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er

知识本身并不重要,今天的结论很可能明天就会被推翻,重要的是利用科学让我们更健康。欢迎和松鼠们一起回顾上周的科学资讯。

癌症疫苗是怎么回事?(6月2日资讯:乳腺癌疫苗在小鼠身上获得成功

在心理学上,癌症一定是一个消极词汇,因为它引起了人们太多消极的联想。如果有办法打败它,哪怕是找到一种防患于未然的办法都是一件拯救无数生命的大好事。虽然包括上周云大投递的这条“乳腺癌疫苗在小鼠身上获得成功”的消息都让我们看到攻克的光明前景,但是色人告诉我们,制造癌症疫苗的道路是曲折的:

首先,并不是木有癌症疫苗问世,实际上,起码在美国这边,市面上有两种癌症疫苗:预防肝癌的乙肝疫苗和预防宫颈癌的HPV疫苗。

癌症疫苗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预防性质的,另一种是治疗性质的。顾名思义,预防性质的让健康人远离癌症,治疗性质的帮助癌症病人攻克癌症。刚才说的两种,都是预防性的。它们的原理和我们小时候打的绝大多数疫苗并无二致,都是注射没有活性的、病原体的一部分,刺激我们的免疫系统,等下一次再碰到真刀真枪的病原体时,就能对付它们了。而乙肝病毒和HPV分别是导致肝癌和宫颈癌的主犯,所以对付它们的疫苗,也就预防了癌症。

治疗性质的疫苗现在美国FDA还没有批准一例。前不久咱们群里说的前列腺癌疫苗,就是一种治疗性质的。如果到美国癌症中心的网页上去看,可以发现很多研制中的治疗疫苗。关于乳腺癌的疫苗,主要都是治疗性的,还有不少。

这个乳腺癌疫苗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一种预防性质的疫苗。乳腺癌和肝癌、宫颈癌不同,它(绝大多数情况下)不是由外来的病原体导致的,而是从咱们自己身体里面正常细胞演变来的,这就使得用疫苗的方法来预防乳腺癌非常困难:试想如果我们体内的正常细胞都戴着红帽子,而入侵的外来病原体戴着一顶绿帽子,岂不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可是,刚开始癌变的细胞本来也是带着红帽子的,现在最多不过在红帽子的一角上有点褪色,当然很难辨认。所以这些科学家在老鼠身上做的,就是把这个褪色的特点找出来,告诉免疫系统,只要看到这点褪色,就把它当敌人处理。

实际上,他们所找到的特点,是大量生长中的乳腺细胞(当然,癌细胞不就是拼命分裂生长的吗?)都会有的一种特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说,哺乳期的妇女的乳腺细胞就会有这样的特点——因为哺乳期乳腺会增生。他们的疫苗,如果通过了,最大的受益者是那些有家族遗传史,风险非常高的妇女,而且,只能用在不会进行哺乳的妇女身上。

这个研究现在还只是在老鼠身上做出了结果,正在申请下一步的临床试验,所以虽然在生物学上是一个很酷的成果,但要等到造福人类,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看到这条资讯,生物博士Marvin相当激动,倒不是因为癌症疫苗本身的突破,而是因为“我主要是看见文中的MMTV-neu小鼠就觉得很亲切……我杀过很多只……”。可是,什么是MMTV-neu呢?

这个MMTV-neu小鼠是转基因小鼠,MMTV是让转基因在乳腺定向表达的启动子,neu是人的HER2基因在小鼠里的同源物,HER2是在人乳腺癌里经常过量表达的一个蛋白(EGFR家族)。我觉得如果这个疫苗能在MMTV-neu小鼠里起到预防和治疗效果,那么对HER2 positive的乳腺癌群体的防治还是很有发展前景的——不过具体数据我也没看,所以我现在说的暂时不算数。(Marvin

这么多术语……不过,没关系,只要知道“疫苗就是让人体免疫系统认识“这个蛋白坏!消灭掉!”就够了。(Marvin)

FDA的“表态” (5月31日资讯:一些减肥药有损坏肝脏的风险

FDA再次做出了一个非常具有FDA风格的提醒:“部分减肥药有导致严重肝脏损伤的潜在而罕见的风险”。常看云大文章的童鞋一定很熟悉FDA这个机构,他们从不轻易“表态”,尤其对食品或药品的功效方面总是谨慎又谨慎。这次对于减肥药的危害也摆出了中立的负责任的科学态度。

这个公告其实是去年八月份FDA发布过的一个公告的后续。针对当时的情况,我写过一篇文章谈减肥药。这条资讯的看点不是这些减肥药是“有害”还是“安全”,而是FDA如何向公众“表态”。根据目前的证据,FDA无法做出它们是不是“安全”的结论。因此,如果象一些人期望的那样由“有关部门”强行做出一个“决定”,反倒是不负责任的。但是,如果FDA因为没有“结论”而不“表态”,所带来的结果可能是谣言满天飞。所以,他们的“表态”就是告诉公众: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对它是否安全无法做出“定论”,是“宁可信其有”还是“宁可信其无”你自己看着办。我们的公众可能还不习惯这样的“表态”,但这是人们学会理性对待健康因素所必须要习惯的。(云无心

让彩色的光线尝起来是甜的 (6月1日资讯:蓝光也可以很美味?

有味道的光,听起来非常科幻——简直可以比上松鼠会的“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但实际上,这件事并不像它刚看起来那么新鲜。无论是我们的嗅觉、味觉、听觉、触觉、还是视觉,都是由神经细胞的神经冲动来介导的。而神经冲动的形式,都是大同小异的,之所以产生不同的感觉,只是因为被“冲动”的神经细胞不一样,或者他们在神经网络中所起的作用不一样。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我们有两个灯泡,红色和白色,分别由一个开关控制。现在,只要把掌管红色灯泡的开关换到白色灯泡的开关那里,魔法就出现了:请注意,电路一点儿都没变,可是,打开红色灯泡的开关,出来的却是白光!而这篇文章所做的,就是这么”简单“的小手术。

怎么把本来对光一点反应都没有的非视觉细胞变成光感细胞?说起来很简单:不过是把感光的蛋白质用分子的方法”植入“细胞就行了。而感光的蛋白质从哪儿去找?自然从我们的眼睛里面来。它们正如上文提到的红色开关,被安在嗅觉细胞上,现在本来对气味起反应的嗅觉细胞,就成了感光细胞。

虽然新闻卖点是”当蓝光闻起来是香蕉味的“,其实这个技术并不新鲜。这种叫做光敏蛋白(channelrhodopsin)的蛋白质早在好几年以前就由科学家们从体内分离出来,现在在神经科学上有着极其广泛的应用。实际上,这篇文章真正的意义,在于运用这种手法,研究嗅觉的神经通路,也就是通过选择性地激活嗅觉通路上不同的神经细胞,看它们引起什么样的下游反应。因为被放入光敏蛋白的神经细胞照样是健康的细胞,所以这是一种科学家们最喜欢的”非损害性“的研究方法。

可以预计,通过把光敏蛋白植入不同的神经元,不但可以让蓝光变成香蕉味的,还可以让它们变成甜的、苦的、或者,奏出交响乐来。(色人

希望这个技术可以早日应用在人身上,这样就可以早日解决嘴和胃之间的矛盾了。减肥也不用冒着“导致严重肝脏损伤的潜在而罕见的风险”,只要一道美味又美丽的光,一切都解决了!还可以配上“绿光”或者“欧若拉”作为广告曲~

消息来源:原创

0.618 编辑

想分享科技新鲜事,跟大伙儿谈论热点话题背后的科学?却懒得写长文章,或不知怎么参与?现在可以编译短文或写原创小文章,投稿给资讯频道,与大家共享信息。  详情 >>

0
为您推荐

2 Responses to “一周资讯看点第十期:癌症疫苗abc”

  1. lalunasun说道:

    坐小黄金的沙发~

  2. tlbjpzjofh说道:

    那我接受光感神经切换手术后,吃一口香蕉,会索然无味,眼前冒蓝光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