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不粗不细说偏头疼(三)Comments>>

发表于 2010-04-20 13:20 | Tags 标签:, , ,

不粗不细说偏头疼(一)

不粗不细说偏头疼(二)

(三)CSD的偶然和必然

上世纪四十年代,生理学家Leao在研究发癫痫的兔时,发现如果某些有害刺激——尤其是高浓钾溶液 ——直接作用于暴露的脑仁,兔的脑皮层会出现突发的电活动兴奋,紧接着一段时间的电活动抑制。这个变化会在一定范围内主要向邻近表面区域缓慢扩散。

这种在皮层播散的抑制现象(Cortical Spreading Depression, CSD)激发了大量动物研究。通过刺激各种各样的动物脑仁,人们发现动物的CSD过程中皮层的血液供应、组织体积等等均会发生特征性的改变。可是,这些特点和人有什么关系呢?在实验动物身上我们可以肆意妄为,至于人——谁会愿意被别人用对待实验动物的方式打开颅腔,然后向脑仁上扎针、电击、泼钾溶液呢?因此在很长时间里,我们无法在人体获得直接的资料。而在人体获得同样的观察,是将这种现象和相关疾病联系起来的最为关键的一步。于是关于CSD具有的人类病理学价值,大多停留在吵吵闹闹的水平。因为癫痫以及脑损伤类疾病的临床特点,与CSD有关的研究在这个范围内感受到的医学伦理上的阻力小很多,不过,研究的进展仍然缓慢。

在上个世纪后半叶,包括机控断层显象(Computerized Tomography,CT)、磁共振(MRI)、放射显影,以及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PET)等无创或者少创监测技术纷纷出现,观察CSD不再需要掀开脑瓢。此类研究暗火重燃。1996年,Mayevsky用多参数监测系统(multiparametric monitoring system),在一个脑损伤患者身上直接观察到类似于CSD的皮层抑制现象。随后,研究者们发现此类CSD也有一些标志性的生理特征,比如组织代谢水平以及体积的变化等。这些发现为通过特殊的磁共振设备研究CSD在理论上提供了便利。于是,相关的人体观察也就喜孜孜地开始了。

正当人们展望磁共振会给他们带来的种种可能时,在一个用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PET)进行的某项研究中,一位自愿者意外地发生了偏头疼。在发作期间,PET记录到皮层出现了典型的CSD式的播散性缺血现象。皮层血流在发生CSD时出现的先增再降的变化,早就已被证实可以作为CSD的一个重要指标。因此,尽管这次偶然的观察还不一定是CSD,却首次将偏头疼和CSD现象联系了起来。不久,研究者用一种非常昂贵而复杂的方式,直接在偏头疼患者皮层观察到CSD类电活动。

这个发现很快引起了巨大的兴趣,人们沿着三叉神经-血管学说向更深层掘进的过程中,太久没有令人欣喜的发现了。不过在证明两者在空间以及时间上的联系,以及在病理过程之间的联系之前,还不能认为CSD参与了偏头疼的发作。不管怎么样,这次PET对CSD的偶然捕获,至少为这两者之间的相关性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前景。

在有前兆性偏头疼中,视觉异常是最主要的一个前兆特征。人类视觉信息从视网膜经过几层接力,辗转传达皮层的枕叶做最后的加工和整理。这个过程中任何阶段出现问题,都可能导致偏头疼中出现的视觉前兆。CSD主要活动在皮层,这一点很容易和视觉前兆产生关联。在这之前,视野里移动性闪烁条纹的移动规律在当时已有大量的深入研究。当将其和皮层抑制在枕叶的传播进行比较时,人们发现这两者几乎能完全对应。随后,人们用功能性磁共振(fMRI)观察发生前兆现象的患者皮层,皮层血供果然先是明显上升,然后迅速下降,并且这个现象正从枕叶——主要负责视觉的皮层区域——以每分钟3-4毫米的速度向四周播散。
至此,CSD至少和视觉前兆之间的联系已被证实,病理学家认为,CSD先行的皮层兴奋,导致了视野中的闪烁光带,之后的视野缺失,正是因为皮层随后出现的抑制。

前兆之后,头疼接踵而至。人们自然怀疑CSD也参与了疼痛的发作机制。其实当年Leao在发现CSD现象之后, 就已经在动物模型上证实这种现象会导致颅内血管的显著扩张。而血管的扩张现象,几乎是偏头疼的核心病理过程。CSD如果真的参与疼痛的发作,那么它是直接导致血管的扩张,还是通过刺激三叉神经间接扩张血管呢?如果是前者,传统的三叉神经-血管学说将再次面临挑战;如果是后者,将进一步支持这个学说,并推进我们对偏头疼的理解。

人们继续折腾动物:当试验动物的三叉神经末梢被切断时,和CSD有关的颅内血管扩张消失了。既然当有三叉神经做中介时,CSD能诱发血管扩张;当没有三叉神经时,CSD不能诱发,这个试验证明,CSD主要是通过三叉神经诱发颅内血管扩张的。

不过,很快人们又发现在CSD所触发的生化反应过程里,一种叫做c-Fos的蛋白质非常活跃。而这种蛋白质在扩张颅脑血管方面发挥着显著作用。2002年,Bolay用舒马曲坦(sumatriptan)通过抑制c-Fos所表征的神经活性(neuronal acitivity)成功阻断了偏头疼的发作。在通过实验证明了CSD和三叉神经之间的逻辑联系之后,这个实验为研究CSD发挥用作的机制提供了线索。其后,一些其他的活性物质被证明在这个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CSD和偏头疼的相关研究中,这批实验结果为CSD和偏头疼的逻辑关系一点一点地积累着物质基础。

在这个新方向上,研究者们发现CSD几乎涵盖着偏头疼发作循环上已知的所有环节,在整个过程中表现得格外殷勤周到:激化三叉神经触发偏头疼同时,还刺激三叉神经的下一级神经,以及影响硬脑膜的功能状态——不仅触动三叉神经-血管机制,还“黄土铺街、净水洒路”,让整个过程的诸多环节更易于被激发,这样,头疼就可以来得更畅快、更猛烈。

尽管CSD从何而来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尽管CSD是不是唯一的触发因素也还不得而知,目前,这种现象已被广泛认为是偏头疼发作中不可回避的病理过程。也就在上个世纪后半叶,差不多在CSD的角色逐渐明朗的同时,人们意识到五羟色胺(5-TH即血清素serotonin)和偏头疼之间存在联系,这种联系在五羟色胺激动剂——曲坦(triptan)类药物的临床研究中得以证实。而诸如内分泌、肿瘤、循环系统疾病和偏头疼的关系也一一浮出水面。这些发现在原有的三叉神经-血管学说基础上,对整个偏头疼的病理过程进行了重要的补充,不仅拓宽了我们认识这种疾病的视角,也加深了对其机制的理解。偏头疼的发作不再是一条路走到底的线性过程,而是一个多因素交错且相互覆盖着的庞杂网络。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立足于三叉神经-血管学说的诸多药物,并不能让所有患者都免于头疼的折磨。

在最近的数年间,CSD的细节被渐渐厘清。当一系列与神经功能有关的离子通道处于不稳定性状态时,CSD很容易被诱发。随着这个世界进入基因时代,已经确定了至少两种和这种不稳定性有关的基因。这些基因一旦受到影响,CSD的发作会更容易、更频繁。针对CSD的研究将探索偏头疼的人们带入了遗传学这个全新的领域。

在这个新领域描绘偏头疼的投影时,我们对这种疾病的认识更加全面和深刻。诸如偏头疼的家族遗传性等等以往的学说完全不能解释的特征,从基因研究中找到了完美的答案。人们认为在基因层面上对偏头疼的认识,很可能是我们探索这种疾病旅程的终点,也是完全征服这种疾病的希望所在。虽然在基因和CSD之间,尚有一条巨大的鸿沟,更多的障碍也有待逾越,不过我们站在有了基因学说和数以百计的抗偏头疼药物的今天,回想几千年前的神怪论和鳄鱼疗法,会发现偏头疼的面貌是在加速变得清晰、完整和立体。在人类科学技术发展的大视野下,征服偏头疼也许不是那么遥远。(完)

============================================

补充

偏头疼的诊断和治疗

首先必须强调的是,这篇科普文章只是让我们增加对疾病的了解,增长见识。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是必须由医生来完成的。如果希望通过看科普文章甚至医学教科书,就可以自行诊断和治疗疾病,是对自己不负责。

和某些有明确诊断标记物的疾病不同,偏头疼或者可以通过血液中五羟色胺的量帮助诊断,但是目前这种疾病的诊断主要还是依赖症状和体征的总结,包括疼痛性质,伴随症状以及家族史之类的信息。因此有些偏头疼的诊断是非常困难的。此外,有些头疼和中枢神经系统以及头面部病变有关。一味当做头疼处理,有可能贻误病情。(F同学提醒我,有必要说明这篇文章所指的“偏头疼”,主要是原发性偏头疼,而不是由其他类疾病,比如鼻旁窦炎甚至肿瘤等导致的头疼。在此致谢。)

从目前的偏头疼研究来看,除了极严重的情况需要外科干预,其治疗主要还是靠药物。从常见的解热镇痛药物到有较高针对性的抗偏头疼药物,我们的选择还是很多的。但是药物本身也会带来问题,除了副作用之外,某些镇痛药过度使用,也会导致偏头疼。因此除非医生对药物和患者的情况都相当熟悉,可以直接加用较高剂量的药物,否则较为常用的治疗策略是逐步法(stepped care):从最低剂量、药力最弱的解热镇痛药开始用,如果患者反映疼痛缓解的不明显,则在这个基础上加量,或者增加药的种类,最后才用到高针对性的抗偏头疼药物。这种方法“见效”慢,但是安全。

一般来说,普通的解热镇痛药比如扑热息痛,阿司匹林等可以获得一定效果,而且不需要医生的处方,获取比较方便。效力比较强的药物有麦角碱以及舒马曲坦,这些药物可以终止正在发作的偏头疼。用于预防偏头疼发作的药物,有二甲麦角新碱等。这些药物效力强,副作用也比较多。服用前最好咨询医生。

以下是用于缓解偏头疼疼痛症状的药物列表。


除了药物,日常生活中多休息,避免导致自己过敏的食物,比如面筋。少喝酒。保持乐观情绪,避免过多过强的视觉听觉刺激。
最后,尽量活得长点,等基因医学成熟。

==============================

扩展阅读:

1,Migraine By Russell Lane, Paul Davies

2,形式逻辑  金岳霖 主编

3,统计学原理  李洁明  祁新娥 著

除此之外,一堆参考文献我就不罗列了。我觉得对这些文献感兴趣的人少,能接触到这些文献的更少。其实是因为我懒。:)

感谢窗敲雨、奥卡姆剃刀等朋友对该文的帮助。

0
为您推荐

42 Responses to “不粗不细说偏头疼(三)”

  1. 变形机器猫说道:

    沙发?

  2. 璇儿说道:

    我也是老病号,发病很不规律,有的时候一年也就2,3次,最频繁发作的是高中期和25岁左右那几年。频繁发作的时候我自己总结了一下规律,发现在经期前最容易犯病~~不知道有啥科学依据么?

    • 温和蜕变说道:

      我也有……朋友有这个规律,也听说有这个内分泌激素和偏头痛关系暧昧的,百度之几乎都提到了“ 偏头痛属于少阳经,因经期头痛是属于生理现象所影响,由于肝气不疏,气滞血瘀...”

      • 八爪鱼说道:

        雌性激素的水平和偏头疼的确有关联。现在不少人就在做具体的研究,想弄清雌性激素是怎么影响偏头疼发作的。
        至于将经期的偏头疼解释为因为“肝气不疏,气滞血瘀”,这种尝试未尝不可。对一种现象可以有不同的解读方式。但是关键是用这种解读方式指导临床实践,用来治病救人,是否有充分的证据做支持。
        比如肝气是什么?气血是什么?这些气血肝肺有没有物质基础?这些物质基础是什么?
        “肝气不疏,气滞血瘀”和经期头疼的因果关系是如何确定的?肝气不疏了,气血不瘀滞了,就没有经期头疼了?让肝气疏了,让气血瘀滞了,经期头疼就出现了?
        就算无法在以上层面上证明这种解释,临床上用来针对“肝气不疏,气滞血瘀”的药物以及其他治疗手段,和治疗经期偏头疼之间的“疗效”是如何确定的?确定这种“疗效”的逻辑过程是怎么样的?
        其实最后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因为“肝气不疏,气滞血瘀”这些理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但是一旦要用这些理论影响人的健康,就必须是真的“有效”,甚至不管是不是真的能治疗偏头疼,至少能证明的确可以疏肝气、气血吧。
        如果这一切都没有。我们凭什么相信这些理论指导之下的医疗实践?

        • 温和蜕变说道:

          额,八爪鱼真是认真啊~抓住了那无感者见无感、忽悠者见忽悠的“肝气不疏、气滞血瘀”八字写了这么大段,小女子虽仅身为转载者佩服之余仍大感惶恐……
          恩,其实想必将这些挂于网上的传播者也没指望当做啥理论指导吧,只是无心之下却让读者如坠云里,味同嚼蜡恶……
          个人认为,中医更讲究那种态度和“意境”而不是西医讲究的数据实证,所以姑且当一种哲学方法论听之了之罢~
          再吹毛求疵下,貌似“肝气不疏”是和“气滞血瘀”并列的,所以“肝气疏”才是和“气血不滞”对应吧……

  3. 凤舞江天说道:

    为何不试一下中医呢?

    • 眉毛说道:

      中医的话会不会在头上扎金针?感觉有点像钻洞疗法的文明版...

    • 秦瘦说道:

      没用,以中医那见效速度,还不知道有没有效呢这次发作就过去了,然后下次照犯,痛感、持续时间该咋样还咋样,纯粹浪费钱。
      就因为这病对中医产生强烈怀疑

  4. 沐右说道:

    磁共振(MRI)
    国内一般叫做 核磁共振(Nuclear MRI)吧

    欧美人有恐核的毛病,一听核就跟核弹核辐射联系在一起,所以医用的磁共振才略去了核。

  5. Bamboo说道:

    关于诊断:权威肯定参照2004年国际头痛学会(IHS)制定的“头痛疾患的国际分类”(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Headache Disorders,ICHD-2)中无先兆偏头痛、先兆性偏头痛的诊断标准。推荐书籍是头痛诊疗手册,里面对于不同类型的头痛做了很好的介绍,也有和翔实的病例与读者分享,提高诊断水平。其实在临床上,会发现很多介于MIG,Chronic,TTH之间的混合型头痛患者,而且偏头痛的亚型很多,象有些儿童MIG与EP之间也很难鉴别等等。还没有亲眼看见过FHM。
    关于发病机制:八爪说的很形象,大赞一个,发病机制三叉神经血管学说,和CSD介绍的都很深动具体啊,如果最后再多谈谈CSD和离子通道学说的联系再多多介绍更好,偏头痛的发作就是多因素作用的结果,八爪在机制学上已经谈的很好很好了,以后的机制研究方向也差不多就是从八爪展望的方向在走,在FMRI,PET,代谢,还有你最后提到的基因偏头痛的研究都开展的很火爆。。
    关于治疗:偏头痛的治疗主要还是分为预防和治疗两部分。其中有几个关于Stratified care, stepped care across attacks vs. Stepped care within attacks的RCT研究提示stratified care more cost-effective。
    关于预防:不懂八爪为什么提到面筋,实在没有想通为什么面筋会成为migraineur的敏感食物。
    关于上面对月经性偏头痛的讨论,我也想说两句,雌激素水平降低触发偏头痛发作的始动机制和主要途径尚不明确。作为女性很排斥时还要吃药控制头痛实在是件烦心事,中医治病都是讲究辨证论治,因人而已。如果非要总结下,大致的病机还是从瘀血阻络或肝旺脾虚或营血亏虚等来考虑。八爪不是搞中医的,所以不能真正理解其实中医治疗偏头痛(当然在其他病上)是相当有优势的。我身边有太多吃了无数西药最后吃中药能够很好控制头痛发作的,当然我更推崇的是针灸治疗。(王婆卖瓜嘛:)最后借贵地,呼唤一下在成都的有偏头痛的同学们欢迎联系我,可以给你们介绍下我们的针灸治疗方案,全都是免费治疗,为了更好的总结:)

    • 八爪鱼说道:

      很可惜你并不真的了解我这篇文章想要说什么。

      • Bamboo说道:

        看到你那段关于对于肝气不疏,气滞血瘀的评论,我实在忍住想留言,因为如果按照你的思维模式走下去,中医的治疗只会进入死胡同,本是不一样的医学体系,你不能百分之百按照现代医学的体系要求中医,中医都是个体化治疗,如果真正做RCT研究又必须减少影响因素,治疗组一旦为标准化的中医治疗,也就失去中医的特色。我可能不太理解你的本意,只是我说了我看了你的文章所感罢了。另外想给JIMI同学说我们国内也有一个类似GERAC的针灸治疗偏头痛的多中心的RCT,历时两年半,入组了四百多例,可能两个月后应该会发表在相关医学杂志。JAMA上的那篇德国治疗偏头痛的经穴和非经穴治疗无差异,即可以理解为针灸的非特异性的文章的确给国内针灸临床工作者带来了不少的挑战。即使是semi-standard的设计,也失去了中医的辨证论治的特色,虽然他们的设计很严谨很客观,但是其实中间的影响因素太多了,针灸治疗能难做到统一的标准和规范化治疗操作。

        • 八爪鱼说道:

          我说的是偏头疼的历史,但是我更着力写的是在这个疾病研究过程中使用的研究方法,尤其是在判断不同事物的相关性以及因果关系过程中所遵循的逻辑。
          中医认为“病”是因为阴阳失衡,而失衡则可基于一系列的症状体征进行判断。而中药等治疗措施能调整这些平衡,进而治疗疾病甚至预防疾病。可是疾病和阴阳失衡之间的因果关系是怎么证明的?症状体征和失衡之间的相关性是怎么证明的?中药针灸等等和疾病的转归之间的因果关系是怎么证明的?

          中医看待人体、分析疾病,以及治疗的方式和现代医学的确是不一样的。但是不管中医也好,现代医学也好,分析症状体征和疾病之间的相关性、治疗措施和疾病转归之间的因果关系的方式都必须是一样的。因为对不同事物之间相关性以及因果关系的判断,是超学科的。从经济学到物理,从军工到化学,各种学科在认识事物的过程中都基于相同的逻辑原则,为什么中医可以不遵守?就因为中医主张“辨证论治”?

          这种哲学,是中医药研究中如何获得实证支持的过程的最大障碍之一。但是因此而拒绝现代科学的检验,才真正让中医走进死胡同。实际上,只有中医研究者自己去想办法接受现代科学的检验,中医才有活路。

          • jimi说道:

            这里上上下下都是在说几十年来中医接受现代科学临床检验的实例,哪里来的什么拒绝?

            你也许不知道松鼠会是讲科学的地方吧,以后可别这样了啊。

        • jimi说道:

          见过对JAMA那篇的批评,但不知道几年过去有没有相应论文出来。感觉相关文章虽多,但中国医生主导的参与和地位不成比例,恐怕是经费问题吧。另外似乎现代医学的提法不太妥当。英语的提法,不是把现代医学等同于西方学院医学的吧。

          • Bamboo说道:

            对于西方国家,西医是传统的,替代医学是modern,在中国则相反,要看你在哪个位置上来理解。我已经歪楼了,八爪本来是讲下偏头痛的历史,结果最后成了对中医的评论。最近五年来国家都有在973针灸领域立项,我跟到老板做的是关于经穴效应特异性及其基本规律的研究,今年课题快要结题,但是经穴的特异性机制不可能是一个课题就可以完全阐释清楚,至少给了我们很多今后研究方向的启示:)只是我们前期发表的文章: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9438740,还是在国外引起了一些反响,如: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9724296,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路透社对这篇文章做了正面评价。但是总感觉中医有着被西医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走在科研和临床中间,我更喜欢跟随老中医上门诊,因为能深刻感受到真正的是医人而不是治病。

          • jimi说道:

            谢谢两个链接。后面一个看名字应该还是德国人吧。关于sham acupuncture,能简单说说你们怎么操作的吗。此sham那sham应该各各不同的吧。

            感觉中医在西方的推广,倒真是和国力有点关系,学历接轨还在其次。草药都用拉丁文,人家半路出家一知半解中文一个不懂,名称却能说的溜溜的,而中国医生的话没几年反应不过来。

  6. jimi说道:

    嗯说了半天,原来中心思想就是没办法。怪不得不提中医呢。感觉在疼痛治疗上,西医与中医的关系,大约相当武术与拳击,任你套路无数天花乱坠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拳就被“通则不痛”四个字KO。疗效才是王道,大型乃至特大型临床科学试验一致表明,无数西方医药精英呕心沥血研发几十年上百年、耗费千百亿,都抵不上、甚至远远抵不上奉阴阳五行为圭臬、三千年不变的一根银针。这就难怪反科学的人们要动辄跳脚了,呵呵。西医发展还是任重道远啊。http://goo.gl/DpVu
    (参阅https://songshuhui.net/forum/viewthread.php?tid=9530&extra=page%3D2)

    • 八爪鱼说道:

      jimi是群博的忠实读者。凡是涉及到中医的都会跳出来挺一挺。和中医没有关系的也会创造条件自挺。这个id代表国人中的一部分。他们对中医话题很热心,却并不很了解中医。

      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云无心的“美容圣品”能否吃出美丽这篇博文的回复中。
      https://songshuhui.net/archives/8457.html
      jimi 说:
      对而阿胶对中医辩证为“血虚阴亏”等患者的疗效,明明有大量包括“随机双盲对照”在内的临床科学实验数据支持。
      八爪鱼 说: 可能我比较无知,但是真不知道针对这个“血虚阴亏”是怎么进行“随机双盲对照”实验的。
      jimi 说: 恐怕这四个汉字连在一起什么意思你都看不懂吧,否则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_^
      http://www.39kf.com/cooperate/qk/China-Tropical-Medicine/0503/2006-12-19-301689.shtml

      其实对医学稍微有点了解的人就能看出来,这个文章就是研究阿胶乌鸡口服液改善营养性贫血的效果。研究对象是患有贫血的患者,所观察的指标是现代医学中的血象。得出的结论是这种东西对贫血有效。但凡对中医有点了解的读者,就会意识到这个研究根本就和“血虚阴亏”无关。但是jimi却非常肯定地认为这个研究证明了阿胶乌鸡能治疗“血虚阴亏”。

      既然这个研究根本就不是针对中医的“血虚阴亏”,为什么jimi却这样认为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jimi并不懂中医的“血”是什么概念。他想当然的认为中医的“血”就是现代医学中的“血液”。那么既然阿胶乌鸡口服液能治疗贫血,那么肯定也就能治疗“血虚阴亏”了。

      这个笑话充分说明,jimi肯定不懂中医。至于他懂不懂现代医学的血液,就难说。

      第二次是在青方的““糖脂宁胶囊”致死人事件分析”一贴中的对话:
      jimi 说: 青方同学:你怎么每一篇“科普”里,都要没有科学根据地瞎讲话呢?消渴丸里含有、也必须含有格列本脲,是中国卫生部药品标准明文规定的呀,产品说明书上也白纸黑字写着,怎么可能对任何人是什么“秘密”?
      青方 说:这个格列本脲性温还是性寒,归那一经那一脉,可以和谁君臣和谁佐使?
      jimi 说: 格列本脲是西药,怎么可能有什么阴阳归经?这本来就是个中西医结合研制的药物啊。

      姑且不说这个用格列本脲武装起来的消渴丸的历史是多么无聊可笑,先说中药的方剂组成讲究的君臣佐使的原则吧。中药方剂多为几味药组成,而这几味药分别有自己的性、味,根据其药性以一定的构成比以君臣佐使的角色,作为整体发挥效果。西药配伍使用类似,不过各种配伍药物的药学性质是在现代药学的认识范畴内。

      即使中医对疾病、对药物的理解是正确的,它所使用的任何一种药物,必须先在理论框架内归纳出合乎中医原则的药物属性,才能从中医角度用于临床治疗。现代的消渴丸是从清代的中药方剂发展来的,原来的消渴丸中的诸药配方就是合乎这种逻辑的,君臣佐使,各司其职。但是在原来的消渴丸中加入格列本脲的过程是根据什么呢?

      就像是我们用一个十进制的数字和一个二进制的数字进行数学运算之前,必须将这二者转换为同一种进制的道理一样,在已有的方剂中加入一种新物质,必须先弄明白这种新物质在方剂的药理理论中有什么样的性质,至少保证在同一个理论体系里面,新物质和旧有的物质没有矛盾。这样,新物质才会增进药物整体的疗效,而不是造成破坏疗效,带来伤害这种后果。很多“西药”的使用中,明确指出和中药混用时要注意,因为中药可能含有某些影响药效的成分。看来这些“西药”太小鸡肚肠,不像消渴丸这么宽容大度,不用讨论格列本脲的性味,直接拿来用就是了。

      格列本脲是西药,其基础是现代药物化学以及病理生理学。它作为方剂中的一味,是根据的什么性味,发挥的什么作用?将这种药物加入消渴丸,是因为从中药属性角度说格列本脲的性味和其他药物相合?还是原来的消渴丸诸药的现代药学性质被弄明白了,并且和格列本脲可以配伍使用?

      青方的发问,就是出于这个角度。可是jimi并不明白青方说的是什么。他振振有词,认为这种混用没有任何问题。其实他的无畏只不过出于他对中药的历史、原理,以及现代医学看待药物的角度的无知罢了。

      第三次,在我刚写的偏头疼这篇文章中,jimi又跳出来了。他引用了一个针对针刺的论文。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9160193

      这篇论文明确指出,acupuncture对偏头疼的预防和现有药物的作用相当,但是和刺的位置没有什么关系。可是jimi说,“科学实验证明,即使穴位不准确,针灸治疗偏头痛效果也至少和西医疗法相当,却没有什么副作用”。

      不管他分不分得清预防和治疗之间的差别,可以肯定的是他并不真的懂针灸。中医中的针灸,是用针法和灸法刺激经络,发挥调和阴阳、扶正祛邪、疏通经络的作用。这种医学实践的核心理论就是经络。如果扎不扎经络穴位,都会产生同样的效果,那中医的针灸还剩下什么呢?如果不扎穴位也叫做针灸,我们通过静脉给药治疗疾病的时候,即使不扎进血管,仍然可以是“静脉给药”咯?

      jimi认为“即使穴位不准确”,这些东西仍然是“针灸”。只不过因为他不知道针灸和“用针刺”有什么区别罢了。

      就是这样一个不懂中医理论、不懂中药理论、不懂现代医学、不懂什么是针灸的jimi,却总喜欢甩舌头瞎BB,力挺他想象中的“中医”,反对那个他根本不懂多少的“西医”,真是个笑话。不过这样的笑话也让人痛心,因为我们中间,这样的人为数不少,他们的愚昧不仅害人,还妨碍中医的发展。

      • jimi说道:

        哈哈老师,我提醒过几次了,松鼠会可是科学网站呀。科学啊就要实事求是,不懂不能装懂,更不能自家装懂还反而讲别人不懂呀。就说第一个吧:中医之血自然不是西医之血,但是西医诊断为贫血的,中医辩证必然就有血虚呀,而中医说血虚的倒不一定都有西医所说的贫血。这是最最基本的医学常识呀,我哪儿说错了呀?老师连这都不晓得,还辛辛苦苦写那么多字干什么呀?是在练习书法,还是想用无间道方法来科普呢?^_^

        ps:随便问问,哪位有权限的老师能帮忙看一下,是谁两次改了我上面的帖子,并说说是根据哪条规则这么做的么 ^_^

        • 八爪鱼说道:

          哈哈哈哈,你这样的无知小儿,也恬不知耻的说中医。得蠢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出这种话来。算了,你这样的狗屎,我没兴趣再踩。
          你上面的括弧里面的链接是我加的。欢迎你去看看你自己的蠢样子。

          • jimi说道:

            非常谢谢老师。我没有问题了 ^_^

          • 吼海雕说道:

            八爪大大这段精彩的回复完全可以单独写一篇文章了。

            我个人认为,其实对于相当大的一部分人缺乏的就是科学中最需要的思辨和严谨的训练。有些人可能在现实中缺乏培养环境而自行从茫茫网络中搜罗知识,但在浮躁的网络气氛中是很难有这种科学修为的。对于有些人,他们可能自己从网上找了很多文章来读,可能很渊博,但注定会带着草根的浅薄,对基本概念的混乱也就注定会导致诡辩。这就是我对这种自学方式比较抵触的原因。

      • hys说道:

        有没有听说过以痛为腧,阳性部位都可以认为是穴位,在这些部位针灸可以得到阵痛的作用,这是临床得出的经验,不信可以去试试,作者对中医的了解过于偏激了点。作者是西医临床,固然很难跟中医走到一块,这点可以理解。但中医的存在固然还有他的道理所在,这个也是作者很难理解得到的。

    • 拟南芥说道:

      jimi还会上论坛
      好萌好有爱

  7. qaqabincs说道:

    偏头痛患者,不得不留言。自创了可乐和咖啡疗法在头痛发作前期镇痛甚至缓解(有时也不灵),学习了之后才明白都是咖啡因在作祟。感谢八爪鱼三篇洋洋洒洒的巨制,同时也为所有跟帖的同学感动……松鼠们就是好啊:)

    • cici说道:

      我也自创了可乐和咖啡疗法,确实只在疼痛最初期有效。。。

  8. Cheryl说道:

    ”2002年,Bolay用舒马曲坦(sumatriptan)通过抑制c-Fos成功阻断了偏头疼的发作“关于这一句,似乎容易引起歧义啊,c-fos只是表示神经元被激活了,而sumatriptan是5-HT 1B/D的受体的激动剂,Bolay是用sumatriptan,观察到了c-fos的表达变化,c-fos只是一个结果。说“通过抑制c-fos"似乎不是很确切?

    • 八爪鱼说道:

      我刚明白你的问题。你说的对,我这里没有说清楚。在bolay的这篇文章中,的确是将c-fos作为神经活性的标志物。我这里说的会引起歧义,让人觉得c-fos是整个病理状态中的重要环节。实际上,c-fos不是,而是神经活性。多谢。

  9. 伊藤博文说道:

    之前拟南芥说jimi反科学反人类,我私下里觉得这帽子有点大……而今日一见,则惊为天人……

    八爪童鞋要蛋定……

    篡改下朱清时的话:“现代医学千幸万苦爬到山顶,而阴阳五行经络穴位学说已经等候多时了!”

  10. 薯片说道:

    面筋?偏头疼跟过敏有啥关系么?

  11. sleepgod说道:

    中医最大的缺点就是很多理论不能通过科学的方式支持,而且中医起效太慢,很多病是等不到中医乌龟一样的速度的。
    我也是每个月经期前就会头痛,不过吃了含咖啡因和阿司匹林的药就ok了。

  12. aishiren说道:

    养生还是要尽早。到了真的病了的时候谈治疗,就很难治疗好的。

  13. 西门闹闹说道:

    无比痛苦中,止痛药对我没有效果,疼痛总是持续一个月左右,医生都不建议我吃药了。啊~~~~~

  14. 小赫说道:

    想请教各位,我因为长期喝咖啡(每天一杯)患上轻度咖啡因成瘾症,大概30h内不摄取咖啡因就会发生偏头痛的症状。拜读此文发现咖啡因是治疗偏头痛的药物之一,而咖啡因的兴奋作用与阻断体内腺嘌呤核苷酸受体有关。那么是不是说该受体的兴奋是偏头痛的成因之一呢?还是说该受体被阻断可以缓解偏头痛的症状?
    还想问个问题:既然治疗轻度偏头痛可以用的不止是咖啡因,那我如果想进行咖啡因成瘾的戒断是否也能用比如阿司匹林之类便宜易得的治疗偏头痛药物?毕竟目前比较明显的戒断症状只有偏头痛,那就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了……

  15. 周芷若说道:

    偏头痛貌似会遗传啊。。。

  16. KID-A说道:

    非常感谢八爪老师的精彩评述。我是个神经病学学生,课题方向是偏头痛预防。读完您的3篇见识大涨,让我对偏头痛有了生动的认识,其实回复也相当精彩,可惜很多用心良苦的东西不能被理解,不过能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17. KID-A说道:

    偏头痛的防治可参考《Practice Parameter : Evidence - Based Guidel ines for Migraine Headache
    —Report of the Qual ity Standards Subcommittee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Neurology》

  18. LH说道:

    我也偏头痛啊,我个人感觉,呕一呕就舒服很多了,即使没有呕出任何东西,呕这个动作就能缓解头痛症状,有时候呕一呕就好了。还有一次我偏头痛的时候,下楼梯踩空了,吓了一跳,精神为之一振,就不痛了,一点也不痛了,也不恶心了,啥都没了,原地复活一样。

  19. ptt说道:

    请问维生素b2大剂量疗法有没有作用?

  20. 本人也偏头痛患者,发病不明原因,药物治疗无效。所以头痛起来就只能抱定“当强奸不可避免的时候,那就闭上眼睛享受吧”的态度忍过去。

  21. 半月说道:

    今天上午刚刚头疼了 现在减轻点了 似乎我的都是前兆性的 都是因为一些原因而诱发的 高中时常常熬夜 第二天如果出去玩之类的在公交上就会开始头疼 几乎每次都这样 以至于让我对外出有点阴影 刚才那次 早上阳光很烈 晒得有点眩晕 眼睛就隐隐约约有白线之类的出现 也开始模糊 一会就开始头疼 期间试了很多方法 都无法减轻 抽烟 喝咖啡 吃带有刺激性的食品 最后只能老老实实去睡觉了 过了大约有5h左右才减轻了一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