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资讯 医学 >> 文章

研究人员发出警告,耐药细菌基因的传播可能意味着抗生素时代的终结。英国加的夫大学的蒂姆·沃尔什(Tim Walsh)对《卫报》说:"在许多方面确实是这样,这有可能是终结。"

沃尔什这个有些凄凉的预言来源于他对于一种耐药细菌基因的研究。这种耐药细菌基因称为NDM-1,或称为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基因,最早是在印度发现的。

这项研究发表于《柳叶刀-传染病》期刊。沃尔什的研究团队研究了2003-2009年间印度、巴基斯坦和英国的多重耐药肠道细菌(包括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感染病例,试图找出其中有多少涉及了NDM-1。他们确定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有143例NDM-1病例,但令人吃惊的是,在英国也有37例。

NDM-1基因能产生一种酶,保护细菌抵抗beta-内酰胺类抗生素,包括青霉素。这些抗生素具有一个环状结构,这个环状结构对于阻断细菌的复制起作用。这种酶能破坏这个环,使药物失效。其他耐beta-内酰胺类抗生素的细菌具有能起相同作用的基因。

这些感染通常都用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来治疗--这类抗生素的抗菌谱最广,耐药率最低,因此被称为抗生素中的"撒手锏",一般都是在其他药物都无效的情况下才使用。让医生们担心的是,NDM-1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也耐药,并且可以在不同细菌之间转移。

已知其他细菌也能产生类似的酶,但在英国只有少数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耐药,并且这些细菌不能将耐药基因转移给其他细菌。

但是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基因已经在其他地方传播。 2009年,有一位瑞典女性在印度感染了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细菌,促使英国健康保护署(HPA)在去年年初发布了全国耐药警讯。 在这份警讯中,HPA警告说,耐药基因武装的细菌正在各国缓慢地积蓄起来,并列出了这些细菌感染在美国、以色列、希腊和土耳其的传播。

有些医生认为现在这种基因在印度传播并不奇怪。印度德里的一位医生对英国广播公司说:"印度几乎没有药物管制,抗生素使用很不合理。"

沃尔什说,就在几年前还极少观察到这种基因,但现在已经快速地占据了肠杆菌科细菌感染的1-3%。

沃尔什对《卫报》说:“由于国际旅游、全球化和医疗旅行(译者注:由于西方医疗费用昂贵,所以一些西方人,尤其是印度裔,往往会到印度寻求费用较低的治疗,这被称为“医疗旅行”),(这种基因)现在有机会很快达到世界上任何地方。”

研究组认为由于有些患者到印度接受收费较低的外科手术,携带这种基因的细菌就搭在这些患者身上潜入了英国。
论文作者说:"编码NDM-1的质粒在全世界流行的潜力显而易见又令人恐惧。"(译者注:NDM-1基因位于质粒上,质粒是独立于染色体之外的DNA分子,具有自我复制能力,能遗传给子代,也能在细菌之间传递。)

“这个世界是它们的,这个世界也是我们的。归根结底,这个世界是它们的。因为连我们都是它们的。”松鼠八爪鱼在“菌城旧事”中如是说。人类对细菌一直又爱又恨,没有细菌人类无法生存,可是一些细菌却可能要了人的命。抗生素这种大规模杀菌性武器终于诞生了,在生物圈有着几十亿年灿烂历史和光荣传统的细菌王国被地球新任霸主,人类,打得落花流水。正在人类得意之时,细菌们带着他们的新武器──耐药性──绝处逢生,卷土重来。人类方才如梦初醒,发现自己的一时得意不过是帮助细菌进行了一次物种改良。此后几十年,人类和细菌之间的军备竞赛就没有停止过。

最近盛传细菌界出了一种超级细菌,百毒不侵,可以抵挡各种抗生素,其实这种NDM-1基因,不是细菌,而是细菌的“防具”。任何细菌装备上这种防具都能变成“超级细菌”。生物松鼠seren总结了一下,NDM-1基因之所以最近很红,主要是因为这些原因:首先像资讯里提到的,这个基因可以使得细菌对一大类强力高效的抗生素产生抗性;此外,科学家指出,目前正在研发的新抗生素药里面,没有一个具有潜在的、可以对抗NDM-1的能力。其次是因为这个基因的存在位置非常特殊——在一种流动性非常强的DNA小环上,叫做“质粒”。我们知道,细菌内部有一个DNA大环,上面包含着这个细菌自身的基因组,相对比较稳定,一般很难在不同种的细菌之间产生互换。但是质粒不一样,它游离于细菌DNA基因组之外,可以很容易地从一种细菌体内跳到另一种细菌身上,这就可能导致抗生素对许多细菌同时失灵。而且,虽然现在含有NDM-1基因质粒的细菌还对另外两种抗生素敏感,可是如果有其他细菌本身已经不怕这两种抗生素,同时又接受了NDM-1的质粒,那这些细菌可就真是所向无敌了。

好在这并不是传染病,不会突然大规模爆发,目前世界上被“超级细菌”感染的病例也非常少。即便所有抗生素都无效,最起码我们还有自身的免疫系统。细胞生物学松鼠桔子觉得从理论上说,依靠噬菌体也是消灭超级细菌的一个办法。其实,不管是普通细菌也好,超级细菌也好,勤洗手注意卫生,锻炼身体增强抵抗力,都是最基础的办法

想分享科技新鲜事,跟大伙儿谈论热点话题背后的科学?却懒得写长文章,或不知怎么参与?现在可以编译短文或写原创小文章,投稿给资讯频道,与大家共享信息。  详情 >>

0
为您推荐

16 Responses to “耐药细菌基因NDM-1是否会终结抗生素时代?”

  1. Eagle_Fantasy说道:

    沙发
    最终人类会在细菌和病毒的强大进化能力下灭亡的...

    • lcuiop说道:

      哥们,没学过生物吧~~

      • FantasyJF说道:

        历史告诉我们~ 无论是细菌还是病毒 都不可能灭亡人类 ~ 例如曾经让欧洲人绝望的黑死病(鼠疫)

  2. lgie说道:

    这些关键的内容东西稀烂的媒体都没提到
    昨天CCAV反复强调超级超级超级超级,一下病毒一下细菌

  3. 说道:

    CCAV说这也可能是西方对便宜的印度医疗旅行的一种政治打压,我觉得这回也不无道理……

  4. 那个李说道:

    细菌制作发生DNA的漂移可能性?不知道有多少?通过质粒?

    如果通过病毒的话有可能,不过病毒又具有高度的专一性,除非出现了能够广泛感染多种细菌的病毒,然后这个病毒还携带有指定的DNA,那人类估计就麻烦了

    • 说道:

      我记得学微生物的时候学到过致育质粒(F质粒) 编码性菌毛。带有F质粒的细菌(F+菌)可产生性菌毛,称为雄性菌。无F质粒的细菌(F-菌)不产生性菌毛,称为雌性菌。F+菌能通过性菌毛把某些遗传物质(R质粒、F质粒)以接合方式传递给F-性菌,使其获得F+菌的某些遗传性状;②耐药质粒(R质粒) 亦称R因子,决定细菌耐药性的产生。带有R质粒的细菌有大肠埃希菌、沙门菌、志贺菌、铜绿假单胞菌等革兰阴性菌。60%~90%革兰阴性菌的耐药性由R质粒转移获得。

      所以,理论说细菌质粒是可行的,但我本身没做过这方面的实验

  5. 崔略商说道:

    越来越多耐药细菌的出现,确实是个麻烦事儿。抗生素的滥用,中国可能比印度好不了多少。所以细菌耐药在中国也是一个大问题。

    好在抗生素虽然是人类抗击细菌的重要武器,但并不是唯一的武器。在NDM-1之前,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已经是让所有医生头疼的超级细菌了。但近日报道,美国MRSA的感染率明显下降。据分析,这与卫生措施的改善(包括洗手)有很大关系。

  6. 喜羊羊和一休哥说道:

    就怕哪个人玩这个基因。

  7. mikelp说道:

    假如流感带有NDM-1基因,人类数目应该会大减

  8. 安流说道:

    就算抗生素全部失效,卫生制度也足以保证人类的生存,真正麻烦的是很多外科手术可能会应为继发感染率过高而无法实施,不过这也不见得是坏事,我们这个社会目前过于依赖外科手术了

  9. [...] 几乎对所有抗生素耐药的超级细菌现身,并有可能造成世界范围的感染。(编者按:相关新闻参见资讯《耐药细菌基因NDM-1是否会终结抗生素时代?》) [...]

  10. [...] 最近盛传细菌界出了一种超级细菌,百毒不侵,可以抵挡各种抗生素,其实这种NDM-1基因,不是细菌,而是细菌的“防具”。任何细菌装备上这种防具都能变成“超级细菌”。生物松鼠seren总结了一下,NDM-1基因之所以最近很红,主要是因为这些原因:首先像资讯里提到的,这个基因可以使得细菌对一大类强力高效的抗生素产生抗性;此外,科学家指出,目前正在研发的新抗生素药里面,没有一个具有潜在的、可以对抗NDM-1的能力。其次是因为这个基因的存在位置非常特殊——在一种流动性非常强的DNA小环上,叫做“质粒”。我们知道,细菌内部有一个DNA大环,上面包含着这个细菌自身的基因组,相对比较稳定,一般很难在不同种的细菌之间产生互换。但是质粒不一样,它游离于细菌DNA基因组之外,可以很容易地从一种细菌体内跳到另一种细菌身上,这就可能导致抗生素对许多细菌同时失灵。而且,虽然现在含有NDM-1基因质粒的细菌还对另外两种抗生素敏感,可是如果有其他细菌本身已经不怕这两种抗生素,同时又接受了NDM-1的质粒,那这些细菌可就真是所向无敌了。 [...]

  11. 小鱼儿说道:

    在中国,大大小的医院都在滥用抗生素,得个感冒都要吊针,医院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至人类未来安危不顾。这个问题,谁来管?

  12. 黑糯米糕说道:

    用药知识教育,迫在眉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