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物理 >> 文章

第五期征文作品赏析(七)

作者:打破的管道   二等奖

一切还要从混沌初开、任嘛没有的创世纪说起……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上帝说“晚上也要有!”,于是有了爱迪生,很快爱迪生就奉旨发明出了晚上的光。

上帝说“要让人们看到我!”,于是便有了画家和雕刻家。 上

帝说“要能动的,笨蛋!”,于是有了电影。

我记忆中看的第一部电影就是讲的耶稣受难,是外婆带着我去的天主教堂。在当时,教堂是为数不多的能自主放映影片的场所。因为年龄太小的缘故,已经记不起太多影片细节了,只觉得色调昏暗,故事沉闷,片中人物个个衣衫褴褛。但有一处印象深刻,我当时真就以为那是耶稣本人!而这电影嘛,一定是耶稣受难时现场拍摄下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还有演员这种职业-_-|)

西洋镜与左轮枪

1999年,胡安导演的一部《西洋镜》把观众带回到慈禧太后时期的中国,回顾了电影在当时的中国如何艰难起步。一时间,西洋镜这个旧时候的物件又重新走进了中国百姓的视野。

西洋镜是上海人的叫法,北方叫拉洋片,说的都是一回事。就是一个可以旋转的鼓,内壁上贴着一圈“连环画”(这才是名副其实的连环画,因为真的连成了一个环)。通过一道狭长的切口,可看到鼓内侧的图片一张张地闪过,就像动起来一样。

clip_image002

西洋镜

clip_image003

西洋镜里的图画

为了表现出连续的动作,要求连环画中每相邻的两格相差不能过大,这样重复度就很高,一转圈下来也表现不了多少内容。因此一般都把影片设计成可循环的,即让最后一张与第一张的动作衔接起来。西洋镜虽然简陋,但它所使的“骗术”和现代电影是一样的,都是利用了人眼的视觉暂留特性。

先看一下什么是视觉暂留。光一旦在视网膜上成像,大脑视觉系统就会把这一瞬的视觉维持一段时间。根据光的强度不同,维持的时间也不一样,对于中等亮度的光刺激,大约为0.05秒到0.2秒。我们把一幅静态的图像叫做一帧,电影通常的播放速度是每秒24帧。也就是说,你所看到的影像不是绝对的连贯,而是间断的24张照片在一秒钟之内轮番闪过。

也许你已经明白了,摄影机无非就是一台高速连续拍照的相机。其工作原理也没什么神秘,胶片感光、换下一格胶片、再进行感光,如此循环往复。可即使原理如此简单,在电影诞生之初,实现起来也相当的麻烦。看看在1878年,人们是怎么笨手笨脚地把一匹奔跑的马拍进电影的吧。首先,在马的跑道两侧密集地架设起多台相机,每隔21英寸就有一台。当马从相机前经过时,马腿会扫到一根绊线,由这绊根线来触发相机快门完成拍摄。最后再把胶片从多台相机里依次取出,按顺序拼接成电影胶卷。

这样的拍摄代价显然太大,不仅需要的相机数量过多,还要设计好如何在恰当的时间触发相机快门,另外收集和拼接胶片也是个麻烦事。于是后来就有人用轮子进行了改进。赞美轮子吧!自轮子之后,人类就再没有过真正像样的发明了。

clip_image007

造物主啊!太像了简直!这一个盘子六个眼儿的神圣徽记!也只有蜂窝煤能与之媲美!

clip_image005

像吧?

不要受上图误导,其实放映机轮子上的窟窿眼并没有什么实际用途,是我忍不住才将它俩放在一起。不过放映机的原理与左轮枪的确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感光、下一格胶片、再感光、再下一格,这是放映机;嘭!下一发子弹!嘭!再下一发!这是左轮枪。它们都借助了转轮,使得某个重复的步骤自动化,从而大大加快了速度。

速度!还是速度!有道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很多事物本身并不神奇,可一旦速度快到一定程度,便能像电影那样,骗得我们一愣一愣的。很多魔术戏法也是靠速度取胜,快到使人看不清看不见。当然了,练就一双魔术师的快手需要下很大功夫,而一秒钟拍24张照片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不妨来算一下,按照这个速度拍摄,胶片的消耗量有多大。

普通的摄影机每拍摄一秒钟,也就是24张画面,需要消耗45.75厘米长的胶卷,那么拍一部两小时的电影,就是45.75厘米每秒×7200秒=329400厘米,大约是3.3公里。摄影机如此大的弹药消耗量,再拿左轮枪来和它比较,显然有点儿跟不上了。要说门当户对的,还得是美国陆军M134型机枪,每分钟6000发子弹的射速可不是盖的。

clip_image009

M134机枪的外形和摄影机十分相像 难怪在英语中摄影和射击是同一个词(shoot)

M134虽然威武,但越往高速领域,机械运动的先天劣势就越发明显。白展堂的葵花点穴手“指如疾风、势如闪电”,可就算风再快,也终究快不过电。这时候,电子器件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高速摄影机就好比摄影器材中的高射速机枪。目前主流的高速摄影机,每秒1000帧已经不在话下。然而它的快,恰恰是为了拍摄慢镜头。若以1000帧每秒的速度拍摄,然后以25帧每秒的正常速度播放,那么从观看者的角度,影片中的时间流逝速度只有现实中的1/40。

当时间慢下来,我们会发现一些平时根本无法察觉的现象。尽管这些现象其实天天在我们眼前发生,可看起来仍像是奇迹一般。你可以看清子弹穿过苹果的瞬间,气球爆开时的形状,以及火花是如何慢慢变成一团火焰的。探索频道还专门为此制作了一个系列节目《暂留时空》,目前已经播到第三季。

clip_image011

高速摄影机拍摄的肥皂泡破开的瞬间

终于,摄影机为自己正了名。它除了会蒙骗我们的大脑,有时候也能揭开一些真相。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高速摄影表示欢迎,其中最有怨言的,恐怕就是被拆穿了西洋镜的魔术师们。

Cameron的Camera

卡梅隆(Cameron)!注意不是卡梅隆·迪亚兹,而是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这电影圈里总算轮到技术派露一回脸了!如果世界不像现实中这么浮躁,哪怕只一点点,那么詹姆斯·卡梅隆,这位拍摄了《终结者》、《泰坦尼克号》和《阿凡达》的导演大师,名气上也绝不该输给一个靠身材和脸蛋吃饭的女明星。 要问导演们的最钟爱之物是什么,排在最前的答案一定是摄影机(Camera)。另一位大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这样给人讲起他的导演生涯“我的第一部影片,我永远记得,是16岁那年,我用那架8毫米摄影机……”可见导演对摄影机的情愫,就好比战士对待枪一样。

clip_image013

都是爱“枪”人 詹姆斯·卡梅隆(中)长期占据着电影技术的制高点

自《泰坦尼克号》以来,卡梅隆足足有12年没什么大的动作。不过这位加州大学物理系毕业的技术狂人一刻也未曾停下脚步。他在探寻,在等待,探寻更好的电影特效技术,等待更多的影院安装上3D银幕。

有人说,神作《阿凡达》的问世,可将电影史从此划分为“阿凡达前”和“阿凡达后”。从电影制作技术的角度讲,这种说法并不夸张。卡梅隆十年磨一剑的坚持,给3D电影制作工艺带来了无数改进。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来看一下电影是如何拍成3D的。

3D的D是维度(Dimension)的开头字母,3D就是三维立体的意思。我们平日看的电影是二维的,多出来的第三维是干嘛用的呢?二维与三维的关系其实就像平面几何与立体几何的关系(有同学说,两者的关系就是立体几何比平面几何更难考及格-_-||)因此不难理解,多出来的那一维,就是三维坐标系里冲你指过来的Z轴。

只睁一只眼能精确把握前后距离吗?不妨做个小实验,把一支笔横在面前,取下笔帽装进口袋里,然后闭上一只眼,取出口袋中的笔帽,尝试套回到笔上。通常一只眼的时候很难一次成功,但两只眼都睁开就要容易得多。

人是通过两眼所见景象的细微差别来判断前后距离的。物体离你很近时,这差别会很大,而当它逐渐远离你的时候,这差别会越来越小,直到两只眼睛所见几乎一样。观察者离得越近,对距离就越敏感。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眼前站着的两个人虽然相隔很近,也能轻易判断出谁前谁后,而远处的两座高楼可能相隔很远,却拿不准哪座在前。眼睛对远距离的敏感度不如近距离细腻,俗语“望山跑死马”就蕴含了类似的道理。因此在3D电影里,近景镜头有着先天优势,难怪导演们对火车扑面而来这一类近景冲击镜头偏爱有加了。

拍摄3D电影,需要两台摄影机分别模拟左右两眼的视线,同时拍摄下略有差别的两份影像。在放映时,将这两个影像叠加在一起投射到银幕上,观众须戴上特制的3D眼镜,令左眼只能看到左边摄影机拍下的影像,右眼只能看到右边的。这样一来,就还原出两个摄影机眼球在现场拍摄时的所见,给人以身临其境的距离感。

欣赏3D电影时,观众仿佛置身其中,而非只作为一个旁观者。因此3D电影的早期尝试较多出现在恐怖片和情色片,毕竟对这两类片子而言,身临其境的第一人称视觉体验实在叫人难以抵挡。

3D电影对大脑的欺骗提高了一个层次,但也带来了副作用。头晕恶心是最为常见的一种。也许你的大脑还不太习惯上这样的当——以为自己在山谷中急速翱翔,但事实上却坐在影院一动不动。这副作用尽管不是人人皆有,而且詹姆斯·卡梅隆的工作组也极力从技术上将其降到最低,但仍然没有根除。

万灵药未出,小偏方横行。下面这个偏方就专门预防3D眩晕,不敢说药到病除,但也能减轻不少症状。本偏方在此免费奉上,请记住七字诀“老老实实跟镜头”。一般镜头焦点对准哪里,哪里的图像就最清晰,而且也一定是导演希望观众注意的地方。不要对焦点以外的事物产生好奇,紧跟导演的思路,否则难受起来我这儿可没有治后悔的偏方。

clip_image015 蒙骗大脑的技术在不断升级,也许未来的终极影院就只是摆在客厅里的一张躺椅。只要舒舒服服躺下,给脑袋接上电,各种感觉就源源不断地向你涌来。不光能听能看,还能感受到爆炸的冲击波,女主角身上的香水味,甚至可以让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cool!! 要是高兴了,就来上一大口味道可调节的虚拟爆米花,如果你愿意分享,身旁依偎的虚拟女友也将手伸进爆米花袋,无名指上还带着你刚刚为她虚拟出来的五克拉钻戒。

这想象中的未来影院就没有副作用吗?09年出品的科幻电影《未来战警》给出了一种回答——有!而且远不止头晕这么轻描淡写。先抛开这类科幻题材惯用的耸人听闻的阴谋论不说,光是存在这样一个虚拟天堂,就是对人性的极大挑战。当人的一切愿望都能通过电子虚拟的手段轻易满足,谁还愿意从美梦中醒来?躺在那样的椅子上沉睡,人类剩下的唯一有意义的部分,不过是一团连接着导线的脑组织。

从西洋镜到阿凡达,一路匆匆走过,这趟大脑欺骗之旅终要告一段落了。心里还在惦记情色3D电影?忘掉它吧,看在詹姆斯·卡梅隆的份上! (巧得很,JC除了是James Cameron的缩写,还是……没错,耶稣基督Jesus Christ.)

0
为您推荐

26 Responses to “大脑欺骗之旅——从西洋镜到阿凡达”

  1. Gavin说道:

    试试头像

  2. 花栗鼠说道:

    要动的 笨蛋

  3. 打破的管道说道:

    不知怎么回事,文章的格式和我当初提交的原稿有很大不同:没有分段,图片布局也不尽人意。

    想看原稿的同学,请到这里下载:
    http://files.cnblogs.com/dc10101/OriginalDraft.rar

  4. Metaverse说道:

    “当马从相机前经过时,马腿会扫到一根绊线,由这绊根线来触发相机快门完成拍摄”,N台相机?N条绊线?马不会被绊倒?这个场景,实在比较难想象……有图么?

    插根线就能直接连接神经,就再也不用花奢侈钱去烧音箱耳机了,哈哈哈~~

  5. 红色皇后说道:

    文字很有趣,博学,拜过……
    那个拍马(米有P)的例子,好象是一帮人打赌马在奔跑时腿是不是悬空的……

  6. alexchang678说道:

    是厚积薄发吧,深入浅出。
    这个坚果剥得很漂亮,把我既想了解视觉方面的知识的渴望但又厌烦枯燥的专业知识的矛盾很好地解决了,很精彩!谢谢打破的管道!

  7. 伟大的新浪网友说道:

    胶片盘的洞洞用处很大的恶。。。
    1轻便 2省料 3散热 4排开气流

    • 打破的管道说道:

      多谢指正:)
      确实轻便省料,但对于散热和排开气流,我依然不明其中原理,能不能讲一下?

  8. jack说道:

    人是通过两眼所见景象的细微差别来判断前后距离的。
    这句话最重要,也让我知道了为什么两只眼睛视力不一样的我看阿凡达那么累了

  9. 达文西说道:

    写得真是流畅幽默!

  10. luang说道:

    指出一个原则性错误,电影之所以看起来会动,是由于一种被称为似动现像的心理现象,视觉暂留只能让间歇投射的光线看上去是连续的,而不能解决将静止连续图片看做是“一个”连续的运动过程的问题,恰恰相反,视觉暂留是让运动的东西看上去是静止的,如萨杜尔在电影史开头所举的那个例子

    • 打破的管道说道:

      多谢指正:)
      我觉得有争议的地方在于:电影的原理,究竟是把静止错看成运动的“似动现象”,还是把运动错看成静止的“视觉暂留”。

      我在文章里说:“你所看到的影像不是绝对的连贯,而是间断的24张照片在一秒钟之内轮番闪过。”
      下面用文字来演示荧幕上一秒钟之内发生的事情:
      画面1 - 黑屏 - 画面2 - 黑屏 -……- 画面24 - 黑屏

      定格画面之间也是有间隔的,所以每张画面在荧幕上停留的时间不足1/24秒。是视觉暂留让我们误以为它静止了一段时间(1/24秒),这是从微观上讲。从宏观上讲,就是你所说的似动现象在起作用了,24张定格的照片在一秒钟之内闪过,再次欺骗了大脑,让我们把离散的静止的事物当做是连续的运动的。

      总结起来,是视觉暂留和似动现象一起发挥了作用。
      视觉暂留是从微观角度把运动看成是静止,让实际短暂的画面在我们脑中能维持足够长的时间,避免感知到画面与画面之间的黑屏间隔。
      似动现象是从宏观角度把静止看成是运动,让画面1画面2画面3连起来之后给人一种运动的连贯感。

      无论视觉暂留还是似动现象,都是大脑的错觉。但我不觉得它们中有哪个属于心理学范畴,所以再三考虑之后,我给这篇文章起了个不怎么响亮的名字:大脑欺骗之旅。也是想让读者在阅读的时候,尽量往电影是如何欺骗大脑的方向思考~呵呵。

      感谢你的评论,无论是读者还是我本人都对电影技术的本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 luang说道:

        似动现象是由格式塔心理学家们发现的,并一直作为格式塔心理学中的一个重要例证,其中实际关系到一系列我们如何看到以及理解外部世界的观念,从这个角度来说,将之称为“欺骗”也许并不是完全恰当呢,因为这关系到我们究竟是如何感知运动的问题,因为是手机回复,说不了太多,有机会我们仔细讨论:)

  11. Sue说道:

    WOW,真是奇妙

  12. josser说道:

    嗷嗷嗷

  13. bingmou说道:

    我一直觉得情色3D电影是本文的一大亮点……

  14. 李佳说道:

    哎,我就是老在电影里看那些模糊的地方,然后想为啥要被模糊掉

    • 渐零说道:

      是聚焦吧。好比人眼睛盯着某个目标看,而周围其他东西都模糊,一个道理

  15. happyfrog说道:

    很有趣的文章,对我来说真是扫盲。

  16. BK201说道:

    看模糊的地方比较容易找到bug,当年看勇敢的心,梅尔吉普森雄壮地站在镜头前,神情地望着远方,一辆白色面包车在他身后远处小路上飞驰,从左边到右边,当时就喷了。

  17. pbj说道:

    电影确实很奇妙。

  18. 酣睡的蜻蜓说道:

    fabulous~~!!

  19. yeux说道:

    很多年前在迪斯尼看过一个3D的叫HONEY I SHRUNK THE KIDS. 那个座椅是半躺的,会根据故事所需要摇动什么的,故事情节和效果就是说疯狂科学家不小心把观众和自己家孩子都缩小了.我很记忆犹新的是最后一幕是科学家家里的狗跑到你跟前,闻你,特别逼真,最后还打了个喷嚏,影院里很配合的有喷水雾,当时感觉那个恶啊.

  20. 茄子炒番茄说道:

    赞美轮子吧!
    很好,亮了

Leave a Reply