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谁的名字叫做红Comments>>

发表于 2010-05-11 16:37 | Tags 标签:, ,

夏天飞快地到来了,天边又开始燃起大片大片的晚霞。回家的路被照得红通通的,四野的灌木都映着天光。独自听着鞋底的沙沙声穿过那些空旷草地的时候,奇怪的 遐想就容易从各个角落冒出来。比如突然落入“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的惊悚情节,或是“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的荒凉意境。好在后无两狼尾随, 前无故人远去,只有偶尔一两个锻炼者从身边慢跑而过。 望着他们的背影,我自言自语地猜测,这漫天的霞光对金发碧眼的人们又意味着什么呢?肯定不是刚才那些词句,但情感上会不会有共鸣?他们会不会也觉得夕阳无 限好,只是近黄昏?嗨,这谁知道,也许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们都看见了一大片红色。还没来得及为这个结论懊恼,一个念头忽然砸中了我:谁又能肯定我们看见的 都是一大片红色呢?

这就好像庄子那个“子非吾,安知吾不知鱼之乐焉”的古老争论。但是作为一个现代人,我知道一点物理学,知道看见的颜色取决于进入眼睛的光的波长。既然照进 我们瞳孔的都是同样的红光,那么无所谓黑眼睛还是蓝眼睛,看到的都应该是同样的红色咯。可是等一等呀等一等,我又想起了松鼠们曾经在邮件组里围观过的一幅 图片:

你看那两条绿色和蓝色的螺旋,它们其实是中间那两个相同的色块涂成的。从右边的细节放大图可以看出,“绿色”螺旋有桔黄色条纹相间,“蓝色”螺旋有玫瑰色 条纹相间。如果你把图再放大些,用左手手指挡住某条绿色两旁的桔黄条纹,用右手手指挡住某条蓝色两旁的玫瑰条纹,再看时就会发现指缝里确实都是中间那俩方 块的颜色。

这说明物理上相同的光可以引起不同的视觉效果,我们最终看见的颜色不仅仅取决于光的波长。那我们看到的红色也可能不一样了——但这样推理好像也不对。蓝绿 错觉的例子,对西方人和东方人都起作用,Discover煎蛋都 有这个帖子,读者们的反应是一样的。我们的生理结构基本一样,那么如果物理刺激一样,即使出现错觉,也是一样的错觉呀。

嗯,我们是一样的。我又开心了,两手兜着后脑勺看西边的云彩。"Wow, the magenta sky!" 一个跑步的大叔向我招招手,表示对美景的共鸣。啊?magenta是什么?我一边傻笑着对大叔点点头,一边拿出手机搜索那个单词。爱词霸告诉我说: magenta, 名词:品红,洋红;形容词:紫红色的,洋红色的。哦……原来大叔感叹的是“品红的天空”哇 ……真是个化学系的高材生,哈哈。哎呀,可是,我对“我们是一样的”信心又动摇了。我怀疑大叔看到的是不是我眼中的红色了,因为“品红”显然不是我想到的 形容词。对magenta的几个翻译似乎都不是我想要的,首先“品红”是化学用语,生活中不常用。“洋红”充分说明了在中文里缺乏相对应的词汇,和洋火、 洋车一样,加的“洋”字表明是个外来概念。即使翻成紫红,也是个过于宽泛的词,好多介于紫色和粉色之间的颜色都可以这么叫;而英文并不把它叫 做"purple red",却给了一个专用的"magenta"。所以在英文和中文之间,对颜色的描述在细处有差别。虽然我们都能区分出红和绿是两种颜色,但在各种红色之 间,这种词汇上的差异,是否反映出感观上的差异呢?换句话说,大叔对magenta这种颜色会不会比我更敏感?在他看来,这是一种特殊的颜色,而对于我只 不过是介于红和紫之间的“紫红”?

这个猜测让我有些小激动,因为它暗示着语言可能会影响我们的视觉。真有这回事么?继续搜索,手机里google给了我这么几张图。

测试颜色板:

颜色命名结果:

这是一个给颜色命名的测试。就是看着最上面那块颜色板,给每一个小方格定个名称。在测试结果中,(a) 图显示了说英语的人们怎样命名每个色块,(b)图则是来自某个遥远岛国说一种叫Berinmo语的人们的命名方式。有意思的是,从图中看来Berinmo 语中描述颜色的主要词汇只有五个,就是上面显示的Mehi、Wap、Wor、Nol和Kel。对于说Berinmo语的人,蓝色和绿色居然被归为了同一种 颜色。这仅仅是语言的差异还是他们就是蓝绿不分呢?做这项研究的人又进行了另一项测试。他们把一个色块拿出来,让受试者盯着看5秒钟然后拿走,接下来的 30秒内视野里只剩下一张白纸。然后白纸撤去,后面是含有各种色块的那个测试板,受试者要从中找出之前看到的那个色块。说英语的人能很好地定位到蓝色或绿 色区域,而说Berinmo语的人很容易找错了地方。也就是说,他们对于颜色的记忆的准确程度是和他们对颜色的命名有关的。

可是Berinmo是个什么岛国语言啊,我以前都没听说过,研究报告中写这些岛民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耕种文化里。天啊石器时代……会不会人种啊自然条件啊 差异太大,导致我们对光线的生理反应本来就不同呢?虽然不太可能,但是我还是另外搜了搜更接近现代文明的例子。哦,俄罗斯人,找到了。另一项研究比较了说 俄语和说英语的人。在俄语中,有两个很常用的专门词汇来描述深一些的蓝色(siniy)和浅一些的蓝色(goluboy),就是当我们说一个东西是深蓝的 时候,英语里常用dark blue,而俄语里就是siniy而不是“深”和“蓝”的组合。研究者设计了这样一个实验:

一排由浅到深的蓝色均匀渐进条是事先设计好的,研究者从中挑选颜色填充三个方形的色块。受试者看到的是填充好的三个方块,任务要求是判断下面的两个方块之 中哪一个和上面的方块颜色一样。研究结果显示,当两个方块颜色非常接近,但说俄语的人把它们分别叫做siniy和goluboy时,他们能很快地找到和上 面那个匹配的方块;而说英语的人面对同样一组色块则犹犹豫豫难下结论。

啊,太好玩了,要是俄罗斯人来演追捕,就不说“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哪”,太……笼统了,他们能分辨是siniy的天还是goluboy的天。就像我只 感叹紫红的天,而大叔知道那是magenta的天。人类的语言,就像色彩那样缤纷,而浸在语言中的我们,眼中也许真有不一样的世界。

那回头一想,我之前的推理怎么就站不住脚了呢?如果我们承认相同的生理结构在相同的物理刺激下应该产生相同的反应,为啥相同的蓝色却导致了说俄语和说英语 的人的不同表现呢?如果语言影响感观,这是在暗示我们的生理结构也存在差异么?

google又来帮忙了。这一回,我找到了一些视觉和语言在大脑中的处理机制。现代的科学手段已经可以找到大脑皮层中哪些部位和哪些功能相关。比如,看见 一个小点,就会引起脑后部皮层中某些神经细胞活跃。研究者就把这个部位记录下来。经过许许多多研究者的实验,成千上万个记录的结果渐渐拼出了一幅“大脑地 图”。在这个地图中,一个叫做颞叶的部位和语言、视觉都有很紧密的关系。

被绿色圈中的部位就是颞叶,实心的蓝色块就是当我们听见声音时,神经细胞活跃的区域。浅蓝色显示的是当我们试图理解语言的时候,神经细胞活跃的区域。它们 位于颞叶。那个红红的箭头伸入颞叶,是什么意思呢?它来自枕叶,就是红色圈中的部位,那是大脑处理视觉信息的地方。当光波引起我们眼球中的视网膜活跃,视 网膜细胞产生的电流就通过神经纤维传入大脑,最先到达的皮层就是枕叶。接下来参与视觉处理的大脑部位分成了两个“支流”:我们要判断看见的是什么物体、它 的颜色怎样,这一类信息归下边那个红色箭头经过的颞叶来处理。同时我们也要判断物体的位置、运动情况,这一类信息就归上边那个红色箭头经过的其他区域来处 理。这样,颞叶同时负责了语言和颜色的处理。

稍停一下,我们说大脑“处理”某个信息,这是什么意思呢?神经生物学认为,大脑的认知功能是通过神经细胞放电表现出来的。说颞叶的一个部位负责“处理”色 觉,意思是那个部位的神经细胞放电的方式和物体的颜色有关,相对于物体的其他特性,它们对颜色更敏感。既然颞叶中既有处理色觉的神经细胞又有处理语言的神 经细胞,那么当我们对某种颜色进行命名时,这些细胞的放电就有可能互相影响。这样看来语言和色觉的相互作用是有生理基础的。

天边的霞光已经暗下去了,我还没来得及为它的红色找到最合适的形容词。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也许每个人眼中的红色本来就是不一样的。

==============================
相关阅读:
量子熊猫同学曾经介绍过研究者怎么知道哪部分脑活跃的:读脑——神经科 学的新进展
与磁共振研究相关的还有:扫脑记

0
为您推荐

55 Responses to “谁的名字叫做红”

  1. 雪线说道:

    华丽的沙发

  2. weekend说道:

    说到底就是有的国家语言中对于颜色的分类比较细致,所以能够形容出更多种类的颜色嘛,就比方给中国人看两个相近的深红色,虽然知道这是不同的颜色,但词汇中并没有相应的区别词语,总不见的说“深红”和“比深红还要红一点点”?

    • molly说道:

      这样理解貌似曲解了原文意思。

    • MILESJ说道:

      原文的意思是如果没有准确的语言定义,在选择过渡色块的时候,就会产生犹豫不决,难以定位准确的颜色,也就是说语言定义间接影响着色觉。

      • mailwjl说道:

        或者应该这么说,因为人眼睛对颜色的不同照成了对颜色的反应不同,要是把一个岛国人刚出生后就放到说英语的国家,有可能他就分不清楚蓝和绿,因此他们的祖先也就没办法创造出两个词来命名,就像狗给不同的颜色的命名可能只有黑白灰之类的一样吧。

  3. 一弋止说道:

    貌似在古汉语中有许多描述颜色的词 只不过我们不知道

  4. lalunasun说道:

    啊,我一直认为洋红是略微偏橘的颜色。。。。
    汉语还是很奇怪的,既有“秋香”“雪青”这样专用的词,也有“粉蓝”“粉橘”这样的词

    • 随便侃侃说道:

      汉语本身是一种发散性的语言,在表达概念上,绝大多数情况下是通过对根意义的限定、转义、阐发的方式来进行更精确的表达。而非对其使用新的表达方式。就说颜色吧,汉语语法习惯于先定义一个根含义,比方说蓝,然后对其进行限定,比方说深蓝,湖蓝等等。同时汉语中并没有明确的“词”的概念,这实际是拼音文字的特征。所以以深蓝为例,可以说是一个词,也可以说是一个词组。正是因为这种原因,使得汉语的日常用语中,较难给出某个词语的准确清晰的定义。但是同时,这也决定了汉语在应用于新出现的概念时,扩展极为简单。比方说,有车的概念,然后扩展为汽车,马车,火车,自行车等等是非常简单的。一个从未见过汽车的人可能不知道汽车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不妨碍他大概的知道这起码是一种交通工具,应该可以拉人拉货。

      • laoma说道:

        我觉得是红视锥细胞的感光区域较大,然后是绿色或黄色 (=红加绿),然后是蓝色。所以按此排序

  5. 拼音佳佳说道:

    尝试用抓点工具,左图的颜色并不都与小方块同色...也许是压缩的问题,但图片太小了也是个问题.这里能编辑一下么?

  6. yaya说道:

    单词拼写有错,这句“对magneta的几个翻译似乎都...”。

  7. 沈觅仁说道:

    很好的一篇意识流科普文。

    虽然我似乎无法分辨出“洋红“是什么颜色,但颜色真是神奇啊。。。

  8. Aiden说道:

    接下来的 30秒内视野里只剩下一张白纸。然后白纸撤去,后面是含有各种色块的那个测试板,受试者要从中找出之前看到的那个色块。说英语的人能很好地定位到蓝色或绿 色区域,而说Berinmo语的人很容易找错了地方。也就是说,他们对于颜色的记忆的准确程度是和他们对颜色的命名有关的。
    ======================
    短时记忆还是以听觉编码为主吧,也就是说30秒这段时间,为了记住他们通过内部言语把视觉编码转为听觉编码,或者说表象编码转为了言语编码,这时候两种颜色就没有差异了,等到判断时再一次转化时就出现了偏差。
    所以说并不能证明当时看的时候对颜色的感知就不同啊。

    • 安婆婆说道:

      语言编码和听觉编码并不是同一个概念吧。确实,去证明他们看到颜色时的感知就不同是很困难的任务,所以结论只是说,“对于颜色的记忆的准确程度和命名有关”。不过,大脑是否先把表象编码转化成语言编码再转化回来,也是没有定论的,这是个假设。大脑的工作步骤也许不是这样按部就班的呢,呵呵。

  9. lsh说道:

    作者可能误解了那位跑步大叔,个人猜测那位大叔是印刷专业的。在印刷中,magenta是四原色之一,另外三原色是yellow、cyan、black,简称CMYK。
    我怀疑那位大叔是印刷相关专业的,所以才会使用如此生僻的magenta。在实际印刷中,纯magenta极少使用,一般我们常用的大红采用100%M+80%Y组成。

    • 安婆婆说道:

      哈哈,这位同学是不是印刷专业的呢?
      我写的时候费老鼻子劲找例子了,因为英语和汉语的颜色词汇还是挺接近的,所以最后才用了magenta,只是为了说明不同语言中的专用词会有差异。但是但是,有时候在网上买东西还是可以看见这个词作为颜色用的哇……

  10. biohu说道:

    想知道调色板颜色用汉语来讲会这样。

  11. crany说道:

    magenta很生僻咩?窃以为在英语中挺正常一词吧。。反正前两天还看到,当时还觉得挺正常。。

  12. JS说道:

    握手一下 这个问题想过很多次了(还能google出来若干年前的贴子吗,我试试)。其实只能保证大家对颜色的辨别能力是一样的,感受是否一样则不大可能检测。如果一个人看所有的颜色都是看成补色,也还是一样能和我们正常交流,以至于我们不会发觉TA的视觉和我们不一样。能发觉的,象色弱,色盲,是因为辨别能力不同。

    • lalunasun说道:

      我有一件衣服,除了我的所有人形容它都是“蓝色”的,可我就觉得它是紫色

  13. 10086说道:

    我很小的时候不分蓝绿,不过长大了做网上一个颜色排序的测试全对,说明我分辨颜色的能力应该很好。

  14. 二十六公斤说道:

    嘿嘿,我现在是色盲,分不清红、蓝。
    所以我都穿黑色和白色的衣服

  15. vnosa说道:

    我一直都觉得颜色是个没法描述的东西,或许别人眼里看到的红色和我眼中看到的绿色是一样的;不过话说回来真正起作用的不过是波长而已,所以无论如何,人人都会觉得红色热情,蓝色宁静之类的,所以这个问题既无法解决也没什么意义罢了…………

    • 都市渣子说道:

      嗯,扩大一点讲,甚至可以引伸出,我感受到的物体形状、味道、质感、温度和你感受到的都不一样……我就是这样掉进不可知论的漩涡的

  16. 依山居说道:

    所见未必真。

  17. 拼音佳佳说道:

    典型的颜色是0,255,150
    可能由于压缩的关系,颜色是有偏差的.这个最好是有bmp或者CAD的矢量图.不知道这个图用的是哪种螺线?阿基米德螺线,对数螺线,还是什么螺线?

    • Cielo说道:

      背景是不是同心圆啊?

      至于螺线,看起来像对数螺线,因为展开得很慢……

  18. fireinice说道:

    是因为大脑区域相近还是我们本来就是借助语言记忆颜色的呢?如果让中国人和美国人分辩味觉或气味是不是也会有相同的结果?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去杂实验?

  19. jenny-young说道:

    看过一篇研究语言的文章,说婴儿时期人大脑很敏感,可以分辨很多不同发音和音调之间细微差别,在这个时期内听到什么发音和音调,这种发音和音调就会在婴儿大脑里保留下来。但是过了某一个时期,这些分辨能力就退步,不同发音和音调之间细微差别就无法分辨,无法在大脑里保留下来。就像很多人说的怪腔怪调的外语一样,因为他无法分辨和模仿那些细微区别的发音和音调。
    不知道颜色是不是也一样道理呢?人小时候也有对颜色的敏感时期,过了这个时期就不再敏感呢?

    • anpopo说道:

      我知道视觉确实也有这样一个敏感关键期的,但具体到色觉,就要等待高人来解答鸟

  20. 说道:

    姆嘛~婆婆我爱西你瞭

  21. hubert说道:

    对颜色的辨识能力和语言描述的细致程度和生活环境应该有很大关系吧,据说爱斯基摩人有很多词来描述不同的白色,而且他们的眼睛也能够清楚地区分。生活在热带雨林的人,恐怕就会对绿色敏感了。

  22. in_your_hands说道:

    我们的眼睛的分辨能力 总是用在对我们最重要的地方 别的地方薄弱点 被欺骗也就认了啦

  23. 果果说道:

    谁又知道真正的红色是什么呢?
    前些日子的深夜实验结束后陪师兄回寝的路上曾经感慨过这个。事物或者颜色又又真的是视觉呈现给我们的那个样子吗?我们眼中的红色又彼此一致吗?
    不管我的认识正确与否,反正非常谢谢婆婆的这篇,感触很多的。。。。

  24. Thyme说道:

    大脑图上的“红色箭头”,我看起来觉得叫灰褐色比较适合= =

  25. JasmineTang说道:

    以前上感知觉的时候,老师说过,谁又知道我们感知到的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呢。
    多么惊悚,多么现实。

  26. 莲花朵朵说道:

    一个轻度色弱的人是可以通过所有颜色的单色测试的,但是在混合颜色的图形测试中又很难全部通过。也就是同一种颜色你和他都能单独认出,如果你们使用同一种语言的话,还能用同一个单词来把它形容出来,但在实际的感受中很明显你和他是有不同的。
    说到底,又是一个主观认识和客观世界的问题。。。

  27. laoma说道:

    柏林和凯伊发现所有的语言都包含两个分别指称黑色和白色的术语;假如某一个语言包含着三个指称颜色的术语,那么,第三个颜色术语所指称的颜色便是红色;假如一个语言包含着四个指称颜色的术语,那么,这第四个颜色术语所指称的颜色便或是绿色或是黄色;假如一个语言包含着五个指称颜色的术语,那么,这第五个颜色术语指称成的颜色便是绿色或黄色的另一种颜色;假如某一个语言包含着六个指称颜色的术语,那么,第六个颜色术语所指称的颜色便是蓝色;假如某一个语言包含着七个指称颜色的术语,那么,第七个颜色术语所指称的颜色便是棕色;假如某一个语言包含着更多的颜色的术语,那么,这些颜色术语所指称的颜色便可以是紫色、粉色、橙色、灰色等等。

    • 随便侃侃说道:

      我觉得这也是进化所得,最影响生存率的信息最先被明确定义。黑白实际是敏感,这个太关键了。红色是鲜血的颜色,这个也很关键。绿色黄色要么是警告色,要么是安全色。剩下的颜色被命名大约就得等到审美能力发展到一定程度才需要了。

  28. Pamukkk说道:

    哈哈,我喜欢小说My name is Red (Orhan Pamuk) ,这文章的题目也是对应这个吧?

  29. 说道:

    那么如果语言对颜色定义的越多,辨别时就越容易

  30. yutouguai说道:

    在我们学习语言时,肯定要理解语言,找到语言符号与现实生活中的对应。所以我觉得对颜色的定义多,然后颜色容易辨认这两者之间肯定是相关的,但是要揭露这个现象却是很不容易的。拜读~

  31. nanerhebu说道:

    让我想到了张国荣兄的《红》

  32. 阳小明子说道:

    我觉得是这样的,同样的外界客观物体,进入具体的一个人的感知系统中的时候,由于这个人所受到的文化教育及成长环境的不同,大脑中激起的信息集合反应块是不同的,进一步,他给出的名字也是不同的。
    每个人的经验都是独一无二的,而引起他产生经验的刺激则是一样的。
    就好像部分四川人不区分n和l,当他们说“He Lan”的时候,外省市的人要根据上下语境分析是中国的河南还是欧洲的荷兰。

    很多时候我们认为不同的东西,他们会认为是一个东西。而只有面对差异,我们才能多方位的了解这个世界。

    学语言的确是学文化的一个过程~

  33. [...] 关于为什么我们会认为以上两幅图的颜色不一样,可以看科学松鼠会! Posted in 工作学习 Tags: 视觉错误 « 自爆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

  34. mandy说道:

    色块命名对照的这个好象有点问题,岛国这个颜色划分方式和某类色觉异常者完全相同,不知测试样本的数量,能否排除色盲基因的影响。

  35. roger说道:

    what and where 通路

  36. vinessa说道:

    OMG…i saw GOOGLE GOOGLE GOOGLE…

  37. 广州律师说道:

    这是个不错的点子,只是不知道技术上实现有没有难度iwjjpm

  38. 广州律师说道:

    这是个不错的点子,只是不知道技术上实现有没有难度injequ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