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境 >> 文章

看多报刊电视后不禁感慨,今年分明是个“N年一遇”之年!刚进2010年北方就迎来“几十年一遇”的大暴雪,接着西南遭遇“五十年一遇”的大旱,现在全国各地纷纷迎来“百年一遇”的大暴雨,媒体报道从南到北多条河流最高洪峰“千年一遇”…有网友抱怨近年来,“N年一遇”频频出现,人们看到审美疲劳,甚至怀疑它是顶逃避责任的“堂而皇之的帽子”。“N年一遇”到底是算出来的还是拍脑袋想出来的?是不是哪里都能使用“N年一遇”?N是不是可以无限放大到几千几万?…

“N年一遇”不是周期是概率

水文上,“N年一遇”有个更科学的名称“重现期”。根据某地长期水文记录, 可以算出某量级的洪水平均多少年出现一次,也就是洪水重现期。洪水重现期为百年,表示当地发生某量级洪水的概率为1%,那就是俗称的百年一遇洪水。不同地方概率为1%的洪水大小并不相同,常年干旱地区“百年一遇”洪水,搬到长江流域某支流就可能变成“五十年一遇”。政府在确定防洪建设规模和等级时,要参考当地的重现期。这样可以有效防洪的同时,避免过度建设。值得一提的是,“重现期”要假定“历史会稳定重现”。如果气候变化让一个干旱地方的雨水逐年增多,过去概率为1%的洪水就会慢慢变成2%,也就是“五十年一遇”。因此,在防洪抗旱决策制定过程中不仅要计算“重现期”,也应该把未来气候变化趋势考虑进去。

“N年一遇”不是说每N年灾害就会发生一次,它只代表了历史上灾害的罕见程度。如果连续多年某地报道“N>50年一遇”的同种灾害,要么是当地气候发生改变,让原本罕见的灾害频繁发生,要么就是媒体滥用词汇。因此强烈建议媒体在提出“N年一遇”之前,核实数据来源和计算过程。

N是算出来的, 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

2007年高考,湖南文科考生面对这么一道数学填空题:根据如下某河流水位概率分布图,选择该河流平均至少一百年才发生一次的洪水最低水位。实际上,“百年一遇”的洪水就是这么算出来的。某条河过去400年,水位50米出现过4次,发生概率为1%,是“百年一遇”洪水。今年发大水水位涨到50米,那么明年统计时50米水位概率就成了1.25%,这样50米水位就成了“80年一遇”洪水。但是统计样本和方法本身就存在误差,所以N一般只取个大数,例如五十年,一百年。

N不能随便乱放大

“N年一遇”是历史统计,需要足够多的样本数,N比资料年限小的时候才可靠。比如,只有一百年水文记录的河流,计算它“五十年一遇”的洪水量级就已经比较勉强,更别说“百年一遇”,“千年一遇”… 我国水文历史记录很久远,有的地区洪水和干旱的历史记录达到上千年。然而气象灾害的降水、风速、温度等要素在现代观测仪器发明以前很难获得。我国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才全面建起统一规范的气象观测网络。那些所谓“五十年一遇”甚至“一百年一遇”气象灾害的说法非常可疑。全国常规气象观测记录也就五六十年,又怎么确定历史上平均一百年才会发生的气象灾害?其实气象专业报导的常用说法是“降水量(温度)达到N年来最高(低)值”,一传二传就成了“五十年一遇”、“百年一遇”。

N年一遇 和 N年不遇

就差了一个字,“N年不遇”像是“N年一遇”的山寨版。它的意思可以被理解为过去五十年里都没有出现的灾情,也可以是发生概率低于2%的灾情。它的频繁出现让本来就鱼龙混杂的“N年一遇”变得更加复杂。如果只是要描述灾情有多严重,完全不涉及灾情罕见程度。为了避免混淆视听,建议改用“近N年未遇”。这样媒体讲得放心,观众也看得明白。

修改版已发表于新京报新知周刊

0
为您推荐

87 Responses to ““N年一遇”为何年年遇?”

  1. 王小二说道:

    沙发?第一次兴奋中 还没看

  2. 王小二说道:

    恩看了 就有人爱危言耸听 相信科学

  3. cwseer说道:

    我觉得这个要从两方面来看,一是报道可能有失科学的严谨性,另一种可能是我们的气候已经发生质的变化。

    • 隐矢宇说道:

      你说的没错,我怀疑他们(指气象部门)还是拿着先辈们的模型和数据在做研究。当今的气象研究应该有更新的理论,更新的设备,更复杂的庞大的体系,更明确直观的模糊推测,更广的覆盖领域,更多的与国外气象部门信息交流,更多细微对全局影响的研究,更开放的平台,更多的新的一手资料,、、、、。而且我怀疑对于当前的全球气象气候问题以前的大部分稳定模型已经不适用了。
      唉!怎么就没人大胆的提出新理论呢?!

      • 机车向南说道:

        政治当头,官稳为先,没事去提啥子新建议,不就是赌博吗?话说回来还是中国学术太官僚。

  4. itsuki说道:

    推给妓者...不厚道罢...

  5. jorbin说道:

    这种描述方法既不科学又不实用,应该趁早改掉了。

    • 说道:

      这属于那种典型的 虽不明但觉厉的命名方式嘛
      或者说典型的故弄玄虚 而且毫无实际价值
      还不如像地震烈度那样 根据毁伤程度 来衡量呢

  6. Sunny Zhao说道:

    近几年的新闻中一直是有听说这些N年一遇的情况,难怪我一听就觉得很不是滋味,被雪歌一说就明白过来了!政府部门是在推卸责任是真啦。
    我亲爱的祖国,应该要象个男人一样竖立在东方啦!

  7. 黎嘉星说道:

    近年灾害多发,难道真是有些人危言耸听?为何不用心想想是否是事实,之后以提高警惕呢?

  8. diesirae说道:

    他们都2000年一遇了……不知道是怎么推测的

    • anchor说道:

      根据已知的数据,建立一个概率分布模型,然后就可以确定对应某个数值的概率,也就是N年一遇。

      • diesirae说道:

        你不觉得仅仅50年的数据样本太小吗……

        • ahyangyi说道:

          也许可以用chernoff bound来给出一个N的下界:假设你测量的数据提供了一个精确的方差,那么由你本次测量结果与期望的偏离程度可以给出一个本次结果的N的下界……

          不过Chernoff Bound得到的是个很松的下界,因为它没有对样本的分布作任何附加假设(只假设期望和方差存在并且已知),比方说实际上100年一遇的东西你用它来估计下界,说不定就只能估计出来“至少3年一遇”这样的数据;我严重怀疑得是什么样的数据才能让你用Chernoff Bound估计到2000年一遇……

      • Roy说道:

        我是搞水利的,确实是这么做的。
        经典的做法就是将数据都点在机率格纸上,用皮尔逊3型曲线来拟合
        当然,比较大的洪水是通过历史调查来确定流量水位的,那些千年一遇的洪水,也只是人们的估计。实际千年一遇的洪水,可能药再过950年才能确定吧

        • ahyangyi说道:

          嗯,谢谢您的回复,长见识了 :)
          不过维基百科上说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Log-Pearson III is the default distribution for flood frequency analysis. ,但是没有给出资料来源……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用的就是对数格纸?

  9. Quibble说道:

    发生频繁,是否要修正N年一遇的标准?因该像GDP一样华丽才行吧!

  10. 玉衡说道:

    我觉得现在问题不是N年一遇到底是如何界定的。现在很多地方的报道都不是以N年一遇的啥啥这种形式,而是“N年来最……”来表述的,如50年来最热的夏天,68年来最大的洪水,等等
    我觉得环境真的已经在人类的破坏下不堪重负了。解释科学的说法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但是真正重视环境问题,才是更为重要的。

  11. BAAJ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