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二)麦角胺二三事

黑麦上有时会寄生一种叫做麦角菌的霉菌。历史上不乏食用这种霉菌污染的黑麦而中毒的记载。有些中毒者会体验奇妙的迷幻,有些则倒霉遇到肢体坏死。这个东西慢慢有了浓厚的迷信色彩。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注意到在中毒过程中,偏头疼症状会有所减轻。研究药物的人发现,从这种霉菌中分离出来的以麦角胺(Ergotamine)为代表的麦角生物碱是诸现象的主因。不过由此认为可通过服用麦角胺治疗偏头疼则显然过于草率,尤其对偏头疼这种极为复杂的病而言。

首先,从情绪的变化到耳鸣、从视野的部分消失到搏动性疼痛,偏头疼的症状异常繁复。如何通过症状的变化来判断“治疗效果”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另外,偏头疼的疼痛并不稳定,同一次发作中疼痛会有波动,不同次发作的强度也不同。在这个情况下确定产生影响的外部因素更为困难。最重要的是,偏头疼所有的症状均有明显的自限性,治不治都会好转。

所以,如果只凭服用麦角胺和疼痛缓解这两者的时间先后关系,就认为能治疗偏头疼,将会得出错误乃至好笑的结论—— 别说吃麦角胺,即使吃秤砣,4到72小时之后,疼痛也会消失。只要不嫌弃自己,试一辈子都没问题。但是我们能由此认为秤砣有利于头痛的好转,然后吃一辈子秤砣吗?显然不能。

即便服用麦角胺的确对头疼有缓解,还是不足以证明头痛的好转是因为麦角胺的作用。也许在这个过程中疾病本身在好转,也许用药方式对患者产生了影响,又也许是其他非药物性的什么原因也说不定。比如,可能是因为看见某个姑娘长地特别,让人暂时不敢疼痛;或者是大家聚在一起,疼痛容易自行缓解;又或者,患者心理上的变化对病情有好处。

为了搞清麦角胺是否真的有效,临床研究者决定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考察麦角胺和偏头疼的关系。

他们募集了大量偏头疼的患者,观察他们发作时的症状,将这些患者身上反映偏头疼病情的症状进行程度上的划分,以便进行量的比较。

然后将他们随机分成两组,并安排给一组患者注射麦角胺,另外一组注射生理盐水。并且有专人负责操作。并保证这些患者和研究操作者都不知道具体谁用的是什么药物。因为有时候患者对药物效果的期待,以及医务人员有意无意的暗示,都会对疾病的发展产生影响,这样设计实验的话,这些影响对两组病人来说就没有差别了。

实验完成后,研究者发现注射麦角胺这一组患者用药前后症状有明显差异,注射盐水的这一组,没有明显差异。

也就是说,这些患者生活环境、衣食住行、用药方式等等都一样,包括给他们打针的人——因为不知道谁用的是什么药物,对所有患者来说也不会有差别。而注射盐水的,偏头疼症状没有变化;注射麦角胺,症状有所缓解。

在其他所有相关因素都不变的时候,一个因素变化,带来了不同的结果。这说明导致这个结果变化的,就是这个变化的因素,而不是其他。由此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在这个实验中导致症状缓解的,是两组之间唯一的差异:麦角胺呢?

这个推理方式,是形式逻辑中确定因果关系的差异法。在这个研究中运用差异法的关键在于如何设计实验,保证除了麦角胺之外,两个实验组中相关因素都相同。

影响这两个实验组的诸多因素中,除了一个是麦角胺,一个是生理盐水,其他的条件都相同。但是这两组患者是“相同”的吗?如果他们并不相同,那么导致两组患者治疗前后出现效果差异的原因,很可能是人和人之间的差别。

很明显,人和人的确是不同的。

个体之间存在差异——高矮胖瘦男女、每个人疼痛发生的快慢、持续长短、以及对药物的反应速度等等,种种特征都不同。

不过人类作为一个独立的种系、作为一个整体,各种生理数据将汇聚成以独特方式分布着的数据群。以中国人的身高为例,有不足半尺的婴孩,也有昂藏八尺的姚明,但是当我们统计全部人口,会发现身高这个数值集中在一米七左右,并以这个数值为中心,人们各自的身高值以一个特殊的曲线方式构成全部人群的数据群。而当我们随意抽取足够多的人,再统计一次他们的身高,会发现尽管个体的身高各不相同,但是这些身高数据的分布情况,和前面的全部人口的分布,非常相似,几近相同。

除了身高这个数据,血压、体重等各项生理指标,也都以这种方式存在着。

也就是说,人和人固然不同,人群和人群却可以是相同的。

基于这个原理,就全部偏头疼患者群的头疼时间而言,尽管每一个人的头痛时间的确不等,有的4小时,有的7小时,有的24小时,有的72小时,等等等等,这些不同的时间值,最终会表现出某个规律。当我们从这个总的人群中随意抽出足够多的两群人,再统计一次,会发现这两群人头疼时间所表现出的规律,和总人群的规律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者的规律,也是一样的。

同样的道理,只要数量足够多,这两组不仅在头疼时间上一致,在疼痛剧烈程度、前兆症状等各个方面也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只要保证人群数量足够大,就能保证他们作为整体,足够地“相同”。也是基于此,实验中所设立的两个大数量人群构成的试验组,的确是“相同”的。那么,也许麦角胺在每一个个体身上产生的效果也许会有所不同,但是这种药物对“相同”的人群的作用,是一样的。

所有的外因保持不变,人群的内在属性也是一样的,能导致偏头疼症状的缓解的,就是麦角胺了。

这就是典型的随机双盲对照实验。这是形式逻辑中用于确定因果关系的差异法在医药研究方面的应用。这种逻辑思维方式很早就出现,但是随着近代科学的发展才得以成熟,不仅用于包括医药生物在内的科学研究,也普遍用于社会学、经济学等各方各面。除了在决定“相关因素”之外,在判断事物之间的因果联系时使用差异法,并不完全依赖某项具体学科的知识。所以,无论对生物现象的解读采取什么样的角度,在逻辑上建立不同事物之间的因果联系时,都会像确定麦角胺和偏头疼的联系这样,能而且必须能通过这种检验。

在确定了麦角胺的确能缓解偏头疼之后,人们进一步用大量实验找到了麦角胺在一个很狭小的范围内和偏头疼的缓解在剂量上的相关性。这些定量的探索将麦角胺的效果从人群过渡到了个体,进一步验证了服用麦角胺和缓解偏头疼之间的因果关系同时,让人们在治疗药量和中毒药量之间游刃有余。原来的毒药,成为现在的良药。

继鳄鱼和颅骨钻孔之后,人们曾像神农一样尝试着各种可能。可是直到麦角胺出现在偏头疼的探索历程里,这种病痛带来的痛苦才在历史上第一次得到了有效的缓解。这段研究为大量患者送来了福音,也证明当时的人们已经掌握了用于判断复杂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所需要的逻辑方法。不过,说麦角胺成为人类和偏头疼斗争史上的里程碑,却还不仅仅是这个原因。

在人类和疾病斗争的过程中,以药物为代表的诸多治疗措施一直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不仅因为可以直接干预疾病的发展、缓解患者的痛苦,它们还能促进人们对疾病的探索和理解。

以药物为例,它们对疾病造成的影响就像火漆上的封印。我们可以根据印章的样子推想印痕,也可以根据印痕猜测印章。同样,如果人类充分了解了疾病,可以根据疾病的特点推测药物的性质;对药物的理解,也能帮助我们理解疾病。显而易见,这个过程需要在了解我们的身体前提下,在逻辑上确定药物的确能影响疾病——证明药物是有效的。

尽管我们对药物以及疾病,甚至我们自身允许有不止一种的解读角度,但是疾病和药物之间的相互关系,其基础是逻辑。这种基于逻辑的联系, 以及确定这种联系的方式,不会因解读疾病和药物属性的方式而有所不同。实际上,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才能获得对药物和疾病属性探索的指引,以及对已有的认识进行验证——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更重要。

只要我们建立了这层逻辑联系,有时候不了解药理,也不知道病理,也可以用药物控制疾病。比如人类用金制剂治疗风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既不知道风湿的具体原因,也不知道金制剂是怎么针对这些具体原因发挥作用的。

但是如果病药之间的联系缺乏逻辑验证的过程,一旦药病二者的理论体系试图接触,混乱,甚至矛盾就有可能出现。而这种混乱和矛盾不仅无法帮助我们获得知识, 还使我们无法及时纠正错误。在治疗偏头疼历史上持续了几千年的钻孔术(Trepanation)就是一个例子。古代人对疾病的错误理解,让他们采用了错误的治疗方式。在形式逻辑发展成熟之前,他们无法检验钻孔术是否真能控制偏头疼,当然,也肯定无法知道这种治疗其实对疾病的发展是有害的。于是这个错误一直无法被纠正。从石器时代到十六世纪,不知道多少偏头疼患者还要额外遭受钻孔术的折磨。

而麦角胺则不同。

麦角胺进入人们的视野时,偏头疼的神经病理说和血管病理学说刚刚在无法调节的矛盾中暂时折中,形成了神经-血管学说,认为神经的病变为主,血管病理性变化为辅,然后在血管-神经循环中,导致偏头疼发作并持续。在麦角胺被证明的确对偏头疼有效之后,它影响中枢神经的效能以及强烈的缩血管属性——这也是它导致迷幻和肢体缺血坏死的原因 ——为神经-血管说提供了第一份切实的证据:也许神经学说这一块还需要证据,但是血管病变毫无疑问是和偏头疼有关了。至此,麦角胺不仅成为了偏头疼患者的 第一个救星,还帮助我们在对这种疾病的理论认识方面踏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在接下来的将近一百年的时间里,科技快速发展进步。人们发现了三叉神经在偏头疼中的重要位置,逐渐意识到原来的神经-血管假说在大方向上正确,但是在细节上有很多错漏。

通过各种各样的实验,病理学家发现前兆和发作两个阶段之前,还有一个始发阶段(initiating trigger)——不过除了能确定这个始发阶段大概发源于脑干(brainstem),具体细节还不得而知。一旦这个过程开始,某些脑组织的血流供 应就会减少,当血流量减少到一定程度,和这部分脑组织相关的先兆症状也就会出现;当血流减少量不是很明显的时候,先兆症状就不会出现,但是一旦开始,疼痛 终究会发作:在血流减少一段时间之后,支配血管的植物神经被触动,释放神经活性物质,不仅让血管发生代偿性的扩张,还和由此引起的感觉冲动一起刺激三叉神经感觉支。受激的三叉神经变得敏感,释放进一步扩血管的神经物质,激发疼痛,又刺激脑部其他功能区域,产生一系列伴随症状。而三叉神经自身的特点,导致 疼痛区域模糊不定,以及发作过程中引起脆弱伤感或者烦躁不安等等情绪上的变化。

三叉神经-血管学说作为一个新的理论框架,不仅能解释偏头疼的主要临床表现,和它的前身不同,它所描述的病理过程涉及的大量神经活性物质也都被找了出来。 除了一般的帮助神经实现调节血管功能的神经递质(去甲肾上腺素、乙酰胆碱)之外,诸如血管活性肽、P物质、一氧化氮等物质的作用和发挥作用的方式也都搞得清清楚楚。大量针对这些关键物质的药物陆续问世,而这些药物又验证或者启发人们找到更多的相关细节。药物和理论互相促进,到了上世纪中叶,偏头疼的三叉神经-血管学说在神经生理学、生物化学,以及药学的共同支撑下,形成了一个相当完备的理论框架。基于这些成就,人们很大程度上摆脱了偏头疼的困扰,甚至学会 在日常生活中如何控制生活以及饮食习惯以预防偏头疼的发作。在这种疾病前,人们不再是原来那副受气包的样子。

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患者,对已有的药物反应不佳。这种现象很好理解:三叉神经-血管学说尽管看起来挺完整,这个理论框架的核心区域还是一片空白:偏头疼究竟从何而来?(快完了)

-----------------------

这一部分,主要说的是第一种用于治疗偏头疼的药物如何被发现,以及如何被证实有效,以及如何根据药理促进偏头疼病理学发展的故事,涉及到了一些在现代医学发展过程中依靠的逻辑学、统计学的知识。因为我觉得这样讲故事,对比较不同医学体系认识疾病、认识药物的方式会有点意义。这些东西,是现代医学的重要组成。了解了这些,也许能促进对包括中医在内的诸多事物的思考。

0
为您推荐

42 Responses to “不粗不细说偏头疼(二)”

  1. 霍森布鲁斯说道:

    嗯,逻辑的优势就是可以用普适的工具分析问题。

    • 伊藤博文说道:

      “普适”啊,这可真不算是逻辑的优势。

      对于某些神学人士来说,好吧,露骨一点,他们可以用“这是神的意志”这句话回答包括“我为什么会偏头痛”在内的所有问题。这个“普适”才是真的普适啊!

      话说回来,身高,体重,智商,都是正态分布咯…奇特而有味的正态分布啊

  2. 麟趾阁说道:

    这就是科学啊,可证伪的演绎逻辑。通过实验来验证事物之间的关系,先把精力集中在解决“如何怎样”这样的问题上,回答事物的动力原因。至于“实质”,“意义”这一类目的/功能原因的解答,还是交给形而上学吧。

  3. lalunasun说道:

    看来将来还是要靠设计型药物啊。。。

  4. F说道:

    头痛如果是供血不足,可以服用药物增加脑血管的供血量,也就是如扩展动脉血管中药有银杏叶,正天丸等。

    西药这样原理大致如此
    平滑肌的收缩依赖于Ca2+进入细胞内,引起跨膜电流的去极化。
    正常情况下,细胞内外钙浓度的差别极大,细胞内值比其外值约低1万倍。由一种主动与能量有关的钙泵来确保维持这种生理性浓度梯度。在脑缺氧(脑血管病、中毒、炎症等)的病理生理条件下,则细胞内含量异常增高。一是由于外层细胞膜通透性增高,钙离子向细胞内运动增强,二是钙泵由于三磷酸腺营缺乏,而使钙离子输出细胞外减少。

    通过有效地阻止Ca2+进入细胞内、抑制平滑肌收缩,使动脉血管(由平滑肌收缩围成管)扩张,进而脑功能供血充足。这类药一般都是钙通道选择性阻滞剂。

    有西比灵(盐酸氟桂利嗪)和尼莫地平。它们都能去除头痛和耳鸣等问题(供血不足引起的)。

    其中尼莫地平对脑动脉的作用远较全身其他部位动脉的作用强许多,并且由于它具有很高的嗜脂性特点,易透过血脑屏障。

    而西比灵增加耳蜗小动脉的血流比较强。

    但动脉扩张后,肠道蠕动受影响,同时血压下降。

    • 八爪鱼说道:

      我觉得你并没有怎么看这篇文章。至少你对偏头疼的病理过程并不了解。在偏头疼的预防用药中,的确有钙离子通道阻滞剂,主要是维拉帕米。但是其发挥作用的方式主要是通过稳定痛觉感受神经以及抑制有细胞毒性作用的钙离子内流,而不是舒张血管。因为偏头疼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血管的过度充盈,而不是过度收缩。这一点从这篇文章主要说的麦角胺就可以看出来了。

      这篇文章也简单的说了双盲对照实验的原理。其中重要的一点是保证实验组和对照组的“同质”,也就是说环境、患者都要一样。实际上,隐含的一点,却是更重要的一点是,药物要一样。同质同量。
      所以你说到银杏叶和正天丸,我不知道这些药物是否做过药物的对照实验。如果做过,我很想知道银杏叶和正天丸的有效成分是什么,在实验中是怎么保证有效成分的同质同量的。

      • 白色蜃景说道:

        看到最精彩的部分突然就没了,汗,继续期待下文吧。

        银杏叶、正天丸,这是两种中成药制剂,我不知道它们对治疗其他原因引起的头痛有无作用,但据我了解,至少对偏头痛是没用的。
        顺便,正天丸很贵,但在医生的推荐下我吃了一年多,什么用都没有,以致于现在只要一看到这三个字我就耿耿于怀。

      • Bamboo说道:

        爪,你说钙离子拮抗剂主要是依据通过稳定痛觉感受神经以及抑制有细胞毒性作用的钙离子内流,而不是舒张血管这个依据在哪啊?那个偏头痛的发病机制并不是简单的血管舒张或者收缩。在初期的时候,血管处于收缩状态。我曾经看到XX文献还写到颅内血管收缩、颅外血管扩张是偏头痛发病机制。弄得我也云里雾里的。临床上西比灵很常用,维拉帕米似乎都没有在神经科的门诊出现过吧(因为太多的用药注意事项)。而且记得我一位老师给我说过药监局审偏头痛的新药对照药都是选用西比灵。

        • 八爪鱼说道:

          关于钙离子通道阻滞剂,在第五版的pharmacology and therapeutics for dentistry中有说。388页。
          关于偏头疼的发病机制,的确如你所说,单纯的血管变化,并不足以解释这种疾病。以三叉神经为主的神经系统及诸多的神经递质扮演了重要角色。血流的变化在诱发神经病变和产生疼痛方面都有作用。比较一致的认识是在产生疼痛的阶段,与硬脑膜有关的血管系统炎症性扩张以及渗出起了决定性作用。这个过程在偏头疼的发病过程中已经差不多是最后一块多米诺骨牌了。在中断疼痛的药物干预过程中,缩血管而不是扩血管药物也是立足于此。
          在发病早期,的确有神经缺血的阶段。这在这一部分以及第三篇中也都讲到了。干预这一过程的扩血管预防药物也是基于此。但是这个过程还要通过刺激神经系统,然后诱发神经血管炎症病变才会导致疼痛。这个程序和导致疼痛的血管扩张相比,就像是支流和入海口。有主次的差异。这一点在针对这两者的药物上也能体现出来。
          至于颅脑外血管对偏头疼的意义,第八版的Adams and Victor's Principles of Neurology说是否产生疼痛和颅脑外血管因素无关。153页。
          而药监局审偏头痛的新药对照药都是选用西比灵,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呵呵。

          • Bamboo说道:

            弱弱的问一句是那本书的五版和八版,我好去查查。再偏题一句是时差还是你真的起的那么早啊~你好敬业了。。

  5. 哈林说道:

    我更加是你的粉丝乐!

  6. 拟南芥说道:

    本人一穷二白,‘
    只能通过脱裤子的方式表达一下支持!!!

  7. 淘宝易说道:

    我觉得可以去看看人体使用手册,了解下中医方面对偏头痛的看法

  8. 板砖说道:

    统计出来的规律总是不靠谱,因为样本的数量总是有限的,样本总是挑选出来的

    • 八爪鱼说道:

      原来我这么孤陋寡闻,竟然不知道“统计出来的规律”现在已经被证明“总是不靠谱”了。

      • Bamboo说道:

        统计是科学的,至少在我毕业之前我不得不用他。看到你这篇竟然还扯到了RCT还有试验设计,写得简直深入我心啊。我在做急性期时有太多的困惑以至于我直接就被判为了抑郁状态。不能精益求精,我只想毕业了现在。从此和科学说再见。

      • Bamboo说道:

        统计是科学的,至少在我毕业之前我不得不用他。看到你这篇竟然还扯到了RCT还有试验设计,写得简直深入我心啊。我在做急性期时有太多的困惑以至于我直接就被判为了抑郁状态。不能精益求精,我只想毕业了现在。从此和科学说再见。

    • 伊藤博文说道:

      在实在难以把握整体的情况下,只要样本有代表性,抽取样本数量够,抽取过程随机,我们就认为这个“统计出来的规律”是适用的,失败的统计案例一般是由于上述要素未做好。

      至于很多人耿耿于怀的随机性之“先天缺陷”而刚好踏进统计产生的陷阱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你没天在家坐的好好的总不会没事去算被陨石砸中的概率吧

      • loler说道:

        还应该顺带把P<.05介绍一下,很多人对实验的可靠性怀疑,却相信对相关系数的新闻报道。能区别实验因果关系可靠性和相关系数,这个应该是理解科学的第一步。

        • 八爪鱼说道:

          我也很希望有统计学专业的同学来系统介绍一下这门学科。我觉得这门学科对如何看待生活中有关概率的事情帮助极大。只是医学统计学只是统计学的一部分,我要讲统计学就真的有些班门弄斧了,哈哈。

  9. 秦瘦说道:

    作为一个23岁却已被偏头痛折磨近十年的患者,我觉得治疗不应该只关心发作后如何止疼,更应该想办法减少发作次数、延长发作时间间隔

    • 八爪鱼说道:

      目前预防偏头疼发作的药物已经有不少了。在接下来的最后一部分中,治疗以及预防药物均会有所提及。
      现在偏头疼的研究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但是和整个医学研究所处的情况一样,我们对很多疾病(当然还包括我们自己)的了解还远远不够。以当前的技术水平,还的确谈不上“根治”偏头疼(这里的偏头疼指的就是这篇文章提到的原发性偏头疼,而不是继发于其他疾病者)。但是和更多的更危险、更困扰人类的疾病相比,偏头疼患者还是相对幸运的,因为至少我们已经有了这么多预防控制它的武器了。

  10. 窗敲雨说道:

    话说图表上的字都看不清。。。

    • 八爪鱼说道:

      放大了一些。突然发现一个表格中用了“寿命”一词似乎不当。也懒得改了。

  11. 糖豆说道:

    您好八爪鱼 我想问点跟偏头痛无关的问题 干扰素方面的你了解吗 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 医生建议吃抗病毒药物 一种干扰素 吃了两年了 状态指标一直这样 问医生说需要吃多久 人家来了个 期待科学的继续发展吧....我难道要吃一辈子啊????您能给个指引啥的不啊

    • 八爪鱼说道:

      我不大了解干扰素的临床应用。只是知道现在还没有药物能完全控制乙型肝炎病毒。

  12. 吉娃娃说道:

    头痛和激素水平有关系吗?很多女人在月经前后都会头疼。

    • 八爪鱼说道:

      有关系的。有些妇女在生育前后偏头疼会有明显的缓解,但是有些则有加重的迹象。激素水平的波动对偏头疼的影响也是当前研究的一个主题。具体的机制就还不是很详细。

      • Bamboo说道:

        所以说三叉学说也不能很好解释MIG的发病机制。多喝点热水保持好心情在经期时

        • 岸清说道:

          Bamboo,再次给你留言了。我在成都,多年偏头痛患者,特别是用脑过度或压力大的时候容易发病,以前吃过山西医科大学生产的复方溴咖片,很有效,但是现在这个药不起作用了。为此做过很多检查,最后绕一圈又回来了,只能保持好心情,保持充足的睡眠来解决。。。。很苦恼,希望的到你的帮助。我QQ:290757765 Email:anqing1001@gmail.com

  13. F说道:

    这篇文章让人知道了,原发性偏头疼,
    而名字叫说偏头痛,

    有些的偏头疼是非原发性的,这种情况也较多。
    比如醉酒后头痛,有医院实验用西比灵可以减轻。
    另如原因是脑供血不足导致血管痉挛而头痛,提高脑供血可缓解。
    还有一种是耳蜗供血不足导致头痛耳鸣,用类似药都可以痊愈或缓解。
    所以,这类头痛不是血管充盈导致的。而是供血不足导致血管痉挛产生的。
    盐酸氟桂利嗪,尼莫地平对对症的头痛的价格和效果比不错,可惜很多头痛医院没有对症下药。

    正天丸因为治好了徐向前的头痛而有名。而银杏天麻之类实验显示能增加脑供血作用。

    头痛要对症不容易,所以多讨论讨论。

    • F说道:

      从偏头痛说的了头痛
      普通人不太容易区分头痛和偏头痛。
      所以多说说有偏头痛症状的事,

      比如颈椎病引起的偏头痛也称为颈性偏头痛,也称Barre Lieou综合征、后颈交感综合征、脑颈综合征等。因骨质增生而受压导致椎动脉供血不足,其中20%的病例出现一侧搏动性头痛,而与偏头痛难以区别。

      • 八爪鱼说道:

        我说的的确是原发性偏头疼。对这一点的说明以及患者应该如何诊断治疗,还有近十几年来原发性偏头疼的病理学进展,我会在第三部分里面说。

        我觉得你应该是对医学有挺多了解的。所以当你说出有关正天丸银杏叶的话,我还是挺惊讶的。

        对于一种疾病,采取什么样的干预措施,是否“有效”是最为重要的前提。可是我觉得大部分不大了解医学的朋友,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判断“有效”。隔壁王大妈吃了秤砣,头疼就好了,这能说明有效吗?就算王大妈从此不再头疼了,能证明有效吗?这种个案再神奇,也没有什么说服力。现代医学的一个贡献,就是找到了确定是否“有效”的方法。这个故事里,我花了很大一部分力气也是在说这个道理。

        所以正天丸、银杏叶是否“有效”,不应该通过你说的这种证明方式。徐向前证明不了什么。如果徐向前吃了正天丸头疼就好了,就能说明正天丸有效,那我们要双盲随机对照干嘛呢?举个例子说,如果徐向前吃正天丸吃好了,胡锦涛吃正天丸病情加重了,我们是不是要通过比较他们二位的官衔大小来判断正天丸的药效呢?

  14. 无遥说道:

    就我个人疼了十几年的经验,没见什么有用的药,医生也是一句“没事,偏头疼”就打发了……郁闷……

  15. 粲然天空说道:

    可是我想知道的是结果:偏头痛到底怎么样才能完全根治?因为痛起来时真的很要命

  16. jesse说道:

    这个...还有下文吗?

  17. jesse说道:

    抱歉,找到了,https://songshuhui.net/archives/34547.html

    不过如果文中能加个链接的话,就最好了。

  18. [...] 不粗不细说偏头疼(二) [...]

  19. 海灵儿说道:

    大神能介绍下三叉神经疼这种疾病么?怎么来的,该怎么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