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物理 >> 文章

光的样子Comments>>

发表于 2010-07-11 12:24 | Tags 标签:,

缘起

一束晨光照在阿原的眼皮上,他皱着眉翻了个 身,枕边的ipod上显示着6:23。他把被子拉到头上,却无法再入睡,只好坐起来揉着惺忪的双眼。对面宿舍的玻璃窗很晃眼,安静的空气里是远远街道上传 来的人车声,他慢慢地清醒了。对面床的两个人还在扯呼,而上铺的小廖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一床毛巾被摆出扭捏的造型。

大头廖,真该死。阿原在心里诅咒道。都怪他把 窗帘拉开了,明亮的光让生物钟进入了白天,连个懒觉都没法睡。在星期六起大早,简直就是人生悲剧啊。阿原没精打采地刷着牙,今天什么也不想做。不想自习, 不想去图书馆,不想看和考研有关的任何东西。然而一回到寝室,看着空荡的上铺,心里又一沉。那堆毛巾被的主人正在开往某著名英语培训学校的公交车上,一种 无形的压力让他明白,一个无所事事的星期六是自己所不允许的。

于是在八点的图书馆,阿原翻开了辅导材料。 “量子力学描述方式的最大特点,是微观系统的运动状态用波函数完全描写。而波函数是几率振幅,因此寻求波函数便是量子力学里最为重要的任务。”下面是一行 行的算式,反复地要他求解几率、势能、动量、能级……这就是所谓最为重要的任务?他打了一个雪菜肉包嗝儿,强压下抗拒的心理,开始演算。应该用这个公 式……那么还有一个未知量……根据这个条件……套用另一个公式……代入……变换……整理……对答案……下一题……还好,一旦进入做题状态,杂念就暂时走开 了。

再抬头时已是十一点半。喝几口凉掉的茶,他默默扫视着眼前一片低着的脑袋。大家在各自的课业里忙碌,考研的考研,出国的出国,写论文的写论文……参考资料上说,寻求波函数是量子力学里最重要的任务,可是对这里所有的人来说,它算个什么任务呢?

就比如他对面趴在笔记本电脑前小憩的mm,她 难道会在乎一个电子出现在原子身边的几率吗?她面前是一大叠书,最上面放着一副眼镜。透过镜片,他看见被缩小了很多的“文心”两个字,和正常大小的“雕 龙”二字很不匹配。中文系的,他猜,随之想起了什么。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走前最后望了一眼——她的脸埋在胳膊里,看不见。

飞机场

阿原跳上单车,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他们校区在比较偏僻的城郊,向西五公里有个滑翔机场。他把好朋友正则约出来,两人出了学校,往机场骑去。

正则读的是中文系。两人无聊的时候经常结伴闲 逛,而对不喜欢读书的人来说,无聊的时间还满多的。他们最常玩的一个游戏就是铺开一张本市地图,然后背过身丢一块小石子在地图上。石子落在哪里,哪里就是 当天的目的地。今天阿原直接说要去看飞机,正则就隐约觉出他心情不是很好,因为飞机场是大喊大叫发泄郁闷的地方。

两人在围栏外的坡上坐下来,看着引擎轰鸣的滑 翔机从头顶掠过。阿原有点闷地望着前方的跑道,跑道边停着的几架新飞机十分耀眼。正则故意无厘头起来,想要化解一下气氛:“你说,那玻璃窗上的光凭什么就 要射到我这边来呢?它可以往那边一点,往这边一点,上面一点,下面一点,反正很容易就可以避开我的眼睛啊。一点也不贴心。”

“人家本来就是到处反射的,只不过进到你眼中的概率比较大而已。”阿原并没有露出“你在讲鬼”的神态,反而他的一本正经把正则给吓住了。

“哎,我知道光是走最短路线的啦,开个玩笑,你不要这样讽刺我啊。”

阿原回过神来,不由笑了:“没有啦,我不是讽刺你,我说的是真的。题目做太多了,脑子还绕在里面。”

正则的头顶开始出现一片雾水:“我好歹也是上 过初中物理的人,等等,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他开始在空中比比划划。“太阳射到玻璃,和玻璃表面有一个夹角。根据一个什么反射角相等的原理,反射出来的光会选择一条路线,使它和玻璃的夹角与入射光相 同。而我的眼睛呢,正好处在这条路线上,就接收到了反射出来的光,那个晃我眼睛的东东就是太阳的像。当我的眼睛偏离这条路线,就看不到太阳的像了。”他把 头用力往旁边偏了一下:“对嘛,这样就不刺眼了。”


阿原大笑着,用力拍拍正则的肩膀:“对!很好!我宣布,这位同学顺利升入初三!”

“去!”

“但是呢——我还没说完——尽管这位同学把初 中物理背诵到了出口成章的境界,那也是由于他的超强记忆力,暗示了他非凡的中文潜质而非科学潜质。因为,咳,他太容易满足了。如果坚持追求一个更本质的答 案,他会发现,人类在21世纪对光的知识已经远远超越了直觉,而他脑中的解释还停留在公元前300年的古希腊。”

正则饶有兴致地插起手臂,“怎么个超越直觉法,未来研究僧战士你倒说说看。”

指针游戏

“好,假设太阳在这里,你的眼睛在这里,下面 是一面很大的镜子。” 阿原也开始在空中比划起来。“太阳发出的光可能经过任何反射路线进入你眼睛。但刚才你已经试过,只有眼睛在适当的位置才能看见太阳反射的像,偏了就看不 见。那么从逻辑上来解释,光应该是选择了那条特定的路线,每次都走最短的;而不是随机地这次走这条,下次走那条。这样很符合我们的经验。

“可是呢,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观察自然的方 式变得不只局限于肉眼。在一些精心设计的实验里,借助特殊的仪器,人们看见了一些奇怪的现象,用‘光只走最短的唯一路径’的逻辑已经很难解释了。于是人们 发展了一套新的逻辑,既适用于仪器发现的新现象,又适用于我们肉眼可见的旧现象。这一整套比旧的推理复杂得多,于是反射成像这件事也有了完全不同于直觉的 解读。现在我要告诉你这个新的说法,至于它是怎么来的以后再说。——等等,我找个棍子。”

阿原捡了根小树枝,在泥地上开始画。“光速是 一定的,那么它经过不同的路径所花的时间就有长有短。这时候,你有一个计时器,就是一根指针。用刚才的例子,以光从太阳出发为起点计时,指针的起点处在水 平方向,指向右边。然后开始逆时针匀速旋转,当光到达你眼睛的时候停止旋转。记录下指针最终所处的位置,它对应于光经过的这条路径。

“同样地,对每一条可能的路径,我们都用同样的一个指针从水平位置开始计时,记录下光通过那条路径后指针的位置。

“我们取遍从镜子左端到右端所有的点,就把光从这个镜子反射的所有可能路径都包括在内了。好,关键的来了。现在把这些路径对应的指针,按顺序首尾相接起来。然后找到第一个指针的起点,和最后一个指针的终点,把它们相连。

“这个黑箭头长度的平方,就是光经过这面镜子 后到达眼睛的概率。我们能不能看见太阳的像,取决于这个概率有多大。用这个算法,多玩几次,你会发现镜子各个部分的重要性是不同的。比如,以最短路径对应 的那个点为中心的那部分镜面对最终概率的影响很大,而两端的镜面影响比较小。

“为什么呢?仔细观察上上幅图中的时间曲线, 它在两侧变化快,接近底部的时候变化慢。这意味着对应于时间曲线两侧的指针取到各个方向,而对应于曲线底部的指针的方向趋于一致。因此中间那部分排列起来 的小指针基本上是“直”的,而两端则排成螺旋状。图中的比例是经过夸张了,精确画法得到的螺旋应该是非常紧密的,最后算出的概率非常小。

“这就是为什么我把镜子的两边裁掉,你依然可以看见太阳,因为光从中间那部分镜面经过的概率仍然很高很高;而当我把镜子中间挖空,你就见不到太阳了,因为光从剩下的部分经过的概率变得很低很低,低到不足以让你的神经产生反应。”

反直觉的镜子

正则整个人陷入了静止态,一种似乎不可能的喃喃声从他没有在动的嘴唇里发出来:“我不喜欢这个奇怪的指针理论,听上去好强词夺理……但它又确实提供了一个解释。”片刻,他活力入体,抢过阿原的树枝,也在地上划起来:“等一下,我觉得可以抓到你的漏洞。

“现在我把镜子摆到很偏很偏的地方(下图),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样是看不见任何像的。然后就按你的指针方法来算概率。光经过这面镜子的路径很长,因此把指针头尾相接得到的是紧密的螺旋,算出来的概率是很小的。这符合事实。

“好,现在看这个螺旋,上面的小指针不是指向 各个方向吗?那我就把其中一些捣乱分子拿出来,留下的都指向同一个方向。也就是说,把镜子上对应的位置都裁掉,让光只能从特定的地方反射。这些地方对应的 路径,光经过所用的时间恰好使指针都转到同一个位置。也就是说,下一个指针比上一个刚好少转了一圈。

“现在我要算出光从这个条纹状镜面反射进入你 眼睛的概率。看好咯,根据你的规则,我把指针按顺序头尾相接,这次它们排成了长长一根棍儿。把第一个指针的起始点和最后一个指针的终结点相连,我得到了好 长一条线段!哈!那么我看见反射光的概率就是很高的咯?就是说,把镜子摆得这么偏,我还是会被太阳刺到眼!用完整的镜子看不到的东西,裁掉一部分反而看得 到了,这不矛盾吗?你怎么解释,未来研究僧同学?”

阿原十分得意地做了一个解下披风的动作:“徒儿有慧根,你悟了,袈裟送你。”(继而两男恶战,略去三千字)

“好啦,你逻辑能力够强。你的推理是对的,如果把镜子裁成那样,你就可以看见反射光,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已经有人做实验证实过了。”

“等等,就是说,我只把镜子中间挖空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到;但继续把左边的镜面裁成细条,就又看到了??”

“一点不错。听起来很矛盾,但是大自然好像不在乎我们的感受。这正是古希腊人的光学理论所不能解释的现象,当然在他们的时代也没有足够的技术来观察到这个现象。”

“嗯,确实很反直觉呀。”正则挠挠头。

“反直觉,但是很有效,经典的和现代的物理现 象它都能解释。所以量子物理还蛮好玩的,是一种概率当道的感觉。就比如最简单的问题,光为什么直线传播,古希腊人说因为直线是从一点到达另一点的最短路 径。但是量子理论说,耗时最短的路径概率最大,因此我们不能确定光是走哪条路的,只能说有很大的概率是走直线。”

“有点颠覆我的世界观哎,你们学物理的就是要研究为什么光会有这么奇怪的行为吗?

阿原用力摇头:“还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光是这个样子的,我们学的只是去计算各种情况下光通过某个路径的概率。而这个计算本身就已经够复杂了,足够花掉读一个研究生的时间。

“有那么夸张?我觉得我一学中文的也理解得差不多了啊。

“废话……是我在讲给你听啊。我已经把很多很多的技术细节丢掉了,这些只是一个近似的描述。实际上,经过镜子的路径有无数条,你是不能把这些箭头一个个分得这么清楚的。要计算概率,得用到积分,而且是很难的积分,使用一种叫变分法的数学技巧,还涉及到泛函,泛函中会有虚拟路径,它……”

“停,停!我错了……”正则打断了阿原的话,“老大,我信任你,具体计算是你们的任务,我只要知道原理便好了。”

“哈哈,就是嘛,没事不要趟这浑水。想起考研题我就头大!”

“但是你面对的机会也是别人所没有的。像我听你讲这些,觉得‘哦,世界真奇妙’,但我却没有办法进一步去探索。因为懂概念和懂数学是两码事,你们这样一步步地把计算学起来的人才有机会看透直觉看不到的东西。”

“有道理。——咦,我怎么觉得你轻易看透了我看不透的东西……”

“这你都看不透,还学什么物理!”

“喂!”
……

一个星期六就这么过去了。


=========== 故事里和故事外的分割线 =============

这篇文章的源头是费曼先生于1979年面向普通大众作的一个讲座,关于量子光学的。费曼是得过诺奖的理论物理学家,同时又是极出色的演讲者,难得有人能把艰深的东西讲得这么通俗又有感召力。推荐感兴趣的同学看一下,如果有英语好的来做个字幕,就造福大家了。

费曼讲座:光、电子、路径积分

另外,松鼠Sheldon同学有个很重要的建议,感谢他的提醒,这里有必要强调一下。他说:有些读者可能了解一些量子物理学的具体计算方法。在实际的路径积分中,会用到变分法和泛函。其中会涉及到一个“虚拟路径”概念,光的虚拟路径是允许超光速的,但这些虚拟路径的贡献相抵消了,留下概率最大的就是实际的路径。光在实际路径中是有最大速度的,超光速的情况不存在。

所以请读者不要因本文的过于“通俗化”而引起误解,觉得可以超光速。当然,如果你根本不知道我这里在说什么,就放心吧,你没有误解。。。

最后,还是要感谢Sheldon提出,这个问题的本质是量子的叠加态原理。仍有兴趣继续了解这个原理的同学,请收看费曼关于双缝干涉的讲座视频,也是精彩得不得了哦。

Richard Feynman: Probability and Uncertainty-the Quantum Mechanical View of Nature

(是Microsoft Research的网页,会提示你装一个插件。下载安装就能看了。)

0
为您推荐

80 Responses to “光的样子”

  1. lament说道:

    沙发?鸡冻……

  2. Stiger说道:

    这两天刚好在看 量子物理史话。
    对量子学有点兴趣。

    可是发现这篇文章还是没看太懂 - -
    特别是指针、箭头、概率那里。

    貌似高数有学过这个。不过忘了。

  3. leebha说道:

    我是读完再沙的发

  4. younx说道:

    好长,好像很有意思,好像能看完

  5. nemoo说道:

    读完剩板凳了

  6. boy@说道:

    我真的不喜欢这种对话体的科普文章,对话无益于理解其中的科学原理,反而让我更加糊涂了。

  7. 石鑫说道:

    疑问:
    小箭头代表的是什么?求解

    • 安婆婆说道:

      光的路径积分方程中,某路径x对应概率是这样一项:phi(x) = e^(i2πS/h),符号^代表“指数”。小箭头代表的就是那个S,是x的函数,称作“相”。i是虚数单位,h是普朗克常量。总的概率就表示为概率对x积分的平方:Prob(x)=[积分(phi*dx)]^2。当然对S(x)的计算不是把它画成箭头,而是有很复杂的处理,涉及到拉格朗日函数什么的。。。

      • Metaverse说道:

        汗,果然很复杂……看文中的解说,小箭头似乎是跟时间有关,那跟这堆公式里的x是什么关系。。。?

        • anpopo说道:

          小箭头的取向和x有关,一个x对应一个箭头;同时,x是时间的函数,所以小箭头也和时间有关。

      • Sheldon说道:

        对的,这个相就是作用量,是拉格朗日密度的路径积分。在你的例子中,作用量等价于“光程”。所以,实际路径是最小(作用量)光程原理的体现。

      • ffxba说道:

        貌似大学物理里有这个公式,曾经背过的说。

  8. 栖枫渡说道:

    我只问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个钟的指针是逆时针方向转的??

    ps:中文系出正则这样的人概率很低……

  9. 减肥砖家说道:

    好好 看不懂

  10. sunshine说道:

    我X 没看文章 就看到那个图:
    入射角和反射角的定义犯了初中物理错误选项里面才会出现的错误
    竟然没人指出?科学松鼠会的水平不至于这么业余吧。

  11. Mine说道:

    我也不喜欢对话式的文章,看起来反而累,抓不到重点,不如详细地介绍一下怎么做这个“通俗”的实验。

  12. 单翼羽说道:

    这篇读的很过瘾啊,看来我更适合这种“软科普”一点。然后我是量子物理白痴,读的时候,因为 “指针”的周期似乎并没有给出,所以只是模糊地认识到大概在镜子边缘时候单位角度差产生的距离差比较大,如果光速不变的话那么时间差就打所以指针连起来会画出螺旋一样的结构,有机会想看看更具体的解释。反直觉那部分仍然有些难以想象,很想看看实验,镜子会反射不符合反射定律的位置的图像。
    谢谢作者,嘿~

    • 安婆婆说道:

      我不是学物理的,这个是根据费曼先生讲座内容写的,他没有讲到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了。更具体的解释需要硬下头皮去钻研公式才能真正理解了吧。我也想看那个实验呢,嘿嘿。谢谢你~

  13. kele说道:

    最后一个板凳

  14. 再见阿南说道:

    写得好呀,有一点问一下,如果把镜子放到很左边的位置上,切割后可以看到太阳的话,是不是就说明被切割掉的部分反而导致不能看到光,就是有点不好理解。要是回答起来要很多理论基础,就不用理我,呵呵!

  15. 陈二说道:

    满科普,就是对话到反直觉的时候我out了。内功太差已看的鲜血乱喷了

  16. zooyard说道:

    不太懂 是不是有点像波的叠加的意思?

    但作者在文中没有引导读者想象“计时器指针转得非常快”这一点 所以我想大多数和我一样的麻瓜读者会把这“计时器”理解为类似钟表的东西 顺着下去就会觉得指针转动的速度大概就是秒针的速度 接下去就会觉得:太阳距离地球那么远从镜子边缘的光线反射到人眼的路径和从镜子中心反射到人眼的路径长度那点差异微乎其微 计时器指针角度变化应该是很小的 就很难理解下文中的内容了。

    我们麻瓜读者的想象力是匮乏的 作者一提到计时器、指针 如果不加其它提示 我们就会想象成钟表 作者在引导读者构想场景时要非常留心这一点。

    • anpopo说道:

      谢谢提醒,那个指针是对一个抽象物理量的形象比喻。我不怕引起读者误解,我觉得没关系:)当有人觉得这篇文章似乎讲了些好玩的东西,但又讲得不清楚,然后他就跑去查资料把自己的疑问搞清楚,那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17. 金色葡萄说道:

    这篇好难。该多给点参考文献。猜测那个使远距离也能看到太阳的镜子表面的遮挡条纹是符合什么三角函数的。比如tan之类的。哪位可以给出解析式?
    超出我的理解力了。是某种菲涅尔棱镜?
    似乎可以依据此设计出某种特殊的多焦透镜啊。
    楼上的公式和光瞳函数很像。

    • anpopo说道:

      对不起,那个解析式不是三角函数的。要弄明白它,你必须去看看狄拉克方程,薛定谔方程以及费曼、施温格等人的文章。它不是用初等数学来求解的。

      • 金色葡萄说道:

        有三角函数的近似解吗?你说的几位先贤,恐怕以我c类高数d类物理的水平,搞不定的说

      • 金色葡萄说道:

        我可能引用了某个衍射计算时的近似才得出三角函数近似解。
        初等物理的解释可以是由于切割了镜面,每个切割点就是新的波源,做球面波,计算出满足波峰叠加点的位置在观测点上。的切割(遮挡)位置

        • 金色葡萄说道:

          考虑到眼睛和太阳其实是共轭的。
          给个几何解法:以眼睛位置圆心,以波长的整数倍做同心圆,(大概和文中所说的时针转一圈等价),跟镜面所在直线相交,交点就是切割点,一直切到半波长同心圆的交点。
          不知道对不对

          • 安婆婆说道:

            我不知道对不对,但是你用的是经典的算法,这个和量子理论中的“相”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不是近似解。量子光学算出来的路径是符合经典光学的结论的,但其后的假设和思路是两码事。

  18. 金色葡萄说道:

    哦,如果把反射镜改成透射镜,人眼放另一端。那么这个“边缘镜“等价于菲涅尔波带片的一部分。这样解析式就好求了。

  19. 金色葡萄说道:

    传统一点的理解,大概是由于遮挡条带的狭缝作用,产生了衍射。衍射光相互干涉的叠加作用在眼睛处成像了。遮挡条带可能=round (cos(k r^2)),r是镜面中心。

    • 阿斯加尼奥说道:

      费曼的那个系列讲座国内有出书的:

      光栅反射镜的现实例子就是CD的表面,对于不同波长的光线,那个箭头转动的速度是不同的,所以我们在CD上看到的反射光呈现出五颜六色。

  20. 金色葡萄说道:

    嗯,这样的话,还是在傅立叶光学的解释范围之内,松了一口气。

  21. 金色葡萄说道:

    不过这样看,波带片的能量损失好大啊。以前没注意过反射光的问题。几年前有篇新闻叫lens without mirror。在铝箔上打孔制成衍射透镜,作为太空望远镜的镜头,便宜容易展开。有兴趣的可以看看。计算结果会接近吧

  22. anpopo说道:

    看来有必要做个说明。我这里并不可能一步就把量子力学都给讲清楚,那超过任何人的能力范围。也许读它的最好方式,就是像正则说的,把它当成概念性的起步点,然后如果想了解更多,就根据兴趣去查找适合自己知识范围的其他文章。

    我写这个的目的不是要传授什么知识,那是大学课堂的任务。这里只是把我从费曼讲座中学到的一点点东西来和大家分享,至少它让我觉得有意思,能稍稍改变自己对世界的原有看法。如果能让你也觉得有那么一点意思,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里请大家不要把从科普文里面的东西当成准确无误的科学,科学要变成通俗的说法,都要经过或多或少的近似去丢掉技术性的细节。

    如果你的目的不光是找找乐子,还想寻求真知,那么求知是一件不能偷懒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努力寻找真相。磕开的坚果只是为你补充第一步的营养,好有能量和热情去自己走下一步;但若只吃别人磕开的坚果,就要意识到你仍然停留在第一步,并且忍受上面沾着的别人的口水 ^^

  23. 金色葡萄说道:

    很好玩哦。似乎可以制作很古怪的透镜啊。透镜就是对平行光入射而言,某一点的概率远高于临近点。天亮找书去。有啥浅显的入门书籍推荐呢?数学部分,用mathematica软件能搞定么

  24. Hangry说道:

    用天真的笔风写大学生活不大好吧,反正我看着就是感觉别扭。

  25. 阿斯加尼奥说道:

    QED:论物质的奇异性

    光栅镜的现实例子就是CD

  26. 阿斯加尼奥说道:

    对于不同波长的光线,那个箭头转动的速度是不同的,所以我们在CD上看到的反射光呈现出五颜六色。

  27. shen sun说道:

    很喜欢这个已被磕开的坚果.有句话安婆婆说的很好:"如果你的目的不光是找找乐子,还想寻求真知,那么求知是一件不能偷懒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努力寻找真相。磕开的坚果只是为你补充第一步的营养,好有能量和热情去自己走下一步;但若只吃别人磕开的坚果,就要意识到你仍然停留在第一步,并且忍受上面沾着的别人的口水 ^^就是最后一句让人恶心. 特别在吃过饭后.

  28. 范春明说道:

    你还是很不错地。

  29. 金色葡萄说道:

    是否有可能制作出一种量子透镜。为两个焦点纠缠的状态。一旦观察,则塌缩成一个焦点。某种行为后,又可以方便的恢复纠缠态。

    • william H.Wei说道:

      呃。。。波函数坍塌后,还能恢复吗?

      • 金色葡萄说道:

        看我在后面写的那个液晶设计,算不算可复性的?
        从实验设计上,似乎没有足够体现出量子特性呢,用液晶做菲涅尔波带片也可以有同样的实验效果。接通光源,出现一个焦点,切断再通,可能出现另一个焦点,事先你也不知道是哪个。呵呵。
        理想的情况,是没有那个检测结果的CCD,让某种量子特性自身能够抑制另一种并且维持。然后当输入光切断以后,系统复原进入纠缠态。这样就好了。

  30. 金色葡萄说道:

    Eg. 在镜面上用些可复性的感光显影材料组成镜面的切割部分。曝光以后形成遮挡。

    • 金色葡萄说道:

      又想出个好玩的。用液晶屏。看来特定的遮挡或者条纹可以改变反射方向,于是选定两种方向的条纹,高频交替显示。对应反射方向上有ccd。用正反馈链接。就是当a方向上的ccd探测到光时,液晶显示a条纹,并且关闭b组ccd。反之亦然。当ab组ccd都无光的时候,液晶屏恢复快速闪动。
      好玩啊。
      有人能帮我做这个实验么?

  31. 乌鸦说道:

    看来也只有初三的水平了o(╯□╰)o

  32. 猪脑壳说道:

    好像我是一点都不懂

  33. 橘子起司说道:

    很好看啊。。。看完又看了一遍。。。虽然我明白了 。。但是现实肯定比这个复杂不知道多少倍。。。物理真的很神奇。。。

  34. lazylulu说道:

    依然不懂~~

  35. nanerhebu说道:

    费曼物理学讲义上册,最短光程原则

  36. leoncool说道:

    没看懂哎,学的全还给老师了

  37. 木木竹本说道:

    箭头的长度是不是也是有意义的?LZ的文章里好像箭头都是等长的么
    费曼的讲座里面最后那个提问时间里的回答是说可以看做无数个很短BABY ARROW的叠加么
    SO WHAT'S THE MEANING OF LENGTH?

    • anpopo说道:

      长度其实是零来的,因为是积分……就像dx可以被想象成小长度单位,但实际上是没有长度的

  38. Sunny Zhao说道:

    文章很有趣,但中间也是很多没看懂,看来要多读几次了!

  39. xuehui869说道:

    对话体感觉不好

  40. 觉得量子物理对于直觉破坏已经达到禅的境界了,嘿嘿。

  41. 木木竹本说道:

    可以不可以这样理解 其实光的实际路径不是光程最短的时候 而其实是光程的一阶导数最小(应该是=0吧?)的时候 因为那样的话一串箭头的角度变化最小 然后概率就最大了
    而在宏观上我们知道 光取光程最短的道 也就是说 光程最短的时候一阶导数也最小?
    不知道有没说清楚

  42. Michael.Z说道:

    第一幅图写错啦。反射角=入射角

  43. 白左说道:

    我喜歡這貨~~量子力學很奇妙的

  44. 浮云~~~说道:

    “我们都用同样的一个指针从水平位置开始计时,记录下光通过那条路径后指针的位置”
    “这些地方对应的 路径,光经过所用的时间恰好使指针都转到同一个位置。也就是说,下一个指针比上一个刚好少转了一圈。”
    为什么是刚好少了一圈呢?不是说都从水平开始计时,都在同一个位置了吗?

  45. lovae2012说道:

    网站打开来没有视屏 断断续续的英文 听不懂

  46. sk说道:

    我们能看到物体就意味着有太阳的反射光进入眼睛,镜子虽然摆得很偏,但是我们能看得到,当然就有反射光进入我们眼睛。
    按照文中的说法,把镜子摆得这么偏我还是会被太阳刺到眼,是根据图中曲线和直线平方交叉的概率推算的,其实镜子摆得这么偏,得到的概率还是很小,根本达不到刺眼的地步吧。
    纯粹是文科生,欢迎鄙视。

  47. Marvin说道:

    请问为何在量子物理学中,镜面反射光时,入射角与出射角不相同的光也有几率打到人的眼睛里呢?本人高二水平而已,请见谅。

    • 幽壁哲兰说道:

      文中意思好像是说,光打在镜面上反射角度并不一定是与入身角相等的,而只是反射角与入射角相等的结果这种概率高,经验所觉察的是高概率事件当成了完全概率

  48. 幽壁哲兰说道:

    光反射角也是个概率事件?

  49. upper说道:

    我这一个光学专业的看着都有点晕

  50. 糖糖说道:

    读完只剩粪坑了! :cry:

  51. 孔小弟说道:

    居然看懂了,庆幸自己学了数学!ps:我很喜欢这种对话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