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我第一次看到跳动的心脏,真是激动人心的经历,那仿佛是在寻找通往天堂之门。

——丹顿·阿瑟·库利,胸外科年鉴,1986;41(1):20[Denton Arthur. Cooley,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 1986;41(1):20]

和悠悠人类历史长河相比,区区六十余年的心脏外科发展史,不过是石火光中的一瞬而已。回望这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人与事,多是杀戮与争斗、欲望与权谋不断地被搬上银幕,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反复咀嚼的历史人物,似乎也只有踏着枯骨的党魁与流氓。不过可曾有人想过,相比于残杀同类以建功立业的所谓“人物”,那些为拯救万千生灵而呕心沥血与死神抗争的人,才是我们人类的骄傲,才是真正值得铭记的英雄。他们,以及由他们谱写的那一段壮丽诡谲如传奇般的现代史诗,本不该如此悄无声息地被岁月淹没。谨以此文向那个伟大时代的心脏外科的拓荒者们致敬。

第一章  破冰之举,走出魔咒(上)

十九世纪末,西方传统医学在生命科学体系完成基本构架之后,逐步摆脱了黑暗与蒙昧,开始了在现代医学轨迹上的漫漫征程,各个分科与专业在科学之火的指引下迅速攻城略地到处开花结果,号称“医学之花”的外科的发展尤为引人注目,这其中又以被后世尊为“外科之父”的奥地利医生西奥多·比尔罗特(Theodor Billroth,1829-1894)的成就最为辉煌。由于他开创性的贡献,使腹腔几乎成了外科医生纵横驰骋的跑马场,以其名字命名的部分术式甚至至今仍在外科领域的临床实践中继续发挥作用。可就是这样一位现代外科的开山祖师爷,却曾经为心脏外科下过这样一个“魔咒”似的评语:

 

“在心脏上做手术,是对外科艺术的亵渎。任何一个试图进行心脏手术的人,都将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以历史的眼光看来,当时不但有关心脏的病理生理状态人们所知甚少,手术器械与技巧亦处于初级阶段,也基本没有高级生命支持手段,进行心脏手术无疑是盲人瞎马夜半深池,其危险性不言而喻。但这是一个时刻充满着变数的伟大时代,历史的巨轮必将滚滚向前,诸如蒸汽机似的伟大发明,已彻底颠覆了此前人们对动力的认识,并深刻改变着整个世界。或许打破比尔罗特这一魔咒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可将由谁在什么时候完成这一破冰之举呢?据说一颗有生命力的种子,在起破土而出的时候,可以掀翻压在它身上的巨石,也许心外科正是这样一颗种子,只待雨露充足。

没有多久,比尔罗特的这一训诫就遭到挑战了。仅仅在其去世后不到3年,一位德国法兰克福的外科医生路德维希·雷恩(Ludwig Rehn,1849-1930),便成功地为一位心脏外伤的病人进行了缝合。时间是1896年9月7日,警察送来一个重患:一位22岁的小伙子被刺中心脏,面色苍白,呼吸困难,脉搏不规则,衣服被血浸透,情况十分危急。此时,若遵循大师的训诫,为不使自己身败名裂而不予施救的话,这个年轻人当然必死无疑。雷恩记录道“我决定进行开胸手术,发现心包内持续有血流出。扩大心包伤口,清除了陈旧的血液和血块,发现右心室上有一个1.5厘米的伤口……我决定缝合这个伤口。当缝合至第三针后,出血得到了控制,脉搏心率呼吸都得到了改善……这个手术无疑证明了心脏缝合修补的可靠性。”

在那个没有心脏外科专业医生的年代,心脏受伤而居然不死,我怀疑,这个病人在当时很可能比救他性命的医生雷恩还要出名,太狗屎运了。由于人类争斗的本性,我们有理由相信,遭遇到心脏外伤病例的外科医生显然不止雷恩一位,这些医生当中,也一定会有人为救病人性命而置前辈的警告于不顾的,可其他人处理的结果是怎么样的呢?也许我们大约可以从同年的这样一句话中推断出来,出生于医学世家的著名英国外科医生斯蒂芬·帕赫特(Stephen Paget,1855-1926)爵士,在1896年时曾经说过:“心脏外科可能已经达到外科的天然极限,处理心脏外伤的各种自然困难,是没有任何新的方法或发明能够克服的。”这一番话,我们甚至无法用悲观来形容,因为显然在当时人们对心脏外科的前途是几乎不抱任何希望的。既已绝望,悲观自然无从说起。既然连蜚声世界的外科大师们都持以如此坚决的反对态度,还会有人为这个根本不会有前途的事业继续奋斗么?

面对一个心脏受了外伤的病患,不要说在外科学刚刚兴起的当年,即使是在各种施救条件均已相当完善的今天,如果医生表示无力回天的话,恐怕人们也不难接受。可如果是面对一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呢?怀着无比的欣喜迎接他的出生,而后眼睁睁地看着他羸弱,青紫,直到最后衰竭死亡,所有的人都束手无策——当时学界普遍认为,一个因先天心脏畸形而发生青紫的孩子,是超越了手术可以纠治的极限的——也许这是造物主早已判定了的死亡。这是怎样的人间悲剧!那些多次目睹,并倾听着这些言语诉说的惨状的医生们,就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拯救这些可怜的孩子,向不公平的造物主,向死神反戈一击么?

我们知道人类的心脏是个“四居室”,分为左右心房和左右心室,各自与重要的大血管相连接,左心室连接主动脉,右心室连接肺动脉,左心房连接肺静脉,右心房连接上下腔静脉,左右心房间以房间隔为隔断,左右心室间以室间隔为隔断,房室之间存在二尖瓣和三尖瓣以保障血液不会发生返流。先天性心脏病就是由于上述心脏大血管等重要结构在胚胎发育过程中出现发育障碍,产生位置、连接的异常,从而使血液的分流出现问题,轻则影响生存质量重则致命。据统计先天性心脏病的发病率约为出生活产婴儿的7‰至8‰,未经治疗者约34%可在1个月内死亡,50%在1岁内死亡。那些侥幸获得相对长期生存时间的人(畸形程度较轻),其生活质量也是极低的,发育差,体力差,容易被感染等等。

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大致可以估计到在当时有多少这样令人心痛的悲剧不断上演了,终于有些医生坐不住了……

心脏的解剖

(待续)

请点击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系列

作者声明:未经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0
为您推荐

95 Responses to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1)”

  1. 说道:

    写的很棒,热心沸腾,感觉医生是伟大的职业!!

  2. firstrose说道:

    等下文,哈哈

  3. lige说道:

    昨天复习才画了心动周期的图。。

  4. MELLI说道:

    文字功底真好!
    等待你写神外那部分~
    学医的写医学科普 靠谱!

    • 李清晨说道:

      神外我还真了解的不够,我知道外科最后攻克的堡垒一个是心脏一个就是脑袋,神外发展过程中有多少惊心动魄的故事,我真是一无所知。能提醒几个关键词么?

      更主要的在于,神外的手术,有些地方不好评价,即使人没死,但是植物人了,或者痴呆了之类的,这手术效果很难让人接受。心外则有点全或无的意思,要么死在手术台上了,要么能心功能恢复,那基本活动就没问题,远期有问题可以再手术。

      另外,人类对脑的认识远不如对心脏认识的那么清楚,有待揭示的秘密还太多,因此我觉得,文章即使写出来也还是会留下一大堆问号的。我选取的心外这段历史,等全文结束后读者会发现,这是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

      • 崔略商说道:

        我第一个想到的关键词是Cushing

      • MELLI说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神外历史中有多少惊心动魄的事,我记住的只有Harvey Cushing 这样带给神外革命的伟大医生,那些开创各种手术入路的先驱,以及那些革命性的器械显微镜、 MRI、双极、甚至银夹、钛夹这些小玩意儿等,总体感觉神外就是一部医疗器械革命史的缩影。
        神经的进步在我看来也许是最大的,如果只是针对死亡率的下降来说。
        但又是最小的,只是人工智能依然都那么遥远,更何况是改造人类大脑,提取记忆和思维,以保持永生呢?
        可以预言下一个神外的革命依旧会是器械,可以极大提高手术效率的器械(你不觉得神外手术是那么的“低级”和“笨拙”吗?如果你非要说它是一种艺术,那么它也仅是一门胆大心细的艺术,当然这仅是针对手术本身而言)。

        再下一个革命也许就是改变全人类了……
        好遥远~

  5. senare说道:

    小时候做了往猪心里注射红墨水和蓝墨水的实验,从此以后再也不感吃任何和心脏有关的东西了~~~

  6. Ted说道:

    那个...在做心脏外科手术的时候,心脏还在不停跳动的吗?如果是的话,那医生怎么精确定位呢?

    • 李清晨说道:

      这个问题提的好,欲知此问题的答案,请继续关注此文的后续。

      同时还请各位同道、前辈、老师们包括知道这个问题答案的同学们不要剧透呀!

      且看后面的故事如何展开吧。

      这里面的很多细节,即使是学医的也未必清楚。

  7. laura说道:

    请教大夫,心动过速是什么引起的?是心脏病的前兆么?

  8. c2blog说道:

    毫无疑问,正是文教科技的大进步,才大大地拓宽了人类能力的极限。
    遗憾的是,某国传统文史太缺干货,讲的不是帝王将相就是才子佳人。

    ————————————————————————

    费曼:“从长远的眼光看来,例如从今后一万年的眼光看来,
    十九世纪中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应是法拉第—麦克斯韦电磁学的发生和发展,
    而例如美国的南北战争则将褪色而成为一种只有地域重要性的事件。”

    • 李清晨说道:

      你这句解读太棒了,印象中我们的历史课一到科技的部分,老师都讲的无精打采,学生们也听的恹恹欲睡,什么时候讲科技史能到百家讲坛就好了。

      • lambdacpp说道:

        午间书场怎么会讲科技史呢?大哥,不要抱这样的幻想了。

      • Metaverse说道:

        中学的历史课,别说科学史,就是文化艺术这一大块也被砍得8九不离10,剩下的不是XX之战就是XX政变,到了近代和现代史的部分几乎全XX会议……整一脉世界史和中国史,大片大片的枝叶被砍掉,剩下只有改朝换代的光秃秃的树干……

        • c2blog说道:

          嗯嗯,说得是很对很具体。
          看来,对此有同感的很多。

          • 流浪的鲥说道:

            喜欢看瑰丽科技史。
            别人不写,你们就自己写写让咱过把瘾。
            对政治化的历史无爱。

    • dob502说道:

      毫无疑问,正是文教科技的大进步,才大大地拓宽了人类能力的极限。
      遗憾的是,某国传统文史太缺干货,讲的不是帝王将相就是才子佳人。
      ————————————————————————
      偶以为真有外星来客的话,它们会青睐膜拜而甘愿救地球一把的,正是在于下者。

  9. matrix说道:

    第一张图很赞,是作者童鞋自己制的图么?

  10. Albert Wang说道:

    下面是不是Dr. Blalock和Dr. Vivian Thomas的故事了?

  11. 说道:

    应该理解医生职业的特殊性。有时候人们把医生神化了,似乎外科医生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大家都不想成为那百分之几的失败案例中的一例。其实做个外科医生真不容易,尤其是那些专门在心脏、在大脑里动刀子的外科医生!!!

  12. 李清晨说道:

    把所有的人名,都换成中文了,哎,怎么我看着又别扭了!

  13. people3370说道:

    你的医学动态示意图画的太漂亮了!请问是用何方法画的?

  14. 八爪鱼说道:

    李医生,做心脏手术时候要是没有把心脏固定起来,心脏一跳一跳的会不会拖着血管到处乱跑?

    • renard说道:

      要怎样才能让心脏拖着血管到处乱跑。。。?

    • 李清晨说道:

      「八爪章魚固定器」不停跳開心百例

      醫療技術與儀器的進步,讓開心手術也能變得不一樣,嘉義基督教醫院藉由「八爪章魚固定器」的協助,讓心臟外科醫師在進行心臟冠狀動脈繞道手術時,患者心臟仍然可以繼續跳動,心絞痛呈現休克緊急現象的73歲的王老先生,就透過不停跳開心手術,搶救回寶貴的一命,心臟外科主任甘宗本強調,不停跳開心手術較不需要輸血,可大幅減少感染機會及住院天數,堪稱是心臟功能不良與年長病患的一大福音。
      ----------------------
      八爪鱼这个问题问的怎么这么帅呢?

      • BOBO说道:

        八爪是故意的。因为他是八爪鱼。。

      • sam说道:

        李清晨 说:
        2010-08-14于1:40

        「八爪章魚固定器」不停跳開心百例

        醫療技術與儀器的進步,讓開心手術也能變得不一樣,嘉義基督教醫院藉由「八爪章魚固定器」的協助,讓心臟外科醫師在進行心臟冠狀動脈繞道手術時,患者心臟仍然可以繼續跳動,心絞痛呈現休克緊急現象的73歲的王老先生,就透過不停跳開心手術,搶救回寶貴的一命,心臟外科主任甘宗本強調,不停跳開心手術較不需要輸血,可大幅減少感染機會及住院天數,堪稱是心臟功能不良與年長病患的一大福音。
        ———————-
        八爪鱼这个问题问的怎么这么帅呢?

        want to know more
        adore

      • 猫懒说道:

        哎哟,这也太可爱了=。=

  15. 比度克说道:

    等待下文……

  16. renard说道:

    给老鼠心脏灌注的时候是把肋骨剪断了来的。。那么,做心外手术时怎么个开胸法?

  17. 真陆行鸟说道:

    不要吓我们,真的是电锯锯开的吗?

  18. 山要说道:

    李医生,韩国的心外科是不是领先世界?
    俺家LD当年看那部New Heart的时候问我的

    • 李清晨说道:

      new heart确实非常好看,我在首尔听人提过那个电视剧主人公崔刚国的原型——三星医院的李英卓大夫,确实很有名,他们说,还真有几分神似,也不知道他们在哪找的这个演员。

      韩文里心脏这个单词的发音跟中文几乎一样,但是这部电视剧的韩文名字却是:뉴하트(发音:扭哈特),中文我见有的翻译成了:新心,这个狗屁翻译还不如“扭哈特”呢!一般的翻译为《崭新的心》。

      这部电视剧非常好看,我在来韩国之前看过两遍,因为是陪着母亲和老婆一起看的,看到动情处,憋着不能掉泪。剧中,表现了韩国外科医生森严的等级制度,还有上级大夫掌掴下级大夫的场景。这让我母亲一度很担心,可我到了首尔大学,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金教授经常在手术到了午饭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台上,而让下级医生先去吃饭,这是我在国内不曾见过亦不曾听说过的。

      另外,关于等级制度,他们恰恰是保障了年轻医生的动手机会,哪种操作归哪个级别的医生,住院医生到哪一个阶段该进行哪些操作的训练,执行的都很严格。但是在中国,对外科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那是怎么样一个困境!据阜外医院心外科医生樊老师(网名杏林霜叶)说,阜外的外科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执行手术分级制度较严格的。

      韩国的心外水准不低,仅首尔就有首尔大学医院,三星医院,世宗病院,延世大学医院等可以开展心外手术,而且水平相近。金雄汉教授一人就已完成了200例Fontan手术,这在世界上也不多。其实整个韩国的医疗水平都不错,并不只是整形外科而已。我觉得他们的成功主要还是在整个体制上,从医学教育到医生培训医院的运营。技术,只要不是白痴毕竟都学得会,可是输在体制上,就永远跟别人屁股后面跑吧,三月份时有一个中日韩的学术会,中国同行的表现,我……实在不好意思说(香港玛利亚医院的那位医生还算不错)。

  19. 寻正说道:

    Theodor Billroth离外科学之父的称号不是一般地远。的确他是一个伟大的外科医生,被称为腹部外科之父,但他的贡献还是不能跟现代外科学之父Lister比,跟Pasteur比。印度外科医生Sushruta(苏胥如塔)曾被尊为外科学之父,以及整形与美容外科之父。不知道李医生的说法典出何处?

    • 李清晨说道:

      多谢关注,欢迎继续挑错, 后面的错可能更多。Billroth的最大贡献确实主要在腹部,而腹部外科则几乎是整个外科学的龙兴之地,本文提到他仅是用于引出话题,不够严谨,因此出现上述错误。

      关于外科学之父的说法,请读者参见寻正同学的评论。

      再谢。

      • 寻正说道:

        腹部外科是整个外科学的龙兴之地?这个说法也同样地不严谨,随着现代医学的诞生,各专业实际上差不多齐头并进,心外科发展稍迟,但胸外科并不延后多少。看过《罗马》电视剧没有?别人那个时代就做脑外科手术了。

  20. laoma说道:

    想到一个笑话:
    汽车修理工问医生:“我们都是修理工,我修汽车你修人,为什么你的收入比我多这么多?”
    医生回答:“你修修看开着的车!”

  21. 破布说道:

    默默地留个名。

    大李子医生呀,乃看,感动不少读者吧~~!

  22. 寻正说道:

    李医生呀,写东西要认真。Billroth的训诫其实在生前可能就被挑战了,第一例成功心脏手术发生在1893年,也是外伤,只不过 Daniel H. Williams正确地没有修补罢了。

    Rehn的原话不知你抄自什么地方?如果加引号,是要忠实于原文的。Rehn的手术是9号做的,病人的确是7号送来的,但你的写法似乎事实不清。

    你把科学的发展写得诗意了一点。“这个手术无疑证明了心脏缝合修补的可靠性”,一台手术证明可靠性?呵呵,你可是参与过证据医学工作的,也太搞笑了吧?你是直接从德文译的,还是从英文译的,还是从三传四传手汉语资料摘录来的?Rehn的手术成功率40%,在他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失败过了。

    需要文献的话,吱一声,我可以免费提供。

  23. dob502说道:

    自主跳动的心脏,真的很神奇。

  24. 李清晨说道:

    to 寻正:

    厉害,目光如炬啊!1893年7月10日的例子,我确实是刻意不用的,一则Dr. Daniel Hale Williams当时并没有缝合心脏,而是仅仅缝合了心包(心脏也有伤口,但不大且无活动性出血)、胸壁,这让我有一些犹豫将这个案例作为第一例心脏成功的手术是否合适;二则有一点个人的“私心”,因为后面的故事大部分都发生在美国,为了某种平衡,在这一叙述里,我用了德国Rehn的例子而不是芝加哥Dr. Daniel Hale Williams的例子;三则是这一例子发生在Billroth死后,为突出那一训诫,有故意为之的倾向。

    最后,“龙兴之地”的提法,应该说这个词本身就不严谨,算是我个人曾经作为普外科医生的一种意淫。关于心脏外伤,后文还有提及,希望您能继续关注。

    关于文献,如果我有需要,会向你讨要,我有你的电子邮件。

  25. 寻正说道:

    你如果要复述改写Rehn的病历,就不要加引号,如果加引号,就要全文照转,这是基本写作规范。看来你是照着英文资料译的了,“feasibility” 的意思是可能性,可行性,跟可靠性没关系。你把外科先驱写得象个民科。

    • 李清晨说道:

      这部分我在第三稿也就是给平媒编辑的邮件中做了修改,群博暂时不动了,读者读到这条评论自然会有所收获了。

  26. 寻正说道:

    在那个没有心脏外科专业医生的年代,心脏受伤而居然不死,我怀疑,这个病人在当时很可能比救他性命的医生雷恩还要出名,太狗屎运了。

    ========

    这样的话出自医生,太不专业了,太不适当了。从历史与病人的角度来说,在Rehn之前,多人尝试过心脏手术,Rehn本人也失败多于成功,反倒是Rehn太狗屎运了,一举成名,而他的病人Wilhelm Justus根本不出名,此后因为心律失常而从部队转业了。

  27. GeeDoker说道:

    本人为心脏外科医生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 翻译为《胸外科年鉴》为妥。翻译风格带文学色彩,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毕竟是科普,不是给专业人士看的。

    • 李清晨说道:

      谢谢。您的提法对,按学术杂志的命名习惯,确实是年鉴更好一些。因为定稿之后,杂志名和人名什么的,我原本未翻译,直接用的英文,网站刚贴出的时候也还是英文,但是平媒的编辑要求我把全部的人名杂志名都改成中文,2万4千多字反复改得我后来真的恶心了,那个杂志名,大意了。

  28. GeeDoker说道:

    本人为心脏外科医生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 翻译为《胸外科年鉴》为妥。翻译风格带文学色彩,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毕竟是科普,不是给专业人士看的。

  29. Teddy说道:

    学医的人的确需要严谨细致。
    刺挑得好,处理得也好。
    两个都是值得尊敬的大夫。

    • 李清晨说道:

      作为一个在网络时代的业余写手来说,文章上网最怕的是毫无动静,干脆没人搭理你,这在我写的这个故事后面也有类似的情况,满怀信心的到学会上报告了自己的研究成果,结果台下没反应,既无批评也无支持,这太令人伤心了。

      我个人一向姿态较低,因此乐于见到那些可以对自己有提高有帮助的批评和建议,因为我目标并不低……

  30. 寻正说道:

    我如果写心脏外科的发展,一定要提到波兰M.H. Block医生,他率先进行了心脏修补的动物实验,当时是1882年,此前,还有George Ficher值得一提,因为他通过尸检证明心脏伤口未必全部致命,有10%会自愈。Block的实验后来为Del Vecchio证实并在在罗马的11届国际医学会上进行了交流,时间是1894年。

    李医生的写法,把外科先驱搞得带有很重的民科味道,科学,不是拍脑袋拍出来的。

    另外,李医生在医学史上需要下点考证功夫。Billroth的名言,大多数医学史回顾者,都会用不确定语气,取其代表意义,而不是认为Billroth一定说过这样的话。事实上可能是误解,就象有人说Billroth是反犹太主义者一样,事实上他老人家的女儿嫁的就是犹太人。

    我见到的所有引用Billroth的名言的材料都只有后半句,不知李医生又从什么地方抄来的前半句,编造名人名言或者不加辨别地引用看上去就成问题的名人名言是不适当的。长话短说,Billroth说过“Prostitution of the surgical arts”这样的话,也跟心脏有关,可惜不是李医生所想的那种意思。Billroth反对是当时医生乱搞心包穿刺,他的说法也为未来时代留有余地,而且,最值得一提的是,他老人家也在其后搞过心包穿刺!

    科普,一定要先把科学与科学史搞通了再说,不然,就成了方舟子式的三传手了,经常出错。写出来的东西应该是自己已有知识的10%,不然就会闹笑话。因为作为三传手,抄得了别人的内容,抄不到别人的精神。

    另外提个意见,懂不懂得起要看修养了。写科学史方面的东西,一定要按照现代医学已有的知识进行组织,不然就会怪怪地,忽略重要的,捡起不重要的,侃了半天,没把科学问题讲透。以李医生举的反对心脏手术为例,其实有两个重要的发展历程,一是克服开胸的困难,然后才有机会接触心脏,其二才是心脏跳动的问题。

    在科普中,还不能忽略打开心包腔的意义——心包腔内积血积液本身是危险的,光是能清除其中的积液与积血就有巨大的治疗意义。

    写科普与科学史,如果不能领悟并传达其中的科学道理,尽管也能写得很好看,很有诗意,在单纯的读者中引起崇拜,但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科普,经常发生于外行写的科普介绍中。

    • 李清晨说道:

      "写出来的东西应该是自己已有知识的10%"
      ——这一条我暂时达不到,怎么办呢?我的选择是在实践中学习进步。

      “其实有两个重要的发展历程,一是克服开胸的困难,然后才有机会接触心脏,其二才是心脏跳动的问题。”

      ——我现在不好透露全文的结构和思路,但此文确实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医学史论文,为线索服务计,我不得不对既得的材料进行取舍,不但开胸的问题只字未提,甚至有些人物和事件也被我略过了,这个问题,你在后面还会发现。

      “写科普与科学史,如果不能领悟并传达其中的科学道理,”
      ——这个我不急,等全部放出再看效果。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我对此系列文章的定位是:有高中学历的即可以看懂,如果我将读者定位成医科大学2年级以上的水平,肯定不会是这个写法了。

  31. 李清晨说道:

    “在单纯的读者中引起崇拜”
    ——单说一下这句,我辈何德何能,居然敢消受崇拜二字?我希望读者崇拜的人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文中出现。我的目的是在某种程度上再现这段历史(不是面面俱到的精确还原),让读者知道有这些人这些事。如果居然能有个别读者因此契机去深入的挖掘材料,那就是写作者的意外收获了,从目前的效果来看,我居然做到了。

  32. 寻正说道:

    呵呵,王顾左右而言它。深入挖掘材料谈不上,只是既然老朋友相邀,要叫我纠错,不纠几个出来,对不起那份热情么。

    以后写东西认真点。中国医生的通病是不知人文历史,你已经很不错了,但要写东西,还是多看一些资料为上,因为有时发表的文章也会在史实上出错,如果难以令人置信,就要查证。

    另外再提点一下,Paget是当时有名的胸外科医生,他说那番话是在他写的胸外科教材上的,所以要突出他,而不是Billroth。以后你自己认真写,我没那么兴趣给你改作业,要忙着写我自己的东西。你如果写得好,我写先心病时也可以参考一下。你既然在写了,就快点完成,不要自己也“艰难绽放”一把,我写时就好站在巨人肩上。

    • 李清晨说道:

      已经写完了,全文扔在后台了,但你觉得2万四千字一下子放出来效果好么?

      • sam说道:

        清晨 说:
        2010-08-15于6:23

        已经写完了,全文扔在后台了,但你觉得2万四千字一下子放出来效果好么?

        我想看@@

  33. 尼可丁说道:

    这次回家,看到我一个远方堂哥,小时候打针打坏了,四十多岁的人了,痴呆驼背穿着脏兮兮的衣服。今天又看到这篇文章,其实我在想,让这种先天孱弱痴呆的孩子活下来真的是好事情吗?自然界的优胜劣汰难道没有自己的道理么?人类人为的扭转了自然规律,真的是好事么?

    • 李清晨说道:

      日本和韩国,痴呆和残疾的比率似乎都大过中国,为什么你自己想去。中国在你说的让自然界优胜劣汰的这种选择,真的不输给别人,我们的人口素质因此提高了么?

      我在国内甚至遇到过肛门闭锁家长就放弃治疗的,你不觉得这是杀人么?仅仅是没屁眼儿而已,一刀就可以救命,人家就是放弃了,那天夜班搞的我心情极差,如果当时孩子的母亲也跟来了,可能结局就不一样了,这帮操蛋玩意回家指不定怎么跟孩子的母亲交代呢!

      另外谁告诉你先心病的孩子就是痴呆了?几万块钱就一条命,换你的孩子你放弃不?再说极端点,如果你就是那个孩子你希望自己被选择掉么?再狠点,医生都杀光,得病的就靠抵抗力,扛不住的就去死,那就不违背自然规律了,活下来的都是牛逼分子啊。

      • sam说道:

        李清晨 说:
        2010-08-15于6:30

        日本和韩国,痴呆和残疾的比率似乎都大过中国,为什么你自己想去。中国在你说的让自然界优胜劣汰的这种选择,真的不输给别人,我们的人口素质因此提高了么?

        我在国内甚至遇到过肛门闭锁家长就放弃治疗的,你不觉得这是杀人么?仅仅是没屁眼儿而已,一刀就可以救命,人家就是放弃了,那天夜班搞的我心情极差,如果当时孩子的母亲也跟来了,可能结局就不一样了,这帮操蛋玩意回家指不定怎么跟孩子的母亲交代呢!

        另外谁告诉你先心病的孩子就是痴呆了?几万块钱就一条命,换你的孩子你放弃不?再说极端点,如果你就是那个孩子你希望自己被选择掉么?再狠点,医生都杀光,得病的就靠抵抗力,扛不住的就去死,那就不违背自然规律了,活下来的都是牛逼分子啊。

        好dr
        令我對內地改觀了

      • 尼可丁说道:

        医生,您怎么从我的回复里得出我认为先天性心脏病患儿是痴呆的结论的?我只是看了您的文章有感而发。
        同样,您怎么从高素质国家智障、残疾人比率较高得出智障、残疾人比率较高就导致高素质这个结论的?
        人的生存除了基本的温饱,需要生活的有尊严。就像我举的例子一样,父母生下来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父母没有能力抚养,没有能力治疗,自能任由他过着动物一般的生活,您认为这是好事么?

    • 霍森布鲁斯说道:

      我认为,旁人没有权利去评定一个人是否幸福,更没有权利去断言一个人的生命是否应该挽救了,大自然的规律?救死扶伤的我们,也是自然的一部分。

  34. shxl007说道:

    医院去多了,就心情不太好,尤其是关于心脏和脑。。。
    会关注

  35. 栖枫渡说道:

    文采真好。开通引用的那句话,真是美极了。

    寻正的挑刺也使读者获益匪浅,呵呵~

  36. 外科说道:

    支持李医生,科普文章应该不是生硬的说教,如果没有一点点趣味,很少有人愿意读完。我觉得这篇文章这么多评论,就是对您的最大的肯定.

  37. 粮食说道:

    悲天悯人,医生本色。

  38. beck说道:

    神经外科啊~~

    我因为耳廓下巴出了带状疱疹,引起面瘫
    针灸无效,膏药贴的好了不少,一年过去了,不怎么变化了

    哪里还能救我~~~~

  39. 西郭先生说道:

    从一个纯粹的门外汉来看,确实觉得很不错的文章了
    顶一个李医生。希望有更多类似的科普文章
    也顶一个寻正。精益求精

  40. annita说道:

    这个寻正是怎么回事?打着挑刺的名义大旗来找茬的吧?文如其人,这人真是可怕!!

  41. annita说道:

    李医生致力写出让非专业的人能有兴趣看下去的文章,这点应该得到尊重。寻正不停地“精益求精”,而且完全不理论人家写这种科普文章的大出发点,居然还要讲出这种话:“以后你自己认真写,我没那么兴趣给你改作业,要忙着写我自己的东西。你如果写得好,我写先心病时也可以参考一下。你既然在写了,就快点完成,不要自己也“艰难绽放”一把,我写时就好站在巨人肩上。”看看这种文字!!!医者父母心,父母心是什么?首先是谦卑吧?医者最应有的态度,这个名叫寻正的人,没有。那他有那么多所谓的医学知识,有什么用呢?说实话,要咱们去医院,你敢将自己的生命交到这种医者手里么?《白色巨塔》里那个财前医生,恐怕都比他强些吧?

  42. fineemb说道:

    我丫头也有先天性房间隔缺损,两个孔,一个3.3一个2.9。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检查结果。现在矛盾的是女儿活蹦乱跳,跟给没事人似的,比一般小孩看上去身体都好,感冒不发烧基本不怎么用药,上海的医生也说问题很小。但是心里总是有个疙瘩,感觉不放心,因为第一次检查是一个间隔缺损+卵圆孔未闭,当时考虑可以用介入,但现在两个孔靠的较近可能无法使用介入。这样的情况很矛盾,是做还是不做,什么时候做的好。

    • 李清晨说道:

      我只有一句话告诉这位朋友: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是中国最好的治疗小儿先心病的医疗机构(没有之一),这里的医生为你提供的建议就是最好的,别人的话可以不必听了。

      • fineemb说道:

        是的,我们也庆幸没有乱投医。当时做检查的陈树宝教授说,他其他的不敢说,至少二三十岁这个这个孩子是不可能有问题的(其他地方没人敢说这样的话)。如果想做掉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毕竟是个手术,手术是有风险的。这点需要家长衡量孰轻孰重。我很高兴可以看到李医生有这方面的科普文章,先心的科普有着非常现实的社会意义。先心儿童目前除了自身有缺陷以外还有着其他困扰,如很多地区不给有先心的宝宝做预防接种(无论那种类型的先心),先心儿童入园困难等等。我们当时接种就是遇到了很多麻烦,即使上海这边愿意开局证明也不行,后来只能到丫头外婆家那边接种,那边情况相对较好。

  43. liqingchen说道:

    如很多地区不给有先心的宝宝做预防接种(无论那种类型的先心),先心儿童入园困难等等。
    ----------------
    我操!!!!!!!!凭什么啊?????????这帮王八蛋有什么依据么????这事我真的第一次听说!您先留个邮件,关于先心病和疫苗的关系,我不好立刻答复你,我查查材料再说。

    • GeeDoker说道:

      这个本身是没错的。然而不给先心病的孩子接种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这一方面跟政策制订有关系,另一方面,现在的医患关系紧张,大家都怕担责任。

  44. liqingchen说道:

    (vaccine[Title]) AND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Title]

    找到一些零星的说法,跟我估计的差不多,也就是说先心病本身并不能成为不予接种疫苗的理由,除非该疾病(不限于先心病)已经导致了患儿的免疫抑制或其他免疫方面的异常,从令爱的情况来看,完全看不出有疫苗接种禁忌症的情况。

    • fineemb说道:

      是这样,为此我们还专门找了接种中心的主任,他给我的解释是临床医学和免疫学在理念上有着一定的区别。免疫学要讲究100%的安全(其实他们并没有达到)。

      更多的我想还是责任问题。另外,他们对先心只是一个大概念,他们不仔细分析是否有禁忌症,更不会细分是房缺、室缺还是法四。接种中心都这样认为,所以也不指望幼儿园的老师会有更大胆的行为出现,尽管我们也到了入学的年龄。

      我们经常在MSN小组(都是先心宝宝)讨论的最多的就是对宝宝今后的影响,虽然目前介入还不如开胸成熟,但大多数家长还是偏爱介入,原因就是担心今后有歧视。

      所以说科普先心对患儿的有着很大的影响。虽然目前的技术已经可以让大部分较轻的先心患儿痊愈,但在今后的学习,生活,工作方面他们仍然有很大的压力和麻烦,这个我想就是科普的意义。

  45. sign说道:

    每次看到李医生的文章都会情不自禁地动容…真挚动人!你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医生的!

  46. sam说道:

    護理人員謝過了
    很好看

  47. sam说道:

    大家都很好
    如果得一種聲音便恐怖了

  48. sam说道:

    外科
    想起腦額頁術那大誤..

  49. wanlifei说道:

    我不懂医 但喜欢你讲的故事 希望能多看到些

  50. afra说道:

    Ludwig Rehn医生的出生日期写错了,应该是Ludwig Rehn (1849-1930)

    • 九87说道:

      恩问题同楼上。不多说,继续学习

    • 李清晨说道:

      我又核对了一下文献,明明就是Ludwig Wilhelm Carl Rehn (April 13, 1849 – May 29, 1930),我敲的时候怎么就敲成(1884-1930)了呢,邪门,我去改过来,多谢提醒,只是我发现太晚了……

  51. 纯钧说道:

    “相比于残杀同类以建功立业的所谓“人物”,那些为拯救万千生灵而呕心沥血与死神抗争的人,才是我们人类的骄傲,才是真正值得铭记的英雄。”赞这句

  52. ZY说道:

    太棒了,为你第一次灌水。。。

  53. shishak说道:

    "踏着枯骨的党魁与流氓",这个形容多么深刻和意味深长啊.

  54. diao说道:

    写得太好了!天朝拍了各种各样“党史”、“革命史”。百家讲坛讲了各式各类三国、汉史、清史,唯独对人类最伟大不足四百年的科学史看不上眼,现在太需要灌输科学史、现代医学史,这些惊心动魄、热血沸腾、激动人心的人物、事迹太伟大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