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卦 >> 文章

智慧树的果子(之一)Comments>>

发表于 2010-05-07 19:28 | Tags 标签:,

利玛窦像智慧树的果子——写在参观利玛窦逝世400周年纪念展后

1610年5月11日,大明万历三十八年,一位身穿中式儒服,留着长须的西洋人在北京溘然长逝,享年五十八岁。他死后由万历皇帝御准,赐葬于平则门外二里沟,葬礼由徐光启主持。这个人就是被称为“泰西儒士”的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

利玛窦在华居住长达二十七年,为中国带来了欧洲先进的数学、天文、地理等科学知识和哲学思想,同时他学习汉语,以学问同中国士人订交,研究并翻译中国典籍,第一次向西方世界介绍东方还存在一个具有高度文明的古国,从而使中国文化深刻影响了欧洲。日本研究者平川佑弘称他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位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诸种学艺和中国四书五经等古典学问于一身的巨人”。

亚平宁故乡

利玛窦,原名马提欧·利奇(Matteo Ricci),1552年10月6日生于意大利马切拉塔城(Macerata),利奇家族是城中名门贵族。今天的马切拉塔城有新城和旧城之分。旧城位于两条河流中间的山丘上,保留有许多中世纪的建筑,城中第一所大学建立于公元1290年。

利玛窦出生时的意大利依然是文艺复兴的重镇,天才辈出,但已经接近辉煌的尾声,拉斐尔已经在三十二年前辞世,米开朗琪罗虽然还在雕刻大理石,但已经是惧怕死神、烦恼日多的八十老者,文艺复兴的昂扬精神已经不复存在,就连人们的信仰也处在危机之中。

当时的意大利在政治上由西班牙控制,但在宗教上教皇仍然是最高权威。教皇国已经存在了近千年,鼎盛时期的教皇曾统治了欧洲,连各国君主登基也需要经过教皇的认可。此时的《圣经》是用拉丁文书写的,只有受过教育的教士才能阅读和解释,教会由此掌握了人们的精神生活。教会的富有和腐败、赎罪券和臭名昭著的宗教裁判引起的各国的强烈不满。1517年德国的神学博士马丁·路德在维滕堡大学的教堂门上贴出了自己的质疑,主张“因信称义”,每个人都能因为真诚的信仰获得灵魂的救赎,不需要教会的繁文缛节,从引起了“雪崩”反应,北方国家纷纷成立“新教”,拒绝承认教皇的权威。

作为对宗教改革运动的因应,在天主教国家也兴起了“反宗教改革运动”,天主教领袖们组织各种修会探讨改革教会事务,其中最为精锐的一派就是依纳齐奥·罗耀拉(Ignacio de Loyola)组织的耶稣会(Society of Jesus)。Society在拉丁文中的意思是“军队”,耶稣会就是耶稣基督在俗世上的军队。罗耀拉创立耶稣会的目的不仅在于成员自身的心灵修养,而且还包括他人的灵性塑造。耶稣会致力于通过传教和从事教育工作“弘扬上帝荣光”,会员的选择标准,除了具有神学学位之外,还必须获得一门人文或科学课程大学文凭。因此耶稣会以宗教和人文教育闻名欧洲和海外,创办许多所大学和教育机构,因而具有强烈的人文主义色彩。

耶稣会的成立对利玛窦和他的家乡也产生了影响。马切拉塔市有一位名叫奔切别尼的德高望重的老师,他于1559年辞去学校职务加入耶稣会,学生家长们苦苦挽留,最后和耶稣会罗马总部达成协议,市民们筹资在马切拉塔市开办一所耶稣会学校,而教会将指派奔切别尼去该校执教。这所学校于1561年开办,培养了许多著名的耶稣会士,他们“雄飞五洲”,其中不少人奔赴印度、澳门、中国大陆和日本等地传教,体现了耶稣会“世界主义”的远大理念。

利玛窦青少年时代就在耶稣会学校读书,16岁时来到罗马学习,1571年加入耶稣会,1572~1577年受业于罗马学院。和众多的耶稣会士一样,利玛窦在罗马受到了文艺复兴以来新兴的自然科学和人文主义的熏陶(当时的意大利在欧洲是最负盛名的),对于传统的“七艺”( 逻辑、语法、修辞、数学、几何、天文、音乐)也毫不懈怠,这让他得以在北京向宫廷乐师传授西洋琴的弹奏技巧和宗教乐曲。除了拉丁语,利玛窦还学习了希腊语,并到西班牙、葡萄牙旅行时和当地人交往,掌握了这两国语言。学习语言的天分对于利玛窦在中国的传教事业起到了关键作用。

利玛窦在罗马学院授业恩师中最为著名的,当属格里高利历(即现行公历)的制定者克拉维乌斯(Christopher Clavius,1538—1612)。

克拉维乌斯是德国数学家、天文学家,1555年加入耶稣会,1565年开始终身执教于罗马学院。虽然他是哥白尼天文学说的坚定反对者(这也是教会一度“政治正确”的官方态度),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凯撒于公元前46年颁布的儒略历进行改进,并一直沿用至今。

克拉维乌斯是天文观测家第谷的挚友,比他小8岁的伽利略也对他非常尊敬,和他讨论过望远镜中的新发现。利玛窦启程前往东方传教士,就随身携带着克拉维乌斯注解的欧几里德《几何原本》。罗马学院所传授的天文、历算知识,使利玛窦及后来的汤若望、南怀仁等耶稣会士受到明清两代朝廷的重用,虽然他们在西方称不上是科学家,却把最新的科学知识带到了东方。

1577年,25岁的利玛窦和东方传教团的同伴一起告别了罗马,在出发前他们接受了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的祝福。在离开这个被他称为“母巢”的城市时,利玛窦感觉他将永别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了。行色匆匆的他甚至没有返回家乡看望父母,自那以后,世界成为他的家。


注释1:关于基督教会的称呼,在中国比较混乱。在西方,信奉上帝和耶稣的都称为基督教(基督Christ的意思是“救世主”,指上帝之子耶稣;犹太教则只信奉上帝),东西罗马帝国的分裂形成了东正教和天主教,16世纪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后又从天主教中分裂出新教,新教中又有各种派别,互不统属,如路德宗、加尔文宗、英国国教等。中国大陆一般将新教称为基督教;中国教会不承认国外教会团体的领导,实行“自治、自养、自传”的原则,官方组织为基督教三自爱国教会(即新教)和中国天主教爱国会。

欧洲教会的分裂也给历法带来了混乱,1582年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在克拉维乌斯协助下颁布了更为科学的新历法,新教和东正教国家却拒绝采用,拖延了很久才陆续承认新历法,比如俄国的1917“十月革命”实际是发生在格里高利历的十一月,十月是儒略历的算法,第二年俄国才接受格里高利历。

注释2:儒略历,名字来自罗马共和国执政官儒略·凯撒(Julius Caesar),他采纳希腊数学家索西琴尼的算法,取回归年长度为365.25天,一年设12个月,四年一闰,平年365天,闰年在二月底增加一个闰日。儒略历采用的回归年比实际要长11分14秒,128年就差一天,到利玛窦的时代和实际情况已经相差10天之多,因此于1582年被格里高利历所取代。

注释3:格里高利历,由罗马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颁布,取回归年为365.2425天,接近现代平均值365.24219天,每3300年才差一天。格里高利历每四百年设97个闰年,即每四年在二月底加一天,但不能被400整除的世纪年(如1900)不是闰年。格里高利历和儒略历都采用基督纪年,即以传说中耶稣诞生那一年为元年。公元纪年标记为AD(公元“后”,拉丁文Anno Domini即“主的生年”)和BC(公元前,Before Christ),目前美国出版的历史书中很多改用CE(Common Era,即公元)和BCE(Before Common Era,即公元前),这是为了避免非基督教人士的反感,基督教人士也可以将C解释为Christ。

链接:上海博物馆利玛窦逝世四百周年特展(4月3日~5月23日)

0
为您推荐

22 Responses to “智慧树的果子(之一)”

  1. 伊藤博文说道:

    沙花!

    皇上驾到,众臣早朝!

  2. 110说道:

    字太小了!累眼睛

  3. 孤竹牧狼人说道:

    啊这展览我也去了.......回头也写一下........

  4. 白左说道:

    OMG,这字体……

  5. 粮食说道:

    受不了,掌柜的能给把字变大点不。。。

  6. snowhawkyrf说道:

    字太小啦!

  7. 雪线说道:

    字太小

  8. evilz说道:

    这字体让我沉迷,要是能再小一点就好了!

  9. 虎子哥说道:

    字太小

  10. 呵呵。什么歌情况

  11. 苏椰说道:

    字小看不清者,按住Ctrl键,动动鼠标滚轮

  12. c2blog说道:

    文艺复兴的果实
    雄飞五洲的坚毅
    世界主义的精神
    利人利己的典范

    西学东渐的始祖
    几何原本的合译
    天文历法的传承
    科学传播的先驱

  13. 说道:

    赞注释,恰好是总想知道也总不好找的问题

  14. littlebear说道:

    顶一下~

  15. 九层楼说道:

    刚开始是来传教的------文化入侵,后来却被同化了............

  16. 什么叫第一次啊说道:

    现在写什么说什么都是以西方唯马首是瞻。 什么中国的牛顿啊 什么第一次让西方知道我们这个文明国家啊,好像世界就是西方牛逼。西方人不知道东方有个比他们文明的国家,那是他们的愚昧,而不是我们非要让他们知道。 西方的什么文艺复兴,启蒙运动,都是受华夏哲学的启发,包括以后的那个什么康德,黑格尔什么的。西方人的术是建立在东方哲学的基础上的。 大家一定要搞清楚,我们民族的伟大

  17. lalunasun说道:

    标题党。。。文章列表明明是【八卦】!

  18. 瑞德说道:

    葬礼不可能由徐光启主持。故事不能编的离谱了。这又不是写电影。

  19. 项链说道:

    果然八卦

  20. [...] 老孙的《智慧树的果子(之一)》让我们想起四百年前“泰西儒士”利玛窦,带来新鲜西学的这位传教士,未必能想到400年后他会成为中国本土青年一时文艺气质爆发所创诗歌的主角吧: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