身上明显不同的结果,因而被广泛接受,甚至导致研究人员质疑心脏直视手术的终极价值。

通常,理论往往是落后于实践的,事后诸葛亮似的总结,如果能上升为正确的理论,那么将反过来极大地推进实践,如果是错误的理论,则将影响甚至延缓实践的脚步,很不幸,这一“病态心脏”理论属于后者。

很显然,作为主帅的吉本,其临阵易帜对体外循环机的研发事业是个不小的打击,但即使在如此惨淡的情况下中,仍然有猛士坚持下来。比如吉本的好友,体外循环机的另一位研究者,明尼苏达大学教授丹尼斯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在1955 年 6 月也成功地进行了体外循环下心内直视手术,这是世界第 2 例。但使整个事件发生根本性转机的却另有其人,他是同属明尼苏达大学的外科医生沃尔顿·来里赫(C. Walton Lillehei,1919——1999)。

如果说在他之前的开拓者们体现了无与伦比的智慧与勇气的话,那么来里赫的所作所为则已几乎超越了人类想象的极限。1954年这个看起来近乎疯狂的家伙居然试图以患儿的父亲作为“心肺机”,用活人交叉循环的方法挑战历史上首例室间隔缺损的修补术,他能成功么?他是怎么想到这一招的呢?

50年代初来里赫也想开展有关体外循环的动物实验,可遗憾的是他没有人工心肺机的实验条件,你要造饭,可你居然连锅都没有,这不是扯淡么?当然有人可能会想到,如果饿急了,想把食物弄熟也不是非有锅不可,你可以采用原始的方法嘛,直接用火烤成不成?那么人体体外的循环除了人工心肺机而外,还有别的什么原始途径么?我们人类社会再回到原始形态当然是不可能了,但是人之初的形态又是如何的?人不是出生以后才有自己的呼吸的么?那之前怎么存活的?

这一灵光乍现的思路,来自来里赫的助手莫利(Morley),既然胎儿可以从胎盘获得氧合血,我们为什么不能用动物实验来模拟这种情形呢?这真的又是一个幸运的遗憾!当年布莱洛克因为遗憾地没能如愿以偿地建立肺动脉高压的动物模型,导致了塔西格与其联手,创立了经典的术式B-T分流。而今,来里赫因为实验条件限制这一看似被逼到无奈的遗憾,居然使其迸发出以活体作为“心肺机”这一神奇构想,而这一构想恰恰为已经看似山穷水尽的体外循环的研究,带来了柳暗花明的一线转机。

他们用两条狗进行心脏手术,一条是手术狗,为受体;另一条模拟胎盘的原理当作氧合器,称为供体。这是一种新的体外循环方法“交叉循环法”。动物实验进行的较为顺利,1953年10月22日第一例交叉循环动物实验即大获成功。同时一个意外的发现是,实验动物的术后恢复如此之快状态如此之好,是此前用人工心肺机从未有过的。又经过几个月的系统改进及有关机制的深入研究,成竹在胸的来里赫认定,在人工心肺机几乎缺席体外循环人体试验的关口,这项全新的技术值得进行一项人体试验。

交叉循环法的原理为,在同样的时间里使病人和正常的供体之间交换等量的血流,通过循环泵来控制流量,而心脏的静脉流入则完全阻断,以保证可直视下切开心脏。一旦病人与供体建立连接,该病人的身体就可以不断地得到充分氧合后的血液供应。没有复杂的机器也不需要调解动态的平衡,因为供体的循环及时自动地承担着这些重要职能。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实验动物的术后恢复较以前为快。这一方法至少从理论上似乎既规避了应用低温和体外循环实验过程中相关的常见的并发症,且没有时间限制。

这一想法刚一抛出就引起悍然大波,这对已有的外科实践体系的是一个极大背叛。让一个健康的人在手术室里冒着潜在的危险(不管多么小)作为供体循环,哪怕只是暂时的,也是不能被接受的,有些批评者甚至说,你们想要创造历史么?想要做外科历史上第一个可能死亡率为200%的手术?

虽然这些激烈的批评令来里赫倍感焦虑,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还是向其导师欧文·H·王更(Owen H. Wangensteen,1899-1981)正式递交了试验申请。欧文力排众议批准了该试验计划,他在批准书答复道:亲爱的来里赫,放手去干,别的事情你不用操心。短短的一句话,寄托了欧文无尽的期待,在当时,若没有他的鼎力支持,这一项意义重大关乎心脏外科发展前途的试验绝不会进行的如此顺利。1981年1月欧文·H·王更去世后,医学界对其赞誉有加,评论者认为,明尼苏达大学能够在上世纪50年代对心外科的发展做出许多开创性的贡献,与其英明领导是分不开的。

1954年3月26日是心脏外科历史上最令人激动不已的日子。来里赫和他的三个年轻的同事,以患儿的父亲作为供体,用交叉循环的方法完成了历史上首例室间隔修补术,整个手术过程十分顺利,父子平安。看台上,一直为自己的爱徒捏了一把汗的欧文,第一个向来里赫表达了祝贺。

这一幕如果能够被搬上银幕,即使是最蹩脚的导演,也足以使影院里的多数人痛哭失声。当我知道心外科历史这一细节时,除了对来里赫的创见惊讶不已而外,作为供体的父亲尤其让我感动万分。试想在当时,这一试验在一片激烈的反对声中勉强得以实施,手术过程中将会发生什么,没有人可以预料的到。当这一对父子在麻醉前深情地对望一眼之后,他们是否有可能活着再见?大爱无言父爱如山,这位勇敢的父亲,在这样一个空前事件里,为这一箴言做出了最好的注解。

科学,毕竟是人的科学,历史,永远将是人的历史,这一段烟花般绚丽的科学史中,最为耀眼的也许恰恰就是人性不朽的光辉。

可是,我们是否高兴的太早了呢?别忘了,想当初吉本第一次在人工心肺机体外循环下的手术成功之后,就再没能重复这一结果,同样的悲剧会再次上演么?

clip_image036

clip_image038

箭头为血流方向

第五章、托起朝阳,霞光万丈

都说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好比初升的太阳,那么这些为拯救万千孩子性命而勇敢探索孜孜以求的科学家,无疑就是那修复希望托起朝阳的巨人。

1954年和1955年之间,几乎是孤军奋战的来里赫团队通过使用亲子之间的交叉循环,为存在复杂心脏畸形的45位儿童施行了直视下的心脏手术。所有这些这些复杂的病变都是靠以前既有的技术无法解决的。全部接受手术的45名严重受损的病人中,有28名复杂的心脏畸形得到了治愈,45个循环供体均得以存活,但还是有一例发生了心脏骤停,需要打开胸腔进行心脏按摩,这当然是一重大事故。到1986年,术后30年随访的结果为22名(49%)仍然活着,并过着有质量的生活。

这些显著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然比其非凡的手术技巧更令人吃惊,这使当初吉本暂时失利之后学术界盛行一时的“病态心脏”理论被彻底打破了,心外科开始走出低谷,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

来里赫所取得的巨大成功,将明尼苏达大学医院一下变成了世界心脏外科学的第一重镇,各地的参观学习者络绎不绝,后来这些参观者中又有人续写辉煌,这已是后话。但来里赫却并没有被一时的胜利所冲昏头脑,他清醒地认识到目前这种方法,供体的自我平衡机制,将自动纠正无数不知名的由于全身灌注引起的生理学紊乱,这对于供体的健康来说显然是存在潜在威胁的。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活体交叉循环技术并没有得到广泛开展。因此他预言到:交叉循环的临床经验——尤其是对供体的不良影响,使我们清楚它显然不可能一直作为体外循环技术,为了病人和尤其是供体的安全问题,必将会发展出一种超越这项技术的体外循环措施。

于是,包括他本人在内,许多研究者又重新开始重视人工体外循环的研究,在吉本研究的基础上,对心肺机做了进一步改进和完善。

不得不得承认,到目前为止,在已被应用到心外手术的技术中,交叉循环是最符合病人生理的技术。放弃一个在生理上近乎完美的技术,转而采用了一个至少目前看来比交叉循环在生理上尚有不足的技术,来里赫医生的这一作为在外科医学史上是令人叹服的,但又似乎是伦理学压力之下必然的选择,你不能总在每次做手术的时候,都让另一个健康的人冒着一定风险,而且一旦发生重大失败,真的可能是两条命都交代了。

来里赫的预言很快得到了证实,到1958年的时候,仅仅在吉本第一次体外循环下手术成功的5年之后,毕业于哈佛医学院的约翰·韦伯斯特·柯克林(John Webster Kirklin,1917-2004)即报道了在梅奥诊所成功地应用梅奥-吉本设备在体外循环进行的245例手术 。柯克林改进了吉本的心肺机,发展了安全可行可靠的体外循环措施,取代了交叉循环成为心内直视手术的首选方法。想当初吉本对同梅奥诊所的柯克林分享这一蓝图是非常犹豫的,因为他担心由于梅奥诊所强大的实力,会先于他完成第一例体外循环下的心脏手术。不过感谢上帝,吉本最终还是和盘托出了他的技术,而最后恰恰是梅奥诊所将这项技术的应用推向了极致,为纪念吉本的卓越贡献,他们将改进后的设备命名为“梅奥-吉本”。如果当时吉本由于一己之私而选择了保守,这项大业跌入谷底而无法一时中兴也未可知。这种胸怀,是那些只知道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江湖人士永远无法理解的。

低温在此时则已成为心脏手术的常规并行手段,用以减少单独应用体外循环对人体固有的损害——在血流减少的时间段内保护重要的脏器,如脑、心脏和脊髓。

自此,由于有了体外循环技术这一有力的武器,心外科医生可以从容地在无血的术野下,对心脏进行精细的矫正与修补,挑战更复杂的手术,从此成为可能。阴魂不散的比尔罗特魔咒此时才被彻底摆脱了,心外科一扫阴霾,飞速发展,手术适应证范围不断扩大。后来甚至出现过三个独立的研究者,分别在几乎相同的时期内发展了同一术式,由于无法确定究竟谁是第一个,学界只好把这一手术命名为Damus-Kaye-Stansel手术,排排坐吃果果,你们仨别啰嗦!而这一术式纠正的畸形又绝不简单——单心室,也即只有2个心房一个心室,这不跟两栖动物的蛤蟆一样么!由于这一手术太过复杂,本文就不再细说了。至今,心脏外科仍是极富挑战且集中了最多前沿技术的外科分支之一,这一朵最年轻的外科之花,在经历了无数凄风冷雨之后,终于可以在万丈的霞光之中,精彩绽放。

第六章、尾声

尽管心外科此后的发展仍不乏精彩的片段,可故事至此,似乎已可以告一段落,但这些拓荒者的事迹留给我们的思考却不应该就这么早结束。

在当时,来里赫所取得的巨大成功,使得来明尼苏达大学医院的参观学习者纷至沓来,这其中有一位来自南非开普敦的外科医生克里斯提安·巴纳德(Christiaan Barnard,1922–2002),他在1967年12月3日的石破天惊之举,再次续写了心脏外科的辉煌:人类历史上第一例同种异体心脏移植获得成功。这也绝不会是一个寻常的故事……另外,必须要说明的是,人工心肺体外循环这一技术,至今虽已相当成熟,但远非尽善尽美,更非绝对安全,并发症如中风,凝血功能障碍,对血液成份的破坏等,促使外科医生开始考虑使用体外循环之外的替代方案,这又将是另一番坚苦卓绝征程了。

我必须要说明的是,这段时期里对心外科的发展起过重要贡献的人,绝不仅仅是我在文中提到的几位,只不过为了方便叙事集中线索,不得不忍痛割爱了一些人物,甚至已经提到的这些大师,由于同样的原因,也未能将其全部贡献彻底展开。

以哈肯为例,此人除了在二战中连续为130个在战斗中负伤的士兵取出心脏弹片,尝试进行心脏闭式手术,为心外科的发展做出了必要的前期铺垫这一贡献而外,他还是世界上提出重症监护(intensive care)这一理念的第一人,并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重症监护室(intensive care unit,ICU),而今ICU早已遍地开花,成为衡量一所医院综合实力的重要指标。ICU的创建,极大提高了重症救护的质量,每年全世界因之而获得新生的病人难以数计。

我们不妨对这一时期的重要事件进行一下简单的梳理。1938年格罗斯成功地完成了对动脉导管未闭的结扎,为其赢得了巨大荣誉;但由于其忽略塔西格理论的价值所在,使得塔西格转而和布莱洛克联手于1944年确立了B-T分流术,是为心脏手术的破冰之举,而这一术式得以创立的重要因素之一,居然是由于布莱洛克没能成功地建立肺动脉高压的动物模型。在1940年代中期B-T分流术一枝独秀,许多人前来参观学习,比奇洛创新的激情在此被点燃,发展了低温的理念;而他在学术会议上的实验报告又启发了刘易斯,使后者得以在低温的手段下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心内直视的手术;从封闭手术到直视下从容细致的心脏外科时代,低温扮演着重要的桥梁角色;而且,中度低温的应用,心脏停跳的诱导,深低温下阻断循环也为体外循环的使用留下了宝贵的遗产。而在低温手段在心脏外科方面已取得优异的初步战果,很多外科医生驻足不前的情况下,吉本却在重重困难之下,历尽二十年辛苦,为心外科的发展,迈出了至为关键的一步——将人工心肺机带入了临床实践。

虽然,体外循环机的最终确立应用是由来里赫和柯克林等人完成的,虽然所有文中提到的人物都在这一历史进程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笔者仍然认为,若以功劳大小计,吉本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功臣。

吉本作为一个外科医生,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对理论思维的追求,他认为在现代要做一个杰出的外科学家,科学的头脑、扎实的理论基础、广泛的新知识,是比灵巧的双手更为重要的成功因素。对基础学科知识的广泛涉猎,使他高屋建瓴,能够敏锐地发现当代医学所面临的最关键的挑战。惟其如此,吉本才能在对个人而言漫长的、近20年的时间里愈挫愈奋,默默地承受着世人的误解、讽刺和打击,成就了这样一番开拓性的伟业。

他的悲剧性在于,由于时代的局限,他第一次手术的成功并没有很快得到认可,学术界也并没有将其宣布为一重要事件——其重要性是后来逐步呈现的。我们现在知道该成就作为外科及医学上的一大进展足以和麻醉及抗生素的出现相提并论。多年以后,当诺贝尔奖金委员会请 Clarence Dennis 与 Jonathan Rhoads两位教授提交医学奖金候选者名单时, 两人不约而同都提吉本为候选人。这一奖项对吉本来说真的应该是名至实归,但遗憾的是吉本已于1973 年2 月5 日逝世,委员会以授奖于死者未有先例为由,拒绝接纳。如此重大的医学领域上的成就竟与这么重要的“炸药奖”失之交臂,诚属一大憾事。但是我想,纵使吉本泉下有知,他也未必会为自己没能获得这个劳什子“炸药奖”而有太多遗憾,毕竟,由他开创的事业后继有人,这一技术终于走向成熟,大量的病人因此获救,这些,已足以让这位居功至伟的无冕之王含笑九泉了吧。

但是,这些遗憾也说明,心脏外科这种极具挑战性的探索,是不大可能由一到两个天才就可以完成的,也注定了其过程是不会一帆风顺的。吉本呕心沥血二十余年,中途因连续的挫败而易帜,使得来里赫和柯克林崭露头角,这也许恰如格罗斯错过了塔西格理论,而比奇洛止步于低温措施,这种看似机缘巧合的遗憾,背后却乎隐含着某种必然的历史逻辑——心外科的发展史注定了将是群星闪耀,不容尔等尊荣独享。

来里赫亦是笔者十分钦佩的人物,似乎除“天才”二字之外无以形容其卓越,他的成功与其说是由于其不懈的努力和幸运,倒不如说因为他那敏锐的直觉或者说是对事物本质的深刻洞察力,诚然这种洞察力常常得益于对前人思维方式的突破,但这绝对是一种似乎与生俱来的高级的创造性思维能力——那些头绪纷繁表面上看来无法解决的难题,其背后往往隐藏一个异常简单的解决方法。也许只有来里赫这样的天才,在能当时军心动摇一片悲观的严峻形势下,以“交叉循环”这一近乎疯狂的天才构想扭转乾坤,中兴残局。除了在前面提到的贡献而外,他还对心脏起搏器的更新起到了极关键的作用,并一手成就了赫赫有名的美敦力公司的创业传奇(关于心脏起搏器及美敦力公司的故事,我可能会在日后详细写)。

但即使天才如来里赫,当其回顾心内直视手术起源时,情绪上仍不免带有强烈的时代印记:

无数的失败,失望,挫折和障碍,天然的,人为的。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混合了坚持和固执的信念。

(There were innumerable failures, disappointments, frustrations, and obstacles-nature's as well as man's. The only solution was a mixture of persistence and stubbornness.)

全文完。

2010-8-9 5:00 第二稿完成

2010-8-10 2:30 再修改。

请点击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系列

作者声明:未经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PS:如有续集,纯属正常。目前完成的这部分文字,已被读库收稿,待该期出刊时,喜欢此文兼喜欢读库的读者可予收藏。

0
为您推荐

76 Responses to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7)—大结局”

  1. willowindy说道:

    沙发呀。敬佩!

  2. Mine说道:

    这个“上回”的link有问题吧?跳过了第六回...

  3. Mine说道:

    而且中间似乎跳过了一段,不连续啊...

  4. humi说道:

    前排!追了好久了……终于完了吧,这个系列很好看哪~

  5. 李清晨说道:

    晕……后台放错文章了!抱歉,马上改!

  6. 霍森布鲁斯说道:

    对读者和作者李医生说声抱歉。把稿子的投放顺序搞错了。在李医生的建议下,一次性把剩余的篇章都放出来了。唉,这么好的文章都放出来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7. 李清晨说道:

    本来是这次要放第四章,下周放第五章和第六章,正好凑齐个8……这下好,全出来了,之前我记得老有谁嫌短来着,这回长 :)

    • 粮食说道:

      嫌短人士跳出来说,李医生什么时候也整理个合集出本实体书吧,哦也。

      • 李清晨说道:

        只要出版社不怕赔,我就不怕写……这题材太小众了,只能吸引有阅读品位的读者,而这部分,显然人数很少,出版这类书,是要冒风险的。对于学医的人来说,这东西不会教人家怎么做手术,就是抄论文可能都抄不到有用的东西,而对于无医学背景的读者来说,读起来稍嫌费劲(尽管我努力做到通俗易懂了),八面靠不上,你说出书卖给谁吧?

        • moonsun说道:

          其实有很多人都喜欢看 夹有历史典故的科普的 呵呵我们那边的设计师大多都喜欢看这个 我个人尤其喜欢看数学史

          • 李清晨说道:

            哈,假如写这么一本书就是关于心脏外科医学史的,15万字,你觉得你愿意花多少钱买它?

          • moonsun说道:

            15万字 你还是杀了我吧 我那做普通外科主任的朋友 书架上有本讲手术器具发展的书[也是科普类型]也才5万字左右吧 我觉得200块我能接受

            如果你真想出版这样的书 我觉得你需要分卷写。 一次性叫我拿600左右买一本15万字的科普书 我肯定接受不了。而我已经算收入过得去的人了。

        • kfez说道:

          挂在科普里面卖嘛~~。挖祖坟都等大雅之堂了。你看看现在的央屎,还点名叫走进科学呢,实则走进了科学的粪池。

  8. 木耳说道:

    撒花~~~~~终于到完结篇啦。
    李医生真不容易~~~~虽然我看着看着就头晕,嘿嘿……

  9. moonsun说道:

    请求许可转载到http://bbs.blueidea.com/

    我常常转载科学松鼠会的文章到此论坛水区。
    并且都标注文章作者以及原文链接以及“科学松鼠会”标签。

    BI论坛是国内一个比较大的设计师和前端技术论坛。
    希望获得转载许可。

  10. 单翼羽说道:

    终于看完这个系列了,最后的很感动……

  11. moonsun说道:

    恩那等看刊载后再来申请吧

  12. sheldon说道:

    赞李医生,忍痛割爱了哈哈

    • 李清晨说道:

      不算痛吧,这么长说实话没砸手里就不错了。八爪鱼那个细菌之城写的多牛逼啊,现在还在那晾着呢……所以,我卖出去一分钱,我就比他赚了,哈。

      • 八爪鱼说道:

        啥时候卖给你。。。。。。

        • 李清晨说道:

          靠!全世界都知道《细菌之城》是你八爪鱼的代表作,我买过来,再署我的名字卖给媒体?然后,你再揭露我抄袭,然后……你怕不怕锤子?

  13. 孤竹牧狼人说道:

    赞大结局~
    很牛的外科科学发展史~
    其实~
    我最早想到的很无厘头,是小说《莫罗博士的岛》哈哈

  14. tao123说道:

    对推进心外科发展的人致意无限敬佩

  15. Metaverse说道:

    一命拖一命……这种手术真是叹为观止。。。

  16. 八爪鱼说道:

    李大夫啥时候写一个白虎汤的演化史啊?“中医汤剂之花的艰难绽放”,哈哈哈

  17. 八爪鱼说道:

    医学史的文章能很具体的反映人类对抗疾病的过程和方式。李大夫要多写此类文章。因为阅读和理解这些医药发展的历史,有助于用科学的方式引导日常的生活。这也是科普文章的初衷。

  18. imaginer说道:

    有激情,有曲折,有遗憾,有坚持,单论情节就堪比好莱坞大片。再加上真实性和科学性,这是比小说更精彩的科普文。

    • 李清晨说道:

      谬赞了,让我惭愧。坦率地说,是这段历史本身吸引人,我还无法把我能感受到的震撼完完全全地呈现给读者,这一方面是由于涉及一些具体学术方面的细节造成的阅读壁垒,另一方面也是我叙事能力实在有限,有时表达不足,有时又过于罗嗦,毕竟不是专业搞文字工作的。

  19. szanc说道:

    原来还有活人供体这么大风险的故事在里面,现代医学的发展真是令人乍舌。

  20. ANTZ说道:

    居然微微感动了

  21. 春末夏初说道:

    我是一个学化学的, 完全看懂并且非常感动,建议出书,书不用太厚,可读性强就行,作用有二:给青少年看,让他们了解科学发展史,并产生兴趣,给其他领域的研究者看,鼓励他们在科研工作中坚持下去,我觉得松鼠会应该有自己的出版社,即出杂志也出书
    There were innumerable failures, disappointments, frustrations, and obstacles-nature’s as well as man’s. The only solution was a mixture of persistence and stubbornness. 然也

  22. 游识猷说道:

    人工心肺体外循环这一技术,至今虽已相当成熟,但远非尽善尽美,更非绝对安全,并发症如中风,凝血功能障碍,对血液成份的破坏等,促使外科医生开始考虑使用体外循环之外的替代方案,这又将是另一番坚苦卓绝征程了。————我记得好像看过,说大致有如下风险:机器可能会把微小的气泡带入血液;一些红细胞可能会破碎,释放出的内含物有毒性;白细胞等在体外的环境中也可能产生过度免疫反应。

  23. big_ken说道:

    对于父亲竟然冒着危险做交叉循环的供体真的非常感动。

  24. 无名说道:

    柯克林的心肺机究竟相对于吉本的做了什么关键性的改进,解决了哪些问题呢?

  25. lowermars说道:

    现代医学发展史上有这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这么多天才的这么多呕心沥血的人们,又岂是中医的神医们所比得了的,此文应该给中医粉们人手一份,以增长中医粉的科学文化知识,别让他们整天神神叨叨的。

  26. 失忆的妖说道:

    好吧。长的我都快哭死了。。。但是我居然全都看完了。。。作者大人辛苦了~

  27. 七零八落后说道:

    李医生的这个系列写的真好!能够通过那么通俗的文字让我们有机会和心脏外科如此的接近,真的要非常感谢作者!作为一个普通人第一次接触心外知识还是从两年前在央视看到的引进日本电视剧《医龙》开始的,非常喜欢剧中的主刀医生朝田,从此也知道了一个外科手术的成功和团队合作是绝对密不可分的!还有麻醉师原来那么的重要!日本娱乐业把这么尖端的医学题材和偶像剧结合的非常成功,让每一个普通民众能够通过偶像剧的形式去体验可能终身都不会接触到的顶尖科技,从而获得剧中角色从未有过的医患体验。推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很不错。据说最近要出第三季了。这里想问问李医生:左心室减容手术在心外中的地位怎么样?您是否有一定的研究呢?顺便说一句我不哈日,但从以上可以看出1、央视并不只是会CCTV;2、日本人的科普居然很娱乐。干笑。。呵呵。。。。

    • 李清晨说道:

      关于电视剧,我推荐你看一下韩国拍的《崭新的心》英文名new heart,讲的就是韩国心脏外科医生的故事,主人公的原型是三星医院的李英卓;关于学术研究,我可以告诉你,我还是个小兵,将来,可能是个老去的小兵。

      • 七零八落后说道:

        看来韩剧也不全是泡沫啊,呵呵。其实像这样的题材,国内的影视创作者完全可以放开搞,不要搞不出什么现代剧怪自己在夹缝里行走,很拧巴。大虾都相当谦虚啊,凭您的治学态度就不会平淡老去,也许您明天就是某个原型,被某导演搬上银屏亦未可知呢?

    • 李清晨说道:

      多说一句,日本的心脏外科很强,有的术式就是以日本学者的名字命名的,韩国稍逊于日本,不过……也在中国之上。

      • 七零八落后说道:

        按道理来讲,中国人口众多,各种患者肯定也很多,我们的政府又善于集中优势资源办大事,中国的心脏外科应该更强才对。

        • 李清晨说道:

          可能比日韩落后还好接受点,我要告诉你我们的心外比阿根廷也落后不少,你就得意外了吧。
          我们输给阿根廷的,不只是足球。
          关于阿根廷这个心脏外科大师的故事,稍后放出。

          • 七零八落后说道:

            夫复何言?期待ing。。。。

          • blind说道:

            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出过5个诺贝尔奖(北大清华情何以堪),四个出自布大医学院,两个医学奖一个生理学奖一个化学奖。阿根廷医疗水平很高,并且实行真正的公立医院全免费治疗(救护车送到任何医院急救也全免费)。我一个朋友来探亲,玩高尔夫受了伤。因为护照放在使馆办延期手续,所以被当作“非法移民”在公立医院享受了全程的免费治疗。尽管近年来经济危机对他们的社会福利体系打击很大,但是还是很NB。

          • blind说道:

            还有一个有关阿根廷外科(可能就是心外)有关的故事:04年有华人在饭店被雇用杀手隔着一饭桌枪击,当胸连中6枪居然幸免一死,就是因为送到医院去,这个医院正在举行阿根廷全国外科大会,最NB的外科大夫正在那里汇聚一堂……

  28. 稻草人说道:

    赞!中国需要这样的科普作品。期待出书!

  29. 说道:

    我钦佩李大哥的学识以及谦虚的态度,作为一个普通学生,不懂医学,但是可以看懂你写的东西,心中不能平静。

  30. 幻风说道:

    something new just happened... http://www.bbc.co.uk/news/health-11389464

    • 李清晨说道:

      呵呵,看来你没看全啊,你给的链接我看了,有关的故事在这个系列里已经讲过了,不过是低温医学的延续发展而已。

  31. asion说道:

    作为一个医学的门外汉看的激动不已。
    难得的好文章。

    真是期待有朝一日这样的历史中出现国人的名字。。。
    只是如今国人依然挺忙的。

  32. Testimo说道:

    虽然只是个高中文科生,还是看完了。当初不该被校长诱去读文科的……谢谢李医生的文章,我想以后会往外科方面努力的……不知道大学收不收我……

  33. 硬硬说道:

    终于完了. 洒家从牛博一路跟来. 最近被结石折腾的蛋疼,想咨询下如何蛋定?谢谢

    • 李清晨说道:

      话说天机不可泄漏,怎么好像您知道我最近写了一篇关于“蛋疼“的文章,而且也提到了结石……这事松鼠会之外的人并不知道,莫非阁下是《独唱团》的人?

  34. 岑志栋说道:

    写得很好啊~~是能让许多人看了就热血沸腾的

  35. 蓓蓓樱子说道:

    其实——
    这个松鼠会顶有意思!

  36. 先心儿童家长说道:

    作为一名先心儿童家长,拜读了您的大作,很感动,对心外也有了更深的认识,谢谢!~

  37. 海人说道:

    李医生写得很好,我是一个大三的医学生,看了你的文章后深感热血沸腾,也未自己的前途迷茫起来,深感自己学到的太少,现在要努力了,不要读死书...

    • 李清晨说道:

      感谢你对拙文的关注,不过,没必要为此迷茫吧,这些伟人的存在推动了医学的进步,就是为了让包括你我在内的后人活的更幸福,为自己的目标和理想努力就可以了,不管你是想成为拙文中的那些卓越的人物还是想做一个本地有名的大夫,或者只想当一个合格的普通的医生,甚至离开医疗行业找到更适合自己的发展空间,我觉得这都不错。
      如果说这些故事能对我们有所激励,我觉得绝不是让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成为那种推动历史进步的人,毕竟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属芸芸众生,我们有自己的轨迹,创新固然重要,但对于医学来说,更需要大量能够墨守成规的人,可惜啊,今日的某些国家的某些医生,连基本起码的规矩都不守的。

  38. yuuya说道:

    十几年前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对医学很感兴趣,那时候还真想过以患儿家长来代替体外循环机……
    后来学了医- -反而不想了……

  39. 秋千上的向日葵说道:

    我是一名心脏介入医疗器械的研发工程师 现在的项目是封堵器 主要就是针对房缺室缺还有动脉导管未闭
    近来想多了解一些关于心脏方面的医学知识 有幸在这里看到李医生的大作 确实看的人心潮澎湃啊 原来心外科发展如此艰难 而今年新兴起的心内科和介入手术无疑为治疗先心病提供了一种创伤更小的方式
    不知李医生是否有意再作佳作介绍

    • 李清晨说道:

      工程师了不起,后续的故事我会写到几个很牛的工程师,介入的故事也会写,那个创始人大叔的故事也很传奇的,我只留下某篇文章中的一句话给大家看看:

      介入心脏病学之父Andreas Gruentzig(作者:周白瑜)
      焰火璀璨而明亮,燃烧自己,点亮夜空。Andreas Gruentzig就是一个如焰火般的传奇。------Virginia Woolf

  40. 猫懒说道:

    又看了一遍,非常喜欢这个系列。

  41. 薛岩松ZJU千雨说道:

    “要做一个杰出的外科学家,科学的头脑、扎实的理论基础、广泛的新知识,是比灵巧的双手更为重要的成功因素。对基础学科知识的广泛涉猎,使他高屋建瓴,能够敏锐地发现当代医学所面临的最关键的挑战。” 很同意这段话,不过我感觉,国内的医学教育对基础的重视还远远不够。这可能也是一些医生竟然相信中医的原因

  42. 李清晨说道:

    这部分文稿已经全文在《读库1102》刊出,定价30元,网上大概20元以下能买到,卓越卖18,别处我没看。
    回国两个多月了,在韩国完成的十多万字的书稿终于开始整理了,只是乱事如毛,我还不知道我能在多长时间内拿出令自己满意的最终版本,感谢所有关注这个系列的网友,这本书绝不会成为畅销书,它注定只属于少数有阅读品味的人。

  43. Fan说道:

    逼人正在明尼苏达的美敦力公司工作 :)
    幸甚至哉!

    • 李清晨说道:

      牛逼!
      关于美敦力的故事,我以后会详细写,保证比你们公司主页上那故事好看,哈。

    • laosun说道:

      俺学生物的,给美敦力投简历了。

  44. colett说道:

    李清晨前辈,我是心外科小硕一枚,很佩服您关于心外科历史的渊博,很想知道您的这些资料都来源于哪里?还有很期待您的下一篇文章,谢谢

  45. 萧萧林下说道:

    看的人心情激动的!

  46. 凤凰木说道:

    读完外科之花系列,感动且有趣。
    忍不住提出些小问题:
    1.(6)中最后一段:“这些失败使,已经蔓延的对直视手术修补复杂心脏疾病的悲观情绪雪上加霜,”——逗号应去;
    2.(7)最后一句来里赫的句子,试译如下:
    面对无数的失败、失望、挫折和障碍,无论是天意还是人为,唯一的解决之道是坚定不移并且持之以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