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A. 小老鼠(mouse),登记在册的名字是“小鼠”;生物学家惯写拉丁名Mus,源于梵语Mush。印度人小气,一点“小偷小摸”都要记下好几千年,Mush莫名其妙的拼写背后是“To steal”的意思。后来,小鼠翻越喀喇昆仑山脉,穿过新月沃土,不远万里向西进军,最后坐船来到美国和澳大利亚。至今已细细分成1500个种,是地球上仅次于人类和大鼠,适应环境第三成功的哺乳动物。

B. Mouse”又和“Muscle”同源,许多语言中至今用“小鼠”为“肌肉”做比,实验室希腊人常指着肉乎乎的桔子嘲笑:“你的胳膊上没有小鼠。”

C. 外貌亲切可人,其中帅到爱德华诺顿级别的一只直接晋级为《猫和老鼠》中的Gerry,而大鼠在该片中只沦为强盗之流。晕头晕脑的罗马人喜欢搞混大鼠和小鼠,把二者一股脑叫Mus,加Maximus后缀变雄伟大鼠,加Minimus变侏儒小鼠。

D. 从学会囤积私粮开始,人类便开始了同老鼠欲罢不能的纠缠岁月。埃及人将猫咪形象供上神龛,原因是它们在控制鼠口数量方面的功效。小鼠不仅从人类身上揩油,还带着寄生虫走南闯北。小鼠胃口很好,肉、谷子、水果、别的死老鼠、自己的尾巴、自己的便便……活着最要难得糊涂。

E. 十六世纪在亚洲开始宠物生涯,十八世纪走进实验室,自此开始被人折腾的历史。阿尔茨海默氏症的,六指的,五条腿的,长肿瘤的,要胎死腹中的,没有一双小眼睛可以被用来睁开的……来世上走一遭,只为被人类强加得一场病,还要同所有生物一样珍惜这一场厄运。实验室多用小白鼠,因为白色为隐性基因,只有纯种才显白色,去外边乱搞生下的野种就不白了,这结果就像小龙女守宫砂一样明显和可靠。

F. 喜欢群居,喜欢脏乱——在实验室好心给鼠窝打扫卫生,结果导致小鼠停止夫妻生活,静坐抗议。

G. 红绿色盲。

H. 历史进行到辉煌的1982年:第一只转基因小鼠和桔子诞生了!

I. 继人类之后,小鼠全基因组测序完成于2002年。那被测的一族名叫“黑六”(Black 6),名字结构好像张三和王二麻子。30000个基因,比人不少。85%的基因也和人很像。比人多的净是些做爱、闻味道、抗病菌基因,可能是建立丐帮所必需。世上实验室共两千五百万只小鼠,要是分给北京人,每人能分一只半还不止。

J. 小鼠一个半月大开始生小小鼠。大四时北大生物楼楼道中一只雌小鼠,二十天怀胎,生下红红软软十颗小肉,都只一克那么沉,皮薄得透明,似一捅就破,能看到身上网一样的血管。肿泡眼闭得紧紧的,一门心思把头扎在其它小红肉们之间,争妈妈肚上奶头。有的弱弱小肉,挤来挤去只在原处刨地,只好等别人挤够了才蹭上几口——于是强的更强,弱的只更弱小。我愿鼠妈妈奶水能多点,天天拿蛋黄喂妈妈。结果她每次看到蛋黄就没有涵养把嘬在身上的小红肉一抖搂,直冲蛋黄,顽强小肉便被活活拖出好远。

K. 后来我在自己的花粉实验室里单独培养一只小白鼠,才发现《猫和老鼠》误导非科学青年——小鼠喜欢甜食不喜欢油腻,要是摆一块方cheese和一块方糖,它绝对选择后者。实验如此进行,一星期后老师指着我的小宝贝笑翻,说它胆固醇超标。我于是开始让它加紧锻炼,比如通过蹦高才能吃到东西,或者悬空拎尾巴让它咬我的手。书上说,野外小鼠命运多舛,只能活五个月,最终多数死于对敌斗争:蛇、鹰、猫、狗……实验室小鼠则能在人的悉心照料下活上两年。我至今也不明白,我的小鼠却为何在几个月后的某天清晨用冰冷的小尸体迎接我。也许最终,它还是死于营养过剩血脂高吧(顺便说一句,如果有人也想养小鼠,松树木屑不要铺在窝里,因为小鼠乱咬东西,松油会让它们中毒。)

L. 来到美国。这里许多不拆的老房子,厚墙之间有夹缝,缝里老鼠打地道战,别有洞天。老板深受其扰,抱怨之,得知实验室希腊人同病相怜,忙问:“快说你怎么处理的?”

希腊人泰然若定:“我尖叫,然后给桔子打电话。”

老板:“……”

其实那天我抱了猫咪只想过去收尸,却见一只小鼠拖着巨大的鼠夹满屋上窜下跳。猫咪饿的时候连虫子都帮我捉,可吃饱了却无视小鼠,并不屑地瞪着我。我只好亲自扑倒小鼠并施以“Pencil of death”,学名颈椎脱臼法(cervical dislocation),是白纸黑字的公认最人道的处死方法(该法只有心狠手辣的生物科班之人才能施行)。

 

动作要领(请心慈手软者越过)

--------------------------------------------------------------------------------------------------------

温柔抚摸小鼠,铅笔抵住脖颈并趁其不备猛尾巴,听到“叭”的一响,天堂里又多了一只小鼠……

0
为您推荐

53 Responses to “对人类不离不弃的小动物——实验室模式生物之一”

  1. palto说道:

    ....
    很强大

  2. 姬十三说道:

    我刚去实验室的时候,师姐在处死20多张300多克的大鼠。

    只见她,拎起尾巴,往墙上猛力一甩!啪……啪……啪,就这么默默地杀死了好多笼。

    我幼小的心彻底被雷到了。

    • BOBO说道:

      你师姐够残忍啊!我的处理方法是深度麻醉,往腹腔多注射一些水合氯醛就OK了。这多自然啊,就像安乐死一样的。

      13的心够幼齿啊!

  3. 呃这么大动静还默默地么……你也知道我们实验室做花粉的。当初杀小鼠只是为了取一点点肝脏线粒体做一次实验,后来小鼠不行换大鼠,我那崇尚“暴力出奇迹”的师傅都抻不死,于是只好用毒瓶。眼睁睁看着眼睛就变了颜色,身体僵硬,死得很难看。

  4. yunwuxin说道:

    啊,原来十三是如此。。。充满爱心?

    俺得招供,俺不是科班出身,不过作那个“颈椎脱臼法”相当标准。按当时说:这个比杀鸡容易多了,被同学们侧目而视。

  5. piziq说道:

    残忍。为人类发展做出贡献的老鼠们致敬。

  6. 田不野说道:

    我也养过老鼠,实验室仓库里拣的野生鼠,发现的时候跟文章里的那张鼠崽子图里的差不多大,用超市太子奶喂大的,当长到一个多礼拜的时候,已经充分显示了他们的窜动能力,在实验室一堆大妈的威迫下,我把它们放生了。

  7. 阿尔法说道:

    都是黑寡妇型杀手,哈哈,写的不错,能读懂

  8. lhmxm说道:

    俺也用“颈椎脱臼法”杀了n只老鼠

  9. Vane说道:

    脱颈处死,偶们老师示范时都是直接用手掐着小鼠脖子,然后拉尾巴。

  10. gerry说道:

    强烈要求正名,《猫和老鼠》是 Tom And Jerry ~

  11. CHEN说道:

    ...正奇怪呢 那只老鼠怎么改名字了

  12. MadCat说道:

    这标题……也太虚伪了吧?
    明明是我们把人家从出生就关在笼子里做实验,还说是他们对我们不离不弃?敢情动物觉悟高,为了人类健康主动要求开膛破肚断颈挖眼……

  13. riset说道:

    过一阵就要给老鼠取血了,用的是眼眶取血法,把老鼠的眼睛挤出来,用眼科镊迅速摘除眼球,然后让老鼠流血致死,上帝,我不是诚心的,组里就我一个男的,就让我来干这些个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原谅我吧。

  14. 青方说道:

    感觉在糖和油之间选择,老鼠更喜欢油,而且对吃油上瘾,研究肥胖的人告诉我的。

    • 呃……难道也像人一样有不同口味的?刚刚查到这个还真有人做:
      “Mice respond to the smell, texture and taste of food. Cheese is something that would not be available to them in their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so not something they would respond to."
      这个倒是有道理,比如我在美国即使呆了四年,还是喜欢中餐多一点……

  15. helenwu说道:

    前两天第一次目睹大鼠眼眶取血+静脉放血,残忍...

  16. Noodles说道:

    我很佩服橘子的胆量 但是如果是一只坐起来有二十多厘米高的老鼠有什么方面可以让它毙命 在回答之前请想象它津津有味的吃老鼠药的情景
    顺便再编一个《鹦鹉的故事》——老鼠版
    在一个偌大的鼠洞只有一只老鼠 里面进去一只老鼠就over一只 不管个大个小 终有一天一只强壮的猫进去了 一会洞里传出了打斗的声音 再一看 洞口有很多鼠毛 估计老鼠命休矣 可谁知 洞里发现的是一只猫的尸体和一只没毛的老鼠 只听那老鼠愤愤的说“小样,不脱光了膀子还收拾不了你!”

  17. [...] 《实验室系列之一》请见这里。 [...]

  18. Born in the sun说道:

    有人用空气静脉注射窒息法么?
    这么处理过家兔......解剖后子宫内法现8个成型胚胎.

  19. Born in the sun说道:

    曾经在使用脱颈椎法时持鼠尾作圆周运动,离心力扯断了鼠尾,内含鼠筋一根.

  20. Edison说道:

    看得我这个寒

  21. gyro说道:

    啪。。多了一个,啪,啊,手指断了。。

  22. 咕噜说道:

    还是做微生物的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23. 双鱼狒狒说道:

    还是俺们做植物的好,匀浆都听不见惨叫

  24. horsefaced说道:

    文章不錯,只是後面的評論一個比一個恐怖啊,這叫我一個學物理的怎麼辦才好。

  25. 小尼摩说道:

    都是一帮残忍的人!

  26. 周圆说道:

    话说俺大鼠眼底取血一扎一个准。。

  27. cowdung说道:

    当年杀兔子比较多 一人擒前爪 一人持后腿 一二三 两人分尸。。
    杀鸡和鸭子取样 把手术剪从喙深入喉部去绞颈动脉 经常绞断气管 后来嫌麻烦 还是直接斩首了事
    唯一一次取小白鼠肾上腺 乙醚上太多 凉风一吹 全冻休克了

  28. 上弦弓张说道:

    其实还好啦,学动物学的、生理学和医学的。这类实验都是小case。
    我以前做昆虫抗性基因的,养的是抗性品系的致倦库蚊。蚊子嘛,为了传宗接代是要补点血红蛋白的,于是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落在我养的四只昆明小白身上了。喂血过程……怎么说呢,很有些SM的味道。需要准备一块10X20X5cm的木板,四角钉上钉子,钉子头要留在外面1cm左右。还要准备四根胶鞋鞋带。操作时先将一只小白放在1L大烧杯中,往其中注入数滴乙醚。然后用产品目录(够大够厚那种)盖住烧杯。待小白在里面一动不动时,取出。用提前打好活扣的四根鞋带将小白的四只粉嫩的小爪子牢固(一定要牢固)绑住,然后再将四根鞋带另一头分别绑到木板四角的钉子头上。做这件事动作一定要迅速,因为小白会很快苏醒过来,那样一切都前功尽弃了。只有重新麻醉。= =|||
    绑好后的小白在木板上呈X形。这时还要做一件“温柔”的事情:用解剖剪小心将小白腹部柔软的毛轻轻剪去。露出半透明的腹部皮肤。(PS:多此一举的原因是:我们喂得是蚊子而不是牛虻。)小白醒来后会不断挣扎。然而我用的是活扣,越挣扎绑的越紧。这样处理好的小白就可以直接放进养蚊子的笼子里去喂蚊子了。当然,蚊子的取食有一定时间段。吸血的高峰期是PM19:00~21::00,而且最好是避光环境。当在这个时间段将绑好的小白放进去,马上就能看到笼中飞舞的数百只蚊子蜂拥而至。黑压压地贴在小白薄嫩的腹皮上、粉嫩的小爪子上、薄如纸张般的耳朵上,甚至眼窝周围和尾巴上狂吸猛饮。任小白如何挣扎抖动身体,那些蚊子不为所动。不出一刻钟,这批蚊子原本干瘪的腹部已经如马蜂一般滚圆。蚊子因为饕餮行为而不能正常飞翔,需要人为将它们轰走,以便让没能进食的蚊子得到机会。……如此这般,直到90%左右的雌性个体吸食完。大约要持续一个小时。这时的小白已经精疲力竭,全身冰冷,一动不动静静挂在板子上。它的腹部满是细小的血点,四只小爪子因为血脉不通,加之蚊子的叮咬,已经完全肿胀成紫黑色。这时就要迅速将小白从板子上解下放回鼠笼中。如果幸运的话,在休养半个月左右,小白就能恢复如初,如果不幸,这只小白有可能四肢坏死,以及出现全身淋巴囊肿的症状。经历过噩梦的小白近乎精神崩溃。一旦有人走近就会发狂,撕咬同伴或人的手指。……
    实验做到这般地步,我觉得自己再去谈什么动物权利或者表示对实验动物的同情,实在是极大的虚伪。OTZZZZ……

    • 李离说道:

      为啥要写出来。。。俺宁可忘得一干二净。。。想起来就恨不得立刻下地狱去。。。

    • freeya说道:

      所以不管当初主任如何和我说这是它们为人类做贡献,让我长期接小鼠中和试验时,我都觉得那是自欺欺人,尽管那是技术含量较高的工作,但还是没答应,我想保留爱护动物的那点权利。

  29. 看六界风飘说道:

    当初没选生物专业真的是很正确的决定呢。

  30. 内含子说道:

    现在颈椎脱位已经不被美国认为是最人道的了。小鼠不准kill,只能euthanize(安乐死),通常是用二氧化碳窒息而死。又多了一道不环保的工序。

  31. 自由花说道:

    不如之後安樂死好了..

  32. 自由花说道:

    我覺得CO2更痛苦

    斷頸應一下過掛..

    • mizuho说道:

      今天我闺蜜又活剖了一只……那女人上辈子绝对是关东军给水部队的……

  33. digoxin说道:

    话说咱做胚胎干细胞的人专杀怀孕的,这些年没杀八百也有五百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