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告 >> 文章

文/曹卡帕

姬十三有多重身份,他是北京博闻网的科学编辑,又是目前最火的一个民间科学组织“松鼠会”的创始人,他还是数家报刊杂志科学专栏的撰稿者,不过这些 所有的身份都导向一个关键词:科学。当这个毕业于复旦大学神经生物学的博士被问道如果没有选择这条在他的同门兄弟眼里称的上“另类”的道路的话,现在会在 哪呢?他笑着说自己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性是在美国某所大学的实验室里老老实实的攻读他的博士后。“做科学研究你得把很多心血专注在一件很小的事情上,而它 的乐趣仅仅在于你会对它有那么一点新的发现。”而一个科学作者在有些时候则恰恰相反,像一个逆向的锥体,它发射出来的能量也许能给许多人带来帮助,姬十三 觉得自己未必可以成为那些稀罕的发现者,于是他想他为什么不可以从这种重复实验中摆脱出来,做一个有着良好科学知识背景并且乐于传播给大家的人。

最早还是在四年前上学的时候,他的第一篇文章被发表在《牛顿科学世界》上,那是一篇由论文改成的有关神经生物学的小文章,文风幽默俏皮,这几乎也成 了他以后的写作风格,因为这个机缘,他顺利踏进了科学媒体的圈子,渐渐能够在多家刊物上找的到他的影子。也许是因为这份如鱼得水,又也许是他本身对于科学 传播的愿望,使得姬十三在博士毕业后,并没有顺理成章地象他的同学们一样成了一位科学研究者,而是先是做了几个月的自由撰稿人,随即又北上北京,找了一份 网站编辑的工作。

在博闻网,他主要负责原创内容,和其他编辑一样,策划选题,约稿,区别只在于是在科学范畴里,他还给《新发现》、《时尚健康》、《外滩画报》写专 栏,有时候谈科学热点话题,有时候谈有关身体健康的科学,不过无论是写哪个专栏,都似乎烙着姬十三的标签,一种有别于以前我们看过的晦涩而寡淡的科学文 章,显得那么有意思。

姬十三不太喜欢“科普”这种说法,因为“科学普及”听上去太高高在上,也好象这些知识是不可或缺的一样,而他觉得他所做的不过是为了让大家发觉到“科学之美”而已。

j13

新城视:从小就对科学感兴趣吗?
姬十三:其实并非是这样,小时侯我更多对文科感兴趣,也不偏科,当时喜欢哲学,其实哲学和科学在我看来还是很相同的,本质都是想要去寻找世界的一个真实答 案。高中以后会发觉,其实哲学并不能给予一个真正的答案,于是我会去考虑自己究竟该选择什么东西去实现自己的追求,当时觉得相比文科,理科更实在,其中可 能还蕴含着找到世界秘密的方法。我觉得每个人的选择方式不同,文科从社会学、哲学、经济学中去寻找,理科从物理学、生物学中去寻找,但都是殊途同归的,只 是因为机缘凑巧,才正好选择了这条道路。

新城视:有印象特别深刻的科普著作吗?
姬十三:我大学以后才接触到比较多的科普著作,这些东西可能是比教科书更能影响一个人的。我印象很深的是,我大二看的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这 本书是非常经典的,当时我记得我生病在打吊瓶,下午在医院里看书,看完就觉得完全被震撼了,几乎可以说改变了当时我幼小的世界观,因为这本书是从基因的角 度来看待世界,以基因为视角来分析整个生命的构成,来还原一个世界,那时侯想原来科普著作还能写的这样有趣。

新城视:理查德·道金斯本身就是一个科学家。
姬十三:是的,在国外,他们的科学家会很自发的,或者说觉得自己有使命来向大众传播科学,所以象包括几位世界顶尖的科普作家比如卡尔·萨根,理查德·道金 斯,他们本身就是非常好的科学家,本身又有很好的其他学科的素养,他们确实可以写出非常打动人的作品,那么他们是可以居高临下地向大众传播一些东西的。当 然除了这些顶尖的科学家以外,还有其他的梯队,所以在国外会有许多科学家在利用业余时间从事科学知识的传播,这在国内是非常少见的,或者说现在在从事科学 传播的科学家可能并没有能够尽到他们的职能,所以在中国实际上在这方面是处在一种半空白状态。

新城视:大多数人会觉得不懂科学也能活的很好。
姬十三:这种想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没错的,但首先科学肯定是和人是息息相关的,因为你周围的东西都是科学的产物,但对普通人来说,他只需要享受这个结果 就行了。比方说我们看电影,但你未必需要了解电影工业背后的东西,而欣赏音乐也未必需要懂得乐器,但是如果你能够了解这些东西,那么你就能够更好地领略它 的美妙。那么科学传播就是帮助大家领略科学中美好的东西,因为科学本身是非常有意思的,通过我们的写作来让大家感受到这种科学之美。并非完全是处于实用的 目的,当然不能排除我们写作的实用性,比如遇到三聚氰胺,遇到橘子事件,那么肯定会有一些帮助作用,但这些东西并不是必须的。

科学也可以写的很好看

姬十三的科学写作观是鲜活的,与我们大脑里冷冰冰的叫人难以亲近的科学印象截然相反。在他的话语里,无时无刻不能感受到这样一个讯息:科学也是可以 写的很好看的,而“科学松鼠会”可以说就是这种理论的实践者。这个去年四月份诞生的民间科学组织有信心撬开这枚高高在上又语义晦涩的科学坚果。
其实“科学松鼠会”原本只是一个内部的交流平台,也许是因为北京自由而活跃的空气,姬十三在这里遇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去年四月这个内部的平台终于 变成了一个集体博客。姬十三称这是一个转机,起初只是想发点自己的声音,争取一些自我话语权,但渐渐就象滚雪球一样,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这个博客每天都 会有两到三篇的更新,内容更是十分的“好玩”,比如“母鸡和母鸭长得差不多大?下蛋的数量也差不多,为什么鸭蛋就比鸡蛋大捏?”松鼠会成员会从生物学,动 物心理学等角度来阐释这个问题,其实只要稍微浏览一下“科学松鼠会”的博客文章,就会发现这些科学文章活泼亲切,没有拮掘嗷牙文字,也就似乎不那么枯燥难 懂了。
这些文章将会在12月份变成一本书,书名叫《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取自这本书里一篇讨论通感的同名文章。
“你会发觉我们这本书不会有传统科普的影子,不论从名字也好,请的序作者也好,包括设计,开本,我们都会尽量做的通俗,活泼。”姬十三补充道。
但他仍旧不否认这本书是有门槛的,“任何东西都会有门槛,比如说我们看一篇影评,如果你不了解他的电影背景仍旧会看不懂,但你不会去说,‘这个影评我看不 懂’,因为大家默认了电影是一种娱乐,那我觉得没关系,我们希望做到的是当你对科学有兴趣了,那你可以迅速通过这本书来入门,而这本书本身不可能真的非常 浅显。”姬十三觉得科学评论也要做到的是,可以像音乐,可以像电影一样,成为大家茶余饭后谈论的一种娱乐,而不仅仅是作为一种实用的知识。

新城视:听说松鼠会入会很难。
姬十三:是的,我们的成员是严格审核的。现在国内有一定科学素养的博士以上的教授他很少来做科学传播,那之前活跃在科普媒体的人,他的科普背景并不一定 好,而松鼠会的成员都有比较好的科学背景,如果从学历上来考量的话,成员大多是博士生。一般称为我们的会员的话要回答三个问题,要写一篇文章,这样既可以 保证成员的科学素养,写文章又可以看出这个人是不是有较好的文字功底,因为科学写作它首先是一种写作,其次才是在科学意义上的写作,那么他的文字应该要能 打动人,即便不是打动人那至少得要层次清晰,结构明朗,把想要表达的道理传达出去。除了会员以外,我们还有许多志愿者,主要帮助我们做社团建设的事情,例 如更新我们三个镜像博客等等。

新城视:现在“松鼠会”博客上的文章怎么去挑选?
姬十三:大部分情况都是作者自己写的,编辑会审核,如果遇到一些突发性事件的时候会鼓励大家朝这个方向多写点,比如地震时期,奥运,甚至包括这次的橘子事 件。地震的时候非常让人感动,在短短20天之内就写了将近40篇的关于地震的文章,像是地震到底能不能预报啊,地震救援的科普知识,这些知识大众还是比较 贫乏的,可以对大家的恐慌心理有些帮助。而奥运的话就是奥运科技,比如奥运场馆的高科技,直升机的技术,还有高科技泳衣,跑鞋的分析等等,我们当时还转载 了“科学之光”的主编赵致真的一个奥运系列文章,比较受欢迎。我们还有一个“小红猪”项目,会译介国外科学刊物的作品,其实也是作为范文让大家明白科学写 作怎么可以写的既有知识性,又可以很好看。
松鼠会刚成立的时候,人很少,文章质量远远没有现在好。

新城视:像“科学松鼠会”这样的民间科学组织现在多不多?
姬十三:不多,原来有个“三思科学”,他们做一本电子的科普杂志,是公认的最好的中文世界里的科学网站,但可惜最后没有维持下去,两年前停止了。这也是民 间公益组织现在遭遇的普遍的困境,大家原本是凭着热情聚集起来的,怎么把这些热情转化为内在驱动力。另外有个“格致”也是办了三年多了,前几天发起人说办 不下去了,大家都发贴子挽留他,因为这样的组织是倒一个少一个了。

新城视:那“松鼠会”会怎么去规避这些问题?
姬十三:在这些问题上,松鼠会自诩是做的最好的,组织上也考虑的比较周细。有很多人关注我们,有一天《读库》的老六对我说,“松鼠会应该是百年协会,你应 该按照百年协会去做事情而不应该计较一时的得失。”我很受益。我们现在有一些激励机制,比如说对新人的培养,帮助作者发表文章,因为我们会有比较好的媒体 渠道,可以给他们创造更多的机会,争取更多的权益。在帮助新人和作者方面“松鼠会”是不遗余力的。
我们最近搞了一个“小姬看片会”。在北京找了一个咖啡馆,放了一部关于宇宙的纪录片《宇宙之旅》,我们找了一个学宇宙学的人来全权讲解这部片子,和读者互动讨论,结果还招到了四个志愿者。我一直在想着各种法子来增加团队归属感,不论是心理上还是实际受益上。

新城视电子杂志专题报道

0
为您推荐

27 Responses to “姬十三:脚踏实地的科学传播者”

  1. pitaka说道:

    这次竟然轮到BOSS了

  2. pitaka说道:

    松鼠会应该是百年协会,你应 该按照百年协会去做事情而不应该计较一时的得失。

    这句话真的挺好的。

  3. 曾经激昂说道:

    不要只看悲观的一面嘛。
    比如三思确实停办了,但她存在期间得成就绝不能忽视啊,她引导了这么多人喜欢上了自然科学(我就是其中一个),这就是成功啊。松树会一定能走得更远。

  4. 达文西说道:

    大BOSS献身,厄,现身……

  5. cobblest说道:

    厄这是在干啥呢?戴大红花拉?

  6. joiho说道:

    型不错,都是瘦肉呀
    三思没了呀!!!

  7. 大成若缺说道:

    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姬十三的真人秀了,我可是跟着从三思跑到松鼠会来的。不过看来我是没有资格做松鼠了,各方面的要求,学历、专业、写作能力都达不到.....

  8. siyuetian说道:

    提个意见,其实松鼠会首页设计非常乱,没有体现科学的简洁明了,很多规则或者团体,我来回找好几趟都找不到。
    希望重新排版。
    另外一些最新留言就不要上首页了,这又不是个人博客。

  9. 小姬说道:

    照片是我拍的!!!

  10. 段玉说道:

    拉一个同事入伙松鼠会——不入。

    给伊看了十三的照片——我考虑一下。

    综上:十三身体力行了“科普”的宗旨:内外兼……

  11. Kenbo说道:

    跟我导师(银发婆婆)推荐松鼠会——你又在搞什么地下组织
    昨晚给她老人家看了十三叔的照片——小伙子蛮有学识的样子

    于是乎,看了一些文章……对我说:帮我打出来吧,网上看有点累……

  12. anakin说道:

    松鼠准备粮食过冬了。。。

  13. 阿符说道:

    小鸡看片会还会有么??
    上次我就没去成

  14. icolor说道:

    很好,我和13的背景还真是蛮想象的。不过我可能还是会打算出国博士后去,锤炼一把,看看能不能找到真正特别愿意投入的研究工作,同时也能进行一些写作。这方面我很景仰饶毅教授。一年级他给我们上的课给我影响太大了。

  15. Src说道:

    好帅啊

  16. 晴晴说道:

    从新发现上看到你的名字,觉得很别致很武侠,到现在,看到更真实更生动的一个人,觉得生活真是有有趣。可惜在上海,不在北京,不然真想参加看片会。希望以后上海这边也可以慢慢出现松鼠们的据点

  17. 很萌很萌的能猫鲸饲养员拇姬说道:

    呸,你才和母鸭差不多大呢!

  18. 张津榜说道:

    姬先生好!
    怎样入会(程序)?什么条件?有没有会的章程?做成链接是最好了,让人又方便又觉得有科学的味道,就会更有吸引力!
    如果有可否麻烦发过一份,学习一下,能入更好,不能入努力也有个方向。
    谢谢!

    • 姬十三说道:

      你好,请参考“关于松鼠会”(https://songshuhui.net/about)中的“如何加入科学松鼠会”一节。谢谢关注。

  19. r说道:

    民间科学组织“松鼠会” 。。。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民科”这个词-不是我的本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