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一条会走路的鱼Comments>>

发表于 2010-06-25 08:00 | Tags 标签:, , ,

一条会走路的鱼

——做俯卧撑的鱼、玩滑道的蛤蟆、以及达尔文为什么是对的

1、一条会走路的鱼

2004年7月,芝加哥大学的古生物学家舒宾(Neil Shubin)终于在北极找到了他寻觅十载的东西。那是一条在岩石中沉睡了3亿7500万年的鱼。它有鳄鱼一样扁平的头颅,可以灵活转动的脖颈,还有可以做俯卧撑,也可以在泥浆里灵活爬行的强壮胸鳍——几乎可以说是原始的腿。这个怪物被命名为提塔利克鱼(Tiktaalik)。

舒宾殿和他的俯卧撑鱼

clip_image001

真正的科学理论不仅仅能解释现有的东西,也要能预言未来的东西,在3亿8500万年前的岩石里有各种各样的鱼,3亿6500万年前的岩石则有许多两栖动物。根据进化论的预言,我们应该能在这两个时代,两类生物之间发现一个过渡的环节。科学家们去找了,发现了3亿7500万年前的,有腿,会走路的鱼。达尔文再次证明了他的英明与正确。

不过,为什么是达尔文?他说,复杂的生物是由简单的生物演变而来,我们是猿猴的后裔,然而有一个法国人提出类似的观点。

你在生物课本上能看到拉马克(全名是吓人的Jean-Baptiste Pierre Antoine de Monet de,Chevalier de Lamarck)这个名字,“生物学”(Biology)一词就是他创造的,早在达尔文的名著《物种起源》出版前五十年,他就提出了生物进化的概念。

clip_image002

拉马克相信,用进废退是生物进化的动力。多用的器官就会进化,不用的则会退化。提塔利克鱼多做俯卧撑,它的鳍就会进化成腿,学会走路。长颈鹿不断抬头伸颈去够树叶,脖子就会进化到两米长。拉马克考虑过,如果猿练习直立,也许会进化成人。

美国西部的老故事:印地安人养了一条大马哈鱼,他懒得给它换水,就教这条鱼在陆地上生活。他把鱼从桶里拿出来,让它离水几分钟,后来是几小时,再后来它不仅能呼吸空气,还能跟在主人后边跑,要不是有一天它掉到河里淹死的话,这个活宝跟主人永远也不会分开的。

我们每天都看得见无数用进废退的例子:熟能生巧,肌肉要锻炼才能强健,收银员点钞比穷学生更快。然而,光有用进废退并不够。演化是极为缓慢的,鱼鳍不是一下子变成人腿,而是历经3亿7500万年,上千万代的渐变。如果鱼老子进化出强壮的腿,不肖的鱼儿子却没有继承老子的传统,向人类进化的路就会断掉。这就需要有某种办法,让儿子继承老子的特点。

拉马克的理论要成立,需要“获得性遗传”,意思是说,父母靠后天锻炼得到的特征,都可以遗传给后辈。鱼爸鱼妈锻炼出强壮的腿,鱼儿子一生下来也会有强壮的腿。宇智波家的祖先修得写轮眼,宇智波佐助一生下来就继承了写轮眼。在拉马克的时代,大家都相信这是真的(我的意思不是说写轮眼是真的!)。达尔文的祖父伊拉斯谟(Erasmus Darwin)就相信获得性遗传,达尔文一直认为拉马克抄袭了他爷爷的观点,碎碎念不已。

让大象给坐了一下。回家方便了。

怎么呢?没开门,从门缝就进去了。

好吗,坐瘪了。

估计影响到遗传基因了……

这玩意也遗传哪?

他的后辈儿孙啊,估计都跟相片似的……

——德云社相声《进化论》

2、癞蛤蟆的悲哀

拉马克终其一生,他提出的用进废退思想都默默无闻,直到《物种起源》掀起轩然大波,达尔文的反对者们才把他翻出来,把“用进废退”、“获得性遗传”作为和达尔文交战的武器。

卡默勒(Paul Kammerer)就是其中之一。他养了一群产婆蟾(Alytes obstetricans),这种癞蛤蟆产卵的时候,公母蛤蟆会抱在一起,就好像公蛤蟆在当助产士(其实是在排出精液),因而得名。

卡默勒殿与产婆蟾殿

clip_image003
clip_image004
生活在水里的癞蛤蟆,公蛤蟆脚底都有粗糙的肉垫子,叫做“婚垫”(nuptial pad),在交配时抓紧光溜溜湿精精的母蛤蟆。但产婆蟾是在旱地上办事的,没有这一器官。然而卡默勒在水里养产婆蟾,强迫助产士在水里干活,下一代的蛤蟆脚上长出了防滑垫!卡默勒洋洋得意,认为产婆蟾靠着努力攀登运动,进化出了婚垫。虽然婚垫比不上人腿构造精巧,毕竟也是一个“靠用进废退得来”的特征啊。
水生蟾蜍的必备外挂
clip_image005

然而,他的大发现受到许多科学家的怀疑。

卡同学:我发现,拉马克是正确的!

众科学家:让我们好好看看你的癞蛤蟆行吗?

卡同学:……

众科学家:我们做你的实验,都不能成功,这是怎么回事?

卡同学:……

最后科学家得以一览卡默勒的宝贝标本,却发现“防滑垫”根本就不是肉垫,而是用针往蛤蟆脚上打墨水肿起的黑色小包。

众科学家:……

卡同学:……

一个多月之后,卡默勒饮弹自尽。

比卡默勒更早一点,另一个有虐待狂倾向(玩笑而已)的科学家,达尔文的支持者魏斯曼(August Weismann)已经做过实验他把老鼠的尾巴斩断,然后让断尾老鼠生小老鼠,然后再斩断小老鼠的尾巴……这样重复了22代,老鼠还是坚持不懈地长出尾巴。

魏斯曼虐待老鼠的用意在于证明拉马克(以及当时的许多人)的错误,后天获得的特征并不能遗传。断尾的老鼠不会生断尾的小孩,同理,鱼爸妈即使每天做三个俯卧撑,小鱼也不会继承爸妈锻炼出的腿。

中国人即使代代裹小脚,女孩生下来依旧是天足。曾经有一个因事故失去一只眼的美国人,被判处绞刑,因为村里的母猪生了一头独眼小猪崽。可惜法官没有学过遗传学。

在那个时代里科学家还不知道,使得提塔利克鱼长腿,蛤蟆长婚垫,并且保证腿和婚垫传给下一代的东西是什么。今天我们已经知道,它的名字叫基因。

3、蛋白质的菜谱

如果要打比方的话,基因最像的东西是一本书,一本菜谱或药方,上面写的是制造蛋白质的方法。蛋白质是维持生命的重要物质,既是构成身体的砖瓦,也是搭建身体的工人,一句话,基因造蛋白质,蛋白质造人。

你身体的变化,无论学会点钱,还是做俯卧撑锻炼出更多肌肉,或者被无情的科学家切掉了尾巴,并不会让基因发生变化。你是一道照着基因菜谱烧好的菜,烧好之后,不管你是被吃掉,放凉了、还是馊了,都不会再改动菜谱。

枯燥的遗传学让人不耐烦吗?我已经是不耐烦了,我拿起一本小说,《缥缈录》,红色封皮,一张插页,109页。请回答我,这个书名,指的是这109页纸,贴塑膜的封面和插页,再外加一点油墨吗?这些东西可以用来随便印哪本书。

基因菜谱写在一种鼎鼎大名的化学物质——DNA上,DNA这个词很高级,但你不能说它就是基因,DNA是物质,而基因是信息。基因虽然写在DNA上,但它与DNA的关系,犹如书中的内容与纸的关系。

信息的特征之一是流动性,可以从一种载体到另一种载体。纸版书可以扫描进电脑里,可以在登载在杂志上。基因也不能例外,现代技术允许我们把基因的内容输入电脑,让它从写在DNA上的信息,变成写在芯片上的信息,就像对待一本“真的书”一样。

癞蛤蟆和人都曾经是鱼,蛤蟆和我们身上都保留着祖先的烙印:一个月大的人胎儿看上去跟鱼没什么两样,它有类似腮的东西,还有尾巴,癞蛤蟆是由蝌蚪变来的,蝌蚪像不像鱼,就更不用说了。

蝌蚪成长的变化是惊人的。有鳃,吃水草,圆圆身体连着一条小尾巴的动物,要变成呼吸空气,吃虫子,长着四条腿和一身疙瘩的动物,这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基因却一点变化都没有。魏斯曼的老鼠已经告诉我们,后天锻炼的造成变化不能写进基因,因而也不能遗传给下一代。小蝌蚪不是靠着锻炼长出腿来,蝌蚪之所以长腿,是因为他的基因里,预先已经蕴藏了制造青蛙的配方。

基因是一本巨大的书(人类基因携带的信息量相当于《圣经》的800倍),但你不是随时都要用到全部的内容。你身体上每个细胞都要观察周围,然后根据时势需求,从书里挑出有用的段落。在需要生长发育的时候,产婆蟾用的是造蝌蚪的基因,需要结婚生小孩的时候,则动用造蛤蟆的基因。

这是基因跟菜谱有一点不同的地方,它是活的,驻扎在细胞里,监督着生物体的一举一动,随时提供需要的蛋白质配方,掌管生物体的运转。

在这方面,基因又有点像小抄,需要的时候才拿出来,没有人上着课把小抄晾在桌子上的。后天锻炼确实能在一个人(或蛤蟆)身上产生用进废退的变化,但这些变化不需要增加新的生命配方,只要基因抄神从鞋子里抽出几张早准备好的小纸条。我们早就拥有使肌肉发达的基因,俯卧撑并没有创造新的基因,只是唤醒了已有的生命配方而已。

基因是一本“活的书”,这也造成了一些麻烦,比起纸版书,它的内容更灵活,很容易删改。你可以把一条拿破仑的生卒年月加进一堆语文小抄中。

细胞分裂时不小心,或者受到紫外线照射,都会使它出错,称为基因突变。有些东西觉得基因突变还不够,要采取更多手段来改变这堆小抄。

例如细菌,我们细胞内的基因紧密包裹在细胞核内,而细菌的基因在它们细小的细胞内自由漂移,像一捆浮在水池里的绳子。细菌经常从别的细菌身上拿一点基因,例如抵抗抗生素的基因,来丰富自己的配方。吸取别人的基因,是细菌的性生活。它们不在乎对方是不是同类,危险的痢疾菌会从温顺的大肠杆菌身上吸取基因。甚至有许多细菌是恋尸癖,它们从死细菌身上吸取基因。

病毒甚至更为狡猾,比如艾滋病病毒,它们感染我们的细胞,把制造病毒的配方插入我们的基因里,我们的细胞被俘虏了,老老实实地按照这些配方制造更多的病毒。我们身体里藏匿着许多病毒基因的残骸,它们被身体封印了(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能再兴风作浪制造病毒。

更邪恶,也更有趣的是“反转录转座子(retrotransposon)”,它是你体内的一小段基因,但它会把自己复制一份,然后把复制品重新贴到基因里。反转录转座子于人无用,但它们复制自己的能力太强了,在你的细胞里胡乱张贴了几十几百万份,它们是与生俱来的“人体内置病毒”,是由DNA构成的寄生虫。

有时候反转录转座子乱入会引起很严重的后果。它会把自己的复制品硬贴到基因中间,把那些正经干事的基因配方被打乱,这样,基因配方就无法使用了,这就好比菜烧到一半,突然发现菜谱里贴了一张“专治不孕不育”。这些内置病毒把自己贴到止血的基因中间,结果就是可怕的,流血不止的血友病。

4、中心法则

笔者十分熟悉的东西

clip_image006
北京中关村立着个傻兮兮的麻花形DNA雕塑,要归功于两个人。大器晚成的物理学家克里克(Francis Crick),与23岁获得博士学位的天才正太沃森(James Watson),这两个人性格截然两判,但无疑都是才华横溢。他们发现DNA分子的形状是麻花状,也就是鼎鼎大名的“双螺旋”。
克里克殿还是蛮帅的……
clip_image007

暂且不提双螺旋,克里克的另一个伟大发现,是“遗传学的中心法则”(genetic central dogma)。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它的重要性。

我曾说过基因是制造蛋白质的菜谱,是写在DNA这种物质上的书,是随用随拿的小抄。这三种东西有一个共同特征,它们都是信息。如果你为了烤几块饼干而翻开菜谱,或者在考试时从鞋里拿出纸条,你所寻找的也都是信息。

请大家坐好,下面要上猛料了。中心法则的内容,正是基因和小纸条的不同之处:小抄的信息流动方向是“双向”的,也就是说,你可以把小抄上的拿破仑生卒年月落霞与孤鹜齐飞E=mc2抄到试卷上,也可以把试卷上的内容抄到小抄上(如果老师没有注意的话)。然而基因里的信息流动是“单向”的,也就是说,基因里的信息能传给蛋白质,而蛋白质不能把信息给基因。

阴曹地府里,拉马克、魏斯曼和训练鱼的印地安人正吵得热火朝天。用进废退已被魏斯曼打翻,教鱼学走路,不能让它进化出腿的基因,但魏某自己认为基因不会变化,也被细菌、病毒和无良的逆转录转座子推翻。既然基因可以改变,为什么鱼不能靠俯卧撑改变基因,进化出走路的能力?

让我们暂时离开遗传学,回到鱼类进化的话题上来。3亿7500万年前,提塔利克鱼被凶恶食肉鱼追杀的紧急时刻,身体和基因的对话可能是这样的:

身体:救命!前面是泥沼!没水路了!

基因:……

身体:请修改配方,加入制造腿的基因!

基因:……

身体:尾尾尾尾巴被咬咬咬咬咬住了!

基因:……

身体:完完完完完…完…蛋…了…

基因:……

还好克里克同学在5年前也死了,中心法则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答案。蛋白质是身体的砖瓦和工人,基因里的信息可以传给蛋白质,然后通告身体,然而这一信息流是单向的,身体收到的信息,无法通过蛋白质传给基因。不管鱼在泥淖里如何挣扎爬行做俯卧撑,官僚主义的基因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不会顺应身体上报的信息,加入长腿的配方,从身体通往基因的上访路根本没有开通。

基因是生命的蓝图,这其实是个很糟糕的比喻,动物学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也许你读过他的成名作《自私的基因》,也许你还知道他年轻时非常帅)曾讨论过这个问题。

蓝图是一幅画,能指导我们建造一间房子或一辆汽车,而蓝图本身就长得像一间房子。菜谱则是一大堆字,长得既不像动物饼干也不像葱爆羊肉,但你可以根据这一堆字内蕴含的信息做出菜来。菜谱和蓝图的不同是,蓝图与房子存在精确的对应关系,你可以翻开蓝图,指出哪里是檩子,哪里是椽子,房子里的每一个零件,你都能在蓝图上找到对应的图样。

菜谱和饼干并不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如果你改动菜谱里的字,也许所有饼干的味道都会不同(比如放多少糖),也许只有一块饼干的一小部分会不同(比如动物饼干的眼珠),也许你改了菜谱最底下的字,饼干的最顶上一层变黑了(比如烘烤的温度)。在这方面,基因也是一样。鱼的基因看起来并不像一条鱼,人的基因也不像人,有些基因的作用波及全身,有些基因只管一小块地方,而且排列杂乱无章,你无法在基因和鱼之间,建立起蓝图和房子那种对应。

如果基因是蓝图,提塔利克鱼的基因就会是一张袖珍鱼画,鱼身体的精确微缩版,有脑袋,心脏,鱼鳍等等。这样,提塔利克鱼锻炼出强壮的鳍,鱼鳍就可以轻易找到基因图纸上“鱼鳍”的一部分,把更加强壮的鳍写进蓝图,流传后世。然而我们身为饼干,不得不承受基因的官僚主义。

尾声:达尔文收复失地

我在前面把卡莫勒说得像个骗子,这样其实不太公平,有人认为“墨水门”并不全是一场闹剧。也许陆地上的癞蛤蟆可以装备水下新道具,但不是通过拉马克的方法。

产婆蟾虽然没有防滑垫,但它的祖先是水生的癞蛤蟆,应当拥有这一装备。产婆蟾同学很可能继承了这一防滑外挂的基因菜谱,只是不再使用它了。如果一个器官没有用,最好让它退化消失掉,还可以节省资源。

卡莫勒把产婆蟾泡到水里,没有防滑垫的蛤蟆抱不紧,交配也就变得很难。这时如果有一只基因突变的产婆蟾,重新长出了他祖先的攀登工具,他就会在水中大展身手。这是一个进化的过程,却和拉马克的用进废退没有关系,蛤蟆之所以进化出婚垫,不是因为攀登运动,而是因为没有婚垫的蛤蟆都断绝了香火,被自然所剔除,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就是著名的“自然选择”,提出这一理论的人,不需要我再度点名了。

卡莫勒以为自己在为拉马克辩护,实际上却证明了达尔文的理论,后来他不择手段,把正常的蛤蟆都拿来戕害一番,产婆蟾实验才变成一出黑色喜剧。斯人已逝(晚上不要来找我),无处对证,但这个故事是合乎情理的,虽然拉马克相信人是由猿进化而来,会做俯卧撑的鱼却皈依达尔文门下。

0
为您推荐

63 Responses to “一条会走路的鱼”

  1. cat14991说道:

    此文比较通俗,鉴定完毕。

  2. 秦风啸说道:

    "曾经有一个因事故失去一只眼的美国人,被判处绞刑,因为村里的母猪生了一头独眼小猪崽。可惜法官没有学过遗传学。"
    这个H笑话讲得相当隐晦啊……

  3. 黑白说道:

    虽然我是外行,但那个癞蛤蟆和婚垫的故事,似乎用表观遗传学来解释更好些。

    • Ent说道:

      还米有证据表明epigenetics能影响到这个层面……后生生物里epigenetics现在看来还不是那么重要。

    • 黑白说道:

      我不是拉马克主义者,不要敏感

      我只是在想,根据表观遗传学来看,表观基因标记是可以遗传的,也算是获得性遗传了

      至于婚垫,只是我的小小猜测,毕竟这方面机制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

  4. 木石说道:

    很精彩的故事,卡莫勒应该不会去找你的。

  5. MarsV说道:

    边看边笑,内伤了

  6. 依山居说道:

    写得太精彩了。

  7. Ted说道:

    上帝是个程序员,偶尔他写的程序也会出BUG :)

  8. 排骨说道:

    精彩,赞一个
    p.s为什么我的缥缈录没有109页的呢?

  9. 窗敲雨说道:

    中关村立着的那个DNA,恰好没有作为DNA最重要的部分= =

  10. gluta说道:

    斯人已逝.....呵呵 - Speak no ill of the dead

  11. 紫砂壶说道:

    这个鱼不会是鳄鱼的亲戚吧?真像

  12. [...] 25, 2010 by dreamlx 科学松鼠会 » 一条会走路的鱼 [...]

  13. sheldon说道:

    这编剧编的,笑死我了

  14. Aether说道:

    噢,作者是一个理解进化论的人,但是并非松鼠会所有撰写进化论相关作品的人都理解它。

  15. 说道:

    通俗易懂,妙味横生

  16. 天空中的傻瓜说道:

    宇智波坐猪表示楼主严重侵犯了其名誉权
    不排除使用法律手段向楼主追究责任的可能!^_^

    自从我家奶牛精神分裂之后就觉得达尔文的理论很可能与牛顿差不多,只是在某些情况下的近似,或者说仅仅能描述他所观察到的现实、证明有限的推论,毕竟生物学和医学技术还很落后,也许将来治疗基因缺陷疾病时只需要打一针蛋白质就搞定了

  17. moon说道:

    深入浅出,别有趣味.....

  18. sheepxxman说道:

    要是基因没有发生突变,是不是现在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物种?我想说的是,突变是自发的还是被动的?

  19. 月上东窗说道:

    中关村那个雕塑太傻了,DNA两条链压根儿久不是这样绕的,楼主说它傻兮兮,深有同感
    另外,宇智波啥的,是什么意思?哪位高人解释一下?

  20. Explorer说道:

    嗯,第一次看到有人讲“菜谱”和“蓝图”的区别,有意思。的确说基因是蓝图不合适。(不过,第一次看到有人这样讲也许是因为我看得太少了……)

  21. jjx01说道:

    为什么体毛会退化?这东西有用的多啊

    • 御御子说道:

      对于人类来说,害处比用处更大

      首先人类有衣物和皮下脂肪层(这东西就是取代体毛进化出来的)防寒。而且体毛不利于卫生,对生活质量和寻求配偶都有弊端。在气候炎热的夏季,这东西的表现远远差于皮下脂肪层。然后是最要命的一点……对于使用火的人类来说,满是油脂的体毛会让你在不小心被火星溅上时很快燃烧成熊熊的火柱……

    • 红色皇后说道:

      我们的祖先在草原上顶着大太阳奔走,可能是失去体毛更散热的原因……
      也可能是性选择的原因,也就是没毛更好看,受欢迎……
      露出光洁的皮肤,可以炫耀自己的健康,没有寄生虫;或者是无毛看上去比较幼齿,说明年轻……
      或者是我们社交方式不同的原因,灵长目动物一般是通过理毛来交流的,我们用语言代替了整理皮毛,毛脏着不是个事,所以还是无毛好……
      http://news.163.com/07/1024/09/3RIE7OSF000125LI.html

  22. yue说道:

    有些趣闻很捧腹,但却不知有没有求证过?如果没有,不应以史实或者某个国家的人来说,而以说笑话的讲述方式,没有特定的人时间地点,不然就容易讹传了
    整文读起来却不感流利,太过于跳跃,好文应该是有个坑,作者就把它填平,而您是把它跳过去了

  23. 宇智波家族遗传写轮眼。。。。。。。

  24. 年轻的小母狼说道:

    作者写的挺风趣挺搞也挺有深度的,似乎是个熟悉宅文化的人~

  25. 文竹说道:

    后天适应性应该有部分是可以遗传的。
    不光是群体会优胜劣汰,一个体的系统也会进化,并有可能影响后代基因。

  26. 孤竹牧狼人说道:

    身体:救命!前面是泥沼!没水路了!

    基因:……

    身体:请修改配方,加入制造腿的基因!

    基因:……

    身体:尾尾尾尾巴被咬咬咬咬咬住了!

    基因:……

    身体:完完完完完…完…蛋…了…

    基因:……

    那个,这个比喻,似乎不恰当.......
    身体并不会对基因表达这样的意图.......
    而这个比喻,似乎有身体向基因表达出这样突变的意图,基因置之不理的感觉......

  27. 老七说道:

    宇智波坐猪,郭德纲以及江南剧组全体人员表示抗议……话说我天天看见四通大楼我怎么就没注意那个DNA大雕尼?楼主你太逗鸟,一直在碎碎念。

  28. 美丽哥说道:

    写得不错哦,我们生物书上的都说全了..

    顺便提提:有一种生物是没有核酸(DNA和RNA)的..
    ---------阮病毒
    病毒是一类个体极微小的生物,它没有细胞结构,其构成很特别,仅由核酸和蛋白质构成。核酸(DNA或RNA)在病毒的遗传上起着重要作用,而蛋白质外壳只对核酸起保护作用,本身并没有遗传性。这是人们对病毒的基本认识。然而,随着人们对一些疾病的深入研究,科学家们发现,还有一类物质与一般病毒不一样,它只有蛋白质而无核酸,但却既有感染性,又有遗传性,并且具有和一切已知传统病原体不同的异常特性。它就是朊病毒。

    详见百度知道

    http://baike.baidu.com/view/301514.htm?fr=ala0_1_1

  29. 墨叶说道:

    文章写的真欢乐

  30. [...] 一条会走路的鱼:进化论相关,原文有很多有趣的捏他和吐槽。 [...]

  31. 佛兰肯斯坦说道:

    靠,那到底是谁决定有的人是两只眼,有的人是独眼呢.是因为有的人主观愿望是独眼吗

  32. 进化论支持者说道:

    有一个问题,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尾巴是如何消失的?
    如果基因突变是无向的,则可能在遗传过程中突变出长尾的人类,而长尾的人类在物种选择中也没什么明显的理由被淘汰啊?按理说应该进化中各种各样的尾巴的人类才对,说不定还能突变出九尾人类。
    我在想是不是突变也具有某种惯性,也就是说当人类从树上下来时,突变成为短尾的种群放弃使用尾巴功能(比如缠树枝和平衡),反而更适应地面上的生存,当他们被自然选择后,这种短尾基因被选择并遗传下来,并且再突变时有一种惯性,即越来越短,这种惯性使得不会再突变出长尾类型。只有极个别的个体才会发生突变错误,长出长尾巴,当然这种人肯定会被视为怪物,找对象和产生下一代困难,基因很快就被淘汰掉了。
    欢迎大家讨论。

    • GALaDoS说道:

      尾巴在类人猿的阶段早就没了……猩猩都是没尾巴的。而没尾巴是为了适应渐渐干旱的非洲稀树草原气候,有尾巴,在草原当中跑不快,容易被掠食者吃掉。

  33. 紫清剑仙说道:

    嘿嘿,文章挺不错的,捧腹。 还有,那到底是个什么?怎么看怎么不像DNA双螺旋......

  34. 木耳说道:

    哈哈哈,作者是宅女还是宅男?
    这槽吐的,真欢乐呀真欢乐~~~

  35. jin说道:

    我觉的拉马克虽然错了,但是必定有一种反馈机制在引导生物走向高级的进化方向

    • 说道:

      生物进化根本没有走向,完全是随机的。也就导致了遗传信息越简单的生命体越完美的现状。看似高级的人类其实只是几乎完全由bug组成的残次品。

      只能说,进化论这些理论写的不管再怎么通俗也还是不可能被绝大多数人理解的x.x

      • clover说道:

        嗯,生物进化确实没有一定要往哪个方向走。但是自然选择也不是吃素的,能够经过严酷的自然选择,人类也算是千锤百炼了呢。或许一些你认为是bug的地方,其实只是上帝挖的坑,说不定哪天就派上用场了。

  36. 大米说道:

    在需要生长发育的时候,产婆蟾用的是造蝌蚪的基因,需要结婚生小孩的时候,则动用造蛤蟆的基因。

    说实话我真没看懂这句话。。动用的基因是不是反过来会更容易理解??

  37. 九千澜说道:

    想想为何每个女人生下来的时候 都会有完整的膜吧?
    演化论和智能设计论并行不悖

    • clover说道:

      囧,这个不太明白,求解释……

      • fred1984说道:

        这个是一个挺有名的笑话,说推翻获得性遗传不用费工夫给老鼠剪尾巴,观察人类女性就行,因为,能生孩子的女人,想必那层膜已经没了。但是生下的女儿还是有那个东西的。这个过程进行了不知多少次了,也没有导致人类丧失这个器官。因此,这样就能证明拉马丹的主义有欠缺。

      • fred1984说道:

        不好意思,刚刚没细看,主观了,估计楼上不是对这个故事不懂,是对那个“演化论和智能设计并行不悖”的说法不懂。恩,我也不懂为何楼上的楼上会有这个结论,与智能设计不相干呀?

  38. 异教徒说道:

    其实还有一些坑。。。

  39. 煮月说道:

    曾经有一个因事故失去一只眼的美国人,被判处绞刑,因为村里的母猪生了一头独眼小猪崽。可惜法官没有学过遗传学。
    ------------------------------------
    所以那个可怜的美国人是因为被指控强奸母猪才被绞死的么!哈哈哈哈哈

  40. sumister说道:

    楼上 我也来试试头像

  41. rexcel说道:

    "如果一个器官没有用,最好让它退化消失掉,还可以节省资源。"
    最后这句话又回到用进废退了……

    • 不知道说道:

      不是吧.用进废退针对的是单一个体,文中的这句在谈的则是遗传

  42. 石头说道:

    不明白获得性遗传是怎么被否决的?

    如果它的说法是“所有后天特性一定能遗传给后代”,找一个反例就驳倒了。

    但如果是“某些后天特性能在一定程度上遗传给后代”,就不容易证伪了。老鼠切尾巴的实验只证明“切尾巴这个特性不能遗传”,不能根据这个实验宣布“一切后天特性都不可能遗传”

  43. 林梓觉说道:

    用进废退?那男人的奶头几百万年没用还不是在下一代出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