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计算机科学 >> 文章


艺术是创造能力的一种状态,包括了真正的推理过程。

──亚里士多德

刘慈欣在一篇科幻小说《诗云》中,设想了一个化身为李白的外星人试图利用技术来实现诗歌的创作。尽管外星人的科技水平发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然而用程序创作出媲美李白的诗歌似乎仍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甚至让程序来鉴赏一首诗是否出色也过于困难了。

刘慈欣本人写过一个作诗机的软件。但是很显然,他并不相信机器算法能够成为像人类一样的诗人。他是过于悲观了么?

大多数人都会根深蒂固地认为,艺术创作(特别是高质量的精英艺术创作)和人的心灵密切相关,而任何形式和技巧层面的解析和实现都只能触及它的皮毛。尽管这种作用多少显得有些神秘而难于言表,可是恐怕没有谁会怀疑,在巴赫的恰空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之中,有某种专属于人性的神圣和崇高之处。

但是另一方面,一部人类的文明史,基本上也就是人类的领地不断被人类所发明的机器占领和取代的历史。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的发展使得让机器程序创作出能够以假乱真的艺术作品早已不是幻想。侯世达,《集异璧》一书的作者,曾经这样描述他在听到并亲自弹奏一首短小精致的钢琴作品后的感受:

尽管能间或听出些小瑕疵,这首曲子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它似乎在「倾诉」着什么。如果谁告诉我它是出自人手,我绝不会怀疑它的表现力。这首曲子听来有些怀旧,带点波兰味道,而全无抄袭嫌疑。它是崭新的,而又毫无疑问地刻上了「肖邦风格」的烙印,却不令人觉得情感空乏。我的的确确受到了震撼:抒情的乐曲怎么能从一个从未听过一个音、从未活过一秒钟、从无一丝一毫情感的程序中写出来?

这首作品是一首仿制的肖邦马祖卡舞曲,出自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作曲学教授 David Cope 的 EMI (音乐智能实验)程序「之手」。这个程序的原理是首先研究一名真实的作曲家的作品中不同层面不同类型的抽象结构,然后以新的形式重组这些结构,从而得到一部仿制作品。

这听起来像是儿戏,但其效果惊人。侯世达曾经在一次纽约 Eastman 音乐学院举办的讲座中,先后播放了上面提到的那首伪肖邦作品和另一首真正的肖邦作品,并且让听众们(大多数是音乐专业的师生)判断哪一首是真正的肖邦。大多数听众选择了错误的答案。毫无疑问,这是极其戏剧性的一幕。

我们知道,在计算机科学中有一条著名的图灵实验法则:一个人使用任意一串问题去询问一个正常思维的人和一个机器,如果经过若干询问以后他不能得出实质的区别,则我们认为此机器具备人工智能。与此类似,如果机器创作的艺术作品和人类作品在人类欣赏者眼中是不可分辨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认为机器在艺术创作领域里完全可以取代人的作用呢?

如果一个人放弃关于艺术创作的种种玄学般的神秘信仰,而认定一切艺术作品都只不过是某种抽象的形式组合,那么用逻辑和数学来研究美的奥秘就是一种顺理成章的尝试。1933 年,哈佛大学数学系教授,当时美国最重要的数学家之一 George Birkhoff 出版了一本出乎同行意料的小书:《美学测度》,讨论了用数学公式衡量并刻画艺术作品的美学价值的可能性。在书中他断言到:

如果美学理论是科学的,那么它就必须从分析的角度加以审视,必须将其自身理解为艺术的纯形式的一面。

这本书并没有引起很大反响,反而招致了不少批评,这恐怕是因为他的理论实在过于粗糙。作为他的理论的核心,他认为一个对象的「美丽程度」可以用下面的公式来计算:

美 = 有序度 / 复杂度

其中有序程度和复杂程度对于不同类型的艺术作品有不同的定义方式。例如对于每一个多边形而言都可以用一种特定的算法算出一个美丽得分:

同样的方式也被他应用在音乐、绘画、建筑和诗歌上。毫不令人意外地,这种异想天开的「美学理论」很快就被人们抛诸脑后了。

但是这一理想并未消失。在二十世纪下半叶,它以崭新的形式重新出现在人们面前。一方面,这得益于电子计算和人工智能理论的迅猛发展;另一方面,现代艺术观念极大地改变了人们对艺术作品的认识和期望。毕竟,让今天的电脑模仿米开朗基罗或者黄宾虹的创作仍然是过于困难的任务,但是对普通欣赏者来说,很多现代艺术作品看起来不过只是幼稚随机的线条和色彩的涂抹,而这样的作品用机器算法实现起来一点也不困难。

从 1977 年开始,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艺术家 Harold Cohen 开始编写一组名为 Aaron 的电脑程序,赋予其绘画的模式和功能。这些作品起初只是纯然随机的线条色块,随着程序日渐复杂,它开始「学会」画出更复杂的对象,例如石块和植物,以至于人像。题图和下图是两幅 Aaron 的作品,分别名为《在高更的海滩上相遇》(1988,题图)以及《Aaron 和装饰板》(1992,下图)。

Cohen 曾经带着这些 Aaron 的作品在国际上的多家画廊内进行展出。一开始,大多数观众拒绝相信这是纯粹由电脑生成的作品。当 Cohen 解释了这些作品的创作原理之后,观众们又断言说这些作品中体现出了某种统一的「个性」。这是个有趣的事实,因为这些作品除了都生成自同一算法之外别无共同点。这是不是意味着,所谓的艺术个性其实不过是一种程序性的算法模式而已呢?

编写 Aaron 程序的基本思路,是像教会一个没有见过大自然的孩子画出大自然一样教会电脑画画。也就是说,用语言为它定义出所有可能的物体的样子,以及这些物体会倾向于如何排列在空间中,然后令其自由随机发挥即可。这一过程可以是完全技术性的,不牵涉任何层面的美学观念,例如「平衡」或者「和谐」之类,然而其作品却会自发的体现出特定的艺术性选择。

当然,我们可以认为,电脑在这里并不真的是进行完全「自发」的创作。虽然每一幅画的生成过程不受干预,但是 Cohen 本人的美学观念毕竟以一种并不直接的方式隐藏在编程的过程之中。如果换了一个人来编写 Aaron 的源代码,哪怕同样只遵循同样的技术性原则,其结果也可能大相径庭。但是这一事实并不构成对这一方案的「客观性」的否定。它恰恰说明,无穷丰富的美学选择和艺术个性可以通过简单的技术手段实现和遍历。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么考虑到电脑的海量计算能力,它的艺术「创造力」将是人类所无可匹敌的。

迄今为止,Cope 教授的 EMI 程序已经远远不满足于仿制一两首肖邦或者贝多芬的小曲子,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复杂得多的大型音乐作品。它创作过若干独立的音乐作品,根据普罗科菲耶夫未完成的第十钢琴奏鸣曲的片段补完了全曲,甚至还写作了一部名为《马勒风格》的歌剧。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那样,它和 Aaron 一样早已轻松地通过艺术领域的图灵测试,可以被认可为一位颇为高产的作曲家了。而它今年还不到三十岁,一切才刚刚开始。

苛刻的批评家也许会断言说:无论如何,EMI 和伟大的巴赫之间永远存在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正如 Aaron 永远不可能画出和蒙娜丽莎同样杰出的作品,作诗机也写不出超越李白的诗作一样。──尽管他们事实上并不能证明这一点。

退一步讲,就算它们真的永远充其量只是二流的艺术家好了。可是就在我们触手可及的未来里,这样一批不知疲倦、不会枯竭、不依赖于生活环境、不受限于观念桎梏的,拥有无限可能性的「二流艺术家」的出现,难道不会带来艺术史上最为空前的革命么?

本文发表于2010年3月号《新发现》。


以下是两首马祖卡舞曲,其中一首是真正的肖邦作品,一首是 EMI 程序的作品。不妨试试看自己能否分辨出真伪,但请勿揭示谜底。

第一首
第二首

0
为您推荐

58 Responses to “发达数字时代的抒情诗人”

  1. ct说道:

    对于人工智能不抱乐观态度!
    很多事情,特别是涉及创造的事情
    人脑可以做,但,要让机器来做,相信有无穷困难
    其中包括写诗!

  2. 木松说道:

    不敢妄言。

  3. ct说道:

    我曾经读过《集异璧》的,候本人对人工智能就不是很乐观的
    也许艺术评论或者艺术理论有时会给人一种错觉,让人们以为艺术很技术
    但,其实技术并不是艺术的主要部分,永远不是!

    • 木遥说道:

      请读一读侯世达的那篇文章的全文(上面有链接),他本人的看法在写完《集异璧》后有了很大的转变。

  4. the one说道:

    我觉得这还是很有可能的,就拿诗歌来讲,所谓的好诗歌就是诗人对文字的一种排列组合,如果可以找到一种全新的算法,未必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对于一首诗的好与坏本来就是没有什么标准的,可能就算真的有了算法可以排列出跟很好的是个出来,但是作为评委的人类却本能的对于机器的作品进行了排斥,最终还是得出了机器做不出好诗歌的结论

    • 刘冲说道:

      我也认为人工智能是可能的,但是我不赞同你的观点:
      人工智能与否,或者好诗与否,跟排列组合是没有半点关系的,这也是好多人自以为是的误解.

  5. Hubert说道:

    人工智能什么时候会成为“人造智慧生命”,是一个恐怖问题,许多人不愿意相信它会成为现实。可是阻止这件事发生的因素真的会永远存在吗?从古猿到智人经历了几百万年的时间,人造智慧生命不会用这么久的。

  6. 刘冲说道:

    人能做的,人就能借助机器来做.
    既然是"人借助机器"来做,那么看上去就是不太可能出现完全的人工智能.
    但是这一方面在于人对人工智能的定义,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就是,
    细想下去,沿着第一句话发展下去,并不是说明人工智能不可能,而是人工智能很可能.

  7. 蕾蕾巫说道:

    用基本元素从最开始的地方创造,会很难。但是运用更多的已有材料进行剪辑和模仿,就会有速成。有时候创造性,不是完全自源头发起,而将已成型的进行转化。这在很多人类的日常行为中也有体现。也就是所谓的艺术、写作速成,其实就是机器的规则。

  8. pigzilla说道:

    其实有什么证据或者理论能把“人工智能”和“自然智能”区分开呢?人类的又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智能不是“人工智能”呢?我觉得智能的产生就跟量子效应一样,观察微观细节可能人类尚无法去搞明白,可是宏观集合角度看又有一定的规律。可能人类制造的人工智能只是还没有达到足够的数量级,还只是在微观程度徘徊。等到了那个门槛之后,不用人类操心,自然会跃入宏观智能,产生智慧。人类无法像搭积木一样精确创造出来智能形式,不代表它自己产生不了。

    • 刘冲说道:

      """人类的又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智能不是“人工智能”呢?"""

      我感觉这句话有问题.但是具体问题我也不能很明白的表达出来.

  9. 打破的管道说道:

    创作方面,因为灵活无拘束,机器差得还远。
    往往规则和限制越多,机器表现得越好。比如做对子,天对地,雨对风。
    微软弄过一个对对子的程序,不妨看看你对出的下联和它比怎么样
    链接:http://duilian.msra.cn/

  10. ct说道:

    我个人的看法是,也许根本就没有一个有效的算法来实现智慧。

    的确,从还原论的角度人工智能原则上是可行的
    问题在于,也许生命演化本身才是最有效的产生智慧的算法

    人们也许能找到人工智能的办法
    但这算法的有效性可能很难超过生命演化本身
    真是这样的话,比较强意义上的人工智能就不像科幻那样令人神往了
    当然人工智能依然是一个迷人的领域
    请原谅,我在这方面仅知皮毛的皮毛而已

  11. 九带犰狳饲养员拇姬说道:

    童鞋们,编码过程只是艺术过程滴一半,还有作为另一半滴解码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说,艺术创作在编码的层面上,确实只需要达到“某种恰当的排列组合”这个程度就够鸟,剩下的自有人去帮着完成。

    换一个简单的表达,如果说“人工智能无法表现艺术”,那么出现这个情况的原因更主要的是人工智能无法保证作品欣赏者是人,而不是猪。。。

    而这个问题,实际上不是人工智能的问题,而是每一个创作者都会碰到滴问题。。。

    • 其遥说道:

      是不是能这样理解:艺术并非指创作或艺术品本身,而是主体的一种审美体验,创作和欣赏两方面的结合。从某种角度来说,欣赏的重要性甚至超过创作,一部作品的美妙之处取决于观赏者如何解读。因此,创作者是人还是机器并没有那么重要,一部由程序随意涂抹出的作品同艺术家精心创作出的作品之间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事实上,自从杜尚将小便器送去展览后,艺术品和俗物、艺术和世俗生活之间早已不那么泾渭分明了。

      • ct说道:

        这不胡扯吗?

        机器还能作计算还能推导公式,甚至还能帮助发现科学规律呢。
        有哪台机器是数学家,或物理学家,或任何深度科学领域的专家?

        另外,机器可以和人一样具有并能表达同样微妙的感情吗?
        除非强意义上的人工智能被实现(此前说过,我个人不相信)!

        艺术处理的对象很大程度上,也是外物,或者心灵。
        机器,可以辅助艺术创作,它本身却远不是艺术家(永远不是)

        艺术更大程度上是解读?那么搞艺术评论的人才是真正的艺术家,
        而创作的人反而无足轻重了? 

        这都是机器时代遗留的不良倾向在这个技术时代的复活
        即,过度地夸大技术的力量了,认为技术就是一切!

        不对的!

        另外,杜尚的探索精神是值得肯定的
        但,这并不表示他有多少杰出的作品
        至于波普艺术,我个人不认为是多么非凡的艺术

  12. 白鸟说道:

    那啥,我最感兴趣的是~~~~到底哪个是肖邦写的???
    啥时候公布答案???

    • 木遥说道:

      今天是肖邦200岁生日,所以暂时不会回答这个会让他很囧的问题……

      • 白鸟说道:

        啊呀,那祝这位老小伙生日快乐,
        有人在今天发这样一篇文章,对他未尝不是一种纪念!
        P.S. 我赌第一个是他写的,立此为证,因为我喜欢第一个~~~

      • cherry说道:

        现在能否公布答案了?很想知道哪首是肖邦的……

        • vinessa说道:

          我觉得第一首是EMI的。
          我觉得第一首更生硬,比较单调。而第二首更柔和,更具有旋律性,色彩更丰富,音乐结构更完整,更具有“人性”。不知道我的推断是否正确……
          我没听过肖邦的作品,但可以听出这两首曲子确有相似处。

    • Ent说道:

      teehee...

  13. maokk说道:

    思维或许是因时间积压的神经冲动。

    另外,我有个不解:1+1=2是背出来的还是想出来的?

  14. maokk说道:

    再或者说,人不了解自己,才是人工智能最大的障碍?

  15. tianssq说道:

    也许我们也只是一段程序,我们的智慧也是一种算法。

    • ct说道:

      恩,算法是一个很广泛很一般的概念
      基本上,如果从运算从操作的角度来看待事物
      你所能看到的结构,就是算法..
      我并不怎么懂,个人是这么理解的

  16. Metaverse说道:

    某一类好的音乐在旋律上总是存在一定规律,把这些规律写成算法里,计算机自然能根据程序输出让人感觉似曾相识的旋律。。。但一套程序也就只能输出一种类型的旋律而已。问题是,有没有一套算法,可用不断随机尝试新的音符和节拍的组合模式,并自行学习判别优劣?

    • 木遥说道:

      EMI这个程序就早已达到您的要求了。它可远不仅仅是“只能输出一种类型的旋律而已”。

    • neo说道:

      遗传算法可以实现的,只要你能写出评价函数

  17. pangolin说道:

    这里还有好多EMI的音乐:
    http://artsites.ucsc.edu/faculty/cope/mp3page.htm

  18. icanc说道:

    人也是台机器,只不过复杂了一点点罢了。人工智能完全有可能。

  19. neo说道:

    大家都是电池,在这讨论诗歌....

  20. Mike说道:

    期待人类被机器淘汰的时代

    • ct说道:

      不可能的,最多被改进而已。

      造人,造出智能,最容易的依然是精子卵子结合
      生物技术机器程序,是一种“优生优育”而已

      人工智能是一门学问,不是科幻

  21. sheldon.li说道:

    神啊,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事情!优秀的发明会改变人类的行为,不知道EMI有没有这么厉害

  22. susie说道:

    虽然不是音乐系的学生,也不是科学家,甚至数理化一塌糊涂,不过对于音乐学生分辨不出肖邦作品和程序创作的肖邦作品这个例子,我想说,正因为程序是学习了肖邦作品的特色并加以分析,所以由程序创作出来的作品当然会有强烈的肖邦的风格,而肖邦本人的风格的形成却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而他的创作风格也会随当时的环境和经历的事件发生改变。
    再有,人们对一种音乐的风格的判断是基于什么呢?音程?用音的习惯(我不知道专业的说法应该是怎么样),节奏?我们只能用这种量化的东西来判断,那么程序的模仿也正是基于人们的这种量化的判断来进行的,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的判断标准就被程序很好的迎合了,这样人们的判断当然会产生偏差。
    所以,总的来说,我认为这个例子并不能说明什么很实质的问题。而程序这种东西也永远不可能取代音乐家的脑子,除非有一种机器可以像大脑一样复杂。

  23. lmwtad说道:

    很不幸,电脑是二进制的
    人是十进制的

  24. 红猪说道:

    我发现我听过这个程序写的巴赫创意曲,并且当时听出了和正版的不一样~

  25. 莲花朵朵说道:

    两种途径吧,一种是当程序复杂到一定程度后产生了自我意识,由这个独立的具备审美和艺术冲动的产物进行创作;二是对艺术进行数学建模,真正找到其背后隐藏的规律并进行模拟。

    说实话,我觉得第一条还稍微简单点。。。。

  26. 高城千砂说道:

    就拿原文所赋的,李白的诗歌,若不是和这个人类的血肉,个性,人生际遇,社会地位等结合起来看,又有几分味道。人工智能模拟艺术创造,也只能作笑谈

  27. sunnylqm说道:

    看URL也知道哪首是真哪首是假了。。。你应该把两首都放在自己的服务器上

  28. 伟大的新浪网友说道:

    其实这也算是所有调查的一种通病吧
    这种主观判断调查得出的结果实际上是“人们就此一问题乐于发表的见解”
    只有双盲实验才能反映人们真实的想法

  29. 老猫偷香说道:

    说实话,办公室太吵杂,还真没听出来……
    不过,某个作曲家的音乐毕竟是结合着他个人的生活环境而创作了。
    离开了现实背景的曲子,是不完整的。

  30. Marvin P说道:

    我觉得从星辰运动到大脑思想,终有一日一切皆归于算法。目前的人工智能不能通过图灵测试,不代表将来的人工智能不能通过图灵测试。

  31. 小卓说道:

    我觉得第一首像,所以猜第二首是肖邦,第一首是机器的~

    随便猜猜,等作者揭晓

  32. 何平说道:

    我觉得实现人工智能的前提之一是我们对自己的大脑足够了解。
    但人类的大脑太复杂,复杂得让我们难以了解,但若它简单到我们足以了解,那么我们将永远也无法了解:)

  33. Cielo说道:

    今天问了木遥,我果然猜错了……

  34. fireinice说道:

    文章的问题作者本身就说出来了,
    目前的人工智基本能是对原型的模仿,从原型中总结出特征然后加以变幻。如果撤掉原型,只能遍历。而在遍历中对美的甄别又是不可能的任务。就像随机的打字也能排列出莎士比亚,但谁去把这些有意义的文字挑出来呢?挑出来的任务本身是不是也是一种创造性工作呢?
    在计算机编程本身还不能成功工程化的现在妄谈人工智能的自创性无疑是科幻而已。

  35. 若飞说道:

    人工智能固然重要,但是,我们应该首先把它看成一个工具。

  36. 生存和梦想说道:

    诗歌创作完全可能,按规则穷举字词即可。到时出来的所有诗歌再进行人工挑选即可。

  37. Simon说道:

    如果哪天有人声称又发现了贝多芬或是肖邦新的手稿,请大家三思了.

  38. 张大胡子说道:

    一种宋词自动生成的遗传算法及其机器实现

    http://www.jos.org.cn/ch/reader/view_abstract.aspx?file_no=3596

  39. zhoushuo说道:

    第二首透着一股随机的味道呢?

  40. hu2y说道:

    我知道哪首是肖邦的,因为肖邦所有的音乐我都听过。
    很多人会判断错误,是因为他们认为传说中的肖邦的音色更温柔,旋律更复杂。
    其实不是的,肖邦的很多作品节奏都是固定的,旋律单一的,(当然都是很美的)

    我大学时候的音乐课,老师就干过这样的事情:
    他放了一首李斯特的爱之梦,还有肖邦的一首军队波兰舞曲
    让大家猜作者,很多人就猜军队波兰舞曲是李斯特的,爱之梦是肖邦的。

  41. hu2y说道:

    有一首是肖邦的B小调玛组卡(op30.2)
    肖邦最崇拜巴赫,虽然他可能是作曲家里面最浪漫的人,却拼命模仿巴赫:
    他绝对不给自己的曲子加标题,都是什么调什么曲子第几号这样的名字
    节奏基本上从头到尾一致,或者渐快,渐慢,或者两个节奏,从来不会忽快忽慢。
    电脑作曲家可能完全没有深入研究到这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